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乡野风情 查看内容

书记三请酿酒师

2019-3-13 09:4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23| 评论: 15|原作者: 田禾

  
  一
  闷热的天气,阳光并不明朗。张有芳参加完高考,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张友芳,你这次考的怎样?”一个清脆的女声在张友芳身后问道。
  他立定,回头看着她答道:“不咋的,数学有好几道题没做完钟声就响了。”
  这女孩是张有芳从小在一个班的同学,名杨芝芝。张有芳看着她如柳般身材、又看看她额前散着罩子门发下红扑扑的瓜子脸答道。
  “我对考试是没信心的。说好的,你考不上大学就回大队当村干部,不当上村干部咱决不结婚……”
  “你放心,哪怕考的差点,读个三本想来问题不大的。当村干部那是万不得已的事。”张有芳蛮有信心的给心爱的芝芝吃定心丸子。
  “反正不许忘了我,无论你高中了还是当村干部了,我只等你三年。三年期满,你得用承诺前来娶我。”说完,在他自信的脸上轻轻一吻。分道回她自己的家去了。
  他目送完她渐渐消失的背影,一边走一边想,看来,这次高考要是落榜,我真就回村竟选大队干部去。这样才不至于令她失望,心中想到她期盼的话语,他便雄心勃勃了。
  高考的录取分数线公布了,张有芳差了五分上线。他与读大学擦肩而过,他不吃不喝怄了几天气。
  他父亲见他这般经不起失落,批评他道:这样下去行吗?不上大学就活不下去了吗?都不当农民谁来种地生产粮食。既然生长在农村,从此当个好农民又何尝不可。把队里的多种经济搞起来,不也能创出好生活么。
  在父亲的开导下,他渐渐想明白了。在生产队承包了多种经济专班。在他带领几个年青人的努力下,第一年种烟叶,竟然为队里创收一万多元,使小队分值比过去六分钱一分工分提高到一角钱一个工分。社员们皆大欢喜了。个个举起大拇指夸赞张有芳。有人提出,将来选村干部咱一定投他一票。
  这话说到了他心坎上。他信心十足,可是他又想,一没经验二没人缘,别的队谁会投票选我当村主任。
  毕竟初生牛犊不怕虎。俗语说“胆小被豹子背走,胆大的擒龙擒虎”!为了心爱的芝芝,张有芳豁出去了。
  经过自己报名,本小队群众提名,他要竞选村主任。可是,由于其他村民对张有芳还不够了解,这次他所得选票极少。就这极少的几十票也给了他很足的自信。
  村里老书记见他人虽年青,干劲却十足。文化底蕴不错,就培养培养他。万丈高楼从地起,让他回队里当个队长,争取入党后再来竞选村干部。
  果然,他这个队长称职,带领社员们一个冬天搞旱地改水田十多亩。使来年小队水稻产量比往年增长六千多斤。他成了出席公社的劳模,而且批准他光荣的成了一名中国共产党员。
  从此,村里老书记便提名让他参选本村当个副书记。要培养他,让他历练历练,以后作为自己的接班人。
  果然不负所望,两年下来,全村村民们无论出现什么困难,他都第一个赶来现场解决,与村民建起了鱼水关系。
  一次,他们小队龙某家不幸房子失了火,家中有个八十岁婆婆没能出来。全队社员都去对面山上积肥去了。就他一人因为感冒发烧,正准备上医院看医生时,见龙家失火,便利用在学校学得的防火知识。将自己的棉袄浇湿,顶在头上立即冲进滚滚浓烟中,将老太婆背了出来。
  等到别的社员赶回来时,房子燃烧正旺。灭火已来不及了,只能望着熊熊大火吞噬房屋。幸亏张有芳冒火救出了老太婆,要沒有他,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龙家什么都烧光了,没了房子没了住处。张有芳便把龙家的人领到自己家中安顿下来。然后,组织村民捐款捐物、跑前跑后找民政局、找政府救助。直到龙家搬进新居,张副书记才松了一口气。这件事感动了龙家的人,也感动了全小队人。所以,全村村民对他有了良好印象。
  二
  张有芳是在汪营镇巷子口村长大。巷子口村地理位置独特,全大队(现改为村)有十六个小队。一小队在汪营街的上场口,二小队在汪营街的下场口。而中街却是汪营镇五七大队。
  虽然地处街镇,但历来村里队里以及社员等皆不得在镇上经营任何企业与摊点。开店做生意买卖的,全是五七大队以及吃商品粮的居民人等。是农业户口的就只能以种田为生。
  一直到改革开放初期,巷子口村虽然地理优势独特,但仍穷困潦倒,连村干部的工资办公费等仍由各小队承担。
  终于云开雾散。一个伟大的变革时代给村里带来了阳光雨露。为适应改革开放的新形势,老书记说年记大了,思想、身体都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他执意让贤了!
  但是,党中央提倡,干部队伍要年青化,得推荐一个年青有为、且有文化的青年人来干一把手这个大任。自己只能在旁敲敲边鼓,搖搖羽扇。
  经全体村民选举,新一届村委会产生了。书记兼村主任张有芳在誓词中表态夸下了海口,在他担任主任期间,坚决取缔各队给予村里的各种提成与负担,决不向各家各户伸手要一分钱。
  张有芳当上了村干部,他想马上就可与爱人杨芝芝结婚了。虽是书记,可囊中实在羞涩。拿什么来娶她。
  加上当着广大村民表了态,也发了誓不收提成。可这村里干部们不能不发工资,大家没工资怎么能为村里工作,总不能空着肚子为村民服务吧!
  总而言之,全是钱的问题不断在脑海中翻波浪涌。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凭什么来为村里挣钱是件大事搁在了张书记心头。他不得不挖空心思去展开想象力。
  但他又自信道,好在改革开放的政策好,只要肯干,只要找到好门路,加上正常经营,我就不相信创不出收益来。
  只要领导班子能带动一班人强起来、富起来,国家政策范围之内的事,领导且予以支持,我们就大胆干。不干,这钱它能自动跑进你腰包么?
  其实,还是学生时代,他心中老早就有过主意。常常路过镇酒坊时,闻着那酒香他就在想,我要是不读书了就来开个酿酒坊。这次正好,当上了村主任,他便思谋着村里要开酒坊的事。
  他闲来曾经去酒坊打听过,任何时期高税率莫过于煮酒业。既是高税率,必然就最赚钱。而且,有了酒坊就可带动养猪业的发展,既可为国家增税、又可为集体增收,这一举两得的事必须搞起来。
  他觉得开酒坊本村有着独特的地理优势,一二队地处汪营镇街道的两端,如果在街头煮酒,把酒业经营好了,村里干部们不仅有工资可拿,说不定村民还能分红呢!
  他带领村里一班人在镇上找厂址,相了好几处,才在一巷子里相中了一处能酿酒的厂房。虽是巷子深处,常言说,“酒好不怕巷子深”。只要咱们煮的酒好,何愁卖不出去!又何愁不赚钱呢!
  厂房找好了,一切酒窖、酒缸、蒸溜锅等全都有了,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差找位会酿酒的师傅,这坛门就可以立起来了。
  可是,这酿酒师何处才有呢。经村委会研究,聘请酿酒师是必须找技术过硬、品行端正,素质过硬的才能录用。只有俱备以上几点,才能真正办好酒坊。
  为了酒坊切切实实为村里增收,要以此解决村里的无米之炊,必须召聘有文化有知识有技术的人才参与管理,酿酒坊才能真正有前途。
  可是,全村青年人当中谁也不会煮酒。报名者甚多,却没一个内行。都是只想进来谋份职业而已。张书记为难了,没內行管理酒坊,不光自己不放心,在村委会所有干部中也难以通过。
  于是只好到处打听。他终于打听到钓魚村有位五十五岁的老汉会煮酒,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可他成份是地主。
  经过村委讨论,在争论中张书记拍板了。按当前不唯成份论,地主帽子早以无人提及了。就是年纪大了点。加上有人又说,这师傅是祖传秘方,从来不传外人。只怕是难以请动。
  张书记说,请不动我自有办法,年纪大不要紧,只要头脑清醒便行。于是,亲自带着村中一班人要登门前去相请。
  三
  这酿酒师姓堂,名希禹,字九河。年青时在他父亲调教下读了许多书,善写文章。但凡村里有谁家嫁闺女接媳妇,或老父老母仙逝,都会请他写对联或为死者扎灵棚写挽联做祭文等。
  解放以来,只是成份关系拖累了他。其实,当年地主剥削人的事都是他上几代人干的,以至解放后他跟着挨了些批斗、吃了些亏。在土改后与文化大革命时期,有事无事在抓阶级斗争时,他便被叫去接受批判改造。
  其实,他怕管不住自己的嘴,从不与人乱讲话,平日里只是老老实实地埋头干活。从改革开放后他开始自由了,可这时人已老了。但仍闲不住,平时只忙在责任田中。
  张有芳书记带着村委会几人来到堂家。堂老汉听说是村委会来人,吃了一惊。连忙解释道:“领导啊!老朽现在只是在责任田里干些活儿,除此外,反社会主义的小动作我从没干过,半个字坏话都没说,不信任由你们调查。”
  张书记赶忙道:“哎哟!您老想远了。我等村委会非彼村委会,我们全体人员是专程前来看望您找茶喝的。”
  堂老听张书记这般说,连忙把大家让进屋里,然后泡上自己柔搓的炒青茶端上来。
  “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才到我茅芦来。你们几位不光是来找茶喝的罢?”堂老急切地想知道大家来的意图何为。
  “是有点事,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然,就不会来找你老人家。”张书记含蓄地没说完,却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茶。
  这时,堂老无语,神情更加紧张了。
  张书记呷了口茶,见堂老神情木纳,赶快继续道:“我们听闻传说,这件事不知道您老究竞干没干过?就是关于“煮酒”的事。”
  “啊!“做酒”,这请客送礼!收受礼金是违犯政策的事,我懂,请各位领导放心,我堂九河绝对没干过违犯政策法纪的事,不信你们找我们组长调查,我若有半句假话就……”堂老拍着自己的胸脯发誓说。
  张书记赶快打断堂老的话解释道:“您老别多心,不是做酒收礼金的事。是“煮酒”,是请你去我们村酒坊当酿酒师。不知您老肯出山不?”
  堂老终于听明白了张书记的话,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了。答道:“老朽都快奔六十花甲去了,奈不何哟!你们找错人了。”
  “前几天您老还帮人家写对联的,你行!肯定行!”张书记开始找他的爱好入手了。
  “那是会几个狗脚叉叉(方言),临时受别人请去搖搖笔杆子,是帮忙。你们是开酒坊,又不写对联,我能起到什么作用。”
  张书记灵感来了道:“对!就因为酒坊开张差副好对联,才来找您的,不仅要写对联,还请您把酿酒的技术写出来。要是煮出好酒,今后还得按月给您发工资。”
  “既然这样,那好吧!不过,我得出一上联,你们不俱何人能对上来,到那时再来找我。若对不上,那对不起,酿酒的事等于沒谈。”堂老说完,哈哈一笑!
  其实,他根本没想去酿酒,他怕把这老祖宗传下的酿酒秘方弄丢,才千方百计拒绝别人相请。
  书记听了,以为这不过是堂老的玩笑而已。答应道:“那请您老出一上联让我对来试试,直到对得您满意为止。”
  堂老听了,有意要为难一下这位年青的张书记。略加思索:“有了,你既是巷子口村人,我就以你村名为题写上联,请听好!上联
  “巷子口村头巷子深,巷子深处煮好酒,好酒不怕巷子深。”
  张书记听罢,这对联简直是绝对,没想到堂老竟然用村名出了一连三句,生出四个叠词,而且,“好酒不怕巷子深”一句是广为流传千多年的民间俗语。竟然一时对不上来,话已说出了口,但仍不关门道:“这对联是难了点,恐怕也不是绝对。待我想好对上了,那时再来请您老,望不要再推辞哟!”
  “当然!鄙人说话从不失言!”堂老以为这一定会难住张书记,心里却乐滋滋地把话说得斩钉截铁。
  且说张书记回来后想道,何不以他钓鱼村为题作对。苦思瞑想,想了一夜,终于想出了下联。第二天,便来到堂老这儿说道:“堂老!今天我给你对下联来了,且不要失约哟!”
  堂老高兴地道:“只要公整就行,但平仄不能马虎。”
  “那请您老听下联:‘钓鱼滩河中钓鱼难,钓鱼难时拌香饵,香饵解决钓鱼难’。您老听了觉得怎样?”书记十分自信等待堂老答复,可竟然出乎意料。
  堂老心里想,果然是位有文才的书记,还真会动脑子。并且以我钓鱼村为题,须是牵强,毕竟还算对上来了。不如再难为他一下。笑说道:“不行,不能拿我这个村为题。平仄词义有些牵强。我这是开酒坊办企业,你那却是闲情雅兴與乐钓魚,是否再在别地找一找。否则……”
  这张书记也横上劲了,回道:“找一找就找找去,反正直找到到您老满意为止。”
  第二天,张书纪果然带着下联又来到堂老这里。堂老打开一看,惊喜地念道
  “铁炉寨山上铁炉火,铁炉火红炼真金,真金何须铁炉火”?“哎——!比你上次那款不相上下。不过,铁炉寨村虽不炼真金,这寨子也是个好旅游之地。我的那联是关于煮酒,你这联是炼金,就这个寓意不错。不管平仄差不差,就冲你这办企业的雄心壮志,与这份热忱和认真,我答应你传授秘方办酒坊了。
  因为张书记的执着与热情,终于打动了堂希禹老人的心。后来在堂老的精心酿造中,酒坊果然越开越红火,为村里带来了丰硕的效益。
  在分别刚满三年之后,张有芳与恋人杨芝芝也该完婚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北郭先生和狼下一篇:小桃的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逍遥漠仙 2019-3-14 09:14
慢慢欣赏!
引用 逍遥漠仙 2019-3-14 06:42
慢慢欣赏!
引用 秀丽的乐园 2019-3-14 05:34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冰心晶莹 2019-3-14 04:38
欣赏并送上问候
引用 忆潇湘 2019-3-14 03:41
欣赏佳作!
引用 梦帆 2019-3-14 02:47
欣赏并问好!
引用 林娟 2019-3-14 00:05
拜读,给个赞!
引用 状元 2019-3-13 22:05
支持朋友
引用 忆潇湘 2019-3-13 19:24
欣赏佳作!
引用 秀丽的乐园 2019-3-13 17:28
拜读,欣赏!
引用 随风 2019-3-13 16:36
欣赏。
引用 傲雪寒梅 2019-3-13 14:48
欣赏佳作,问好!
引用 梦帆 2019-3-13 12:58
欣赏并问好!
引用 秀丽的乐园 2019-3-13 12:08
拜读,欣赏!
引用 青舟 2019-3-13 11:16
来过,拜读

查看全部评论(15)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