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纯爱校园 查看内容

男神认栽吧

2018-12-1 17:2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083| 评论: 16

  【1】特殊能力

  窗外瓢泼大雨一直下个不停,直至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时仍未停止。

  而作为刚加入学生会的新人,我还得赶往体育馆开第一次例会。可是在教学楼门口的雨具箱里,我的天蓝色长柄伞竟不翼而飞了!

  眼看开会时间将至,我跺跺脚往大雨里冲去。

  一路不知冲撞了多少行人,脑子里不断蹦进形形色色的画面。

  那个带着假齐刘海的女生刚刚对着反光的大理石柱子在臭美,一个捏着自己肚子上的肉的胖子站在食堂门口垂涎不止,穿着职业装的学长刚在面试官前唾沫横飞……

  没错,我拥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只要与对方有任何身体接触,我就可以窥探他人几分钟前所经历过的画面。可是这能力既不能上天入地,也不能救人于水火,偶尔没管住自己的嘴巴,透露了别人的隐私,还招来"神经病"的骂名。

  而且上大学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自己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就像现在,尽管我尽力躲开,却还是在大雨中碰到了不少人,看到了他们几分钟前的经历。

  可是,我真的没空笑你们。我很忙,例会迟到是会被踢出学生会的。

  我便是这么嘴里憋着笑,心里闷着苦,一路飞奔。

  到体育馆时,我成了一只落汤鸡,惹得不少人一脸狐疑地盯着我看。

  这时,一个急匆匆的人影不小心撞到了我,还没等我回过神就隐没在人潮里。

  在刚刚意外地与他接触的那一刹那,我的脑海里照旧浮现出以那个人的视角所看到的画面。

  他举着伞,看着周围人窃笑的目光,然后注意到了手柄处的心形吊牌。

  吊牌?蓝色的伞面?不就是我那走失的雨伞吗?

  原来就是这个人拿走了我的伞!

  居然拿女孩的伞,活该被笑。

  【2】你就认栽吧!

  收拾了好久,我悄悄从后门走进会场,台上已有人准备发言,据说是学生会主席——苏望……等等,这个苏望,不就是刚刚拿我伞还撞我的人吗?

  外传苏望是才华与皮囊兼具的高富帅,是大部分学生心中的男神,却因为洁癖,不怎么与人接近。

  我呸,什么洁癖!什么男神!

  男神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拿我的雨伞,一点基本素质都没有,差评。

  这个冷面男微扬着下巴,一副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模样,抑扬顿挫地念着演讲稿,引得无数小学妹竟折腰。

  ——当然不包括我。

  我只是想着等他下台后,我该怎么去讨回一个公道。

  例会很快结束,人群散了一半后,这贵公子才缓缓从后台的办公室走出来。我立马奔过去拦住他优雅从容的脚步。他个子足足高我一个头,足有一股压倒性的气势。

  刚刚为了赶上这家伙的演讲,我在雨路上摔了个狗啃泥,所以现在不仅浑身湿透,衣服也脏了。这么一对比,我的气势瞬间就弱了下去。

  罪魁祸首苏望皱着眉,从背包里掏出一瓶喷雾,冲着我的脸就是一喷。浓郁的人工花香味像是毒药一样迎面扑来。他居然朝我喷空气清新剂!

  "你刚刚拿错伞了,你害我淋成这样,你要向我道歉!"我龇牙咧嘴地吼道。

  苏望像是为了与我保持距离,退后了一步,反问:"是吗?"

  "不然你以为刚刚同学们在笑你什么?那把伞可是我买护舒宝大礼包时送的!"

  我刚说完,周围的同学便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原来刚刚真的是主席举着那把印着‘护舒宝’大字的伞啊,我还以为是别人乱说呢!"

  苏望的脸色在一片带着讥笑的议论声中黑了下来。

  "不好意思,一时慌张拿错了伞,对不起。可是学妹,怎么说我也是学生会主席,我刚看你也参加例会了,你不叫我主席,起码也得叫声学长吧,这是基本的礼貌。"他信手拈来的绅士风度一下子就收服了周围的同学。

  虚伪!

  "长得帅的才是学长,就你?顶多算是个大二的。"

  这句送给苏望的台词,在学校炒得沸沸扬扬,而语出惊人的我,也算是彻底与苏望结下了梁子。那天把他气得脸都成了猪肝色,是我唯一的收获。

  而苏望,也成了见我一次就借机羞辱我一次的渣男,每次例会都会借故让我出洋相。就连我在超市里买卫生巾碰到他,他拿出那不离身的小瓶空气清新剂喷了我一脸后,轻轻看了一眼我的购物篮,都会立刻嘲讽道:"怎么?换牌子了?护舒宝不送伞了吗?"

  人前神样,人后狗样,说的就是苏望这种小心眼且虚伪的人。

  可无论我怎么在人前黑他,诋毁他,他还是那么受欢迎。

  接下来的学生会换届选举,他依然是众人里的热门,毫无争议地以高票数到了最后二选一的演讲环节。很多人说主席这个位子就是为苏望量身打造的,根本不需要选举就能知道结果。

  而我,却在他上台演讲前狠狠地奚落了他一番:"你印堂发黑,面色苍白,实属落选之相。"

  穿着正装的苏望淡淡地看了我一眼,说:"没错,看到你就已经很晦气了。"他轻轻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淡然笔直地绝尘而去,留下咬牙切齿的我。

  竞选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果然不出我所料,在另一个候选人余晓光精彩的演讲之后,大家等了好久,苏望才姗姗来迟。而且他整个人面色发白,演讲也是毫不在状态,甚至还一度忘词。

  比赛最后,苏望只落了个副主席的职位。

  我幸灾乐祸地高呼,但几乎没多少人附和我。环视着周围人对我投来的嫌弃的目光,我才发现了一身怒气的苏望。

  如果他手上拿着两把刀,他应该会第一个杀了我。

  毕竟我的预言成真了。

  因为在竞选之前的午餐时间,我打饭时不小心碰到食堂大妈的手肘,然后我就看到了三楼豪华餐的大厨找她聊天。

  原来她不小心打了个喷嚏,把刚刚塞进嘴里的减肥药落进了汤水里,而苏望便是刚刚唯一在那里打汤的人。等大厨反应过来时,苏望早已走了。

  咦……虽然好恶心,但是听说吃了就会拉肚子哟。

  哈哈,苏望,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连老天都不愿意让你这么得瑟了,你就认栽吧!

  【3】我是传说中的预言帝

  没想到我在大学里的第一个朋友,居然就是现任学生会主席——余晓光。

  似乎是那天宣布结果时我笑得太大声,余晓光把我当成他唯一的粉丝……

  "嗨,谢谢你那天支持我,我们正好一个专业,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我哦。"接着他强行塞给我他的各种联系方式。

  真不忍心告诉她,无论结果是谁,只要苏望落马,我都会欢呼的。

  余晓光很努力,是那种勤奋型的低端学霸,个性温柔腼腆,五官端正,却因为苏望过于光芒万丈,变成默默在角落啃书的小透明……即使成功竞选为现任主席,余晓光的支持率也仍然颇低,从那可怜的微博粉丝数就可以看得出来。

  "主席你也别叹气啦。快帮我解这道题!"余晓光成了我的作业好帮手,我则成了主席办公室里的常客。

  "他能力确实强,大家都支持他也不奇怪。我这次是运气好。"余晓光挠挠头腼腆一笑。

  "呵呵……的确是你的运气好。"我干笑着。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冷面男苏望突然出现。

  天哪,好不容易因为这主席办公室避开了他一段日子,他今天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我赶紧低头。竞选结束后,我一直都有点心虚。如果那天我告诉他午餐有问题,结局会不会有所改变呢?

  不对,尹天蓝,他怎么会相信你?

  再说就算相信了,赶去医院也来不及啊。

  没错,就是他活该,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护舒宝,这些天你就躲在这儿?"去你的护舒宝!我不吭声,握紧拳头,心里把他碾了千万遍。

  "她叫尹天蓝啦,苏望。"余晓光呵呵笑着。

  "我知道,护舒宝。"苏望冷冷地瞥了我一眼后又望向余晓光,不客气地说,"喂,这是倡议重新选举的签名册,你的主席印章很重要。"

  重新选举?我听完便夺过那本签名册。

  这么厚一本,居然收集了各个系的学生签名。苏望是怎么做到的!

  余晓光面色一沉,抿嘴沉思了一会儿,便开始摸索着抽屉。

  "印章在你右手边的抽屉离。"苏望歪头轻轻一笑,"毕竟我坐这间办公室的时间比你久一点。"

  余晓光尴尬地停下手,打开了右手边的抽屉。一枚印章映入眼底。

  他正想伸手去拿,我再也忍不下去,"砰"的一声关上抽屉。

  "谁说我们主席要盖章了?什么莫名其妙的签名册,可笑!"

  我顺手拿起桌面上的美工剪刀,"咔嚓咔嚓"将签名册剪成了两半。

  "我们主席想找的一定是剪刀!"我气宇轩昂,看着余晓光吃惊的神色和苏望铁青的脸,我的心头涌出一丝后悔。

  在我以为苏望会气得掀桌之时,他居然朝我竖了一个大拇指,漂亮的眸子里藏了口深不见底的井。

  "护舒宝,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他甩手离开,留下了这句让我不寒而栗的话。

  第二天,我照例在图书馆帮余晓光占座,余晓光冲我勉强笑笑。我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肘,竟看见刚刚在图书馆门口,冷面苏望再度找到他,提出了让他退位的事!而这个怂蛋,就这么乖乖答应了!

  真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我继续头脑发热,急匆匆地跑出了图书馆。

  但是当我跑到未走远的苏望面前,抬头看着他那双高深莫测的眼睛时,又突然头一缩想开溜。

  "哟,待宰的猪自己上了砧板了。"他挑眉。

  苏望让我瞬间激起了我的斗志。

  "余晓光的能力明明可以胜任主席之位,你怎么就是不死心,非要再选举呢?你不就是因为拉肚子错过了演讲吗!那是你运气不好活该,凭什么要再选举,这得耗费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地球难道就围着你转吗?就算余晓光答应了,我也会抗议到底的!"

  我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苏望半晌都没说话,只是玩味似的看着我。

  好像……有什么不对。

  "第一,你怎么知道余晓光答应退位,他说过对外会保密我的干涉的;第二,你怎么知道竞选那天我是因为拉肚子而没出现,我可没告诉任何人;第三……"苏望顿了顿,摩挲着下巴,"为了解释前面第一、二条,我极度怀疑你的人品。你不仅刚刚偷听我们谈话,还在竞选那天对我下药,所以才有那么大的胆子预测我会落选。我说的没错吧?"

  我就这么乱了阵脚。

  明明狗屁不通的话,怎么从他嘴里出来就像是新闻报道似的。

  "不要以小人之心度美女之腹。"

  苏望冷笑一声:"那你来解释解释,趁我还有点耐性。"

  "我……我是传说中的预言帝。"

  他呵呵地抽了抽嘴角:"莫非你其实是只八脚章鱼?"

  "你不信是不是?我可是有读取别人记忆的能力的!"

  苏望大笑,说:"护舒宝,你的脑子里进水了吗?"

  我会让你闭上你那张臭嘴的!苏望!我顺手抓住他刚刚敲我脑袋的右手,他吃惊地看着我,面露疑惑。

  好,现在让我来读取你的记忆,令你相信你不敢相信的一切。

  "你刚刚,居然在厕所塞你的增高鞋垫!"我惊呼,又确认了一下眼前的人确实是叱咤风云潇洒完美的苏望……

  苏望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听谁说的?"

  "你明明都有一米八了,为什么非要装成一米八三?"

  "因为余晓光有一米八!"他居然顺口招认了。

  "噗……"我憋着笑,紧抓着他的手不放。

  "难道你跟踪我?还跟踪到男厕所了?"苏望一脸惊吓地继续追问我。

  如果连续长久触碰同一个人,能看到的回忆会不断提前,仿佛时针回转般加速感受他人的一切。我没理他,继续追寻着他的记忆。

  "你刚刚去论坛专门搜索了有关你的帖子,这么自恋?你还趴在办公室门口偷瞄余晓光,好吧你的确做得出来……再之前,你居然在吃食堂大妈新出的黑暗料理土豆炖菠萝。"

  "土豆炖菠萝!"我神叨叨地重复着这神奇的菜名,"不愧是三楼的豪华餐啊。"

  苏望早已满脸黑线,我却并未注意到这浓郁的低压,只是好奇地问:"好吃吗?"

  他闷着头,从口袋里掏出白色塑胶手套戴上,将我的手像是赶走病毒一般挪开,然后又变出了一条手帕,擦拭着我刚刚碰到的布料,接着扔掉了手套及手帕,用嫌弃的眼神扫视着我,说:"这种摸别人的能力,真够恶心。"

  "谁摸你了!稍微碰下而已好吗?!"

  【4】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苏望居然接受了我的能力,也认可了我的解释。但依然因为我没有及时告诉他那颗减肥药的事而对我记恨于心。

  他表面淡定,但是在我挖到他一大堆隐私之后,我猜他背地里肯定吓得哭爹喊娘!

  事后他把我叫了出来,隔了一米距离警惕地盯着我:"你是不是希望我不再要求重新竞选?让余晓光安心做好他的学生会主席?"

  我点头。

  "那我们来个交易怎么样?"他狡猾地眨眨眼。

  接着他开始利用我的能力,拿不再提竞选为担保,要我当他的间谍,打探余晓光的举动。苏望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我就这么莫名其妙转了阵营,背叛了余晓光。

  可我这么做的原因,也是为了他啊!好乱!

  不过就算成了冷面男的眼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单纯的余晓光根本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动作,不用碰他,我就可以猜出他刚刚干了什么。

  "余晓光上午在图书馆,中午吃了烧鹅饭,下午上课……"

  "我要听的不是这些!"

  我朝四周望了望,压低声音说:"刚刚前面那个美女踩到了狗屎,还滑了一跤!"

  "哈哈,吃到了吗?"

  "哈哈,差一点!"

  "白痴!这跟余晓光有什么关系!"

  "……"

  我成了起早贪黑,辛苦为苏望卖命的小跟班。

  看着努力为我写作业,还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的余晓光,我觉得我的选择是对的。

  能让余晓光安安心心坐着主席之位,尽职尽责地处理各项事务,我再怎么受苏望的气也值了!

  下午我观察完余晓光的日常活动后,依然准备赶往与苏望碰头的秘密地点——足球场后的小山坡。

  可半路却杀出了一队人马。一看就是蛰伏在学生会,不停找着余晓光的碴的"苏望的粉丝"……

  "你就是尹天蓝吧?"为首的女生高昂着头。

  我点点头,然后她狠狠地推了我一把,盘问:"就是你毁掉了我们的签名册是吧?你胆子不小啊!"

  为什么她们会知道签名册被毁的事情?苏望明明答应过我,不会追究这件事的。难道他还是告诉了别人?

  我的推测都是多余的,因为在这个女生推我的刹那,我看到了她刚刚的回忆。

  一群人叽叽喳喳地讨论着签名册的去处,懊恼着苏望为什么不拿出签名册给校领导。又有人说,那天明明见到苏望拿着签名册进了余晓光的办公室。

  于是她们决定去问余晓光。

  "签名册?被剪掉了……"

  "你剪的?!"

  "不,是尹天蓝。"余晓光老老实实地回答。

  原来是我拼命维护的现任会长背叛了我……也是,依照他憨厚的个性,他是会这么全盘交代的。

  可是我心里仍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不知是何滋味。

  "余晓光是你的男朋友?听说你们几乎天天都待在一起。你为了保住他的位子,居然连我们辛辛苦苦做好的签名册都敢毁?"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懒洋洋的询问声从天而降。

  "主席有女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苏望拨开人群,走到我的身边。

  他仍是带着戏谑的表情,让我分不清他是敌是友。

  "嘿,我问你呢。"见我不说话,苏望微微低头瞪着我。

  "我……"他是不是把问题的重点搞错了?现在是弄清楚我是不是余晓光女朋友的时候吗?正当我糊里糊涂不知如何应答之时,"苏粉丝"们立刻挽回了声讨大会的方向……

  "苏望!我们调查清楚了!就是她毁了签名册!"

  苏望神色一顿,眼神一下子凛冽起来。

  他肯定会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先把我置于死地再说吧!即使我也算是站在他这边的,只不过不明显而已。

  大家期待着苏望的反应,我撇着嘴盯着苏望捉摸不透的眼睛。

  他慢慢地抬起头,无所谓地耸耸肩,说:"签名册?我不小心把它掉进水池里了,又怎么会被尹天蓝给毁掉?"

  【5】我看到了他的记忆

  苏望居然把我从余晓光制造的水深火热中救了出来。

  那一瞬间,我看着他的侧脸,心脏居然扑通扑通地加速跳动。

  看着周遭女生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换成平常的我早该偷着乐了,可是那天我却只记得苏望的脸。

  我好像终于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了。

  因为就连我这个怪咖,也心动了。

  事后我们仍然在小山坡碰头,他一如往常般准备听我的"报告",悠哉地摸着他身旁的苏格兰牧羊犬吉米。而我却一点也不自在,结结巴巴说了一大堆废话。

  "喂,你脑残了?"

  他一开口,那刚刚在我心里树立起来的伟大形象又坍塌了……

  "余晓光每天的生活都一样!他才没那么多心眼呢!真不知道你为什么把他当成劲敌!"

  他的贱嘴一下子就平复了我加速的心跳。

  大概是我从前唯唯诺诺的跟班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苏望惊讶般"哟"了一声,步步逼近我。

  "把柄没了,胆子也变大了?"

  我下意识地慢慢后退,心想着苏望最近怎么开始喜欢"调戏"我了?以前明明是懒得搭理啊!就在我支支吾吾慢慢退步时,脚下却被一个石头挡住,身体不由自主要往后倒去。苏望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我,可由于力气过大,我反过去往他的方向倒去,而他也没心理准备,一个没站稳,我们双双落了地……

  "扑通"一声,我居然把男神苏望给扑倒了!

  一阵尴尬的沉默过后,苏望抬起手,看着手上醒目的狗屎,眼睛冒火般瞪着还趴在他身上的我。

  "为什么我会把余晓光当劲敌!?"他呼吸极重,表情扭曲,"我就是好奇余晓光究竟是有多大的能耐,让你这朵奇葩这么支持他!"

  而我压根没听到他的话,也没注意到洁癖王手上沾到的狗屎,红着脸挣扎着站起来,飞快地逃离了现场。

  刚刚趴在苏望身上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记忆。

  他带着他的吉米在散步,他摸着吉米的头,对它说:"吉米,你会跟女孩子聊天吗?她每次报告余晓光的话都那么少,我也没什么多说的。可是,又并不想那么快就让她走……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跟她斗嘴挺好玩的。你居然不信?你只是一条狗好吗?哪来那么多意见!"

  不是我自恋,看到那段记忆,我不要脸地推测——苏望对我因恨生爱了?!

  所以他才会那么理所当然地救我?还救了两次!

  【6】世界怎么会这么空旷

  之后的几天,在我琢磨着该怎么面对苏望时,苏望也刚好不再传呼我这个间谍了。

  我讨厌苏望,可是我发现我讨厌的人似乎并不讨厌我了,居然豁然开朗了!

  难道我其实并不讨厌他?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了他?!

  我的天!

  正当我纠结不清的时候,余晓光约我见面。

  在田径场对面的小山坡上,余晓光的面孔透过树叶稀疏的光芒斑驳陆离,他的双眼盛满了闪亮的星星。然后,他就向我表白了……

  如果他没有告诉"苏望的粉丝们"签名册的事,我想我会一口答应他。

  可是我犹豫了,我并不想承认,我犹豫的原因是因为苏望。

  "我考虑一下吧。"

  余晓光却欢喜得不得了,他说没有直接拒绝就代表还有机会,他拉着我的手说为了庆祝这一天,我们去食堂三楼吃大餐。

  我苦笑,在山坡下发现了吉米的牵引绳,以及前方苏望的背影。

  虽然目前还处于尴尬期,不过捡到了别人的东西,还是得还回去吧。

  我叫住苏望,把牵引绳递给他。

  他的脸恢复了往昔冰冷的样子,迅速抓过我手中的牵引绳。

  而他的手指也不小心碰到了我的手掌。该死!我又看到了——

  苏望慢慢走上坡,注意到了树下的余晓光与我,他下意识地停下脚步,侧过身子。

  "天蓝,我觉得我喜欢上你了。也许是在你陪我泡图书馆的时候,又或许是你用手指轻轻戳我背脊的时候,也可以是你舔掉嘴边起司蛋糕碎屑的时候……总之,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正当尹天蓝要回应的时候,吉米却"汪汪"叫了起来。

  他不知道尹天蓝究竟有没有答应,可看到余晓光兴高采烈的模样,他大概已经猜到了。

  他们是在一起了吧。

  苏望轻轻垂下头,干笑两声,然后转身,往他的身后抛出毛线球,吉米兴奋地追着球跑了上去。

  原来他刚刚一直在看我们。想到这里,我心里有些别扭。

  在余晓光等待我的回音时,他的目光一直锁定在我身上,直到我点头。

  这时苏望忽然冲我发起火来,讽刺道:"刚刚又窥到什么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甘示弱。

  苏望就那么看着我,直到余晓光闻声走了过来,才郑重地说:"所以我也没法,不躲着你。"

  如果说以前的苏望展现出的冷漠只不过是一层糖衣,那么此时此刻的苏望,陌生得让我心疼。

  他不是那种愿意和人分享心事的人,他只想在他的世界里,冷静,高傲,特立独行。

  所以,他必须抗拒我。

  每每想到这句话,我都会不可思议地伤心起来。

  后来在学校便很少碰到苏望,有人说他正忙着出国。

  而在余晓光大学毕业以后,我步入大四时,我和他的联系也终于断了。

  我也一直考虑到了再也不需要考虑的最后期限。余晓光并没有一再催促我回答他。他说,也许我们之间最好的关系就是朋友关系,一直相互陪伴,这样就好。

  他这两年在校表现突出,再加上学生会主席的光环,将有大好的前程等着他奔去。

  这时我心里居然想到了苏望。他应该不用再把余晓光当劲敌了吧。我都可以想象出他对着镜子说"苏望天下无敌"时哈哈大笑的表情。

  可余晓光走了,我就再也没有说话的人了。

  世界怎么会这么空旷,忽然好怀念那段向苏望三点报道的间谍生活。

  【7】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会不会,也是最后一次?

  苏望第一次穿淡蓝色针织衫,不自然地撇嘴,我问厚脸皮的人也会害羞吗?他说害羞个屁,他一点都不喜欢暖男形象;

  他在雨天撑着那把白色透明的伞,向我走来,举到我的头顶。我说你的肩膀都淋湿了,他说他也不想这样,可是他怕碰到我;

  他在学生会例会上对我冷嘲热讽,明明承认了我有那种奇特的能力,还跟大家说我是预言帝,预言帝护舒宝;

  ……

  与他一起的细节,在回忆里,占了很大的分量。

  如果他就在面前,而不只是在记忆里,我会不会开心些?

  我一边漫无目的地闲逛,一边回忆着那些点点滴滴,抬眼一瞟,他真的出现了!

  在浓浓的雾霾里,他提着个小小的行李箱,站在学校门口对面的马路上。

  不知道为什么,我哭了。

  我是有多想他,才会白日做梦?

  苏望眯着眼,径直朝我走来。

  "我听说,余晓光把你甩了?"

  我抹了抹眼泪,惊奇地看着面前这张真实的脸。

  因为我和余晓光总是待在一起,学校里早已默认我和他是一对情侣,连苏望也误会了所以并不奇怪。

  可是他为何提着行李箱呢,难道他真的要离开了吗?

  一时间我无法控制情绪,眼泪哗啦啦地流出来。苏望像是受到了惊吓,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

  "哇,你怎么哭比笑还好看?"

  见我并没有因为这句"赞美"破涕为笑,苏望漫不经心地掏出纸巾递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有一只喜欢在地上捡糖吃的小白兔,只要是糖就都放进嘴里吃。接着小白兔碰到了来抓它的大灰狼,小白兔把糖果给了大灰狼吃,大灰狼非常满意,然后小白兔说,其实糖果就是眼珠。最后大灰狼为了再次吃到糖果,把自己的眼珠给挖了出来,于是大灰狼就瞎了。"

  "你讲的黑暗童话也够吓人的。"我的眼泪吓得停住了,张着嘴看他。

  "余晓光就是那只瞎了眼的大灰狼,我这么说,你明白吗?"苏望露出了哄小孩般温柔的表情。他抬起手,伸出食指,似乎准备敲我的额头,却又停了下来,然后无奈地一笑。

  "那我就是那只邪恶的小白兔?"我抽抽搭搭地问。

  苏望赞同地点头,又不屑一顾地说:"余晓光那种低端学霸有什么好的,不值得你伤心!"

  "没错,就你是天赋异禀的高端学霸。还有……"才不想告诉他是因为看见他才哭的呢,"你是怕我把你的隐私挖光光,才不敢接近我的对不对?"我睁大眼睛,像是一只扮着小白兔的狼外婆。

  "电影里拥有超能力的主人公,在经历过生死瞬间后能力都会消失,不知道我行不行?"我的眼睛闪闪发光,"不如,我也试试吧。成功了的话,我们就在一起怎么样?"

  空寂的马路上几乎没什么车,大雾中,车轮声隐隐约约传来。我狡黠一笑,跳下了人行道,迎接着这"生死瞬间"。

  "喂!尹天蓝!你疯了吗?"

  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会不会,也是最后一次?

  【8】知道真相的你们,一定要帮我保密哦!

  我醒来的时候,在四周的雪白中一眼便看到了闪闪发光的苏望。

  "你这个疯子终于醒了。"苏望仍然惊魂未定,"你能解释一下,被自行车轻轻碰了一下为什么会晕这么久吗?你知道那个大叔在你病房门口哭了多久吗?"

  我挠挠头,偷偷看了一眼门口那可怜兮兮的大叔,同时心里也松了口气,还好是自行车!不过我心里早有备案,不论是什么车,我先晕了再说!

  "我有低血糖,就那么晕了呗。"

  苏望没好气地站起来,握住行李箱的拉杆。

  "你、你干吗?你要走了?"我立刻抓住他的手。

  他敏感地甩开我的手,表情惊慌。他一定是怕我不小心看到他的记忆。

  可是我什么都没看到,就像是往嘴边递了一个空水杯一样。

  我愣住,呆呆地说:"咦?怎么没有了……"

  为了确定这一点,我飞快地抓过他的手,然后是他的胳膊,肩膀,背部……

  苏望被我摆弄了一阵后,黑着脸,拿起消毒水往自己身上一顿乱喷。

  不论我怎样触碰他,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再也不会突然插入斑斓的陌生画面。

  "完了……"我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呆坐在病床上。

  "那奇怪的能力真的消失了?你不会是装的吧?"苏望犹疑着问,又仔仔细细打量着我。

  我点头。接下来他一脸严肃,足足看了我有半分钟。

  是有哪里不对吗?他这么看我,弄得我心里毛毛的。

  看着我别扭的神情,苏望终于露出了愉快的笑容。他用食指轻轻点了点我的额头,说:"那我就真的没有再抗拒你的理由了!尹天蓝。"

  我郁闷的脸被苏望的话烫得通红。还没反应过来,他突然探过身子,温柔地拥住了我。

  "这个拥抱,我等太久了。"

  我来不及把这句告白存入脑袋里,因为我还在窃喜刚刚窥到的记忆。

  在大马路上"晕倒"后,苏望慌忙把我送进了医院,在病床前对我说了好多话。有一句是——"我不走了,尹天蓝,就算被你偷窥个精光又怎么样,我不走了!"

  哈哈,苏望不走了!

  皆大欢喜。

  你们会问,我的超能力不是消失了吗,又怎么会窥到他的记忆?

  哎哟,刚刚那个山寨版的生死瞬间怎么可能奏效呢?

  知道真相的你们,一定要帮我保密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晚风 2018-12-2 14:53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冰羽 2018-12-2 13:54
欣赏学习了!
引用 忆潇湘 2018-12-2 11:12
顶,问好
引用 色色三毛 2018-12-2 10:13
欣赏支持!
引用 封与风 2018-12-2 09:12
好文笔,
引用 上官楚伶 2018-12-2 05:43
顶,问好
引用 高山流水 2018-12-2 04:51
拜读,欣赏!
引用 人淡如菊 2018-12-2 03:51
拜读,欣赏!
引用 叶沁 2018-12-2 03:51
好文笔,拜读!
引用 上官楚伶 2018-12-2 01:25
顶,问好
引用 北国阿宏 2018-12-1 23:28
赞!赏读
引用 陈真真 2018-12-1 23:28
好文笔,拜读!
引用 上官楚伶 2018-12-1 21:46
顶,问好
引用 灵川 2018-12-1 20:55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高山流水 2018-12-1 20:01
拜读,欣赏!
引用 北国阿宏 2018-12-1 19:05
赞!赏读

查看全部评论(16)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