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纯爱校园 查看内容

学霸猛如虎,不如嗅蔷薇

2018-11-13 16:5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63| 评论: 16


  【IT男再奇葩也敌不过IT女】
  我读研二那年认识了周荷,她是本科二年级的学生,响当当的校花。
  不过我认识她倒不是因为她的美貌。
  当时我的研究生导师孙志维是她的班主任,那个对我极其偏爱的儒雅小老头被周荷黑得一塌糊涂。学校的贴吧或者微博都有她的投诉,她还恶搞了导师的一寸照,在师大广为流传。
  孙老师为人比较随和,是个时尚的小老头,平日里还总去某宝搜一些明星同款来穿,我们私底下都叫他老孙。
  周末我还在机房就接到老孙的电话,他叫我吃过午饭去一趟办公室,我到的时候只有周荷一个人在那里。她嘴里嚼着口香糖,用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嘿,你怎么惹到孙志维那个老头了?"
  我笑着耸了耸肩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那你呢?"
  她有点得意地指了指老孙的电脑:"没什么呀,就是黑了老头的个人网站而已。"
  其实那时候我觉得周荷对我的印象还挺好,但这好感仅仅持续到老孙笑呵呵地推开办公室的门,他拍我的肩语气任重而道远:"樊星啊,那个小丫头又把我的网站黑了,今天下午你可一定要弄好,我晚上还得上成绩。"
  好一个"又"字,这次周荷总算知道那个一直暗中帮助老孙的家伙是谁了,我朝她的方向偷偷看了一眼,毫无疑问得到了一记鄙视。
  老孙对周荷算是够宽容的,不说远的,就说周荷近期几大罪状,随便哪一个上报学校都能定她一个记过处分。这次周荷下手比较狠,颇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感觉,所以当我擦了把汗宣告搞定的时候周荷有一瞬的愕然。老孙对我的手艺还算满意,他捣鼓了一下自己的电脑笑着对周荷说:"好了,你回去吧,下次不许胡闹了。"
  胡闹?老孙还真是肚里能撑船啊,别的不算,光是他的个人网站这个星期就已经被周荷黑了四次,换作其他老师恐怕早就怒了。
  周荷走的时候还狠狠地摔了一下门,我看了眼老孙,他没有丝毫怒气,只是像自言自语似的说:"周荷是个好苗子,只要好好引导将来肯定了不得。"
  我蛮能理解老孙,我们学编程的在本科期间大多是插科打诨,选择继续读研考博的很少,这也是老孙喜欢我的原因之一。相识之初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都敢给我当研究生,将来必定天下无敌。"
  所以老孙格外惜才,尤其是对在读本科就如此出众的周荷。
  人人都说IT男奇葩,我承认,比如我正和女朋友聊天,突然想到一个更简洁可行的方法,便立刻关了QQ去敲代码都是常有的事。
  但是遇到周荷之后我就不这么想了。
  自从周荷知道是我在帮老孙修复网站之后,老孙的网站就再没被黑过,并不是周荷被我华丽的手法和深厚的内功吓怕了,而是她决定直接黑我。比如在我醉心编程的时候黑了我的QQ,和我女朋友聊得风生水起。这件事的结果就是在我和女友三周年纪念日那天,女友把我送的小雏菊甩到我脸上,怒吼了一句:"樊星你这个贱人,就你那一米七的个头还想劈腿,腿够长吗你?"
  所以,我失恋了。
  不过你们别听我前任胡说,其实我有一米七三的。
  【我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但请赐我一剂麻药】
  大概是我的不作为让周荷觉得无趣,她强行加我为QQ好友,每隔一分钟给我发一个抖动,就在我想关了QQ的时候她发来一条消息:你要是再不回话,我就直接去你寝室找你了。
  师大女猛如虎,进男寝如进厕所。这是师大广为流传的一句话,为此我裹紧被子很快回复了周荷:有事吗?
  之后周荷的头像就黑了。类似这样的事情还很多,总之一个月的时间我被她弄得神经衰弱,写代码总是心不在焉。
  研究生的寝室是两人间,室友阿亮经常偷拿我的高配笔记本打游戏,而这恰恰是悲剧的开始。比如某一天我临时有事没关电脑就离开了寝室,周荷在QQ里发视频轰炸,刚好把正在打BOSS的阿亮弹出游戏。

  阿亮怒不可遏,直接把周荷拉黑,然后又心满意足地重新登录游戏。
  最近学校有两个留校任教名额,老孙之前曾经跟我提过一次,他问我有没有留下的意愿,我一路想着这件事,压根没注意到迎面而来的周荷。
  当时周荷是跟她的两个室友一起去吃饭,见到我立刻伸开双手拦住。我发誓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一刻万众瞩目,面对周荷这款杀毒软件,就算我是最新型病毒,也甘愿被拦截。
  她有点倨傲地仰着头,伸手推了我一把,我后退一步站稳,她才开口:"你怎么把我拉黑了?"
  我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可能是阿亮搞的,但是又不知怎么跟周荷解释,思前想后说了一句最不该说的话:"你连我的Q都能黑,自己再重新加上不就好了吗?"
  周荷的桃花眼瞪得圆圆的,她甩下一句"我一定会让你主动加我为好友的"就扬长而去。
  回寝室我跟阿亮说了这件事,我说:"周荷她有毛病吧,再黑一次我的Q,多简单的事怎么让她说得那么复杂?"
  阿亮的嘴巴张得巨大,良久才合上,不可置信地问:"你是说我今天拉黑的那个女生是周荷?"
  在得到我的肯定答复后,阿亮感叹一句:"有毛病的是你吧?你不觉得周荷对你太关注了一点吗?"
  虽然阿亮这么说,可我还是觉得周荷那样的女生是不屑我这样的学霸的,或许她对我的关注不过是因为我一而再再而三拯救了被她黑掉的网站。在我的理解里,这是一种不服和挑衅,我们的关系只是亦敌亦友,绝对升华不到喜欢那个高度。
  阿亮听了我的内心剖析后显得很兴奋,他一向直截了当:"既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你能不能帮我约周荷出来?"
  奇怪的是,我答应阿亮的时候心情就像是多年前把卷子借给后座抄,结果他的分数比我高一样,不太爽。
  【她那样的女孩子注定一生被追逐】
  周荷恋爱了。
  阿亮把这个大新闻告诉我的时候我有一瞬间的失神,不过很快就恢复从容。周荷她跟我不一样,我习惯一个人的食堂,一个人的图书馆,一个人只有主机轰鸣的机房,可周荷却是站在万众瞩目的最高点,她那样的女孩子注定一生被追逐,永远没办法停下来。
  这之后阿亮也不提要我帮他约周荷的事情了,倒不是他有原则,主要是周荷的男朋友不是一般的战士,不止阿亮,就连平日里帮周荷占座打饭自诩为校花蓝颜的男生都开始对周荷敬而远之。
  在师大没人不认识周荷的男朋友唐吉,他是我们学校后门一个工厂里的工人,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张脸帅到爆表,据说他一笑就能电死师大百分之八十的女生和所有的男生,不过脾气也是出名的差,师大的男生没少挨他揍。
  阿亮说唐吉脾气再臭,也波及不到我,因为我有以柔克刚的功力,唐吉见到我一定会像孙悟空见到唐僧那样乖乖认栽。可是他估计错了,因为没多久我就被唐吉揍成了二师兄。
  周末那天我和阿亮打算去网球场挨过一个孤单的下午,路过台球馆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唐吉和周荷在里面打台球,唐吉正手把手地教周荷。我很快收回视线,谁想到阿亮却大惊小怪地拍了我一下:"你看,那不是唐吉和周荷吗?"
  就是这一声震耳欲聋,原本专注的唐吉和周荷同时抬头朝门外看了过来,我有点尴尬地笑了一下就朝网球场走。
  阿亮自诩为师大的网球王子,不过他的技术真的不怎么样,充其量算是个网球男仆,我和他打二十分钟的球,大约有十五分钟是在捡球。
  如果阿亮的那个发球没有砸到唐吉,或许那个下午只会是无聊而不是悲剧。
  当时唐吉拎了一个装着冰奶昔的口袋,阿亮那个用力过猛的发球咣的一声正中唐吉的脑门,他的剑眉在那一刻如同燃烧了起来,我看着他一步步朝阿亮走过去,无视阿亮嘴里不停的抱歉,把那杯冰奶昔狠狠扣在阿亮的头上。

  看着带冰碴的奶昔顺着阿亮的额头流下来,我顿时怒火中烧,扔掉手中的网球拍跑过去揪起唐吉的衣领:"你快跟他道歉。"
  阿亮不住地扯我的袖子,小声嘟囔:"樊星,算了,也没什么大事,你别……"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就被唐吉狠狠推开,然后被他按在地上揍得毫无还手之力,唐吉临走时还恶狠狠地呸了一句:"我告诉你樊星,少乱管闲事!"
  那天阿亮搀着我到校医院简单包扎了一下,校医一边包扎一边啧啧叹道:"学生没事总打什么架,这是多大仇,才下手那么狠。"
  我强咧了一下流血的嘴角:"瞧您说的,我这可不是打架去了,散打课,认真了点。"
  回寝室后我把刚才在超市买的水果洗好递给阿亮:"下午的事对不起,你别往心里去啊。"
  阿亮一把推开我的手:"樊星,你说什么呢,我俩还用整这些吗?"
  我讪笑着把水果放到盘子里,阿亮叹了口气:"不过你不用担心,至少唐吉不会去举报今天的事,老孙最烦别人打架斗殴,要是被他知道你就废了。"
  我点点头,阿亮显得有些激动:"我觉得你不要管唐吉了,你为他做了那么多,但凡他把你当哥哥,今天就下不去这个手!"
  "哥哥"这两个字从阿亮口中冒出来的时候,我顿时无言以对。
  【对不起,狗的血还是热的】
  被唐吉揍的当晚我收到了周荷的短信,如果你以为她是来安慰我的,那你就错了,她是来往我伤口上捅刀子的。她说:樊星你是不是男人啊,唐吉一点伤都没有,你怎么都快残废了。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她和唐吉真是一路人,他们那个高贵冷艳的世界恕我等凡人只能仰望,我删了她的短信,关掉了手机。
  再次见到周荷和唐吉是两个星期后了,那天是我的生日,在我妈的电话轰炸下我尽量掩饰了一下裸露的伤口回到了家。
  给我开门的人居然是周荷,我愣了一下,随后就看到唐吉拎着蛋糕从厨房走出来。
  那顿饭我们吃得很沉默,除了我妈始终兴致颇浓,她左看周荷一眼右看周荷一眼,十分欢喜地对我说:"这姑娘长得真好看,小吉总算办了件有用的大事。"
  周荷展现出来的乖巧跟她平时那个人简直冰火两重天,任谁望着一个一头黑色长发,笑容甜蜜的女生会觉得她是个爱恶作剧的叛逆学生呢。
  说着说着我妈就扯到我身上来:"你都多大了,什么时候能像小吉一样带个女朋友回家来?"随即又笑着跟周荷说:"周荷啊,你和小星还是一所学校的呢,有同学就帮他介绍介绍,没事出去玩带着他点,小星这孩子学习都学傻了。"
  周荷轻声乐了,唐吉依旧黑着一张脸,全程埋着头吃饭。
  唐吉送走了周荷,回来的时候正撞上我在客厅,他想溜进卧室被我一手抓住:"小吉,进书房聊聊吧。"
  看得出唐吉不太愿意,但是又不想在家里和我起争执,关上门之后他才把心中的不满表露无遗:"有事快说。"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成了这样呢?大概就是从那个女生离开之后吧。
  那时候我还在念高中,唐吉在我学校的初中部,那时候他就不爱学习,并且在学校有不小的名气,人人都畏他几分。可是那时期的唐吉见到我还总是乖乖地叫哥,他幽深的眼睛里有数不完的流光,笑起来还有青春的气息。
  后来唐吉喜欢上他们班一个女孩子,这件事情闹得很大,在学校里几乎尽人皆知,唐吉光明正大地追那个女孩子,始终没有得到女孩的答复,倒是为此被请了几回家长。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高三第二次模拟考的前夕,唐吉在下午操的时候跑来找我,他请求我周末陪他去一趟医院,也是那时候我才知道唐吉一直喜欢的那个女生进了医院。

  "关我什么事?"
  我记得我当初是那么对唐吉说的,他听到之后表情很震惊,但还是试图劝我:"就算是同情她好吗?陈晨的手术只有一半的把握可以成功,如果失败了,她就再也看不见了,你能去……"
  他的话还没说完,上课铃就响了,我急忙打断他:"别闹了,我就快考试了,你自己去看吧。"
  唐吉说那个叫陈晨的女生因为看到我挂在校展栏里的一幅书法而喜欢上我。在我看来这理由既单薄又可笑,最重要的是我并不喜欢她,所以我不愿意拨出哪怕一丁点的时间浪费在她的身上。
  那之后唐吉再没叫过我哥哥,他开始叫我"冷血狗",我高中毕业那年他终于改了口,因为他说:"对不起,狗的血还是热的。"
  陈晨的眼睛没有好起来,她不是一个幸运的人,这种不幸甚至波及到了唐吉。陈晨辍学那年唐吉中考失利,之后他就彻底放弃了念书这件事,早早出去工作了。
  【我啊,摊上大事了】
  不管怎样,我为唐吉从陈晨的阴影里跳脱出来感到高兴,就算使他振作的女生是那个很让人头疼的周荷,也没有关系。
  最近有一个软件大赛,老孙为此把我叫到办公室,我到的时候又看到了周荷,这次除了她还有三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生。
  老孙说他带了很多团队无暇分身,要我代替他当周荷他们团队的指导,因为这个缘故,我开始经常耗费大把的时间陪周荷他们四个人待在机房。
  周末的时候队里没安排开会,我终于抽出些时间来做这段日子一直无暇顾及的事情,为此早早去了机房。
  那时候天还蒙蒙亮,隐隐约约让我觉得自己回到了高考那一年,我就总是在这时候就出门,一个人走到学校。
  机房的铁门发出难听的声音,我开门才看到里面亮着灯,最初以为是昨晚忘记关灯,进去后才看到周荷正对着屏幕吃泡面。
  "喂,机房不允许吃泡面。"我想了想还是提醒了她。
  "你不说谁会知道?"说着周荷突然笑了起来,"不过也不好说,唐吉说你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我没有理她,径自开了一台电脑。
  周荷和唐吉在一起后还发生了一件事,我和唐吉的兄弟关系慢慢在师大传开了。此前因为唐吉随母姓,又与我十分生疏,没人会把我们联想到一起,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阿亮。
  我忙了一阵子,再抬头的时候已经十点多,扫了一眼周荷的方向,她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我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朝她走过去。
  其实我从没想过像周荷那样的女生还会对待一件枯燥至极的事情如此执着,她竟然一直在研究我上次给他们开会商讨出的方案,并且已经做出了基本的框框。
  "还挺不错的。"我忍不住给她点个赞,她哼哼一声:"你第一天认识我吗?"
  我看着她得意的眉眼也笑出声,我越来越明白老孙为什么那么纵容喜欢周荷了,因为在某些方面,她永远不会让人失望。
  比如那次软件大赛,周荷那队成为我们学校唯一一个可以去北京参加决赛的队伍。
  可惜的是我不能陪他们一起去了。
  我已经很久没尝过酒的味道了,那晶莹的淡黄色液体可以让人晕晕乎乎进而失态。唐吉说我酒品不好,喝醉了就爱给人讲大道理,自以为可以度化苍生,所以我真是很少很少喝酒。
  阿亮回到寝室看着满满一屋子的易拉罐沉默了许久,我看到他便歪歪扭扭走过去钩住他的脖子:"阿亮……"
  那天我一定是对阿亮说了很多的话,导致他第二天发短信告诉我他想回家待几天疗伤。
  周荷见到我的时候大吃一惊,当时我头没洗胡子没刮地出现在食堂,穿了一身灰色的运动服,整个人看起来灰蒙蒙的。

  她跳出来拍了一下我的肩:"樊星,你怎么不陪我们去北京比赛?孙志维只说你出了点事,你到底怎么了?"
  我冲她一笑:"我啊,摊上大事了。"
  【你这么做对得起我吗】
  此前我一直通过老孙的介绍帮一些小公司做系统,就在周荷他们比赛的那段日子,第一次接到了一个大公司的邀请。老孙说是A公司自己找到我的,因为他们看到我做的系统之后很欣赏,希望我能够帮他们做一个新系统。
  老孙告诉我一定要好好做,这是一次难得的好机会,为此我把这件事看得十分重,甚至挤出吃饭睡觉的时间去弄,然而就在我把做好的系统交给他们后,得到的答复竟然是抄袭了别人。
  "不可能!这个系统是我新想出来的,很多想法目前都没有被实施过,我发誓这绝对会是独一无二的。"
  我的辩白在对方冰冷的声音下显得十分无助:"可是在你之前其他公司已经开始使用了你这款新系统。"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有老孙选择相信我,可他也唉声叹气:"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种事情根本没得解释。"
  所以带着这样的心情我完全没有办法陪周荷他们去北京比赛,只是我没想到两天之后又在学校看到周荷,当时我的震惊甚至超出了被告知抄袭的时候:"你怎么还在学校?现在你不是应该和你的队友一起待在北京比赛吗?"
  周荷还是嚼着口香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想去了,所以就没去啊。"
  "你把口香糖吐了。"
  大概是被我冷冰冰的声音吓到,周荷眨了眨眼睛竟然真的乖乖吐了口香糖。我想我当时的脸一定扭曲得不像样,所以周荷居然耐心听我说了那么多废话。
  我说:"多难得的一次机会你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你知道有多少人比你努力比你要强比你付出得多却天生敌不过你的好脑子吗?你真太让人失望了周荷,你这么做对得起你自己,对得起我吗?"
  我正噼里啪啦没完没了,突然看到不远处唐吉正朝我们走来,便噤了声,我甚至连句像样的再见都没说便落荒而逃。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那些事,我用尽所有心力去做的两件事都不得善终,这真让人沮丧。
  大概是倒霉到了极点便绝地反弹,一个星期后我接到了A公司的电话,他们说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抓住这次机会像抓住救命的稻草,每天在宿舍机房两点一线,这时候阿亮也回来了,他主动提出帮我带饭,给我省下了不少时间。
  然而就在我快要做完的时候,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唐吉被人打得半死,正在医院。我打了车直奔医院,见到唐吉的时候他整个人被裹得像是个木乃伊。
  当时爸妈去了外地,除了我以外根本没人能照顾唐吉,或许这就是命,我注定不能为自己正名。就在我打算放弃做那个系统的时候,周荷气喘吁吁地赶到了医院:"我听你室友说你最近不是有事要忙吗?你先回去吧,唐吉这边有我就行了。"
  【我对你的心比钞票都真】
  十月份,所有的阴霾都过去了。
  彼时我做的新系统在A公司正式启用,周荷的队伍拿了软件大赛二等奖回来,我留校的事情也定下了七七八八。
  恰逢周荷他们的辅导员去进修,我即将成为周荷的新辅导员,唐吉知道这件事之后还特意来警告了我:"我告诉你,不要有事没事的给周荷添堵。"
  我轻轻敲了敲他挂在胸前的那条被打骨折的胳膊:"你还是管好自己再顾别人吧。"
  只是我没想到,走马上任没多久,真的出了事。
  那天天还没亮我就被电话吵醒,女生公寓B座起火,那正是周荷所在的公寓。
  我穿好衣服立刻赶了过去,到的时候B座的女生已经跑下来许多,我所管辖的班级在清点人数后发现只有周荷一个人不在。就在消防队员准备冲上去的时候,周荷才捂着鼻子跑了出来。

  "你怎么才下来!"此前浓浓的担忧在见到周荷踉跄着跑下来之后都变成了责怪,周荷还是咳个不停,好半天才说出话:"我动作慢不行吗,你管我!"
  我被她这句话堵了半天,最终沉默着没有继续说教,只是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那场火很快扑灭,好在火势不大,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也是后来我才听女生说其实周荷是第一个发现着火的,然后跑到顶楼拍打每间寝室,确保叫醒所有人之后自己才跑下来。
  我只觉得自己在那一刻才真正认识了周荷,心脏有种被水融化的错觉。
  我好像有点明白老孙了,那之后我莫名对周荷宽容很多,可是我能容忍她的逃课贪玩,也能容忍她的痞气不羁,但是我真的没办法容忍她的告白。
  教师节那天我收到很多礼物,大概是因为和学生年纪相当,他们都没把我当辅导员,我和许多男生甚至处得比以前的同学还要好。就在快中午的时候,周荷突然捧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花出现在办公室,连门都没敲就蹦进来,把花放到我桌子上:"樊星,你还用我说得明白一点吗?"
  当时和我共用一个办公室的留校任教的女老师眼睛睁得跟个鸡蛋似的,我还没说话,周荷就甩了甩头发理了理花瓣:"算了,你这么笨我不说明白点怕你也不能领悟,我喜欢你,你看着办吧。"
  女老师的眼珠已经掉到了水泥地上,我有种想死的感觉,下午的时候我跟周荷在会议室里谈话:"我现在已经是你的辅导员了,你以后开玩笑不能那么没大没小的,还有你也该考虑到唐吉,传出去对你不好。"
  她点点头又摇摇头:"谁说我开玩笑了?我是认真的啊,我和唐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对你的心比钞票都真,不信你验啊。"
  我以前从没发现周荷那么嘴贫,最终我疲于应付选择沉默,只是站起身当着她的面把那束玫瑰丢进了垃圾桶,之后把她一个人留在了会议室。
  那天后一个星期我都没见到周荷,正想着是不是做得太伤人自尊了,突然接到了阿亮的电话,挂断电话之后我恍惚了好一阵子。
  【我可能会做一个好女生】
  我没有想到那次我给A公司做系统结果出现意外竟是因为阿亮。
  时隔良久,阿亮说他内心忐忑,终于跟我坦白,是他一时起了贪念偷了我做好的系统卖给别家公司,事后他也十分后悔。
  他还说我低迷的那阵子周荷一直跟他打探我怎么了,他把我的事情告诉了周荷,结果周荷说一定要帮我再争取一下。
  之后我给A公司打了电话,问他们为什么又给了我一次机会,对方突然笑了一下:"你女朋友嘴皮子太厉害了,句句言之有理,跟我们交涉了整整一个星期,况且我们也觉得事有蹊跷,就打算给你一个机会证明自己。"
  挂断电话,我想到了周荷,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A公司说那个自称为我女朋友的人为了让他们能重新给我一次机会,在此前已经免费送给他们公司一个她自己做的系统。我想这大概就是她没去北京参加比赛的原因。
  可是,就算她能,我也不能不顾及唐吉的感受。
  那年唐吉怪我没有实现陈晨失明前的最后一个愿望,怪我狠心不去看陈晨,可是他不知道,恰恰是因为我那么在乎他,才断然不想和他喜欢的女生有任何牵扯。
  周荷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她突然不给我惹事让我十分不习惯,总觉得这是山雨欲来。周末我回了家,唐吉坐在卧室看电视,我想到好一阵子没看到他和周荷在一起了,便问他:"你和周荷怎么样了?"
  他白了我一眼:"八卦,关你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觉得她最近消停得很。"
  唐吉说:"周荷她只是想做一个好学生帮你省点心,你这人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啊,给你省心你还忐忑了?"

  我哦了一声回到卧室。
  后来偶然一次我看到唐吉和别的女生在校外的一家甜品店吃甜品,突然不受控制地冲了进去:"你怎么不学点好的,你学别人劈腿?"
  唐吉冷笑一声:"哟,你们辅导员现在都管这么宽了吗?"
  那次我终于没忍住,对唐吉动了手,后来唐吉擦了一下流血的嘴角居然笑了:"你终于有点男人样了,之前我揍你你不肯还手,现在却为了周荷打我,樊星你究竟在怕什么呢?"
  见我没说话唐吉叹了口气:"我跟周荷很早就认识啊,是哥们你懂吗,谁知道你们学校一帮狗仔都在谣传,真是人言可畏。"
  唐吉说周荷也是无意中才知道他是我的弟弟,为此她缠了唐吉好久,从他那里骗取关于我的八卦。唐吉又说:"要不是周荷劝我,陈晨那件事,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你知道吗,周荷以前什么事不敢做,什么祸不敢闯,她那样一个人告诉我希望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从一开始就做一个安安分分的好女生,这样配你多好。"
  【尾】
  我给周荷打电话,无法接通,突然想起以前阿亮用我的号把她拉黑后她说的气话"我一定会让你主动加我为好友的",为此我登了弃用好久的QQ,发送了加好友申请。
  等待的过程真是难挨,第二天我居然收到周荷拒绝加好友的信息,士可忍孰不可忍,我只能化知识为力量黑了她的QQ把自己加上。
  当我收到周荷发来的坏笑表情,脑子里全是有关她的点点滴滴,那一刻我就知道本学霸这次彻底栽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陌路 2018-11-14 16:26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漫天 2018-11-14 16:26
欣赏。
引用 色色三毛 2018-11-14 15:35
欣赏佳作!
引用 叶沁 2018-11-14 15:35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青舟 2018-11-14 13:47
来过,拜读
引用 遥望丿无伤 2018-11-14 12:45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小天 2018-11-14 12:45
来过,拜读
引用 水陌格格 2018-11-14 12:45
拜读,祝好
引用 青梅煮酒 2018-11-14 12:45
顶!
引用 青梅煮酒 2018-11-14 11:51
拜读,祝好
引用 忆潇湘 2018-11-14 10:06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逍遥漠仙 2018-11-14 09:14
慢慢欣赏!
引用 灵川 2018-11-13 22:55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忆潇湘 2018-11-13 22:01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墙头等红杏 2018-11-13 21:10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学会成长 2018-11-13 20:18
欣赏佳作!

查看全部评论(16)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