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兰草地 登录
兰草地 返回首页

萧月月的个人空间 http://www.lancaodi.com/?1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连绵不停的雨,烦恼着整个夏天

已有 340 次阅读2018-7-31 11:48 |系统分类:散文

  从白天下到晩上,从晚上下到白天,连续十多天还在下的雨,每天都是如此。造就出许多蜗居族,盯着雨不停,只要稍小点,刚想迈开腿,它又疯狂下起来,惹得我们如同变傻,只能疯疯癫癫。天老爷呀?你咋能这样?叩首祈祷,倒蒜的我,毫无办法,仅会吁叹。

  看到一个视频,一个小伙子,二十多岁年纪,一脸憨厚朴实,穿着刚买的新裤子,声情并茂,边舞边唱,跪倒在水凼凼,在给天老爷跪下,求它再不要发脾气,千万终止这场雨,还农民伯伯一身辛苦汗。听听,他的真诚唱腔,歌声绕梁,如怨如诉,不绝如缕:

  一场大雨下了好几天/各个角落都被水灌完/田里玉米幼苗/全都快被冲走完/地面上都能跑开大轮船/求求老天大雨别下了/我在这里给你跪下了/我的新裤子刚买的/跪下来求你/如果你能终止这场雨/让我娶嘟嘟姐我也同意/农民种点地他不容易/上天别发脾气

  他的唱妙绝悠扬,眼泪哗哗长流,我和妻也是潸然泪下,眼泪婆娑,感叹着连续下雨带来的苦痛,艰辛奔波,举步维艰,妻也哽咽着声,随之哼唱起来,依着小伙子歌词唱腔,录制出视频,发在了朋友圈,朋友们一个一个,仿佛受到了共鸣,也依样画葫芦,不停地于朋友圈刷屏,传到自己认识、不认识的朋友之朋友们,悠悠传唱,纷纷扬扬……

  这样连绵不停的雨,甭论国家和社会,只觑觑周围自己小圈子,周遭朋友圈,蜗居于巴蜀成都市区小小一隅,天天盯着灰朦朦天空,雨一直淅淅沥沥下,虽说自己住家尚未遭遇灾;况且,若自己家被水淹,周围区市县早成水乡泽国,恣肆汪洋,苦恼相伴。但就是这样,自己夏天所穿衣服、裤子、鞋子、袜子,除了家没穿出去的拖鞋,没有一样不是湿漉漉地,在家的晾衣竿全晾着,遮蔽得屋子也显黯淡,心情能好到哪里,只能是顺乎自然。

  蜗居的区城住家周围,有十几二十多条街巷遭遇水淹,一些住宅小区也变成为海,甚至还有人用挖土机载人进出,名曰为“城市观海”,生活全都被打乱。似乎水凼凼的幽深,能够撑船,甚而有人用家的塑料大盆,汗流浃背地推着孩子上下暑期补习班,……波光粼粼水面上,漂浮着杂乱无章树枝树叶,不忍卒看,但却心寒。听我儿子调侃他的朋友们,好像在商量去买船,让撑船过日子的生活,恬适又悠然。可细下一思量,在下不知道的所有,仅够郁闷半天。

  昨日早晨外出,耳闻目睹亲眼所见,自己住的小区周围,街道小巷,水凼凼一坨又一坨,雨下上面,“嘀嗒”声响,波纹一圈,车流水花飞溅,不躲开肯定全身浇透,成个落汤鸡,正好下锅烹煮,不晓得有没有人尝试,吃人肉的味道,可否美鲜。

  街巷黄果树广场,树木葱茏,遮荫蔽日,宽阔的凹下去部分,估计不下五六亩面积,早变成一个不大不小湖泊,清幽幽、绿盈盈泛动水面,雨与水嬉戏逗圈,水泡泡一个连着一个,波纹涟漪了一圈又一圈,风儿一吹,潋滟有致,几可荡桨划船,甚至有一两帅哥美女,还在水中蹦欢,但我却想怒吼,爬你妈的骚,雨,你能不能停下这场雨,隔一段时间再下;也不要疯疯狂狂下这么多天。只要您悠闲闲,隔一段时间下下停停,给万物带来凉爽,大家也有心情感恩,付诸行动,叩谢上天,喜笑颜开。

  走上饮马河畔,瞧瞧真成了河,南门桥孔洞,水流湍急,漩涡似的滚水鼎沸,波涛汹涌,骇浪惊天,一泻千里,奔腾不息,煞是吓得行人,离之很远,小娃娃尤其吓得直往怀扑,再不敢多看一眼。桥的孔洞,水流几乎堵完,水花桥面飞溅,唿哨水沫扑面,游人仅敢匆匆而走,惟恐桥毁人亡,枉自白活人间。

  紧邻饮马河的桂湖公园,许多都牵上了红色塑料线,有专门安排的红袖章佩带人员守护,不让游人通过,以免发生意外。因为整个公园,早已接近大半被淹,透过可以通过区域,临河低洼路道全被水流泡着,河水一冲一漾,水浸水漫,潮起潮落;整个桂湖荷塘,水漫金山,湖面变宽,水势汹汹,蔚为大观;莲荷叶子,仅能看见一些尖角,空露出菲红或炫白荷花,孤零零地,在风雨肆虐下,摇曳飘摆,仿佛遭受了多大委屈,令我着实不安,心上添堵,任那种“踏波而歌,红萏香溢绽放花蕊”不复得见,只能乞求雨停水退,重换昔日容颜,“桂蕊飘香美哉乐土,湖光增色换了人间。”

  幸而尚好,从中午开始,雨下得似乎小了一点,傍晚雨还停了一会,天空更显出了夕阳般灿烂。我赶紧抱着蜗居已三四天小孙,与妻一起,跨出家门,出去溜弯。可雨稍停,却是路滑水腻,全是湿漉漉地面,水凼凼比比皆是,不敢小觑,把小娃娃摔了,自己责任重大,毕竟自家娃娃,也是父母希望,国家和社会栋梁与未来。

  饮马河水退了一些,但盯着滚滚流淌河水,咆哮着不停奔泻,黑压压、暗浮浮,深不可测,幽黑难觅,尤其将吓人的鬼魂,叠现水面,吓得我老婆赶紧拉着我走开;桂湖公园洪水退去也不例外,但牵的禁止通过塑料红线依然存在,许多地方还被淹着,那些专门人员负责值守人员仍未撤离,因为谨防有人落水,他们重任在肩。水流退去的地方,许多荷叶露出了湖面,但精神状态明显不如淹没之前,还尚待恢复,方能重现荣光;湖泊邻近河沟地面,水一直向河沟倒流,潺潺地,尚有一些鱼儿,摇头摆尾,蹦蹦跳跳向河沟蹦哒,弹来弹去,尾摇头摆,游人虽叽叽呱呱,评头论足,但终没有人敢于跳下,况且,值守人员也不允许,“人在阵地在,岗位在心间”,谁也不能打了马虎眼,空丢掉卿卿工作事小,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重于泰山。

  夜的黑愈来愈深,湖的亭在路灯的光亮与幽暗中闪闪烁烁,沿着湖向前漫步,忽然,手机荧屏异常地跳跳闪闪,撩开荧屏,从微信中看见了分享的几个视屏,原来是侄女婿家邻河而居,河水疯涨,漫入自家开的农家乐,自己的家园,水深过膝,桌张家具被冲得七零八落,篮球架冲得倒地不起,狼藉一片,被水一直泡着,全家人一旦进出家门,只有短裤束腰,高挽裤腿,涉水而过,苦不堪言……打电话去问候,他们惊诧我这萧月月还来电话。寒喧之余,尤感他们依然痛并快乐着,毕竟,沾染上此灾,只要房屋无损,农家乐犹存,淹它一段时间,趁此检查建筑质量,顺便也能歇歇,是天老爷在为他们放假,可不能给国家、社会徒添负担。

  电话刚刚搁下,又有七八十岁老母亲与二弟陆续打来电话,相互问询,自然聊的是水患,侃的是亲情,乡下老家虽河水暴涨,洪水淹田,幸喜尚未跨进家庭里面,与上世纪八一年洪水围困,几乎相当,人畜无害。现在水流已然开退,估计水的再涨空间,已是不复复现;至于二弟居住的住宅小区,地处高地,离河沟又远,一直在无恙中盘旋,自然不用担忧。但隔之不太很远的什么河谷花园洋房,因紧邻毗河,洪水暴涨,家家户户楼楼进水,只有进到二楼躲蔽水患,“邻水而居”化为祸患……

  电话一个接着一个,还有微信、QQ和短信,为雨声淅沥的洪水扰动心烦,寒暄问候与关切思念,纠缠着的亲情濡沫与朋友情怀,将自己居住小城的朋友圈,几乎问询了解了个遍,小灾受了一些,安全健康无恙,幸福美好长在。

  无可厚非,夜更黑更喑,雨又开始淅沥弥漫,毛毛细雨,绸密紧凑,狂洒猛泻,不大一会,一身一脸,全为水渍浸染,我与妻赶快撑开雨伞,护着小孙,无暇顾及眼前景致,逃也似地向家匆赶,刚打开家门,听到身后的窗外,大雨滂沱,雨声如潮,噼噼啪啪,雨泻水流汪洋一片。

  好揪心的雨啊!你真背时倒灶,像个收人命的一年。俗话说“沾八不利”,果不其然。2008,汶川地震,波及太宽;而今2018,暴雨连绵,泥石流、滑坡、山洪、水灾泛滥。我喟然长叹,辗转难眠,倒在床上,翻来覆去,诅咒不断:连绵不停的雨哟,你真烦恼了整个夏天,令铭刻的记忆,在娓娓道来,飘呀飘地,让我渐渐进入梦幻……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觑觑窗外,唉声长叹,真无办法,天空的雨儿,依旧下得酣畅,下得自在,下得安然,它才不管地球上万物死活,自顾自地恣意弄波,潇洒把玩。

  无言以对结局,我默然无语!只能两眼紧盯窗外,那个雨幕迷朦世界,一脸茫然,仅能苦吟文字,字斟句酌,慨叹咀嚼……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加入兰草地


发布主题

在线排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友链申请|签约NJ|格律检测|应聘编辑|在线留言|兰草地 ( 皖ICP备11020556号 )

GMT+8, 2018-8-21 02:19 , Processed in 0.221760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Copyright © 2008-2013 Design: Comiis.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