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退群

2018-11-27 21: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83| 评论: 32|原作者: 老船还行

46e400038dfe64eef8c4.jpg

    一
   那天一大早,金魁一个电话打来,问我今儿上班是呆在劳资科办公室呢还是下工地检查、视察啥的?我说就算要出去,为了接待你,我怎么着也得在办公室宅上一宅呗。找我干嘛呀?他说不干嘛。退群。
   退群?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退啥群?跟我、跟劳资科风马牛相及嘛,我还没来得及问个究竟,对方就挂了电话。
  
   二


   我立马骑车上班,推车走上天桥时,很自然地朝路面及其两旁的建筑望过去,一番感触油然而生:
   不知什么时候起,小小江城,车水马龙,大街小巷,行驶着高端低端形形色色大大小小机动车,车辆大阵里,谁也不可小觑那一辆辆都市轻骑——摩托,看那红蓝黑白,流线型的身形,如一匹匹脱缰的野马,狂飙猛进,扬起滚滚黑烟茫茫尘雾,抛给路人一撇撇彪悍和酷炫;或如过江之鲫,穿梭在车流人流的夹缝中,兔起鹘落,贴你而行,常让人惊悚得出一身冷汗:摩托大族,势不可挡,小心蹦出个马路杀手!
   和俺同住小山村一路玩到大的发小、一起被招录到市建筑公司的同事金魁就是这摩托族群的一员。这家伙从泥里水里大田里上来,直接就窜上耸入云霄的脚手架。头戴橘黄色安全帽,一身石灰水泥加汗斑,扛钢管,持扳子,再把脚手架往高里扎,这就是他二十年一贯制的经典形象。与之相映成趣的是,从架子上下来,其经典形象就与同样布满工地痕迹的摩托车联系在一起,第一个动作是让门卫递上一块抹布,把安全帽擦得一尘不染,可完全无视身上灰土,然后跨上坐骑,发动引擎,一对“风火轮”滚动起来,立马汇入飙车一族,风驰电掣在宽广或并不宽广的道路上。在他多少有些自傲的悬想中,头上鲜艳的“黄顶子”成为无数目光追踪的焦点……
   想当年金魁从田里用牛犁耙归来,也曾成为某些“雌性目光”的焦点:一张简直像画上去的浓眉大眼高鼻梁、五官布局恰到好处的俊朗脸膛,可是当年俊满哥(比如今的“帅哥”更帅一筹)吸引农家姑娘的上好“原件”哦。可成为焦点的还不止这“原件”,还有“原件”上沾附着的泥巴点点,芝麻豆子一般。而所有下田干活的年轻人中就属他下的死力气最大,获得的“芝麻豆子”最多,于是,“麻豆”的诨名,同他的姓名捆绑在一块,硬是活生生地把一个英俊的小伙子绑成了“金魁麻豆”。
   近三十年的风霜雨雪,给他那俊朗的脸膛镌刻了深深浅浅的沟沟壑壑,色泽呢?就像涂了层黑漆一样。泥一脚水一脚泥点一脸粪水一腿的岁月早随着历史烟云消散无形,然而,“狗改不了吃屎”这个贬词褒用的宿命,如影随形跟这个酷爱干体力活儿、专职当拉犁黄牛的“麻豆”死磕一生大概是没商量的喽。早几年,有一次他听我这样一预测,先是点了点头,俄而又摇了摇头,说是同我死磕的不仅仅是“麻豆”,还有这家伙,边说边指了指他的坐骑——一辆宗申摩托。
   事实上一辆坐骑是无法跟他死磕终身的,也不知磕死了几辆摩托,总之是每日里日晒雨淋,顶风傲霜,疲惫不堪地把一张俊脸一副健壮身子骨磨蚀得惨不忍睹的同时,也制造了钢铁的机械疲劳,而且大有把这两类疲劳进行到底(我揣测:照他那老牛拉犁的架势和韧劲儿,他的这个“底”,即便再过七年混到55岁退休,无疑是到不了的,至少还得干五年吧)的趋势。
   我后来通过自考,斩获了一纸大本文凭,不久便跻身公司管理层,跟金魁在一块的时候自然少多了。前年我被公司调到离家乡千里之遥的区外分公司主管劳动力培训一应事宜去了,今年,也就是上个月才调回总公司,对金魁这位摩托骑士的境况自然不大清楚了。大抵还是涛声依旧,疲劳依旧,风火轮依旧吧?可今天他不去工地“疲劳”,去劳资科找我干啥呢?
  
   三


   金魁进门的时候,走路的姿势明显有些异样。一时间我还没寻思出个所以然,这家伙便一屁股坐在我对面椅子上,双手一摊:“我退群了。劳资科帮我安排个新岗位吧!”
   “麻豆你小子发啥神经?你退群跟要求转新岗位有半毛钱关系吗?莫名其妙!”我边说边下意识地摸了摸他的额头,“呃,不发烧呀,咋回事?明白点说,好吗?来,抽支烟,喝杯水。”
   一大杯水他一口牛饮下去,点燃我递给他的烟,鼻孔喷出两缕烟雾后,拍了怕我的手臂,说:“好,我说重点:调、我、开、施、工、电、梯。”
   他都一个字一个字地重重敲击我的耳膜了,我无论如何不能再跟他逗趣了。不禁正色道:“你不是工程项目部的架子工骨干吗?技术大拿呀,公司各个土建工程项目经理部的抢手货呀,说你是架子工行业的贵族也不算太夸张哟!再说收入也不老少吧?你不是还有摩托车这种速度效率和资产价值远胜于自行车的交通工具吗?竟至于以堂堂七尺男儿之躯混同于一干老弱病残之流,要求公司给安排轻松岗位了?为啥呀?”
   “就因为退了,退群了。”
   “退哪个群?哪个微信群?麻豆你没跟我一个群呀?再说你加的群,要退自己退呗,找我干啥?还成了要换岗的原因,真是奇了怪了奇了葩了哈。”
   “威信群?威信还有一个群?我不懂你说些啥?我退出的是摩托族群——你不是常这样叫我们这些骑摩托的一帮子人吗?”
   “哦!不过,你退了,摩托群不是一大损失吗?得,不跟你说笑了,讲真,你不骑摩托了,没有摩托了?还有,你手机呢?给我看看。”
   “我看奇了怪了奇了葩了的是你哦,跟你说退群的事,转岗位的事,你牛头不对马嘴,要看我手机。这玩意有啥看头?”说归说,他还是把手机递给了我。
   哈哈,这年头还有人用老式手机,上不了网的老古董,难怪他把“微信”听成“威信”。
   我没有笑,笑不出来。我心痒痒的,只想快快掏出他的故事——凭直觉,我敢断定,今儿他这退群和申请转换轻松岗位的奇葩连带关系中定然有个未必奇葩的故事。
   金魁没有辜负我的好奇心,还真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这家伙从来都是个敏于行而纳于言的人,说故事哪怕是亲身经历的事也难免磕磕绊绊,词不达意的。为行文的方便,我不得不稍事整理,用自个儿惯用的语言记录如下——
  
   四


   你不是一直问我到底骑过几台摩托吗?不多,就三台。第一台是第一代摩托人骑得腻烦了另买新货后烂便宜甩给我的二手货。我那时把它当心肝宝贝一样爱护着,再加上那家伙质量硬是好得没得说,明明一台二手货,在我胯下又骑了四年,临了还让我以二手货的价格卖出去了这三手货。
   第二台嘛,当然就是我买的第一台全新摩托咯,刚骑了个一年半载,状况不断,刮擦磨蹭,动辄熄火,送修好几次,仍是一个病秧子,弄得我在夜晚无人的大街上想狂飙一把都不成,那家伙就是加不上油,飙不上劲。其实这倒没什么,都年近半百的小老头了,慢点就慢点,安全第一嘛。可问题还是来了。
   什么问题?惊险活报剧就在你眼皮底下上演,想跑想不看也不行呢。那天,就在这窗外。你看,就在那斑马线不远的地段,一个飚车的小伙子飙着飙着摩托,一不留神就成了个“马路杀手”,让我成了只惊弓之鸟。那小伙子竟然把人家的热血迸溅在我的摩托和我的脸上。现在我跟你再说起那一幕,心头还是一霎一霎地噗噗乱跳呢。
   当时只听得轰隆轰隆的引擎声,立马便有脸上被一股劲风扫过,感觉麻辣辣的。还没有两秒钟,一辆看不清什么牌子却明显感觉到是十分耀眼、高档的摩托车,从我身后一飙而过,顿时传来一声巨响,感觉就是山崩地裂的那种,同时还有凄厉的惨叫。
   坏了,我想避开一段,在路旁停住车再看看情况,看需不需要救援什么的。可间不容发,那高档摩托从我的左腿边上急速地一擦而过,虽没有多少接触,但浅浅的一刮仍叫我平衡不住,身子一歪,我连同坐骑立马朝右边摔倒在地,好在我当时车速已减到15迈。只是右腿跟路面亲密接触时刮破了一点皮。可我还是惊叫了好几声。因为我倒下的一瞬间,看到了我这辈子从没亲眼看到的惨烈一幕:肇事摩托就像一个无法控制方向的醉鬼,抖抖索索摇摇摆摆却又箭一般的速度朝一个大肚子女人冲过去,一块挡泥板不知怎么搞得,呈反方向朝外伸出老长,撅起如一把锋利的钢刀,或者像别的什么巨型利器,在高速度的作用力下,刺向女人的大肚子。这是一位即将临盆的孕妇,只见“利器”把孕妇的肚子划开,肚子里的孩子应声而出,滚在一旁,当即毙命。而孕妇流血过多,不待救护车赶来,就在她身下路面越来越大的血泊中停止了呼吸,直到她老公来了也还没有闭上她那双不愿相信自己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的眼睛。我韦梁麻豆都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把自个儿的摩托骑回来的了,回来后赶快托人把这台很可能会充当“杀手”或“自杀工具”的摩托车给削价卖掉了。
  
   五


   我再次递给他一支烟,给他的杯子盛满水,敲了敲杯沿,让他歇歇。我这么做其实也不单纯是怕他累着了(就他而言,说话比干活可累多了),主要还是他说的这事触发了我的某一听闻。
   我说:“你亲见亲历这一悲惨场景时,我远在分公司,但也听说了。不过不是从媒体上,是从我老婆给我的电话里,描述的场景除了忽略了你这个见证者之外,其他都跟你说的八九不离十。她为何要在电话里跟我说这一街头惨剧?自然不是吃饱了撑的,而是那位遇难者那位孕妇并非陌生人,而是我老婆的表侄媳妇。之前见过几次见面,一同吃过几回饭,又贤惠又有教养,多健壮多活泼可爱的一个少妇!怎么就偏偏遭遇你们摩托族群里的马路杀手致命一击,以致血洒路面命丧黄泉了呢?还好,‘杀手’不是你麻豆。假如是你的话,我今天面对你——即便是已经受到法律惩治的你——还不定怎么抽你扁你撕咬你呢。还好,不是你,你不是个传奇,只是个见证,一个快吓破胆的见证。好了,你接着说下去。”
  
   六


   过了一个多月,事故带给我的惊恐和后怕渐渐在我心中消失,自然就感觉到每天走路、乘车或骑自行车上班,太累人也太不方便。便重新萌发了骑行摩托的念头。老婆捂着钱袋子,执意要我做点好事,就此“退群”。争她不过,我另想主意。用电业局工地老板发的一部分工钱做大头,再找你借了点钱(你当时也不知道我路见马路杀手的事儿,连说借什么借,应急的话拿去就是。可我啥人?再好的哥们也不能接受施舍呀,这不,没几个月钱就归还你了),很快就把这念头变成了现实。谁知第三辆摩托行路还不到一年,又让我灵魂快出窍了!
   那一天我正在一个工地上忙乎,接到项目部一个电话,让我立即赶到另一个工地,有新任务要接,上路不到两公里,前面突然来了位“横路近二”——日本电影《追捕》中的角色——不过,这是一位白发苍苍的中国老头儿,横着横着路,冷不防来了个“紧急刹车”,停下蹒跚的脚步,掏出“老黄瓜”来,不管不顾地朝着大好路面喷洒体内臊臊的水线来了。这一下可叫离他只有几十米远的我惊慌失措了,本能地边减速边把龙头往路边打,一打打过了头,车子“呼啦”一声撞在路边一棵大树上,飞起来仿佛要玩自由体操了。
   你晓得的,我这人干起体力活来是一把好手,可要说这体操,我还真没练过。记得在咱小山村咱俩都也练过玩过翻筋斗,没名师执教,好歹能翻几个,可都是侧身翻,双手也配合着着地,笨拙得很,压根儿谈不上漂亮。谁知这一突发应变,居然逼迫我无师自通玩上了无手帮衬的纯粹空翻。先是被反弹到半空,叫一股硕大的反弹力射到半空,紧接着翻了两个说不清是前还是后的“空翻”特技筋斗。但毕竟没拜师学过艺的,落地到不了位,背部先着地,脊椎骨上顿时一股剧痛钻心。但还是忍着痛拒绝了那位吓得把尿洒自己一裤裆的横路老人的搀扶(心想遇上这种老人只能自认倒霉,就算吃点亏,负点伤也不要再搭理他了),用过去小山村年代的那么一股拼命精神支撑着自己,霸蛮重新跨上摩托,骑回了家。
   第二天,便浑身疼痛,腿疼得走不了几步路,腰部更是剧痛不已。到医院一检查,腰椎错位、右腿胫骨轻微骨裂、软组织严重挫伤,住院治疗了十来天,很久都不能干重体力活,所以下半年就没上几天班,尽吃老本。哥们都说麻豆你这家伙,大小都是个架子工头儿了,还他妈亲自肩拉背扛运钢管、爬上爬下扣架扣啥的,也太没个头儿相了吧?这回受了伤,粗活不能干了,你就连活儿都不承包了?真是傻呀。你不会包了活儿雇人干吗?你吃吃嘴巴子饭指指点点不就结了?再不济,你这可是工伤,何不做个工伤鉴定,弄个伤残证,找公司申请一份铺底资金,好歹也开个建材店嘛。赚几个钱,不说有你当架子工包工头那般盆满钵满,至少供儿子读书没大的问题吧?为啥吃非要吃老本呢?难不成真要落得个坐吃山空的惨局吗?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最了解麻豆我这倔脾气的,就像你常骂我的“狗改不了吃屎,金魁改不了做黄牛”,我活脱脱劲鼓鼓一个男子汉,会混到惨不忍睹的残疾人队伍中去吗?再说,我这不太明显的瘸腿,会去求爹爹拜奶奶盼人家恩赐一张残疾证吗?怎么可能呢?还有,我哪能光动嘴皮子不动手呀?我愣是不听哥们的劝,去他的残疾证,去他的包工头。既然不能当牛拉犁了,我索性不揽活了。不过,就这么着吧,好像也不是个事,老婆让我找你商量,可你去外线分公司了,我也懒得给你打电话。就这么拖着,直到把一份原本就不算太殷实的家底拖空。
   你晓得的,我老婆早下岗了,做点小生意,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跟城管捉迷藏的那种。孩子还在省城念大学,老底子原本就一小得不能再小的土堆子,哪能用“山”来形容?这么一折腾,真个是坐吃土堆空啊!眼下可是最次的烟也抽不起了。下半个月的生活费都没着落了。摩托车也损坏了一些部件,修理费也不是小数目——这可不是我申请转岗的原因,我压根不会修这劳什子了——更重要的是那些惊险镜头一直在我眼前晃悠,不敢再骑这铁家伙了。我自愿退群,退出江城摩托族群,所有族规群规都不能限制我的自由,所有车险都不能扼杀我的安全啦。就这样,再一次把“杨志的宝刀”——伤了自个儿的摩托——给廉价卖掉了。而且,卖车的几个钱,早给吃光了。
   咋办?凉拌,显然不行。我猛地想起你后来还跟我说过,人间搞改革,好多狗也改了,不吃屎了,牛也不拉犁了,我麻豆嘛,除了退群之外,显然也得像狗像牛一样,把这倔脾气改变一点点,面子拉下来一点点喽。
  
   七


   听完麻豆的“退群”,我还能说什么呢?如果是我别的好哥们,定然会劝他好歹也去做个工伤鉴定,能办个残疾证总有些利好啥的。还有,我定会慷慨解囊,塞给他十来张百元钞,怎么着也对付一段时间再说。可对于金魁这家伙,这一招无疑是给他业已受伤的心再捅上一刀,于我而言,亦不啻于自取其辱。
   我所能做的太有限了,对于这个身受摩托族群惊恐刺激不得不毅然退群的一线架子工、这个因了“退群”事件而不得不改变一下倔脾气的家伙,除了照实帮他多方联系项目部,以便他早日坐上施工电梯控制室之外,剩下的事当然就是整理他的这番“拍案惊奇”了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穿山甲 2018-11-21 21:31
沙发欣赏,问好朋友!
引用 封与风 2018-11-21 23:06
欣赏学习了
引用 小桥风满袖 2018-11-21 23:28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上官楚伶 2018-11-22 10:13
来过,拜读
引用 杨千紫 2018-11-22 10:33
来过,拜读
引用 灵川 2018-11-22 13:31
拜读,祝好
引用 飞雪飘零 2018-11-22 13:31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纳兰心儿 2018-11-22 13:46
支持朋友
引用 雪晴 2018-11-22 14:58
赞!赏读
引用 辰州 2018-11-22 16:04
拜读,祝好
引用 随风 2018-11-22 16:20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傲雪寒梅 2018-11-22 16:24
欣赏并送上问候
引用 冰羽 2018-11-22 17:07
慢慢欣赏!
引用 紫紫草 2018-11-22 18:49
支持朋友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11-22 19:40
穿山甲 发表于 2018-11-21 21:31
沙发欣赏,问好朋友!

谢谢穿山甲老师第一时间惠顾本文拙作。谢谢支持。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11-22 19:40

谢谢封与风老师欣赏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11-22 19:40

谢谢小桥老师欣赏。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11-22 19:40

谢谢上官老师惠顾支持。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11-22 19:41

谢谢千紫老师惠顾支持。问好!

查看全部评论(32)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