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兰草地 登录
兰草地 返回首页

水陌格格的个人空间 http://www.lancaodi.com/?437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蔷薇,落地成灰

已有 1030 次阅读2017-9-19 12:29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小说

 
  蔷薇代表爱情,你爱上我了吗?
  
  我对你好,无关爱情,我很正常。
  
  ——题记
  
  ①
  
  2010年8月4日,天气不明媚,只是阴沉,仿佛整个天空都要掉下来了。我如往常一样走到办公桌前,打开最近几个病人的病例进行对比研究。密密麻麻的黑体字看得我眼睛胀胀的,我起身去倒杯水,刚刚走到办公室中央,就看到萧冉眯着眼睛笑道:“扶摇,我梦见你想我了。”
  
  说完便自顾自的进来,坐下。然后一脸委屈的对我说:“扶摇,我该怎么办?”我顺便倒了杯水地给她说道:“萧冉,先喝杯水,缓解情绪。”萧冉把水一口气喝完,也不管烫不烫,然后直直的看着我说:“我亲爱的心理医生,我喝完了水,接下来干嘛,不会是又进行催眠吧?”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萧冉是我的病人,但是在我心里萧冉和所有人是不同的,我把她当做最好的朋友,去安抚,去善待。我一直想帮她剔除所有的负面情绪,希望她可以微笑向暖,一辈子幸福。她不抗拒我所有的治疗,安静的像一只蜷在角落的小猫,任我支配。可是反反复复半年了,依然没有任何的起色,我开始怀疑我的专业和能力。
  
  “萧冉,应该我问你,我该怎么办才好。”我面对萧冉,总是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无力。萧冉看着我的表情竟然有些得意的笑了说道:“扶摇,我最喜欢你这个表情,又心疼又无奈。我都让心理医生为难了,我是不是很厉害啊?”
  
  萧冉的笑容一直是那种烟火一样的绚烂,只是很短暂,她就抱着头蜷在沙发上,不停地撕扯着头发,嘴里念念不停,想要发疯,想要撕裂自己。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情景,可是心里仍然充满了不忍,我抱紧萧冉在怀里,轻声安抚着她:“萧冉,你看见了吗?沿着心的方向走,看到一片浩瀚的海洋,将束缚自己的东西都丢掉,拥抱那片海洋就像自由的天堂……”她终于在我的怀里安生了,不再挣扎,不再撕扯,只是眼睛里的惊恐还未褪去,像极了脆弱的孩子初次面对陌生残酷的世界。
  
  过了许久,萧冉轻声说道:“扶摇,你知道吗?我觉得我快要死了,我会亲手把自己毁了的。”我抓住她的双肩要她直视我,我生气的喊道:“萧冉,你个神经病,我不许你这样。不然,我现在就毁了你。”萧冉在剧烈挣扎之后的笑容极其惨淡,有气无力的说道:“扶摇,我累了。想睡一觉了。”
  
  不知道是怎样的心理作祟,我把萧冉带回了我的家,我想要亲自照顾她。萧冉没有说什么,只是用很悲哀的眼神看着我。
  
  ②
  
  萧冉第一晚睡的很熟,我看着她褪去眼角腮边的那些彩妆,温婉干净的眉眼,说不出的舒服。萧冉一睁眼便看到我对着她看,她有些惊讶转而笑了说道:“扶摇,为什么带我回家?”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周围的人大多知道我是一个有洁癖的女子,性格单调,不好相处。我白了她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转身进厨房去做早餐。萧冉并没有就此罢休,梳洗完之后便跟在我后面说到:“扶摇,你家里好多蔷薇花啊。”此时我已经把早饭准备完毕,坐在桌前说道:“因为你就是一朵蔷薇花。”
  
  话音刚落,萧冉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动作和表情极其夸张,看我没有反应自己咳嗽了两声说道:“那我一定是黑色的,要不就是紫色的。”我有些意外,不明白她在说什么随即问道:“为什么?”她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吸了一口气说道:“因为所有的蔷薇都代表美好甜蜜的爱情,只有黑色的蔷薇代表绝望的爱,而紫蔷薇代表禁锢的幸福。我想我肯定是代表后面的。”第一次看的她的面容是这么沉重的,我知道这个女子背后一定有着太多的故事,但是我亦懂,她不说,我不问。
  
  我拿起筷子敲了一下她的手说道:“你知道什么?别瞎想。”萧冉的表情说变就变,一眨眼的功夫就笑得花枝招展的说道:“扶摇,蔷薇代表爱情,你爱上我了吗?”听了她的话,我嘴里的半块面包哽了一下,喝口牛奶才咽了下去,我扶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我对你好,无关风月,我很正常。我喜欢男人。”我的话刚刚说完,萧冉一脸得逞的笑容,我才反应过来,又上了她的当。萧冉就是这样的女子,精灵一样,亦正亦邪,但就是让人欲罢不能的喜欢。
  
  吃完饭我正打算出门上班,突然萧冉在后面说道:“扶摇,愿不愿意去看看我工作时候的样子,晚八点我去接你。”我不知道别人眼前的萧冉是什么模样,心里突然有一种恐慌,但还是强装镇定的说道:“好,我一定去。”我不敢回头,我只听到萧冉的笑,妖娆而极致,我甚至害怕今天晚上见到的萧冉。
  
  ③
  
  我心神不定的坐在办公室,接待着各种各样的病人,去剖析他们内心的恐惧,用渗透的方法一点点把他们拉出泥潭,在阳光下畅快享受的呼吸。不经意的瞬间,总是想起萧冉,不一样的萧冉。就在这种浑浑噩噩的情绪中熬到了晚上八点,刚刚走出医院大门,就看到萧冉穿的很朋克,骑在摩托车上向我招手,我仔细辨认才知道这是今天早上素颜的萧冉。
  
  萧冉骑摩托车的速度很快,是要飞翔的错觉。这是第一次,我冲破了父母、学校以及社会给我的种种教条,让自己放肆。萧冉中间还会大吼,那声音在风中穿梭,异常张扬,我紧紧的抱住萧冉,想是抱紧了另外一个自己,一个完全不同的自己。
  
  我完全沉浸在萧冉带给我的急速享受中,突然摩托车来了一个急刹车,原来已经到了。我抬头一看“蔷薇部落”四个大字,看着周围昏黄迷离的灯光,心里有些不适。萧冉顾不上我的情绪,拉着我跑了进去,冲到台上大喊到:“今天我要为我的朋友扶摇小姐,唱一支歌,纪念我们的遇见。”说完各种音乐声响起,我所有的感知都淹没在了喧嚣声中,看着萧冉灿烂耀眼的光辉,突然觉得这样的萧冉是最好的,自由不羁,没有疼痛,只是释放所有的能量,让人折服。
  
  突然声音戛然而止,我看到了舞台中央的萧冉,头发都在滴水,一个中年男子怒气冲冲的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个空酒杯。我有些吃惊了,刚想跑过去便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孩子冲过去一把把萧冉抱在怀里说道:“老男人,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冉冉,你凭什么这样对冉冉?”说完举起那跃跃欲试的拳头,脸上的表情恨恨的。
  
  中年男子最先沉不住气了,把萧冉一把扯出来喊道:“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尽在外面找什么阿猫阿狗的,给我丢脸。”萧冉看着中年男子怒气盛满的脸咯咯的笑了说:“哟,先生,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啊?严父教女是不是晚了点?”说完对着那中年男子笑得愈发灿烂,但是却不乏悲凉。
  
  今晚的闹剧是因为蔷薇部落的经理出面才把一切平息了,但是萧冉再也不能来这里登台演出了。我和萧冉徒步走在回去的路上,我使劲攥紧萧冉的手,沉默着走了好长一段路。萧冉嬉皮笑脸的对我说:“扶摇,你弄疼我的手了,都成红烧猪蹄了。”我抱紧萧冉说道:“萧冉,忘掉过去,让我陪你,好好活着吧。”萧冉反抱了我一下说道:“扶摇,太晚了。”我生气的一把推开她喊道:“什么太晚了,分明就是你不想,你就喜欢堕落,你就是下贱。”说完我扭头就跑了,没有回头。
  
  ④
  
  好一阵子没有见到萧冉了,她没有回我住的地方,也没有来心理咨询室找我。我强忍了好久不去找她,突然发现我很担心她,我害怕她过得不好,我害怕她会扯着自己的头发往墙上碰。这天刚下班,我便按照病例登记的号码和地址找过去,手机一直是关机,地址直接就是查无此人。萧冉就这样突然在我的生命里消失了,我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四处张望,希望可以穿越人海再次遇见她。
  
  没有等到萧冉,我却晕倒了,也因为此,我认识了韩柯。我记得在医院里醒来第一眼遇见韩柯,他笑道:“听说,王子一吻睡美人,睡美人就醒了。我还没来的及吻呢?”我说:“谢谢你。”可是事情并没有因此结束,一切才刚刚开始,韩柯突然在我的生活里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多。韩柯是个可爱幽默的大男孩,他身上没有阴霾,只有温暖。虽说开始很排斥,但是一来二去,倒也不觉得讨厌,之后便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可是无论怎样,我都不能放弃寻找萧冉。
  
  不知不觉,一个人又走到了这里“蔷薇部落”,很好听的名字,我也很喜欢。蔷薇喜阳光,亦耐半阴,较耐寒,在中国北方大部分地区都能露地越冬。我知道萧冉一定和蔷薇一样,在中国的某个地方,安然的过着自己的冬天。可是越是这样想,越觉得不安,萧冉是个破碎的女子,笑容的妖娆只是掩盖眼角的悲凉。因为残缺,所以彼此更懂得呵护,心口又在隐隐的发疼,我放不下那个女子。
  
  正在这时,隐约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越走越近,可是我不想回头。“扶摇,你的脸都成红屁股了,回去吧,太冷了。”说着韩柯走过来把我的手握在他的手里,放在嘴边哈气。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靠近他的胸膛,任泪水流淌,他抚摸着我的头发,一言不发。
  
  ⑤
  
  再见到萧冉已经是2011年的开春了,我去超市里买菜,看到一个瘦削的女子在土豆堆边挑拣,只是一眼,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虽然背影瘦了好多,穿着也粗糙了好多,但是她就是萧冉,我以为真的再也见不到的萧冉。我还没有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要怎样去面对萧冉,她已经捡好了土豆准备往外走,我有些慌张,怕再次错过,跑过去拦住萧冉的去路,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萧冉虽然境遇不好,脸上添上了几许憔悴,但是眼神依然是那样的骄傲和明亮,闪着盈盈的笑意。我的萧冉,果然什么都没有改变。萧冉提着土豆,一摊手说道:“扶摇,我们果然还是遇见了,你真的是一个称职的心理医生。”我第一次觉得开心,在萧冉面前笑了起来,眼角都渗出了泪水说道:“萧冉,对不起,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
  
  跟着萧冉走到了她现在的家,破旧的地下室,小的只容下一张床。两个人坐在床上都显得拘谨,我抱了抱萧冉说道:“你瘦了好多,告诉我,这几个月发生了什么。”萧冉点了一支烟,甩了一下额头的碎发说道:“你离开的时候我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可是那时候我没脸回家,男朋友早就跟骚货跑了,我也不想拖累你。所以一个人走了,后来孩子七个月的时候流产了。现在,我很好。怎么样,扶摇,可有想我?”
  
  我听着她轻描淡写的说着遭遇,我的心被针扎了一样,注入骨髓里的自责,我抓住她的手说道:“说的详细一些,我想知道你的全部。”萧冉把手抽开说道:“扶摇,是蔷薇部落的那个男孩帮了我,可是他一听说我怀孕了就撒手跑了。”说完又咯咯笑了起来,熟悉的笑声却越发荒凉。我把她的烟从手上拿开掐灭说道:“萧冉,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
  
  萧冉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没有说。我帮着收拾萧冉的行李,要带她回我的住处。她安静的跟在我的身后,就像旧年的一个妹妹乖巧。刚打开门看见韩柯坐在沙发上,萧冉自然大方的走过去坐下说道:“你好,帅哥,你是扶摇的男朋友吗?”韩柯有些招架不住这样的风情,不时的看看我,结巴的对着萧冉说道:“你……好,你好。我……叫……韩柯。”
  
  萧冉看着韩柯的表情反而不再理他,走到我身边说道:“扶摇,不打算介绍一下吗?”我看着萧冉那笑靥如花的容颜,我知道不做声是最好的回答。韩柯有些不太适应,慌张的说道:“扶摇,你有朋友,我先走了。”从沙发上拾起外套便走了。萧冉重坐回沙发上说道:“他不适合你。”我心里有些高兴地反问道:“那你说,什么男人适合我?”萧冉反而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地面。
  
  ⑥
  
  我以为萧冉不会离开了,安稳了几天之后,萧冉再一次不辞而别。我顾不上向医院里请假,匆忙中打的赶到汽车站的候车厅,在人群里拼命地寻找萧冉,我看到角落里卷缩的萧冉,穿着黑色紧身的衣服,整个人越发显得娇小冷酷。我走过去,拉起她往外走,萧冉挣开我的手喊道:“扶摇,我受够了。我不是另一个你,我不是。你也不是上帝,你根本救不了我。”
  
  看着陌生的萧冉,我有些不可置信,我不想跟她争论,只是执意再次抓起她的手,想要带她回家。萧冉倔强的看着我,眼神冰冷而直接说道:“放开我,赵扶摇。我跟你没有一毛钱关系,我不需要你的救赎。你不觉得你很自私吗?你看见我总觉得像遇见了黑暗中的自己,所以拼命想要抓住我,带我到阳光下。可是你有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听着萧冉的话,我的身体里像打开了一个很大的穴道,一切都清醒了,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萧冉说的都是真的,是事实。我只是想借着她,去拯救自己。
  
  萧冉突然又笑了,像极了一支开败的蔷薇,颓废荒凉。我抱住她把眼泪憋在眼眶里,闭着眼睛说道:“萧冉,别闹了。再回到以前那样,做好朋友,清清淡淡的让我照顾你,我们都,好好活着。”我的声音有着自己不能控制的颤抖,我几乎用了哀求的语气。萧冉仿佛也不再挣脱,依偎着我不再说话。时间仿佛停顿了,我心里用千万个借口去原谅自己的自私,我都是为了萧冉好,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她能够微笑向暖的活着。
  
  “扶摇,我不会走。我会守着你,一辈子。“萧冉对着我耳朵说道。我松开她,她咯咯的笑了说道:“但是我想先去一下洗手间。我点头,她离开。可是等待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心里有些慌了,直到广播里传出一则不祥的报道,我的血液都凉了。我扔下她留给我的包裹,发疯的跑到洗手间,心里不断祈祷千万不要是她。
  
  一进去,我看着她如落叶一般倒在光洁的大理石上,我掩住嘴不喊出声,害怕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披散杂乱的黑发缠绕着整个脸部,身体里的血液在一点点抽干,她的嘴唇已经完全失色,她还用力挣扎着说道:“扶摇,我看到天空中飘着好多色彩斑斓的蔷薇花瓣,但是一触及到地面就变成了我的血。作茧自缚,不如化蝶去飞舞。我死了,它们都自由了,自由了……”后面的话听不清楚了,永远都听不到了。
  
  这样的结局是不是有点太残忍,我不想要她就这样的离开,可是她就是这样决绝狠心,不再留恋。她终于还是要离开了,我和韩柯分手了,我想他的确不适合我。我拿着萧冉的车票踏上了她的旅途,我看到她的身影在黑暗的空气里渐渐消散,最后的表情依然是她惯有的不羁和无畏的笑容,只是不再悲凉,多了几许温暖。或许是的,谁也救不了谁,只能靠自己,走出去。
  
  回想发生的一切,就像刚做完的梦,清楚,模糊。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加入兰草地

发布主题

在线排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友链申请|手机微社区版|格律检测|应聘编辑|在线留言|兰草地 ( 皖ICP备11020556号 )

GMT+8, 2017-10-21 16:24 , Processed in 0.155929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8-2013 Design: Comiis.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