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山路(一、二)

2019-10-15 22: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923| 评论: 45|原作者: 寒梅着花


  一

  深秋了,冷月满腹心事地独自走进一条山路。她穿着黑色薄昵大衣,里面套一件银白色的半高领毛衣,搭了一条浅黄色的丝巾。山风吹拂,丝巾随之飘动,远看好一幅纯美的画面。

  冷月面容姣好,读书的时候班上有好几个男生追她,家境都不错,可她还是选择了家境一般的庆阳。他老实肯干人品好,冷月就看中了他这点。她不求大富大贵,能和喜欢的人相守到老,人生也算圆满。

  冷月的父母不是一对伉俪,他们吵了一辈子,母亲性格要强,父亲却从不着急,母亲干农活、家务,里外都是一把好手,父亲则只会捣鼓他的农用车,后来因经营决策不当,车没了,还欠了一屁股债,从此也算失了业。

  母亲是个好强的人,欠了兄弟姐妹的钱,便不分日夜的干活赚钱,还清了外债。父亲没有本钱再买一辆车,后来,农用车的行情也渐渐衰落,父亲也不再起这个心思了,做做小生意,打打零工,来维持家庭开支。

  父母的争吵像家常便饭,从来没有断过,冷月时常觉得,父母两人的性格真的是一个南,一个北,这样的两个人,奉媒妁之言在一起,说不上是不是折磨?俩人生活了大半辈子,他们之间有爱情,有幸福吗?这也许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对冷月而言,父亲是好父亲,母亲是好母亲,但父母却不是好伴侣。冷月大了,见识了身边的许多家庭,发现谁的婚姻没有争吵?谁不是在将就着过日子?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吵着吵着,他们都老了,冷月也成家了。

  冷月继承了母亲能干好强的性格,又融合了父亲的一些坦然性子,所以冷月时常觉得自己真的是父母两人基因的完美结合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典型体现。

  而庆阳呢,的确人品不坏,但有俗话说,老实人害死人,冷月觉得此话不无道理。

  庆阳从不求上进,一日三餐有吃就行,孩子小的时候开销不大,尚能度日,不料人到中年被公司裁员,孩子大了,父母老了,各项必要的开支一项项摆在眼前。冷月急,庆阳仍是一幅无所谓的样子,也不着急去找工作,眼看着一年过去了,没一点行动。

  每天开门柴米油盐酱醋茶七件事,孩子学费、保险费、房贷、车贷、生病,人情往来,父母生活费、日常开支等等,把冷月压得喘不过气来,严重失眠,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头发大把大把地掉,曾经一头油亮的黑发,像秋天枯萎的狗尾巴草失去了光泽。

  冷月觉得自己的肩膀扛不住了,看着每天无所事事回家就往沙发上一躺,拿起手机玩半夜的庆阳,她的心由碎转冷,从开始的苦口婆心到后来不言一语,从满怀希望到心灰意冷,对庆阳的情感降到了冰点。

  同榻而卧,彼此是各睡一边,黄河汉界分得清清楚楚。冷月胆小,常常半夜被噩梦惊醒,她本来可以去睡客房的,但若是如此,她与庆阳之间也许就真的发展成同在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了。

  冷月爱读书,她还是想改变这种现状,把夫妻关系尽量弥补,她不争不吵,想找个机会再和庆阳谈一次话。

  这几天连续加班,她又来了例假,又累又烦燥,过完这几天吧。

  可当她满怀疲惫回到家,看到客房里、沙发上堆着的洗好未叠的衣服,卫生间里没有洗的床单,阳台上的杂乱,客厅地面的灰迹,庆阳斜歪在沙发上玩手机无视一切的样子,她话到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

  他是把家当旅店了?这些事就看不到吗?如此无动于衷?她不理解,非常不理解。

  她强忍住心中的厌恶与愤懑,放下包,默默地一处一处收拾起来,她不觉得累,身体的累远比不上心灵的累。已快凌晨了,庆阳已睡得鼾声如雷,她却仍是没有睡意。屋子里收拾的快差不多了,她坐在阳台上,看着屋外的灯火。一盏灯火,一户人家,上演着各种各样的人间故事。以前冷月读书写作至半夜,看见外面的灯,她觉得心里很温暖,可现在她感觉到一丝凉意,寂寥与冷漠从心底升起。

  冷月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睡梦中,她见到了一个小姑娘,在开满鲜花的大地上奔跑,笑着、乐着。天是她的,地是她的,微风也是她的,她跑啊跑啊,不觉疲惫。

  不知啥时冷月醒了,嘴角溢着笑容,眼角却有泪。冷月在茶几上抽了张纸,擦去眼泪,她看过周公解梦,说梦是反的,冷月忽然忍不住,眼泪便像断线的珍珠一样,一滴滴从眼眶里滚出来了,湿了手背,湿了一张又一张纸巾。她不敢大声哭泣,怕惊扰了隔壁的邻居,被人看笑话,她无所谓庆阳听不听得见,即使听见了,也不会安慰她,反而会装作听不见的样子。对冷月而言,如今的庆阳不是她的避风港,姑且算一个泊船的破码头罢了。

  她想起钱钟书的话,“婚姻是围城”。她佩服得不行,大师就是大师,他们经典的话语从生活中来,回归生活里去。

  眼泪流出来,冷月感觉心里舒坦了一些。那股愤懑之气散去了一些,而心底那块大石头还是重重地压在那里。

  人都有撑不住的时候,冷月时常觉得自己要倒下去了。趁着休息日,独自一人出来转转,散散心。她不想走繁华的街道,不愿意和人讲话,她想一个人静静。

  二

  她选择了这条山路,她以前走过一回,那是好几年前了。

  那年,她和几个朋友出来玩,在山间采蘑菇,无意间发现了这条山路。这应该是砍柴人砍出的一条路吧,仅容一人通过,路两边有野草、有树木、有荆棘、也有不知名的小花。山路很长,一直通向树林深处,冷月不敢走太远,她想走到那棵大树下,呆一会儿就往回走。她不知那是一颗什么树,只记得很高很大,约摸要一个半人才能环抱。

  山林里很安静,有鸟儿唧唧啾啾的叫声,风吹过树林窸窸窣窣的响声,这些响声让山林更静了。

  冷月独自行进,心里打着响鼓,会不会突然窜出一条蛇?或者一个坏人?深秋了,蛇应该要入洞了吧,坏人劫财还是劫色?财是没有的,色呢?已人老珠黄。

  山脚下的大道上,一辆辆车飞驰而过,让冷月的心稍许安慰。她手里拿着一根随手拾起的树枝,可以为她清除两边的藤蔓荆棘。

  她是喜欢秋天的,她喜欢秋收的喜悦,带给人希望;她喜欢五彩斑斓的秋的色彩,像一幅油画。

  她不懂画,但喜欢看,尤其爱看山水画。她爱旅游,她想看遍祖国的山山水水,她惦记春城的花,丽江的水,她读老舍的《济南的冬天》,她就想在那样一个下雪的冬日去看看盖着雪白的薄被,却并不显寒冷的济南的山。她想去看看三毛笔下的撒哈拉,也想到鲁迅的周庄。她想去的地方太多太多,她不知道有生之年会不会实现这些愿望?想到这些,她的胆怯减去了一点点。

  她想起席慕容的《山路》,她很喜欢那首诗歌。可此刻,除了诗中那句“忽然记起了一些没能实现的诺言,一些无法解释的悲伤”这句外,再没有一句和眼前此景相契合的。不,应该还有一句:梳我初白的发。

  冷月无声地叹口气,继续向前走,那棵大树成了她的目标。“浮生偷得半日闲”,她脑海里又蹦出这么一句,其实她工作不算很累,平时还好,加起班来就没日没夜,闲时还是有时间可以挤出来挥霍的,但她总觉得挥霍不起了。人生是一场减法,她不明白庆阳为什么就没有紧迫感呢?

  夏天时去参加一个发小儿子的结婚典礼,见到一些小学、初中时的同班同学,看到男生有的班秃了头顶,女生虽风采依旧,总是抵不过岁月的蹉跎,容颜已不再年轻。她还记得他们年少时的模样,时间不饶人,世上最无情的莫过于时间了。

  她提倡有生之年,我们这些儿时的同学应该来场聚会。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多少同学能相聚在一起?不会攀比,只是看看昔日的伙伴们都还好吗?冷月的身体并不好,世事无常,谁都不知道明天与意外哪个先来?珍惜往后余生。

  山路崎岖,冷月额头出了汗。出汗好啊,可以排毒。她其实很想大汗淋漓一场,而后洗个热水澡倒头就睡。和平年代,这竟成了一个奢望。

  小时候太爷对她讲,枪林弹雨的年代,能吃饱一顿饭,穿暖和,睡个混沌觉,想想都是多么美好、多么幸福的事儿啊。现在呢,生活环境变好了,可我们要求也变多了,期望更高了,这是好事,要顺应社会进步、时代潮流。幸福是相对的,要看时间。什么是我们现阶段孜孜以求的?各自境遇不同,追求的自然发生了改变。

  那棵大树出现在面前了,秋月用手里的木棍做拐杖,仰头看着。眼前的大树与几年前相比,看不出这树是不是又长粗了?她不懂年轮,也不想去比划,她只看见叶子已换装,红红黄黄,像一件油彩衣披在大树身上,甚是好看。秋阳穿过树林的缝隙,懒洋洋地照在树叶上,明亮的、阴暗的,光影斑驳。山风一吹,树叶象翻书一样,明的暗下去,暗得又明亮起来,忽闪忽闪的,像冷月暗下去阴晴不定的心。

  她在大树底下用树枝扫出一小块平地,铺上随身带着的广告纸,坐下,背靠着树干,闭上眼,想把脑海里一切不好的东西都清除掉,她知道自己的想法太天真,都多大的人了,还有少女时的情怀,不成熟,她自责。

  她睁开眼,看看周围的风景,谈不上美,很平常的山林景色,甚至还有些颓败,几根枯藤不知是开过什么花儿的,攀附在一颗碗粗的小树上;野草杂乱,歪斜着、匍匐着,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可它们不是人,什么姿态都是它们本来的样子,人类又有什么资格去说它?

  有一株苍耳子,果实已呈褐色,这是治疗鼻炎的好药材。小时候,伙伴们一起玩耍,最喜欢用苍耳子恶作剧了。

  记得七八岁时,邻家哥哥把他从野地摘的一把苍耳子全洒在冷月头上,还飞快地用手揉了一下,冷月越想摘下来,头发越与苍耳子裹得紧,最后成了一头鸡窝状。晚上回到家被母亲一顿好骂,母亲摘了好半天,把冷月疼得哇哇叫,最后不得已,用剪刀把连带苍耳子的头发剪掉一些才理顺。第二天,冷月都不敢上学校,头上夹了好多的小夹子把那些短发夹住。冷月后来不服气,摘了一把苍耳子偷偷放进他的被单底下,才算报仇解恨。

  儿时的时光真让人怀念啊,那时候无忧无虑,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用藏着掖着,心情的好坏全写在脸上,不像现在人面前强颜欢笑。伙伴们在一起玩耍,不高兴了、闹别扭了,眨眼的功夫又和好了,孩子不记仇,大人们有时还在为双方孩子的事儿争吵,孩子们却一溜烟的又跑到一起玩耍了。时光若能倒回,该有多好。冷月叹一口气,若真能如此,她想她应该会有一个不同于现在的全新活法。

  还是天真,世上哪有后悔药,时光怎能倒回?前些年盛行穿越风的电视剧,冷月觉得除了作者的脑洞大开,还隐喻了现代人对重回旧时光的怀念吧。不说别人,反正自己有时候挺怀念旧时光的,冷月是一个念旧的人。

  冷月不知道自己走这条山路的意义是什么?她的潜意识里就是想走一走,这里离街道近,但又非常安静,这很合乎她的要求。似乎,山上是禅境,山下是红尘。人在红尘久了,免不了修一修内心。冷月没有那么高的境界,她是累了,想躲一躲,歇一歇。

  人是需要独处的,孤独的行走,孤独地领悟,释放灵魂。

  山风吹走了身上的热气,冷月打了个喷嚏,唾沫星子溅了些在黑色的薄昵外套上,她掏出纸巾轻轻擦去。

  其实她喜欢在如画的秋季穿鲜艳色彩的衣服,她觉得那才是和这季节相融的颜色。黑色调高冷,让人心底沉闷,她喜欢简单明亮的色彩。下山后给自己置办一件鲜亮的外套吧。谁要说鲜亮让人俗气,就让他们说去吧。

  该下山了,这个季节的太阳,像小姑娘一样羞涩,偷偷就隐藏起笑容,山林暗下来了。

  半个小时的时间走下山,冷月看看时辰,走回家刚好做晚饭。

mmexport1571124121074.jp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翠妮下一篇:山路(三)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傲雪寒梅 2019-10-15 22:16
引用 紫紫草 2019-10-15 22:52
欣赏,赞!
引用 状元 2019-10-15 23:42
拜读,祝好
引用 旋之律 2019-10-16 06:14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张峰 2019-10-16 06:19
欣赏,点赞
引用 微笑 2019-10-16 06:27
问好楼主
引用 君逍遥 2019-10-16 06:47
好才华
引用 随风 2019-10-16 07:37
欣赏。
引用 杨柳岸 2019-10-16 07:43
拜读,欣赏!
引用 流萤小梦 2019-10-16 08:13
支持并问好
引用 素点 2019-10-16 08:28
欣赏佳作!
引用 漫天 2019-10-16 09:00
支持并问好
引用 辰州 2019-10-16 10:03
支持朋友
引用 北冷 2019-10-16 10:19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陌路 2019-10-16 10:36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纳兰心儿 2019-10-16 11:00
欣赏佳作!
引用 忆潇湘 2019-10-16 11:22
顶!
引用 玉雅兰 2019-10-16 12:05
欣赏佳作,问好!
引用 仰天一笑 2019-10-16 12:27
欣赏佳作!

查看全部评论(45)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