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纯爱校园 查看内容

十八岁的成年礼

2018-8-30 08: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43| 评论: 0|原作者: 依米罗

 (一)童话般的现在,时光在不停转动

  据说,在十八岁生日时,女孩如果收到喜欢的男生送的高跟鞋,她就会一辈子很幸福……

  就在这个几人欢喜几人忧的七八月份,蒋莎儿也迎来了这个庄重的十八岁生日。

  最后一科考试考完了,随着收卷铃声的响起,我们也终归认识到,三年的高中,就在这时光的流逝中也悄悄划过了我们的记忆,定格在那的只是一张大家都板着脸的毕业照。

  这个夏天很美……

  “莎儿,看什么呢?我们走吧!”林玞铮走过来揽住了正在发呆的莎儿。

  (二)曾经的曾经,谁是谁的英雄

  两年前……

  总有那么一个男孩出现在莎儿面前,男孩旁边的兄弟总会吹着口哨挑眉,莎儿并不是特别腼腆的女生,总会多望那个男孩几眼,男孩旁边的人总是不怀好意的笑。莎儿并不是很自信的一个人,但是少女情怀总是会给她平静的心湖投去一颗石头足以让它泛滥。莎儿萌发了这样一个念想:他会喜欢我吗?

  时光飞快地流逝,莎儿会经常碰到这个男孩,他高高的,会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他,眉毛很锋利,在莎儿看来,他的眼睛里有一种让人舒适的温暖。虽然这个男孩可能是老师心目中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差生。但是在莎儿心中,他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之路,一个人的出路并不是只有学习这一条。总之,从此之后,这个男孩就频繁的出现在莎儿的日记中和心中。

  后来,莎儿遇到他的时候,大胆的向他笑了笑,但是眼睛却不敢直视他,在那神游。但是在不经意间蒋莎儿清楚地看到,这个男孩对他笑了。他笑起来很帅气,很温暖,仿佛坠落人间不染尘世的仙子。他没有拥有那迷人的小酒窝,但是他那嘴角上扬的模样,却自此定格在莎儿的心中,蒋莎儿还是很想知道:他会喜欢我吗?

  有一次,开校运动会,蒋莎儿原本没有多大的兴趣,感觉好想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正当心里在吐槽的时候,他看到了男子赛跑中冲在最前面的那一袭熟悉的身影。莎儿心理在跳跃,感觉她爱极了学校,爱极了校长,又遇到了他。跑到她们班的时候,她本能的想叫好,但是看到第一不是她们班的,女生们兴致不高,他暗自的吐了吐舌头。很无聊的继续看着冲在第的身影,暗自叫好帅,双颊泛起了她自己都没感受到的绯红。长跑结束,给前三名颁奖的时候,他看到站在第一的位置上自信的他,咯咯地笑了,周围的同学投来鄙夷的目光,她无奈的吐了一吐舌头,露出一副“你们什么都不懂”的表情。他有意无意的看着他,看着自信潇洒的他。当他余光乱瞅,瞥到了她时,脸上胜利的笑容更为强烈了,笑意更深了。莎儿受不了他那强烈的目光,便急忙低下了头,在那深思:他会喜欢我吗?

  也许喜欢一个人并不需要什么理由,仅仅是“我就是喜欢你”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在这个懵懂的时光里,蒋莎儿清楚地认识到,她,喜欢上了他。

  一开始,蒋莎儿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整天只记得他的模样。这样她感觉很不好,于是告诉自己的几个高中死党,让她们帮留意一下他是几班的。巧的是这几个好朋友看到蒋莎儿指给她们看的男生时,其中有一个认识他,告诉莎儿他在几班后,莎儿要采取行动了。

  晚上老师刚刚说收拾收拾东西放学吧,蒋莎儿连书包都没整理就冲出了教室,跑到他们班前,借着隔壁班的灯光,暗自庆幸他们班早已放学了。然后她弓着腰看着墙报上那一张张陌生的脸庞,突然眼前一亮,他那帅气的模样便出现在莎儿的视线内,“林玞铮”三个字也便映入她的眼中,心中窃喜,原来他的名字是这样的啊!于是兴高采烈的回到教室,装作自己上厕所的模样,回到座位中,收拾书包。然后蒋莎儿一拍脑门,咦?她的好朋友中不就有认识他的吗?问问不就知道了,自己太冲动了,果然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同时,莎儿的心中还在重复着一个疑问:他会喜欢我吗?

  一天,早晨读时,蒋莎儿总是不在状态,焉头耷脑的,她的同桌看出来她有点不一样,问她怎么了,她总是半天才回答一句,自己也搞不懂怎么了,心情很烦躁,同时也很郁闷,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很是纳闷。中途老师让休息的时候,蒋莎儿就跑到外面去平复一下心情,找找原因。但是不一会儿,就看到林玞铮他们走了过来,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蒋莎儿顿时觉得自己的血液在叫嚣。脸都不知道红没红,看到林玞铮向这边瞅的时候,蒋莎儿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跑掉了。心情一下子很亢奋,好的没法说。后来继续早读时,同桌看她一脸高兴,就很无语,问她又怎么了,蒋莎儿一脸调皮地说:秘密。同桌显得很无语,无奈撇了撇嘴也继续去读书去了。

  之后,只要碰到林玞铮,蒋莎儿的心情就特别的好,仿佛吃了她觉得最好吃的东西,看了她觉得最好看的东西,就会在那莫名的兴奋,咯咯地笑,心里却还在想:他会喜欢我吗?

  ……

  (三)喜欢是一种承诺,有钻石般的光芒

  时间过得真快,在学校中,蒋莎儿总会有意无意的向四周望去,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如果看不见又或者见到他时明显感觉他对自己好像都不认识的时候,蒋莎儿总会一天里在那里不高兴,郁闷。

  有一次,很巧,她遇到了林玞铮,又看见他身边没有人,于是大胆的拉住了林玞铮的胳膊,让他停下来,林玞铮一脸错愕与惊讶,当然还有那不为人发现的高兴。蒋莎儿斟酌了一会,觉得现在她脑子短路了,他应该说些什么都不知道了,旁边又是他最喜欢的人,于是她就很大胆又淡定的直白的一句:“林玞铮,你喜不喜欢我?”,她明显感觉到林玞铮在那愣了一下,也许在怀疑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又或者她怎么会喜欢自己。看她久久不说话,蒋莎儿很自嘲的一笑:“算了吧,你都不认识我,对不起啊,打扰了。”说完就想走。这回是林玞铮一手抓住了蒋莎儿的手腕,道:“喜欢。”

  ……

  也许,有的时候当你肯定你喜欢一个人时,就要勇敢一些,别让这些绝美的童话爱情变成那样微妙的泡沫。喜欢一个人是一样很美妙的事情,是一种现实中的童话,每位主角都是王子和公主。

  “你为什么喜欢我啊,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蒋莎儿一脸疑惑的问林玞铮。

  “嘿嘿,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过初中的我。我们初中其实是校友,而且是邻班同学。那时候遇到是很容易的事,有一次,遇到了你,不知道你正在想什么,在那微抿着嘴在那

  (一)童话般的现在,时光在不停转动

  据说,在十八岁生日时,女孩如果收到喜欢的男生送的高跟鞋,她就会一辈子很幸福……

  就在这个几人欢喜几人忧的七八月份,蒋莎儿也迎来了这个庄重的十八岁生日。

  最后一科考试考完了,随着收卷铃声的响起,我们也终归认识到,三年的高中,就在这时光的流逝中也悄悄划过了我们的记忆,定格在那的只是一张大家都板着脸的毕业照。

  这个夏天很美……

  “莎儿,看什么呢?我们走吧!”林玞铮走过来揽住了正在发呆的莎儿。

  (二)曾经的曾经,谁是谁的英雄

  两年前……

  总有那么一个男孩出现在莎儿面前,男孩旁边的兄弟总会吹着口哨挑眉,莎儿并不是特别腼腆的女生,总会多望那个男孩几眼,男孩旁边的人总是不怀好意的笑。莎儿并不是很自信的一个人,但是少女情怀总是会给她平静的心湖投去一颗石头足以让它泛滥。莎儿萌发了这样一个念想:他会喜欢我吗?

  时光飞快地流逝,莎儿会经常碰到这个男孩,他高高的,会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他,眉毛很锋利,在莎儿看来,他的眼睛里有一种让人舒适的温暖。虽然这个男孩可能是老师心目中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差生。但是在莎儿心中,他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之路,一个人的出路并不是只有学习这一条。总之,从此之后,这个男孩就频繁的出现在莎儿的日记中和心中。

  后来,莎儿遇到他的时候,大胆的向他笑了笑,但是眼睛却不敢直视他,在那神游。但是在不经意间蒋莎儿清楚地看到,这个男孩对他笑了。他笑起来很帅气,很温暖,仿佛坠落人间不染尘世的仙子。他没有拥有那迷人的小酒窝,但是他那嘴角上扬的模样,却自此定格在莎儿的心中,蒋莎儿还是很想知道:他会喜欢我吗?

  有一次,开校运动会,蒋莎儿原本没有多大的兴趣,感觉好想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正当心里在吐槽的时候,他看到了男子赛跑中冲在最前面的那一袭熟悉的身影。莎儿心理在跳跃,感觉她爱极了学校,爱极了校长,又遇到了他。跑到她们班的时候,她本能的想叫好,但是看到第一不是她们班的,女生们兴致不高,他暗自的吐了吐舌头。很无聊的继续看着冲在第的身影,暗自叫好帅,双颊泛起了她自己都没感受到的绯红。长跑结束,给前三名颁奖的时候,他看到站在第一的位置上自信的他,咯咯地笑了,周围的同学投来鄙夷的目光,她无奈的吐了一吐舌头,露出一副“你们什么都不懂”的表情。他有意无意的看着他,看着自信潇洒的他。当他余光乱瞅,瞥到了她时,脸上胜利的笑容更为强烈了,笑意更深了。莎儿受不了他那强烈的目光,便急忙低下了头,在那深思:他会喜欢我吗?

  也许喜欢一个人并不需要什么理由,仅仅是“我就是喜欢你”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在这个懵懂的时光里,蒋莎儿清楚地认识到,她,喜欢上了他。

  一开始,蒋莎儿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整天只记得他的模样。这样她感觉很不好,于是告诉自己的几个高中死党,让她们帮留意一下他是几班的。巧的是这几个好朋友看到蒋莎儿指给她们看的男生时,其中有一个认识他,告诉莎儿他在几班后,莎儿要采取行动了。

  晚上老师刚刚说收拾收拾东西放学吧,蒋莎儿连书包都没整理就冲出了教室,跑到他们班前,借着隔壁班的灯光,暗自庆幸他们班早已放学了。然后她弓着腰看着墙报上那一张张陌生的脸庞,突然眼前一亮,他那帅气的模样便出现在莎儿的视线内,“林玞铮”三个字也便映入她的眼中,心中窃喜,原来他的名字是这样的啊!于是兴高采烈的回到教室,装作自己上厕所的模样,回到座位中,收拾书包。然后蒋莎儿一拍脑门,咦?她的好朋友中不就有认识他的吗?问问不就知道了,自己太冲动了,果然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同时,莎儿的心中还在重复着一个疑问:他会喜欢我吗?

  一天,早晨读时,蒋莎儿总是不在状态,焉头耷脑的,她的同桌看出来她有点不一样,问她怎么了,她总是半天才回答一句,自己也搞不懂怎么了,心情很烦躁,同时也很郁闷,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很是纳闷。中途老师让休息的时候,蒋莎儿就跑到外面去平复一下心情,找找原因。但是不一会儿,就看到林玞铮他们走了过来,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蒋莎儿顿时觉得自己的血液在叫嚣。脸都不知道红没红,看到林玞铮向这边瞅的时候,蒋莎儿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跑掉了。心情一下子很亢奋,好的没法说。后来继续早读时,同桌看她一脸高兴,就很无语,问她又怎么了,蒋莎儿一脸调皮地说:秘密。同桌显得很无语,无奈撇了撇嘴也继续去读书去了。

  之后,只要碰到林玞铮,蒋莎儿的心情就特别的好,仿佛吃了她觉得最好吃的东西,看了她觉得最好看的东西,就会在那莫名的兴奋,咯咯地笑,心里却还在想:他会喜欢我吗?

  ……

  (三)喜欢是一种承诺,有钻石般的光芒

  时间过得真快,在学校中,蒋莎儿总会有意无意的向四周望去,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如果看不见又或者见到他时明显感觉他对自己好像都不认识的时候,蒋莎儿总会一天里在那里不高兴,郁闷。

  有一次,很巧,她遇到了林玞铮,又看见他身边没有人,于是大胆的拉住了林玞铮的胳膊,让他停下来,林玞铮一脸错愕与惊讶,当然还有那不为人发现的高兴。蒋莎儿斟酌了一会,觉得现在她脑子短路了,他应该说些什么都不知道了,旁边又是他最喜欢的人,于是她就很大胆又淡定的直白的一句:“林玞铮,你喜不喜欢我?”,她明显感觉到林玞铮在那愣了一下,也许在怀疑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又或者她怎么会喜欢自己。看她久久不说话,蒋莎儿很自嘲的一笑:“算了吧,你都不认识我,对不起啊,打扰了。”说完就想走。这回是林玞铮一手抓住了蒋莎儿的手腕,道:“喜欢。”

  ……

  也许,有的时候当你肯定你喜欢一个人时,就要勇敢一些,别让这些绝美的童话爱情变成那样微妙的泡沫。喜欢一个人是一样很美妙的事情,是一种现实中的童话,每位主角都是王子和公主。#p#分页标题#e#

  “你为什么喜欢我啊,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蒋莎儿一脸疑惑的问林玞铮。

  “嘿嘿,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过初中的我。我们初中其实是校友,而且是邻班同学。那时候遇到是很容易的事,有一次,遇到了你,不知道你正在想什么,在那微抿着嘴在那

  浅笑觉得你很可爱。后来遇到的女生,漂亮的很多,但是觉得她们缺少了一样东西,现在想想,大概就是你那甜甜的笑吧!之后我问了和我玩的那一伙人,叫他们帮忙打听打听你,才知道你的一些信息。当时听说你成绩不错,肯定上现在的这所学校,所以我才上这所学校,抱着侥幸的心理看能不能遇到你。现在知道什么叫缘分了,高中人比初中多多了,还是让我遇到了你,所以我觉得,我一定要追到你,做我女朋友。没想到,你比我先行动,嘿嘿,现象我告白了。”说完,林玞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高中的时候遇到你,感觉你很阳光帅气,而且还遇到你这么多次,我的小心脏彻底受不住了。你这么个大美男,不要白不要,我一定要追到手。嘿嘿,那时候,感觉我喜欢上你了。为了知道你的名字,我比你费事多了。还有最重要的是,你的体育很好,我很崇拜体育好的男生,所以认定了你这么一个人我追定了。”

  蒋莎儿说完,拍了拍林玞铮的肩膀道:“这么说,我们也是两情相悦啊,你也不吃亏,这么一个大帅哥没栽在我手里。”

  “喂,林玞铮,我想抱抱你。”说完就一头扎进了林玞铮的怀里,林玞铮对好似熊抱似的动作撞得后退了一步,但是随即圈住了她。莎儿觉得这是最舒服的怀抱,让她永远也忘不掉,很让人沉醉,很让人着迷。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还有可能是唐僧。但是,她肯定了,她遇到的就是王子。最好的年纪最好的你。

  林玞铮的性格很好,对莎儿更是如此,一般对莎儿都是宠溺不够的眼神。每当莎儿考试失利时,就会去找林玞铮,让他抱抱,静静地。林玞铮同样也会沉默不语,就那样抱着她。蒋莎儿有一次问:“你怎么不安慰我?”林玞铮孩子般的挠挠头说:“我不知道说什么。”蒋莎儿满头黑线哗哗的掉。但是他的怀抱好像真的有魔力,每次蒋莎儿总会满血复活,以一腔热血继续学习生涯。她觉得正是这个外表强大,但是很孩子气的男生把她的心牢牢拴住了,让她怎么也也不愿意离开他的怀抱,放开他的手。

  就在这懵懂美好的童话爱情中,两年多了。

  ……

  (四)没有北极星的夜,你便是我的方向

  “没什么,我们走吧!”便牵起了林玞铮的手,漫步走去。都到了上大学的年纪,高中毕业了,牵牵手什么的老师也不会说什么了。他们像笼子里放出的鸟,不顾周围人投来疑惑的目光,在那牵着手,一起漫步在这充满回忆的地方,带着他们自己的爱情,与过去告别。

  “莎儿,马上就到你生日了,有什么打算啊?”

  “也没什么打算,平时上学过生日几乎都没过,所以这次过一次生日吧,正常一点就行,有你就最好了。”说完,蒋莎儿抱着林玞铮的胳膊往上靠。

  以前有人问过莎儿恋爱什么感觉,她说:“恋爱就像他的怀抱,很舒服。”那个人额上的黑线多多,但是在蒋莎儿心中恋爱就是这样的简单舒服。

  这个夏天很美,像童话里那样的澄澈,没有一点瑕疵……

  蒋莎儿迎来了她的十八岁生日,在林玞铮电话铃的催促下,蒋莎儿起了个早,真是对不起假期了。

  天空很美,是深深的蔚蓝色……

  林玞铮带着蒋莎儿去了电影院,看了一个虐心的爱情故事,蒋莎儿在那感动的稀里哗啦,林玞铮无奈的抱着她,感觉她是个纯美,善良的女孩,更是他做的正确的选择。

  蒋莎儿一天里拉着林玞铮到处乱转,她自己觉得也不怎么累,就是大热天的有点疯狂,呵呵。觉得生日也挺充实的,正如所说,有他就最好了。

  林玞铮说要带蒋莎儿去一个地方,到了***KTV停了下来,本来蒋莎儿不太喜欢这样的场所,但是看着林玞铮一脸期待,便随了他进去。

  到了一间包厢,打开门,林玞铮示意她走进去。她疑惑的走进去,里面的人齐刷刷的道:“欢迎嫂子”。蒋莎儿一脸无语,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林玞铮让他们做的。包厢里布置得很精致,很浪漫。桌子上有一个大大的蛋糕,十八根蜡烛已经点燃,旁边有仅有的一只红色玫瑰。林玞铮拉着她的手在桌子旁的沙发上坐下,让其他人把灯都关掉,在莎儿耳边轻声道:“许愿吧!”

  蒋莎儿还是拉着林玞铮的手,只是把眼睛闭上,心里默念道:“十八岁生日,我有一个愿望,希望我可以拉着他的手,一直走下去。”

  在那默念着,不知不觉灯亮了,蒋莎儿觉得脖子上一凉,用手摸了摸,是一条项链。林玞铮拉着她的手说:“这条项链上带着我们名字的缩写,希望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说完拿了桌子上的玫瑰,递到她手里,说一声“亲爱的”。

  包厢内响起了掌声和起哄声,蒋莎儿一头扎进林玞铮的怀里,她说过,他的怀抱很舒服。

  ……

  蒋莎儿说自己很幸运,再美妙的年纪里遇到了她决定要珍惜一生的男孩。

  夜。

  卧室外面有着明亮的星空,而且总有那么一颗星,即使天空过于黑暗,它还是在那,发出它特有的光辉。林玞铮说过,如果想他了,看看那颗星,他会像那颗星一样,永远陪着她的。

  将近十二点时,蒋莎儿被手机铃声吵醒,看了来电显示,是林玞铮。

  “喂?”

  “喂,莎儿,在看星星吧!”

  “恩。”

  “唱首歌给你听啊!”

  ……

  林玞铮在那自娱自乐的唱起了歌,被人调戏是公鸭嗓在这黑夜里唱起来个还真是叫惊心动魄,他唱的是一首经典情歌,被他戏剧性的唱出来,显得几分搞笑。不过在莎儿看来,只要是他唱出来的,都是好的,她说过,有他就最好了。

  在临近十二点的时候,林玞铮的歌声停了,蒋莎儿躺在床上,只听见卧室墙壁上钟表“滴滴”走动的声音。

  十二点整。

  “莎儿,我爱你。”

  “我知道,我也是,我爱你。”

  ……

  既然爱了,就要负责任的。林玞铮,他会对蒋莎儿好好的吧!一生一世一双人,多少人的心愿。

  这天夜里,莎儿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她和林玞铮甜蜜的在一起,只是梦醒了,戏还在吗?

  这个夏天很美……

  蒋莎儿每天没事就和林玞铮腻在一起,林玞铮的那一帮兄弟总会在那调侃:“哎呦,腻不腻啊,天天腻在一起,蜂蜜都没你们腻!”他的一帮兄弟就在那起哄,林玞铮要不就领着莎儿直接走掉,要不就和他们扭在一起,打得热火朝天,旁边的莎儿总是会很无奈的看着这帮兄弟的怪举动。

  这个夏天,蝉鸣,云卷云舒,照旧。

  (五)镜花水月,原来诀别深藏眷恋

  将近三个月的暑假就这么飞快地过着,这个假期也没人想着“学习”这两个字,只是将这宝贵的三个月,在那奢侈的挥霍着,也挥霍着,自己的青春年华。

  有一次聚会是林玞铮的一伙朋友,玩到尽兴时,蒋莎儿看到林玞铮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便拿起来看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又正常的放下。短信而已。

  然后又继续的和他们一起说笑。

  林玞铮进来的时候,习惯性地坐在蒋莎儿的旁边搂着她。大家都还在喝酒,唱歌。也没有人注意到谁的高兴,谁的困苦。

  马上离开的时候,林玞铮把手机拿起来,习惯性的看看,但是他看到的是一条点开了但是没返回的短信。他揽着蒋莎儿的手僵硬了一下,瞅向她。

  “你看到了?”

  “恩,不要自责,我相信你。”

  ……

  也许是太过于喜欢,让莎儿毫无疑问的选择相信他,觉得他很好,有追求者很正常,自己也没必要郁闷,有人喜欢说明他是优秀的。当你真正喜欢一个人时,你会无条件的选择相信他吧!即使他编出的谎言,你也会觉得那是他的真心话。

  蒋莎儿的过于正常反倒让林玞铮心里有点不好受,觉得自己是个罪人,破坏了他们之间原本的美好。但时蒋莎儿每次都会安慰他说:“是她们追你,又不是你的过错,又不怪你,不要自责。”

  说过这个夏天,有种很奇妙的感觉……

  除了三个当事人,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些什么,还和他们开玩笑什么的,其实真的没什么的。

  一天,林玞铮的兄弟让林玞铮带着蒋莎儿跟他们一起去野外郊游,可能要住一晚。

  早上的时候林玞铮就来接莎儿,早上天气比较怡人,心情也大好,果然心情和天气也有关系啊!

  到了目的地,是在一座小山的脚下,还有一条小溪,四面有一些高大的古树。

  看了之后,蒋莎儿第一句话就说:“我们这是要隐居的节奏?”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个地方我找了很久,一般人还是找不到的。”

  “这么隐蔽,不会有什么野兽吧!我可不想被它们当成食物。”

  “这你就多想了,保证没野兽。这么好的风景,野兽来了多扫兴啊!”

  ……

  蒋莎儿一脸孩子气的问了好多幼稚的问题,很多人都无奈的给她解答,谁让她是女生呢?而且还是林玞铮的女朋友,他们都感觉林玞铮这女朋友太有趣了,就跟活宝似的。

  大家都在那连天说话,旁边的小溪流水声不断,但是很像给他们准备的音乐,而且清风徐徐,到是给燥热的夏季添了几分凉爽,就在蝉鸣中,静静地……

  傍晚的时候防止天黑了不好弄吃的,他们现在就开始了食物大战,每个人都在家中带了一点吃的,为了体现露营的特色,他们还特意弄了小型的烧烤,感觉棒棒的!蒋莎儿更是吃的不亦乐乎。

  在不知不觉中夜晚将近,大家也都吃完了晚餐,收拾了一下东西,大家都坐在一起,有几个嘻嘻哈哈的人也都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只差在脸上贴“我只想安静的做个美男子”。

  据说,北极星象征着坚定,执着和永远的守护。它与离它近的星球有过承诺:你什么时候迷路了,就抬头看看我,我在这永远等你。但是蒋莎儿只是听说,自己真的没见过北极星,她见过的只有那颗挂在不是北方但是每次即使空中没有其他星星,它还是挂在那。林玞铮也说过他会像那颗星一样,一直陪着她。

  这天夜里,大家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流星,也没必要太过于熬夜,于是早早的帐篷里睡觉去了。临睡前大家还调侃:“你们,呵呵,不要住在一起吗?莎儿,有野兽哦!”蒋莎儿一脸无语的看着他们:“没事,到时候我叫一声就行了。”然后就去了自己的帐篷里。满夜星光,将是她的陪伴。

  时不时觉得有微风拂过,很凉爽。好梦。

  第二天早上,天气很好,蒋莎儿起了一个大早,在帐篷外面活动了了筋骨,感觉早上空气挺好的,虽说二氧化碳浓度高。一夜,枝叶树梢上都挂满了露珠,满是希望的味道。

  因为其中有几个人还有点事,所以要离开,大家说就一起走吧,玩的也差不多了。

  蒋莎儿看林玞铮还没出来,便想着去喊他,心想这家伙还挺能睡的,这么晚了,还睡得着。

  拉开帐篷的拉链,蒋莎儿站在那没有动,只是在那站着。旁边的人看到,便来喊她,“莎儿?”她没有反应,顺着他的目光,那个人向帐篷里面看去,便看到,帐篷里还有一个人。女的。虽然还在睡梦中,但是莎儿旁边的人还是一下子认出来了,“车菲?”很大声的疑问,把两个在睡梦中的人都给吵醒了,女生惺忪着眼,眯着看向蒋莎儿。蒋莎儿的目光一直看向林玞铮,林玞铮看着帐篷外的两个人眼睛睁得很大,便习惯性的向旁边看。

  在他看到车菲的一瞬间,眉头狠狠的皱了一下,问车菲:“你怎么在这?”车菲揉了揉头发,无辜的道:“我昨天喝多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蒋莎儿旁边的人喊出车菲的一瞬间,蒋莎儿就明白了,那次有人给林玞铮发“我喜欢你”,她注意到了是谁发的,她记得那个人叫,车菲。#p#分页标题#e#

  蒋莎儿没有任何表情的走开了他们的视线,没有愤怒,没有像女友发现小三那样不理智,只是默默的走开。林玞铮冷冷的看了车菲一眼,便追着莎儿跑了过去。

  这边和莎儿一起看到车菲的男生很气愤的看着车菲,“我说,你是不是有病,不知道,蒋莎儿是林玞铮女朋友吗?”“我当然知道,只是喝了酒就什么都忘了!”

  ……

  风还是静静地吹着,让莎儿觉得,这个夏天竟然有几分凉,她抱了抱自己的手臂,在哪儿低声不语。

  林玞铮走过来,愧疚的抱着她,她也没有挣扎,任由他抱着,静听风声……

  “相信我。”林玞铮沙哑着嗓子在莎儿耳边道。

  “我相信你。你不要自责,我知道你们没发生什么又,所以我一点都不怪你,就当是这些小事再考验我们的爱情是否坚贞吧!”蒋莎儿道。

  蒋莎儿在心里已经确定林玞铮在自己的心中就像那颗摇挂在天空中的星,她,怎么可能抛弃。

  她慢慢抬起手,回抱住了林玞铮,希望也给他一点温暖与勇气。蒋莎儿知道他们的这份感情积累了好多无法忘记与代替的东西,她是真的无法抛弃。

  他们一起回去,拉着手,让他的那帮兄弟也有点放心了,为他们之间强大的信任感动了,便也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照常回去。

  一路上,林玞铮拉着蒋莎儿的手,让旁边的车菲看不下

  去,她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为什么他们还是如此的好,为什么?

  那颗星星会不会消失,会不会天空太过于强大让它失去光芒?

  夏,渐渐变得燥热了……

  林玞铮经常带着蒋莎儿到处玩,有时候蒋莎儿还要听他那“销魂”的歌,很是无奈,不过只要感情在,做什么都是爱。

  平静的海面,你又怎么能确定,它一定不会起波澜。

  车菲还是毫无保留的向林玞铮表达她的爱意,那次进错帐篷不是喝醉了酒,而是她在故意。要不是莎儿劝林玞铮不要冲动,还有车菲也是比较汉子,是林玞铮多年好友。他才没做出什么对大家不好的事情。

  车菲一次又一次的示爱,林玞铮很是无奈,他的一伙兄弟都看不下去了,想要替他教训一下她。每次蒋莎儿都会出面拦着,说,只要车菲没做什么过激的事,对大家也没造成什么困难,就没关系的吗?更何况也能体现林玞铮的魅力很大啊!众兄弟都道,嫂子可真大方。

  就这样,不急不躁,不紧不慢的过着。

  马上到车菲的生日了,林玞铮作为多年好友肯定会更是要去的,遍询问蒋莎儿要送点什么,蒋莎儿只是道:“看你心意喽,什么都OK。”林玞铮就死皮赖脸的说:“你在吃醋,是不是?”蒋莎儿马上会一口回绝:“想得美!”两个人便在那笑开了。

  车菲的生日到了,还是他们去的老地方。林玞铮带着蒋莎儿到的时候人差不多都到齐了。车菲还没到,一会到的时候,便是一身火辣性感的衣服,也有男生在那调侃她。她只是看向林玞铮。桌子上的礼物已经分不清是谁送的了,车菲随便打开一个看看,看到的是一双高跟鞋,她便看着林玞铮说:“你送的对不对?”也没让林玞铮说什么。就拉着他,让他给自己穿上,今天车菲生日,寿星最大,由她吧。便将鞋穿在车菲脚上。车菲兴奋的说:“据说,女生在十八岁生日时,如果收到喜欢的男生送的高跟鞋,会一辈子幸福的。”

  然后她就以胜利的眼光看向蒋莎儿,又没等林玞铮解释,便踮起了脚尖,亲上了,林玞铮。

  蒋莎儿瞪大瞳孔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幕,林玞铮更是一下子推开了车菲,想拉起蒋莎儿的手,但是这一次却被蒋莎儿躲过了。她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水,倒在了车菲的脸上,道:“你赢了。”便走出包厢的门,她看着想要追来的林玞铮,说了句:“我想,我们应该静静。”,便走了。

  他还想去追,但是车菲却吼了起来:“林玞铮,你还追什么,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要上大学,你是什么,你现在还像个地痞流氓一样,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拉着林玞铮的手,好似乞求道:“我,只有我,才是跟你一个世界,懂你的世界的人。”

  受不了的压抑,受不了的疼痛。林玞铮狠狠地甩开车菲的手,走去。也没人听见,包厢里的另一个人道:“高跟鞋,是我送的。”

  林玞铮没有追来,蒋莎儿也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任由不知是汗还是泪的的液体划过脸颊,“啪啪!啪啪!……”落在地上……

  也许是该静静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有时候,有些事是没必要做解释的,蒋莎儿最讨厌的两个字就是:错过。

  这个夏天,为何又变得如此荒凉……

  忘掉一个人,要多久……

  (六)老去的当年,信誓旦旦又是否不在

  四年过去了……

  蒋莎儿还是有一个习惯,就是看挂在天空上不是北斗星却如此明亮的星,她总会想:他还会喜欢我吗?

  又是一个夏天,蒋莎儿已经大学毕业了,却从来没穿过高跟鞋,因为高跟鞋她想穿自己喜欢男生送的,只是,他还在吗?她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说好了的永远呢?

  她走在和他走了很多很多遍的小路上,只剩躯壳的游走着,一辆车过来,她猛地停下了脚步,看到了他。这么多年,他还是变了,变的更帅气,更有气场了。

  他走到她跟前,注视着她,蒋莎儿的眼中已经布满了泪,他拉着她的手上了车,来到她问他是不是喜欢他的地方。林玞铮领着莎儿下了车,让她在台阶上坐着她默默注视着他,直到……

  “这是送你的高跟鞋。”

  ……

  “我那时候没有送车菲高跟鞋。”

  ……

  “我那时候没出去追你,是觉得我还没能力给你足够的幸福。”

  ……

  蒋莎儿一直没说话,但是看着他,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她泪眼婆娑的看着他,问了好久以前问过的一句话:“你喜不喜欢我?”#p#分页标题#e#

  “莎儿,以前喜欢,现在,我爱你。”

  蒋莎儿一头栽进林玞铮的怀抱,痛痛快快地哭了起来,她说过,他的怀抱,很温暖……

  又是一个夏季……

  纵使岁月荏苒,愿微风不燥,阳光正好……

  ……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校花下一篇:初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