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10)

2017-10-23 16:14| 推荐: admin| 查看: 2643| 评论: 60|作者: 匡镇朱琦

 10

  故事继续无波无澜地铺开着,极少扣人心弦的情节和吸引眼球的看点。平淡是一条主线,缝缝补补着日子的方方面面。惬意是本色的升华版,有的人有,有的人无,无论有无,都会有灵与肉的搏击和面对。看得见的是生活的封面,看不见的是心有灵犀。

  新龙地公司总部是一处两拼中式别墅,远远望去,绿树簇拥的灰白相间的建筑若隐若现。偌大的院子里,老树新树的万千气象,在摇曳中变幻,摇摆过去是优美的弧度,摇摆过来也是优美的弧度。它许多细微的动作,流露着飞扬中坚守的表情,仿佛飘香的文字,结识了向往已久的风景,弄碎了满地斑斓诗意。欲滴的翠绿,飞散着淡淡的新鲜味道,栖落在树上的鸟儿,静静地听花开和树干膨胀的声音。青石铺砌的甬道,像赏心悦目的诗句,悠然随风飘动。

  一个上午过去了。没有想象中的棘手,比想象的轻松。职场交际,不拥戴锋芒毕露者,沉稳的人,总是把自己的主见,于润物细无声里感染影响着对方。所谓心存静气,可谓江湖中人的行为之则。苏大可这样想着,又在看纸上的自己,纸上的苏大可也在看他。不知道谁的大作,下午刚进办公室,桌子上面搁着一张他的肖像漫画素描,夸张的造型,流畅的铅笔线条,简陋得仅剩神似。

  苏大可和庞晓东的办公室紧挨着。苏大可之前,新龙地公司未设总裁助理一职,也就没有工作交接这档子事,他需要尽快进入角色,熟悉工作流程。这是一个耗费智慧和抑制智慧的职业,所谓的成功案例和教条,只能领悟不可复制。它也是一个令人炫目承上启下的职位,完美融合是这个工种的至高追求。他是庞晓东触觉嗅觉视觉的延伸线,也是他才智飞扬的风景线。

  临近下班,庞晓东让苏大可去她办公室一趟。两个人进入庞晓东的茶室兼书房,它和办公室相通着,名曰“悟茶书道”。这是一间精致典雅的宽敞去处,设计者将黑,灰,白元素融入装饰的每一个细节,以宁静控制氛围。那几尾游动的锦鲤,隔着落地窗,和庭院里的银杏树相互映衬。缤纷的晚霞余辉,透过树的缝隙,散落在茶几上。一帧庞晓东自书的横幅,悬挂于茶室的山墙,上写:“茶悟三道心素如简”,笔法抱朴守拙,却仿佛剪剪春风扑面。

  苏大可烫杯温壶,庞晓东置茶,苏大可洗茶,冲泡,倒茶,二人端杯闻香,啜汤赏味,配合非常默契,丝毫无生疏的感觉。庞晓东说:饮茶,往浅处说,生津止渴,往深处说,养心,养平常心,养平等心。她抿了一口茶水,微笑地看着苏大可。

  苏大可坐在庞晓东的对面,像一位安静的听众。他看庞晓东的目光里,同样满含着笑意。庞晓东说:聊天,匡镇叫闲喷,某些圈子称务虚。我认为,它是你我之间,主要的沟通方式之一。定时和不定时聊天,可以作为一项浪漫的制度坚持。苏大可点点头,给庞晓东续了些热茶。新龙地公司有自己的中庸之道,它不打鸡血,不刻意洗脑,不强迫集体跳舞,无喊口号,无班前拍手,无班后刷卡,谢绝卖命,提倡笑脸。这些细微末节,潜移默化中沉淀着新龙地别具一格的底色。庞晓东边说边走到书案前:有人讲,房地产是一个最缺少浪漫情调的行业。要“过冬”了,谁也无世外桃源可居。危机管理,时时碰触着这个行业老总们的神经,遮遮掩掩回避不了市场的寒冷袭击。企业财富的苦旅,各有各的秋菊春兰。感谢你在这个非常时期加入新龙地团队。

  苏大可又给两个人添了热茶,点头微笑。

  庞晓东铺开宣纸,仔细研墨,略作思考,挥笔写下:“瑞槐寻根”,然后题款用印。字笔力坚挺多骨,虚实之间劲健意存。再观赏半圆形引首章内容,竟是两朵精雕细刻相偎相依的槐花造型,不禁让苏大可暗暗惊叹,他百思不得其解。

  庞晓东回到喝茶的位置,只字不提那幅书法。她像是说自己,像是说苏大可:呵呵,没有谁,可以忘却曾经的跌倒和失落,总结检讨自己的人,没有绝境。喝些茶,又说:大可,给你十天时间,给你一辆车,趁新来乍到,对行业少思维定势,在开封的房地产圈子转转吧。然后以你陌生,初见的眼光,搞一个调研报告。

  苏大可说的很干脆:好!

  庞晓东说:走,吃饭去,咱们边吃边聊。豆芽街附近的赵四羊肉馆有些年头了,汤纯味正,肉鲜嫩。

  两个人进馆,一股膻香扑鼻而来,刚找一角落坐下,服务生就碎步小跑趋前:庞妮,俩人?吃点啥咧?口音浓,笑眯眯。庞晓东让苏大可点菜,苏大可不好意思,把菜单推给庞晓东。庞晓东这才顾上回应:嗯嗯,俩人。小堂倌,今个儿吃啥狗喜欢了?服务生一边点头一边应答:是咧,是咧。庞妮,同喜,同喜呗。庞晓东点了四个菜,小份,还要了三两泡酒,说是这酒,不点菜不外卖咧,嘱咐服务生羊汤待会再上。菜很快上齐,白切羊肉,红油肚丝,水煮花生小芹菜叶两掺,卤水豆腐干上,点缀着几枚翠绿的荆芥叶,瞅着欢喜。庞晓东说:男人无肉不欢,无酒不喜,你喝酒,我喝茶,回去我开车。说完,拿出自带的杯子,里面是方才茶室倒好的茶水。小木板凳,矮方木桌,酒具是黑瓷敞口小墩墩碗。食客有蹲在凳子上的,有一只脚踩着凳子的,好在用了一次性塑料套。更有提前光膀子的,膀阔腰圆,却也吃得大汗淋漓。两个猜枚的食客,声音压得低调,仔细观察,赢者喝酒,脖子扬的豪爽,输者拿手捏了一粒花生豆,很准确地撂进嘴里,似是不甚尽兴的神情。庞晓东和苏大可看得饶有兴味。羊肉馆的老板是长垣人,庞晓东差不多一个月会来两到三回,来了要一碗汤,找个角落坐下,品着喝,一声不吭微微笑着,就图瞧这不断翻新的热闹。小堂倌,就是口头禅同喜同喜挂嘴上的那个服务生,和匡镇地头挨着地头,初中毕业就到这里跑腿学徒。当时,匡镇的两个支柱摆在他眼前,一个起重机,一个餐饮。本来他想搞起重机安装,天南地北转悠,父母死活不让,说是爬高上低太危险,做厨师风刮不着,雨淋不着,太阳晒不着,还能混个肚子圆,稳稳当当。一来二去,他成了庞晓东打听匡镇的消息源。苏大可从口音上判断出,小堂倌的家,距离匡镇的十里半径和大概方位,他没攀老乡套近乎。苏大可轻啜一口泡酒,感觉味道醇厚,度数五十靠上。他说:小吃招人喜爱,在于它的简简单单,特色精致。我想,人的心态保持简简单单最好。庞晓东说:做一个平平常常的小吃容易,能够成为美食是一个漫长的历练过程。做人行事也是如此。来,大可,你多吃点。苏大可说:心仪几种小吃,时不时下厨房亲手操作一下,会觉得日子有滋有味。庞晓东说:有人感叹,人的一辈子一转身就过去了,那是因为你幸福透了。有人抱怨,转转身,一天没过去,转转身,一天还没过去,那是心超载了。苏大可把菜碟往庞晓东那边推推。庞晓东问:匡镇有啥小吃啊?他掰着指头如数家珍,曹家的脂油火烧,李家的糖糕枣糕,彭二的白胡辣汤,四布袋的平底锅油馍头,祝老斜的带汤烧鸡,董氏假饺子,常拐腿的水煎包。苏大可说:庞总哪天得空,我们过去尝尝。庞晓东说:嗯嗯,等你的调研报告弄好吧。喂,饺子咋还假饺子啊?苏大可解释说:听老母亲讲,过去人穷,常年难得吃顿饺子,巧妇们想点子,把韭菜切碎掺进面粉里一块和成面团,擀成大薄片,然后用刀切出饺子的形状。呵呵,算是穷则思变吧。那时候,能够吃的肚子撑里慌,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庞总,给你说个老段子吧,匡镇榆钱街的户高粱,下晌回来饥肠辘辘,一头钻进厨屋,端起锅台上的碗,拿筷子搅搅,觉得里面有软乎乎筋拽拽的东西。他想象力丰富,媳妇怪好咧,心疼俺干了一天的活儿,黑间偷偷给俺煎了张煎饼,恐怕孩娃儿看见,故意盛米汤打掩护。户高粱高兴的去街坊上找人群吃,趁机好显摆显摆。他喝着米汤,拿筷子往月明的地方挑挑煎饼,舍不得吃,饭场里的人眼馋得流口水。米汤喝完了,煎饼也挑凉了,吃吧,使劲吞了一大口。原来是一块抹碗布,媳妇俭省没点煤油灯,看不清楚疏忽了。

  庞晓东掩着嘴笑。

  苏大可不笑。他说:后来,户大麻子做煎饼做出大能耐了,连锁店开了三十几家,路人皆知甩手掌柜户大麻子。户大麻子的爹是户高粱,他把户高粱的事儿添头加尾,整理成一篇《煎饼的前世今生》,誉写在连锁店的显眼处。

  庞晓东止住笑,说:民间出高手啊,段子内涵挺深呀!一是前辈们在饥饿中漫长徘徊的足迹,令人惊讶,劳动者追求温饱的理想,百折不挠。一是匡镇人捕捉商机的嗅觉,让人钦佩,面对一件本来尴尬的事情,翻来覆去把玩,琢磨透彻,从中悟出天高云淡。一是乡愁的解药之一,即舌尖上的怀旧,愈行远愈难以割舍。

  打锣磨面,小孩儿不吃家里饭,爱吃河南水鸭蛋。水鸭蛋没黄儿,气咧小孩尿一床。尿这头,尿那头,冲跑小孩咧花枕头。谁在哼哼匡镇的《打锣磨面》歌谣?苏大可循声望去,又是那个小堂倌。庞晓东给小堂倌招手。小堂倌屁颠屁颠过来了:庞妮?上汤么?庞晓东逗他:再唱一段吧,不唱不让走。小堂倌说:哼个新段吧。黄河湾里,碰着匡镇。地势平坦,难觅皱纹。见天飘香,仗着餐饮。普通乡民,厨艺惊人。烩个酥肉,凉拌粉皮,水煮毛豆,手撕烧鸡。轻松挣钱,娶个美人,十月怀胎,添个胖墩。坐着轿车,不骑毛驴。嘚嚎嘚嚎,去瞧丈人。慌手慌脚,忘带礼品。媳妇赌气,不叫进门。庞妮,不唱啦,老板拿眼瞟我咧。说完,自顾自跑了,端汤回来,小声说:不哼哼完毕,喉咙眼里堵得慌。黄河拐弯往北跑,西北风刮难吃饱。匡镇能人点子多,走南闯北修行车。边修边学边模仿,三天不见本事长。吊车能做五百吨,遥控指挥带变频。工厂红火遍地花,大人小孩笑哈哈。哼哼完,瞅一眼庞晓东,走了,走着走着扭头又回来了,这次声音更小,并且俯着身:哪有需要起重机的,庞妮,给咱支个醒呗,合同一旦签订,立马把返点给你。庞晓东问:你脚踩两只船啊?这个,这个你不懂,庞妮,这叫运行模式。小堂倌说完,招呼其它客人去了。苏大可替小堂倌作了补充:匡镇起重行业的销售队伍十分庞大,它是松散型管理模式,以自我管理为主,销售的触角覆盖国内县级以上城市,一些发达乡镇也基本进驻。这种运行模式为企业节省了大量的销售费用和管理成本,规避了许多法律风险。企业和销售经理之间,无劳动关系,无工资关系,当然也无安全保障关系。工厂是生产后方,遍布全国的经营网点,则是匡镇人龙腾虎跃的用武之地。自律自信自爱自珍自敬自重自立自强,成为销售员背水一战的制胜法宝,它的弊端和优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庞晓东一边喝汤一边说:这种散养觅食的方式土生土长,无意间激活了顽强的民间自治自愈功能,匡镇有今天的兴隆局面,它,功不可没。临走时,庞晓东让服务生加了两大份羊肉汤外卖。

  出了门,两人相视一笑。几乎是异口同声:中,中,中。回头看时,发现赵四羊肉馆的上面,有一棵大椿树笼罩着,笔直的树身,擎着巨大的树冠,满眼的伞状,月亮高挂着。他们觉得走了很久很远了,还在树影下走着。苏大可说:椿树是福星树。小时候,年年的正月十五元宵夜,奶奶就叫我抱着大椿树转圈圈,嘴里唱着奶奶教的顺口溜:椿树王,椿树王,你长粗来我长长。我长长来娶媳妇,你长长来作屋梁。庞晓东说:哈哈,原来你的高个子是抱椿树长的呀,有意思。返程时车由庞晓东开着,她把车窗打开,风儿灌满了车子,庞晓东的长发随风飘逸着。

  庞晓东先送苏大可回家,到了门前,觉得院子有点眼熟。昏黄的路灯下,苏大可书写的那块“槐香居”木牌很惹眼。庞晓东问:大可,这是你的家?你与祝老憨前辈的后人有联系?

  苏大可身子一震,他给庞晓东讲述了与父亲赁房子的大概过程。焦急地问:庞总,这是祝老前辈的家宅?你熟悉他的家人?你知道祝老憨?苏大可一连串发问,他自己也被这突然而至的事情,搞得头大。

  庞晓东递给苏大可一份羊肉汤,嘱咐说:快点进家吧,让你老父亲尝尝赵四的手艺,记得凉了热热哦。说过,开车离开,车子走的很慢。

  苏大可站在门口好长时间,直到庞晓东的车子在视线里消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晚风 2017-10-23 11:00
欣赏
引用 杨千紫 2017-10-23 11:46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美原 2017-10-23 15:06
好文笔,拜读!
引用 .凹凸︶ㄣ 2017-10-23 18:19
学习了,问好作者。
引用 陌路 2017-10-23 18:58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佐眼皮♂跳跳 2017-10-23 21:02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九月冰菊 2017-10-23 21:19
慢慢欣赏!
引用 阿宝 2017-10-23 21:32
来欣赏了
引用 子玉 2017-10-23 22:03
欣赏学习了,
引用 封与风 2017-10-23 23:09
欣赏,精彩继续!
引用 一抹阳光 2017-10-24 06:19
路过,支持一下!
引用 程鹏 2017-10-24 06:30
引用 忆潇湘 2017-10-24 06:38
问好朋友
引用 漫天 2017-10-24 09:48
欣赏问好
引用 雪珂 2017-10-24 12:00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安陌 2017-10-24 13:06
引用 小桥风满袖 2017-10-24 13:51
拜读!
引用 冰心晶莹 2017-10-24 13:57
欣赏并问好!
引用 飞花 2017-10-24 14:04
问好,欣赏文采!

查看全部评论(60)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