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倾城之恋 查看内容

梅苑传说三部曲之花神泪

2019-9-10 21:3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63| 评论: 64|原作者: 心若雨汐

  1
  
  林海深处有一座雅致的院落,被唤为梅苑。相传这梅苑竟是个仙子般的国度。在幽静的梅苑生长着一对如花姐妹。姐姐蝶梦,妹妹樱梦。外面的人向往梅苑的清净,这里面的人嘛,当然也有个别的向往外面的世界与爱情。
  
  "姐姐,慢点走啊,姐姐等等我。我走不动了""阿樱快来姐姐带你寻个好地方去。""好呀,那姐姐今天这是去哪,去哪,去哪,好久没出去活动了,再不走走就真成老人家了""你呀,没个正形,休怪我常常说你呢"
  
  "采蘑菇"哈哈""我答对了""可算有顿凡间饭来尝尝"我边说边露出满意的一笑。
  
  走了好一会,仿佛走进迷雾森林般。"什么都没有,姐姐骗人呢。"樱梦嘟着嘴,丧气的说道。
  
  "我可走不动了,姐姐你想啊这地方再有趣,你无力前进,不还是只有个念想"樱梦说话间便自顾自地坐了下来。手里不停捻转着不知何时捡到的狗尾草。"也好吧,那你暂且歇歇,我去打探下前面有没有好东西。""好那姐姐快去快回。"
  
  那日,我并没有等到姐姐回来。
  
  "姐姐这是去了哪里""姐姐,姐姐,喂你听到了吗"还是没有回音。
  
  "也罢,好像是这一条路,寻她去罢"
  
  一望无际的竹林,除了翠竹还是翠竹。奇怪往常来时怎么没觉得这竹林竟这么幽长呢,仔细听好像听到了流水的声音,循着水声便看到了一个精致的院落。这建筑与梅苑里的不同,很是繁华。
  
  "真是怪了,我往日来从不见此处,莫非……"
  
  此处便是传说故事里提到的连接凡尘的通道。
  
  思忖着,我瞪大眼睛仔细望着四周。
  
  既然来了,我便到处走走罢。
  
  以前总是和姐姐说起这世外之地,她总是嚷我胡闹。待我玩够定要回去指来给她瞧瞧。
  
  继续往前走着,看到很多人,他们的穿着与家乡人不同。素朴布衣,大街上熙熙攘攘。
  
  "卖菜喽,新鲜的蔬菜,姑娘来看一看,准保您下次只记得我家菜"卖菜翁,一脸憨厚,头发花白,说话间脸上笑出了褶子。"这是什么菜""啊?""这不就是……"我脸一红,尴尬道"呵呵,那就来些罢"
  
  听说,外面的市面流通元宝,便手指随处一点变出了来"给钱,拿好,不用找了""那老翁傻了眼连连道谢。
  
  林荫深处,只听传来了阵阵好似织布的声音。一素衣女子正坐在窗边忙碌着。这世间的种种无一不是我读过书中的样子。
  
  "姑娘是要住店吗"一婆婆模样的人笑的殷殷。
  
  "姑娘看看我这手链,定衬的您更明丽动人呢"
  
  “喂,都让开,让开。别挡了将军的路""赶紧走,赶紧走开"
  
  这是何人,为何这般蛮横无礼
  
  "是孙珏将军呢,听说呀,刚平定了西藩呢"
  
  "年轻有为呀""这一回朝不定得何赏赐呢"两老婆婆互相道。
  
  我听的出神,只见人人都退到两旁。他们好像都认识他的样子,怎么不打声招呼。
  
  "喂,别挡路,没看见将军经过吗"
  
  "将军小女子倒没看见,马车可见"
  
  哈哈,哈哈,周围一片哗然。
  
  那士兵样的人不知为何眼中冒起火来。
  
  "给我拿下"那士兵大喊道
  
  "且慢,放了她"
  
  "可是""将军说话没听见吗"
  
  "是"
  
  一衣着与众兵不同的人,翻身下马,笑容可拘的走了过来,只见他高大俊美,这一笑倒还夹带着英气。
  
  "在下看姑娘衣着不俗,是哪里人氏"
  
  "姑娘"他又唤一声
  
  "啊,没什么,将军你忙,小女子告辞了"她慌忙跑开了
  
  徒留下他莫名的看着她跑远。
  
  一只玉簪,他蹲下身来捡起。
  
  "走""是"
  
  "樱梦"他笑了下,那铮铮铁汉,眉眼间竟有了丝丝柔情。
  
  2
  
  这将军年轻有为,是一现世俊才。他那一笑,英俊的脸上有了些温度,煞是好看。
  
  她在一旁傻笑着。"妹妹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的""快说来与姐姐听听""姐姐快坐我旁边,听我细细讲来"
  
  "孙珏""将军""一方俊杰"
  
  ……
  
  "好啦,故事说累了,吃饭吧""恩,知道了"
  
  他是不是也会想起我呢,或许,反正他那么优秀肯定见识不少人间美女吧,我暗自苦恼着
  
  "想到了,哈哈"
  
  "我看一看"我拿出了我们花族的灵镜,透过镜子便可见他的一切,在,过往亦或许一探未来。
  
  "可找到了""属下找遍了整条街,还是没有这樱梦姑娘下落""还有"
  
  "什么""听说这姑娘也是头次来,而且行径怪怪的,会不会是""知道了,先下去吧"
  
  书房内,一俊美男子长久的立于窗边,不停把玩着手中发簪,月色泄下来,玉更是有了些许光泽。
  
  "三日后我要约户部杨大人家公子绘香酒肆小聚,你且去安排罢"
  
  "是"
  
  "阿樱,姐姐这几日要去山里采药去,家就交你打理了,可不许远走啊""知道啦,你快去忙啦"
  
  送姐姐出了门"想着,就是这两日了,去那个酒肆看看。
  
  "小二,方才那公子所点也给我来份吧"
  
  不想这声音竟如此熟悉,好听
  
  "小二去了多久,菜还不来"我回头的瞬间,一人也回过头来。四目相对,心中所念的人就在眼前,这么近。
  
  "姑娘,今日真是巧。若不介意我请姑娘如何"
  
  "公子也在,那日家中有事就急忙离去,公子别放心上"
  
  "公子自己一人吗"
  
  "不是,还有樱梦姑娘相伴"
  
  饭毕"在下送姑娘回去可好""好,那多谢公子"
  
  邯郸的礼仪举止出了名的好,要看这城市繁华,一听市井是否有事,二看这女子的衣着举止便是了。既来之则要了解当地民风,形事,言谈才不会有异。
  
  “随手指一民居,这便是小女子的家,孙将军好走”
  
  "姑娘,明日便是七巧节,姑娘可有时间。"
  
  "好"
  
  我暗自偷笑着,幸好他不曾发现。
  
  想不到这坊间传闻赫赫战功的孙大将军,私下竟也是公子般模样。
  
  3
  
  清晨,我早早起床梳洗打扮。穿这条白裙吧,显着清丽些,"咦,我那玉簪呢"那可是姐姐最喜欢的,见我爱不释手的,便送给了我。"容我回来好找"
  
  "姑娘,楼下一公子等您好久""麻烦转告声我即刻就来"
  
  他眼中满是惊艳"姑娘简直仙女下凡"
  
  "哪有,将军过奖了"我害羞道
  
  "是姑娘过谦了"
  
  "快看,那边好热闹啊,我们去瞧瞧"
  
  "这一枝戴上大气些,另一个样式十分特别"
  
  "若是你喜欢便都买下罢"
  
  "若姑娘不嫌弃,我帮姑娘戴上吧"
  
  我伸手摸了下发簪,心中满是窃喜。
  
  坊间市井车水马龙,满街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好生热闹。
  
  "那平日里公子都喜欢些什么"
  
  "我啊,常年领兵在外,或驻守一方,说来也习惯了。若是喜欢,偶尔读读书,其实倒也没什么,姑娘见笑了"
  
  "听说,今天那城南茶社好不热闹啊""是啊,每每七巧节便说上这牛郎织女故事,平日呀,想也听不到"
  
  "相传在很早以前,南阳城西牛家庄里有个聪明.忠厚的小伙子……"
  
  我回头看看他,只见他听的入了迷一般。"哎"他叹了口气。便回过头看向我,我忙转头去,假装不曾偷看他。
  
  "牛郎和织女被隔在两岸,只能相对哭泣流泪。他们的忠贞爱情感动了喜鹊,千万只喜鹊飞来,搭成鹊桥,让牛郎织女走上鹊桥相会,王母娘娘对此也无奈,只好允许两人在每年七月七日于鹊桥相会。"
  
  我环顾了下四周,好多女子掩面而泣。
  
  "为何相爱竟不能相守""可哀可叹啊""若终不能圆满,又为何遇见呢"他叹了声
  
  早见书上写道民间七巧节,俊男美女相约桥下放起那荷花灯,虔诚的许一心愿便得一圆满。
  
  "公子,我们去……"
  
  不想他竟早已备好了灯。
  
  "走吧,带你去河边走走"
  
  只见他双眼紧闭,双手合成十字。我忍不住笑出声。"若非姑娘已许完心愿"他睁开眼看向了我。
  
  "公子且说许下何愿"
  
  "那姑娘不妨猜猜看"
  
  "你是将军,莫不是些百姓安乐,国家繁荣"
  
  他笑而不语。"既是心愿,怎可泄露,总有一日,姑娘会知我所愿"
  
  月光姣洁,湖面碧波微荡。只见水边那男子,轻轻慢慢地闭上了眼,脸上洋溢着幸福。那五官格外俊美。
  
  4
  
  那一年的凉城战火缭绕,狼烟四起。百姓流离,形势很是严峻,“报800里加急,敌军又攻克了凉城,直逼邯郸了。”“好,朕知道了,众卿可有什么好的提议,这一战我们只许成功,不许失败。”“陛下,不如,不如。”“啰嗦什么,还不快说。”“臣斗胆建议陛下主和,现如今已不是当年先王在时的盛世了,况且西南可是我们的军事重镇,再战下去只怕是……是……”“越大人此言差矣,我有一人选,或许他能为我王分忧。”“他是何人”“带军攻克漠北的长胜将军-孙珏”"只是这大将军现在不是刚刚从漠北回来"
  
  "无妨,臣常年领兵征战沙场,这点辛劳不足挂齿。臣愿前去擒贼,提他敌将首级来见。"
  
  "好,好"“那朕便封你为神威大将军,不日即可出征”
  
  从那时起,他便成了人人口中那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神威大将军。
  
  众人皆道我孙珏是何等英烈之人,却不想我也有柔软的内心,而我只想把它留给我最心爱之人。
  
  长廊上一绝美男子,左手提着一壶酒,右手不停转动着那枚发簪,时不时的拿在眼前看了看,眼里是道不尽的温柔。
  
  要问我这一生何时最快乐
  
  那日在湖边你抑是问我许下何愿
  
  是得胜归朝吗,是步步晋封得天子嘉奖吗。都不是,而是那一天遇见了你,让我第一次体会到心动的滋味。
  
  你知道吗,樱梦。
  
  "起风了,将军还是……""无妨,我想一个人想些事情"
  
  "这……"
  
  "去吧"
  
  "是属下告退"
  
  满月夜,一男子在长亭里翩然起武
  
  "妹妹,可是又调皮偷溜出去疯玩了"
  
  "那你说是就是喽"
  
  "是为了那孙将军吧"
  
  "看你这一天天的,时而皱眉时而大笑定是因他呢"
  
  "对,你说的都对,我的好姐姐"我笑脸迎合道
  
  "那你倒是说说看,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
  
  "不想,这铮铮汉子也有这种花花心思"
  
  "嘘,你小声点""怕什么,这是梅苑又不是那市井之上,怕什么""难不成你害羞了呀,哈哈"哈哈。
  
  那一边
  
  武毕,他用手轻轻拭了下额上的汗水
  
  练就这一身功夫,便可护我所想护之人周全了,他暗想
  
  5
  
  近年来,因天朝有这神威大将军常年征战沙场,屡屡立下战功。四境之内无一敢犯。
  
  政治上,重点整顿吏治,为官清廉。"今年又是大丰收年那"坊间田里一片祥和。
  
  可这份和谐很快就被打破了。
  
  "启奏陛下,北匈奴连年侵犯我北部边境。近日竟越我边界,扰我子民休养生息,烧杀抢掠,所道之处皆成荒芜"
  
  "众位卿家,有何高见"
  
  "启奏陛下,臣以为,匈奴人马背上的民族,强攻尤其不妥,不如议和"
  
  "臣以为议和万万不可,这匈奴屡犯我边境,今年他境内时疾爆发,真真是天助我也,为今之计应该强攻"
  
  一封征战诏书随即下到孙将军府上
  
  "哪天"
  
  “明日一早”
  
  "好,知道了,下去吧"
  
  突然好想再见她一面,是爱上了她,还是……不知何故,心头一紧。常年在外本已习以为常,而这次心中似是有些不安。
  
  "算了,是我多虑了罢"
  
  那日放完花灯
  
  "公子且留步,这便是我住地方""姑娘孤身一人竟住偏僻巷内一旅馆,显然是不妥""姑娘若不嫌弃,我定打扫一间干净别苑供姑娘歇脚如何""哇,好大的府邸啊,这都是将军你一人住""是啊,我一人偶住,习惯了"
  
  "姑娘请""将军请"
  
  那日后,这府邸便有了些生气。
  
  "将军,在想些什么"
  
  "没什么""何时进来的,我竟没有察觉"
  
  "想必是将军想事太过投入,所以不曾发觉吧"
  
  "这是"
  
  "一纸诏书罢,这次是去北部抗击匈奴"
  
  "那要去多久"
  
  "不知道"
  
  "不过你且放心,我定凯旋而归"他看着我道
  
  "你保证""恩保证"
  
  我其实什么也不在意,只要你平安就好。就算你是一介布衣,我们过安生日子,那我也怡然自得了。
  
  他忽然抱住她,搂她入怀
  
  "等我回来,我定不负你"他柔声道。
  
  “万事要小心”
  
  “嗯,好”
  
  6
  
  那日一别,到如今一晃半月,也不知他如今怎样"又在暗自烦闷那,恩,何不从这镜子里看一看呀""别忘了,我们与这民间女子不同,很多时候只要勾勾手指便可了事""况且这孙将军不是池中之物,相信他定应付自如"
  
  "我何曾不信他"只是近来心慌的很
  
  "哦,哦,又赢了,将军又胜了"
  
  "又是个捷报"
  
  “这才是我妹夫嘛”灵镜前一白衣女子冲着素衣大喜道
  
  看样子,再有些时日定能回来,那日临回梅苑前买了好些上等衣料,给他做件衣服如何。
  
  "哎呀"一个不留神,针扎了我一下。
  
  这灵镜若沾上哪怕一滴的妖血,便可预知她所想之事的动向,我何不……
  
  我轻触了下镜面,瞬间闪过一道白光
  
  啊……这怎么可能,为什么
  
  尸骸遍地,那梁字旗已然倒下
  
  之前不是连胜的吗,突然之间发生了什么
  
  那,孙珏呢,孙珏他现在何处。
  
  镜头一切,她一眼认出了,那是她心爱的簪子。
  
  簪子在他那里,莫非这倒下的男子是……
  
  他
  
  他是
  
  我身子猛一向后晃动,瘫坐在桌边
  
  只见他很是费劲的抬起了头,清俊的脸上也满是血迹。
  
  "娘子,对不起,我终究是要负了你。"
  
  "我爱你啊"
  
  "若是……有来生,我。们就做对……布。衣。夫妻。我耕田,你……你织布。"
  
  噗,一口血喷出。他垂下了头,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忘。了。我,我……爱。爱你"
  
  不,不要。不可以,我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世间万事皆有定数,天命不可违啊"
  
  "姐姐,求求你了,我爱他,救救他,我不要他死"
  
  "哎……"
  
  "就算换我去死,我也心甘情愿。"
  
  "好吧"蝶梦她长叹口气。
  
  "这也是你的命数啊"
  
  7
  
  我拜别了姐姐,临出门的时候我听见了姐姐低低的啜泣声。
  
  我知道,这一走,我或许再不会回来
  
  "姐姐,珍重"
  
  不论前程凶吉,我都绝不后悔。
  
  我手指一勾,那灵镜便改了大小。我且随身带了去
  
  不一会我便到了驻扎地"梁"对就是这里了。我用了点点灵力摸了下身上的衣服瞬间便换了套
  
  现在我是军中一普通士兵了
  
  那孙珏在哪
  
  那玉簪我日日戴在头上,想必沾染了本姑娘灵气
  
  我闭上眼睛,拔下根头发。心中默念着他的名字
  
  “啊!找到了”只见一军帐里发出阵阵亮光和我手中的发丝相呼应
  
  就是这里,只是我怎么进呢,总归有个由头,这贸然闯入,万一有其他众位列将在,怕是不妥。
  
  那灵镜上所述,今晚匈奴便会火烧我大营。这沙场周围数千里都不会有良田。这也是我方惨败的一原因。
  
  连连战胜,从明日起便节节溃败。
  
  真真是出的一手好牌。
  
  诱敌之计,不可让叵测之人得逞。
  
  我算了下时辰,距离零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只是,怎么才能把这一切告诉他呢。
  
  他的营帐内,一直是众将士喋喋不休。
  
  ”这嘴皮子,怎不去做个文官。”
  
  夜幕降临下来"老天啊,当真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我咬着一狗尾草,看似贪玩,实则紧张要命
  
  好容易,我溜了进去。
  
  “咦,他呢”
  
  不管了我就用自己的方法罢。
  
  只要伸手空中一划边念上段口诀,便可做一结界,用来保护这粮仓。这结界任何东西都攻不破。
  
  "快,倒油",接着那点了火的箭如雨点般向我袭来。
  
  "这壮观场面若我只是一凡女,怕是早就命归西天了。"
  
  "再放"又一波
  
  "不好,敌方有所准备,快撤!"
  
  "白费心思""这些箭就多谢喽"我正得意着
  
  噗,只觉胸口一热,一口血涌了上来。
  
  我低头,挽了挽衣袖。只见那朵樱花正慢慢变浅
  
  “反噬”
  
  "若是平日递送个东西,或无关痛痒的小事使个仙法倒无妨""只是,这一去你可是在行改命之事,只要有行动,就会遭到反噬"
  
  "那日我看了下这将军命格,大吉之后便是大悲,他命不长,卒于一场战争,想必就是眼下了"
  
  你若救他,便是命抵命了
  
  我乃千年樱花树修炼而成仙,所以幻化人形后,手腕便有一樱花。花在我在,花落我便失了性命
  
  这些我全然知晓。
  
  8
  
  "你是何人,为何在我军粮草前"
  
  "我",不及我申辩
  
  "给我拿下"
  
  他的军帐门帘被掀了起来,不多时便走出一高大男子
  
  "慢,何事吵闹"
  
  他走近了些
  
  孙珏
  
  我心中大喜
  
  他顺着士兵模样人手指所指看了过来
  
  突然他一怔"怎么会。是你"
  
  樱梦
  
  他直直的望着我,我亦是如此
  
  时间仿佛停滞在那一刻,除了眼中的彼此,再听不见任何声音
  
  将军营帐里
  
  “你怎么到这来了”他疑惑的望着我,口气中满是惊讶
  
  “这一路远且险,况且我只告诉你大致,就连驻地也是到这时现选定”“娘子,不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罢”他哈哈一笑
  
  这我倒不曾细想,只是我不要那样的结果
  
  孙珏若在我和你之间做个取舍,那便让我替你去死可好
  
  因为,我爱你
  
  “其实,我并非人类”“我乃是千年的樱花,所以我找到你是很容易的”
  
  我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若要救他,我只能据实相告
  
  “哦”他微笑着看着我
  
  “我不是故意隐瞒的,公子”我终于抬起眼睛望向了他
  
  “你不觉得惊讶吗”我奇怪的问
  
  “打我一遇到你,我便猜到了大概。那一日你站在我马前,我便觉得姑娘不凡。后来我俩泛舟湖上,倏而起了巨浪,这水竟瞬间恢复原样,我便觉得是了”
  
  “如今,我只想知道姑娘可曾对我有过情意”他满怀深情的望向我
  
  “朋友,兄长罢了”
  
  “什么,呵呵朋友。什么兄长,我不信,我要你看着我,看着我再说一次”
  
  “那好”我直直盯着他“只是朋友”
  
  他刚刚还紧搂我肩上的双手,瞬间放下随即转过头去冷笑了声
  
  “罢了”他身子向后猛一晃动痛苦道
  
  对不起,请原谅我这样残忍待你,若我还是给你希望,等我彻底消失之时你会怎样,我不敢想象那种场景。
  
  “将军若无别的事,属下告退”我心一横,正经道
  
  我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我竟不知道自己怎样从他的帐中出来的,出了帐子,我身体忽然失去了重心,我忙扶着棵树。
  
  我知道你是骗我的,你是骗我的,对吗
  
  营帐内那将军般模样的男人手中长久地拿着那枚玉簪,眼圈红红的。
  
  为什么,一滴泪水顺着他俊冷的脸颊滑落
  
  樱梦
  
  他一拳重重地落在旁边的墙上,哽咽着
  
  为什么
  
  9
  
  "灵镜,你且告诉我这里将要发生的一切罢"
  
  只因上次我改了结果,这灵力便有些伤损。这次我只得倾注更多了。
  
  就在今夜,敌方将行火占油攻之法,不知多少人在睡梦中活活烧死。我吓的忙丢下镜子
  
  怎么会这样
  
  不行,我要把这看到的种种通通告知与他
  
  "不可以,不论何时你看到了什么都不可以告诉他,因为那是他此生命格。你若是全部告诉他,这人世便会大改。而你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要想清楚"耳边依稀响起了姐姐时常说的话。
  
  可是,我要救他,我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只要他活着
  
  "将军,末将发现敌军行径可疑,特来禀报"
  
  "好,讲"
  
  他怔怔的望着我。
  
  …………
  
  “岂有此理,他竟如此能干。”
  
  "传令下去,军队先原地休息,今晚有紧急情况"
  
  "快看,他们来了"刹那间远处的军帐火光四起
  
  他眉目紧锁,手紧紧的賺着拳头。
  
  我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岂会不知,手腕处的樱花正慢慢地消失,我的生命正随之不停的流逝着。怕是时日无多。
  
  突然一阵头晕目眩,我瞬间瘫软下去。
  
  "姑娘"他抱住了我,焦急的喊着
  
  "啊,没事。预知未来之事花费了好些灵力,加上连日的奔波,所以一时不支罢了,我睡会儿便好"
  
  "真是如此吗"他心疼道
  
  我不见自己此时的样子,脸上毫无血色,惨白如雪。
  
  一夜间,我发角已有些斑白。
  
  这便是我拼命救他的代价。
  
  我曾自负容貌,全梅苑除了姐姐再无在我之上之人。不想,我也有垂垂老去的一天。我暗自思量。如今我再不能贸然使用灵力去恢复我容貌。
  
  因为我要支撑到最后一役。我要看他安然无恙,平安归去。
  
  那时,便是我的大限了罢
  
  不知何时,他便出现在我身后,他静静地看着我
  
  不想自己竟虚弱到如此地步,何时过来我竟没有丝毫察觉。
  
  "这就是你口中的不要紧吗,为何你会是眼下这般模样。是传说中的逆天改命,反噬吗"
  
  "其实,我早知自己此生的命数。"
  
  只是曾经我从不在意,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不是我的我便不强求
  
  那一年孙珏出世,将军府添丁本就是大喜事一件。"恭喜,恭喜啊""祝兄请""请"哈哈
  
  府中本是一片祥乐,"又,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府上添公子本是大喜事,老夫岂有不来之理""能否让老夫见见令公子""祝兄内堂请""唤奶娘去抱来公子去"
  
  府上何人,便是那钦天监占星大法师。
  
  "祝兄喝口茶""不错,令公子有将军您的风范那,将来一定是一方俊杰"忽而他眉目一紧"哎,只是这孩子命数不长远。"他叹气道
  
  因这法师弗了将军兴致,便不得善终。"听说被处死了"下人嚼着舌根道
  
  那日后他便被送给舅父收养。或是父亲不想为我伤心罢。后来我也曾算过自己命数,出征前夕,我更是莫名心慌
  
  不,不会。我即使赔上性命也定保你一世平安。
  
  "明日最后一战你且当心"
  
  半天我挤出这一句话来
  
  "除了这,就没有别话说了吗,那么我有"他满含深情道
  
  “别动,闭上眼睛”
  
  10
  
  我掐指一算,明日就是这最后一役了。
  
  三天的寿命转瞬即逝,心不免一沉。
  
  "娘子,你先休息,我去前方打探下军情,即刻回来"
  
  "等一下"我赶忙把头发藏了起来
  
  "可否带我一同前往,我说不定就能预感到什么"
  
  "可是,你"
  
  "无妨"
  
  "报告将军,前方就是离我方最近的敌军大营了,他们近日晚上便不停的操练,其他无异"
  
  “好”
  
  "将军好"
  
  "兄弟们辛苦"
  
  回到营帐"走这么一圈娘子也累了,快睡吧"
  
  "好"
  
  睡梦间我感觉到有人轻抚我的脸颊,很温暖。他把我额间的头发揶进耳旁。
  
  "如果,我们一直是这样该有多好"他喃喃道
  
  "我爱你,我知道你亦是爱我的,待我班师回朝,我定娶你为妻,你说好不好"
  
  "我孙珏三生有幸,得姑娘你。我定倾我一生守护你""护你一世周全"
  
  "我知道,姑娘向往那闲云野鹤的生活,那我且回了圣上。我们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过我们舒心日子去"
  
  你所言何尝不是我之心声。只是……我已没了来日
  
  阳光透入了帐子,倾洒在床上。那绝美的姑娘满足的一笑,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那日"那姑娘可曾许完愿"
  
  "恩,是"
  
  愿上苍垂怜,让我与这身旁男子结为夫妻,生死与共,白头携老。
  
  11
  
  也许是讽刺,当血腥的气息逼近时,天气却异常的明媚,冒出新绿嫩牙的树隙间,点点金色阳光轻俏地跳跃着,带来一种闲适温煦的感觉。
  
  “报”那士兵全身浴血,被带到将军面前时干哑难言,从他的狼狈形迹就可以看出,叛军的马蹄声应步步逼近。
  
  “来……了。”他随即倒下,身边几个将士连忙扶起他。
  
  “知道了”他脸色镇定自若,可我依稀看出了他的惴惴不安。
  
  她伸出手去触碰了下他的手,他便紧紧的握了去。他侧过他原本冷峻的脸微微侧了下,终于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格外的俊美
  
  "夫君,不要慌,不论何时何地,我定在你身旁。"她柔声道。
  
  只因她灵力不足,这灵镜竟再无法起到作用,不曾想这之后种种都,与那日预见的不同。也好,至少我方应不至于会输得那么惨烈罢。因为我不会让它发生。
  
  你有你的使命,便是为这天下黎民而战,那我便为你而战
  
  你要护家国不被贼人掠夺,那我便散尽道行,赌上性命护你周全。
  
  这女子脸上竟有了丝丝英气
  
  “弟兄们,随我擒贼”
  
  孙珏此刻仗剑站在了防线的最前方,气定神闲。战场上出身的他知道,当十几倍于己方的敌人黑压压一片蜂拥而上时,那种压迫感是惊人的,一旦士兵们承受不住产生了怯战情绪,一溃千里的局面随时都会出现,所以他必须要一身当先,激起大家的血勇之气,不能一开始便输了。
  
  可眼下,这梁字军队正节节败退。死伤可谓个惨重。没办法只有死磕了。等到援军来便好。
  
  正当此时,一柄剑刺向了那士兵打扮的姑娘
  
  我慌忙仰下头去,只发觉一双大手硬是拖着我下马。而我此时已无力相抵抗
  
  "阿樱"他大喊了声便停下手来
  
  "不要管我”我冲他大喊道。
  
  她的头盔掉了下来,头发只一夜便全白了。披散在腰间,有种独特的美。
  
  "这姑娘留给我们做军妓嘛,就是老了些"四周一片嬉笑声。
  
  12
  
  樱梦,我不能,我是一国将领,我不能为了你与那贼人做任何交易。我虽不是,不是要为自己谋一忠良名声,而是我要对得起这万民。对得起陛下这份信任。
  
  可是,我又怎会让你一人陷于危险呢。
  
  既然已陷落如此困境,我只有一死,你当知我心。
  
  那俊美的男人仰天长叹一声。
  
  "不好,当心后面啊"
  
  说时迟那时快
  
  一柄长枪正向他刺来,远处弓箭手已然准备就绪。
  
  他似是全没听见一般。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忽然他嘴角微微上扬
  
  难道他这是……
  
  不可以
  
  我奋力甩开那紧扣住我的手飞奔过去。
  
  那一柄长枪直直刺入我胸膛。我拼尽最后一丝气力设下了凡人所看不见的重重屏障
  
  这屏障,也就是人人常说的结界。
  
  这结界这也算是我们最后的小世界吧。这里不见了战场上的厮杀,亦没有任何嘈杂声音。只有我和你
  
  "阿樱,你为何这么傻"他紧紧抱着她大哭道
  
  "你不是说,你并不爱我的吗,为什么"
  
  她会心一笑,努力的伸出手去轻轻摸了下他原本英冽的脸。现如今那脸上满是泪痕。
  
  她亦感受到了剧烈反噬所带来的惩罚。手腕处的樱花正慢慢的消失掉,而她的身体也慢慢变得透明。
  
  她好像在说话,可是声音已弱的听不清了。他慌忙把耳朵凑了过去。
  
  "好。好。活。下去。为了。我"
  
  "不要,不可以,你不可以死,我还要和你过好日子"他哭的撕心裂肺般。
  
  而她的身体正发出夺目的亮光,一点点消失的同时飞出了数不清的樱花。
  
  怀中的她满含深情,最后一次望着他
  
  "忘……了。我。吧"
  
  忽然,她的手一软从他脸上垂下,她那绝美的脸上挂着一抹明媚的微笑,渐渐闭上了双眼。
  
  他的手里只剩一袭白衣,还有那朵朵樱花。
  
  身边的屏障如迷雾般四散开来。
  
  "啊!"他仰天长啸了声。
  
  只见他眼睛通红,好似一头洪水猛兽,"我要杀了你们给我妻子陪葬。"
  
  刹那间,那敌军统帅的头便被他斩落马下。
  
  "还有谁""啊?!"他怒吼着
  
  吓的那些小兵四散而逃
  
  只是这些她再也看不到了。
  
  他奋力厮杀的样子,他那痛彻心扉的喊声。
  
  她听不见了
  
  不远处梁字军旗晃动,是援军赶来了
  
  "末将来迟还请将军降罪"
  
  "外面情形怎样"
  
  "已重伤他大军,首领尽数拿下,只等您……"
  
  “将军,将军”
  
  不等那将士说完,他只觉身体一沉,重重的倒下去
  
  三个月了,他再无心任何事,整天只知道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茶饭不思,只是手里一直紧握那枚玉簪。时不时的拿在眼前晃来慌去。
  
  他时而泪流满面,时而微微一笑眼中是道不出的温柔
  
  “樱梦”
  
  他抬起头望向窗外,春日里的阳光最是怡人了
  
  从窗外飞进朵朵樱花
  
  那枚发簪似有灵性般滴下一滴水珠
  
  像极了人的眼泪
  
  作者:心若雨汐


88ca68b5a7.jp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优福 2019-9-9 10:04
沙发?
引用 南山秋菊 2019-9-9 10:18
欣赏。
引用 鲁冰层层 2019-9-9 10:49
引用 杨千紫 2019-9-9 11:31
问好楼主
引用 美丽邂逅 2019-9-9 11:44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冰羽 2019-9-9 12:27
好文,拜读。
引用 飞雪飘零 2019-9-9 12:53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郑黑丫 2019-9-9 13:48
来过,拜读
引用 叶沁 2019-9-9 14:20
赞!赏读
引用 虚心的竹 2019-9-9 15:38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微尘 2019-9-9 16:16
顶!
引用 琴韵秋水 2019-9-9 16:32
欣赏佳作!
引用 微笑 2019-9-9 20:55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纳兰心儿 2019-9-9 21:55
欣赏佳作!
引用 龙腾四海 2019-9-9 23:25
欣赏学习了
引用 北国阿宏 2019-9-9 23:45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傲雪寒梅 2019-9-10 07:36
欣赏学习了
引用 青稻夫 2019-9-10 07:55
欣赏佳作,问好!
引用 逆风飞扬 2019-9-10 10:20
好文,拜读。

查看全部评论(64)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