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 感悟生活 查看内容

一台"缝纫机"

2018-1-2 20:40| 发布者: 蓝草| 查看: 6003| 评论: 27|原作者: 小默

[作者:小默 微信:桃之于妖



       98年,我中学毕业后便没有再读,那时我看到身边的同学一个个被他们的父母送去外地打工,我也好想和他们一起去。因为我胆子特别小,一个人哪也不敢去。可我怎么央求父母,他们坚决不同意,一定要我在家待着。

        偶然的一个机会,母亲通过熟人介绍想让我去学缝纫。要知道在当时,缝纫是个特别吃香的技术活。那时的缝纫师傅,地位也颇高,若没有一定的熟人介绍,他们是不收徒的。常言道: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母亲兴冲冲的告诉我这个好消息的同时也不忘再三叮嘱,“机灵点,好好学,将来你得靠这门手艺吃饭呢!”我既有些愿意又有些不愿意的答应了。愿意,是因为母亲讲的话很有道理,不愿意,是因为我不喜欢他人替我作决定。

        拜师其实是有讲究的,除了叫声“师傅”,还得三节送“礼”,而且这“礼”不能送的太轻,不然,师傅给你留一手,你便学不到他的全部。还好,我拜的这位师傅还算实诚人,师娘对我也挺好。学徒的第一天,师傅先让我练习踩车(机),我把双脚放在踏板上,按着师傅说的前后脚不停的踩。在一前一后踩踏的作用下,右边滚轴上的一根轴承带带动着缝纫机快速的转起来,发出翁嗡嗡的声音,像是几万只蜜蜂同时煽动着翅膀。别看只是个简单的踩车(机),倘若一个不留神还特别容易踩空或一会儿正向转一会儿反向转,特别难以控制,师傅只教一遍,便忙开了。练习踩车(机)虽然枯燥,但我学的很认真,一个上午基本就学会了,一天下来就踩得熟练了,空踩也少了,我连续踩了两天。到了第三天,师傅开始教我缝纫,尽管缝的歪歪扭扭,师傅也没有像别人口中说的那样,作为师傅就一定会端架子会骂人会打人。师傅师娘时常在母亲面前夸我: 既勤奋,又吃得了苦!还说学个一年半载就教我如何设计剪裁衣服,让我也成为师傅,收上几个小徒弟。我听了这话,心里乐滋滋的。学到第三个月时,母亲在师傅的再三建议下给我买了一台崭新的缝纫机。就我家当时的条件,一台新的缝纫机在母亲眼里可以说是“价格不菲”,它是母亲和父亲商量后用我们家一亩地的收成换来的,因此,我倍感珍惜。

        后来学到第二年的时候,师傅为了更好的生活,便托人在城里租了两间房一家人准备搬到城里。帮师傅租房的是他的老板。老板是做外贸的,他们合作很多年了,人也挺好,总给师傅很多活,一到旺季,我们经常熬夜加班加点的干活。当然,我想继续学徒就必须跟了去 ,还有母亲买给我的缝纫机。

        进城一点也不轻松,因为师傅一家只准备了一辆车用来搬家,他们家还有俩小孩,才刚上幼儿园。师娘带着俩孩子挤挤上了车,我必须骑着父亲从废品站收来粗糙的有着横杠难上难下又难蹬的自行车跟着师傅进了城。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我回家的时候还得靠它。我和师傅骑了二、三个小时的自行车才到城里,到那时天都黑了。师娘把俩孩子送上楼,接着我们把车上的东西搬下来,又搬上楼,简单整理后,已经大半夜了…

  城里的生活我很不习惯。天刚蒙蒙亮,收购废品的,打扫街道的,各种机动车的响声和买卖吆喝声混杂在一起,让人一大早就精神崩溃。在城里生活,我感觉我的生活节奏变快了许多。没办法,假如你慢了,楼下的自来水龙头前排着长长的队伍,那都是急等着洗漱赶着上班的人。你别指望谁会让着你,小孩也不行。与其眼巴巴的干等着不如比他们早比他们快。
  
  都说“家”是最安全最温暖也最可靠的地方,但也许只有离开过家的人才会更想家,更想念家人。此时此刻,我特别想家,想父母,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他们的身影。真希望一直待在他们的身边,我生平第一次这么想。

        天快亮了,在各种嘈杂声中,我又迎来了城里的第二个早晨。记住了,我要比谁都快。经过工作区时,我望了一眼母亲买给我的缝纫机,它的机身被我擦得铮亮,针脚部位让我用布小心的包了起来,昨天忙碌了一天此刻它正在休息。它和我一样也刚来这个城市,它会孤独吗?想到这,我飞快的跑下楼去…

        然而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我来这个城市已快半年了。这半年里每天重复着流水线式的工作已然让人乏味。母亲买给我的缝纫机剩下半旧,机头上的黑漆慢慢的掉落下来,针脚处留下了断针扎过的眼,看着这台缝纫机我有点心疼它。算算时间,学徒也有一年多了,师傅早前说过的话大概都忘记了吧!也许,是他太忙,也许,他还没打算让我这么早出师。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可我们却还有干不完的活,做不完的衣服。师娘决定租个大点的房子让他弟弟和弟媳来城里帮忙,这样就轻松多了,也可以早早回家过年。

        没过几天,师娘的弟弟弟媳带着他们的缝纫机进了城,还带来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我们一起在城里搬了新家,这下我也有个伴了。他们来了之后,我总能在睡梦中听到几万只蜜蜂煽动翅膀的声音。他们真的很能吃苦,早上起得早,晚上睡的晚。听师娘的弟弟说女孩是边做边学的,因为她是他们的一个亲戚介绍来的,师傅师娘会按记件的方式付给她钱。所以,我和这个女孩是完全不同的。我是逢年过节送礼,月月自带口粮。她是包吃包住,还给发工钱。了解这些后,我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没说什么。

        师娘她们家人一来,师傅就被老板请去他厂里做剪裁工作去了。老板的外贸生意非常红火,厂里加大了生产力,师傅经常早出晚归。我和师娘家人几个,天天加班加点的赶工。

      在过完年之后,师娘托人来叫我同他们去城里,我没有去。过了几天,师傅找到我母亲说,让我再跟他学一年徒,他一定会把手艺完完全全教给我,我仍旧没有去。我和母亲说出了我不想去的原因,母亲摇了摇头便回绝了师傅。

      陪伴了我一年多的缝纫机被母亲擦的铮亮然后小心地包了起来。我不想闲在家里,母亲逢人就打听想有个人能带着我她比较放心。后来我跟着大伯家女儿去了一家针织厂应聘,因为技术熟练,那儿的师傅对我很满意,去的第一天我就正式上工了,挣的第一笔工资在我兜里揣了很久,舍不得花,我把它交给母亲,母亲很高兴,要我自己保管,说我将来挣得就是嫁妆。

        我在厂里大概工作了一年多,家里来人了,说是要跟我说媒 ,我不想母亲为了我的事而挂心,便答应了下来。结婚前一天,母亲再三叮嘱,成为了别人家的媳妇,可千万别懒,不然婆家会嫌弃的。母亲为我准备了不少嫁妆,可唯独没让我带走“它”。父亲为此和母亲吵了一架,在母亲的坚持下“它”被母亲留了下来。

         我的婆家是生意人,每天迎来客往,午饭总要忙到下午2点才吃得上。母亲会时常打电话来问我什么时候回家一趟,帮她看看缝纫机哪里出了毛病,问我有什么办法。我实在挤不出时间,逢年过节也都是匆匆忙忙吃个饭便走了。我只好让母亲去买些缝纫机油,告诉她平时不用也要抹一抹油再踩一踩,轴承带松了要记得更换。母亲每天忙里忙外,除了做家务,还有干不完的农活,根本没时间顾及,也没照我说的去做。没过几年,那台缝纫机开始生锈,轴承带也在老化,踏板也不好踩了,滚轴转动时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特别的刺耳难听。父亲一气之下,就把它扔在了楼上。

        后来,我每次回家,母亲总会在我面前提起父亲如何责备她。我赶忙安慰母亲,却又不知说些什么…其实,我能够理解母亲,同时也心疼那台陪伴过我的缝纫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陌格格 2018-1-1 21:43
美好的记忆,好文!
引用 北冷 2018-1-1 22:14
欣赏并送上问候
引用 随风 2018-1-1 22:20
来过,拜读
引用 月隐寒霜 2018-1-1 22:56
支持并问好
引用 苦茶 2018-1-2 06:31
欣赏朋友的才华,问好。
引用 陈宇衡 2018-1-2 08:21
引用 忆潇湘 2018-1-2 12:44
欣赏朋友的才华,问好。
引用 郑黑丫 2018-1-2 15:40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秋水伊人 2018-1-2 16:40
欣赏佳作!
引用 纳兰心儿 2018-1-2 17:06
欣赏,赞!
引用 杨千紫 2018-1-2 19:32
慢慢欣赏!
引用 蓝草 2018-1-2 20:44
好久不见,还好吧,小默
引用 林娟 2018-1-2 21:06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荷秀 2018-1-2 21:26
引用 墙头等红杏 2018-1-2 23:56
欣赏佳作,问好!
引用 鲁冰层层 2018-1-3 06:46
欣赏,赞!
引用 君逍遥 2018-1-3 07:53
拜读,欣赏!
引用 学会成长 2018-1-3 08:17
引用 青稻夫 2018-1-3 09:37
支持朋友,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27)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