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纯爱校园 查看内容

是谁杀了崔小媛?

2018-11-13 16:5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23| 评论: 9


  【楔子】
  我计划杀死我的女朋友,在这一周之内。
  别问我为什么要杀她,我非杀了她不可。我有足够的理由和动机,唯一欠缺的,不过是巧妙的手法和善后方式:要如何让她干脆利落地死掉,并且,我不会受到怀疑。
  她死了,我还要继续我的生活。
  我是一名高三学生,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高考之前,她必须死掉。
  那么,倒计时现在开始。
  【女友死期前七天】:她的嘴角勾勒了一个翘起的弧度:我叫崔小媛。
  我的女朋友并不漂亮,她个子矮矮的,身体也很瘦弱,白得近乎病态的脸上有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她不多说话,但性格很开朗,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至今我仍清楚地记得我第一次进入校门的时候,如无头苍蝇似的在学校里乱逛,最后拦住一个矮小瘦弱的女生问道:同学,你知道高一七班在哪里吗?
  她看着我半晌,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洁白的小虎牙露出来:真巧。然后她收了笑容,目光温柔地指着迂回走廊的一个方向说道:我也是高一七班的,跟我走吧。
  她的情绪感染了我,我于是挠着后脑勺也一起爽朗地笑起来,我说我叫易磊,你叫什么?
  她的嘴角勾勒了一个翘起的弧度:我叫崔小媛。
  没有看到她露出的小虎牙,我有点失望,于是我故意逗她:你跟崔永元是什么关系?
  她露出了我预想中的笑容:或许是远房亲戚吧!
  我哈哈大笑,颇有成就感,就好比以第二名的成绩考入这所重点高中时的感觉。
  或许我不是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或许我有些胆小懦弱,但谈起学习,我是很有自信的。为了提高我的学习成绩,父母不知道请了多少名师指点,我也确实是个听话的好儿子,一路从重点小学顺利地升入本市数一数二的高中。
  说实话,来到这所学校,我还是有点骄傲的。不仅是因为我父亲出资翻修了图书馆,也不是因为我进入了最好的班级,而是我有能力和信心在三年之后,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全国最好的大学。
  我的班主任姓马,是个以严厉铁腕着称的中年妇女。据说她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平日不苟言笑令人生畏,可是她教出来的班级,升学率从来都是最高的。她的第一堂课就给我们讲了她的要求,她说:"这三年不是来放松的。我绝不会允许你们做除学习之外的事情。"
  我想,学习之外的事情,最严重的一条,莫过于早恋了吧?
  我回忆着刚刚入学时候的场景,却被一个人摇醒,有道声音在说:易磊,易磊。
  我好像刚睡醒似的看着她:马老师?
  马老师严厉的脸上带着一丝温柔,她上下打量我:你之前精神很差,现在好点了吗?
  我看了看她,然后便微笑着说:不要紧的,老师。然后我转过头,看见了身边有些拘谨地站着的崔小媛,又对老师说道:老师,我和小媛可以走了吗?
  老师愣了愣,然后对我说:你让小媛站远一点,我有话要单独对你说。
  我大方地对小媛挥了挥手,她有些不情愿地向后挪了挪。我蹙眉:再远一点,老师有话要单独跟我说。
  她噘着嘴一直退到了办公室门口。
  我跟老师说可以了。
  马老师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小声地说道:"高考之前,你必须杀了崔小媛。杀了她之后,省优秀学生的名额,就是你的了。"
  省优秀学生。我很清楚,这个名额全市不过三个而已,它可以为我的高考加上十分。十分!对于一分超百人的激烈高考,是何等沉甸甸的砝码?
  这样的诱惑让我沉默。过了一会儿,我看了看站在墙角百无聊赖的小媛,低低地回道:"嗯,我会考虑的。"
  【女友死期前六天】:那晚我发现,崔小媛竟然这么美。
  其实,除了马老师之外,我也在王老师那里听过要我杀死小媛这件事情。

  王老师是我父母为我专门请的补课老师,他们说王老师很厉害,要我听他的话。他会帮我制定复习计划,为我安排接下来的人生轨迹,只要按他说的做,我就一定能考上一所一流大学。
  说实话,我都不太记得王老师到底给我讲过哪些课程了,补习的时候我必须去他的办公室。跟我的班主任不同的是,王老师是个非常和善的人,他戴着金丝边眼镜,和蔼地跟我聊天,比起终日想拆散我和小媛的马老师和父母,他就好像天使一样。
  我很不满地对他抱怨,他也没有怨言。我跟他讲我和小媛的故事。我说,这世上的人都疯了,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要拆散我们,可越是这样,我就越不放手。
  其实,连我自己都快忘记,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小媛的。
  小媛坐在我前面。她发色偏黄,纤细的长发在后脑勺绑成一个小小的马尾,单薄的肩膀,细细的脖颈,看起来就好像一根发育不良的豆芽菜。
  有同学背地里议论她,说她家里条件很差,母亲是聋哑人,父亲在一次劳动事故中成了残疾人,从此失去了劳动能力。她还有个上初中的弟弟,家里靠领救济金和亲戚接济生活,四口人挤在一间三十平方米的小屋子里,日子过得很艰辛。
  可是,这样贫穷的家庭,怎么会培养出考入本市重点高中的状元来。
  小媛以总分超过我二十分的成绩考入这所高中。同学们说,当初父母不想让她继续读书的,他们想把那点微薄的钱投入在她弟弟身上,可她坚持要读书,他们说她如果能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本地最好的高中就让她念下去。然后,她做到了。
  我不知道她是怎样做到的,她的存在,让我感到汗颜。
  她每次都能拿到奖学金来交学费,此外,还有学校每月补给她的特困资助。在高三之前,我除了把她当作竞争对手之外从没动过别的心思,我追赶了她三年,可是每次考试我总是第二名。
  我无法想象,那样瘦弱的女孩子的身体里,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力量。
  崔小媛是班长,虽然她话不多,但什么事情都冲到最前面,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高三上学期,在一次联欢会上,我弹的吉他赢得了班上同学的掌声。散会之后,大家都跑光了,只有小媛一个人留在会场打扫,我因此对她有了更深一步了解。
  我是回来取东西的,看到弯腰扫地的她,便放下吉他夺过她的扫帚:"我来吧。"
  她惊讶地看着我,随后又去取了拖把清洁起来。
  真是个闲不住的人。
  干完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教室里没开灯。我坐在椅子上看着已经露出疲惫的她说道:"我给你弹首歌吧。"
  她露出小虎牙:"真的?"
  我没回答她,已经边弹边唱起来。崔小媛就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双手托着下巴听我唱歌。窗外华灯初上,灯光倾泻进来,洒在她满是笑意的脸上,像一座美丽的雕塑。
  那晚我发现,崔小媛竟然这么美。
  王老师打断我回忆的思绪,目光温柔地看着我,在我耳边轻轻说道:"你必须杀了崔小媛。"
  我心下颤抖。
  【女友死期前五天】:她说,你离开我的话,我会死的。
  小媛兴高采烈地抱住我,亲热地挽住我的胳膊:"今天的补习怎么样?"
  我支支吾吾:"嗯,还好。"
  小媛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今天马老师找你的时候,对你说了什么?"
  我顿了顿,答道:"没什么。"
  她不悦地嘟起嘴:"她还想拆散我们吗?"
  小媛是个可爱的女生,她从来不跟我大吵大闹,就算我不对她也会忍耐。我脾气不小,是个不擅长低声下气哄女孩子的人。她也知道这点,所以我们吵架后,主动求和的一般都是她。
  我突然觉得对不起她。
  毕竟当初是我主动追求她的。

  从我们一起打扫过教室之后,我对崔小媛便有了莫名的好感。我打从心眼里欣赏这个坚强的女孩子,我本以为,那天之后,我们的关系会更近一步,可是相反的,崔小媛主动要求调换了座位,离我远远的,一句话都没再跟我说过。
  我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于是便找借口跟她借各种习题作业,然后她看也不看我一眼,把我要借的东西往桌上一摔,一句话都不跟我说。
  她到底是怎么了?我哪里得罪她了吗?
  我埋头苦想,怎么也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女人心,真是海底针啊……
  几次试探都被挡了回来,每次都是绵里藏针把我扎一下然后走开,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截了当地找她问个明白。
  那天晚自习下课后,我把崔小媛堵在了无人经过的学校车库。
  她慌慌张张地想逃,被我一把抓了回来。我把她圈在车棚墙壁和我的臂弯之间,她深深地低着头不看我。
  就这么僵持了几秒钟,我发问道:"为什么躲着我?"
  她言辞闪烁:"我……没……"
  我怒吼一声:"没什么没?为什么你连话都不跟我说?我到底是哪里对不起你了?"
  她抬起头看我一眼又慌张地低下去,狠狠地摇头:"不不不……你很好,不是你的错……"
  我感觉刚才吓到她了,声音缓和起来:"那你告诉我是为什么?"
  她的一双大眼睛噙满了泪水,连连摇头:"跟你没关系,都是我的错……"
  我疑惑地偏了头,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逼她与我对视:"你哪里错了?"
  她的泪水打湿了我的手。
  易磊,对不起……她啜泣着,不停地道歉,瘦小的身子都在发抖。
  我一看到女孩子哭就难受,烦躁地吼了一声:"哭什么哭?不许再哭了!"
  她马上捂住了嘴,声音小了很多,可是她的身子因为克制哭泣而不停抖动着。
  我心中突然泛起怜惜的涟漪,不容分说地把她抱在了怀里。我感觉到她的身子因为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变得僵硬,我猜她是被我吓到了,于是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崔小媛,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她强忍哭泣的声音停止了,过了很久,我听见她轻声道:"怎么可能……你那么优秀,怎么会喜欢我……"
  为了让她相信我不是开玩笑的,我抓住她的手,在那个黑暗的车棚里,笨拙地吻了她。
  那之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崔小媛从来没有说过她喜欢我,她只是说我是她计划外的小插曲,当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便只能这样下去。
  她只是说:"你离开我的话,我会死的。"
  【女友死期前四天】:她说,从今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跟你分开!
  尽管我们小心翼翼,但还是被发现了。
  马老师不允许她的班级里两名前景最好的学生恋爱,但她并没有像对其他学生那样训斥我们,而是分别找了我们两个谈话。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说服崔小媛的,马老师找我谈话的时候态度非常和蔼。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了很多,她说我们年纪小不懂事,何必因为一时冲动而毁了彼此的前程……
  于是我反驳了她,我说我们的成绩都没有下滑,我说我们约好一起考进全国最好的大学,没人阻拦得了。
  马老师的神情渐渐变得冷漠。没过几天,她找了我的父母。
  我没想到,我的父母会如此反对我和小媛。
  爸爸得知此事之后狠狠地打了我一顿,他逼着我和小媛分手。妈妈每天在我面前哭哭啼啼,说白养我这样一个儿子了,居然被一个烧火的丫头勾去了魂魄……

  他们的理由大概有三条。第一是时机不对,高三是关键时期,这个时候谈恋爱简直是罪该万死;第二是小媛的家庭条件太差,完全没有门当户对可言;第三是妈妈提出来的,她认为小媛母亲的先天性残疾会影响到下一代,说什么也不许我再跟她来往。
  很明显,小媛那边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她几乎每天都顶着红红的眼圈来上学,有时候做着做着习题眼泪就掉下来了,我问过她几次怎么了,她都不肯说。
  那段时间我也很暴躁,又是个不会哄女孩子的笨蛋。终于有一次,我受不了各方的压力和哭哭啼啼的小媛,于是我对她吼道:"我已经受够了!我们分手吧。"
  小媛呆呆地望着我,大滴大滴的眼泪从她的眼眶滚落出来。我在气头上,不想再跟她吵,然后转身就走开了。
  那天之后,我感觉自己浑浑噩噩的,每天都如同度日如年。再然后,小媛跑来找我,她灿烂地对我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她说:"对不起,从今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跟你分开的!"
  我紧紧地抱着她,心里舒畅了很多。
  可是,我身边的人却没那么轻易地放过我们。
  易磊,你怎么不吃?耳边响起小媛关切的声音响。
  我回过神,看到眼前的冰激凌快要融化了,忙狼吞虎咽地消灭掉。小媛咯咯地笑了:"笨蛋,大笨蛋。"
  爸爸曾经对我说:"你再这样下去,就不必参加高考了。"
  不,那怎么可以,我还要考大学,我还要美好的未来。我的人生,不能搁浅在这里。
  我的耳边总是响起马老师和王老师的话。如果我杀了小媛,我不但可以参加考试,还可以得到省优秀学生的加分鼓励,有了这十分,我一定可以超过小媛,成为全校第一的学生。
  这对我而言,是极大的诱惑。
  我看着对面毫无心机的小媛,只是淡淡地笑笑。
  计划已经在心中成形。
  【女友死期前三天】:只要她离开,我就可以得到解脱。
  一大早上起来,我就约了小媛去城市近郊爬山。今天的阳光特别好,我许久没有呼吸过如此清新的空气了。看着脚下苍翠的树木,我有些兴奋。
  小媛也很开心,她的小脸红扑扑的,我拉着她的手一直登到山顶,我们站在无人的顶峰,朝着远方大喊:"啊——"
  喊累了,我们索性躺在山顶的草丛里,仰头看蓝天白云,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天。
  我们并排躺着,手牵着手,我问道:"小媛,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然后我听到了她笑着说:"笨蛋……只要你不讨厌我,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
  我有些感激地看着她,心中一阵愧疚。
  她站起身来,站在悬崖边,向着山风张开双臂。
  我站在她身后,手攥成拳头,望着她纤弱的背影,双手举起。
  在这四处无人的荒郊,把她从山上推下去的话,不会有人知道是我做的。
  只要给她一点点外力,让她从这山顶跌落的话……一切就都结束了。
  我可以再继续从前的日子。没有了小媛这块绊脚石,我就是无可争议的第一名。再没有人在我耳边絮絮叨叨规劝打扰,再没有同学们古怪的眼神。只要她离开,我就可以得到解脱。
  我的双手举了许久,突然,她转过头微笑着看我。
  我愣了一下,看到她笑颜的那刻,心中所有的疑虑全都飞到了九霄云外,我紧紧地抱住她。
  现在的我,下不了手。
  即使只有这短暂的时光,我还是跟她好好度过吧。因为毕竟还有两天,她就要死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些难过起来。
  【女友死期前两天】:我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小媛,她也用同样的眼神泪汪汪地看着我。
  补习之余,王老师照旧轻松地跟我聊天。

  "你准备好了吗?"他问道。
  我知道他指的是小媛的事情。我想了想,轻轻点头。
  "你最近看起来好多了。"他这样对我说道。
  我有些沉默,他看了我一眼,笑了笑:"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吧,你可以回去了。"
  我出了门,小媛在门外等我。见我走过来,她笑盈盈地挎上我的胳膊:"今天我们去哪里玩呢?"
  我有些漫不经心,和她走下楼梯之后,忽然停住。
  她有些奇怪地望着我,没有说话。
  我不吭声,慢慢地又走上楼梯,在走廊一角露出一点脑袋看着王老师的办公室。
  办公室门口站着两个人,他们敲了敲门,便走进去了。
  我每次都没发现除了我和小媛之外还有人来拜访王老师。而今天,我很惊讶地看到了那两个人,他们竟然是我的父母!
  这其中有蹊跷!
  我很早以前就开始疑惑了,而这种疑惑,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大起来。有些事情,我想不通。比如,为什么马老师和王老师都要我杀死小媛?为什么她非要死不可?
  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在王老师的办公室门外,仔细聆听着里面的对话。
  父母的声音、王老师的声音,第一次有了如此清晰的存在感。
  真奇怪,为何以前我没发觉?
  "大夫,我儿子的病情怎样了?"母亲焦急地问道。
  "药物治疗结合催眠疗法就目前来看还是有一定效果的,最近我在引导他的主控人格消灭掉分裂人格,希望这个方法有效。"王老师如此回答道。
  我听着门内的对话,开始疑惑起来。
  跟我一起偷听的小媛也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为什么我儿子好好的会变成这样!"母亲难以控制地哭起来,我听见父亲在宽慰她。
  "一直以来的学业压力,父母师长施与的压力,恋爱过程中遇到的一系列阻力都是量变积累,而他女朋友崔小媛的死,彻底促成了质变。"
  小媛死了?!我瞪大眼睛望向对面的小媛,她的表情跟我一样惊讶。
  王老师继续说着:"他亲眼目睹了女友的死亡,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从而导致人格分裂……他深信女友没有死,她始终活在他的生命里。于是他身体里的两个人格互相对话,一个是他自己,另外一个是他的女友。"
  "他在生活中扮演着两个角色,两个角色互相沟通,他便陷入了只有自己的妄想世界里。在别人看来,他每日不停地自言自语,而他却自动拒绝了接收现实世界的信息。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能把他从自己的世界里稍微拉出来一些,不过只是少数而已。他的班主任马老师在这方面也给我很大的帮助,虽然他对现实世界的感应还很少,但是他至少注意到我们的存在了。"
  "那……我儿子什么时候能痊愈?"是父亲的声音。
  "最近这几天就能看出成效吧。只要他把那个分裂出来的多余人格消灭掉,只要他杀死了她,深信自己的女友真的消失了,那么,他就可以恢复正常。"
  我捂住了自己的嘴,强迫自己把惊呼声咽下去。
  我……分裂人格?
  我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小媛,她也用同样的眼神泪汪汪地看着我。
  我伸手过去摸上她的脸颊,如此真实的触感,怎么会是假的?
  难道这几天来,一切都是我自己世界里的想象?
  难道我跟小媛郊游也是假的吗?怎么会有那么真实的假象呢?
  耳边传来父亲的叹息声:"医生,谢谢你。"
  母亲仍在抽泣:"要把他带回去关起来吗?这可怎么好……"
  父亲的声音近了些:"在他的世界里,他很自由。带他回家吧。"

  我突然抬起头,光影转换得我有些晕眩。我惊讶地看着面前抓住我胳膊的母亲,她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
  我表情木然地跟着他们走出了门,那扇门关上之后,我忍不住回头望过去——
  只见门上挂着精致的匾额:王医生心理诊所。
  那一刻,我眼前大放光芒,那光线如此刺眼,让我眯起双眼。两行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流淌下来。
  在这难得的清醒中,我终于记起,那段被我尘封在记忆中的不堪回首的往事——
  小媛之死。
  【女友死期前一天】:她的那本日记,成了我精神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
  真实发生的过往和我的想象梦境虚实相接,使我花了好大力气才回想起那段我永远不肯记起的回忆。
  我和小媛的相识相恋受到多方阻挠的片段都是真实的,而从那天我忍受不了对小媛说出了分手的气话之后,便掺杂了许多想象。
  比如,那天说过分手之后,其实小媛再也没有找过我。
  因为她死了。
  那天,我坐在学校实验楼后面的花坛边发呆的时候,小媛从八楼楼顶跳了下来。
  她就在我的眼前着陆。我看到色彩纷呈的花朵开遍了我的人生。
  在极致绚烂的景色里,春花飞扬,点点嫣红的落英中,小媛从地上站了起来,完好无损地、笑盈盈地跑跳过来,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对不起,从今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跟你分开的!"
  可事实上,小媛并没有站起来。
  在收拾小媛遗物的时候,我发现了一本日记,从日记里得知,我父母竟然去过小媛家摊牌,说他们家根本高攀不上我们家,麻雀永远变不了凤凰,还说他们肯出一笔钱作为小媛未来考上大学的学费,只要她肯跟我断绝关系……
  小媛拒绝了我父母,顶住压力,并且在我面前只字不提。
  她在日记里说,其实她没那么坚强。她一直以来都在坚持,认为只要熬过这段艰难的日子,未来总是光明的。即使她父母反对她上学,即使她在内心里觉得若自己辍学工作,弟弟或许会获得更好的教育机会,但她仍坚持努力地学习着。
  可是恋爱遇到的阻挠,却将她一贯以来的坚持消磨到了极点。她时常在想,如果自己消失了,弟弟就会得到更多机会,如果自己消失了,就不会再这样艰难下去……
  而那天我的一句气话,成了压死骡子的最后一根稻草。日记本上的最后一页潦草地写着:
  当最后的坚持也消失之后……抱歉,我已经,无法坚持下去了。
  而她的那本日记,成了我精神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一直以为,是我害死小媛的。
  如果那时我不说那么伤人的话,她就不会死。我就这样一直想,直到我的世界不经意间分裂成了两个——
  我的世界很干净很温暖,单纯到只有阳光,只有我和小媛。
  小媛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脸色惨白地靠在我对面的墙边。
  "你要……杀死我吗?"她泪眼汪汪地看着我说道,咬着嘴唇,继续道,"这次我死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知道。我凄楚地看着她。
  不过这样也好。小媛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你必须活在现实生活中,你要去参加高考,然后,带着我的希望一起努力……你一定要考上最好的大学!"
  我笑着点头,泪水却流了下来:"是啊……我们不是早就约定好了吗……"
  我们紧紧地拥抱着彼此,放声大哭。
  明天,就是小媛的死期。
  我世界中的小媛,将彻底死去了。
  【女友死期当天】:我轻轻地说道:小媛,永别了。
  我发现我可以自由地穿梭在两个世界之间,我的世界,他们的世界。

  王老师望着我,面带笑意。
  我转过头,能够看到坐在沙发上神色紧张的父母。
  以前来这里治疗的我,竟然一直没有发现他们。
  再转过头,我面前站着的,是露着小虎牙微笑的小媛。
  王老师将一把刀放在我的手上,轻声地安慰我道:"不要急,慢慢来,如果她反抗,我会帮你的。"
  我有些嘲笑地看了他一眼,王老师似乎惊讶于我此时的反应。他愣了一下,而后继续说道:"你会成功的,只要朝着她的要害部位砍下去,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小媛离我更近了,对着我抬起了下巴,露出纤细的脖子:"杀了我吧……一切就都结束了。"
  我眯起了眼睛,不让自己的眼泪留下来,轻轻地说道:"小媛,永别了。"
  雪亮的刀如闪电一般果断地劈了下去,阳光反射在刀上,刺得我眼前雪白一片。眼泪一滴滴地流淌下来,我看见小媛的身影暗淡下去,终于,消失不见。
  然后,我转过头,对着沙发上的父母微笑:"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结局】欢迎回来。
  我参加了高考,以全市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入了我梦寐以求的大学。除了父母、马老师和王大夫,没人知道我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身边的同学一直以为我缺席的一个月是在参加考前培训,一个个艳羡不已地向我祝贺,我微笑着向他们道谢。
  再度回来的我比从前成熟了许多,我学会了伪装学会了世故。进入大学之后,我积极地与周围人搞好关系,很快就融入了各种圈子里面,结交了许多朋友。
  我也经常收到女同学们的情书,却一直没有交女友。
  寝室里的哥们儿总说我眼光挑剔,每当此时我就只是笑而不语。每个周末我都会跟寝室的同学们说要回家,但其实,我并不是回家。
  这个周末,我熟练地去宾馆开了一间房。打开房门的那刻,有道欢快的女声对我说:"欢迎回来。"
  我关上门走进去,紧紧地抱住屋子里面的小媛。
  我说:"抱歉,在人群面前我只能装作看不到你,我要让别人觉得我是一个正常人。"
  她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然后依偎在我怀里。
  我抚摸着她肩膀上的疤痕说道:"我们不会分开的。"
  永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程鹏 2018-11-14 16:26
拜读,欣赏!
引用 い义薄呍兲メ 2018-11-14 15:35
赞!赏读
引用 秋水伊人 2018-11-14 14:42
好文笔
引用 逍遥漠仙 2018-11-14 14:42
拜读
引用 秋水伊人 2018-11-14 12:45
好文笔
引用 水草 2018-11-14 12:45
支持并问好
引用 秀丽的乐园 2018-11-14 08:23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子文 2018-11-13 20:18
欣赏学习了
引用 上官楚伶 2018-11-13 19:27
顶,问好

查看全部评论(9)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