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倾城之恋 查看内容

金屋藏娇,一生付笑谈

2018-10-21 10: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203| 评论: 19|原作者: 暮長安


  “若得阿娇,定金屋藏之。”
  这是刘彻五岁时对阿娇说的话,本是世间最美的情话,却不想最后竟成了汉朝最大的笑话。
  成亲三个月后,这是刘彻第一次走进阿娇的寝殿对她说的一句话:“阿娇,我想立子夫为夫人,你意下如何?”
  阿娇听到刘彻的话,握着杯子的手不小心滑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细小的碎片将她的手指划破,留下一道殷红的液体。
  可是她竟感觉不到一点疼痛,反倒是心口像有什么东西在撕咬似的。
  “阿娇,你没事吧。”刘彻看着阿娇失手打下的茶杯,有些担心的问道。
  阿娇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刘彻轻声的说道:“陛下,意已决,又何必问臣妾呢?”
  “阿娇,难道就没有一点吃醋的感觉吗?”刘彻听到阿娇的话,也不知道胸口有些闷闷的。
  她难道就没有一点吃醋,一点点的难过吗?
  还是她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夫君,而是一直都把自己当成了弟弟?只要一想到这里,刘彻便觉得有些难过。
  “没有。”阿娇听到刘彻的话,嘴角扬起一抹自嘲,轻笑道。
  吃醋?她配吗?他从来都没有爱过她,她有什么理由吃醋呢?
  闻言,刘彻的脸色有些难看,看了阿娇一眼,便拂袖离去。
  只是在刘彻转身的刹那,阿娇眼底的泪水不受控制的往下掉,她和他注定不会相守的。
  自从这一次过后,刘彻便再也没有踏进阿娇的寝殿,而卫子夫被封为夫人的消息在宫中传遍,皇帝夜夜宠幸卫子夫的消息也传入了阿娇的耳里。
  她只是折下一枝红梅,便往自己的寝殿走去。
  她表面没有说什么,只是夜里总是坐在床边,独自一个人流泪。
  她的性子太倔强了,明明很在乎,可是却总是要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话。
  再后来,刘彻踏进阿娇的寝殿是是因为卫子夫小产。
  刘彻掐着阿娇的脖子,眼中闪过一抹厌恶,恶狠狠的说道:“阿娇,我原以为你只是刁蛮任性了一些,却没有想到你怎么心狠手辣,竟然连朕的孩子也不放过。”
  阿娇只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胸口有些疼痛。
  竟然不相信自己,她一直以为怎么久他应该是最了解她的人才对,可是她似乎错了,且错的离谱,他从来都没有相信她。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死于刘彻手的时候,他竟然放开了她,只是伸手将她的衣服撕开,推到在床上对她说道:“既然你将我的孩子弄掉了,那你就为朕生一个。”
  “阿彻,你放开我……”阿娇使劲全身的力气,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子,喊道。
  “阿彻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你不可以……”
  刘彻听到阿娇的话,脸色一寒,有些不悦的说道:“朕不可以,谁可以?刘荣吗?”
  “阿娇,朕告诉你,这辈子就算朕不要你了,你也只能待在朕的身边,哪里都不能去。”刘彻附在阿娇的耳边,说道。
  那声音就像魔咒一样,一直缠绕在阿娇的耳边。
  一夜余温残存,阿娇只觉得自己的心特别的痛,像被一把锋利的刀狠狠地隔了一下似的,特别疼。
  “娘娘……”楚服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看着阿娇,轻声的喊道。

  (上接第1页)
  阿娇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起身望着窗外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申时了。”楚服应道。
  阿娇没有回话,只是看着身边早已冰冷的位置,又想起他对自己说得那些狠话,便问道:“卫子夫的身体怎么样了?”
  “回娘娘,据说性命无大碍,倒是可怜了那个孩子。”楚服将自己听到的消息告诉阿娇。
  “稍后随本宫一起去探望为夫人吧。”阿娇沉思了良久,猜对身边的楚服说道。
  “诺。”楚服将手里的毛巾递给阿娇,应道。
  “皇上,你一定要为妾身的孩子做主呀。”
  刚到门口的阿娇便听到了里面卫子夫的话。
  她的神色微变,少顷,便恢复了正常,带着楚服一起走了进去。
  “臣妾参见皇上。”阿娇身子微倾,朝刘彻行礼道。
  “你来做什么?”刘彻看着阿娇,眉头微蹙,有些不悦的说道。
  “臣妾听说卫夫人的身体有些好转,便过来瞧瞧。”阿娇看着刘彻回答道。
  刘彻没有说话,只是眉头微蹙。
  突然,卫子夫指着阿娇,对刘彻说道:“皇上,就是她害死妾身的孩子的,就是她……”
  卫子夫的情绪有些激动,刘彻将她拦在在怀里,轻声的安慰道:“子夫,放心,朕一定会为孩子报仇的。”
  在他不相信她的那一刻起,她便将自己的心封存了,应该不会痛才是呀,可是那一阵一阵的感觉,究竟是什么?
  与其说她放下,倒不如说她在自欺欺人罢了。
  卫子夫听到刘彻的话,便安静了下来,只是看着阿娇眼里有些害怕,像极了阿娇就是那个孩子她孩子的凶手。
  “皇上,臣妾想要问问卫夫人一句话。”阿娇看着刘彻说道。
  “什么话?”刘彻眉头一皱,声音有些不悦的说道。
  “卫夫人口口声声说本宫害了她的的孩子,不知道有没有有证据?”阿娇虽然看着刘彻,但是话却是对卫子夫说的。
  卫子夫听到阿娇的话,神色微闪,有些不自然的看着阿娇,显然没有想到阿娇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阿娇,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朕冤枉了你吗?”刘彻的眉头微蹙,有些不悦的问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阿娇看着刘彻说道。
  “放肆,你是把朕当成了昏君是吗?你不是要证据吗?朕一定给你。”刘彻面色一寒,说道。
  “那臣妾多谢皇上了。”阿娇跪在地上朝刘彻说道。
  刘彻望着阿娇离去的身影,眼眸低垂,有些生气。
  从来没有人敢怎么跟他说话,她是第一个人,看来平日里他对她太好了,所以她才会怎么放肆。
  “皇上……”卫子夫见刘彻面色不佳,便扯了扯他的袖子,轻声喊道。
  三日之后,一个名叫小婵的宫女被刘彻处了极刑,据说这名宫女是因为嫉妒卫子夫所以才下得药。

  (上接第2页)
  阿娇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微微一笑,拿起桌上的杯子饮了一口。
  这些话也就只有刘彻会相信,那个小婵不过是一个替死鬼罢了。
  “娘娘为何苦笑?证明了娘娘的清白难道不好吗?”楚服有些疑惑的看着阿娇说道。
  “自然是好,只是本宫想起了一些往事,觉得有些好笑罢了。”阿娇将杯子放下,对楚服说道。
  楚服听到阿娇的话,便也没有再问,她知道她现在的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自从那一次之后,阿娇和刘彻两人之间的芥蒂又多了一个。
  即便后来他一直觉得亏欠阿娇,,想要用物质的东西补偿她,可是却被她拒绝了。
  她要的其实从来都不是这些,她想要不过很简单,可是却对于他说是他这辈子都完成不了的事。
  寒梅初放,长安城下起了小雪。
  阿娇身着大红色的斗篷站在园中,伸出手心接住那洁白的雪花,只觉的手心一凉,随即便融化不见了。
  她似乎想起小时候她和刘荣还有刘彻一起在雪中推雪人的场景,如今想想真是物是人非呀。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咳嗽声,阿娇转过头望着来人,只见他身着黑色的绸缎,胸口间绣着金色的龙纹,俊逸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的苍白。
  “臣妾参见皇上。”阿娇有些惊讶的看着来人,身子微倾道。
  “何时起,阿娇与朕怎么生疏了?”刘彻走到阿娇的跟前,将她扶起来语气有些落寞的说道。
  阿娇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在心里暗道:“是呀,何时起他们两个变得连大街上的路人都不如了?”
  或许是从刘荣的死,又或者是因为他的不信任,他已经忘了他们之间的承诺,所以他们之间才会变成这样子吧。
  “阿娇,可是还在生朕的气?”刘彻见阿娇没有回话,便一起诶她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问道。
  “臣妾不敢。”阿娇将刘彻的手拿开,轻声的说道。
  她有什么资格生气呢?她只是觉得有些累了,想要远离这朝堂的纷争,远离这些勾心斗角。
  似乎从一出生就已经注定了她的命运,若不是小时候曾有一道士预言,得阿娇者必得天下。
  是不是她的命运会改变呢?
  此后,刘彻总会有意无意的跑到阿娇的寝殿,即便阿娇对他很冷淡,他也不在意。
  似乎,只要远远的望着她,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娘娘,真的打算一辈子都不理会皇上了吗?”楚服看着总是若无其事的阿娇轻声的问道。
  阿娇的拿着辈子的手一顿,看了一眼楚服之后便没有说什么。
  一辈子太长了,她似乎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心受伤罢了。
  近日来,阿娇总觉得身体有些懒散,许是前些日子着凉了的缘故吧。
  “咳……咳……”阿娇捂着嘴轻声的咳嗽。
  “娘娘,要不奴婢去给你请个太医瞧瞧可好?”楚服看着阿娇咳得有些厉害,说道。
  阿娇摆了摆手,对楚服说道:“本宫休息一下便好了,不用请太医。”

  (上接第3页)
  她想来就不喜欢吃药,若是让御医看了,估计是要吃药的。
  “诺。”楚服听到阿娇淡淡话,应道。
  “阿娇……阿娇……”正在昏睡中的阿娇,隐约听到有人正在唤自己的名字。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刘彻那张俊逸的脸,她竟有些激动,他好像很久都没有深情地唤她的名字了。
  “我在做梦对不对?你不是不要我了吗?你怎么会来呢?”阿娇摸着刘彻的脸,声音有些喑哑道。
  “这不是梦,我没有不要你,阿娇,我一直都喜欢你。”刘彻握住阿娇的手,说道。
  他怎么可能不要她呢?她难道一直都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吗?
  “真的?”阿娇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她害怕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梦醒了也就散了。
  “阿彻,其实我一直爱的人也只有……”阿娇将刘彻的手放在胸口上,轻声的说道,只是那个“你”还没说出口,她便已经睡着了。
  “谁?阿娇你说的是谁??”刘彻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的在阿娇的耳边说道。
  回应他的是阿娇的鼾声罢了。
  上元节。
  “阿娇,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刘彻一身便服出现在阿娇的寝殿里。
  阿娇朝他一笑,有些疑惑的问道:“去哪里?”
  “这个先保密,等到了再跟你说。”刘彻将阿娇的眼睛捂住,轻声的说道。
  ……
  “好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刘彻附在耳边对阿娇轻声的说道。
  望着眼前张灯结彩的街上,阿娇有一种心动。要知道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出宫了,何况是上元节这样的日子呢?
  “喜欢吗?”刘彻拉着阿娇的手说道。
  阿娇没有回话,只是点了点头。
  两人走了一会,阿娇站在买糖人的摊位停了下来,她一直望着那双被茧子布满的手正在一点点的创造艺术。
  “阿娇喜欢吃糖吗?”刘彻见她一直望着那糖人,便打趣道。
  阿娇抬头看了他一眼,便也就没有说话,只是离开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阿娇才知道刘彻并没有跟上来,也不知道为何胸口有些闷闷的,坐在湖边发呆。
  鼻尖传来一阵像甜的味道,姬九梦望着突然出现的小糖人,一些高兴的望着刘彻说道:“这是你做的?”
  “嗯,喜欢吗?”刘彻看着阿娇轻声的说道。
  “嗯。”阿娇看着那个跟自己有着八分像的糖人,好像得应道。
  这是他第一次送给她的礼物,她怎么会不喜欢呢?

  (上接第4页)
  她总觉得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她害怕梦醒了便什么也没有了。
  “阿娇,以后每年的上元节,我们都在外面过可好?”刘彻看着阿娇轻声的问道。
  “好。”阿娇沉思了一会,便道。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这个上元节恐怕是她过得最后一个了。
  刚回到皇宫,刘彻便接到卫子夫的贴身婢女传来的话,卫子夫有了身孕。
  也不知道为何,这一次阿娇竟觉得心里有些疼痛。
  她只要想起刘彻听到卫子夫怀孕而高兴的表情,她便觉得心有些疼痛。
  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呢?或许她在意吧。
  原来他的嫔妃注定不会是自己一个人,只要一想到这,阿娇便觉得这些日子以来都是假的。
  自从这一日之后,阿娇很久都没有见过刘彻了。
  再见到他的时候是卫子夫的孩子出生,他让她帮忙取个名字。
  阿娇的深眸微暗,看了手中的笔,良久才写出一个字:“研。”
  便交给刘彻,自己转身朝床榻走去。
  她和他或许再也回不去了吧。
  再后来,他们两个相见的时候,竟是刘彻带着人来搜阿娇的寝殿,却不想搜出了一个插满针的小木人。
  她和他的关系也就是在那时候断了吧。
  他从未相信她,他从来都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刘彻站在高堂上,看着阿娇,问道。
  “臣妾无话可说。”阿娇看着刘彻的身影,沉声道。
  “你……”
  “皇上,其实你从来都不相信我,你只相信自己的眼睛。”阿娇看着刘彻说道。
  望着眼前孤黄的落叶,阿娇想起了未出阁的事情,总觉得那些是一场梦。
  “咳咳……”
  只见丝帕上染了一朵红色的梅花,栩栩如生。
  “娘娘,更深露重,早些休息吧。”楚服说道。
  “他不回来了……”
  阿娇忘了一眼那禁闭的大门,叹了一声道。
  他不会来了,他或许从来都不喜欢她吧,否则也不会这样子对她……
  那一天是他封卫子夫为皇后的日子,亦是她在人世最后的一天。
  她终究还是放不下她,所以才托她的贴身丫鬟楚服去请他来见她最后一面,可是他终究还是没有来。

  (上接第5页)
  “皇上,我家娘娘快不行了,求皇上见她一面吧。”楚服跪在大殿的门外,不断地额头喊道。
  可是却无人回答……
  “咳咳……”阿娇的脸色异常的苍白,她的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阿彻,你还在怪我吗?咳咳……”阿娇捂着嘴轻声的咳嗽。
  突然间她看到刘彻出现在长门殿里向她招手,她有些欣喜的笑了笑,说道:“阿彻你终于来看我了对不对?”
  “阿彻……我就要死了,你可不可以再叫我一声娘子?”阿娇伸出手朝刘彻喊道。
  “娘子。”只见刘彻的嘴角微微一张,喊道。
  等到楚服来的时候,便看到阿娇的手一直朝某处深去,嘴角扬起一抹笑,喊道:“阿彻……”
  “娘娘……”
  阿娇回过神来对祝福说道:“若是本宫死了,你便将这长门殿烧了吧。”
  “咳咳……”
  “诺……”楚服应道。
  那一夜的火整整烧了三天三夜才消停,而刘彻赶到长门殿的时候,阿娇的身子早已化成了灰烬。
  刘彻跪在地上看着那被烧得血肉模糊的阿娇,哭的像个小孩子似的,嘴里一直念着:“阿娇,你回来吧,我错了……我不该把你关在这里,我错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李雪健 2018-10-22 09:55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忆潇湘 2018-10-22 09:55
顶!
引用 微笑 2018-10-22 08:07
慢慢欣赏!
引用 秀丽的乐园 2018-10-22 07:12
好文笔,拜读!
引用 胡石遗 2018-10-22 07:12
拜读,欣赏!
引用 南山秋菊 2018-10-22 07:12
欣赏学习了!
引用 学会成长 2018-10-22 06:22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乐小肆 2018-10-22 06:22
好文笔,
引用 墙头等红杏 2018-10-22 05:25
欣赏佳作,问好!
引用 上官楚伶 2018-10-21 22:17
顶,问好
引用 高山流水 2018-10-21 20:24
拜读,欣赏!
引用 晚风 2018-10-21 20:24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灵川 2018-10-21 19:19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人淡如菊 2018-10-21 18:25
拜读,欣赏!
引用 学会成长 2018-10-21 15:19
慢慢欣赏!
引用 浮华苍桑 2018-10-21 13:58
欣赏支持!
引用 微笑 2018-10-21 12:12
慢慢欣赏!
引用 上官楚伶 2018-10-21 11:18
顶,问好
引用 优福 2018-10-21 11:18
好文笔,欣赏学习。

查看全部评论(19)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