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翠妮

2019-9-18 21:2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083| 评论: 41|原作者: 永远红梅

  一
  午后的日头还是热辣辣的,夏日的乡村街道像是打瞌睡般没有生气。周围的店铺都没什么生意,只有街边的彩霞理发店里,人还是挺多的,老板是位描眉画眼的妖媚中年妇女,名字叫彩霞。她一边忙着理发,一边热情地招呼每一位进店的客人。
  翠妮扭着肥大的屁股,挺着一对如篮球般的大胸,上下左右抖动着。仿佛是一对兔子要蹦出来似的,撑得上衣没有一点空隙,一看就没有穿内衣。她穿着一条黑裤子,可惜胖肚子太大了,裤子根本提不到腰上,只能露出白花花的大肚皮。她蓬着一头鸡窝一样的乱发,抱着女儿也跟着进来了。孩子在翠妮身上左右扭动,像一只小猴子般不安宁。彩霞看到翠妮,那灿烂的笑容立马收了回去,比四川的变脸还快。她用不屑的眼神看了一眼翠妮。用一种鄙夷的声调说,翠妮,你睡醒了,抱娃出来逛来了,你这日子真是太美了。一天到晚吃了睡,睡了吃,都不知什么是愁滋味。
  翠妮嬉笑着一屁股坐在理发的转椅上,肥胖的身体犹如一袋沉重的面粉,把转椅压得咯吱咯吱直响。孩子坐在翠妮的肥腿上。把手指塞进嘴里吃得啧啧有声。翠妮巡视了一圈,看到了正在等待理发大男孩手中的鸡腿,大男孩正吃得香。翠妮的眼睛有些发直,口水随着嘴角流了出来,大男孩被盯得不好意思了,转过脸去吃。翠妮抹了一把口水,笑嘻嘻道:这娃啊,给我娃吃点呗,看你把我娃馋的。正给顾客理发的彩霞讥笑道,是你馋,还是娃馋,说清楚啊。
  翠妮傻笑着,喃喃念叨,鸡腿好吃,我也想吃。几位顾客都去看男孩,大男孩被看得不好意思了。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鸡腿,递到翠妮女儿手中。翠妮的胖脸上立刻放出光芒,连一个谢字都没有说。就侧着脸急急咬了一口鸡腿肉,那一口真大啊,半个鸡腿肉咬下去了。女儿一看急了,急忙把鸡腿塞进嘴里。彩霞撇撇嘴,你看你都胖成球了,还和你娃娃抢吃的。真是的,没个当妈的样子。
  翠妮才不管呢,嘴里嚼着肉,顾不得说话。一手又去拿女儿手中的鸡腿,女儿不干了,急忙从她怀里挣脱下来,跑到屋角去吃了。翠妮拍着胖肚皮说,今个中午,是我擀的面,面条又光又筋,我吃了两大碗呢。还想吃,我婆婆不准我吃了,说我太能吃了,比我屋后面的猪都能吃。哼,吃都不让我吃饱。不让我吃饭,我就回娘家啊。屋里的人都哄得笑了。
  彩霞用嘲笑的语气说,你真能干啊,还会擀面啊。平常不都是你婆婆做饭吗。彩霞一听更是来了劲,什么啊,我婆婆做饭太少,不够我吃,我就学做饭,不然,没有饱饭吃。连我公公都嫌我胖呢,说是攒够钱,给我买减肥药吃。
  彩霞笑弯了腰,你公公嫌你胖啊,你男人都没嫌你胖,你公公为什么嫌你胖啊?翠妮一头靠在转椅上,舒服地转一个圈,翻着白眼道,我公公说我太胖了,嫌我干不了活。哼,胖怎么了,我才不胖呢。彩霞眨眨眼说,对面粮油店里有磅秤,你去称称。就知道自己胖不胖了。翠妮一听,一拍大腿叫道,是啊,我都不知道我多重,我去称称。说完,拉着女儿,一扭一扭出了店门。
  她刚出门,传出彩霞的大笑声,一边笑,一边对客人们说,这傻妮啊,她家和我家是邻居,家里可穷了。现在还住着两间烂土房,她啊,每天就是我们的开心果,脑子有些问题,她说的话,要笑死个人。她男人是个老实人,也傻不拉几的。光知道干活,一棒子也打不出个屁来。她公公在街口摆个修鞋摊子,她婆婆脑子也有些痴呆。每天,她傻婆婆和傻翠妮就守在摊子上看。也不知能守出个什么花来。我听别人讲,翠妮最早有男人,但没有领结婚证。在外村,翠妮还给那男人生了个女娃。不知怎么回事,她偷着跑了。最后,那男人也不要翠妮了。还有人说,翠妮在外面好几个男人呢,都是给人家生了娃就跑了。
  理发的男客人插嘴道,为什么跑呢,和一个男人好好日子不行啊。彩霞笑道,要不人家说这翠妮脑子不好呢,正常人谁会这样做啊!翠妮的肚子也不争气,生的都是女儿。一位烫头的女人直叹气,我认得她娘家人,要说这女人也是命苦。我听她娘家的人说,那几个男人老是打她,她身上总是有伤,打得受不了了,她才跑的。那翠妮和现在的男人扯结婚证了吗?彩霞抬手揉揉鼻尖,听说和这个男人扯结婚证了。但这家人穷啊,只有她公公智力正常些,她公公怕她又跑了,所以扯证了。现在,农村娶个媳妇不容易,精干的小伙子有的都找不到媳妇。别说这家人都傻傻的。
  正说着,翠妮抱着女儿摇摇晃晃地进来了,她还是一屁股坐在转椅上。嘴里嘟囔着:什么破称,粮油店里的麻子说我二百五十斤,哼,肯定不准。还说过了年,就能出栏了。什么破人,哼……彩霞逗她,你说不准,那你看称了吗?翠妮挠挠头皮,我也不识称啊。
  那人家说你二百五十斤,肯定是没错了。肉在你身上,人家多说少说,也到不了别人身上,你说是不?翠妮认真地想了想,是啊,也对。二百五就二百五,反正,别人还没有我这身肉呢。嘻嘻,我感觉肚子有又点饿了。大家都乐了。彩霞笑得更厉害了,傻妮子,麻子在骂你呢,你也听不出。下回,你见他,你也说他是二百五。
  翠妮用手指当梳子,梳着乱七八糟的头发,张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自言自语道,还没吃晚饭呢,又想睡觉了。彩霞催促着,那你还不回家去做饭,眼看太阳都下山了,你公公也快收摊子了。翠妮翻了一个白眼,气鼓鼓道,我婆婆不让我做,说我没做完饭我就吃光了。哼,还不如回家睡觉去。彩霞故意夸张地说,天没黑呢,你和谁睡啊?翠妮笨拙的身子艰难地站起来,挺着大肚子,骄傲地说:我和我公公睡啊!此话一出,一屋子的人都笑喷了,那笑声差点把屋顶掀翻了。彩霞手指着翠妮,笑得说不出话来,弯着腰直揉肚子。
  翠妮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一屋子笑翻天的人,翻了翻白眼,骂了一句,神精病们,有什么好笑的。她有些想不通,家里就一个炕,一家人都睡在上面,原来有两个炕,可自己太胖了,生生把那个炕面压塌陷了,没办法,她和孩子、男人只好都睡到公婆的炕上。公公收摊回家后累了就睡,而自己也早早睡觉。有什么好笑的。她拉着孩子慢慢走出了理发店,将笑声丢在闹哄哄的身后。
  二
  翠妮拉着孩子转转悠悠回到了家,公公和婆婆已经收摊回来了,公公累了,直说腰疼。就直接上了炕躺下了。不一会儿,翠妮的男人回家了,男人五短身材,两眼距离大,眼神呆呆的,一看就不是灵醒人。婆婆在灶房里忙活着,这两天烟道堵了,灶下一点火,满屋子烟,辣的人眼睛都睁不开。可是,满屋子没有个灵醒人,只有公公会通烟道,可公公太累了,只能明天再通了。
  翠妮的女儿被烟呛得直流泪,在屋里呆不住,跑了出来。翠妮也跟着出来,这两间土房还是公公手里盖下的。如今,早就破烂不堪了。一下雨,屋里漏雨,满屋子都是瓶瓶罐罐接雨。
  此时,天空的火烧云像是一团火,燃烧着整个村庄,犹如一幅浓重色彩的油画。空气中弥漫着饭菜的香气,翠妮使劲地吸了吸鼻子。肚子也叽里咕噜地叫着,隔壁的院子里传出了舞曲声,翠妮趴在围墙边向隔壁院里张望,彩霞正随着音乐节奏跳着广场舞,翠妮和彩霞是邻居。翠妮没事的时候,就爱往彩霞店里跑。而彩霞也喜欢编排损人,翠妮成了她的最大目标,反正,翠妮傻乎乎的,也不计较。她也乐在其中。
  彩霞这几天减肥,听人家说,晚上不吃饭能减肥。就专门不做饭,看看一个月能瘦几斤。彩霞的老公在外省的工地上干活,经常不在家,一走就是一年,每年回到家里就到腊月年关了。要说经济条件,彩霞家算是村里人日子过得好的。前年,彩霞家里就盖起了三间两层的新楼房。楼房外墙全部用瓷砖贴了,楼房设计按照城里楼房格局建的,落地窗,楼梯和卫生间建在屋里,又干净又好看。村里人都看着眼热。彩霞有个儿子在县城上寄宿高中,家里只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公公。彩霞的老公公身体还好,只是腿脚不能动,早年得过风湿性关节炎,年纪大了,病就越来越重了,这几年来,干脆都下不了地。每日都睡在炕上。彩霞的婆婆走得早,人常说,老年有伴是有福,没伴很是可怜。想吃什么都吃不上,还要看儿媳的脸色,真难啊。
  彩霞早对这个老公公看不惯了,常被地里叫老公公是老不死的,什么也干不成,天天躺在炕上还很能吃,消化却非常好。真是窝吃窝拉。屋子有着常年不散的尿骚味和一股恶臭味,炕面上的墙壁都变成了黑色,彩霞每天只往屋里去送饭的时候,才把尿桶提出去倒掉。前几年,老公公腿脚还能动的时候,老不死的还能干点活,从今年开始,这老东西干脆什么也干不了,真是头疼。当初,盖新房的时候,后面的两间老屋没有拆,本来说是放杂七杂八东西的。现在,彩霞索性把老公公塞在老屋里,她是嫌老人太埋汰,太脏。看着都恶心,吃拉在一起,臭都臭死了。
  彩霞边唱边扭腰,从今年起,自己的体重也是直线往上升,她怕再胖下去,就和隔壁的傻翠妮一样了,一位顾客对她说,跳广场舞能减肥,要不现在的人们到处都是跳广场舞的。这一星期来,彩霞都坚持晚上不吃饭,回到家就跳广场舞。正跳着,就听到老公公的喊声,彩霞,我饿了,给我拿点吃的。彩霞,我饿了,给我拿点吃的……
  这声音一声比一声高,彩霞气得关了音乐,骂道,老不死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叫,就知道吃,早上给了一个馒头,还没吃够啊。彩霞骂骂咧咧走进厨房,从冰箱摸出一个干馒头,气急败坏地一脚踹开老公公的屋门,把馒头扔到老公公的面前,你是上辈子饿死鬼投胎的,天天就知道吃,咋没撑死你啊。
  彩霞正说着,却不说了,她看到老公公正用手抠墙皮,抠下一块就往嘴里塞,彩霞吓了一跳,你个老不死的,是不是疯了,怎么吃墙皮了。老公公一眼看到干馒头,顾不上说话,用黑手抓起干馒头,一个劲地啃着。哈哈哈,翠妮拍着手在屋门口笑,彩霞,你咋不做饭啊,你公公咬不动馒头啊!去去去,你个傻妮,有什么好看的。你怎么进来的。翠妮翻翻眼睛,从院墙过来的。我看看你跳什么舞,就进来了。
  彩霞不想再和翠妮啰嗦了,一把拉起翠妮就往外走。走到前院,彩霞板起脸孔,吓唬翠妮道,后院草丛里有大蛇,以后不准去后院,咬了你就没命了,听见没有。翠妮惧怕地点点头,我知道了。彩霞想起还有一包饼干在厨房,就拿出来给了翠妮,你要听话,就有好吃的。翠妮一看有吃的,眼睛发亮,一把抢过饼干,急急拉着女儿回家了。
  回到家里,婆婆已做好饭了,婆媳俩把饭菜摆上炕桌,婆婆叫醒公公吃饭。翠妮望着公公吃饭的样子,不禁想起彩霞的老公公来,心中很是疑惑,彩霞家里有那么多好吃的,为什么不给老公公吃呢?真是想不通?想到这里,翠妮抬起头,闷声闷气地说,妈,以后我来做饭。婆婆正喝着包谷粥,三角眼一瞪,不要你做,看你胖的,一点也不利索。看好你的娃娃就行。
  不,我要做饭。你做的饭太少,不够我吃。婆婆一脸厌恶地盯着翠妮,你还吃啊,你瞧瞧你的肚子,跟怀了八个月的月婆子一样,你还吃啊!这个家都叫你吃垮了。翠妮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心虚地说,那我少吃点还不成吗,我太胖了,想干活也不成啊!公公此时吃完了饭,把筷子放在桌子上,行啊,你要做饭,你就做吧。只要你别乱跑就行,咱家穷,有饭吃就很好了。翠妮急忙点点头,拿起饭碗把里面的包谷粥底全部舔尽。公公无奈地看着翠妮,叹了一口气,燃起一根旱烟,吐出一串串烟雾来,烟雾在屋里缓缓散开。窗外,夕阳留下最后一道余晖,晕染着乡村的每一个角落。
  三
  人常说,屋漏偏逢连夜雨。翠妮的婆婆这天中午给男人送饭,人还没走出街口,就一头栽倒在地,昏了过去。吓得跟在身后的翠妮大声哭叫起来。村人们急忙把病人送到县医院里,医生说是脑溢血,幸亏抢救及时,命是保住了,但病人却瘫痪了。以后只能躺在炕上了,翠妮的公公老泪纵横,偷偷在病房外抹泪,这日子真是苦啊,翠妮看着哭成泪人般的公公,心里也难过。平常,婆婆总是骂自己,说自己是头猪,光知道吃,可现在婆婆一句也不骂自己了。睡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她多希望婆婆睁开眼睛再骂几句,不骂还不习惯了。
  半个月后,婆婆出院了,人是醒过来了,但嘴也成歪的,说话也含含糊糊的,没有一句完整话,说话好像舌头短了一节,手也像鸡爪一样蜷缩着伸不直了。自从婆婆得了病,翠妮也不爱到处乱转了。医生说了,病人要照顾好,才能多活几年。每天天不亮,翠妮就起床,先给婆婆洗刷尿垫子,她劲大,一把抱起婆婆,放在轮椅上,伺候婆婆排泄屎尿。收拾完婆婆,还要做饭,以前有婆婆做饭,还能偷懒睡会,现在不做饭,一家人都没饭吃。
  公公人老了,也没有瞌睡,早早就起来了。也帮着翠妮做饭,他是怕翠妮做不了,跟了几天,却发现,这傻妮虽说人憨些,但干活却不会偷懒,医生说要勤给病人翻身体,没事的时候要多揉揉病人僵硬的身体,这样病人会舒服些。翠妮就天天给婆婆按揉身体,一点也不嫌烦。人是勤快多了,可是月初才磨得面粉下去的很快,这才十来天,面缸就见底了。也不知这傻妮怎么做饭?吃得多,也不可能吃这么多啊?
  公公又一想,这傻妮饭量本身就好,如今干活又多,吃得多也是可能的。算了吧,吃就吃吧,只要这一家人都好好的就行。公公想到这,推着车子又去出摊了。翠妮伺候婆婆吃过早饭,用轮椅推着婆婆坐在窗前晒太阳,婆婆咿咿呀呀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院子里的鸡、鸭、还有肥猪都在扯着嗓子叫唤,仿佛集体大合唱般壮观,翠妮也顾不上,拿着一个大碗,装两个馒头和酸菜,另拿一个碗装小米稀饭。收拾好装在篮子里,这才小心翼翼翻过矮矮的院墙,来到彩霞的后院,把饭菜递给彩霞的老公公。老人腿脚不能动,但眼不花,他眼瞧着这几个月来,翠妮总是天天来送饭。鼻子一酸,老泪就流了下来,他用手捶打着自己的腿,哭道,我咋还不死呢,我是没用的人啊!
  翠妮嘿嘿一笑,伯啊!你吃就成了。我天天做饭,给你多做一碗没事的。我也吃很多的,这人啊,不吃饭就会饿死的。伯啊,你就吃吧,我还要回去喂鸡、喂猪呢,你听,它们的嗓门多大啊,再不喂,它们就要跑出来找我了。伯啊,我走了,你吃吧。我明天再来到。说完,翠妮憨笑着转身带上门走了。老人含着泪,默默地吃着饭菜。心里想着心事,彩霞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以前早上还给一个馒头,现在是连个馒头都没有了。有时候,饿急了,他把墙皮都抠下来吃。唉!这哪里是人过的日子啊。这黑心的女人,是想饿死自己啊。哎,我的儿啊,你怎么不回家啊,你也看看你媳妇是个什么货色。想到这,老人又暗自垂泪,这过得是什么日子,幸亏有翠妮的帮助,要不然,自己早见阎王爷了。
  天黑的时候,彩霞这才回到家。看来晚上不吃饭还是有效果的,这几个月来,瘦了十几斤了。家里早都断烟火了,为了减肥,她也是拼了。早饭和午饭都在饭馆吃,至于那个老不死的,她想起来,就给他扔点吃的,想不起来就算了。反正也是快死的人了,早死晚死都是一样的。她盼着老东西早点咽气,她就安宁了。想到这,她皱皱眉头,轻手轻脚来到后院,想看看这老东西死了没有。
  彩霞蹑手蹑脚地走到老不死的窗前,偷偷从窗里望去,老东西正睡觉呢,打着响亮的呼噜,这哪像没吃饭的人,简直是底气十足的,她又凑近窗口去看,老东西的脸色很红润,一点也不像饿肚子的人。真是出了怪事,难道这老头会什么法数?自己明明好几天都没有送饭了,这老不死的还活得这么旺,彩霞看了看房屋,屋里也比前干净了许多。该不是这老东西的腿病好了,能走路了。他自己偷着拿吃的了。老不死的,在我面前装病,背过身来却偷着吃。想到这里,彩霞怒火冲天地去了前院的厨房里,把冰箱里所有吃的东西都装了起来,准备明天带到理发店里。她心想,这下看你还能偷什么吃,不信治不了你。
  半个月后,彩霞又去后院看老东西,老东西依然很精神,居然还活着。彩霞很是崩溃,我到要看看,你还能撑多久时间,反正,我也不给他饭吃。想到这,彩霞冷笑着,眼睛里闪出一股冰冷的寒气。
  晚上的时候,彩霞接到男人的电话,男人询问过老父亲的情况,并说准备要回家了。彩霞一听,吓了一跳,看来,不能饿死这老东西,要不然,男人回来可饶不了自己。真是上辈子欠这老东西的,还得继续看这老东西的臭脸。想到这,彩霞气哼哼地关了灯,睡了。第二天去理发店走这前,她给老东西扔了一个冷馒头,骂骂咧咧地走了。
  四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院子里的树叶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翠妮的婆婆在炕上躺了两年了,身上没有长褥疮。躺在炕上的婆婆居然还吃胖了,婆婆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说话也慢慢变得清楚起来,吃饭不用人喂了,翠妮每天跑前跑后的忙活着,乐呵呵地照顾着婆婆。这个穷家也荡漾着温馨的时刻,公公看到眼里,喜在心里。没想到,这个傻翠妮顶了大用,比自己的儿子都中用呢。看来老天还是厚待这一家的。
  这年,村里评选好媳妇,大家一致评选出翠妮是好媳妇,村里还奖励三千元钱。那天,村长宣布了好媳妇名单,当叫到翠妮的时候,翠妮被村人们披上大红绸缎带,带上大红花,推上主席台,村长让翠妮讲话,翠妮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只会朝着村人们傻笑。胖脸在阳光下,如擦了胭脂一样红。而晶莹的泪水却挂在胖脸上,怎么抹也抹不掉。彩霞站在台下,一个劲笑话翠妮半天说不出话的样子,说她就是苍蝇采蜜——装疯(蜂),彩霞得意洋洋的面孔如同一只叽叽喳喳叫讨人嫌的麻雀。
  这天,翠妮的爹来了,老爹一脸的愁容,原来翠妮的娘胆结石病犯了,被送到县医院去做手术,翠妮的弟弟和媳妇都在外在打工,家里没人去医院照看病人,爹年纪大了,只好来叫翠妮帮忙。翠妮一听,早急得坐不住了,立即就要和爹去医院。公公说,你去吧,家里有我呢,你娘做手术是大事,你好好照看去。翠妮和爹走在街道上,准备坐公交车上县城。
  突然,翠妮想起了什么,她匆匆来到彩霞理发店,一脸凝重的对彩霞说,你公公牙不好,不能啃干馒头了,你给他做些软的饭菜。彩霞眼睛一瞪,厉声说道,我们家的事,不要你管。你个傻子,管好你的穷家吧。什么玩意啊!自己的穷日子都过不了,还嘚瑟什么啊!那老东西一定是给你说什么了?他说我的坏话了吧。翠妮忙把脸转向一边,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你公公没说什么,是我看到他吃不了硬馒头,他的牙都快掉光了,很可怜的。去去去,还没说完,彩霞就把翠妮轰了出去。你少管闲事,真是狗拿耗子。咸吃萝卜淡操心……
  彩霞越想越气,回到家里。一个傻子都敢说自己,一定是老东西说了什么。每次和男人吵架,都是为了这个老不死的。上次,男人还动了手,这个家里,有我就没他,有他没我。现在一个外人都来对自己指手画脚,这两年来,这老东西真是越活越嚣张了,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彩霞踩着高跟鞋,当当响的来到老东西的屋子,老东西正津津有味地吃着鸡蛋糕,老东西吃得很仔细,掉在炕上的鸡蛋糕渣子都拾起来,放在嘴里香甜地吃了。
  冷不防,彩霞一把抢过老人手中的鸡蛋糕袋子,她怒火冲天地把鸡蛋糕摔在地上,骂道:你个老贼,还偷我的钱买吃的,真是不要脸到家了。一天到晚什么也不干,就知道吃,我让你吃,我让你吃,说完,抓起鸡蛋糕死命往老人嘴里塞,老人嘴里被彩霞塞得满满的,气都喘不上来,脸孔涨得红紫,像是一块猪肝似的。彩霞越说越激动,她抓住老人脖子,死命地掐,吃啊,吃啊,今天非让你往死里吃。老人一急,一巴掌打在彩霞的脸上,这下更是惹急了彩霞,彩霞一把拽住老人的衣服,扬起手臂,狠狠打了老人一个响亮的耳光。又一脚把老人踹下炕来,老人本来腿就有问题,这一摔,更是揪心地疼。老人疼得落了泪,彩霞啊,我没偷你的钱,这鸡蛋糕是翠妮给我留的,她说我咬不动硬馒头……
  夜很深了,老人躺在冰冷的地上,泪水一直没有断过,这两年来,要不是翠妮每天来送饭,自己早到阎王爷那里报到了。老天爷啊,你睁开眼看看吧,好翠妮,好孩子,好人会有好命,伯等不到你回来了。你的恩情我下辈子还你了。
  彩霞也无法入睡,眼前总是闪出翠妮嘲讽的眼睛,那双眼睛上上下下一直跟随着她,仿佛是一把锋利的刀子,让她心惊肉跳。老东西肮脏的手老是伸来伸去,仿佛要掐她的脖子一样,让她无法呼吸。她翻来覆去的一夜无眠,这老东西真是让她恨得牙痒痒,害死自己了。他就像粘在自己身上的一块狗屎一样,总是恶心人,总是擦不掉。天快亮了,她冷笑着,心想不会再送任何食物给老人了,月光下,她冰冷的笑容令人瘆得慌。
  五
  几天后,翠妮的娘手术做完。翠妮却总是心不安宁,老是心事重重。她又从医院回到家中,她还是不放心老人,她怕老人饿着。只好让她爹照看一下娘。她匆匆赶回家,翠妮做好饭,又给隔壁彩霞的老公公送饭,老人好多天没有吃一口饭了,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嘴唇上起了一层干皮,脸色已经开始发青,眼眶深深地陷了进去,如同两个大坑。那双放在胸前的双手已如枯草般没有血色了。翠妮哭泣着,扑到老人身上,大声哭喊着,伯啊,你看看我,我回来了,伯啊,你睁开眼看看我吧……
  翠妮哭喊着磕磕绊绊跑出了院子,大声叫着救人啊,救人啊,村人们听到呼喊声,纷纷拥入院中,大家把老人送入医院抢救。
  而彩霞听到村人们的喊声,吓得急忙关闭了理发店,偷偷跑出了村子。半路上,却被愤怒的村人们发现,把她扭送到了派出所,村人们要惩治这个不孝顺的儿媳妇。
  经过一天的抢救,老人终于救活了,翠妮激动地摇着老人的手又哭又笑,伯啊,你吓死我了,伯啊,我都做好饭了,你快吃吧……
1359695416427_117.jp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意外中的意外下一篇:山路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冰心晶莹 2019-9-12 09:51
沙发?
引用 陈真真 2019-9-12 10:25
欣赏佳作!
引用 封与风 2019-9-12 10:31
慢慢欣赏!
引用 美原 2019-9-12 10:43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程鹏 2019-9-12 10:49
好文,拜读。
引用 逍遥漠仙 2019-9-12 11:08
欣赏朋友的才华,问好。
引用 童心未泯 2019-9-12 11:14
欣赏支持!
引用 晓月微蓝 2019-9-12 11:20
拜读,欣赏!
引用 鲁冰层层 2019-9-12 11:26
引用 秀丽的乐园 2019-9-12 11:50
拜读
引用 杨柳岸 2019-9-12 12:21
欣赏佳作!
引用 美丽邂逅 2019-9-12 13:16
支持朋友
引用 南山秋菊 2019-9-12 13:22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引用 郑黑丫 2019-9-12 14:11
来过,拜读
引用 忆潇湘 2019-9-12 15:18
引用 陌路 2019-9-12 16:08
拜读,给个赞!
引用 墨砚池 2019-9-12 16:27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紫紫草 2019-9-12 17:28
欣赏佳作,问好!
引用 虚心的竹 2019-9-12 18:10
好文笔,欣赏学习。

查看全部评论(41)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