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赴一场白雪的约会

2018-7-19 20:2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03| 评论: 68|原作者: 老船还行

   
   晨,好亮,好晃眼。
   没拉窗帘睡觉的祖一之被银白的亮光晃醒。遂一脚踢开被子,一个鲤鱼打挺蹦跶起来。推窗望去,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尽收眼底。哇塞,下雪了!老天你可真能哪!就一个夜晚的时间,你苦干实干默默干,竟然纷纷扬扬为大地弹出了厚厚一场硕大无朋的洁白被子。
   今儿不是礼拜天吗?即刻,头脑里蹦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走出去,走进雪,赴一场约会,一场甭管下雨下雪下刀子也照赴约不误的约会。
   半小时后,祖一之把自己头发颜面衣着等稍事“装修”,习惯性地抓起手机就要出门了。一条腿刚跨出去,忽的记起昨晚微信上刘姗敲来的一行字:“晚来天欲雪”,能入旧时无?明天让咱俩退回旧时光,摒弃所有现代联络方式,来相约18年后玉蝶纷飞的尘缘际会吧。
   遂转身至床头,把手机撂枕头下,复出门。
   雪,还在飘,不过也只是轻轻飏飏、零零碎碎地飘。非但不用打伞,一之还不时地仰面朝天,让那些小不点的洁白小花儿缓缓降落在面颊上,凉凉的,痒痒的,个别滑入口中还甜甜的。目光铺平,眼帘只留一条缝儿,恍惚迷离间,在苍苍天宇间轻盈飞舞的不是雪花,而是一只只素洁精灵般的小小蝴蝶,伸手去捉,可老也捉不到。一之不由得想起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写的一篇下雪的作文,正是这样把雪花看成也写成洁白蝴蝶的。由此还让老师在全班传观,甚至还推送到全年级传阅了呢。只是那个满是“优秀”传阅多篇的作文本早就不见了,说不好听点,写雪这篇成了他的“绝笔”哦。值得欣喜的是,刘姗,这个当年的同桌,至今还记得我笔下的“玉蝶”呢。
   唔,打住,打住,别想这2018年前的旧事了哦。看看眼下这街头雪景以及雪景中的人们吧。
   也许是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来得太迟也来得太实在太有料儿,让等得心焦的人们按捺不住兴奋,一大早就下饺子似地纷纷跳进了这诺大的一锅雪吧。远远望去,五颜六色的车辆和人影在耀眼的白色锅镬里腾挪出没,还真有几分喜感。
   毕竟只是一夜雪,一夜的中雪,自然无法跟白居易《卖炭翁》里的“夜来城外一尺雪”的气势相媲美,也就那么一两寸厚。在车辆的碾压、行人的踩踏下,路面上的白很快就漏洞百出各色杂沓惨不忍睹了。更闹心的是脚下还时不时有些打滑,稍不留神,就有卧雪吻地之虞。一之倒是走得挺稳,体能棒棒的年轻小伙子,滑旱冰滑真冰都不含糊的,还在乎这个?
   然而,有人滑倒了。街道对面一个系着灰色头巾、佝偻着腰的老奶奶一屁股坐在污秽不堪的雪里,双手撑地,身子向后仰着。一之只看到她的背影,挣扎着的佝偻背影,幸亏不是无助的背影——有两只白皙的手从背后轻轻托着她——有一个姑娘在扶她,一袭红装在白雪的衬托下甚是鲜艳夺目,更夺目的是红衣女那股不避嫌疑不怕被讹敢于冲击“扶不扶”魔沼的不同流俗的心气劲儿。一之真是钦佩不已。虽则三四十米的距离使一之不能完全看清她的容貌,但那姣好的面部轮廓和身姿都给人以赏心悦目之感。一之想横过马路去搭一把手,当然潜意识里也有抵近一睹美人玉颜的冲动吧。可偏偏此时各式车辆在眼前川流不息,待到稀疏可横路了,路对面那一红一灰一高一矮一少一老一挺拔一佝偻俩身影已经手挽着手前行了好几十步了。
  
   二


   既然老人没有大碍,就无须多此一举咯。若此时再去,无异于别有用心地套近乎,岂不自讨没趣?说不定还遭那红衣女的白眼呢。
   一之狠狠捶了一下自己的腿,呃,别献殷勤了,你还有正事呢。可别耽误了哦。于是乎继续向前,向约好的地点——18年前读小学四年级时同学们常去的学校附近公园外假山——前进。真不知刘姗为何心血来潮,玩浪漫都玩到穿越旧时光的份上了?事实上,18年后他和她能取得联系,得以语音文字的接触交流直至情感不断升温,哪是旧时光那种单一的通讯方式所能做到的?如果没有现代网络的助力,他和她不仍然是茫茫人海里的两只船,即便擦身而过也无从发现、永无交集的吗?
   当然,迄今为止,他和她都只有彼此小时候的模糊印象,18年的时光把一个10岁儿童打磨成一个略见沧桑的大青年,容貌的改变自是难以辨认的。他好几次提议在QQ或微信上互发近照,都被她严词拒绝了。说是不到火候不开锅,不到瓜熟蒂落不见面,网络上也不露真容,非要把这神秘兮兮的浪漫进行到底不可。好不容易瓜熟了,该彼此揭开神秘面纱了,可昨晚她套用白居易《问刘十九》诗意来一句那样的劳什子,然后两人敲定时间地点。不仅依然拒绝互示照片以资辨认,而且连手机都不许带。问及联络暗号,刘姗说没有,咱这可不是搞什么地下情报交接,得全凭直觉和第六感官哦。不过还是禁不住一之的缠绕,总算同意了一之手持一束红玫瑰,九枝,一枝不少,一枝不多,还得用丝带三枝三枝地系着结。然后嘛,嗨嗨,就给我在假山前傻乎乎站着,等本姑娘瞅准了来个突袭式点花魁。至于你一之怎么验证本姑娘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刘姗,暂不吐露,到时包你在惊讶中信服。
   嗨,我的个姗姗呀,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呀?其实,瓜都熟了,雪都下了,赴一场雪中的约会给网络加回忆的爱情带来的浪漫就够让我一之企盼不已的了!至于容貌,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还是平庸之至抑或其貌不扬,这些都不太重要了呀。有什么比彼此心灵的神交和契合能更坚固焊结这玫瑰之约、牢牢锁定这爱情走向的呢?
   这可不是电视相亲节目里的玫瑰之约啊,这可是纯真孩提时代就有意无意中缔结的盟约呀。对了,玫瑰,手中还没有呢。一之扫视着街两边的花店,拍一下脑袋,唉,早过了。于是乎猛回头,一阵小跑,在略显杂沓的雪地上留下一串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脚印。
   半个钟头后,这样的脚印一路连缀到了假山前。手捧一束嫣红玫瑰的一之在假山外围转了一圈,没几个人影,更没有年轻女人,假山的坡下到坡颠好一片圣洁的银白,没有一个脚印。一之把玫瑰象征性地朝银装素裹的雪坡伸了伸,作虔敬奉献状,雪里的鲜红让他所有的感官陡地兴奋而紧张起来。好不容易按捺住了紧张而略显急躁的心绪,静静地站立雪中,恭候刘姗——18年前的女同学——闪亮登场。
   时间过得好慢,好慢,雪中伫立的一之感觉空中稀疏飘着的雪花仿佛被凝固了一般,而且还把所有的分分秒秒也冻结了似的。然而,他又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太快,仿佛一个世纪都过去了,他心仪的姑娘依然没有出现。
   轻飏的淡淡雪花拂满他一身又一身,却没留下多少洁白的痕迹,都被这个雕塑一般的男子蓬勃升腾的青春气息和热量融化了吧?他看了看表,说好的半个时辰过去了,说好的等待极限也过去了。他只得离开假山,手执玫瑰悻悻地往回走。
   走到一处交叉路口,一之远远望见好大一圈人。怎么啦?出交通事故啦?走近几步一看,啊,可不是吗?一辆小型货车停在斑马线上,几名交警在测测量量,拍照取证什么的。围观者不少。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小女孩一左一右挽着一位老太太的胳膊,坐在积雪已经清扫干净的石凳上,男人还不停地拍着老人的后项窝。这不正是来时路上遇见的那位滑倒在地,被一位红衣女搀扶起来慢慢前行的老太太吗?还真出车祸了?一之走进人圈,这不祥的猜测立马被证实了?只见斑马线中段以及肇事车车头、挡泥板处还没化开的白雪上,好几处有显然是溅开的斑斑点点的殷红血迹,宛如一片片鲜红的玫瑰花瓣。这景观,太悲催,也太壮丽了呀!
   是谁?是谁救了老太太?是送医院抢救去了吗?义士有性命之忧吗?一之一股脑儿吐出一连串的问号。还好,在交警、老人及身边儿孙和几名围观者的口中,很快得到了解答。
  
   三


   车祸发生得很突然,简直可以说是猝不及防。血洒雪地的施救者正是之前搀扶老太太的红衣女子。当时,已经由后者搀扶着沿斑马线横到马路这边的老太太突然记起什么或者说发现了什么似的,便又不管不顾地往回横穿。开步时还是绿灯,刚走几步,黄灯急速频闪几下,红灯就亮了。而老人茫然无知,继续一步一步慢慢吞吞走着斑马线。险象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就是这一辆小货车正常行驶过来,及至看到有人闯红灯顿时有些慌神,紧急刹车也失灵了,人也失措了,车子被刹出一声怪叫,车头不听使唤朝左急拐,车身跟着打横,而老人早被这一声怪叫给吓走了魂,脚下猛地一滑,人眼看要跌倒在车轮下了。此时,红衣女子仿佛从天而降,以百米冲刺的极速跑来连推带拉把老人拽到安全地带,而她自己则由于用力过猛,失去平衡,倒在地下,被车身撞了一下,顿时,一股热血喷溅而出,洒在白雪、残雪之上……
   路人忙打120。万幸,此处紧邻医院,救护车很快就来了把姑娘送去抢救了。看她神志还清醒,还能动弹,还能说话。细心的人看到她还掏出一个什么本本递给被救老人,对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看样子,应该能抢救过来吧?
   一之早忘了此行的目的,只顾凝视着雪地上的鲜血,眼神呆呆的,心头沉沉的。继而又下意识地瞅着自己手中的红玫瑰,头脑里顿时冒出一个类比联想,敢情这玫瑰是用鲜血染红的呢。这位舍身救人的姑娘,心地如白雪一样纯洁无暇,最配接受这血红的玫瑰呀。
   玫瑰,玫瑰,你快过来!
   是老人的呼唤。是呼唤玫瑰呢,还是呼唤手持玫瑰的我呢?一之愣了愣神,还是机械地走到了老奶奶身边。后者不由分说一把抢过了这束玫瑰,细细端详,口中喃喃:对,对,对极了,九朵,一朵不多一朵不少,还真是三枝系一个结的。谁也不可能这么做。就是你了,是你了!
   一之始而莫名其妙,继而略有所悟,终至于大彻大悟:老奶奶,是她跟您说的吗?她,红衣姑娘让您留意这大雪天手握一束玫瑰的人,而且是这种特殊系法的玫瑰,是不?
   老人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发黄的小本本来,就在将要递给一之的那一瞬,又收回了手,问他叫什么名字。
   祖一之。
   小本本立马到了一之的手上。这不正是是自己18年前的那个作文本吗?记得当时传阅后应该是回到自己课桌抽屉里,谁知第二天上学时没了,且一直没了。怎么会不翼而飞呢?老师和同学都帮他“破案”,可怎么也破不了这桩作文本失窃之谜。此时,也就是18年之后,这劳什子的骤然出现,一下子让他打通了思路:此案显然是当年的同桌、今日的约会对象刘姗所为。昨晚她在网上神秘兮兮说到时让自己验证的那个东东,原来就是这个久违了18年的劳什子呀!
   可它,怎么会由红衣女子托老太太交给我?他不禁狠狠捶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子。这么看来……哎呀,祖一之呀,祖一之,你是榆木脑壳么?你是冷血动物么?还愣在这里干什么?
   于是乎,他以自己从未有过的粗鲁动作,闪电般抢过老人手中的玫瑰,拔腿往医院方向飞跑而去。积雪杂沓的人行道上,即刻加盖上了一串虽不清晰却绝对笔直的脚印。空中,不时有一两片玫瑰花瓣从他手中洒落,与轻盈的小小雪花,不,玉蝶儿交织在一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冰心晶莹 2018-7-16 10:33
赞!赏读
引用 灵川 2018-7-16 11:31
欣赏学习了!
引用 小桥烟雨 2018-7-16 12:36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引用 似水般的流年 2018-7-16 15:01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郑黑丫 2018-7-16 15:56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乐小肆 2018-7-16 16:32
欣赏,赞!
引用 逍遥漠仙 2018-7-16 16:39
问好楼主
引用 秀丽的乐园 2018-7-16 17:25
拜读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6 19:42

谢谢冰心老师。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6 19:42

谢谢灵川老师。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6 19:42
小桥烟雨 发表于 2018-7-16 12:36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谢谢小桥老师。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6 19:43

流年老师谬赞了。谢谢!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6 19:43
郑黑丫 发表于 2018-7-16 15:56
学习了,谢谢分享

谢谢郑老师。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6 19:43

谢谢乐老师。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6 19:43

谢谢逍遥老师。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6 19:44

谢谢乐园老师。问好!
引用 い义薄呍兲メ 2018-7-16 20:14
引用 高山流水 2018-7-16 20:44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优福 2018-7-16 20:50
支持楼主

查看全部评论(68)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