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好一个革命者

2019-1-19 21: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243| 评论: 54|原作者: 老船还行

    黄昏,回家的路上,在沿江风光带上邂逅窦老师。
   多年不见,这位七旬长者固然白雪盈颠沧桑满脸,可那高高的身板和鼻梁仍然挺得笔直,目光平视,不,略呈仰角投射前方,步子迈得沉稳有力,惹得夕照余晖一时技痒,为他的侧影镶上一道金边。哦,好酷!真的,至少在我眼里那可叫酷,叫深沉到酷,鲜亮到激活记忆呀。于是乎,在我的大脑荧屏上,即刻出现了一个“革命者”回家的形象,然后回溯出一组历史镜头:这位被锄头铁锹们押着的“革命者”昂首阔步,引吭高歌,一曲红歌嘹亮雄浑……
   那是几十年前“文革”进行时。1967年7月22日,咱南方小城的“文革史诗”炫彩出了不可或缺的一页,“七、二二农民进城”。几乎就在一夜之间,小小江城15里路的鸡肠子麻石街上,冒出了梭镖、锄头、钎担、竹笠、草鞋的滚滚洪流。当其时也,在大街小巷蹬得啪啪啪响的,尽是“手上脚上有牛屎,而心底最芬芳最纯洁最伟大”的农民同志,他们不时涌进一家家“看上去很‘四旧’”的城里人家,到处乱翻乱搜乱砸,立志找出其窝藏“四旧”乃至反动文物的证据,以过一过押解“反革命”、“坏分子”的瘾;或者几十上百人一窝蜂冲进当时的“保皇派”组织的“黑司令部”,抓住其头脑或“死不改悔的走资派”,五花大绑,戴上高帽子,挂上牌子,游街示众。
   我们一群十一二岁的小伙伴一路相跟着看稀奇,算是过足了眼瘾。看着,看着,没想到二十多岁的窦义安老师也在游街之列。之前他可是咱红星学校红极一时的“造反派”头头、曾经也以揪斗走资派、右派分子为每日一课的呀。为什么这时候的他,也被押解着游街示众,而且还以像捆粽子一样五花大绑却又很不标准的菜鸟手法束缚着他呢?一打听,原来是他后来不知何以要转向,转成了“保皇派”这是要把他押送回家,回乡下老家呢。
   咱们的窦老师还真有点运气,更有点骨气。同其他被押人员一律低着头瑟瑟发抖的熊样迥然不同的是,绑他的两个乡下后生子那手法实在太菜鸟了,看似“五花”,实际上双臂稍一挣扎几下,仍可劲舞“自由花”。不过一开始他可做老实状,绝对不舞“自由花”,以免菜鸟给他重绑。只是高昂着长有一头桀骜不驯头发和高挺鼻梁的大脑袋,半睁半闭着他那原本就细长的眼睛,眸子里略带讥讽的光束时不时射向他前后左右押解他的农民兄弟们,仿佛在说:你们这些被人利用的阿斗,真是可怜啊!今儿个你们押着我老窦,殊不知你们撂下农活不干,撂下“双抢”不抢,闹出“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的悲剧,届时闹个颗粒无收,看你们拿什么来填肚子!把我押送回老家倒正合吾意,还真有两年没回老家干农活、搞“双抢”了呢。
   当然他这些心语都是我此刻同他闲聊时才知晓的。而时年尚少的我,只晓得像看稀奇宝贝一样地跟在后面亦步亦趋,一步一笑。
   一方面是笑这些昔日的泥腿杆子今儿个是这等的威风凛凛,算是对那些年看过的有关农民运动的小人书、小故事有了直观的感知:原来五类分子和走资派也同那些地主恶霸如出一辙,在风卷残云的农民运动面前只有筛糠的份儿,战战兢兢浑身筛糠好够味好好笑哦。
   另一方面,笑声发自内心——对窦老师崇拜之至。你闭上眼睛想象一下当时情景吧:那辰光,成了泥腿杆子之阶下囚的窦老师,竟然兀自高歌一曲《大海航行靠舵手》,歌声雄浑有力,充满对伟大领袖无比崇敬的深情。昂首挺胸,坚毅的目光略微向上凝望,仿佛在望着北京那个金太阳的方向。即便身后一个年轻的竹斗笠不时粗鲁地摁下他的头,可他的颈部安了弹簧似的立马又把头举了起来,即便身上不时有不轻不重的拳脚招呼着,他还是耸耸肩,咬咬牙,就像打在别一个自己的棉花包上似的。
   更令我肃然起敬的是,走了十来米之后,他毫无顾忌地舞起了“自由花”——猛地把双手摊开,左手平伸,右手高举,像李玉和一样高擎一盏纯属意念中的红灯。也有点像董存瑞炸碉堡的壮举,甚或像在敌人严刑拷打下,英勇不屈视死如归的革命志士那样迈着沉重而坚定的步子。一步一个脚印,仿佛戴着染血的沉重脚镣在舞台上表演。我紧跟在后面,看着他那双并没有真戴脚镣的白皙脚踝,恍恍惚惚中已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一段一华里的路就像一条通往天堂的无涯长路,就这样走在我少年的心坎上。
   我想战争年代的地下党员舍身取义时的坚强豪迈也不过如此吧。敢情是江姐、许云峰等《红岩》英雄活生生进入了我的视界(不过,也丝毫没把他身边的泥腿杆子放到渣滓洞国民党特务堆里去做不恰当的比附哦)。平日里我常常津津有味地看着窦老师在墙壁上画英雄人物,当然也画过许云峰,没想到画来画去,把自己画成了今儿个的许云峰。
   就这样,我禁不住成了他不折不扣的“粉丝”。
   殊不知我这“粉丝”没当多久,自个儿的爹娘在这一运动不久之后,马上就被当作“臭老九”驱赶到乡下做农工去了。他们是一对“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教书匠,几曾到过农田?那辰光吃的苦受的罪真是一言难尽喽。还是留待日后再细细道来吧。
   现在想来,那年头就是全社会各色人等争相进入
癫狂模式的大比拼。不少人既是整人的人,又是挨整的“鬼”;既是刀砧,又是鱼肉。那些个镜头,要是演绎出来,只看过农会运动打土豪(可不是时下网络疯传的“土豪金”咯)斗地主题材影视剧而没听老辈们说起过文革二三事的现代后生伢子妹子们,保不准会以为我说的又是那战争年代的陈芝麻烂谷子了。
   是呀,这陈芝麻烂谷子的不提也罢。不过,关于这位被押送回家的“革命者”的事,再提两句吧。
   寒暄没多久,不经意间话题还是转入到了那次被五花大绑当“革命者”当“许云峰”的经历。
   窦老师回顾当时的心态,不禁叫我大吃一惊,他说其实当绳子把他腰身捆粽子一样绑个结结实实后,脑子里一个声音嚎叫了一下“完了”,感觉像尿裤子了。幸亏意识到人家并没有真把我当粽子捆绑,起码手脚都是自由的,才迈开了双腿,仍兀自颤抖个不停。可抖来抖去,抖得我一激灵,索性客串一回许云峰似的革命者给自己壮壮胆吧。那些个昂首挺胸高唱革命歌曲的经典形象,都是强行“革命”出来的呢。那天被押解回乡下老家,待那几个农民兄弟一走,我总算得以坐下来,谁知刚一坐下,便感觉某个地方有些不对。你猜怎么着了?
   我心里猜了个大概其,可我得为尊者讳,便摇了摇头。
   他倒直言不讳,答案却超出了我所能想象到的:出糗了,出大糗了!平生头一次尿裤子了!

W020171104013560118102.jpe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青坟下一篇:把时间花在心灵上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乐小肆 2019-1-16 08:38
第一个欣赏!
引用 呢喃的火花 2019-1-16 10:43
欣赏,赞!
引用 念奴娇 2019-1-16 11:58
支持并问好
引用 子文 2019-1-16 13:40
拜读,欣赏!
引用 林娟 2019-1-16 16:02
欣赏并送上问候,
引用 小桥风满袖 2019-1-16 16:47
欣赏。
引用 流萤小梦 2019-1-16 17:20
来过,拜读
引用 浮华苍桑 2019-1-16 18:13
问好朋友,
引用 傲雪寒梅 2019-1-16 20:05
好文笔,拜读!
引用 雪晴 2019-1-16 20:31
欣赏支持!
引用 胡石遗 2019-1-16 21:41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我爱清风 2019-1-16 22:40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幻月冰清 2019-1-17 08:22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老船还行 2019-1-17 11:02

谢谢乐老师第一时间惠顾支持。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9-1-17 11:02

谢谢呢喃的火花老师赞赏。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9-1-17 11:02

谢谢念奴娇朋友支持。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9-1-17 11:02

谢谢念奴娇朋友支持。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9-1-17 11:03

谢谢子文老师悦赏。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9-1-17 11:03
林娟 发表于 2019-1-16 16:02
欣赏并送上问候,

谢谢林娟老师赞赏。问好!

查看全部评论(54)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