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乡野风情 查看内容

换亲

2018-10-6 20:4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563| 评论: 27|原作者: 野岩


  宏升的媳妇是他的妹妹樱子换亲换来的。
  
  宏升在家里排老大,下有两个妹妹,读完小学一直在家务农。帮助父亲母亲侍弄十余亩田地。父亲是庄稼地里的老把式土秀才,打小就跟田地打交道,庄稼地里的活生做的精细,干的娴熟,收成在方圆十里数最好。自打宏升做庄稼人的第一天起,父亲手把手教他做地里的各种农活,翻地,耙地,播种,灌水,除草,收割,打碾,入仓逐一教他,父亲对他的要求颇为严格,稍有疏忽就破口大骂,手底下从不留情面。尤其是学翻地和播种,反复操作实践总不上手,犁铧在土层的深度不好把握,摆耧摇摆均匀的度不好控制,看着简单,操作起来难度较大,反复实践,总不得要领,牛走着不顺,自己握着犁把也很别扭,翻过的土地坑坑洼洼,总有垄起的沟沟坎坎,播下的种子稀稠不一,极不均匀,父亲看不过眼便大骂,骂过还领会不了要领,有时气急至极也动手打耳光。打过后父亲就卸了犁铧坐在田埂上抽水烟,一锅一锅的抽,脸绷得的紧紧的,不说一句话,直抽完烟袋里的烟丝。缓过一阵后父亲的气也就消了,脸上爬出了笑容,话多了,语气也软了,耐心也更大了。这时也是宏升心里最为难受的时刻,总觉得自己手脚笨拙,脑爪子不灵泛,父亲动手打自己耳光是自己不争气的结果,是父亲很无奈的结果。自己这块生铁总成不了钢,自己这块朽木总雕琢不出个样儿来,父亲一定很失望,一定很生气,也一定很自责,打骂自己是理应的,也是迫不得已的。父亲打骂自己后,父亲应该比自己更痛心更难过。想着想着倒觉得自己不该难受,而是自己的过失让父亲受了委屈,是自己弱小的能耐伤害了父亲的自尊。宏升不在在乎父亲的言辞,一心琢磨父亲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动作要领,在耕牛歇息的当儿,也反复实践体验扶犁铧的那种自如的感觉,甚至于梦中也在竭力吆喝耕牛手握犁铧犁地,学习务农的本事丝毫未懈怠过。渐渐的,在一次偶然的劳作中,自己竟然对犁地和摆耧下种上手了,能像父亲一样娴熟自如的犁地摆耧下种了,且翻过的地块一如父亲翻过的一般平整,摇摆摆耧播下的种子一如父亲摇摆摆耧播下的一般均匀。宏升学会了犁地和播种,第一次尝到了学会犁地和播种的喜悦,父亲也第一次从心底里露出了笑容。宏升务农的本事第一次得到了父亲的肯定。此后,庄稼地里的农活大都有宏升去做,父亲只跟着搭把手。宏升和父亲都笑得很灿烂。
  
  一晃眼宏升20岁了,20岁在农村该是谈婚娶妻的年龄了。宏升高挑的个头已过一米五,走路时摇摇晃晃的,进出街门房门须弯着腰才可通过。圆实的腰身和厚实的胸背看上去极富安全感。平阔的脸盘匀实地镶嵌着灯泡似的眼睛、宽大的嘴巴、高挺的鼻梁、粗浓的黑眉,总给人轻松舒适的感觉。一双大手掌厚指粗,犹如五尺钉耙劲道有力。一双脚板,厚而结实,稳稳的支撑着杨树般的身体,很是稳定。村里村外的熟人见了没有不竖起大拇指的,碰见宏升的父亲便说要给说门亲的,宏升的父亲总以孩子小和忙着学活生为由拒绝。宏升跟着父亲学会了务农庄家的各种技术后,又学习了父亲亲手传授的挂面手艺,每至冬闲时节,就跟随父亲到邻近的村里给大户人家挂面挣钱,每架面可挂出百余棍,每棍收七八角钱,一大架挂面可挣七八十元钱。作为农村家庭已经是不小的收入了。跟班着学了一个冬季,宏升自己单干了,走南闯北的,家里总能收到稳定的满意的收入。宏升年轻气盛,精旺气足,挂出一架面不觉得乏困,忙惯了闲不住,总会联系着需要挂面的人家挂出第二架面,宏升见天忙着给人家挂面挣钱,也见天浸沉在挂面挣钱的喜悦中。
  
  宏升25岁那年,他的父亲着手给他说亲。25岁在农村已是大龄青年,也是难缠青年。宏升的父亲始终觉得自己的孩子要身板有身板,要模样有模样,要手艺有手艺,家里又是个独苗,家底殷实,说门亲事不会太难。先是自个跑着给儿子说亲,跑过几户,丫头俊俏,可家里不富足。然后拖熟人亲戚说亲,连着介绍了几家,家庭富足,丫头也俊俏,单是家里大人不厚道,不便做成亲戚。再后来托人说亲,越来越少,好不容易寻着一家大人好,家庭经济状况好的人家,去看,觉得丫头不太俊俏,不上眼,就又断线了。26岁那年,宏升的父亲跑遍了临近的村子和熟人亲戚,拖断了各种但凡能托付的关系,就是没寻成一门亲。看着整天闷闷不乐、郁郁寡欢的儿子,宏升的父亲才意识到说亲说的迟了,儿子错过了谈婚娶妻的最佳年龄。
  
  农忙时节,宏升只顾干农活,不愿说话,脸上很少看到喜悦。和父亲母亲的交流越来越少,少到干脆无法交流。农闲时节,宏升有意躲着父母亲,甘愿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分享孤独。父亲越发自责难受,茶越喝越浓,水烟越抽越勤,失眠越来越多,见到儿子总有种说不出的负罪感,浑身极不舒适。宏升的父亲和母亲经商议,打算用小宏升两岁的妹妹换亲。宏升26岁那年,他的妹妹樱子也已24岁,在农村姑娘24岁已成“难产”,妹妹樱子20岁芳龄,多人上门说过亲,皆被父亲拒绝。父亲的说辞再也简单不过,哥哥没娶进媳妇,妹妹务必要等着,若是妹妹早早出嫁了,而哥哥还未结婚,作为家里大人是件不光彩的事,哥哥在村人熟人面前也会抬不起头。樱子虽心里着急,明面上开不了口,跟着哥哥苦苦煎熬着岁月,默默吞咽着孤寂的日子,忍受着村里村外的风言风语,过早的咀嚼起了失眠的味道。

  宏升父母亲用比自己小两岁的妹妹樱子给自己换亲的想法已经决定,当即遭到了宏升和樱子的反对。无奈之下,宏升的父亲母亲见天轮番给宏升和樱子做思想工作。宏升和樱子对父母亲的说教不理不睬,断然拒绝。情急之下,老两口采取了哭攻的策略,天天围着宏升和樱子哭泣,不停的伤心的哭泣,见宏升和樱子稍有退缩,老两口干脆卧炕绝食,水米不进。第三天后,宏升和樱子默许了父母亲的决定。宏升和樱子也提出了换亲须要本人满意的要求,父母欣然应许。
  
  久经乡邻村人亲戚的介绍说合,寻到了两家大体合适的亲事。给宏升介绍的丫头的家人与给樱子介绍的男子的家人是姨妈亲戚关系,且双方均无父母,各自父母早逝。家境不是很殷实富足。对于宏升,女方家的家境殷实与否不很重要,关键是丫头的模样俊不俊俏。相对樱子而言,男方不仅要模样身板好,还要家境殷实富足方可。细向介绍人打听了解,女方的丫头个高身修脸秀。男方的男子个匀体瘦貌平。家境欠丰。得知大致情况后,宏升父母亲不是很满意,心终日悬着身如康飘,寻不到顶点儿实诚。
  
  换亲的成与败,关键在于宏升和樱子。考量再三,将双双约定在亲戚家见面。在一个风和日丽的艳阳天,双双如约而至,经过简单的见面了解,宏升对给自己介绍的丫头中意。樱子对给自己介绍的男子不中意。说男子体单力薄,欠健壮欠英俊。家境欠殷实,欠富足,多寒酸。对于宏升的父母亲,约亲的结果虽不大满意,但也不能算太差,毕竟宏升是中意的。了解樱子的想法后,老两口集中进攻樱子的堡垒。软硬兼施,刚柔并进,不几日就攻破了樱子的心理防线。为了圆满哥哥的幸福,樱子做出了妥协做出了让步,并非樱子真心相许。樱子的痛和伤唯樱子最懂。
  
  见大局已定,宏升的父母亲疾速张罗婚事。双双请了说媒的人,定了简单的相同的彩礼,买了相同件数的衣物,在一个秋后农闲的艳丽的日子,双双举办了简单的订婚仪式,没有金银首饰,仅交换了衣物。宏升虽没有笑脸,但面色不算难看。樱子欠好脸色,欠好心情,多伤感,多失落。宏升应父母的精心安排,与妹妹樱子谈了心。“你若觉得男子不顺眼,配不上你,干脆就散了这门亲事了事,我实在不忍心伤你的心,让你放弃应有的幸福应承痛苦的婚姻”,“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吧!既然是命,命难为。再说,我是你的妹,我应该成全你的婚事。换做你,你也会做出同样让步的。宏升听了妹妹的心里话,觉得这些话俨然是一块块沉重的石头,瓷实实的压在心底喘不过气来。宏升开始失眠,开始学抽纸烟。
  
  初冬时节的一个艳阳天,无风,微寒。后院的白杨老树上,一对喜鹊叽叽喳喳叫不停。这一天,宏升娶回了自己的媳妇,脸上挂着丝丝喜悦。他的媳妇一脸的喜悦,满眼的欢喜。樱子嫁给了她的丈夫,脸上堆满了伤感,满眼的失意,没有一丝儿喜悦。樱子的丈夫满脸满眼的喜悦,话多人勤,招朋顾友格外精神。婚后三日回门,樱子回娘家依旧脸不带喜色,不多言语,不愿言语。和父母亲冷冰冰的待了一天被丈夫接走了。走时再没回过头。宏升虽不多说话,但不冰冷,起码温暖的脸别人可以看上几眼。宏升的父母亲心情还算喜悦,面色不差,时不时还会笑出声来,毕竟娶了儿媳妇。
  
  过年了,樱子因家庭琐事和丈夫吵了架,当天下午就独自回了娘家释放冤屈。进门不说话,径直上炕睡焖觉拒不回家。宏升的媳妇天气擦黑时分也被她的娘家人无缘无故的接走了。年关临近,宏升的父母亲不便把自己的女儿樱子留在家里过年,老两口经过一番劝说和心理疏导,第二日宏升把樱子送回了家,樱子的丈夫一直在门外恭候着,见樱子回家,高兴的合不拢嘴。宏升回到家后,媳妇早已被娘家人送回家。宏升和宏升的父母亲都觉得颇为滑稽。都当做啥事儿未发生过一样。照旧各自做着各自应该做的家务事。
  
  春节都还算过得愉快,两个家庭的两对新人和家人亲戚处的较为和谐,家里有了笑声,有了过年的喜庆氛围。家里有了家的味道。

  年后春忙,宏升放下手头的农活,去樱子家帮助樱子夫妻干了三天农活,带去了两大箱挂面,直到樱子家的农活干完才回家忙自家的农活。宏升来回奔波忙活虽然有些劳累,但心里很踏实,心里很温暖,尤其看到樱子的笑容。每逢农忙时节,宏升都到樱子家去帮忙干农活,有时一人去,有时和媳妇两人去。活多时干上五六日,活少时干个三四日。农闲时,宏升也去看看樱子,从不手空,带挂面,带猪肉份子,也带鸡蛋或生鸡。慢慢的,樱子的脸上有了喜悦,樱子有了笑声,且笑的越发灿烂。自打樱子结婚后,樱子就给自己定下了不成文的规矩。觉得自己的婚姻虽然不大中意,为了哥哥的幸福,自己认命了。但面对不大满意的家境,她绝不会再认输,也绝不会再让步,再退缩,要通过自己的双手和辛勤的努力,开创出属于自己的新生活。自己在生活上断不能再失败。无论生活条件多艰苦,环境多艰难,都要忍痛趟出一条致富路,劈开一条增收道,活出个人样给自己看。
  
  三年后,宏升和樱子各生了两个男娃,很是可爱。四个娃子叽叽喳喳极象四只刚出窝的雀儿,今天在宏升家的院子里嬉戏,隔天又在樱子家的院子里打闹,几日不见便嚷嚷个不休,见面总免不了打闹哭嚎,但都不结仇。哭完就又黏在一起了,玩的都很开心迷恋。农闲时节,宏升的媳妇和樱子留在家里照管孩子和老人,宏升和樱子的丈夫结伴外出务工挣钱,冬季无处务工便在家里养养,一年里从不闲着,年年如此,岁岁如是。两个小媳妇各自坚守着自己的家,忙活着自己的家务农活,照管着自家的孩子和老人,从不懈怠,从未怨言。两年后,宏升和樱子两家都翻修了房屋,修建了砖瓦房,也修建了标准化养羊暖棚。
  
  日子好了,宏升和樱子也越发老成了。他们从不闲着,总有干不完的活生和打不完的工。樱子购买的新衣服一直躺在柜子里睡大觉,抛头露面的机会极少,仅过年的当儿能登上大雅之堂。仅穿了时髦衣服,使用了化妆品才像个人样,照了镜子才恍然清醒自己是个女人,才偷空独自分享自己丰满起伏的身躯和俊俏秀美的容颜。看着日益长高的孩子,宏升和樱子感觉到自己是幸福的,是快乐的。他们常憧憬着自己和孩子的美好未来,他们总一步一步的艰难的向梦想前行,梦想在她们的心里是一盏盏明灯,活泼可爱的孩子是给予她们无穷力量的源泉,孩子如花般的笑脸是她们最好的回报。在繁重繁忙的家务农活里,她们无怨无悔,不知疲倦。樱子每天天刚麻麻亮,就起床饲养羊群,做饭照顾孩子,做完家里的家务,经营好羊群,再下地忙庄稼地里的活生,一整天的忙碌,忙里忙外,从不得闲暇。家里的羊群日益壮大,羊只日益膘肥体壮。一块块藏红花田务农的很起劲,花开的格外旺格外红,一大片火红的花田犹如一片片火海,红红的花映红了半边蓝色的天。樱子的身影一会在果园里,一会在养殖圈棚里,眨眼间又在藏红花田里,她忙碌着,也快乐着,收获着喜悦,收获着希望,也收获着别样的人生。
  
  宏升48岁那年,他的两个娃子长大了,大的在青岛上大学,毕业后在青岛私企上班,女朋友也在青岛私企上班。小的初中毕业后在家务农,和父亲开办了果蔬花卉生态休闲园,已成地方的致富带头人。樱子的两个孩子高出自己半个脑袋,大的念完初中就参军了,在省城一家国企上班,已经结婚成家,媳妇也在同一国企上班。小的儿子初中毕业后回家务农,和父母联手搞起规模化养殖场,儿子已成地方致富产业发展领路人。
  
  夜晚,闲暇的樱子怔怔看着一张大合影,里面是宏升一家六口和自家四口人的大团圆,望着自己孩子天真灿烂的笑脸,樱子说,可爱的孩子,你就尽情的欢笑,尽情的高歌吧,妈这片天,就为你撑起的,永远高远空阔,永远湛蓝平静,一任你驰骋疆场,驰骋自己的梦想。啥时累了困了倦了,就随即歇息吧,歇息好了,好启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大勇历险记下一篇:北郭先生和狼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微尘 2018-10-7 20:28
顶!
引用 佐眼皮♂跳跳 2018-10-7 19:33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绿豆小兵 2018-10-7 19:33
来过,拜读
引用 一点 2018-10-7 18:30
拜读,祝好
引用 李雪健 2018-10-7 17:35
问好朋友
引用 陈真真 2018-10-7 16:44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月隐寒霜 2018-10-7 16:44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冰羽 2018-10-7 15:37
赞!赏读
引用 纳兰心儿 2018-10-7 15:37
好文笔,
引用 一竖居士 2018-10-7 12:57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青稻夫 2018-10-7 09:09
好文笔,
引用 一抹阳光 2018-10-7 08:18
支持并问好
引用 忆潇湘 2018-10-7 08:18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佐眼皮♂跳跳 2018-10-7 05:17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北国阿宏 2018-10-7 04:10
支持朋友
引用 忆潇湘 2018-10-7 03:18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人淡如菊 2018-10-7 03:18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水陌格格 2018-10-7 02:19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北冷 2018-10-7 02:19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北国阿宏 2018-10-7 01:12
支持朋友

查看全部评论(27)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