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12)

2017-10-26 11:54| 推荐: admin| 查看: 3083| 评论: 33|作者: 匡镇朱琦

 12
  苏大可一觉睡到自然醒,长长身,筋骨似乎咯嘣咯嘣响,再长长,还响,再长,复归静寂。苏大可笑了,笑一会儿,想起昨晚的门卫老门,又笑。
  昨晚来公司,老门喊苏大可坐会儿,说是有话给他说。老门小五十,从单位病退在新龙地当保安好几年了。进门知道苏大可没吃饭,非让他吃个大个包子。老门说:“买的多,常有人路过蹭包子吃,买少我得空腹。”苏大可看老门真心实意让,就接过来一个。包子咬了一口,露出韭菜豆腐馅,还挺香。老门说:“能给总裁当助理的,也是大材料人,智谋广。”苏大可不吭气,看老门往哪绕。老门要给苏大可倒茶水,苏大可自己倒了一碗。老门说:“门姓原是复姓,入了中原随了汉俗,才简改为单姓门氏。喊我老门的多,苏助理就喊我老门吧。”苏大可包子吃完了,开始喝茶水。老门也拿个包子吃,边吃边说:“也有人开玩笑叫我老柔,我没应声过。都是一边捋着后脑壳,一边叫老柔,有点过头吧。”
  苏大可正喝着水,戗了,擦擦嘴,说:“改天搁会议上说说,还真是个事儿咧。”老门说:“别,别,范围太大,再者讲,有些人也不来开会的呀。严肃了,玩笑群就撒了。”苏大可说:“哦,那我瞅机会找个合适的方法吧。”说着起身欲走,老门又塞到苏大可手上一个包子,说:“苏助理,事情还没说哩。”老门催苏大可吃包子,说:“出大事情啦,俺老婆跟别人跑了,还发短信说,不让俺找她,也不让俺续弦咧,说两年后再见,老来伴。苏助理,你得琢磨个补救的措施呢。”苏大可只好接着吃包子,老门给苏大可续些热水,说:“跑就跑呗,俺姓门,她还偏偏跟个姓阚的家伙跑。你跟隔壁老王跑,也算与时俱进啊。”苏大可包子吃到一半,他小心着别再呛了。老门说:“俺也不是老焉儿。有一回,门口来了一个锔锅匠,锔锅匠还是个毛头小伙儿。街坊呼啦啦提溜出一大片盆盆罐罐,我急着接班走,邻居紧着俺换盆底。盆底没换妥,街坊一个一个又提溜着自家的东西回去了,俺才发现这货干活毛毛糙糙。俺想出门人不容易,吃亏上当只一回。这货倒说,我知道人咋跑光啦,有人挤巴眼使眼色咧,嫌做活不细致。俺飞起一脚踢去,把自个儿家的盆踢了个丈八远!”苏大可把包子吃完了,喝口水。老门解释说:“街坊邻居谁不知道俺老门挤巴眼啊!嗑嘣嗑嘣响。”
  苏大可笑完,肚子上滑落一张A4纸,捡起来一看,又笑。纸上画了苏大可四仰八叉睡觉的磕碜相,脑袋部分占画的二分之一强,耷拉在沙发的扶手上,脸偏向的那侧,口水呈不间断扁长珠子状,一直滴到纸的边沿,然后溜边继续沿右行改流水体。文字于留白处特别说明:助理牌苏氏韭菜味云津,别称哈喇子。苏大可记起十几天前的漫画肖像,和这次的简笔画有异曲同工之妙,遂找出来珍藏。
  苏大可想回槐香居,特别想。父亲喊他回家的声音在耳边嗡嗡的响,挖挖耳朵孔,还是嗡嗡的响。苏大可赶紧开车回去,到家,见父亲坐小木凳子上,在老槐树旁招呼蚂蚁。看着苏大可这么早回来,笑的很踏实。父亲划定的圈子里,有三只小黄家蚁,两只稍大,一只比较小,一处巢穴。父亲手里拿块鸡蛋糕,不时往圈子里撒些蛋糕的碎粒,很专注,似乎忽略了一旁的苏大可。苏大可坐另一只空闲的木凳子上,三只小蚂蚁两个大人陪着,说不过去,没趣。苏大可又放三只蚂蚁进圈子,才算有点热闹劲儿。六只蚂蚁闻着香甜味,表现差异。两只蚂蚁守着巢穴转圈,两只蚂蚁合伙拖拽一块蛋糕。一只蚂蚁拉了一块,拉到半路,犹豫着围住蛋糕正转三圈,反转三圈,终究放弃了,回去又拉过来一块。另一只小蚂蚁也是自个儿行动,拖拽累了,使翻滚的招数,替换着法儿坚持。中间,一只小蚂蚁和一只大蚂蚁还搏斗了一次,场面还挺激烈,不过,很快就重修盟好。六只蚂蚁聚集在巢穴前,一会儿是菊花绽开的造型,一会儿排成雁阵,一会儿象甲骨文,一会儿象崩脱掉的黑芝麻粒。
  老槐树的荫凉影,筛下一些夕阳的光斑,在地上陪着蚂蚁蹦跳。
  苏大可看父亲的头发长了,他说:“趁天还不黑咧,我给你理理发。今个儿天气好,无风无火,在当院理吧?”父亲说:“中啊,中啊。”苏大可回屋拿推子,剪刀,和围布,
  洗头的时候,父亲说:“多挠一会儿。”平时理发,父亲也喜欢苏大可给他洗头。苏大可洗头慢条斯理的,尤其挠的舒坦,洗头前,苏大可先把指甲用指甲剪磨擦一遍,然后拿手指头肚,在磨过的指甲上试试平滑的感觉。洗头时,苏大可拿指头肚挠,挠三遍,来回左右挠。苏大可瞅着水有点浑浊,又洗了一次,挠头时,泪水滴在父亲的脖子上,父亲许是没察觉,咳嗽两声。剪头临近收剪,父亲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天大地大父母大,接着是娶媳妇的事儿大。大可,瞧着顺眼,融和一个得啦。”苏大可知道,父亲和母亲半辈子呛茬,自己给自己造了个融和的婉词。父亲喜欢小平头,这次苏大可剪的平头特别精神,父亲和苏大可都挺满意。苏大可跟父亲商量:“我去弄些菜,今晚咱爷俩喝点小酒吧?”“中啊,中啊。我炖了砂锅牛肉块。泡了些干槐花,待会儿煎张槐花饼吃。你去买点花生米吧。”看起来父亲有所准备,从苏大可回到槐香居到理过发,父亲几次欲言又止。苏大可不敢打问,他怕父亲催促自己的婚事。
  苏大可到罗锅二的卤菜店要了五香炒花生米,卤豆腐丝。罗锅二介绍刚出锅的野生小白条鱼,说是苏大可的父亲爱吃,到家也不用回锅,他说那就少秤点吧。转身走,碰上也来罗锅二买东西的公司办公室的美女小梁。小梁是封丘人,苏大可知道小梁的老家和匡镇搭界,小梁知道苏大可是长垣人,和封丘紧挨着。好像听小梁说过,她在附近租房住,一个人在开封漂。苏大可问小梁:“星期天犒劳自个儿?”小梁看见苏大可,很是惊喜,笑容满面,说:“都是漂泊的角儿,你吃浪里小白条,俺弄点卤海带丝足矣。”苏大可笑笑:“说啥咧,想吃跟着走。”巧让客遇上热粘皮,小梁想去。小梁问:“你们几个人?”苏大可只好如实回答:“我和父亲。”小梁说:“那我还是孤芳自赏吧。”苏大可说:“说的好可怜,想去去呗。”苏大可心生了个坏念头,现在流行租男朋友租女朋友回家安慰老爹老妈,凑巧今个儿星期天,拿小梁哄老爹高兴高兴。苏大可又怕小梁看出破绽,又怕父亲看出破绽,两面不说透,这事儿也确实是个左右为难的棘手事儿。“算了,算了,你也就是客气一下,走喽。”说着小梁就走。苏大可有了自己的小九九,赶紧叫罗锅二添两个菜:“玩啥虚哟,你是新龙地公司的元老,指望你指点迷津呢。”小梁说:“这个还真的甭指望,不让俺穿小鞋就烧高香啦。”小梁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她巴不得找个机会接触接触苏大可呢,眼前的机会,小梁想抓住,她说:“初次登门,带点海带丝怪羞手,我给大伯提件酸奶吧。”苏大可拗不过小梁。买酸奶时,小梁强拉硬拽自己付钱。
  俩人说说笑笑进门。父亲煎好了槐花饼,又在摸索他的那块小黑板。小黑板是父亲的记事板,天天记,天天擦,吸了几支香烟,喝了几两小酒,步行多少路,碰见几个人,还记当日的菜谱,当日的支出,当日的天气,吃药记的更详尽,米粒样儿的滴丸一日三次饭后服,扁方形的药片一日二次饭前服,椭圆形的药片一日一次睡前温水送服。今天小黑板上没记这些,写了一溜字。苏大可心里咯噔一下,小黑板上写着:祝老憨--祝小憨--祝憨憨。祝憨憨苏大可没听说过,父亲见苏大可回来,神情怪异的要擦自己写的那一溜字。苏大可说:“吃饭哩。”父亲不擦了,独独忘记擦掉祝憨憨那仨字。父亲看见苏大可身后站着个大姑娘,一时间手足无措。小梁趋前一步,叫声:“大伯好!叫我小梁吧。”父亲看清小梁眉清目秀,高兴的直搓手:“好,好,好,小梁好!你坐你坐!我去洗洗手啊。”
  吃饭时,苏大可给父亲斟了大半盅白酒,父亲说是今个儿高兴,让斟满。小梁不喝白酒喝茶水,苏大可自己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盅,陪着父亲喝。
  喝着喝着,父亲自言自语:“不说吧不完整,说了吧或许不圆满。”父亲瞅住小梁笑,到喉咙口的话还是咽回肚里。苏大可觉得父亲有话想说,他理解成父亲想扯他婚姻的事儿,不敢发言,怕话多小梁和父亲看破他的小九九,只是一个劲的催父亲和小梁吃菜。
  中间,父亲喊苏大可进里间屋子,问苏大可该给小梁包多大的红包。苏大可说:“过一段挑个好日子再说呗,正热恋着呢,还怕钱放发霉啊。”父亲说:“那我就先歇着啦,待小梁亲点啊。”
  苏大可清清楚楚记得,这天晚上,父亲吃了三粒五香花生米,两块炖牛肉,一筷子海带丝,一块槐花煎饼,一盅白酒喝了大半盅。这天晚上,父亲比往常高兴。
  到了小梁和苏大可独处的时候,小梁聊新龙地公司的事儿,苏大可大部分的时间听小梁说话。一会儿扯的离天远,一会儿扯的离地近,好像熟悉很久的朋友喷空,说说笑笑,笑笑说说。说着说着,两个人说到门卫老门,苏大可说了昨晚上老门说过的事儿,忍不住又笑。小梁说:“其实,老门的老婆,原来真的和隔壁老王扯不清呢。据说老门的老婆嫌和隔壁的老王实在是落俗套,方才跟了小南门的老阚。”后来,还说些老门的其它事儿,两个人忍不住又笑。苏大可说:“嘿嘿,咱俩这是吃自己的粮食,嚼别人的舌根,说咱自个儿呗。”小梁就劝苏大可,睡觉前最好别吃韭菜,味道太冲,说着还捂着嘴笑。苏大可遂明白漫画和简笔画的来由,他装糊涂:“今个儿没吃韭菜呀。我睡相挺英俊的啊,向来不带流口水的。”
  苏大可想着小梁在这里,父亲可能不好意思起夜,起身去父亲休息的里间屋子看。
  父亲的身体已经冰凉。
  小梁开车,苏大可抱着父亲,连夜把遗体运回匡镇。路上,小梁让苏大可给庞晓东打电话通报一下,苏大可始终哽咽不止,说:“算了,太晚了。”车子过黄河大桥,轮胎没气了。小梁下车给庞晓东发短信,或许因为星期天,或许其它原因,庞晓东关着机。花椒和一大帮人赶过来的时候,天大亮了。苏大可和花椒和一大帮人都说,老人想亮亮堂堂光光明明回家呢。
  葬礼临近尾声,苏大可身穿重孝,面向小梁深深地鞠了一躬。父亲生的最后时光,死的最初路程,许多的幸福,都是这个眉清目秀的小梁给予的。
  后事料理完,苏大可在匡镇睡了三天,整个人脱水一样变形。父亲走了,临终,他老人家想跟我说啥呢?苏大可觉得,死亡太可怕了,生死之间,几乎就是一张纸的距离。父亲走时,连一个咯噔响的脚步声也不曾留下。
  小梁的村庄,和匡镇仅是十几华里的路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高山流水 2017-10-26 09:26
问好朋友
引用 水陌格格 2017-10-26 10:21
引用 小桥风满袖 2017-10-26 11:20
拜读,祝好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0-26 12:41

向你学习,问好。
引用 遥望丿无伤 2017-10-26 13:10
路过,支持一下!
引用 陈宇衡 2017-10-26 14:15
欣赏问好!支持一下!
引用 素点 2017-10-26 16:01
欣赏学习了!
引用 忆潇湘 2017-10-26 16:23
来过,拜读
引用 漫天 2017-10-26 16:34
欣赏,精彩继续!
引用 阿宝 2017-10-26 19:28
问好,拜读。
引用 陈真真 2017-10-26 19:34
欣赏,精彩继续!
引用 带你去流浪 2017-10-26 21:33
问好楼主
引用 叶沁 2017-10-26 23:26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荷秀 2017-10-27 06:24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引用 优福 2017-10-27 06:32
顶,问好
引用 水草 2017-10-27 09:39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小天 2017-10-27 09:55
欣赏,赞!
引用 绿豆小兵 2017-10-27 12:05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不为五斗米 2017-10-27 13:46
欣赏,精彩继续!

查看全部评论(33)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