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兰草地 登录
兰草地 返回首页

浅吟诗君的个人空间 http://www.lancaodi.com/?14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红尘最美,美到落泪

已有 13380 次阅读2017-12-20 21:07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散文

  烟花易冷,是不是,只有痛过才会深刻?人世易分,是不是,那些逝去会更加美丽?譬如尘封了千年的往事,譬如惊艳了千年的你们。
  曾经沧海,是不是,总是伤心人比较痴迷?再见无期,是不是,总是少年时柔软得容易落泪?譬如琵琶弦上冷落的胭脂,譬如望穿红尘的我。
  于是,寻蝶陌上,回望一段时光,静候花开,以及缅怀洗涤尘心旧迹的岁月和追寻绽放过又凋零的爱情。
  ——题记
  
  再是绚烂至极的爱情,终会凋零,无关悲喜,只是宿命。
  
  (一)胡笳泪,离人歌
  
  才华空把青春误,薄命难赓白首吟。有一陌上老了容颜的女子,颦眉紧锁,浅唱低吟如是。
  世有女子万千,流离人几许?世有芳华万千,落寞人几许?你似是一叶浮萍,浪迹于茫茫大海,只是被命运捉弄,飘零了大半生。你本是出生在诗礼簪缨世家的柔弱女子,却生不逢时,活在乱世。
  父亲蔡邕是当时大名鼎鼎的文学家和书法家,还精于天文数理,妙解音律,是曹操的挚友和老师。生在这样的家庭,你自小耳濡目染,既博学能文,又善诗赋,兼长辩才与音律。
  东汉末年,战乱连年,到了蔡邕被捕,蔡家家道中落以后。你那年正好年岁,逢此变故,便是命。此时,你也是心思单纯的女子,对人事认知尚且浅薄。
  等到父亲一死,你变成了飘零孤女,手无缚鸡之力,任人欺凌。因为貌美,总是难能淹泯于众人。于是,有匈奴兵见你容貌姣好,便将你掳去,献给了匈奴左贤王,不想这一去,竟然是十二年。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汉祚衰。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我想,一个柔弱的女子,在疾风扬沙的荒芜之地,该是含着何种的心酸,写下这断肠的诗句。
  幽幽时光,几近被摧残,再回首,青春已不再,业已半老。是这样的时光与人两相误,令人无法不伤心。但你还是会在荒芜的夜里怀念起那人,虽不过一年光景,也是你卑微的爱里剩下的唯一一点温存。那人便是曹操,你生命里至关重要的男子。
  而她你不曾料到的是,世道不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转眼世事皆以无常。
  虽然不知你与曹操之间是否有爱,但即便是没有任何的结果,却还是有爱的。只是那爱,比常人隐晦,比常人艰难。再见到曹操时,已不同往日,两人身份悬殊。纵他对你百般怜爱,你亦始终规矩言行,进退得体。只因,你们已非是当年可促膝倾谈的知心人。
  可惜你此时再无依靠,曹操不能娶你,你也不能嫁他。于是,你嫁与了董祀,这个继卫仲道,左贤王之后的第三个男人。后来,董祀犯罪,难逃一死。因为你,曹操怜惜你,便逃过一死。
  到最后,他虽不成你的枕边人,却也是知心在伴,可以暗中守护你的好。到了最后,董祀历经死劫,看穿世事,便携你溯洛水而上,隐居而去。
  虽感伤你的颠肺流离,却也是最好的结果。
  谁惊艳入世,却又一生流离?
  谁诗魂墨骨,却又风姿绝世?
  蔡文姬,是你,这个憔悴了琴弦与诗香的女子。
  
  (二)幽兰露,如啼眼
  
  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
  似是天上人,落入凡尘里。美如凝脂,你在文人墨客的诗卷里辗转而生,折了妖娆。
  你于后世人只是一个传说,惊艳了时光,艳羡了一时。可一转身之后,只余下一片沉寂与韶华,只能供世人仰望,留念,最后执迷不愿自省。
  南朝齐国,杭州西湖西泠桥畔,有女名唤。你本是钱塘一寻常女子,唯一不寻常处,便是那姣好的容颜。因你艳煞众人的美貌,为世人所知。
  女子有一副花月含羞的好相貌,总不是坏事,可悲剧就在于往往就在于此。因自知或不知的美,便会生出一些不合世俗的执念,且不愿轻易苟同与凌冽的现实。因此,得或不得,爱或不爱,都要受苦。
  那时,你的美貌已然被邻里街坊传开,人人皆知西子湖畔有如此这般天下无双的美人。也时常会有王公贵族的公子前来提亲,你却早知那些侯门公子、那些纨绔子弟们生性薄凉。
  只因你有一双慧眼,是真心真意,又或是一时情趣,都已自知。你自嘲,自己的容貌不知是福是祸。
  可你到底也是了然于心,随即随性生活。请人为自己打造了一辆油壁香车,日日登车流连于西湖山水间。这样一来,你的艳名便更快的传遍钱塘,远近都知有这样一个惊为天人的美人藏匿在西子湖边流连、踏足。而远近男子,自此都慕名寻访。
  好景终究不长,家可道中落之后,你却只落得个妓的名声。只因有人来访,你便弹之以琴,别人给你钱财,你就受了。长之以往,你的名声,终究还是在浮华下坏了。
  世人皆当你是妓,但,那有女子愿意沦落风尘?终归是有这样或那样的羁绊。又或是有那样的不舍、不愿、不甘。到头来,你辗转低吟,却只有靠你的几分颜色来挨度生涯。
  随着逢场作戏久了,你真的觉得累了。那时你的心里开始渴望有人能将你珍藏,能将你深爱。那一日,你遇到了阮郁,这样与众不同的男子,眉目间英气逼人,姿态凛然。那一刻,你知道,你已爱上了他。
  可你不知,阮郁是当朝宰相阮道之子,只是在你深陷的时候,这份缘分早已在千里烟泼的渡口,绝尘而去。只因他是相国公子,而你是西泠歌妓。即使彼此心无牵挂,想要举案齐眉亦是艰难的。
  最后,羁绊已断。你的等待,薄似烟云,短似朝露。最后只得朝朝暮暮相念,夜枕月光,最后憔悴不堪。
  直到你遇到了一个贫寒书生,鲍仁。于是,你便想,既然王族公子不能予己长久之幸,那么布衣小生是该可以与之长久相依的了。
  可是,这次,命运终将你捉弄。这次,你却没了福分来享。因为等到鲍仁金榜提名时,你已芳魂归去,唯留下鲍仁撕心裂肺的哀嚎。
  等到五年之后,司马樨梦遇了你,最后也随你的魂魄归去,并陪伴你长眠与西泠桥畔。久于寂寞却屡遭不幸的你,这才有了归宿。
  从此以后,所有的爱恨都埋葬于此,系在西子湖畔,禁锢千年不老、不朽。纵使日后西湖再有烟雨,千年百年如斯。只当是伤人心眷顾。如今,却不知,那年那月,你遗落的花伞,又被谁人拾起,珍藏。
  前尘消散,终究只是无奈。可怜一代美人,生如花好,命如纸薄。流光谢尽后,奴颜媚骨终被埋葬。
  直到后世,众人皆知。世有女子,惊才艳羡。
  知道死后,方有归宿。西泠桥畔,苏家小小。
  
  (三)美人事,伤心人
  
  六月初,清风柔软,雨声细碎,宛如悠远岁月中古琴的清音。暮色将天空浸染成绝妙的水墨丹青,用色非浓亦非淡,一抹苍茫,邈远无际,渐渐加重,渐渐湮开。晨雨依旧,模糊了匆匆的时光,只是转瞬,却已相隔千年。
  千年以前,是否也曾有同样的心情,在同样的场景,怅然对影的女子倚窗独坐,思念,叹息,心儿泛起了一片涟漪,隐隐作痛。
  回望前尘,史上那些最好的女子,那些最美的情事,都在水墨丹青中云开。都是人间未了情,都是含恨一生,都是刻骨铭心的遭遇。
  集惊才艳艳与美貌无双于一身的女子,本是上天掉落人间的仙子,却在人世的坎坷中寸步难行,娇美的容颜被岁月催老亦或是芳魂早去。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总是爱煞了这样的令人肝肠寸断的诗词,和着史上那些落寞的终老一生的痴情女子,催人泪下。
  总是在想,如果没有女人,世界会怎样?如果没有女人,历史又会变成何样?正是因为这些如水般纯净,如花般娇艳的女子所编织出的爱恨情仇,才造就了历史上绝世的美诗、美词。那些在诗词句中款款而行的爱情和女子,便是穿越这红尘历史风烟而弥留至今的香气。
  可是,再繁华热闹的宴会终会曲终人散,归于宁静,再荣华富贵的生活也逃不过命运的捉弄,人生的悲剧莫过如此。那些浮世日光里不曾表露的忧伤和感慨,在朦朦胧胧的烟雨中下再也无需掩藏。
  我深知,美好的东西终究是留不住的,譬如甘之如饴的爱情,譬如风华万千的女子。就像人间四月天也终会随芳菲陨落到尽头。离开的人儿也是如此,等待的人儿也是如此,再难相见。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旦离去,几曾又看到了彼此,爱情如一朵枝头的芙蓉花在风中挣扎,之后再是无奈的坠落,卷入滚滚红尘中。
  那些缱绻了一时,乃至一世的故事,那些绽放了又凋谢了的爱情,在谁的手心,滑过流淌了千年的胭脂泪?风月无痕中,用一曲沉寂了千年的琵琶曲,来祭奠那些如此美丽,如此绝艳的女子。
  是的,世上的男子都爱貌美的女子,我亦如此,但不仅仅是爱你们的惊艳绝伦的美丽,更爱与怜惜你们那不幸又幸运的遭遇,庆幸在历史的风烟中,我遇到了你们。
  只因,你们早已是红尘最美,美到落泪。在万丈红尘中,途经你们那断肠的爱情,我的心,不禁隐隐的刺痛。你们的美,此生,注定我无法企及。我只能在只字片语间幻想你们的绮丽与旖旎,并将你们的美刻入我心。
  胭脂泪,缠绵而绝美。袭一身如雪浅薄的白衣,执一支瘦了风月的素笔,走马红尘,渴望遇到如你们一般的女子,那将是我一生的挚爱。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加入兰草地

发布主题

在线排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友链申请|签约NJ|格律检测|应聘编辑|在线留言|兰草地 ( 皖ICP备11020556号 )

GMT+8, 2018-9-22 12:10 , Processed in 0.42815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Copyright © 2008-2013 Design: Comiis.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