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 悠然我思 查看内容

静谧遐思,徜徉月星辉耀的孤独天籁

2018-7-25 16:4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23| 评论: 0|原作者: 萧月月

  享受夜的黑,总是在月牙高悬深夜,弯弯的,仿佛镰刀挂于苍穹,陪伴着星,只此一颗,而今夜,我方看见,真如我愿,天空把“心有灵犀一点通”,徐徐于天幕,潇潇洒洒铺排。
  慢悠悠地,无眠的我,一觉醒来,为不打搅妻,打搅孙,悄悄走上青石板路,天空是月与星交染世界,虽说仅月星各一,其余全为黛黑;大地是属于大家,人类与万物为刍狗;而眼前,空无一人公园,孤独地,彳亍着,寥无一人,不属于我,不属于他,当属于谁哉;只有我还在深夜与之嫁接,肯定非我莫属,徒占些许便宜,独享一眼耳口福,也算疯了一把。
  “月有笙歌箫默然,赋诗填词把盏欢;染出今昔月星泪,放歌走笔惬意然。”于月星之夜,万籁俱寂,了凡入尘,赏之赋诗,苏轼皆有“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之<<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诗,而我之萧月月,方怀崇敬仰慕之心,改东坡先贤诗篇,赋就于此,望所有先哲圣贤见谅,惟有多多得罪,海涵海涵,有愧有愧。”
  酌改之<<水调歌头·无眠月星,夜凝思>>云:
  明月当空挂,赋诗觑难眠。不知华夏人们,水患浸润家。我欲抚慰大地,雨神倾力泻下,高处不胜寒。暂舞弄清影,自强走天涯。
  轻转楼,丛林穿,荷莲观。毋需懊悔,何日天光晴潋滟。生老病死难躲,
  天灾人祸驱爬。此事须勿念。但愿人幸福,逍遥若翩跹。
  紧盯天幕,月儿与星,闪闪烁烁光芒,把整个空际融为一体,让寥廓无垠长空,仅仅缀上一星一月,了无其他,连一丝轻飘云朵,亦然没得,无须揣测,真生奇怪。
  但这一切,丝毫未影响我之心情。毕竟,最近之事吁然太多,连绵不断的十多二十天夏雨绵绵,搅染得大地沃野,天天脚踩湿漉漉,头顶雨水滴,山洪暴发、泥石流、滑坡、洪水泛滥、水凼凼到处都是,许多街巷乡村化为海的世界,淹的汪洋,无奈的囧途;妻患眼疾、脚被烫伤;小孙子被绊被摔、眼脸被弱酸烧伤等等,诸多懊恼之事之心,荷花补水般聊无生趣,把一家子整得灰头土脸,既花钱又心疼还心寒心焦,虽然也不断好转,但灾难的颠簸流离,一旦思想,真不好细细侃言,不能如祥林嫂样,见人就将自己苦衷倾诉,去惹人怜爱或讨嫌。
  孤独地行走,瞧着这样的月星映照公园,失眠不怕,就怕失去做人本钱。只有缘于身体自己,其他一切皆为陪伴附加值;若身体殒灭,附加值于己仅仅等于零。
  孤独是寂寞的孩子,幸福是寂静的法师,而快乐么?方为知足心房。人要胸怀博大宽广,就必须如大海碧澄,如蜜蜂采蜜,如宇宙无垠,渺小从来不敢跑到它们面前,因为一旦相遇,等待它的,将是羞愧难当的自我形秽,在失去存在必然性价值下,自我隐遁。
  灵魂浴血,凝眸的挥毫泼墨入纸,肝肠寸断起医院的检查、清洗、麻药、手术,成人咬咬牙,挺一挺,就会过去,没有丝毫夸张和怜悯;可两岁多小孙孙,甭说,挺勇敢,挺帅气,挺坚强,冷水浇头浇脸清洗了一个多小时,仅哭了几声,让人心疼和感动得眼泪哗哗,医护人员也潸然落泪。其情其景,若拍电影电视或视频,可不知要让许多成年人儿羞涩,溃不成军。
  然,最让人心忧天下,心忧家国的还是水患洪灾,牵缠着柔情蜜意缠绵,未雨绸缪,希我们人类经过此次天灾与地质灾害,从根本上兴利除弊、大兴水利,扼制和拒绝,少犯和不犯灾难压顶。
  拂去牵绊,蜿蜿蜒蜒公园四面,一面邻街,一面邻古城墙,两面邻水。街空无一人,深夜的路灯下空空如也;古城镇无语,厚重斑驳古砖,被夜的路灯映射,泛出淡淡青涩微光,仿佛诉说曾经年华故事;饮马河水哗哗流淌,泛涨的水流,几乎装满整个河流,水流湍急,奔腾咆哮,一泻而下,势如破竹。
  我无心观赏这一切,过去的所有早已回不去,孤独的影子罩着我,路灯下尤为绵长。
  是年少匆促时光,是魂牵梦萦第一次芳心暗许,是坎坷曲折人生故事,还是了然无痕岁月屠刀,我不能,我泪流不止,毕竟已成过往,还是让之绝尘,莫去回忆咀嚼,离别何须再见,伤痕一理白骨成堆,粒粒泣泪。
  逃逸吧!经历的红尘旧事,再无重提可能,那不欢而散,试一试泪,不再回头,连从门口经过,也不觑去一眼,伤心的苦痛,只有历经千辛万苦苍桑,透切心扉的血滴滴,寒彻刺骨,方能体味出其中谜题。
  毋需相忘,回之不去经年岁月,像夜的树般黝黑,看不见,理不清,瞧不明,唯有一厢情愿轻描淡写,诉说当年携手热烈,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努力奋斗步履,可一扼杀,在自私、贪婪、卑鄙、恶毒、怒不可遏之下,一切回归原点,你是你,过着康庄大道;我是我,独撑一叶扁舟,飘泊流浪。
  不要相信刻骨铭心,不要相信承诺许愿,不要相信竭诚忠心,只要反悔,那种昔日恩情,那种栽培于己,那种信任有加,一分钱不值,只会让仇恨,像刺的针,恨不得一刀将你挥斩马下,让你滚蛋,从此远离他的视野,他好鸠巢独占,从此无人知晓他之底细,他的肮脏不堪过往,只会于包装辉煌中,沉迷沾沾自喜,过着纸醉金迷生活,不断于许多人肩膀高喊,我真高大,没有什么人可比,我能包揽天下。
  “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人得道鸡犬升;纵成枯骨又如何?老子天下为第一。”成功人士总是不同,这可说出了他们心思,是所有人在靠他而活,在拜他所赐,在借他辉煌,生活、工作,包括生儿育女、买房购物等等,他是所有与他一起奋斗代名词,离了他,一切将虚无缥缈,了迹无尘。
  是的,“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良狗烹;敌国破,忠臣亡”,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文种被勾践斩于毒药,这种例子,古之以来,在历史长河中,由来已久,决非现代所独创,天下虽大,硕大无垠;江湖凶险,今古亦然。
  坐落亭台水榭漫步,黑黑深夜有些悲凉,白天傍晩,几多人在此高歌一曲,轻歌曼舞,游走赏景,喁喁话语,可此时,仅我一人,静静地看、地坐、地思、地想,“恍惚昨日庭院中,呼朋携友游园玩;醉生梦死虽拚命,可惜若梦逝悄然。”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亦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成则为王,败则为寇”的江湖古训,演绎物是人非,分道扬镳,可谓故事多多,情节离奇,淋漓尽致。可社会虽然和谐,但江湖风险,残酷冷漠,刺骨无情。正如黑夜之中,当有几人游园,还不如睡如蠢猪;而白日里的灿烂阳光,才会撩起你,掠看绚美风景的心情澎湃。
  荷叶花香飘来,沁人心脾,还是有荷叶无边的满湖水儿,它们理解我的心情。起身临湖,弯弯曲曲荷塘,荷叶开满整个湖之边边角角,黑夜里虽然看得不甚明晰,但白日堤岸,早镶满我的步履,就是闭眼也知晓荷叶荷花什么状态,整个湖的布局与环境概况,正如坦荡君子,自会珍惜昔日记忆,就是断层,也不在乎,在仰望星月中,弥补缺失点滴,吁嬉慨叹。
  闻着馨香,思着想着看着,湖的开阔,在前几日某天,我曾冒着雨幕淅沥,斜撑雨伞,沿湖而走。蓦然发现,暴雨水涨湖面,仿佛宽了许多,虽淹没很多地方,但在雨丝纷扰下,湖水异常宽阔,又有许多游客小船荡浆湖中,薄薄轻雾烟熏笼罩,形成湖面雨雾迷蒙,天水一体,仿佛映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之美妙,船摇于中,仿佛画家水墨壁画,任我目视,回味,与品鉴,我简直惊呆,想不到日日常常游逛之荷湖,竟是这般地美,这般地让我沉醉,这般地泛起于水患涟漪洪水之中,涌叠美丽景观。
  沿着湖堤不断地走,巡着公园不断地行,悠着心思不断地想,终于,自己还是疲累。想起这夜色迟暮月星映照,我是否已是多余,是否应赶紧逃离这夜幕公园,穿越灯火通明街市,回归家中,在温暖被窝,去梦昧繁华都市,去守望人生归途,去嘹亮希望种子,把失望和遗憾,永远抛弃瓜畦国尘埃。
  正思想,不知咋的,走着的我,忽然脑袋挨了好几下轻击,一摸,原是雨点,赶紧抬头,真搞不懂,原本是无雨夜晚,天空从未出现雨象,咋又会淅淅沥沥掉下雨点。但没办法,雨伞没带,赶紧快跑,不怕雨之噼噼啪啪,喋喋不休,管它是否湿透衣衫,淋成落汤小鸡,温馨的家,才是自己宁静港湾。
  好爽哦!雨中的快跑,好像又回归青少年时代,那时我在一所中学读了五年初高中,七八里路程,天天跑通学。往往下雨之时,总把衣服、书包等等,用塑料袋包严包实,就光着脑袋,赤着上身,不用任何雨具,迎着风雨雷电,在电闪雷鸣,风骤雨急中,轻吟戴望舒巜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不断望雨中狂奔,从不管雨,管风,管雷,管闪电,绊倒了爬起来,又继续跑,继续疯,继续狂,跑到家,往往是一身汗来一身泥,然后,悄悄从水缸里舀上冷水,清洗一下,喝一碗自己急熬的酸菜汤,哇噻,妙极了,五年初高中生涯,将自己瘦骨嶙峋、㜲弱不堪,天气一旦发生变化就要感冒身体,整成了吃饭伯香,干活伯棒,身体伯行的帅哥青年,逃脱病婆婆梦魇的健康身躯。
  可今晚的如法炮制,自己却再也不敢像青少年时代,虽然淋雨很爽,质感清凉,被湿漉漉灌溉,雨声唰唰,湿衣咔嚓,凉入心脾,神思晃荡,真他妈美妙,但毕竟已五十好几年纪,岁月不饶人,只能轻悄悄回家,不敢打搅家人酣眠,快快冲了个热水澡,躺入于床,与周公开始梦游,于瞌睡的魂灵中摆渡。
  梦呓中,恍兮惚兮的我,仿佛依稀还在夜的公园,与星,与月,与雨,一起嬉戏,一起把玩,一起遨游,在静谧遐思中,徜徉月星辉耀,雨的孤独天籁,飞翔,飞翔,飞翔不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