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16)匡镇朱琦

2018-2-25 10:05| 推荐: admin| 查看: 7083| 评论: 69|作者: 匡镇朱琦

 16
  本来,花椒要送苏大可去开封,他坚持着自己一个人开车去。苏大可手握着方向盘,心里边想着多年前父亲送自己到开封上学的情景。苏大可考上大学那年,苏家已有私家车,
  父子俩却一拍即合,徒步到校报到。父亲背着生活日用品,苏大可背着行李卷,天不亮就从匡镇出发了。一路上,父亲先是给他说匡镇的风土人情,接着说匡镇的起重机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势,说到跋山涉水,说到百舸争流,说到沉舟侧畔千帆过,详详细细说了自己家厂子的风云激荡和自己的忐忑不安,说了三十功名尘与土,说了厂子的优势和劣势,说了家族亲情和工厂制度的权衡,说了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说了他由弱求强的吃力,说到人的欲望,说到乡亲间的眼红和勾心斗角以及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说到温良恭俭让,说到遇事三宝:面对,处理,放下,说到一善染心,万劫不朽。父子之间的聊天,在徒步丈量中无所顾忌,心扉敞开,甚至忽略了鲜红的太阳冉冉升起,正午的烈日光芒万丈和璀璨四射的如血残阳,大片大片的蜻蜓与蝴蝶狂乱飞舞,道路两旁的白杨树挺拔苍劲。父子二人的巨大脚印,自匡镇一路次第铺开,煞是壮观,绵延着直至开封城。父亲力图塑造自己,父亲力图塑造儿子,载入心灵册的跋涉如影相随,耳熏目染中积渐而成了苏大可命运背景图的底纹。苏大可清晰记得这条路上的每一处平坦,凹凸,拐弯,笔直,和那天父亲的许多次朗朗的笑声。摇篮期和后摇篮期留存的烙印,时常引发苏大可难以拒绝的痉挛。前半生父亲的影子是儿子,后半生父亲是儿子的影子啊。
  回到开封,苏大可先去槐香居。进了庭院就找老槐树下那个蚂蚁的巢穴,巢穴犹存,往事成尘。穴的周围弃放着星星点点的蛋糕碎粒,业已风干,化石一样笃守在原地,凭吊自己被噬咬的伤痛和隐忍。苏大可寻索许久,未见一只蚂蚁的踪影,若有所失。他想起蚂蚁喜欢温暖的习性。一阵清冷的风袭来,数枚泡桐树的叶片,半空中盘旋足够的时间以后,才肯迟迟着地。其中一枚阔大的落叶,不偏不倚的覆盖在蚁巢的上面,叶子的脉络清晰可读。整个庭院落英缤纷,蝴蝶一般飞舞着飘零着,一眼的杏黄色枯黄色交织而成的炫目视觉,霎时点染万千感慨。
  苏大可像一名刚刚脱离襁褓的婴儿,站立在风中瑟瑟发抖。他抹去泪水的同时始觉清楚,那个时常在眼前晃动的温润的扶手已然隐形。曾经蹒跚学步倚赖,归来不是少年。瞬间产生的惧怕,掠走他走进屋子的勇气。苏大可畏怯触碰屋内遗存的父亲的气息,他毫无把握控制自己此刻的情绪,他耽心自己嚎啕大哭,甚至瘫软在父亲的床前。
  苏大可走出院子,满院的枯黄囚锁在槐香居。回眸望时,那棵老槐树竟是落叶散尽,枝杈静静的伸向天空,寂如喃喃自语。苏大可已是泪水潸然。
  苏大可决意从一种状态转移到另外一种状态,或者说用其它的事情冲淡萦绕在眉宇间的悲情。他去上班了,工作的忙碌也许能够置换来明媚的心境。
  办公室窗明几净,用品摆放的井井有条,刚刚浇过水的绿植葳蕤生光,叶片上的水珠子还晃悠着。茶几上一张简笔画吸引着苏大可的目光,三棵光秃秃的树,枝头一只小鸟,地上一只蝉蜕和几片沉静自若的落叶。画的旁注:看不见的风,看得见的流年,绕不过的冬,触得着的心情,避不开的伤逝,摸得到的脆弱。苏大可添加旁注:从此望断背影,我想那是修眠。他小心翼翼的将简笔画与原先那些小梁的画作放在一起。
  苏大可去见庞晓东,她的办公室锁门,手机处于呼叫转移状态。小梁过来告诉他,庞总说是旅游去了,已经十天,去哪里啥时间回来无从得知。苏大可说:小梁,晚上请你吃个饭吧,有点私事想和你探讨。小梁调皮地小声问:喝酒不?说完不等苏大可回答,满面春风地离开了。苏大可望着她浑然天成的曲线和柔顺的披肩长发,发觉小梁愈来愈楚楚可人,身上散逸着一种让人倾心的活力。
  苏大可打开电脑,看到庞晓东对他的楼市调研报告的回复,庞晓东请他再作润色,她的父亲,新龙地公司的创始人特别关注这份报告。她提醒苏大可进一步挖掘真知灼见,放胆直面曝露解析新龙地的软肋弱项,三年的建筑工地生活,是一座取之不尽的宝藏呢。庞晓东还将报告的部分文字处理成粗黑体:房地产业先天具备的高风险性,决定了它大起大落的戏剧性情节元素。它对银行的过高的依存度,让其自身缩小了许多腾挪的空间。市场和宏观调控好像两只推手,紧绷着房地产商那根高度紧张的神经。楼市既要戒骄还要戒躁。做房地产最重要的是产品和风险控制,产品赢在品质,激情不能替代风险意识。缺乏理性的规模扩张往往因为战略上的偏执所致,速度可以击垮对手,有时也能够击垮自己,规模不是企业追求的终极。企业执行者的管理能力就是处理细节的能力,它在市场的博弈中接受检验的正是细节差异的较量。细节的体贴和温馨决定了企业的素养高度。
  “越冬期”谁也无世外桃源可居。寒冷袭击来临之前,建立常态化的危机管理刻不容缓。企业财富的苦旅常常依托着市场的修炼获得升华。
  良心和匠心是一切建筑生命的心跳与脉搏。企业家的愉悦感源自轻松的较量而非血刃。
  房地产企业租用别人的资金为自己赚钱,即使用财务杠杆撬动拓展公司的空间日益萎缩狭窄。融资渠道匮乏,中小型房地产企业再出发问题(例如:开发乡村寄居式养老公寓)形势严峻。
  穿插簇拥在报告里的密集数据和生动案例,像肌肉和骨胳一般,使得苏大可的见解既有力度又饱满充实。再次润色之后,苏大可自己问自己,观点是不是过于辛辣直白?是不是不够婉转含蓄?苏大可点燃一支香烟,抽了半截掐灭。他把报告发到庞晓东的邮箱,附了留言:管窥之见,博庞总一笑。忖思片刻,又通过手机发短信询问庞晓东的归期。
  庞晓东的手机仍然关机。苏大可重新点燃剩余的半支香烟,一边抽着,一边等待庞晓东的电话。
  她去哪里了,不会出啥事情吧。庞晓东一直没打电话过来。
  苏大可感觉肚子饥饿,这才想起忘记吃中午饭,就连下午下班的时间也已经过了。他想找公司的门卫老门一块吃包子,顺便和老门聊聊天。老门是个很快活的人,老小孩儿,他能够敏捷地把不痛快转化成痛快,他的乐观心态感染力特别强,和老门聊天,无压抑之虑。苏大可起身去买包子,手机响了,他以为是庞晓东的电话,待看过来电显示,才记起晚上请小梁吃饭的事。急忙说,小梁,我正要跟你打电话咧。你说吧,想吃啥?去哪里?好饭不怕晚嘛。
  小梁说,我把你的话太当真了。这样主动打电话催问你,是不是搞颠倒了呀?好像没吃过饭似的。
  呵呵,手头的事情刚弄利索。老乡见老乡,啥事都原谅啊。小梁,你在哪儿?我去接你吧。苏大可说。
  小梁说,我在家呢,你来吧。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搁家里吃吧,能省就省呗。
  苏大可不找老门吃包子了,如果苏大可这天去找老门一块吃包子,事情的走向一定是另外一种情形。小梁租住的是老式小区的房子,她在小区的门口接他,说,里面车位不好找。苏大可就将车子停放在小区的外边。他来时刚给小梁买了一套护肤品,又拿出来两瓶白酒,
  苏大可闻得见弥漫在小梁周围淡淡的香甜,很舒服的气息,他喜欢这种清新的感觉。闻香识女人。两个人不远不近不前不后男左女右的走着,真的像一对恋人的模样。苏大可从眼睛的余光里,目测小梁比自己略低三四指,几乎是不可挑剔的般配。间或两个人的胳膊与胳膊触碰到一起,肌肤的美妙弹性,就启开好多的联想。相视着微微一笑,各自丰富的内容颇耐人寻味琢磨不透。
  在室内柔和的灯光照耀下,苏大可才察觉小梁刚刚洗过澡,一脸的娇嫩白皙。小梁说,看啥咧,光看吃不饱。苏大可说,秀色可餐啊。午饭还没吃呢,真的饿了!
  小梁接过苏大可递过来的护肤品,看出来是自己平常使用的品牌,有些喜出望外。小梁说,苏助理,这么私密性的礼物你也敢送,我会受宠若惊的。
  苏大可说,我没想那么复杂啊,你可别春心萌动呀。
  说话间,小梁摆放好了一盘素拼一盘卤水荤拼,和一个砂锅排骨炖山药,几个杂面花卷。小梁说,你先吃点东西吧,空腹喝酒容易醉。苏大可也不客气,吃了两个花卷和几块排骨,跟狼吞虎咽没多大的差别。小梁惬意地看着苏大可的吃像,两个迷人的酒窝荡漾着万种风情。
  你咋不吃呢?小梁。苏大可见小梁没动筷子。
  看着你吃的这么香甜,我也是馋涎欲滴咧。晚上我极少吃面食。说着,小梁给苏大可舀了一勺排骨汤。
  女为悦己者容,男为己悦者穷。男男女女煞费苦心乐此不疲啊。苏大可光顾着自己吃,忘了喝酒了。想着,还是先说事情吧。苏大可把闲话馆的来龙去脉,初步的定位和运作方式,给小梁一五一十地叙述了一遍,末了,郑重地委托小梁作商标设计。
  苏大可讲闲话馆事情的时候,小梁一直掩着嘴默笑,等到他问她话时才笑出声音。
  苏大可问她笑啥。
  小梁说,咱们匡镇人的思维方式,真的有点迥然不同哩。苏助理,恕我才疏学浅,是不是不寻常的事情总是从荒唐的地方开端?今个儿并非狂人节啊
  呵呵,荒唐么?荒唐啥哩。说话是一门艺术,说话水平是一个人修养的重要体现,也是一个人赢得社会认可,周围人敬服,尤其是朋友喜欢的手段之一。闲话是说话艺术的一个庞大的分支,拥有最广泛最通俗的大众基础。研究闲话,研究乡村闲话,是一件多么靠谱的正常的功德无量的大事啊。不过,只有财大气粗的人,方敢产生这样的奇思妙想。户二平展钱多又钟爱闲话,我是求之不得呢。看起来苏大可对闲话研究的热爱,不像是一时心血来潮。
  照你这么一点拨,的确是俺孤陋寡闻了。商标设计上苏助理有何高见?点拨一二呗。小梁的笑又回到微笑的状态,那个“俺”字的发音,带着纯正的匡镇腔的韵味。
  谦虚是不?从乡村之美、说话之美、文字之美这些元素中找找灵感呗。苏大可的目光与小梁的目光连接在一起,两人柔和地相视而对,小梁没避开,苏大可也没避开。他和她的脸庞似乎挂着浅浅的绯红。喝酒吧?苏大可终于找到一个掩饰自己心跳的话题。
  喝酒呗。小梁在厨房加热砂锅排骨时,摸了摸发烫的脸颊。这个苏大可呀。其实,砂锅内的排骨和山药只是不够烫嘴罢了,小梁做这件事,也是急中生智下的借口而已。真正的目的,和苏大可问“喝酒吧”的用意如出一辙,小梁也是来厨房平复一下波及胸脯颤动的心跳的。
  端起第一杯酒,苏大可方从绯红中走出来。说:小梁,行善之人,天降百福。大恩不言谢。我干杯,你随意。小梁明白苏大可所指的大恩,是他父亲临终的那件事儿。她说,生死大事,谁遇见谁
  都不会袖手旁观。苏助理,你第一次光临寒舍,我们一同干杯吧。
  喝第二杯酒第三杯酒,两个人又是干杯同饮。
  临到喝第四杯酒,出现了短暂的迟疑。他害怕瞅她。她畏惧瞅他。他和她,都有点小小的怯意,担心目光再次连接。继续往下喝,苏大可惟恐小梁不胜酒力。小梁生怕苏大可烂醉如泥。两个人都在竭力地揣度着对方的心思。小梁心中感慨,做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它的艰难超乎想象。瞅或者不瞅,反正阻挡不住波澜澎湃一泻千里。
  桌子上的砂锅热气袅袅。伴随而至的香味,担当起拉近距离的角色。小梁要给苏打可盛汤,苏大可说我自己来吧。两个人手上的柔软碰到一起,随即放大到全身,温暖的感觉散开的花瓣一样,点缀着潺潺淌动暗流汹涌的大河。
  几乎是同时,两个人的脸上呈现着若无其事的静谧。
  接下来的三杯酒喝得风恬浪静鸟语花香。
  谈男朋友了么?苏大可问。谈了。小梁回答。少顷,苏大可说,恭喜找到港湾。漫长的一分钟过后,小梁朗朗地笑了,笑容里不带丝毫的阴霾。她说,吹了。苏大可问,多久的事儿?小梁回答,大半年前。苏大可问,没有挽救的可能么?小梁问,挽救爱情?大部分的爱情无挽救的良方和必要,挽救只是徒劳。
  咱们两个谈呗。苏大可陡然抛出这个使人魂不守舍牵肠挂肚的请求,实在让小梁始料未及。
  呵呵,几杯酒落肚,就开始逗老乡遥望星空啦。不带这么着哄人开心的哦。如此美好的事情飘然而至,事前竟一点征兆也未显现。和小梁设想的走向有微妙的偏离。
  苏大可说,刚好你未嫁,刚好我未娶。小梁,我的话发自内心。
  你这启动仪式是不是过于简陋点啊?一个小小的酒摊,你一下子放进这么多重大的事项。暂且不议吧!喝酒喝酒!小梁自饮了一口酒,问,你好像在和庞总谈着吧?她看你的眼神满满的柔情蜜意。本人这方面的敏感能力极强的呀。
  呵呵,眉目传情该是最古老最温馨最撩人的传情方式吧。可惜,我未遇见,你倒是眼福不浅。小梁,这事儿,切不可戏言咧。喝酒,喝酒。苏大可直视着小梁。
  小梁说,我想喝醉。她的迷离的眼神一闪即逝。
  苏大可隐隐约约有种预感,小梁似乎藏着心事或者说隐秘。他喝酒的节奏由此舒缓下来,他克制着跃跃欲试一醉方休的诱动。这些天这些年淤积的脆弱,当然包括刚刚过去的浓郁的悲痛,那是为人子的章节中最刻骨铭心的伤疤,太需要一场淋漓尽致的痛饮来抚慰、排解和疏通了。
  于是,这酒就喝得分外的用心和用功。
  如果喝酒过分的用心过分的用功,更容易导致醉酒。况且是俩人对饮,回旋的空间微小。尤其是似恋非恋的情景下,本是三两的酒量,结果喝二两则酒不醉人人醉酒了。聊天是喝酒的绝配,两个人即使身处开封,聊天的话题仍是不由自主地转向匡镇,不约而同地转向匡镇的起重机械。两个站在远处观望风景的人,对企业由依赖市场驱动向仰仗创新驱动转变的观点,居然那么惊人的一致和兴味盎然。
  话头一经扯开,苏大可口若悬河,妙语如珠。他条理清晰,旁征博引,谈得津津有味儿。前不久,苏大可在花椒的公司开了个“企业管理月讲堂”,已经开讲,第一次讲座的题目是“起重企业精细化管理关键词”。有关企业从市场驱动到创新驱动的见地,正是他为第二次讲座准备的腹稿,所以聊起来轻车熟路,游刃有余。小梁不时抿一口酒,听得津津有味儿。她偶尔插句话,似锦上添花。俩人边喝边聊,春风杨柳一般。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一件事情过去,梳理它的时候才发现,一滴得以泛滥的激情,来自涓涓细流汇注而成的浪潮。酒,只是推波助澜的浩大的力量,它是个好坏兼容的东西。好得令人流连忘反,坏得令人深恶痛绝。不管多么醇厚、浓郁、贵族的酒香,都具有一双如此的魔掌。何况披着黑夜的烈性白酒?神奇、复杂而又单纯的酒啊。
  小梁又端起酒杯,这次不再是拿唇轻抿,而是一饮而尽,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要去做一件在内心搏斗许久的事情。然后,然后小梁眼睛朦朦胧胧地盯住苏大可。苏大可条件反射似的端杯一饮而尽。
  小梁说,苏助理,长这么大,我这是第二次喝白酒,记得第一次喝白酒还是和你在槐香居。就在刚刚酒干杯落的刹那间,汩汩流淌在匡镇与磨盘庄之间的那条杨柳河,极其斑斓地飞挂在自己的眼前,满河的杨柳依依,满河的槐香悠悠。本来小梁还想告诉苏大可,她还看见,她在河的这边,他在河的那边。她把这句话筛落在了心里。只说,想必你该知道,杨柳河,男人叫它男人河,女人叫它女人河。它是一条装得下平静和亢奋的乡村河。我是不是醉酒了?有一种要跃上云端翩跹起舞的渴望。
  苏大可说,醉酒的初期飘飘欲仙东摇西晃,直线当成曲线走;继而昏昏欲睡,其余的事儿暂且不予理会,天下大事莫过于一双睡眼;酒醒之后赶忙摸钱包,完好如初,窃喜,醉酒自有醉酒福。你这算是微醺型吧,刚过点到为止的临界线,恰到好处,属上乘吃酒人,离微醉还有一步之遥呢。苏大可心说,这酒,是不能再喝了。
  哈哈,这回酒醒尽管去忧社稷之忧,钱包这等细碎的事儿,就弃置九霄云外吧。小梁欣赏男人的醉卧三月风。再起一杯?小梁说。
  小梁,咱们别喝了,好吗?其实,男人笑依九月雨背后的艰涩一言难尽啊,谁都有自己不肯示人的心殇。酒是粮食赐给人类的珍贵的热忱,面对它,一千个人有一千种解读。苏大可意犹未尽。
  俩人喝过杯中酒,小梁伏在桌子上睡着了。样子像一朵好看的睡莲。
  (未完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幻月冰清 2018-2-23 19:00
新春快乐!
引用 匡镇朱琦 2018-2-23 19:03

祝福朋友。新春快乐。
引用 弯弯 2018-2-23 19:08
欣赏学习,新年快乐
引用 美原 2018-2-23 19:28
好文笔,欣赏学习。新年快乐!
引用 美丽邂逅 2018-2-23 19:34
好文笔,欣赏学习。新年快乐!
引用 林娟 2018-2-23 19:40
好文笔,新年好
引用 陈宇衡 2018-2-23 21:21
新春快乐!
引用 匡镇朱琦 2018-2-24 08:28
弯弯 发表于 2018-2-23 19:08
欣赏学习,新年快乐

谢谢朋友,祝福新春快乐,创作丰收。
引用 小天 2018-2-24 08:44
好文笔,送上问候。新年愉快!
引用 青舟 2018-2-24 10:44
欣赏,赞!新年快乐!
引用 匡镇朱琦 2018-2-24 11:45
美原 发表于 2018-2-23 19:28
好文笔,欣赏学习。新年快乐!

谢谢美原朋友。快乐开心,健康幸福。
引用 匡镇朱琦 2018-2-24 11:46
美丽邂逅 发表于 2018-2-23 19:34
好文笔,欣赏学习。新年快乐!

向朋友学习,致敬,问好!
引用 匡镇朱琦 2018-2-24 11:46
林娟 发表于 2018-2-23 19:40
好文笔,新年好

感谢林娟朋友,祝好。
引用 匡镇朱琦 2018-2-24 11:47

向朋友问好。开心快乐。
引用 匡镇朱琦 2018-2-24 11:47
小天 发表于 2018-2-24 08:44
好文笔,送上问候。新年愉快!

谢谢,祝福朋友。
引用 阿华 2018-2-24 12:30
欣赏,赞!新年快乐!
引用 安小影 2018-2-24 15:29
好文笔,欣赏学习。新年快乐!
引用 张开日月眼 2018-2-24 17:19
学习了,谢谢分享,新年愉快!
引用 匡镇朱琦 2018-2-24 18:53
青舟 发表于 2018-2-24 10:44
欣赏,赞!新年快乐!

向朋友学习,祝福,问好。

查看全部评论(69)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