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13)

2017-11-6 16:11| 推荐: admin| 查看: 4483| 评论: 36|作者: 匡镇朱琦

 13

  苏大可喊母亲喊娘,打小就喊娘。苏大可想叫他娘跟着他去开封,任凭他说的天花乱坠,他娘还是不松口,高低就不去,说是一个人过独了,甜咸都趁好。苏大可说:“你不去我也不去,守着你。”他娘说:“巴不得你守着我咧,儿行千里母担忧。娶个媳妇,做个小生意,我看怪美呢。”
  苏大可劝他娘跟着他去开封,花椒劝苏大可留在匡镇陪他娘,上花椒的公司当总经理,事业尽孝两不误。
  苏大可白天在匡镇转悠,晚上陪着他娘聊天,聊过天躺床上想事情。
  匡镇的街道是井字型布局,十分的宽敞顺遛,经线分作槐树路,槐花路,纬线分作榆树街,榆钱街。两边的绿化树,多是临街住户一门两棵,都是一副茂盛的姿态和向上的意思。走在大树下的街道,不时有烟火的味道淡淡飘过,那是四散开去的巷子里,老匡镇人坚守的乡村厨香。一条小河蜿蜒曲折穿越镇子的大部,河上一共架了十三座小桥,一座一个样子,一座一个名字。起名看似随便,豆芽桥,独眼拱,麻雀桥,蚂蚱眼桥,柳叶飘,双孔氏,蝴蝶飞,燕衔泥,扁担弯。石砌砖拱木雕,陪着许多的匠心。偶尔有老艺人新艺人聚堆,在那河边树下过唱戏的瘾,拿出来的皆是稀罕的收藏。二夹弦,大弦戏,大平调,四平调,河南坠子,河南梆子,落腔,土二簧,怀梆,你起个头,他接个尾,有腔有调,有板有眼,“小仓娃我离了登封小县,一路上我受尽饥饿熬煎。二解差好比那牛头马面,他和我一说话就把那脸翻......”,惟妙惟肖的老腔,滑过大街小巷老胡同口,最终飘落在大大小小餐馆的招牌旗上,久久不肯离去。有人这样调侃匡镇,有水的村庄有了脉络,有桥的村庄有了情节,有树的村庄有了精神,有灯的夜晚有了风情。匡镇的习俗,哭过世的父亲哭爹,苏大可哭过之后,也没再改嘴。老爹在世,苏大可间隔着老爹琢磨匡镇,如今,苏大可在匡镇转悠,面对面琢磨着匡镇。转悠时间长了,碰见同样在转悠的户二平展。户二平展是户大麻子的弟弟,五大三粗,原来开挖掘机,后来咋被豫达的老总看上了,变成户助理。樊总裁变成老樊,户二平展只好还开挖掘机,开挖掘机心里不平衡,不平衡就在大街上转悠。榆钱街户大麻子做煎饼连锁,手艺不是户高粱传授的,户高粱不会煎煎饼,户大麻子倒是尊称户高粱为启蒙老师。户高粱端个饭碗上人群显摆的时候,户大麻子和户二平展还够不着锅台,也就不记得户高粱吃抹碗布那回事儿。弟兄俩跟着户高粱屁股后头转悠,越跟越大。那时,老樊还是匡镇老樊,老樊跟户高粱打镲,见面没二话儿,“改天请老户吃煎饼啊!”,慢慢地,兄弟俩知道了吃煎饼的来龙去脉,可是一次也没见过老樊让户高粱吃煎饼,把户大麻子户二平展肚子里的馋虫,挑逗得蠢蠢欲动,整个童年,两个人尝够了吃不到葡萄嘴里吐酸水的滋味。户大麻子挂念这事儿,一是挂念煎饼,二是对老樊不舒坦。户大麻子心劲大,挂念着挂念着,挂念出户大麻子煎饼连锁。户二平展也琢磨煎饼,他也记恨老樊。户二平展开着挖掘机,惦念着樊总裁,惦念着惦念着,惦念出大舍得的境界。户二平展每天早上从户大麻子的煎饼店,提溜着两张煎饼一杯豆浆准时送给樊总裁,笑眯眯看着樊总裁吃完。半个月过去,樊总裁看着煎饼就想吐。户大麻子得知户二平展的花花肠子后,煎饼豆浆免费提供给户二平展,又送了半个月,兄弟俩这回挺默契,你老樊让俺俩尝够吃不着煎饼的难受,俺俩让你尝够吃煎饼的难受。樊总裁实在吃不下去了,问户二平展有啥事?户二平展说再吃半个月再说吧,樊总裁说看也不想看,说吧啥事。就这样,户二平展给樊总裁做了助理,外人明白,实际上是樊总裁的保镖,叫助理抬举户二平展。老樊给户二平展立了规矩,不许再提煎饼两个字。户二平展扭过头笑,予夺都是缘分啊。户二平展和苏大可本不是一茬的人,说话唠嗑错着茬口。户二平展当助理前开挖掘机,开挖掘机前放羊,他爹户高粱放羊,户高粱他爹放羊,户二平展放羊属于子承父业,户大麻子不放羊,煎煎饼,也算是独辟蹊径。户二平展说哥俩没太离谱,仍是在一个食品产业链上扑腾。户二平展放羊,还放驴骡,羊是一大群绵羊,驴骡就一头驴骡,他不给绵羊起名儿,他给驴骡起了个高贵的名儿,叫青花瓷。羊啃青草,他把收音机挂青花瓷脖子上。青花瓷喜欢听戏曲,起初,青花瓷就听豫剧《花木兰》,一唱《花木兰》,青花瓷不啃草停下来支棱着耳朵听,鼻子发出哼哼的声音,播唱其它的豫剧选段,青花瓷啃草连带甩脖子,尾巴也甩来甩去。户二平展看在眼里,偏不让它听《花木兰》,偏放曲剧《陈三两》,时间久了,青花瓷犟不过户二平展,遇着《陈三两》,也支棱着耳朵听。户二平展陪着青花瓷听《花木兰》,也听《陈三两》。遇着整点,户二平展必须听整点新闻,青花瓷只好低头自顾着啃草,不理户二平展。户二平展听新闻,不是图新鲜好奇,他琢磨新闻。户二平展的心思不单单停留在放绵羊上,也不单单停留在陪着青花瓷听豫剧《花木兰》,曲剧《陈三两》上,他在伺机突围。突围不是一句话两句话的事儿,户二平展还是放羊和陪着青花瓷听豫剧《花木兰》和曲剧《陈三两》,青花瓷都已经听得不耐烦了。户二平展放羊归来,照旧骑着青花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户二平展那天喝点小酒,骑着青花瓷在前面走,一大群绵羊在后面跟着。走到榆钱街,户二平展心血来潮,想博一博匡镇的眼球。骑着青花瓷好好的,他左腿右腿一个换防动作,眨眼间倒骑在青花瓷脊背上,嘴里哼着《陈三两》爬堂时的唱段,情真意切。青花瓷前走两步,后退一步,又折转身子,原地打转转。户二平展歪歪倒倒却也稳稳当当,两腿夹着驴骡肚子粘贴上去一样,吸引半街筒的人围观,叫好声此起彼伏。青花瓷不管户二平展倒骑不倒骑,只是听烦陈三两整天爬堂的固执,前腿后腿一弯曲,卧躺在地上,顺势打了个滚儿,尾巴一甩,目视着户二平展。户二平展占着肥胖的光,摔倒在地并无大碍,只是鼻孔流些血,加上驴骡尾巴甩到他脸上,一时头蒙眼花。更主要的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何起身拂尘而去?户二平展躺卧在那里,好像一具僵尸。苏大可那年八岁,放学路过站在旁边看倒骑驴骡,眼看着户二平展躺倒在地,赶忙拿出自己的小手绢给户二平展擦鼻血,户二平展起来又给户二平展拍打衣服上的泥土,搀扶着户二平展回到家,临走,央求户二平展别打青花瓷。户二平展没修理青花瓷,脑子里过电影一样过近几天青花瓷的异常表现。他从青花瓷前蹄扒土的举动里激发出两个灵感,一个是青花瓷想挪窝咧,算是传统经验;一个是挖掘机挖土的动作,算是触类旁通。户二平展因青花瓷茅塞顿开,改行开挖掘机,远飞者披挂新羽。户二平展时常感叹,要不是倒骑青花瓷,要不是跌这一跤,要不是跌跤之后反思,户二平展至今仍在放羊的小道上徘徊。这么多年过去了,户二平展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他认为苏大可拾起了他在匡镇的脸面和信心。苏大可十岁前,经常吃户二平展塞给他的梨膏糖。户二平展和苏大可是一对忘年交。苏大可的一扶一送一求,无意中牵引出两个人后来漫长的磕磕绊绊。户二平展卖了全部的绵羊,筹措购买挖掘机的资金,他舍不得青花瓷换陌生的主人,他买挖掘机的灵感来自青花瓷前蹄扒土和及时的跌倒,他视青花瓷为吉祥之物。不卖青花瓷,买挖掘机的钱不够,再说,买了挖掘机谁搁家招呼它咧。真的要卖青花瓷的时候,又发现无人买它,犁地不用牲口,拉车不用牲口,拉磨不用牲口,当宠物体格大,看着是好物件,也只有进屠宰铺一条出路。他找苏大可的父亲去了,说是念及苏大可搀扶义举,要把青花瓷赠送给苏家,让苏大可见识个稀罕儿。第二天,户二平展就将青花瓷连带一车料草送到苏家,拉着架子车走了,走出苏家不远,又回头干脆连架子车也搁下。苏大可和苏大可他娘,瞧着青花瓷欢喜的不得了。过几天,苏大可的父亲,听说户二平展买挖掘机的钱不宽绰,毫不迟疑地补上户二平展的资金缺口,户二平展说那你算是拥有八分之一的股份吧。第二年,户二平展拿着一万块钱,一兜才出锅的猪头肉,两瓶高粱白,一布袋炒熟的黄豆来苏家。户二平展说一万块钱是挖掘机的分红,最好当苏大可上学的学费;炒熟的黄豆是青花瓷的口福,感恩它对自己破壁之志的点化。喝酒时,户二平展非拉着苏大可坐他右边大腿上,苏大可搬个小凳子坐在户二平展旁边。户二平展挑拣一块猪拱嘴给苏大可吃,说猪拱嘴是猪身上无与伦比的美味。苏大可说他不吃猪拱嘴,吃猪拱嘴得喝酒,他听大人们说话,大人们说话算数。逢着星期天,苏大可牵着青花瓷到杨柳河边放青。苏大可诵读课文,书声琅琅;青花瓷吃它熟识的草,脖子上不挂收音机挂一串铃铛,脸上多一束红稠绾结的饰物,扬脖打响鼻儿时,铃铛跟着叮当鸣舞。年复一年,户二平展照常提溜一布袋炒熟的黄豆来苏家,苏大可照常逢星期天河畔读书,青花瓷照常逢星期天河畔吃草,河水静静流淌。暮色将至,户二平展来找苏大可,准确地说,户二平展是找青花瓷,他对青花瓷有着特殊的感情。户二平展把一兜红提葡萄交给苏大可,让苏大可吃红提葡萄,他骑青花瓷重温旧梦。苏大可问:“还倒骑?”户二平展说:“我不是张果老。五年没骑青花瓷,生疏,这回正儿八经骑。”说罢,一个跨步跃上青花瓷,沿着河畔转悠,夕阳的余辉,勾画着青花瓷和户二平展壮硕的身影。几只麻雀飞到近处未及细赏,扑通的响声惊得它们四散远去。青花瓷右前蹄踩进老鼠窟窿,打了一个趔趄,户二平展甩到杨柳河里,溅起的浪花缀满晚霞的光芒。苏大可嘴里的红提,也是尚未咀嚼,鼓着腮帮子惊呆在那里,欲喊救人。户二平展冒出水面,用手抹一把脸,即呈仰泳状,并呼吁:“苏大可,此乃天机啊,不可泄露。”苏大可说:“别怪青花瓷,青花瓷踩空了。”“青花瓷?我感激还不尽呢,这是催促我去中流击水咧!”说着,户二平展爬上河岸,浑身一激灵,喷嚏震天,水花四溅。户二平展吩咐:“牵上青花瓷,晚上咱们仨吃烧烤去!”烧烤没吃成,户二平展感冒发烧一个星期,痊愈后挖掘机卖了,策划给樊总裁送煎饼。苏大可温雅的书卷气,在杨柳河畔慢慢积聚而成。匡镇不断地变更着它的馈赠方式。青花瓷的厩库是两大间西屋,兰砖兰瓦挑檐式样,南山墙月明处装了个排气扇,院墙外边废弃多年的青石槽,重新抬回来进行了堆砌,槽头前放着大半截淘草的大水缸。苏大可平时住校,星期天回家非要住厩库,他喜欢厩库日积月累的旧气味儿。这种别于常人的濡染熏陶,令苏大可刻骨铭心。青花瓷嚼草的声音和状态,和它的同类没啥区别,无非是舒缓软绵,节奏单调,津津有味,慢条斯理。晚读疲倦时,苏大可给青花瓷梳理毛发,擦洗眼屎,量胸围,熟稔后还给青花瓷铲蹄甲,猜青花瓷发出的骡语。初中毕业那年,苏大可的作文《我和青花瓷》,《我家的驴骡儿叫青花瓷》在县刊发表,苏大可与青花瓷名声大震。对于青花瓷长了驴骡宝的传言,绝大多数的匡镇人当作耳旁风,听说过四川的驴骡长过驴骡宝,听说过山区的驴骡长过驴骡宝,平原的驴骡长驴骡宝还是头次听说。苏大可将信将疑,青花瓷的症状有些近似,眼见着消瘦,眼见着厌食草料,却又查不出病因。户二平展深信不疑,青花瓷是十几年前,户二平展到辉县山沟里旅游时买过来的,青花瓷这么多年赐给户二平展许多的瑞气。苏大可和他娘商量青花瓷的事情,假设青花瓷长了驴骡宝,把青花瓷还给户二平展,算是物归原主,苏家不落话柄;假设青花瓷是患病在身,这样皮包骨头还给户二平展,有点于心不忍,毕竟和青花瓷产生了感情,实在进退两难。户二平展合计着如何要回青花瓷,当时是自己硬把青花瓷搁在苏家,光鲜话也说过了,现在传言青花瓷长着驴骡宝,就扯下脸来去要,不是那么容易张口。眼见着青花瓷那一坨疑似宝物一天天变大,舍弃又舍不得。户二平展设计了很多的方案,权衡再三,都被他一一否定了,最终他决定还是自己亲自操作牢靠。那天星期六,户二平展送老婆和孩子去开封看菊花,到了开封户二平展说樊总裁临时找他有急事,他让老婆和孩子在开封住一夜,他又赶回匡镇。夜里天公作美下起毛毛细雨,户二平展准备翻墙过去,一推苏大可家的头门,门虚掩着,他大模大样走进去。西屋厩库的灯亮着,户二平展设想了很多的意外情况,就是没有想到苏大可在家,没有想到苏大可住在厩库。户二平展把头套取下来塞进裤兜,平静一会。苏大可睡觉打呼噜,鼾声如雷,户二平展解开缰绳,拽着青花瓷往外走,青花瓷却往后撤,嗬嗬直叫。苏大可惊醒揉眼之际,户二平展放开缰绳,先跟苏大可打招呼,说是辉县那边有个名兽医,刚好有货车去,顺便带青花瓷过去诊治诊治。苏大可嘱咐户二平展别骑青花瓷,说是这样也好,物归旧主。明天就说青花瓷自个扯开缰绳跑丢失了,头门也忘记关了。苏大可清楚看见青花瓷脖子上耷拉的缰绳头,送过户二平展出头门往回返的时候,脚踢住一件东西,到厩库灯光下一看,是个黑色的头套。户二平展回去连夜就把青花瓷解剖了,可惜不是驴骡宝。事隔多年,户二平展碰见同样在街上转悠的苏大可,没话找话说,明个儿早上送户大麻子的煎饼给苏大可尝尝。苏大可只是笑,看着户二平展默默地笑,无心思接户二平展的话茬。(未完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童心未泯 2017-11-6 09:00
欣赏学习了!
引用 大鹏 2017-11-6 09:23
留个脚印,问好楼主。
引用 高山流水 2017-11-6 10:17
欣赏佳作!
引用 微尘 2017-11-6 10:35
学习欣赏了
引用 雪珂 2017-11-6 11:59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流萤小梦 2017-11-6 12:27
欣赏学习了,
引用 月隐寒霜 2017-11-6 12:47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引用 忆潇湘 2017-11-6 16:09
路过,支持一下!
引用 陈宇衡 2017-11-6 17:50
欣赏问好!支持一下!
引用 子夜时分 2017-11-6 18:34
好才华
引用 い义薄呍兲メ 2017-11-6 22:21
好才华
引用 雪晴 2017-11-6 22:27
欣赏支持!
引用 一抹阳光 2017-11-7 06:20
欣赏
引用 漫天 2017-11-7 07:47
欣赏,精彩继续!
引用 不为五斗米 2017-11-7 07:55
引用 叶沁 2017-11-7 08:58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1-7 09:49

感谢朋友的首赏!祝福朋友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1-7 09:49

谢谢,祝好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1-7 09:50
雪珂 发表于 2017-11-6 11:59
学习了,谢谢分享

谢谢雪柯朋友,问好

查看全部评论(36)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