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 河山雅韵 查看内容

泉城玩泉

2019-12-24 18: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163| 评论: 74|原作者: 老船还行

   几年前的一个浅秋,我随着度假的人流,流到了济南的秋色里,暴露在密密泉眼射程内,说一点也没挂花,谁信?是的,我快乐地中弹了,特别是在趵突泉“石榴裙”掩盖下群发的弹雨里幸福地中弹、湿身……其情其状,至今记忆犹新。


  那辰光,如果光是看树木花卉,压根儿找不出秋的迹象。既没有落叶对夏的背叛,也没有衰草对西风的屈服,甚至没有残花败柳可怜兮兮向秋出卖色相的嘴脸,只有那宜人的气温,把夏日的浮躁和狂热打入了季节的冷宫,让游客们尽可衣冠楚楚、闲庭信步在济南芳径上、秀色里和泉眼边,而不必汗如泉涌做现代“翰林”状。



  来到泉城济南,第一要务自然是看泉咯。自古济南就以七十二泉名冠天下,独步古今水城。


  水城,说白了,就是一条成日间播放着清泉天籁立体乐曲的护城河环绕着的济南城。这河流以纯泉水注入,叮叮咚咚,回旋有致,堪称全国唯一。我端着个单反,搭载观景车稍稍领略了两段河景,便管中窥豹,拍了些照,知晓个大概,便不打算各处细看了。要细看的话,也就看看这河里的水之源泉,或者说泉源吧,时间不够,就看一处:趵突泉。


  记得几十年前看电影《大浪淘沙》,就被其插曲《歌唱济南好风光》中的一句”趵突泉呀珍珠泉,无限风光在呀在眼前……”弄得心醉神迷,喉咙作痒,鹦鹉学舌,叫个不停。那时俺还只是个被唤作小船的后生哥们,记忆力和对歌曲的领悟能力真叫现时的老船佩服得不行:一场电影看下来,这曲子就哼得朗朗上口,第二天就成了我的工地小歇曲,引得同事中好几个姑娘小伙跟我学唱。那以后好几次梦里都有汩汩往外喷涌的泉水把我润泽得不知所以。可后来不知怎地,几十年都不曾迈出探泉的脚步,去坐实梦境。


  终于来到了趵突泉,很难说有想象中的激情喷涌。当然,即便没喷涌,激情,多少还是有一些的。


  趵突泉锁在一个也叫趵突泉的公园里。进了门,走了一段,还没怎么见到水呢,就被戏水的人潮给惊呆了,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高的矮的端庄的随意的拿枪的不拿枪的(这“枪”的真假,似乎不用特意注明了吧)各色人等集体进入耍水游戏,各种卖萌各种搞怪各种释放天性就不用一一例举了哈。


  哪来的水?广义的趵突泉的水呗。我这才把目光向下,再向下,镂细,再镂细:原来这些人脚下的间隙里甚至就是脚下方寸之地都是水,是泉,是晶亮荡漾的眼仁——清澈清凉的泉水。退后数十步,远远看去,这一泉眼密布的地带,就像一袭硕大而妖娆的石榴裙,把游人当稠密的石榴籽一般地裹起来颠着扭着。当然,这些个“籽儿”也绝不会被动地当裙子的玩物,大都是就地取材,取泉,无拘无束屁颠屁颠玩着这“石榴裙”。


  也许是出于挎着个单反要不时地拍几个镜头的考量吧,当时我还不想立马湿身立马融入其间,不得不就对拿“枪”的幼年“敌人”多加防范起来。在水质的“枪林弹雨”的罅隙中左闪右避,俯仰徐行,然而就俺这没怎么受过军事训练的菜鸟身手,岂能毫发无损地干爽过境?


  事实说明,与俺这菜鸟规避术截然相左、大异其趣的是,年幼的“敌军”恁地厉害。不仅火力全开,封锁通道,且不乏天赋异禀的“神射手”、“狙击手”,一支支水枪里发射出来的水弹像长了眼睛甚至安装了制导装置一样不偏不倚击打在我周身上上下下。注目四周,像俺一样嘻嘻哈哈中弹挂彩湿全身没商量的主儿比比皆是。这时,还抱着众人皆醉我独醒、众人皆湿我独干执念试图遗世独立的家伙,自然是迂腐不堪哦。


  一身臭皮囊,湿身不要紧。只有手中镜,千万别湿身。我赶紧把相机塞进半防水的摄影包,并灵活地转动,以避开这群那群角度颇有几分刁钻的水枪弹雨,迅速寄存到服务处。就这样心无旁骛快快乐乐,穿梭到人群和射击方向不一的水线中,用最原始的双手拂水的方式,友好地和那些“凶狠”的“幼年敌人”打了好一会儿水仗。


  身着湿漉漉衣裳,离开“石榴裙”,撤出水战区,取了摄影包,我这才来到泉眼较为稀疏游人也相对少了些的所在,狼狈不堪而又好整以暇地一睹趵突泉区芳容。


  大大小小的泉眼,辐射无数条泉水流淌出的小溪,灵动着地表通联地下的无限活力,一个美丽的可视可闻可触的水世界让你尘埃涤净,杂念顿消,残存的童心得到最大限度的释放。


  围绕着溪畔的大都是绿发纷披几乎垂到地面的柳树。然而,这泉,这溪,还有这柳,几乎脱尽了山野自然气息,被人为地分割成条条块块,环绕着大理石花岗岩。水面略微低于石面,就像一圈圈流动的井,深深浅浅,清清澈澈,即使三四米深,也能看得见井底的小石子。勾连着泉水、交通着游人脚步的除了小径,还有一座座小巧玲珑样式各异的小桥,把晶晶亮亮的泉眼大阵连缀成了一个整体,一幅活色生香的水彩画。徜徉其间,不禁想到人间瑶池一词,想到自己、诸多游人以及可爱的幼年“敌人”们不都是这人间瑶池的一个个组成因子吗?


  大踏步走在因孩子水枪扫射而早已湿漉漉的地面上,水沫溅起老高。不禁玩心又起,不由自主地再次把手脚浸泡在凉飕飕泉水里。感觉真好,一股股柔柔的却绵绵不绝的力道直往你肢体上涤荡而来,摩挲而去,让你在痒痒的触觉中升起一种尘嚣尽失的感悟。


  带着感悟,随着人流,来到了一座名曰杜康泉的小亭子里。原来这是经人工引入水管的饮用泉水。水管接到一个近一米高的天然石台上,经几个看不出人为痕迹的人工泉眼里汩汩流出,供游人用矿泉水瓶接入。好不容易从人墙中挤入接了几瓶水,再突围而出,仰脖子灌下去,即刻便有一股甜沁沁的味道漾上舌尖味蕾。不虚此行啊,即便仅仅为了这一掬清泉在口舌间的感觉。


  带着感觉,来到了一个相对于小溪流而言堪称硕大的泉池边。老远就看见一块石碑上刻着“趵突泉”仨字。原来这才是狭义上当然也是正点的趵突泉,之前那些星群似的泉眼不过是其衍生物,当然,亦是广义上的趵突泉。


  验明正身之后,细细观赏了一番。感觉还是不如梦境中那般美不胜收(可惜梦境里到底怎样,早已不复记忆了),但作为一个景点,自然有它的魅力所在。泉水再怎么清澈,这回可再也不可能一望到底了,那水也太深了吧,波光粼粼,一层一层的水之皮在微风的吹拂下,像书页一般一页页翻到岸边翻到我的眼帘。可我眼帘最为关注的还是那池中心的三个大泉眼,不,应该说只是由那三个泉眼往外冒出的滚滚白浪,或者说是浪花喷溅出来的柱子。那水柱冒出半米来高,像煮沸了似的,不断地滚动,仿佛水下有一炉由永动机催生的熊熊烈火不舍昼夜地燃放着。水柱和它们周边的水花就这么亘古不变地喷涌着,迸溅着,永远那么晶莹,那么活泼,永远不知疲倦。


  由此想到现代散文大家杨朔笔下的“雪浪花”和北宋名家苏东坡的“卷起千堆雪”,那奔涌跌宕之态或许远非眼前这趵突泉可比拟,但那三柱冲天绽放生命活力永不停歇的情态,岂是二者所能望其项背的呢。


  面对此景此情,真有作一首诗的冲动,无奈搜索枯肠老半天,不得要领,原来腹内草莽,哪里流泻得出片言只语有点诗意的东东来?只好端起相机,一通乱拍。算是为自己几十年后坐实梦境到此一游的证据吧。


  证据当然还有次日浏览的大明湖,那湖畔的垂柳,湖中的粼粼金波,还有倒映在湖水里的蓝天白云亭台楼阁,一一诠释着济南这座美丽的北国水城那无边的秋色。不过,它们在俺老船的笔下只是倏忽而过,远远没有趵突泉这般幸运,这么受俺老船恩宠。呵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山乡秋韵下一篇:水韵西湖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流萤小梦 2019-12-19 09:45
沙发?
引用 九月冰菊 2019-12-19 11:13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引用 小天 2019-12-19 11:55
拜读,祝好
引用 安陌 2019-12-19 12:06
来过,拜读
引用 美丽邂逅 2019-12-19 12:54
支持朋友
引用 漫天 2019-12-19 13:11
支持并问好
引用 北国阿宏 2019-12-19 13:32
好文笔
引用 绿豆小兵 2019-12-19 16:10
拜读,欣赏!
引用 优福 2019-12-19 16:40
好文,拜读。
引用 陈真真 2019-12-19 18:01
问好楼主
引用 一抹阳光 2019-12-20 07:02
拜读,祝好
引用 美原 2019-12-20 09:09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石也 2019-12-20 11:24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飞花 2019-12-20 11:41
顶!
引用 张开日月眼 2019-12-20 12:20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引用 晓月微蓝 2019-12-20 14:24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青稻夫 2019-12-20 14:50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微笑 2019-12-20 15:17
问好楼主
引用 忆潇湘 2019-12-20 19:32
慢慢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74)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