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 爱情滋味 查看内容

如果走,请走远一点!

2018-3-28 20:21| 推荐: admin| 查看: 1883| 评论: 0|作者: 海里的鱼

  如果走,请走远一点!
  多年过去了,他已经不记得她的样子了,却还记得那天分别时她说的话:“如果走,请走远一点。”他这一走,就走出了她的世界,走完了他们的一辈子。
  “小芸,我,我在忙,你没事的话,我挂了啊。”他看着不远处言笑晏晏的女子,既心虚又急切地挂掉了那头的电话,他整了整衣服,端着一杯酒走向那个他暗恋多年的女子。虽然他已经有了个知心的女友,可是眼前的她还是让他心动不已。
  他在心里对女友说了好几声对不起,便朝那“明月光”走去。几番推杯换盏下来,他得知了她刚从国外回来,她一直没有男朋友,好像在等着谁!他越想越激动,她肯定是还在等着自己,想当初要不是她出国了,他们早就入双成对,又怎么会……他失神的摇了摇头,酒精侵蚀了大脑,疼痛感慢慢袭上来。
  他无力地坐在了沙发上,“怎么,建宇?”那个她关心地看着他,他心里一阵温暖,他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还想站起身来和自己的女神喝酒,结果刚站起来就天旋地转。再醒来,看见的却是知心的女友——周小芸。他有些失望地看着除了周小芸以外的空病房,她怎么不在了?
  “你怎么了?是不是找你的同事,那个很漂亮的穿黄裙子的女孩吗?”听见周小芸的问话,他忘记掩饰了自己的急切,“她在哪里?”看见周小芸的愣神,他自以为平静实则激动地问:“我说她是不是还在这儿?”
  看着男友期盼的目光,她收拾被子的手顿了一下,随后她很自然地回答:“没有,她回去了,你晕倒后就走了……”和你的同事一起走了。周小芸勉强的笑了,但是他并没有看她一眼。
  听到了那个她走了后,他就没有兴趣再听后面的话了,他把自己捂在被子里,以是他没看见一向爱笑的女友的异常。
  从那次晕倒后,周小芸就很注意他的作息,还常常为他煲了汤送来公司,公司里的人都说:他烧了几辈子的高香,才找到这样一个好女友!若是以往,他肯定会趁机嘚瑟嘚瑟,可是这会儿他的心早就放在那个她的身上了,哪有功夫来回应他们的打趣。
  家里的父母又打电话来催他和小芸结婚了,他总说再缓缓,再缓缓;家里逼得太急,索性后来他都让周小芸来接电话。刚开始,他还会在旁边“出谋划策”,到后来,他干脆就让周小芸一个人面对,他则专心地关注起那个她来。
  今天,她穿了一条白裙子,真好看!他心里这样想着,又拿出自己多年前为她弄的绘画本,拾起画笔,开始描绘她的样子。高中时期记忆的那个她,工作认真的她,自信大方的她……短短几个月,他已经为她画了上百幅,作为女友的周小芸却从没享受过这个待遇,他心里有些歉疚,想着以后他们还有的是时间,他也会为小芸画的!就在这样的自我安慰下,他心安理得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太好了,小芸,今天我真是太高兴了!”他兴奋地抱着周小芸,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她要留在这里的分公司工作,还因为他无意中投的画稿得奖了,虽然是不知名的奖项,但他还是很高兴;毕竟他曾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画家。
  一阵激动过后,他终于察觉怀里人的不对劲,“小芸,小芸,你怎么了?”他一看怀里的她已经昏迷了,赶快把她往医院里面送。
  “医生,我女朋友她怎么样了?”
  “你还知道那是你女朋友?早知道,干嘛去了!去把费交了,让护士给她输点营养液就行了。”医生念念叨叨把他赶出了门外。待他们从医院回来已经是晚上了,等他洗好澡出来就看见她拿着自己的绘画本,他几步上前去抢了过来,“你在干什么?”
  “原来你还会画画!”周小芸笑了笑,便转身回到房间睡觉,他心里感觉怪怪的但也没说什么,自顾自的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周小芸就收拾了东西,她没有吵也没有闹,就这样安安静静离开了。他起床去上班也没有发现她走了,还是去到公司发现那个她被调走了,才想起了还有一个周小芸。回到家,他无奈地解开领带,叫周小芸,可是怎么叫也不见动静,他才起身去到她的房间看了看,才发现她已经走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她可能去出差了,也没有打个电话给她确认,就这样晃晃悠悠过了半个月,直到……一条短信的到来:
  “明天上午十点,老地方见。”
  这是周小芸的电话,她在搞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地方?什么老地方?不知道。不对,他好像知道在哪?周小芸还是回来比较好,明天去一次好了!他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第二天,天下着雨,他打着伞来到了他们的大学侧门,那里开着几朵小黄花。他等了一会儿,终于等到了她。“刘建宇!”他回头就看见身着一身黄裙拿着一把白色雨伞的她站在树下看着他,恍然他们多年前相遇时的情景。
  他回过神了,“周小芸,别闹了,我们回去吧!”他伸手抓住周小芸,被她躲开了。“刘建宇,你说下雨天和分手是不是很配呢?”“你胡说什么呢?”他有些不耐烦。
  “看来老天爷也同意了。”周小芸有点悲伤地看了看天,然后深吸了口气,“好了,刘建宇,我们分手吧。”周小芸的表情坚定了下来,她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他有些慌了,他告诉自己不能慌,“小芸,你肯定是在和我开玩笑。”他笑着说,但神情却有些慌乱,她看着他,慢慢地摇起了头。“那是为什么?我”他所有的话在目光再一次接触到她的裙子时,就全部咽了下去。“我,我可以解释,不是,那不是……”他心虚地低下了头,“刘建宇,你走吧。我放了你,你走吧。”
  他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在她的无声催促下他转身慢慢离去。“刘建宇!”他蓦地停住,“如果走,请走远一点。”
  还记得当时他说“云宝,如果我以后背叛了你,你怎么办?”她是怎么说的,对了,她说:“我肯定把你揍得鼻青脸肿,叫叔叔阿姨都认不出你!哈哈哈,刘建宇大笨蛋!”你怎么不来揍我?小芸!他转身看着雨幕中渐渐走远的她,又想到了她最后一本正经的回答:“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会请你走远一点。”“有多远?”他玩笑地问道。
  “走出我的世界,走出我的心底!”
  那时只是一句戏言罢了,他这样期冀的想着。可上天注定他等待的是一场人去楼空,那天后,他像是开了窍般,积极地去从来没去过的她的公司,等他找到她的公司时,她早已经辞职离开了。
  翻遍手机通讯录和同学录,他才发现原来他了解她的这么少,他想起曾经打过的她的老家的电话,他翻了许久后连忙拨了出去,他紧张的屏住呼吸,结果:您好,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他挫败地坐在了地上,这时他又想起了他当时赖皮地问她:“如果我不走远一点,就要缠着你怎么办?”她笑着的脸突然平静了下来,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那样,我会走远一点,消失在你的世界。”
  她就这样在他的世界消失了,没有一丝痕迹,就像他从未见过她一般,慢慢的,在家人的安排下,他和另一个女孩相亲,然后步入婚姻的殿堂。随着年龄的增加,她的样子也在他的大脑里模糊、消失。
  现在他靠在椅子上,耳边又响起了那句:“如果走,请走远一点。”他的手慢慢垂了下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