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美文 文化艺术 查看内容

马家辉忆李敖:他立正敬礼,跟我说永别了

2018-3-21 20:0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363| 评论: 0





  李敖
  今天上午10时59分,著名作家李敖病逝,享寿83岁。收到这个消息,马家辉一下子愣住了。当时他正在赶往台北机场的路上,虽然是预料中早晚要发生的事情发生了,但在这个时刻显得太过突然。
  三十五年前李敖在台北,19岁的马家辉慕名到台湾求学,经常到李敖家里帮他整理剪报,聆听李敖笑谈江湖,不久后马家辉出了一本《消灭李敖,还是被李敖消灭》,名动华语文坛。而此刻他在台北,李敖却不在了。
  去年以来,李敖罹患恶疾的消息便不断传出,马家辉多次想去探望,但李敖不希望朋友看见他在病榻上的颓容,婉拒了所有人的来访。所幸后来李敖熬了过来,又回到家中静养。



  李敖与马家辉,图片来源于公众号"马家辉在香港"
  后来在台北,跟很多作家和学者相聚的过程中,马家辉发现,这些平日里几乎绝口不提李敖之名,即便是提,也是对李敖颇有微词的朋友和前辈们,对李敖的态度不太一样了,"话题绕了几转, 又扯到李敖身上,大家竟然都开始关心起他的健康状况,亦在回顾李敖曾予他们的影响。"
  去年七八月份,马家辉带着自己的新书《龙头凤尾》去看望李敖,这是一次有趣而难忘的相聚,也是两人的最后一次相聚。回想起当日的情景,马家辉说:"当时他的身体没有很好,站都站不起来的,我去送书,看到他躺在沙发上睡觉,他看到我进来没起来,他说起不来。"
  "我把《龙头凤尾》送给他,他就伸出双手说拒收,说我知道这个书讲gay的,我不要。因为他很大男人主义嘛,所以就开玩笑,我当然还是送过去了,然后跟他聊了两个钟头之后,出门前他还开玩笑说,家辉你几乎成功改变了我的性取向。当然也是开玩笑。"
  在这次相聚的最后,李敖突然站在门口举起手向马家辉敬礼,说了句"永别了,小马!"一向乐观的马家辉看到此情此景,心里突然伤感起来。



  李敖与马家辉,图片来源于公众号"马家辉在香港"
  今年1月,李敖再度传出重病卧床,马家辉心里惦挂,明知道李敖不接受亲友探望,但仍想赴台试试,却又在最后时刻取消了行程。"非怕摸门钉,而是选择了尊重,把李先生的意愿放在第一位置。"
  马家辉觉得即便自己只是站到病房门外守候,李敖肯定也会不高兴。"他可能闭着眼睛,心里暗骂:小马,去年你来看我、来送书,离开之际,我不是立正举手,严肃地对你说了一句‘永别了!’吗?你还来做什么?老子看错人了!想不到你这么婆婆妈妈!"
  李敖卧病在床时不准朋友前去探望,是意料之中的事。强者永远只想让朋友看见强势的面目,一旦弱了,朋友可以接受,倒是自己最难面对。强者自有强者哲学,谁都没权勉强强者,也勉强不来。
  而真正的强者,更有本领"逆来顺受",即便是在逆境中也能想方设法鼓捣一出精彩的戏码。"当你以为他即将谢幕,他却在帘幕半掩之际突然再跳到台前,猛喊一声,且慢!老子还未演得够瘾!你们别急着离场,还有许多时间需要你鼓掌呢!"
  去年熬过危险期出院后,李敖马上重现强者精神,反客为主,准备在网络上推出一档《再见李敖》的视频专辑,邀请仇人友人见他"最后一面",直播他跟家人、仇人和友人的聚会对话。
  "那就是说,我李敖并非你想见就见得到,必须由我主导,老子想见你了,你最好赶快现身。在这刹那,强的依然是他,除了听命于他,你没有其他办法。谁接到他的请柬,犹如接到武林圣火令,谁都不敢不去,更何况,谁都舍不得不去。"



  李敖与马家辉,图片来源于公众号"马家辉在香港"
  "尊前作剧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此狂",李敖多年前曾引陆游名句,说别人今天无论骂他妒他,到了将来,他不在了,必想他想得要死。而在马家辉的眼里,其实李敖活得更勇猛,之前只是传出生病消息,大家就已经开始"思此狂"了,更何况是去世之后。
  在马家辉看来,"最后一面"也绝非最后,有了视频和网络,李敖其实永不离去,随时随地上网,即可重温这位强者的音容与笑谈,不必伤感,不必怀念,因为时代牛人李敖永远存在,如胡适昔日诗句,"有召即重来,若亡而实在",牛人不死,更不凋零。
  唯一可惜是,李敖现在故去,剧终了,只有重温,没有续集,未免是一种隐隐的遗憾。
  对话马家辉
  凤凰网文化:您现在是回到了香港吗?
  马家辉:对。
  凤凰网文化:您之前本来准备一月份去探望李敖大师?
  马家辉:对,那时他在医院不方便去,家人说他也不太希望别人去,所以我们就取消了。
  凤凰网文化:您还记得跟李敖先生最后一面是什么时候?
  马家辉:2017年初,年中吧,好像七八月,那时候他就跟我说永别了。



  李敖与马家辉,图片来源于公众号"马家辉在香港"
  凤凰网文化:那次是去送您的那本书是吗?
  马家辉:不仅是送书,只要我去台北都看看他,他是长辈,前辈。通常每次我去,他就跟他太太,还有我到旁边的中餐馆吃饭聊聊天。通常是在书房,跟他聊聊天,然后他太太来,中午去中餐馆吃吃饭,吃完饭去他家坐坐,有时候散散步,通常是这样子。
  凤凰网文化:那时候他身体状况怎么样?
  马家辉:没有很好,站都站不起来的,当时我去送书,看到他躺在沙发上睡觉,他看到我进来没起来,他说起不来。我就把《龙头凤尾》送给他,他就伸出双手拒收。他为什么拒收呢?他说我知道这个书讲gay的,我不要。因为他很大男人主义,所以他就开玩笑,我当然还是送过去了,然后跟他聊,聊完两个钟头之后,出门前他还开玩笑说,家辉你几乎成功改变了我的性取向。当然也是开玩笑,就很有趣。
  凤凰网文化:当时他为什么会突然跟您说永别呢?
  马家辉:他性格就是这么幽默,一来当然是珍惜嘛,年纪大了,谁知道呢?所以他就说永别。而且他做事情都很坚决的,不仅是他,还有比如黄霑先生,好几位文化界的长辈生病了,觉得自己差不多了,就不见别人了,很可能就是永别了,所以我当时就很伤感。
  凤凰网文化:他当时已经有预感了吗?
  马家辉:不能说是预感,因为人到了一个年纪很难讲,而且又生病,每个人在那个情况下当然都会觉得什么都是有可能的。但也不是说他预感自己不行了,因为他是一个斗争意志力很强的人,他不会因为这样就放弃,只是说人很难说,世事无常。他当时就站在门口举起手向我敬礼,说永别了小马。



  李敖与马家辉,图片来源于公众号"马家辉在香港"
  凤凰网文化:他去年想做一档《再见李敖》的节目,但这个节目最后没有做成,也是因为健康的原因?
  马家辉:当然了,当时他健康突然恶化,所以他就抓紧时间做《再见李敖》,请朋友、敌人去谈,可是健康高速恶化所以就没有做成。等于是说,假如做这个节目是跟时间比赛,跟病魔比赛的话,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当然是说,终于李敖输了一次。
  凤凰网文化:现在网上的讨论中,对待李敖有两极化的评论,您是怎样评价李敖先生的?
  马家辉:首先是幽默吧。他的观点不管是对还是错,这个不好评判,因为这个世界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不缺李敖一个。第二是勇气,李敖是有超强的勇气,有勇气去斗争,去做奇奇怪怪的事情。可是我们看到这个世界也很有创意,有勇气的人也有不少。所以首先还是幽默,只要接触到你就知道他的幽默感,他每讲三句话就让你哭笑不得,我活了50多岁了,见人见很多了,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第二个有这么强幽默感的人。
  所以我觉得大家评论他,当然可以各有各的看法,可是好多人都低估了他的幽默感,他用幽默作为一种力量,他让你哭笑不得的同时打开你的心,可能你会听他的,也可能会怕他。对于他来说不管怎么样斗争,生活还是一场非常好玩的游戏。



  李敖与马家辉,图片来源于公众号"马家辉在香港"
  凤凰网文化:李敖先生之前说,您是唯一一个没有背叛过他的人,但在刚才的一篇稿子中,您说您背叛过他,您背着他跟龙应台去吃饭,这是怎么样的一件事?其中的"背叛"又指的是什么呢?
  马家辉:当时李敖说,我是唯一一个没有背叛他的人,说的是对他的尊敬和敬佩。我跟龙应台吃饭那个所谓的"背叛",是要加引号的,等于说你爸妈吵架,你跟你妈吃完饭,又跟你爸吃饭,难道你背叛了你爸吗?绝对不是,只是你爸可能不高兴。这谈不上背叛,只是用他的语言风格说是"背叛"。
  因为很多人的"背叛"是觉得瞧不起他,或者嘲讽他过时,这个那个的,但这些我都没有。我觉得每一次见到他,都好像一个魔术师一样,使用语言,使用创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这一点上来说,我从来没有背叛他,没有背叛过他的精神,对他的尊敬、敬佩。
  凤凰网文化:今天您是什么时候听到这个消息的?
  马家辉:就在我从台北去往飞机场的时候,我本来想改签但来不及,因为我7点在香港有演讲,明天还要飞北京,看后续如果有什么追悼活动我会去参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