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悠幻玄谜 查看内容

摸罗拐

2018-8-17 10: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443| 评论: 91|原作者: 老船还行

        螺拐是个神马东东?以至于要在它前面冠以“摸”这一动词?
   前一个问题,我可以用几个字极简练地回答您:此乃湖南方言,人的脚踝是也。摸螺拐,现如今成了该方言区人们对阿谀奉承之举的代称。其实,初始意义并无贬义,相反,还不无褒扬之意呢!        
                            
        至于后一个问题,我不得不骑上莫须有的神马,穿越五千年中华文明史,请出与黄帝齐名的炎帝来为你神话一番:谁摸螺拐,摸谁的螺拐,干嘛要摸螺拐,有啥好处?怎样摸螺拐?
   话说炎帝一生下来独具异禀,父母抱到野外,落地就能走能跑,能采野草,能上树摘野果,两眼闪闪发光,看似顽皮的笑声里透着聪慧伶俐,而且发射一种人的肉眼无法感受的无色透明且犀利异常的光波,虎豹豺狼见了不但不会张牙舞爪捕而食之,反而还会像逢迎一个天字第一号宝贝一样,纷纷表演各自成名绝技,竭力讨孩儿欢心。后世人们耳熟能详的成语“百兽率舞,百鸟齐鸣”,据说就是源于此呢。
   在故乡宝鸡喝着姜河水、吃着猛兽猛禽贡献的草食动物和草食长大的炎帝,无论是其身形,还是其智能,都是一天一个样,用茁壮成长来形容其长势还不足以道出其万一。方圆数百里数千里的黎民百姓无不目为神人。可神人偏不买账,说自己变不出戏法更变不出食物供大伙儿充饥,枉称“神人”,所以一概不予应答。他说亏得自己还有一副好身手,一个好头脑,想来人类要在大千世界繁衍生息并成为万物的主宰,就必须做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就不能一味地猎杀生灵,采摘草果。既要合理享用,更要尽力保护,让食物链无限延续下去,于是就发明了耕种粟米果蔬麻等农作物,种瓜吃瓜,种豆吃豆,种麻织麻,整个一个“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原始版。
   炎帝的脚步是漂流的,螺拐是暴凸的,肌肉是疙瘩的,皮肤是黝黑的。传播农耕技术之余,还遍尝百草行医治病,治山治水排污节能,成日见都是马不停蹄脚不离地的。唯一解乏的方式就是在自己双脚螺拐上轮番摸上几十下,立马又是虎豹一样活力四射了。就这样,从茫茫中原到水韵江南,炎帝一路走来一路播种农耕文化医药文化济世文化,随行人员自然而然把他那根本不满意的头衔“神人”给改版成了“神农”,后世即称为“神农氏”。
   话说这一天来到湖南,看过烟波浩渺的洞庭湖,继续溯流而行,在一条大江边“坎坎伐檀兮”,因陋就简安营扎寨,江边诺大一片简易窝棚里,几乎是万人空棚,土著们一拨又一拨慕名赶来,一睹炎帝神农氏风采。炎帝礼贤下士,同一干湘人称兄道弟,拍肩摩背,大伙儿如沐春风,敞开心扉,有啥说啥,聊得好开心。
   原来这条江就是久负盛名的湘江,江边沃野万顷,水草丰茂,炎帝好不高兴,这可是最适宜栽种水稻的好地方呀,近来研发出的大颗粒穗实,不是正愁没找到合适的耕地吗?可湘人说这一带时有妖魅出没,未必能让神农大哥实现农耕理想。大哥一听,收敛起脸上所有表情,气沉丹田,口中念念有词,双眼凝神聚焦前面的赭色土墙,大伙儿立马看见土墙上一束一束光波闪烁,顿时七彩迷离,光透墙背,墙体立现一个个圆圆的小洞。大伙儿无不惊叫连连,啧叹天光乍现。炎帝说:“怎么样?有天光在,我看哪个妖魅敢横行?”
   于是一连数十日同湘人摸爬滚打在一块,毫无保留手把手传授耕种技术。眼见得阳光雨露倾心合作,和风撩拨姑娘们甜润的歌喉;秧苗破土,吮吸日月之精华;含苞扬花,蛙鸣颂唱金黄的稻香……炎帝漂流的脚步可不能久久地钉在一个地方了,“下面的事儿你们好自为之吧,只需这般这般,如此如此……”向土著的头人面授后期管理、收割、脱粒要诀之后,在自己暴凸的双脚螺拐上摸了几摸,手中柳条儿一指,便迈开了矫健的步子,身后十来随从紧赶慢赶跟着继续东进。
   一路走来,一路同零星居住江边或山林里的土著传授水稻农耕之术。就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五天后的一个夜晚,在一山洞里宿营,正要睡下时,嘶嘶声伴随嘚嘚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传来,很快便有两匹快马气喘吁吁停在洞外。马背上跳下来的人几乎是连滚带爬钻进洞来,语无伦次地要请神农回去降妖净水。炎帝识得这两个弟兄,是那头人的手下亲信,他们慌不择言地嗫嚅了老半天,炎帝好不容易才弄清是这么一回事:
   原来是湘江之中有一吊眼獠牙花环状蛇妖,蛰伏日久,亟待逞凶,正欲作法,不期然遭遇炎帝天光而不敢轻举妄动。这回一看炎帝走了,自然倾巢而动,释放毒液于浩淼湘水之中了。一夜之间,大鱼小鱼大蟹小虾痛苦万状地浮尸江面。大家伙儿的饮用水只能到几十里远的上游去取啦,几天下来,所有壮劳力起早贪黑,每天也只能往返一趟取回一两桶水,然而,在路途,往往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妖风给闪得东偏西倒,水桶剧烈晃荡,到家时能剩一瓜瓢水还算不错的了。至于炎帝最关注的水稻灌浆,成熟季节防麻雀等鸟们啄食的事儿,根本就无暇打理了。
   一听如此奏报,那还了得!炎帝立马喝声“起”,一脚蹬开麻质被,忙不迭在自己螺拐上摸了上十把,训练有素的随从们紧张快捷地打点行装,跟随他急如星火地赶路,夜行晓不宿地赶路,不到一个昼夜就赶回自己驻扎了好几个月的那一处江边。
   急急如律令般赶来,炎帝却没有一点点反制行动。只是把左右脚一只只轮番举到嘴边,用自己的唇舌摸了几下螺拐,再用手指有节奏地在螺拐上分别弹了几下,然后静静地站立着,就像一棵掉光了叶子的枯树,闭着双眼貌似无助而又无奈地站立着。大伙儿傻傻地望着,不禁面面相觑,有人还不经意的摇了摇脑袋,伸了伸舌头。可炎帝照旧像一截木头对周围一切毫不理会,仿佛他到江边不是来斗法治蛇妖的,而是来闭目养神的。
   直等到头人吸了三烟锅旱烟,发出几十声咳嗽之后,风云变色,刹那间天空像被浓墨染了般的黑沉沉的,明明是大白天,却伸手不见五指,俄顷,才听得炎帝大吼一声,顿时石破天惊,天地贼亮,比骤黑前还不知亮出多少倍。再看他眼睛早已张开,眼球儿圆嘟嘟闪烁赤橙黄绿青蓝紫,光焰闪烁,可奇怪的是,它们并不射向周边的人们,而是可以拐弯可以挪移可以跳跃,发射到江面,一时扎入江水,一时跃上半空。目光如此往返梭巡了三轮,炎帝再大喝一声“起”,只见江水里窜出一条青面獠牙七弯八拐的条形大虫,在半空里艰难地游弋,却还是能曲尽其妙,左闪右避,可总是比炎帝的目光慢了半拍,炎帝趁热打铁,再大叫一声“着”,大虫竟然给七彩祥光烧着了,“火蛇,火蛇!”人们高喊,“这就是传说中的妖孽啊,这下好了,成火蛇了。神农大哥为我们除妖了。乌拉!”
   蛇妖虽除,毒液未净。炎帝要一鼓作气除恶务尽,可大伙儿体贴大哥方才运功耗了不少真元之气,还是吃饱喝足提提神解解乏再从长计议。然而炎帝一句话就把大家的热情“将死”了:“吃饱?一江死鱼死虾含有剧毒谁人敢吃?喝足?一江毒水向东流,谁人敢喝?毒液还在不断漂流、扩散,你说我还能安坐江边喝你们从上游千辛万苦取来的水,吃你们历尽艰辛摘来的野果?”
   说时迟那时快,炎帝一个旱地拔葱,蹦起老高,以致谁也望不到大哥钻进了哪朵云。俄顷,半天里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翻滚而下,各类滚翻和转体的跳水姿势优雅轻盈舒展得叫人目不暇接,可接近地面时头朝下加速而来,眼看要重重坠落了,大家伙儿手挽着手结成一张长长的防护网正要来接,没料想炎帝刹那间变成了纸鸢似的轻薄身形,缓缓的飘了好一会儿,终于轻飘飘落地。
   在经久不息的掌声响过之后,炎帝说这不是有意要给你们露一手,而是激浊扬清,驱散水中和空气中毒气的需要。还有,咱这螺拐接地气是够多的了,可总是缺少云雾的滋润,正好刚刚看见了一朵湿湿的云,所以就……不说了,现在空气清新了,可水中仍有不少余毒。大家忙问怎么办?炎帝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吐出三个字:摸螺拐。
   然后,照例是闭目养神,不过这次不是站立,而是打坐,只见他一屁股坐在江边一块大石头上,长吁一口浩然之气,右手凑近口鼻,小心翼翼地接着,极速攥成个拳头牢牢锁住这谁也看不见的气体,然后按压在左脚螺拐上揉捏好一会。接着又把左手伸向口鼻,如此这般反向操作一番,一旁随臣的乡民忽觉奇特的脚臭扑鼻,眼见那螺拐上似有火星乱窜,可立马消遁无形。寻火星儿不到,众人的目光自然回到炎帝身上,此时这位神兄早把两只臭脚丫儿踏入了滚滚江水。大约是两盏茶的功夫吧,湘江清澈见底,一串串活泼玲珑的小鱼儿围绕着两只脚丫两条瘦腿嬉戏游玩,好不自在!
   此事不说是海晏河清,可至少也说得上是河晏气清了,人们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争相饱览炎帝螺拐。说螺拐都是爹妈生的,为什么我们这些人的毫无用处甚至还一不小心不时给崴着了,而炎大哥的螺拐却这般灵异,这般神力无边?炎帝说这号事问老天爷,老天爷也未必能回答得清爽,只能安身立命吧,再说我有了这螺拐,就有了为黎民百姓效力的责任,无可推卸呀,一年到头可哪有半天清闲的?
   头人说:“炎大哥,你可真是太不容易了,要真为了自己,还不如不要这样灵异的螺拐和神奇的法术呢。像我等苍头百姓一样,逍遥自在多好!不过,你既然传授给了我们种植水稻的技术,就附带着把一种沉甸甸的责任传递给我们了。你放心吧,现在蛇妖已除,毒液已清,无后顾之忧了,你走后我们会把水稻种植好的,可眼下的事还得请你配合。”
   “配合什么?”炎帝看到一长溜老少妇孺的队伍纷纷汇聚到自己身边,一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配合着好歹尝尝他们带给你的食物,箪食壶浆,以迎神农哦。另外还看看你的螺拐,为你按摩按摩,解解疲劳。”
   “俺神农是没有疲劳可言的,不过,还是满足大家伙儿一下吧。”
   于是乎大家鱼贯向前,一遂心愿。其中有个名重江湖的盲人为炎帝按摩,按得他通体舒泰,连呼痛快。按到螺拐时不免多按了几圈,盲人只觉得一股暖流如同电流般通遍全身,特别是眼眶内有一股呼之欲出的力量在涌动,不由得呼了一声,眼睑自然张开,立马有一张黧黑瘦削却线条俊朗的脸进入了屏蔽他三十年之久的视网膜,然后一张张熟悉的不熟悉的脸相继撞击他那兴奋不过来的视网膜。重见光明了,不再是盲人的按摩师不禁放声高唱:就这样让你征服,就这样让我发狂,如此灵异的螺拐!
   此事如长了翅膀迅速流传。前来慰劳他摸他螺拐的人络绎不绝,事实上所有摸了螺拐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收获,重见光明的,恢复听力的,驱除蛇毒的、治愈不育喜得贵子的,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可炎帝搁不住了,一是螺拐被摸太多,渐渐不灵异了,亟待充电蓄能;二是让人摸螺拐不是炎帝的理想,螺拐是要留给自己摸的,摸了要在农耕、医药、除妖等方面服务社稷苍生的。然而,面对这么多有需求的患者,一时又拔不开脚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好在有一个常年追随他的跟班提起,螺拐灵异之术是否可以在后天修炼出几成?就这样,领着几个随从闭关修炼,这些人自然不是泛泛之辈,半个月下来已把炎帝的两成功力输入各自的螺拐,以后只要持之以恒,修炼得法,估计达到炎帝一半功力还是不成问题的。
   就这样,神农氏得以脱身,继续云游四野,在农耕和医药的天地里自由驰骋,教化万民去了。
   几个徒儿不仅修得了乃师好几成功力,而且还延续了他的好生之德,广结善缘,有求必应,为多少残疾人、有隐忧的人解除了多少痛苦。长此以往,三湘四水因此人丁兴旺、物产丰富,成为名满天下的鱼米之乡。而摸螺拐这种习俗,也延续至今。只是不知怎么一来,演绎到现实社会的人际关系上,就渐渐变味了,好端端的一个褒义词,硬是愣生生地给弄成了个多少带点贬义的词儿。此是题外话,就不饶舌了。呵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千年缠下一篇:捉妖记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雨点沙 2018-8-13 12:47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雪珂 2018-8-13 13:03
顶,问好
引用 水草 2018-8-13 14:20
拜读,祝好
引用 虚心的竹 2018-8-13 14:27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紫紫草 2018-8-13 17:33
好文笔
引用 优福 2018-8-13 18:10
支持楼主
引用 鲁冰层层 2018-8-13 18:10
欣赏佳作!
引用 林娟 2018-8-13 19:13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陈宇衡 2018-8-13 20:23
欣赏学习了!
引用 墙头等红杏 2018-8-13 20:47
引用 遥望丿无伤 2018-8-13 21:13
引用 安小影 2018-8-13 21:22
欣赏朋友的才华,问好。
引用 北国阿宏 2018-8-13 21:49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旋之律 2018-8-14 06:45
欣赏并问好!
引用 小桥烟雨 2018-8-14 07:43
好文,拜读
引用 上官楚伶 2018-8-14 08:54
欣赏佳作!
引用 想飞的小鸟 2018-8-14 09:02
欣赏支持!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8-14 09:24
谢谢admin主编老师的鲜花支持!问好!敬茶!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8-14 09:24
雨点沙 发表于 2018-8-13 12:47
问好朋友,欣赏了。

谢谢雨点沙老师雅赏。问好!

查看全部评论(91)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