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 悠然我思 查看内容

经年过后,离歌遍地

2018-1-24 11:32| 推荐: 蓝草| 查看: 2963| 评论: 14|作者: 浅吟诗君


  英雄气短,末路悲歌,所有执迷了一世的繁华终会消散,那时,美人不在,只有那份断肠的爱情绚烂如花,在红尘中开至最艳,最后凋谢。
  
  千年过后,只剩下旷世的凄美。如今,站在夜里,眺望着亘古星辰,又想起千年伤情且刻骨铭心的绝美。这时风中又传唱起那悲戚的离歌,袅袅如叩心扉,不禁泪落。
  
  ——题记
  
  终究耐不住岁月的薄凉,经年过后,离歌遍地。
  
  (一)商歌
  
  成汤。攻城的那一夜。商宫。奢靡之音如常。
  
  席上,你却不慌张,仍旧自顾自的举盏作乐,席下,仍旧是叫了歌伶舞姬,让之为你袅娜非凡的跳着舞。凉风旋过摘星楼的雕栏,肆恣地撞进殿来,吹得烛火时明时暗,香雾四散蔓延,把浮华的摘星楼打造得一如雾里仙都,看去,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你睁着迷醉的双目,像似要淡忘一切,却如何也无法淡忘。你不由得学着那些多愁的风流士子,倚向流光的画栏。抬眼一望,高耸的摘星楼,把整个朝歌城都收进了视野。那点点泛起的阑珊的灯火,如此迷离,深陷。
  
  但这夜景不仅没有燃起你的激情,反而为寂然的暗夜平添了几分冷清。丝丝缕缕的寒意,透过宽大的华裳填满了肌肤的每一寸腠理,你孤傲的眼神注视着摘星楼下点点明媚又绝暗的灯火,眼神中已退去了当初那淫乱、迷醉之色。
  
  身旁的美人披着青衣,长长的衣带在风中烂舞,冰肌玉姿,俏丽的娇颜如绝代的妖姬,你转过身来,一阵迎面的艳香让人微醉。微微一笑,身上的寒意已经被美人的体香消去。
  
  你望着着近在咫尺的艳丽绝伦的女子,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叹,世人都道她是一个放荡妖媚的祸水,可又有谁知,眼前的这个女子,那刻骨的容颜,只为君王绽放那恰似一夜风流的温柔,并且,不离不弃。
  
  你眼神中的怜惜之色越来越浓,终于忍不住,用手轻轻抬起眼前绝色的女子的娇颜,望着那艳似桃花的唇瓣深深地吻了下去,细细的允吸着眼前女子的绝代风华。
  
  那些美好的细如丝绸的回忆在一瞬间绽放,你又想起那在酒池肉林中的嬉戏,身旁的佳人身着一身薄如蚕翼的纱衣,为你跳起那魅惑众生的舞曲。
  
  危楼风寒,似是又带起了夜色里幽幽的叹息。喧嚣中,不知是谁吹起了号角,那清脆的密密匝匝的鼓点,仿佛是在为敌军的匆匆袭来的焰光配乐。你那双因焦急而淡了血色的嘴唇略略地嚅动几下,却迟迟没有发出声音。
  
  而远处,那跳跃的点点的火光还在包拢、逼近。看着成汤的基业在自己的手中葬送,你苦笑,终究换来了自己的末日。
  
  而身旁被冠上狐媚的女子,只是靠在你的怀中,一言不发,温柔的像当年初见的情景。你转过身去,从不落泪的君颜,眼泪却顺着脸上的沟壑滑落,摔在地上,溅起了无声无色的花,连同浓郁的忧伤一起消散在了桃红的空气中。
  
  有美人相陪,尽管失了天下又如何。你豪放的大笑,随即推到了烛火,整个摘星楼一片火光,美丽的容颜和着回忆,都化作琉璃瓦下的灰烬。
  
  这一夜,商歌散尽,从此,天下再无纣王,再无妲己。
  
  (二)楚歌
  
  垓下,残阳如血。乌江,白浪滔天。
  
  如娇花娇好的虞姬扶着乌骓,低声诉说着心事,你看着远处的虞姬,那娇如梨花的脸庞不禁心中一痛。你只是想保护着虞姬逃出敌人的包围,却不知,刘邦小儿的大将韩信,曾经被你羞辱过的那个小子在暗思着让你兵败身死的计谋。
  
  你回到了军营,在帐内喝着闷酒,这时,楚歌的韵律从四面八方像魔音一般折磨着你的耳鼓。心中的郁闷却不能随酒消融。
  
  虞姬,这个让你深爱的女子,此时,也进入帐中,你看着虞姬,那感伤之情如泣如诉,一首艳羡天下的诗句在你豪气的口中涓涓流出: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若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你粗通文墨,但却不曾作过诗,你吟唱出的只是胸中的郁闷,只是那几欲喷薄而出压抑不住的怜惜与歉疚。那悲怆的声音和着四面楚歌在军营飘荡,那声音似乎连夕阳都不忍听,急忙落下山头。
  
  “虞兮虞兮奈若何,奈若何……”你最放心不下的便是虞姬,不由把那一句连唱几遍。再想到虞姬那眉眼边至始至终的温柔,不禁心中一暖。
  
  你不知虞姬只是静静的听着,为有你这样钟情的男子落泪。而她却知道,泪,是没有用的,你自然也知。而你见了虞姬的泪,也为你身旁有这样一个愿随你一生的女子感到有些欣慰,接着袭来的又是挥之不去的悲哀,为虞姬,也为你自己。
  
  你知道突围需要轻装,而轻盈纤弱的虞姬却是你最重的负担;你知道突围需要拚杀,而拚杀时是不能分心的,你也知道,在千军万马中,是不能不为之不分心的。
  
  你知道,自己已经很累了,江东三千子弟兵也已经很累了,征战了天下这么久,终究是累了。再无力突围,但是,你又必须突围,你自是不怕死的,但还有虞姬,这个让你无法放下的女子。
  
  这时,虞姬想要跳舞,你许了。此时,没有丝竹,只有美人那低低的吟唱。这就足够了,你紧锁的心微微一松,你知道,虞姬要跳一支绝美的剑舞,让你永远记住。
  
  幽幽红颜,森森剑影,伴着四面楚歌的韵律,如光影般流泻。回忆里,一路的桃花绽放的娇颜,一路的风情万种,一路的千般妩媚,一路的血流渊渊如水,一路的白骨堆积如山。一路的刀光,一路的剑影,一路的烽火,一路的血泪,一路的生死相随。眼角不禁有些湿润。
  
  帐中,虞姬漫随着着你的思绪在一片剑影中翩翩起舞,你终究是醉了。
  
  你感到思绪似乎有些恍惚,而那舞着如电的剑光的如花的虞姬,舞到最后一式,却顺势用宝剑在颈间一抹,雪白雪白的颈上,立即沁出殷红殷红的鲜血,美的有些不真切。在帐中凄厉的燃烧着的烛火下,显得如此冷艳、迷离。
  
  你看着虞姬凄然的一笑,然后软软的倒下,悲戚不已。曾今俾睨天下的眼里喷涌出泪水,霸王本是不应该流泪的,但你却泪流不止,断肠不止。
  
  你还是为了红颜,折损了霸王气魄。美人不在,我命何为。你拿起粘染了虞姬鲜血的长剑,毅然自刎。乌骓长嘶,和着楚歌,在呼唤虞姬,亦在呼唤你,最后,在吴江翻滚的流水中,绝尘而去。
  
  乌江水畔,楚歌缭绕。歌未央,美人香消,霸王殒命。
  
  后记:
  
  经年之后,离歌遍地。
  
  经年之后,疑似爱情。
  
  时至千年后,我站在未夜的寒风中,不禁又想起你们,想起你们那凄美得断肠的爱情。
  
  那时的君王,那时的妖姬,那时的霸王,那时的美人,等到风华散尽时,又会剩下什么?唯有这情,唯有这爱,唯有这传奇,在千年后的今日,我不经意间拾起时,不知从何处又飘落这遍地的离歌,缭绕心扉,款款落泪。
  
  不禁怀想,何时,自己也能有如此执迷不悔的爱情,那时,自己又会怎样抉择。幽深的夜里,冷风阵阵,站在窗台,抬起眼眸,看着如墨色一般的天空,泪如雨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我与文学的相遇下一篇:放飞生命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腾四海 2018-1-22 12:14
欣赏支持!
引用 秋水伊人 2018-1-22 12:54
好文笔,
引用 陈真真 2018-1-22 13:37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飞雪飘零 2018-1-22 18:56
拜读,祝好
引用 水草 2018-1-22 19:54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凹凸︶ㄣ 2018-1-22 23:58
引用 郑黑丫 2018-1-23 10:32
好文,拜读
引用 陈宇衡 2018-1-23 12:28
好文,拜读
引用 青稻夫 2018-1-23 20:40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引用 漫天 2018-1-23 21:25
支持并问好
引用 林娟 2018-1-24 07:32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忆潇湘 2018-1-24 08:12
顶,问好
引用 子夜时分 2018-1-24 09:57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北冷 2018-1-24 11:28
欣赏并送上问候

查看全部评论(14)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