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倾城之恋 查看内容

有家花店不卖玫瑰

2019-11-25 09: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43| 评论: 53|原作者: 寒梅着花

  一回到熟悉的城市

  尔岚离开那家花店后,不假思索买了去宜城的车票。

  回到熟悉的城市,走在熟悉的街道,桂花的香味沁人心脾。

  一家服装店放着艾敬的歌《是不是梦》。“熟悉的季节和这熟悉的音乐,忽然飘进了耳朵,湿润了眼前的世界。熟悉的城市和这熟悉的街道,忽然迷失了方向,认不出眼前的目标。是不是梦我不知道……”

  尔岚听着歌,眼前模糊了,她努力把眼睛向上望了望,把眼泪逼回去。

  街道拐角,花店还在,招牌也还是那个招牌:“初心花艺”,而里面的人已不是那个人了。

  一个帅小伙手拿一束花,从花店走出来。包的是各色玫瑰,粉色包装纸,外围白纱,飘逸灵动。这款曾是尔岚喜欢的,玫瑰也是她最爱的。

  尔岚喜欢玫瑰,什么颜色的都喜欢。她知道玫瑰的花语是表示爱情,但不同颜色的玫瑰,花语又有所不同。比如,粉玫瑰表示甜蜜与温馨,象征美好的初恋;红玫瑰表示热烈与激情的爱;香槟玫瑰表示我只钟情你一个;白玫瑰表示纯洁、高贵、天真的爱,纯白恋情,等等。朋友们说她交了个开花店的男朋友,她就变成了十足的花痴。

  尔岚走进去,一个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姑娘走过来问她:“需要什么花?”

  尔岚答:“我随便看看,可以吗?”

  姑娘笑意盈盈,“没问题,你看多久都行,不知道的可以问我。”

  好熟悉的话语。依稀,尔岚看见那个年轻的男孩,就是在这个店里,对她说过同样的话。

  那时的他们,多甜蜜啊。生活每天都是香的,像荔枝玫瑰的香气。荔枝玫瑰粉粉的,但具有浓郁的香味儿,那香味儿,带着甜呢!

  尔岚环视了一下整个花店,与先前做了很大的改变,偏重于欧式装修风格,店里的鲜花也以玫瑰居多。

  尔岚想起刚离开的另一座城市的那间花店,满屋的鲜花,却没有一朵玫瑰。

  她问老板娘:“老板,有不卖玫瑰的花店吗?”

  老板娘满脸惊讶:“不卖玫瑰开什么花店?哪有这样的花店?傻吧。”

  尔岚眼睛湿湿的,她轻声回答:“有的,我见过,一年中,有三天时间不卖玫瑰。”

  在老板娘探寻的眼光中,尔岚忍泪离开了。

  二不卖玫瑰的花店

  尔岚的确见过,就在她刚刚仓惶而逃的另一座城市。

  没有人知道她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走进那家花店的。花店的招牌是她喜欢的灰白格调,一朵玫瑰图案在招牌的左上角,花店的名字就两个字“花.忆”。

  店里繁花似锦,常春藤在木柜子、墙壁角落不经意地出现,绿色漾其中,这是尔岚喜欢的;装修风格也是她喜欢的简约型;店里陈列的几束鲜花,包装的样式她仿佛见过,一些细节的处理很象他的习惯。

  这间花店,总是给她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曾说过,花店装修不要太过花哨,不能抢了鲜花的风头,装修只是陪衬,花才是主角。

  记得当时致远非常赞同她的话。没错,致远是她的男朋友,就是原来这间初心花艺的老板。致远常常夸她有眼光,学插花、包花,一教就会,比他店里请的小弟聪明多了。

  尔岚得意地笑笑,把食指放在嘴边轻声“嘘”了下,“别被小弟听见,否则撂挑子走人,不给你干了。”

  致远拉过她,“那我就一辈子请你做我的老板娘。”

  尔岚羞红了脸,“谁做你的老板娘?我要做你的老板。”

  致远立即给她行了个礼,严肃认真地说:“是,老板!”

  尔岚用手轻轻打他,甜甜地笑,致远也笑,傻呵呵的。

  沉浸在爱情里的人啊,呼吸都是甜蜜的。

  尔岚回过神来,店里走过来一个女人,看起来非常朴实,短发,脸色略红,应该是刚刚干活的缘故。她穿着一套蓝色休闲运动衣,身材显得有些圆润。

  她笑着问道:“你是要买花吗?还是随便看看?”

  尔岚不知怎的,想包一束花。没人可以送,就送自己。“能帮我包一束玫瑰吗?”

  女人回答:“对不起,我们店里今天不卖玫瑰。”

  “为什么?”尔岚疑惑。

  其实,她已经注意到了,这间给她感觉似曾相识的花店里,竟没有看见一支玫瑰。

  为什么店里一支玫瑰都没有?

  女人平静地说:“我家老公定的,每年有三天不卖玫瑰,你今天来真是巧了,你看,进店门口有告知的。我听他的,我老公是花艺师。”

  尔岚这才注意到,店门口有一张告知牌,“本店一年中有三天不卖玫瑰。每年的阳历五月十四日,九月十二日,十二月二十日,若给您带来不便,请谅解!”

  尔岚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这几个日期怎么那么熟悉?最后一个日期是她的生日,今天正好是九月十二日,是他离开的日子,她忘不了。

  她迫不及待地问:“这几天有什么特别意义吗?”

  女人回答:“我老公定的,也许对他有特殊意义吧?”女人的神情很坦然。

  “那你老公人呢?”

  “他出去送花了。”女人说:“要不,你再看看其它的花吧,都很漂亮的。”

  “这三天对你老公很重要吗?”尔岚迟疑着,不甘心地问。

  女人停了一会儿,“很多人都问过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了许多次,就算是我们花店的一个特色吧。老公说不卖就不卖,我不问,我听他的。”

  女人已经是第二次说听老公的话了。尔岚想,她一定非常爱她的老公。

  “花店三天不卖玫瑰,不影响生意吗?”尔岚问。

  “影响肯定是有的,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不解,有人说我们脑子有病,有人说我们在赚取噱头。”女人轻轻一笑,又接着说:“我老公硬是不更改,他把花店的鲜花养护得非常好,又会包装,对顾客热情,渐渐地,客人们都接受了,那三天,有的改送别的鲜花,有的会提前来买。”

  “你老公很会做生意。”尔岚说。

  女人摇摇头,又点点头,“我知道我老公不是赚取噱头,也许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心结吧,我想,我老公以前的女朋友一定非常喜欢玫瑰。”

  尔岚的心里像被鼓击打了一下,有种想法从心底蹦出来,越来越强烈。这间花店的老板是他吗?一定是!为什么选这三天,她想起来了,五月十四号是她走进花店找衣服,他们相识的日子,他连这个也记得。可如果是,他为什么不卖玫瑰?他没有忘记她是最喜欢玫瑰的,他是想以这种方式纪念他们曾经的爱情,还是想把她彻彻底底地忘了?

  尔岚觉得自己不能呼吸,她用力吸了吸鼻子。她不懂,当初他为什么不辞而别?为什么一去不复回?为什么让小弟告诉她,他已结婚了,让她忘了他?

  她不能接受!她也无法接受!他们是真心相爱的呀!他不是说,等他回来吗?

  这一年里,她无心工作,她想忘了他,但是她不甘,她要搞清楚,他为什么那么决绝?为什么不给她一点机会?她有太多的不解!

  所以,她找来要把这一切搞清楚。

  当初,他们是多么幸福啊!

  三他俩的爱情

  他们的相识缘于一件衣服。

  那时,尔岚刚到这座城市,租住在致远花店的楼上。有天早上,致远在他花店门口,捡拾到从楼上掉下来的一件连衣裙。

  晚上快关门时,尔岚急匆匆地进到致远的花店。

  “老板,捡到一件粉色连衣裙吗?那是我最喜欢的一条裙子,早上晾在阳台上的,可能是被风吹下来了。”

  致远回答:“有的,你看是不是这条?”说着从一个柜子里拿出那条裙子。

  “就是这条,谢谢你。”尔岚开心地道谢。

  以示谢意,尔岚买了几支她最喜欢的玫瑰,致远给她打了八折,还送了两支。

  尔岚喜欢花,年轻的女孩儿,谁不喜欢花儿?自此,尔岚下班后,常常到花店来看看花,帮帮忙,致远教她包花,一来二去的,他们心里互生好感,爱情的种子在他们心中萌芽生根。

  尔岚知道了致远的家庭情况。

  他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在他五岁时,父亲撒手人寰,与母亲相依为命。好不容易读完高中,母亲再无力供应他上大学,他不愿看着母亲为了他的学费东家西家的借,便跟随村里外出打工回来的大孩子们出去了。几经打拼,在这个城市开了一家小花店。

  尔岚是家中独女,经济条件很不错,可她不怎么喜欢读书,高中毕业后,便出来打工了。父亲对她说,给她一年的时间,一年后,上成人大学,没文化,总有一天会后悔,吃亏的。

  尔岚担心致远知道她的家庭情况后有顾虑,便告诉他自己家里条件一般。

  他们的恋爱没有轰轰烈烈,但温馨甜蜜。她下班后,便呆在花店里,和他一起打理花店。她那时才知道,原来她最喜欢的玫瑰,花杆上有那么多的刺。都说带刺的玫瑰,但没有在花店呆过,就不会真正理解这句话的内涵。

  致远有梦想,将来要把母亲接到城里生活,如果母亲不愿意,就在老家给母亲做间房子,家里的那间土房,墙体生裂缝,每到刮风下雨下雪的天气,致远就担心房子会不会倒塌,母亲会不会受伤?

  致远很疼她。她生病的时候,不想吃东西,致远变着法给她熬粥;她来例假了,致远不让她沾冷水,她的衣服都是她洗;她加班累了,早上爱睡懒觉,不吃早餐,他便把早点买回来送到她门口。

  他们会趁致远不忙的时候,骑着单车去这个城市逛逛,看看风景;在致远店里忙碌的时候,尔岚帮他一起干活。

  同事们羡慕她找了个会心疼人的暖男。

  她本以为,日子就能这样幸福下去,他们的爱情会水到梁成。

  可没有想到,致远家里的一封来信,改变了一切。

  四致远结婚了

  那天尔岚下班后,照例来到店里帮忙。致远不在,小弟说上午店里来了位客人,看起来是位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他和致远说了好一会儿话。他走后,致远的脸色一直不好。快中午时,收到一封信,看后一脸悲伤,急急忙忙买了车票就走了,让小弟照顾好花店。

  “那他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话吗?”尔岚焦急地问道。

  “我问了,怎么对尔岚姐说?可致远哥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说等她回来他亲自对你说。”小弟回答。

  “那是他母亲出什么事了吗?否则怎么说走就走?”尔岚着急地猜测。

  “别担心,尔岚姐,等致远哥回来,就都清楚了,不会有什么大事的。”小弟安慰她。“尔岚姐,我要给这些花换水,要不你帮我吧?”

  “好吧。”尔岚想,致远不在,就帮他好好打理花店吧。

  那个年代手机属于高端商品,基本上靠电话联系,致远老家没有电话,也联系不上。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个星期过去了,致远还是没有回来。尔岚每天吃不好,睡不好,人憔悴了许多。

  半个月过去了,尔岚觉得真是度日如年。

  第十七天的傍晚,尔岚下班后,刚走到花店门口,小弟赶紧朝她招手:“尔岚姐,致远哥托人来信了。”

  尔岚惊喜地赶紧进去,“他怎么说?是快回来了吗?”

  小弟看起来很无奈很为难,“致远哥把这个花店转出去了,今天来的那个人是致远哥一个师兄的朋友,她把花店接了。”说着,小弟掏出一封信,“尔岚姐,你自己看吧。”小弟叹了口气,“尔岚姐,你……”

  尔岚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定出了什么事!

  她颤抖着迅速打开信纸,信很简短。“小弟,因为家中有事,不得已把花店转了,我把钥匙随信带来,是我一个好师兄的朋友,请放心。你可以继续在店里工作,我给师兄说好了。另外告诉尔岚,我对不起她,让她忘了我,祝她幸福!我已结婚了!”

  尔岚不可置信地望着信纸,呆呆地,她的手在发抖,“怎么可能?他结婚了?究竟怎么回事?”她觉得自己的心沉到了湖底,怎么那么重?

  豆大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信纸上,将黑色的墨迹晕染成一片模糊。

  尔岚抽搐着,终于大哭出来。小弟不知如何劝慰她,坐在一边陪着她默默落泪。

  可以说,小弟是他们爱情的见证人,他看着他们相识、相恋,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致远哥不是脚踏两条船的人啊。这么快,结婚了?哎,搞不懂。

  天色已晚,尔岚哭累了,在小弟的劝说中,回到宿舍,一夜无眠。

  五尔岚回到老家

  尔岚病了一场。

  那些天她精神恍惚,一夜秋雨,气温陡降,她没有及时增加衣服,感冒了,头痛、发烧、打喷嚏,好几天没去上班,直到一位和她要好的同事来宿舍找她,看到她烧得晕晕乎乎的,才赶紧和楼下的小弟一起把她送到医院。

  随后父亲来了,她不知道父亲怎么知道她病了?父亲说想她了,来看看她,正巧碰上了,一点也不晓得自己照顾好自己。

  尔岚听着父亲责怪又怜爱的语气,不争气的眼泪哗啦啦地滚落出来。依偎在父亲厚实的怀里,尔岚觉得好温暖。

  尔岚决定跟随父亲回去。

  她回到宿舍收拾好东西去给小弟告别,小弟显得很伤感,问她:“尔岚姐,你还会回来吗?你们都走了,我也不打算在这里做了。”

  尔岚不知道怎么回答,留恋一座城,是因为喜欢一个人,人走了,这座城还有什么可以留恋?都过去了,谁知道呢?尔岚眼神迷离。

  小弟看着尔岚苍白的脸庞,不想让她沉浸在伤感的氛围中,故意装作开心的样子,“尔岚姐,回去可以看到爸爸妈妈,吃到妈妈做的饭菜,多好啊,我都好久没回家了呢。你一个人回去吗?”

  “不是的,我爸爸正好到这里接我回去。”尔岚说着,朝站在大街对面的一个男子指了指。

  小弟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位中年男子站在树下,旁边放着尔岚的行李箱。怎么感觉在哪里见过他?

  尔岚已背好包,和小弟说有缘再见,多多保重,挥手告别。

  小弟看着尔岚和她父亲远去的身影,猛然发觉,那个男子不就是到店里来找过致远的那个男人吗?他是尔岚的父亲?小弟觉得头有点大,这是怎么回事儿?尔岚的父亲来找致远做什么?尔岚不知道她父亲来找过致远吗?看起来尔岚应该不知道,小弟想追上去看得清楚些,一辆公交车驶来,他们上了公交。

  小弟赶紧跑了几步,大声喊着“尔岚”,可尔岚听不见了,车越驶越远。

  小弟停下脚步,他觉得,追上了又能怎么样呢?

  尔岚回到了家。

  她听从父亲的话,报考了成人大学,学习财会,父亲说,将来她家的生意还指望着尔岚帮忙呢。

  尔岚沉默了许多。在父母精心的照顾下,尔岚的脸上慢慢有了笑容。

  独自一人的时候,尔岚回想这段感情,像雾像雨又像风。

  六尔岚的父亲来找致远

  小弟看得没错,那个男人就是来找过致远的人。

  尔岚打工的老板是她父亲的朋友,只是尔岚并不知道,所以,尔岚在这里的情况父亲都有所了解,他听朋友说,女儿好像是和一个开花店的小伙子谈恋爱了,父亲有点不放心,他可没指望女儿将来找个外地女婿,再说开花店能成多大气候?

  他买了车票,按朋友提供的地址直奔花店,他要和这个小伙子见面谈谈。

  他说明身份后,小伙子很震惊,有点儿不知所措,看起来蛮诚恳的一个孩子。

  他告诉这个孩子,他对尔岚的期望,他做生意到现在这个规模是多么的不容易,而且他从没想过把尔岚远嫁,他就这么一个女儿,怎么忍心在外面受苦?如果花店缺少资金,他可以帮忙,但是他跟尔岚只能是普通朋友关系。

  他看得出来,男孩子很受伤,他也不是想侮辱打击他,但他请男孩子理解一个做父亲的情怀,将来有一天,他自己也做了父亲,他应该就会明白。

  年轻人,总是要经历过、磨练过,才会懂得,人生的路,还很漫长。

  男孩子请他给他们一些时间,让他们自己处理。他答应了,他也不想过分的要求他什么,他也年轻过,懂得初恋的美好。可现实毕竟是现实,只有卿卿我我,没有柴米油盐,如何能够长久?与其将来更痛苦,不如趁早结束。

  孩子们,对不起,将来你们会懂一个做父亲的心。

  七兰花来信

  尔岚的父亲走后,致远坐着一动不动,他没有想到尔岚的家庭条件那么好,这个傻丫头,肯定是担心他知道后心里有压力才没告诉他。

  尔岚的父亲说的没错,尔岚跟着他只会受苦,他的理想是好的,在城里买个房,可是就凭他花店的那点收入,要等到何年何月?尔岚会跟着他到交通都不便的小山村生活吗?即使她愿意,她父母也绝不会同意的。

  他喜欢尔岚,她看起来一点不娇气,喜欢看她甜甜的笑,喜欢她柔弱无骨的手,看起来纤细且长,不像自己的手,常年包花,满是老茧。

  放手吗?可心里好痛,如何舍得?他想,还是从侧面问问尔岚的想法吧?

  这事儿还没理清头绪,突然收到兰花的来信。

  兰花是他一个村的,从小一起长大。因母亲残疾,没人照顾,兰花初中毕业后,便一直留在家里照顾母亲,她父亲在外面工地打工挣钱,兰花时常过来给致远的母亲帮忙做做农活,陪母亲说说话,母亲很喜欢她。

  兰花儿在信中说,致远的母亲病得很重,让致远赶紧回家看看。

  致远知道,母亲性格好强,对他从来是报喜不报忧,母亲生了什么病?致远心里急得恨不得立即插上翅膀飞回去。

  致远赶往火车站,买了回家的车票,当天便走了。

  夜晚是在火车上度过的,致远买的坐票,几个小时坐下来,腰酸背痛,可他心里更难受,却无人诉说。

  他想,尔岚现在一定急得什么似的,可他要怎么对她讲呢?

  火车距离这座城市越来越远,越走越来越荒凉,看着窗外像浓墨一样黑的夜色,他多么希望能看到一点光亮。

  想到母亲的病,他把对尔岚的思念压制住,心急如焚。

  八母亲患绝症

  天蒙蒙亮,火车到站了,致远租了一辆摩托车,行了半个小时,才赶回家里。

  年后走时,一派料峭冬景,如今,已是初秋景色。他无心看这些熟悉的山山水水,只想快点赶回家。

  刚走到稻场边,他便大声喊起来:"妈!"

  木门“吱哑"一声,兰花走出来。

  她惊喜地喊:"致远,你这么快就赶回来了!婶正念叨你呢。"

  "兰花,我妈她怎么了?"致远边着急地问,边朝着屋里快步走。

  致远的母亲半卧在床上,欣喜地说:“致远,你回来了。”

  致远放下行李,一把拉住母亲的手,“妈,你怎么了?你怎么瘦成这样?”

  致远看着母亲花白的头发,没有光泽的脸,他的喉头哽咽。母亲才四十八岁,和她同龄的一个花店客户比起来,竟仿若母子。母亲都是为了他呀!

  母亲抚摸着致远的脸,用枯瘦的手给他擦去眼角的泪。“莫哭,你回来妈心里高兴呢。快去洗把脸,先睡一觉,我让兰花杀只鸡,把她娘也叫来,等你醒了一起吃。”

  致远哪里睡得着?不问清母亲的病,他哪有心思?

  兰花走过来对他眨眨眼,说:“致远,你还是先洗个澡睡一会儿吧。”

  致远答应了,说先帮兰花把鸡杀了再去睡。

  母亲养了几十只鸡,鸡和蛋拿到镇上卖,很受人欢迎。

  兰花眼疾手快,看准一只芦花鸡,伸手便捉住了鸡的脖子。刀一抹,血流出来。鸡都来不及“咯”一声。

  “兰花,急死人了,快告诉我,我妈得了啥病?”致远轻声又着急地问。

  “致远,你心里要有个准备,婶怕是得了肺癌,医生说到了晚期。”兰花下了狠心似地快速说完。

  “什么?这不可能?我妈怎么得了这病?什么时候检查出来的?”致远一脸不信与悲伤。

  “是真的致远。”兰花哽咽着,“上个月就检查出来了,是在城里医院检查的,我还把拍片结果拿给常给我妈看病的那个医生看,他说确诊是肝癌晚期。本来我当时就想写信叫你回来的,可婶说再等几天,等过完教师节再说,节日你的花店正忙。”

  致远悲痛地压抑住哭声,为什么命运如此对待我?

  兰花搂住致远发抖的肩膀,眼睛红红的,递给他一块手帕,“致远,你要挺住,我会帮你的。”

  “我妈她知道吗?”致远哽咽的问。

  “婶知道,婶就放心不下你。”兰花低声回答。

  “我现在该怎么办?”致远痛苦地抱着头。

  “致远哥,医生说,婶至少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里,我们就好好照顾她吧。”兰花轻声啜泣,“完成她的一些心愿。”兰花说完,脸上漾起一抹红云。

  致远无暇顾及。

  兰花硬逼着致远洗了个澡,躺到床上去。

  一夜未眠,致远迷糊的睡着了。

  九母亲心愿

  致远醒来已是傍晚,山里的天黑的早,家家户户的屋顶上已升起袅袅炊烟。

  兰花的母亲已经过来,坐在母亲床边和她唠着闲话。

  致远走进来叫了声:“婶儿,您来了。”

  兰花娘笑着拉起致远的手,“真成大人了啊。”

  “老姐姐,配你家兰花可还成不?”致远的母亲,看儿子的目光满眼都是宠爱。

  “哪咋不成啊!”兰花娘咧着嘴笑,一副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越看越欢喜。

  致远有些别扭,岔开话题,“妈,我扶你起来吃饭吧,兰花把饭都做好了。”

  “好,哎,真是多亏了兰花。”致远母亲欠了欠身,拿起外套披上,拉开被子,在致远的搀扶下,和兰花娘走到桌前。

  兰花的手艺不错,一锅鸡做得喷香喷香的,一盘炸广椒炒腊肉,一盘白菜,一盘青椒炒鸡蛋,一盘蒸甜南瓜。老式的八仙桌,正好一人坐一方。

  席间,兰花给他们三个夹菜,致远母亲疼爱地说:“兰花,别尽顾着我们,你自己也吃。我筷子不干净,致远,你跟兰花夹菜。”

  致远心里挺感激兰花儿的,他站起来把一块鸡脯肉放到兰花碗里说:“兰花,谢谢你照顾我娘,帮我家做那么多活儿,将来我一定不会忘了你。”

  兰花的脸红朴朴的,也站起来,“别说见外的话,你不在家,我过来陪婶说说话,有啥好谢的?”

  致远母亲看着他俩互敬的样子,说:“你们俩都坐下,听我说。”

  致远和兰花坐下来。母亲怜爱地看着他们,说:“致远,你已经知道了娘得了啥病,也没多长时间了,我唯一不放心的就是你还没成家,兰花是个好姑娘,这些年我们家也多亏了她,你们俩也算青梅竹马,我问过兰花和你兰花婶儿了,不嫌咱家穷,兰花愿意嫁到我们家。”

  致远没有想到母亲会说这样的话,“你说啥呢?我和兰花就是兄妹,您甭多想。”

  兰花的脸本来晕红,听到致远的话,脸色暗淡下来,一双筷子在手里不停的拨弄着。

  “致远,你不愿意?”母亲紧盯着他的眼睛。

  “我们还是先吃饭吧。”致远不正面回答。

  “不行,你给我说清楚,有啥不乐意的?还是不好意思啊?兰花不嫌弃咱们,就是你的福气。”母亲的语气有些急。

  “妹子,别急,别急。兴许啊,致远有别的想法,慢慢说。”兰花娘劝道。

  兰花始终低着头,听到致远的话,她心里很难过,她想,致远是看不上她?还是在外面有了女朋友?

  兰花不管,她就想嫁给致远,她从小就喜欢致远,娘和致远母亲都看得出来,只是致远……

  每年看到致远回来,她的心里就跟小鹿撞了似的,怦怦直跳,有事没事往致远家跑。致远越长越帅气,兰花常常偷偷地看他,越看越欢喜。小时候村里的孩子在一起玩过家家,她总是跟在致远后面要当他的媳妇,致远也乐呵呵的喊:“哦,娶媳妇回家喽。”长大了,他们之间到生份了,每次回来也说不上几句话。

  致远母亲心里骂着:“臭小子,你这不是让兰花她们母女难堪吗?等兰花她们走后,她要问个清楚。”这一点上,俩母子的性格倒颇有些相似。

  吃完饭,兰花收拾停当,和跛脚母亲离开了。

  她们刚走,致远母亲便问:”你为啥不乐意?”

  “妈,我有女朋友了。”致远告诉母亲。

  “什么,你有女朋友了?姑娘是做啥的?哪里人?”母亲显得有些惊喜,恨不得一下把所有情况都搞清楚。

  “她在我花店附近的一个工厂打工,是外地人。”致远回答。

  “那她家里人知道吗?姑娘知道咱家的情况吗?她有几个兄弟姐妹?”母亲又问。

  致远没有立即回答,停了会儿才说:“她是个好姑娘,虽然家里条件好,但没一点儿娇小姐的脾气,就是……”

  母亲听出了弦外之音,“就是什么?”

  致远觉得没必要对母亲隐瞒什么,想了想便把他和尔岚的事,包括她父亲来找他的事,全都告诉了母亲。

  母亲听完,长时间不语。致远担心母亲,倒安慰起母亲来,“妈,你别担心,我会把事情处理好的。”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致远从小就比同龄人成熟,办事果断,有主张。

  母亲叹一口气,“你怎么处理呀?告诉那姑娘她爸爸找过你,问姑娘的意见?我的傻儿子,你还是太小,听妈的话,和那女孩儿断了吧,她们家咱们高攀不起啊,就不是一路人。”

  “我不想和她分手,妈。”致远显得有些激动,又有点无奈。

  母亲看着他,“儿子,你已经知道妈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妈的心愿就是看着你成亲,这样,我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

  致远心如刀绞,“妈,你不会的。”

  母亲看着儿子痛苦的神情,一把把他搂在怀里,泪一串串滚落出来,“儿子啊,老天不长眼啊,你从小没爹,现在没成家,娘又要走了,我放心不下你啊。”母子俩哭成一团。

  山里的夜格外安静,他们的哭声惊动了月亮,悄悄隐退在云层中。

  母亲剧烈的咳嗽起来,一口气接不上一口气的样子。致远忙止住哭声,在母亲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待母亲咳嗽的好了一点,赶紧倒了一杯热水,又从母亲的床头柜里拿出药喂给母亲喝下去。

  母亲咳嗽的好些了,又接着说:“致远,难得兰花不嫌弃咱,她是个好姑娘,朴实能干,对你也上心,我打心眼里喜欢她。妈的心愿,就是在我有生之年看着你俩成亲,我就没有遗憾了。我知道你心里现在有疙瘩,可跟谁过不都是过日子吗,时间长了就有感情了,再说你们俩打小就要好,是有感情基础的,你好好想想妈的话,啊。”

  致远不知该不该反驳母亲,他想说,没有爱情的婚姻能幸福吗?可看着母亲虚弱的模样,他不忍心说出口。还是让母亲休息吧,一切等明天再说。

  十旺财叔劝致远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兰花几乎每天都来帮忙,她知道致远不愿意娶她,也不和致远多说话,只是帮着照顾致远母亲,在她心里,早已把致远母亲当成了亲人,即使与致远成不了亲,她也会照顾致远母亲的。

  村里的乡亲们时不时来看望,村长旺财叔也来了,看着致远与兰花忙里忙外,喝了口水,对致远母亲说:“老妹子,你家喜事来了。”

  致远母亲笑了,对旺财说:“我想过几天就给他俩把喜事办了,兰花的爹也从城里回来了,到时候还得麻烦你做证婚人呢。”

  “一定得有啊,妹子,这俩孩子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是两个实诚娃,等将来成了亲,一定能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你就放心吧。”

  旺财叔说。

  兰花正巧进来,听到他们的话,羞红了脸,不作声,拉开门帘折回去。

  他们也看到了,女孩子害羞些。

  致远母亲看兰花走出去了,对旺财叔说出她的担忧:“他叔,不瞒你说,致远这孩子心里不大乐意,他在城里处了个女朋友,可人家那种家庭哪是咱们高攀的上的呀。姑娘的爸爸也不同意,找过致远。咱们虽穷,但,要有志气是不是?哎,都是我连累了孩子呀。”

  旺财叔听后劝她:“老妹子,你不要责怪自己,你年纪轻轻守寡,一个人把致远拉扯大,吃的苦我们心里都清楚,致远是个明事理的孩子,他会转过这弯儿的,我去给他说说。”

  “那好,那就好,致远从小就听你的话,你和他说说,兴许他能听进去。”致远母亲说。

  旺财叔走出大门,看见致远拿了副扁担。

  旺财叔问:“致远,干啥去?”

  致远回答:“我去把昨天砍的柴担回来。”

  “叔和你一起去。”旺财叔叔又在屋檐下拿上一副扁担,和致远一起走。

  “致远,还担得动不?”旺财叔问。

  “担得动,以前在家里不经常担柴吗。”致远回。

  “开花店生意好吗?城里人整这些没用的玩意儿,又不能当饭吃。”旺财叔又问。

  致远笑了,他不想解释这个问题,对村子里的人来说,吃饭穿衣才是最重要的,当初他想开个小花店,回家和母亲说,母亲也不怎么赞成,但看他态度坚决,便选择支持,把仅有的一点积蓄全交给了致远。

  “叔,生意还行。”

  “那就好,出门在外,只要不做那违法犯纪的事儿,凭自己劳动吃饭,就好。”旺财叔说话有些语重心长。

  “致远,叔问你,你跟兰花的事你咋想的?你妈挺担心你的,今儿没外人,咱爷俩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行不?”旺财叔在山路上熟悉的拐着弯儿,并不看致远。

  致远默默跟在后面,说:“叔,我知道你对我好,我喜欢兰花,但是不是男女间的那种喜欢,看到兰花觉得像看到亲人一样亲切,可是我只要见到尔岚,我心里就会怦怦直跳。”

  “叔叔是过来人,明白你的想法,叔年轻的时候也喜欢上我们这里的一个女知青,说话不像你桂婶大嗓门儿,轻言细语的,笑起来两个酒窝,迷死人咧。”旺财叔说到这里,自个儿禁不住嘿嘿笑了两声。

  致远不知道旺财叔还有这样的情史,绕有兴趣的听下去。

  “可惜啊,她就不是咱们山林里的鸟儿,总会飞走的,后来别人给我介绍了你桂婶儿,没一个月我们变成亲了,这不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我们过的不也好好的?”旺财叔认命的说。

  到了目的地,致远用绳子把砍好的柴禾捆绑起来,旺财叔看他熟练的捆绑,赞道:“不错,致远,这两下子,像咱山里的娃,没忘了根本,捆好了,我们歇歇再走。”

  致远答应着,和旺财叔坐到地上。林子不深,秋日的阳光照进来,暖暖和和的,几只鸟儿不知藏在哪棵树上,自由的歌唱,怪好听的。

  “你甭听它们叫得欢,离开了这片山林,它们就没这么欢腾了。人哪,要呆在自己的土壤,才活的踏实自在。”旺财叔话里有话。

  致远低着头,默不作声。

  “听叔和你娘的话,咱们山里人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挺好的,别让你娘带着遗憾走。”旺财叔拍拍他的肩膀,“回吧。”

  回到家,旺财叔帮致远把柴码好,有事先走了。

  致远又返回山林去担剩下的。他捆好柴禾,仰面躺在地上,让阳光照满他全身,秋风吹着,树叶哗啦啦地响,致远泪流满面,对着空旷的山林,大喊了一声:“尔岚”。他痛痛快快地,毫无顾忌地大哭了一场,这些天他憋屈坏了,他哭母亲,也哭自己。

  尔岚,对不起,我不能和你相守下去。

  十一致远和兰花的喜事

  回到家,致远在水缸里舀了一瓢水,洗了把脸,兰花和母亲起等他吃饭,致远没有端起饭碗,他郑重地望着兰花和母亲说:“我答应和兰花结婚。”

  她俩一愣,母亲随即笑道,连声说:“好,好,吃完饭就请你兰花婶过来,我们商量下你们的婚事。”

  兰花没有作声,不知道致远为什么改变了想法?她虽喜欢他,但也不想勉强他,强扭的瓜不甜,她懂这个道理。

  致远明白兰花的心思,对她说:“兰花,我知道你心里的顾虑,我也请你给我时间,让我慢慢忘记她,好吗?”

  兰花即惊又喜,嫁给他是她从小的心愿,她会好好照顾他的,让他回心转意,她要把他这颗心重新捂热。

  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兰花家那边也没要彩礼,将来只要两个孩子过得好,他们这做父母的就知足了。

  兰花爹娘想着,将来致远的母亲过世了,就让兰花跟致远一块儿出去,开个花店也好。致远这孩子人样子长得好,头脑灵活,说话中听,不像李守业那家的小子,出去了两年,回来憋个蹩脚的普通话,满嘴跑火车,靠不住。兰花爹相信,致远不可能一辈子穷的。

  日子就定在这个月的二十八,黄道吉日。致远与兰花进城,给兰花买了两套衣服,自己买了一件上衣,买了一床新的被面,红色绸缎,绣了一对鸳鸯戏水,又买了些布置新房用的拉花啥的。

  两家亲戚不多,都在这一块儿住着,通知起来也方便。

  结婚的那天,致远母亲把平时舍不得穿的新棉袄拿出来穿上,头发让桂婶梳得整整齐齐,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

  旺财叔主持了婚礼,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总之是祝一对新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之类的。

  新人给父母敬茶时,致远母亲高兴得直抹眼泪,放心了,终于放心了!我可以无憾地走了。她多么希望继续活着,还要看着他们给她添个孙子,叫她奶奶。她的眼睛泛起了泪花。

  客人们走后。兰花伺候致远的母亲睡下,回到新房。

  致远不在新房里。

  兰花走出去,看到致远站在门前的桂花树下,望着黑黑的夜,不知在想啥?

  兰花走过去,对致远说:“致远,进去吧,天凉,别感冒了。”

  致远有些愧疚,新婚夜,他要如何面对他的新娘?

  兰花如何不知道他的心思?这些天,就没有看到致远开心地笑过,可她愿意等他。她坚信,她的致远哥会像小时候一样喜欢她的。

  兰花打来水,让致远洗澡,她也给自己打来一盆水,羞答答地脱了衣服。致远背过身去,脸红了,新房里安静地掉根针都能听见,只有毛巾撩水时,水声格外响亮。兰花很快洗好了,钻进被子里。

  致远也进了被窝,可并不挨着她。

  兰花即羞涩又期待,致远闭着眼睛,侧在身子,一动不动。

  兰花心里有些委屈,她多想让致远抱着她,亲吻她,可致远的心里现在装着别人,如何与她倒凤颠鸾?那个女孩一定很漂亮,致远对她如此念念不忘。没关系,致远现在已经与我成亲了,时间,能让一切发生改变。

  兰花慢慢闭上眼睛,睡着了。

  十二致远母亲去世

  致远母亲的身体眼看着一天不如一天,咳嗽起来,嗓子似乎要撑破,常常咳出血,出血量也一次比一次多,致远和兰花儿都没见过,他们把兰花娘请过来给他俩作伴。

  两个月后,致远的母亲永远地闭上了眼睛。致远哭的撕心裂肺,这世界上最亲的人都离他而去了。兰花陪着他,寸步不离。

  兰花的爹娘与旺财叔帮着致远打点他母亲的后事。

  按村里的规矩,请来一套锣鼓家业,一个唱丧歌的老先生在灵堂唱了一夜。致远哭的声音嘶哑了,跪在灵位前不停地烧纸钱。母亲生前命苦,到了那边,希望能过得好一点。

  兰花也哭得痛彻心扉,她感激致远的母亲心疼致远,看到致远悲痛欲绝的样子,她的心也碎了,她发誓一定要好好对致远,让他不再孤单。

  致远把母亲安葬在自家山林里,旺财叔看得地,他懂些风水,说这地敞亮,采光通风都好,且背靠大山,对下一代也有好处,致远母亲在这里能睡得舒服。

  当黄土一揪揪盖在棺材上,致远的心仿佛被掏空了,他和母亲相依为命的点点滴滴像过电影样的在他脑海里一一浮现。小时候,他生病了,母亲背他走那么远的路去看病;他在学校被别的同学欺负,母亲去学校找老师;他读完高中去打工,母亲自责地送他出村口;为了他,母亲拒绝了一个男人的求婚,只因那人要带母亲回城里,把他送到奶奶家,母亲不同意,选择分手……

  他想着这些,跪在地上,嘶哑的喉咙发出悲怆的哭声。乡亲们忍不住眼泪纵横,旺财叔走过来扶起致远,说:“你是个男人,你记住你是成了家的人,你这个样子怎么让你娘在那边安心?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你做呢。”

  兰花抱住致远,哭声悲戚,“致远,你还有我呀,还有我。”

  致远靠在兰花的怀里,眼睛紧闭,用力咬着嘴唇,握紧拳头,竭力控制住自己。等白色的挂清在坟头上飘起,致远清楚,母亲是永远的,真正离他而去了,从今往后,只有兰花和他相伴。

  十三致远与兰花在县城开花店

  母亲的五七过后,致远与兰花去县城找工作,原来的那间花店已转出去了,兰花也不愿去那个城市,一来太远,兰花回来看她娘也不方便,二来致远有心结,也不想回去。他俩商量,就在离家近点的城市找个门面继续开花店。

  很幸运,就在他们在这个城里找了几天后,有家花店的老板娘即将怀孕生子,没人照看,想把花店门面转出去,致远接手就能做生意。

  太好了!兰花儿高兴地对致远说:“这是娘在那边保佑咱们呢。”谈好价格,致远就正式接手了这家花店。

  他看着花店的陈设,不太满意,花店名也不喜欢,“芳芳鲜花“。改了吧,叫啥名儿?

  他想起以前和尔岚在花店里的种种情形。很多天没想她了,照顾病重的母亲、办理丧事,这两个多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他没有时间,没有心思儿女情长。就叫花.忆吧,纪念那段过去的时光,永远不会再回来的时光。

  店里的装修就简约型吧,他喜欢这样的风格,尔岚也喜欢。

  兰花不懂,他怎么说,她都表示赞同,看着满屋子的鲜花,她就高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漂亮的鲜花。山里的野花虽然美丽,但这些鲜花多好看呀。

  兰花心里充满了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致远的母亲走后,致远对她的感情在悄悄发生改变。他变得有些依赖她,看她的眼神也柔和了些。

  简单的装修后,致远去批发商那里进鲜花,只是他一看到玫瑰,就想起尔岚的样子,尔岚特别喜欢玫瑰,每次店里新到一个品种的玫瑰,她都爱不释手,她说前世她肯定是玫瑰仙子,这一世才这么痴爱玫瑰。

  致远拿起一把红玫瑰,像尔岚对他热情的笑;他拿起粉玫瑰,像尔岚甜甜的笑;他又拿起白玫瑰,像尔岚纯洁的笑;他拿起一把戴安娜,像尔岚羞涩的笑。

  记得尔岚说过,将来她当新娘,一定要许许多多的各种颜色的玫瑰,放在新房,她要办一个玫瑰婚礼。

  致远看她喜悦的模样,打趣道:“那得好好选个结婚日期才行,若是撞上情人节,那玫瑰贵得!”

  尔岚嗔怪他小气,那就少放一点吧。

  致远故意气她:“行,放一朵,代表一心一意。”

  尔岚嘟着嘴,知道致远故意的,斜他一眼,气他:“我又没说要和你结婚。”

  致远如今想起,有的事情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

  致远决定,每年尔岚生日这天、他们相识的日子,还有他们分别的那天,花店不卖玫瑰,就当作是对尔岚的弥补吧。

  他是个花艺师,知道一个不卖玫瑰的花店,意味着会失去一些生意。但比起他对尔岚的亏欠,这算得了什么呢?如此,也让自己的心好受一点。

  他回到店里,把一块写有本店每年有三天不卖玫瑰的告知牌放在花店门口,兰花不解,问了一句“为什么?”致远没有回答,兰花便再没问过。

  花店的生意一天天好起来。有时候,他看着兰花在店里忙忙碌碌的身影,仿佛以前尔岚在花店帮他时的情形,只是醒过神来,已物是人非了。

  十四尔岚想找到致远离开的原因

  一年过去了,尔岚不甘心,她只要一个理由,她要解开这个谜,所以她对父亲坦诚了一切,她要去找到谜底。

  父亲知道她执拗的个性,父女俩促膝长谈,父亲告诉了她,他曾去找过致远。

  尔岚惊呆了,她没有想到原来自己的一切父亲都了解。她气父亲干涉她恋爱自由,又无法不感动父亲对她的关爱。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父亲说他能看出来致远是个好孩子,但他们俩没有缘分,父亲知道,不打开这个心结,尔岚不会真心快乐的。

  尔岚凭借记忆找到致远的家乡。她没有想到,致远的家如此偏僻,绵延起伏的山,崎岖不平的山路,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的尔岚有些心惊肉跳。

  在村口,她遇到了旺财叔。旺财叔听说她来找致远,心里便明白了。

  旺财卡把她带到致远家门口,两扇木大门紧闭,上了锁。旺财叔说要不要去找致远的丈母娘拿钥匙进去看看?尔岚苦笑着摇摇头,没有这必要。旺财叔是在暗示她致远结婚了。

  她没有想打扰他的生活,她只是想搞清楚原因。

  旺财叔请她到他家里坐坐,他家就在来的路上,不耽误尔岚回家的时间。尔她同意了,她觉得面前这位看起来和蔼又有点古板的大叔肯定知道许多事。

  桂婶儿看到尔岚,啧啧的说道:“好俊的姑娘,打哪儿来呀?”旺财叔给桂婶使了个眼色,桂婶便不再问了,从里屋端出一些板栗啥的,招呼着尔岚吃,尔岚谢过。

  旺财叔给她讲致远,从小被母亲节拉扯大,与兰花儿青梅竹马一块儿长大,致远出门打工的这些年,兰花无怨无悔的照顾致远的母亲,直到离世。结婚时兰花没要一分钱的彩礼。

  旺财叔吧嗒着旱烟,停了会儿又接着讲:致远一开始如何不答应婚事,到后来接受婚事,他一个人躲在山林里哭,甚至结婚的那天晚上都没有碰过兰花。

  桂婶在一旁打断他的话,“老头子,咋这个也对姑娘讲?不怕姑娘害臊。”说完转过身对尔岚说:“姑娘,这事儿是我听兰花娘说的,我回来告诉了他,他这嘴呀,真关不住。”

  尔岚明白,眼前的旺财叔不是嘴长,他心里明镜似的,知道她的身份,告诉她这话是想让她知道,致远对她也算是至情至义了,他不能违背他娘的心愿,也不辜负兰花对他的情义,所以只能选择辜负她了。

  尔岚听完半晌才说话:“大叔,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他的生活的,我只要看他过得好,知道他不是无情无义的人,就心安了。那致远现在做什么?”

  旺财叔说和兰花在县城开了个花店,就是不知道叫啥名儿?

  尔岚想去花店看看,站起来,“谢谢叔,摩托车师傅还在外面等我,我就不打扰您了。”

  桂婶儿想留尔岚吃了饭再走,可她也知道尔岚是不会留下来的。

  看着尔岚离去的身影,旺财叔摇摇头,“哎,”致远这孩子运气不错,这也是个好姑娘,可惜了,没缘分哦,城里姑娘不是咱山里的鸟哦。”

  桂婶儿望着他,语气有点怪:“咋,想起你的初恋情人了?”

  旺财叔吐出一口烟,“醋老婆子,你就记一辈子吧。”背着个手,下田地去了。

  尔岚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

  她到了县城,开始寻找致远的花店,她找了好几家都不是,直到看见这间“花.忆”

  她走进花店,看到里面的装修风格,陈设,那三个不卖玫瑰的特殊的日子,她已确定那就是致远的花店,那个女人就是致远的老婆兰花。

  她明白了,清楚了,可她还是会心痛。说心里话,她还是恨致远,为什么不坚持一下?为什么不告诉她?为什么不听听她的想法?可能他们的感情并没有深情到彼此不可分离。命运是如此的不可捉摸。

  她很想见见致远,可见面又能怎样呢?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走吧。

  十五致远猜到尔岚来过

  致远送完花回到店里,兰花给他说起店里今天来了个女孩儿,好穿一件紫色风衣,好漂亮,还问了好多问题。

  致远开始没在意,对店里三天不卖玫瑰,他对顾客的疑问已见怪不怪了。

  可兰花接着说:“这女孩子神情悲伤,低声说了句,这几个日子好奇怪,今天是9月12日他离开的日子,还说12月20日是她的生日。她的声音虽然很小很小,但是我还是听见了一些。”

  致远愣住了,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兰花,“这姑娘长什么样儿?”

  兰花儿回答:“比我高一点,身材苗条,皮肤白净,双眼皮,对了,她转过身的时候,我看见她的右耳朵上有一颗小黑痣。”

  致远手里的花“啪”的一声掉在地上,一定是尔岚!她的右耳朵上的确有颗小黑痣。他离开的日子,她的生日,这几个平常的日子,只有对他们才有特殊的意义。

  “他什么时候来的?离开多久了?”致远的声音有点颤抖。

  兰花忽然明白了,那个姑娘肯定是致远以前的女朋友。她的心里有些酸楚,但是又由衷的觉得那姑娘真漂亮。兰花看着自己随意穿着的衣服,想起尔岚穿风衣的样子,有些自卑,但这种情绪只一闪便飘过了。致远哥的眼光能不错嘛!她决定要把致远的心结打开,赌上一赌。

  “她离开快一个小时了。致远,你猜她会回到哪里?会不会到你们以前开花店的地方?致远,你去找她说清楚吧,她这么远找来肯定是心里不甘心。如果你回去找不到她,也给自己的内心一个交代,我不想看到你郁郁寡欢的样子,我希望你和我在一起是开开心心的,如果……如果你们决定在一起,那我绝不拖累你,我说到做到。”

  兰花轻咬着嘴唇。兰花的深明大义,她的大度,让致远太惭愧。其实这一年相处下来,他深深地体会到兰花是个好姑娘、好妻子,她默默的容忍他、包容他,他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德才娶到这么好的姑娘?他紧紧地抱住兰花,在她耳边说:“等我回来。”兰花也紧紧地抱着他,点点头。

  他的确要跟尔岚告个别,与过去告个别。

  十六致远与尔岚在宜城相遇

  致远回到了宜城。

  阔别了一年的地方,看起来既亲切,又有点陌生。想起这一年里发生的事情,他心里感慨万千,他不知道能不能在这里遇见尔岚,也许尔岚从他的花店离开后就直接回家了,但是既然回到了这座城市,就看看吧。

  去花店的街道两边,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店铺,有几家门面重新更换了招牌,易了主。他看到离初心花艺不远的胖哥面馆还在,十点了,还有人在吃早餐。

  他走过去,在正忙活的胖哥后背轻轻一拍,“老板,来碗面。”

  “好呢,你要宽面还是细面?是龙须面还是热干面?”胖哥说得一溜水儿,说完一扭头,看到是致远,一拳擂在他胸前,“致远?你回来了,你小子不声不响地走,不声不响地来,不够哥们儿,啥时候咋回来的?”责怪中有喜悦。

  致远抱歉地抱抱他,“兄弟,刚到,回来看看。我现在在一个县城,还是开花店。”

  胖兄弟招呼他在店里坐下,“还是以前的龙须面?”

  “好咧。”致远以前很爱吃他下的龙须面。

  “没到你原来的店去看看?”胖哥问。

  致远回答:“吃完面再去。兄弟,看见尔岚回来过吗?”

  胖兄弟回答:“没见到呢。”他用筷子挑出面条,抖一抖,放进锅里,两分钟后,给致远端来一碗面,“你走了不久,她也走了。”

  致远有点儿失落。

  胖兄弟说他:“不是我说你,你小子不是和人家好好的吗?怎么就听说你回家和别人结婚了?”

  致远回答:“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告诉你,兄弟,我吃完了,先到那个花店看看去。”

  “好吧,那个花店经营的不错。”胖兄弟告诉他。

  致远走进初心花艺,漂亮的老板娘一看认出是致远,开心的迎出来,老板娘说致远以前的老客户还是经常来光临花店,真得谢谢他。

  “都是你自己会经营,留得住顾客。”致远说的倒是实话。

  他们谈了一些花店的情况,又交流了一些花艺方面的经验。

  致远问:“看见一个穿着紫色风衣的女孩儿来过吗?”老板娘张口就回,有这么一位姑娘,刚走不久,还问我见过花店不卖玫瑰的吗?我还说花店不卖玫瑰,这老板傻啊”。

  致远急忙问,看见她朝哪个方向走的?老板娘指着街道说,就顺着这条桂花树的街道朝前走的,怎么,你认识他?

  致远赶紧站起来,“是的,我在找她,如果她还回到店里,记得给我说一声,我找过她。”说完朝着那条街道奔去。

  街道上人群来来往往,可哪里有尔岚的身影?难道你已经离开了吗?离开了这个让你伤心的城市了吗?致远的表情失落又忧伤,他一直走到街道的尽头,他记得以前和尔岚手拉手,走到这尽头又折返回花店。他下意识地又折返回去,直到在花店门前的大树下,看到一个紫色的倩影,“尔岚!”他喃喃道。

  尔岚也已看到了他,她双眼迷离,真的是致远。

  本来,从花店出来,她想离开这座城市的,可是,她在街道上走着走着,想起以前致远的花店关了门,他们常常手牵手,一直走到街道的尽头,又折回到花店,所以,她不由自主地又走了回来,也许,上天自有安排,让他们见上一面。

  他们走进了彼此,望着不说话。她越来越漂亮了,致远心里说,他更成熟了,尔岚心里说。只是他们的眼睛里都流露着一种忧伤。

  好一会儿,致远才说:“你好吗?”

  尔岚点点头,强装笑颜,“我很好。”

  空气仿佛凝固了。

  早餐店的胖兄弟看到了他们,自言自语说了声,是要上演新的故事吗?他长叹一声,哼起一首歌,“月落乌啼总是千年的风霜,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今天的你我能否重复昨天的故事,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

  致远与尔岚听不见胖兄弟的歌声,尔岚打破沉默,“我去你的花店找过你。”

  致远回:“我猜到了,所以我来了,没想到真的会遇见你。”

  “那个人就是你老婆兰花吧?她看起来很能干,很温柔,很爱你。”尔岚说。

  致远垂下眼睛,“她是很好,是她鼓励我回来找你的,跟你说对不起。”致远抬头看着她。

  “她是个好老婆,又聪明,娶到她的确如旺财叔说的是你的福分。”

  “旺财叔?你怎么知道他?你去过我家乡了?”致远有点不相信。

  尔岚已渐渐平静下来,“是的,我不甘心,我想知道答案,我去找你,旺财叔什么都对我说了。”

  致远低下头,他对尔岚的深情无以回报。

  “致远,也许我们的缘分仅止于此。我明白,也理解你的身不由己,我祝你幸福。”

  致远抬起头,看着尔岚美丽的脸庞。他们终究只是过客吗?彼此同行一段路,在各自的生命里留下中重重的一笔,而后离开?尔岚只是他的一个梦,一个遥远的美丽的梦。

  他明白,他和尔岚的这段情缘在这里开始,也在这里结束。他伸出手,“你一定会找到一个非常疼爱你的老公,尔岚,对不起,祝你幸福。”致远说得伤感真诚。

  尔岚也伸出手,“我相信我会的。”尔岚笑起来真好看。

  尔岚觉得奇怪,无数次在梦里想象和他重逢的情形,可如今真的见到了,却没有了那种相思入骨的感觉,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

  “谢谢你记得那三天,以后那三天也卖玫瑰吧,花店不卖玫瑰,会影响生意的。”尔岚说。

  “顾客只要习惯就好了,我店里不卖,别的花店卖。”致远回答,“反而是现在许多人都知道那个三天不卖玫瑰的花店了,我要感谢你。”

  “那就好,就算我们为彼此做的最后的事吧。我买了中午的火车票,时间快到了,就此告别吧。”尔岚微笑着,致远看不清这微笑背后藏有多深的忧伤?也许,他们彼此真的要放下了。

  “我送你吧。”致远说。

  “不用了。”尔岚望着初心花艺,“就在这分别吧,不是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嘛。”

  致远点点头。

  “还记得小弟吗?听说,他也开了一家花店,还处了一个女朋友,快结婚了。”尔岚想起来。

  “是吗?”致远也很高兴。“祝福他!”

  秋风轻柔地吹着,他们握手告别。尔岚像一只美丽的紫蝴蝶,翩翩离去。

  一段故事落幕,另一个个故事即将上演,尔岚,小弟,致远和兰花……每个人都在滚滚红尘演绎自己的故事,生命中总有些人让我们难以忘怀,藏于心底,有些人却成了匆匆过客,但不管怎样,曾沧海桑田,转身,各自为安。

  IMG20191104085027.jp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沉重的爱下一篇:一抹相思一座城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胡石遗 2019-11-22 14:51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张开日月眼 2019-11-22 15:25
顶!
引用 张峰 2019-11-22 15:36
一段故事落幕,另一个故事即将上演。每个人都在扮演自已的角色,演绎着属于自己的故事。生命中有些相遇,总让人难以忘怀,藏于心底而不愿被人触及。有些缘份尽了,各自珍重转身为安。烟雨红尘,谁成了谁的一帘幽梦,谁又是谁的过客匆匆?其实,生命里遇到的有缘人,不管结局怎样,不都曾彼此感动过吗?放下过去,才能更好地把握未来。谢谢老师分享佳作,问好!
引用 灵川 2019-11-22 15:37
好文笔
引用 琴韵秋水 2019-11-22 15:43
欣赏佳作!
引用 随风 2019-11-22 16:49
欣赏。
引用 乐小肆 2019-11-22 17:22
问好楼主
引用 流萤小梦 2019-11-22 17:39
支持并问好
引用 林娟 2019-11-22 18:25
好文笔,拜读!
引用 寒梅着花 2019-11-22 18:26
张峰 发表于 2019-11-22 15:36
一段故事落幕,另一个故事即将上演。每个人都在扮演自已的角色,演绎着属于自己的故事。生命中有些相遇, ...

感谢文友老师留言,初次尝试,多多指教!
引用 寒梅着花 2019-11-22 18:27
感谢朋友们阅读,在此一并谢过!相逢兰草地,感谢兰草地!
引用 高山流水 2019-11-22 20:12
赞!赏读
引用 杨千紫 2019-11-22 20:26
顶!
引用 水草 2019-11-22 20:32
问好楼主
引用 晚风 2019-11-22 21:35
问好楼主
引用 雪晴 2019-11-22 22:05
好文笔
引用 大鹏 2019-11-22 22:32
好才华
引用 程鹏 2019-11-22 23:10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北国阿宏 2019-11-23 06:21
来过,拜读

查看全部评论(53)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