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白杨树下(下)

2018-7-26 12: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83| 评论: 68|原作者: 老船还行

       三

  在眼下这个清明时节,我重返了第二故乡,径直来到了几十年前的那条路,那条白杨树掩映的土路。
  路已不复旧时颜,不是死胡同了,水泥代替了土坷垃,可路边白杨们卫士般列队的阵势一如当年。那时候我和紫玉等人亲手栽下的树苗是那般单薄窈窕,而今又高又壮,已然是亭亭华盖,高高在上的参天大树,覆盖了整个路面,阳光风雨都很难进入。站在路边田垄上仰望树梢,把那脑袋举得……帽子也落地了。拾起帽子下意识对着林外的天空挥了挥,感觉一群群云朵纷纷朝我跑来,仿佛那些意念中早已如烟的往事在云朵相互摩擦出的记忆中,在脚下落叶的沙沙絮语中复活了。
  当年,我完全听不进鱼头对我的规劝,做好准备扎根当一世农民了。我有我的紫玉,还跟你们所有人傻乎乎抢那招工指标干啥?人一想得开,再加上有爱情的滋润,我拥着紫玉徜徉在白杨树下不潇洒才怪呢。记得好长一段时间,那白杨树下他们都不去了,就像承包给我俩了似的。当时也没想过这事儿有什么蹊跷,若干年后还是鱼头道破实情,是他让知青伙伴们都不去那儿,即使人约黄昏后,地点也得避开那儿。呵呵,合着这白杨树下,是这位仁兄特意留给我和紫玉的爱情小道哟。
  于是乎,好长一段时间,我和紫玉老是徜徉在那排单薄小巧却显得婀娜窈窕极富风情的白杨树下,时不时来几句“白杨树下住着我心爱的姑娘……”。再次细看紫玉,感觉全队女青年,包括我们同一条战壕的女知青,谁都没有她这么耐看。鱼头说的村姑一个,哼,村姑一个又怎么啦?谁有她这么修眉大眼、苗条俊秀而又不失健美灵动呢?“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不就是这种“意态由来画不成”的自然美吗?还有,她书比我读得多读得好,学什么东西倍儿快。只是没看过电影《冰山上的来客》,不会唱这首《白杨树下》(都管它叫《怀念战友》,可我只认它作《白杨树下》),可这有什么妨碍呢?非但没妨碍,反而给了我更多亲近她、在她面前展示自己才艺的机会呢。
  记得那是一个暮春的黄昏,日头离地平线还有一段距离,一束束阳光穿过密密的树叶,斑斑点点洒在林荫道上,当然也没忘了洒落我俩一头一身,间或也呈线状投注在地,貌似让我们一路牵引着前行的样儿。在这条斑斓路上,我一手搂着她纤细却特有弹力肉感的腰身,一手挥动着节拍,我唱一句,她跟着唱一句。好像也没多久,只是不经意间月亮跟夕阳悄悄换了班,融融月色仿佛集中投注在她的明眸皓齿上,周遭一片深沉的暗,凸显我眼前意中人的明。
  “这么快就会了,还熟稔了,难不成《白杨树下》都成你的了,成咱俩的了?”
  当我这样一说,她调皮地撅起了嘴巴:“胡说,这首歌哪里有你有我的一点点痕迹?”
  “会有的,你听啊……听啊……”
  她把双手放在耳边,夸张的做了个洗耳恭听的手势,可老半天没听到什么,便佯怒道:“听你个大头鬼呀,你不是要自编歌词吧?怎么一开始就卡壳了呢?”
  “名垂千古的好歌词哪能这么轻易酝酿出来。嗯,有了,你听,白杨树下我和你牵着夕阳……呃,接下来怎么编?你来。”
  “来就来,嗯这样吧,给无垠田野剪裁羽衣霓裳。你听啊,还是那首白杨树下的曲子噢——白杨树下我和你牵着夕阳,给无垠田野裁剪羽衣霓裳。”
  “你还别说,唱咱自个儿填的新词,那味道还真不一样呢。接下来嘛,不如这样,你再听:当月色镀亮脉脉交融的眼眸,动听吧?”
  “看来这改编只能一人来一句地转了,都成二人转了。”她狡黠地笑了笑,“我还接一句,就不来了哦。这样杀青你看好不:两颗心跳出来共飞絮飘扬。”
  啪啪啪……一阵经久不息的鼓掌声,当然起初是我发出的,为紫玉,为自己。拍着拍着,她也不自觉地加盟了。
  那个晚上,这一段歌词让两个被爱情点燃激情的家伙一遍又一遍唱了好久:
  白杨树下我和你牵着夕阳,
  给无垠田野剪裁羽衣霓裳。
  当月色镀亮脉脉交融的眼眸,
  两颗心跳出来共飞絮飘扬。
  ……
  四

  坐在渠道边茵茵绿草上,她把头倚在我肩上,整个人依偎在我怀里。似乎余兴未尽,还轻轻哼唱了好多首歌。
  说老实话,当时我已经无意于歌词曲调什么的,因为一股莫名的发香、体香钻入到我鼻腔深入我下丘脑,让我周身的血液燃烧起来,不一会儿,仿佛就要开锅了。当年搞批林批孔时,队上有个老知青不是就势给大伙儿讲过什么柳下惠坐怀不乱的故事吗?当时还真当一场精神牙祭打来着,虽然小而又小,可终归有点朦朦胧胧性意识哦。坐怀不乱?什么意思,当时没往深处想,可此时我体会到了,可不是“不乱”,而是就要“乱”了,直觉得体内一股莫名的冲动要冲开那个时代在我们身上打造的“闸门”喷薄而出了。但“闸门”在即将冲破的最后一瞬间,啪的一下关住了。
  之所以骤然关住,并不是说我们有多么惊人的自制力,而是另有一位“客人”的猝然光临——毒蛇出洞了。当我完成与紫玉红樱桃的“人工呼吸”、对那玉体上的“妙高峰”、“幽谷泉”等幽美神秘领域进行深入持久的灵肉交融式“艺术探索”,立马就要合二而一的时候,出自本能地抬眼向四处扫了一下,目光一下子就被击呆了——
  一条两尺长的眼镜蛇出现了,在三米外的牛蒡草主茎枝桠上举起那三角形头颅,眼鼓鼓瞪着我,口里吐出长长的蛇信子,还咝咝地响着呢。坏了,我立马从紫玉怀里撤出我几欲狂泻的情欲,拾起一块土坷垃,朝毒蛇身后的稻田里扔去,噗地一声,以转移这家伙的注意力,然后用同样狂暴的速度和动作把紫玉抱到几米开外的一棵白杨树下,闪电般拔出腰上皮带,正欲杀个回马枪,朝毒蛇狠狠抽去,没料想这家伙早已跟进,毒牙张开,信子悠悠闪动,离紫玉的小腿已然不到一尺远了,一向镇静的紫玉到底是女孩子,逢此险境也吓得哇哇大叫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我只能不管不顾,抖擞精神,一声怒吼,使尽平生力气,疾如迅雷朝那可恶的蛇头抽了一皮带。嘿嘿,奇迹出现了,从没练过斗蛇功的我,居然歪打正着,一击中的,蛇头没打着,可冥冥中上帝让我打到了它的“七寸”,即刻,蛇身血肉模糊竭力挣扎,被我抽得性起,一连几鞭,抽得遍身开花,一命呜呼了。
  再看紫玉,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看着我,一手朝我竖起大拇指,一手却捂着小腿,很快,指缝里有血线渗出。糟了,还是慢了半拍,定然是毒牙已经在她腿上留痕了。我痛心疾首一个箭步抢上前,掰开她的手,腿上果然有血痕。怎么办?我可不会采蛇药啊?再说这暮色马上降临了,到哪里去采呢?见我愁眉不展,紫玉居然爽朗地笑道:不是蛇咬的,是某人皮带抽的,咿呀呀,有什么深仇大恨呀,抽得我……
  经历了这次做爱历险记,以后我们不得不小心谨慎,寻觅那理想的爱巢喽。
  爱巢是在三年后城里一处建筑工地工棚里筑成的,然而新娘不是她,是一个模样儿挺周正心肠儿也蛮热的纺织姑娘。但始终没有得到我的爱,哪怕一丝一毫。
  当年,我理想的爱巢压根儿寻觅不到,一切都没在我俩掌控中,身为大队支书的她老爸早就把她许给了一位对她垂涎已久的公社革委会干部,甚至不惜违背自己的原则,借这位准女婿好上头的关系,专门给我开后门,“推荐”我返城到了江城一家建筑公司。他一直不看好我,也不看好队上所有知青小伙子,武断地认为我们这班人是受了惩罚才下放到他们这旮旯的,今后也没什么出息。他要攀龙附凤,通过女儿的婚姻给自己谋个更好的官位。之前他之所以没硬性拆开我们俩,是因为他压根没把我放在眼里,以为我怂蛋一个,料定我没胆量跟他女儿乱来。可后来感觉到他家紫玉看我的眼神大不相同,迥异于常人,所以就来了个快刀斩乱麻。
  斩乱麻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不是一般的代价。我临时被这位支书派到公社宣传部参加为期一周的反右倾翻案风的政治学习。几天后一回队,紫玉,我的紫玉竟然要和别的男人大婚了。而这之前,悲剧已然发生了,也被及时扭转了。面对逼婚,紫玉说“不”,说得声嘶力竭,然后不吃不喝,拼命抗争,可怎么也无法使她父亲妥协。终而至于让她逮着了农药”滴滴涕”,谁知刚一喝下就被家人发现及时送医院抢救过了。我回来的那天,眼睁睁看着我的紫玉,身体还十分虚弱的紫玉,被家人生拉硬拽,可她死活不愿迈步,可到底拗不过几个有力气的男女,连拉带抬地给弄上了接亲的拖拉机。心如刀绞的我,眼睁睁看着拖拉机在它自己扬起的弥天尘雾中渐行渐远,直至湮灭,我一直在捶打着自己的脑袋,一路跌跌撞撞走到场部唯一的饮食店,把自己管个酩酊大醉,睡了三天三夜,才老大不情愿地接过那张招工录取通知书的。
  返城后,接到紫玉两封信,获悉她给安排在公社中学教语文和音乐,我真为她高兴。可没高兴多久,任凭我怎么去信她都没有回音了。我去了几次湖乡,就算是同大伙儿一块去的,我也每次都找借口开溜,独自悄悄到了公社那所学校,在操场、教室走廊徘徊,老是见不着她。
  有次终于见到她了。一时间就还几乎认不出她了,脸上的红云几乎消失殆尽,写满了憔悴、哀愁和幽怨。两人默默地相互注视着,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不,强憋泪万行啊。我想我算什么呢?一个懦夫、软蛋、可怜虫,关键时刻干嘛要退缩,要屈服于外界压力放开手呢?我恶斗毒蛇的勇气、男子汉气哪里去了?我大可以在那一刻勇敢地冲出来,站在拖拉机前头,阻挡那滚滚车轮的呀。可那一刻,我完全傻了,思维停顿了,勇气跑爪哇国了。唉,如此看来,我以后的人生就剩悔恨无穷了。
  那天,没想到她还能抽出身来,简单地说了几个字就返回了教室:黄昏,白杨树下。

  五

  时空好不容易转换到她说的那几个字,与她一同来到的,还有好几张大荷叶包着的米饭、香辣猪头肉、干泥鳅和野芹菜等菜肴,连带一小瓶米酒。
  月色融融,凉风习习,白杨树下静谧极了。可此时此地,此情此境,我们谁也不敢高歌我们自己填词的《白杨树下》了。只是坐在厚厚的落叶上,彼此深情地对望着。然后喝酒,吃菜吃饭。紫玉只是象征性地扒拉了几口,然后就是给我夹这样,舀那样,用那依然迷人依然让我沉醉的目光看着我吃,我脸上热热的,都能感受到那目光的深情抚摸了。我慢慢地咀嚼着,心中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也许,这是咱俩最后一次幽会在白杨树下了。我想有所作为,放下饭碗,捏住她的手,仔细端详着。那双变得白皙可也没以前那么柔嫩了的手,在我心中仍然是至高至上圣洁无比的。很快,这两只手上、面颊上、红樱桃似的嘴唇上,印满了我无数的吻。然后是同样炽热地感受她的回吻。就这样,两颗深爱着的心紧紧拥抱在一起了……
  可这里曾经有毒蛇,如今还不定有什么跟踪的眼睛呢。一番拥吻之后,两人正襟危坐聊起天来。仿佛有个冥冥中的约定似的,谁也不谈感情,甚至一星半点的忆旧也不进入话题,话题都是各自工作上而非家庭的近况,我说我的工地,我的脚手架,她说她的课堂,她的学生——那些与我搭不上多少关系的却仿佛是她作品一样的孩子们,这个鬼机灵,那个鼻涕虫,还有那个没爹的小囡一身最洁净……
  最后一次见到紫玉是返城九年后,当然不是白杨树下。后来每每想起上次白杨树下相拥吻时我心中那个掠过的那道阴影,简直像一道该诅咒的谶语蛆虫一样在我心中爬过。
  那是在江城中心医院门口一个烤红薯摊子前。她说奉命出差送个同事来住院治病,这不正是放暑假吗?校领导就让我照顾照顾她。当然,就算今天没遇到你,我也会找个时间去看你一下的哦。对了,刚刚看到这摊子,闻到这香气,就打算买一个烤红薯当午餐了。不如你也吃两个吧,要是你过意不去,你请我的客好了。说着,以惯有的调皮劲儿扯着嘴角笑了笑。
  不知为什么,我当时笑不出来,这次邂逅到她,我心里涌上来的感情,居然没几分喜悦,更多的是惆怅,比以往更深的惆怅。她两腮明显的凹陷下去了,光洁度也大不如前了。虽然眼睛形状还那样美丽迷人,可比当年缺少了几分神韵,只是由于脸型消瘦,眼框显得更大了。
  就这样站在路边吃烤红薯,边吃边聊,这次她主动说起了她的家庭。家庭解体了,因为只给她老公生下一个女儿,身为国家干部却满脑子男尊女卑思想的老公很是不满,借机在外胡搞起来,被她发现了,这婚就离了。还聊起了那排白杨树,说九年来那些树苗都长成巨人了都快参天了。说起树下那些个黄昏,那些点点滴滴,那些缠缠绵绵,她的脸上重又飞上红云了,我不禁上前轻轻搂抱着她,久久地不愿分开……
  良久,我才清醒过来,此地不可久留,工地上还有事非得让我去不可呢。我正要拉她一同去工地看看,一个中年妇女过来找她了,说是病房总算空出来了,咱们快去吧。原来这人就是病人,不过,不大像,到底谁是病人?我冲着她的背影喊了声:过几天我来病房找你……
  就这样匆匆分手了。谁能想到,这次邂逅竟然是两人的最后一面呢?
  三天后,我找到病房。没人了,邻床告诉我,人刚走不久。我一时长了个心眼,去护士办公室询问,护士长给予证实病人正是紫玉,杨紫玉。还说:一个疗程至少要十天的,可就住了两天,病人执意要出院。病情?遵照病人意愿,护士长不予透露:“不过,她给我描述了一下你的大概相貌,让我转交你一封信。”
  信上只有短短几行字:这次能在我远嫁法国一位医生前与你邂逅,真是幸运。别了,前进。这位医生人很好,真的。我和他是在他远赴我场职工医院进行临场教学时相识的。其中的细节就不赘言了。我的病由他治疗,但请放心。请你忘了我,经营自己的美满家庭,祝你今生幸福!
  “别了”、“法国”……意味着什么?不是意味着我今生再也见不着她了吗?
  要不是十天前在工地办公室接待了一位女士,这个故事也就不用再絮叨下去了。当时听得有人找时,我扭头一看,立马站起来,近前两步细看起来:这不是她吗?紫玉,我几十年来不知梦见过多少次的杨紫玉吗?怎么?我都小老头一个了,她还是那么年轻而恬美?估计也就三十多,不到四十岁吧。良久,理智告诉我,认错人了。但女士说也没全错,因为她是杨紫玉唯一的女儿。我连忙问询她妈妈这些年的概况,在法国一切都还好吗?
  她脸色一变,沉默良久,才泣不成声地说:“概况?妈妈的概况在三十年前农场医院的病床上就终结了。临终前三天,她歪在病床上给你极其艰难地写了几句话,另给当时八岁的我写了一封信,其中,叮嘱我成年后,每隔一定的年头去打探你的消息,如果事业红火,家庭幸福,就不要惊扰你。这些年我通过各种途径打探你的消息,了解到你的公司业务量多多,很是红火,就想当然地把你列入家庭幸福美满的成功男人之列。后来你在江城、甚至在省里建筑界的名望越来越大,我不用打听都能在媒体上看到,所以更没去了解你的家庭状况了。可还是没想到,近来无意中获悉你二十年来都是孤家寡人一个,这才从保险柜里拿出母亲这封写于三十年前的信找你来了。
  信上歪歪扭扭地写着:
  我走了,走向永恒了。我发出最后的心声呼唤你,亲爱的,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原谅我的撒谎,根本没什么法国医生,没有法国之嫁。我是不要让你悲伤。你千万要振作,要活得好好的,不管你再过多少年,几十年,上百年,我都在天国等你,我们来生一定会结为夫妻的。不过,你得答应我,一定不要逃离现有的家庭。如果逃离了,见字如面,一定得找个好的,重建一个家。不然,到了天国,我也不理你。
  泪水不能自已地无声无息地流下来了,滴答滴答打在信笺上,我竟毫无知觉,呆呆地望着窗外,不知做了好长时间的木雕泥塑……
  此时,我久久地伫立在最后一次与紫玉幽会的那棵白杨树下,同样像木雕泥塑似的。良久,一个极其熟悉的旋律潮水般地漫过我心头,无可抑制地涌向我喉头,冲出口腔:
  白杨树下我和你牵着夕阳,
  给无垠田野剪裁羽衣霓裳。
  当月色镀亮脉脉交融的眼眸,
  两颗心跳出来共飞絮飘扬。
  ……
  不知什么时候,我的歌声有人在伴唱。泪流满面的我转过身来,是鱼头和素心。原来他们早就驾着他们的奇瑞悄悄跟在我身后,早早地下车暗暗跟踪我很久了。几个人在一起不禁抱头痛哭起来……
  问及紫玉最后的时光,我从衣兜里掏出那一纸信函,小心翼翼地打开,给他们过目。
  当它再次回到我的手上时,我突然甩开他们大步疾走,把这一段三华里的路循环走了两遍,然后拾起好大一把落叶,随手一扬,看它们随风飘落,宛如一只只蝴蝶……
  我掏出火机,点燃了这纸信笺。望着一片片随风飘拂的薄薄灰烬,我高举双臂,对天狂叫起来:紫玉,我来了!我很快就要来了!我要在湖乡揽工程,然后,永远,永远住在这白杨树下……
  路的另一头,鱼头和素心也回应着我的呼喊:“我们也来,前进,你也给我们在这盖房子哦!”

  (全文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乐小肆 2018-7-24 11:40
慢慢欣赏!
引用 素点 2018-7-24 12:23
问好朋友
引用 小天 2018-7-24 13:50
欣赏佳作,问好!
引用 张开日月眼 2018-7-24 14:23
赞!赏读
引用 带你去流浪 2018-7-24 14:44
问好朋友
引用 纳兰心儿 2018-7-24 15:32
引用 林娟 2018-7-24 16:59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冰心晶莹 2018-7-24 17:36
拜读,给个赞!
引用 梦帆 2018-7-24 17:56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墙头等红杏 2018-7-24 22:36
欣赏并问好!
引用 陈真真 2018-7-24 23:02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不为五斗米 2018-7-24 23:45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仰天一笑 2018-7-25 06:50
欣赏并送上问候
引用 封与风 2018-7-25 07:59
欣赏佳作,问好!
引用 学会成长 2018-7-25 08:38
好文,拜读
引用 幻月冰清 2018-7-25 08:46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北冷 2018-7-25 09:43
支持并问好
引用 い义薄呍兲メ 2018-7-25 09:51
引用 状元 2018-7-25 14:52

查看全部评论(68)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