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倾城之恋 查看内容

柿子红了

2019-1-10 19:1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683| 评论: 17|原作者: 冷颜红唇


  “你说,柿子红的那一天,你就会回来看我。你说你要给我摘一篮子红红的柿子,一下子让我吃个够,可是,我回来了,你却......”叶子看到这里,她的眼泪早已涌满了眼眶。她该怨恨谁呢?她是欣慰,还是好好地大哭一场。叶子知道,她别无选择。
  迎叔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他没有说一个字,在他善良的心里,始终觉得对不起这个孩子,柳子一走,她怎么办?在他以前的日子里,他恨不得想每天都笑着过日子,谁又能不让他笑呢?村上的人见了迎叔,都莫不打趣说:“迎叔,这下子,你该满意了吧!叶子这孩子可不错,正好跟柳子是一对,也不知道你哪辈子烧了高香,碰到这么个好事。”每当听到这里,迎叔心里都是一阵阵甜蜜,也不在乎别人说啥。还能说啥?那还不是羡慕我么?
  叶子其实知道,天底下要说最痛苦的,那还不是父亲吗?
  她把那张纸紧紧地攥在手里,仿佛害怕被这冷冷的夜风吹去了,那她不是就永远失去了他?她眼睛很红,泪在眼圈周围洇湿了一片,像是一朵寒冷的花,那花心里晃动的不正是柳子甜甜的微笑?叶子知道,那一种笑只有在她面前,才是最美丽的,像盛放得最热烈的花朵。而今呢?
  叶子身子还在颤抖着,得到这个消息已经一下午了,她就这样静静地坐在他睡过的床上,一动也不动,仿佛只要一动,那空气里漂浮的灵魂就会刹那间溃散,思想再也不会扑捉到他的身影,眼睛里盛满的影子再也不会来了。他看不见她伤心的眼泪,听不见她受伤的哭声,能不焦急么?
  迎叔已经在她身边徘徊很久,很久,究竟像是要说什么话,可嘴蠕动了几下,最终也不敢说,叹了口气,抬起枯干的大手,抚了抚叶子已经很长的秀发,默默地走了出去。
  叶子一阵颤抖,她知道父亲那轻轻一抚,代表的是什么含义。是安慰么?是苦涩么?还是这天底下最悲凉的词语也表达不了的情感。那粗糙干裂的肌肤,虬龙突起的筋脉,如雪般的头发,还有额头上岁月刻下的深深印记,哪一种不就是代表了父亲一辈子的沧桑?消息传来,父亲黑白相间的头发,一夜间,像雪霜一样,在最深沉的黑夜里爬满了整个头。父亲,一下子变得苍老。
  迎叔沉重的步子刚移到门口,就听见背后幽咽的声音:“爸,明天,我想到坟前看看他,行吗?”
  迎叔的身子晃了一下,没有回头,却慢慢地点了头。随后,消失在寒冷的晚风里。
  屋子里又剩下了叶子一个人,孤单的身子在朦胧的灯光下,显得飘渺、梦幻,像是云雾里若隐若现的孤岛,沧桑,凄凉。这几天的时间里,她想了很多,也想了很久,可是怎么就没有想到,那一别,就是永别呢?
  在柳子眼里,叶子知道,她永远都长不大。柳子学习很好,别人都说:“这孩子就是上学的料,将来一准考个名牌大学。”可是,高考过后,柳子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一个人去参了军。那一天,叶子第一次流泪了,是拿着滚烫的嵌着金字的通知书。迎叔却在那一趟柿子树下,狠狠地抽了一下午的烟。叶子看着父亲熏黄的手指,她明白了。
  叶子一直都是个孤儿,别人都这么说。说迎叔是在一个早晨赶集回来,在一个柿子树下捡了她。叶子问过迎叔,他总是傻呵呵地乐着,说:“闺女,别听人瞎说,你就是我亲生的。”后来,她渐渐大了,她才知道那件事情的确是真的。因为屋子旁边那几棵柿子树,就是因为这件事,迎叔在那一年栽下的。
  夜已经很深了,一切都蒙上了它该有的颜色,压抑的黑色。凉风在吹着,那个遥远的童年里,多少个欢乐的下午,叶子一想起柳子赤着脚丫,爬到最上面一根枝杈上,为她摘最红的柿子。他不怕摔下来,因为他一直都是叶子的一片天,哪有天害怕树高?每当别人骂叶子是一个没有爸妈的小鼻涕虫时,柳子都像是疯了似的,小拳头狠狠地砸在别人的脑袋上。而叶子却在那一刻笑了,是一种残破的笑,在那个童真的年代。
  那一张纸已经被叶子攥得变了形状,一大块被汗水沁湿了,字迹有些模糊。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同学给她拿过来一封信。她一看信封,笑了,是家里的。快暑假了,明年都大学毕业,那么哥哥也快复原了,那他们不是又在一起吗?
  打开一看,她傻了,笑就在那一刻僵了。信有两封。一封信很短,字不再是以前邻居小学生歪歪扭扭的,而是粗狂,张扬,个性。口吻却是父亲的:“闺女,你哥回来了,你也回来吧!咱们一家三口该团聚了。向你们老师请几天假,我们在家里等着你。”别的再也没有了,看不出什么,使她笑容变僵的是第二封信:“
  柳叶同志
  你好!
  很不幸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哥哥在复原回来的火车上,协助公安抓捕一名罪犯时,腹部不幸被刺中两刀,送去医院后,抢救无效,牺牲了。
  鉴于柳原同志的英勇行为,他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牺牲的,请其家人务必节哀。我们已经与其服役部队取得联系,也在我们公安系统做全面学习,并开追悼会。
  你父亲托我们给你写信,请尽快赶回。
  公安局
  5月15日”
  叶子是攥着两封信,一路回家。
  叶子知道,柳子一直都想当兵,梦想着为国家保卫边疆,为人民的事业贡献青春。也有一部分原因,家里没有什么钱,不可能供两个人上大学。
  叶子流着泪笑了,她知道柳子如果知道她哭了,一定会哄她的,那样只能使他走得更悲伤。
  她想着春节过后,柳子给她来信说,在今年柿子红了时候,他就会回来看她。如今他回来了,是在他的记忆里出现的。明天,明天,她就看到他了,他变样了吗?叶子幸福地笑了,她不再想做柳子的妹妹,因为柳子曾经摸着她的头发,说:“等你长大了,等到柿子像一盏盏红色的灯笼高高挂在树梢上的时候,你要嫁给我,好吗?
  如今她回来了,可是那句幸福的誓言却像一阵风一样轻轻地走远了。可那身影却像是最锋利的刻刀雕刻下的,任岁月在生命的年轮里缓缓经过,越来越变得清晰。是的,每一个人都会记住他的,包括在他墓碑前每一丛嫩绿的草和甜香的花朵。为别人奉献的,为自己赤诚的心追逐过的,谁能够忘记呢?
  叶子看着昏黄的灯光,看着四处扑打灯罩的虫子,听着远远传来呜咽的风,似乎还有一个模糊的声音:“叶子,柿子红的那一天,我要你做我的新娘,好吗?”叶子这一次没有流泪,模糊的双眼看向黑夜的最远处,向一个虚无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叶子做梦了,在远远的山岗上,有两棵细小的柿子树,有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拉着女孩的手说:“叶子,柿子红了的那一天,你能做我的新娘么?”
  寒风吹散了每一处声音,那个女孩羞涩地点头,说:“我愿意。”
  叶子在梦中,笑了,没有悲伤。因为她梦见,明天,柿子真的红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听窗下一篇:你好,再见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冰山雪莲 2019-1-11 18:48
欣赏,赞!
引用 石也 2019-1-11 16:47
支持朋友
引用 我爱清风 2019-1-11 16:47
欣赏学习了!
引用 水草 2019-1-11 16:46
好文笔
引用 青稻夫 2019-1-11 12:57
欣赏学习了
引用 陌路 2019-1-11 11:48
欣赏并问好!
引用 一竖居士 2019-1-11 07:54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引用 旋之律 2019-1-11 06:04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梦帆 2019-1-11 01:07
欣赏,赞!
引用 呢喃的火花 2019-1-10 23:16
好文笔,拜读!
引用 梦帆 2019-1-10 23:16
欣赏,赞!
引用 学会成长 2019-1-10 22:26
好文笔,
引用 乐小肆 2019-1-10 21:35
欣赏并送上问候
引用 北冷 2019-1-10 20:31
来过,拜读
引用 梦帆 2019-1-10 19:39
欣赏,赞!
引用 漫天 2019-1-10 19:39
欣赏。
引用 胡石遗 2019-1-10 19:39
支持朋友

查看全部评论(17)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