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 感悟生活 查看内容

一只执拗的小鸟

2018-7-19 20:2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03| 评论: 65|原作者: 老船还行

       笃笃、笃笃……嘎嘎、嘎嘎……
   啁啾、啁啾……叽叽、喳喳……
   如此这般的声响把我弄醒了,把我从虚幻之境拉回到了现实世界的又一个清晨。愣了愣神,总算从光怪陆离毫无逻辑甚至毫无情节可言的碎片化梦里走出。不用睁开眼,就知道这一堪称天籁之声的音响组合准是那小鸟——黄鹂鸟儿——嘴爪并用奏鸣出来的。可不,一连几个清晨,这小生灵都成了我的义务催醒师,或曰司晨天使了呢。
   睁眼。果不其然,还是那只黄鹂鸟儿据守在卧室窗台防护窗圆钢窗棂上。小小的个头儿,尖尖的橘黄嘴儿,更有那鹅黄与瓦灰相间的羽毛,并不均匀却布局得别致唯美地覆盖周身。特别是圆溜溜脑瓜上那一绺略呈金红的黄,格外鲜亮,同喙上的橘黄一道折射着浅浅的晨曦,给我的视觉染上暖色主调的同时,不知为什么暗含一抹淡淡的忧郁?至于它那玻璃球也似的眼珠,让我读出其小眼神儿,像邻家婴儿般无暇而专注,想不怜爱都不成哈。
   可我无法实施这怜爱——它一秒钟也没有静止过,无法让我怜爱的目光在它眼球上聚焦哪怕千分之一秒——它在极快地做一种类似于机械运动的工作。
   我实在不能理喻它为何把这一工作的车间选址在我家窗户。可不是,跟前几个清晨一样,这小小黄鹂今儿个照例干这活儿——一次接一次地向蓝色窗户玻璃撞击着——乐此不疲呢。
   每一次它的尖利的长喙、勾状的爪子在反射着晨曦的蓝玻璃上狠狠地一击,弄出笃的一声,或嘎的一响。听起来真叫人有些担心,这小家伙赖以生存的尖端利器毕竟不是钢铁制造,再坚硬也只是小小生命个体的骨质玩意呀。如此猛撞,难道不会碰得伤痕累累,甚或有断裂之虞吗?可事实表明这完全是杞人忧天,它那与生俱来的“工具”刚中有柔,其柔韧程度远远不是人类可以想象的,历经撞击,不仅完好无损,精力还仿佛更足了一般。看那翅膀张开的幅度、扑闪的力度不免让人感觉到似有劲风透过质地密实的窗玻璃,从我脸上扫过。每一次的撞击都是为后一次更凶猛的撞击积蓄力量,难道它下意识地要击穿这块玻璃,来实现它作为以顽强著称的鸟类之“鸟生价值”乎?
   瞅着它撞击窗户玻璃的优雅而猛烈的身姿,揣摩它这不屈不挠的心劲儿,我不禁想起鲁迅先生笔下的“过客”。后者“从记事以来只是走”,前者大抵也是从会飞以来就只是撞击,只是把这扇窗户作为它锻炼自己意志和本领的道具吧。如此的执拗实在令人叹为观止,甚至还肃然起敬呢。
   致敬之余,我得有所表示了,至少得摆出欢迎的架势吧。于是乎开窗,请君入室,请诗圣杜甫笔下与白鹭齐名的清丽娴雅的黄鹂飞入咱寻常百姓家。看它真是迫不及待,还是温文尔雅半推半就,也算做个实验吧。谁知这位杜诗繁衍出的良禽后裔,压根儿不是我这庸常之人所能恭迎的。明明是一扇被它撞击无数次未果的窗户咿咿呀呀为它打开了,尽可长驱直入了,可它视若罔闻,非但没有一星半点进来观光的意思,反而中止原有工作,掉转航向,朝我视线够不着的地方飞去……
   这可真让我抓瞎了,鸟类的行为艺术,咱愚钝之人还真是看不懂弄不懂呀!当然,也许这是个特例——这小不点八成是被神祇训导过的灵鸟吧,其思维和行动方式无疑是异于常鸟,更异于常人咯。
   不管怎样,实验还得做下去。我关上窗户,往里走几步,坐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嘿,还真灵了,黄鹂儿又飞来了,又从事它的撞击工作了,认真执着的劲儿一点也不减先前。可当我悄悄靠近,轻轻推开莹莹闪蓝光的窗玻璃,它便条件反射般停止了撞击,飞往他方去了。可总是没隔多久,又返回来,再行察看。一看窗户是开的,就继续那份工作;一看是关的,仍旧飞到附近小憩,然后不久再度飞来……
   如此循环反复,难不成要来个没完没了的节奏乎?以前几个早上我都只是观看了一小会儿便干自己的事去了。今儿个没啥活儿要忙,我倒要瞧瞧这小精灵要折腾到啥辰光?没想到还真神了,小小黄鹂儿莫非感知了我心里头的嘀咕,偏要让我失算么?居然不按既定轨道飞行,叫声也有些异样,估计是说“就不,就不”之类不称人意的鸟语吧。
   它的循环表演渐渐松懈下来,象征性巡演了两遍,便隐入我目力所不及所不能拐弯更不能穿透的浓浓树叶丛中去了。我悻悻然收回目光,正欲离开窗前该干嘛干嘛去,没成想眼角余光让一根(或一片)鲜黄的东西缠着了。
   糟了,尖喙断了,断在我窗台上了?难怪它干不成它那么喜爱的活儿了!今后觅食可怎么办呀?多么可怜的小鸟!我心头不禁起皱了,皱纹里游动的是悲哀。
   不成,我不相信,我得求证。小心翼翼拾起来,定睛细看了一下。呵呵,太好了。不是尖喙,是一片鲜黄的羽毛,大抵是脑瓜顶上的一羽美毛在多次撞击中不慎给撞落的吧。我连忙把它夹到书案上一本诗集《杜诗详注》里。
   可我还想要个详注,一个关于此鸟此举的详注。这份迫切心情驱使我出门下楼,从邻居家借来很大一架人字梯,爬上去,细细查看位于二楼的我家窗玻璃有什么异样,有什么让这小精灵如此孜孜以求的宝贝儿。可惜我肉眼凡胎,反复挪移梯子,爬上爬下,不断转换目光的角度,可一切都白搭,怎么也看不出一个道道来。
   可就在我要搬走梯子的一瞬,眼角上扬,似乎收悉了惊鸿一瞥的异样美物,复攀上两节梯板,眼睛所处位置大抵是与之前那黄鹂鸟儿差不多的高度和角度。就这样望过去。嗨嗨,真相不是大白,至少也是小白了:窗户上方新更换不久的雨阳罩图案不是有吗?就是那玩意儿给阳光投影到蓝玻璃上,深深地吸引了黄鹂的眼球。玻璃一拉开,“谷粒”自然就不见了。
   然而,这时候鸟儿似乎啥都明白了,不做徒劳的冲刺了。
   回家。窗户是开着的,无鸟。关窗,亦无鸟。我干我的活去,离开了好久,好久。当我再度归来,还没走到窗前,又听到了之前那种“笃笃嘎嘎”、“叽叽喳喳”的声音。嗨,不屈不挠的黄鹂儿又来了!怎么又犯糊涂了?第若干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么?
   不,不是同一条河流,不是同一块蓝玻璃。这回它可更换了工作对象——终于发现窗户还有一扇蓝色玻璃,是阳光此时投射“谷粒”的重点板块,当然也是它未曾进击的“处女地”——毫不客气地一次又一次地用尖喙利齿开垦着,虽然依旧劳而无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灵川 2018-7-17 10:35
欣赏学习了!
引用 玉雅兰 2018-7-17 12:22
引用 龙腾四海 2018-7-17 12:38
欣赏并问好!
引用 美丽邂逅 2018-7-17 14:47
顶!
引用 郑黑丫 2018-7-17 15:32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优福 2018-7-17 16:18
拜读
引用 苦茶 2018-7-17 16:30
好文笔,
引用 秋水伊人 2018-7-17 16:54
顶,问好
引用 傲雪寒梅 2018-7-17 17:25
拜读,给个赞!
引用 一竖居士 2018-7-17 19:57
欣赏并问好!
引用 .凹凸︶ㄣ 2018-7-17 21:08
好文笔
引用 陌路 2018-7-17 21:27
支持朋友
引用 叶沁 2018-7-17 22:35
支持朋友
引用 琴韵秋水 2018-7-17 23:03
拜读,祝好
引用 小天 2018-7-18 06:30
欣赏佳作,问好!
引用 乐小肆 2018-7-18 06:54
欣赏,赞!
引用 小桥风满袖 2018-7-18 08:27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封与风 2018-7-18 08:43
好文,拜读
引用 仰天一笑 2018-7-18 08:57
来过,拜读

查看全部评论(65)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