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订阅

小说故事

摸罗拐
摸罗拐
螺拐是个神马东东?以至于要在它前面冠以“摸”这一动词?    前一个问题,我可以用几个字极简练地回答您:此乃湖南方言,人的脚踝是也。摸螺拐,现如今成了该方言区人们对阿谀奉承之举的代称。其实,初始意义并 ...
分类:    2018-8-17 10:43
校花
校花
  星期六一早,利平把车开到楼下,打电话催促我出发。老天爷很理解我们,特别关照,连曰的阴雨终于停住,久违的太阳出来了,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这次我们选择到底洞镇,有一个叫光明的同学住在那里,同学会上,他说 ...
分类:    2018-8-16 21:26
于是,在那个秋天我们说了再见
于是,在那个秋天我们说了再见
  在严鸿飞的记忆里那是一个非常寒冷的秋天,北方的秋天从来也不会如此,隔三岔五的下着雨,就算不下雨的日子到处也都是阴郁潮湿的。然而就在那么个晴空万里的日子,她和他说了再见之后转身而去。在他面前她从未如 ...
分类:    2018-8-16 21:24
你若余生,无孔不入
你若余生,无孔不入
  你若余生,无孔不入  ——二十年无望的等待  我与他其实并不很熟,只是为了一点事要去找他,就托了朋友带我去他家。  他事业有成,想象中他应该住花园别墅的,却不料,去时才知道,他住在老街区的老式筒子 ...
分类:    2018-8-16 21:23
恋爱中的女孩哪个不傻
恋爱中的女孩哪个不傻
  小礼堂的公开课  傍晚,朱捏捏经过食堂,发现门口贴着一张告示:今晚八点,健美操班在小礼堂上理论公开课。  朱捏捏一阵雀跃,她决定早早去小礼堂占个位置,在神奇的健美操理论世界里做个精神SPA,带着一身 ...
分类:    2018-8-16 21:21
大勇历险记
(一)    很早很早以前,关内某地,一片茂密的原始林。林边,有一间虽很简陋却能避风雨的小草屋,室内别无长物,几件简单陈旧的家什却摆放有序,一尘不染。    男主人早就闯关东去了,因有些文化,从给大户人 ...
分类:    2018-8-9 20:14
蚊精奇遇记
  楔子   我是一只蚊子,但又不是一只蚊子。我不像你们人类说话那样有逻辑性,嗡嗡乱叫的语言本身就带有太多的“蚊性”而非“人性”。不过为了让你们这些人中的”文族“(也不知怎么一来,我的下意识居然把你 ...
分类:    2018-8-3 11:26
白杨树下(下)
三   在眼下这个清明时节,我重返了第二故乡,径直来到了几十年前的那条路,那条白杨树掩映的土路。  路已不复旧时颜,不是死胡同了,水泥代替了土坷垃,可路边白杨们卫士般列队的阵势一如当年。那时候我和紫玉 ...
分类:    2018-7-26 12:00
白杨树下(上)
一   白杨树下我和你牵着夕阳,  给无垠田野剪裁羽衣霓裳。  当月色镀亮脉脉交融的眼眸,  两颗心跳出来共飞絮飘扬。   这是咱当年的歌,严格些说,不是纯原创,是改编。改编了电影《冰山上的来客》那首 ...
分类:    2018-7-26 12:00
赴一场白雪的约会
一    晨,好亮,好晃眼。    没拉窗帘睡觉的祖一之被银白的亮光晃醒。遂一脚踢开被子,一个鲤鱼打挺蹦跶起来。推窗望去,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尽收眼底。哇塞,下雪了!老天你可真能哪!就一个夜晚的时间,你苦 ...
分类:    2018-7-19 20:25
玩转三球
一    亿万斯年之前,宇宙一派迷蒙,大大小小明明暗暗有光无光的粒粒星球如没头苍蝇一般在无边无际的混沌天际乱窜。宇宙之神宙斯应运而生,横空出世,呼啦啦拉起一支几乎无所不能的神灵部队,重新安排星座位置, ...
分类:    2018-7-16 19:21
在路上,老妪絮叨着
在路上,老妪絮叨着
  别别别,别弄脏了你老的手,别劳累了你老身子骨!俺说老同志,你老自个儿歇着去,就不麻烦你当老雷锋了。俺三轮车上这点菜,这个坡,俺这把老骨头推起来就没几斤几两。不费一点劲,这日子如何打发哦?   哦 ...
分类:    2018-7-16 19:19
站立的骑士风度
站立的骑士风度
那天我一挤上地铁,就无可退却地加入了沙丁鱼大族。试探着做蚁速般挪动,力争一块稍宽松些的立足之地,目光尽可能绕过方寸之处遮着挡着抑或朝你贴过来的眼睛鼻子头发下巴之类,以便不那么“审挤疲劳”而连累我心劳。 ...
分类:    2018-7-12 20:48
与你倾心相遇,是尘世最美的缘
与你倾心相遇,是尘世最美的缘
  【一】  是谁,拨动爱的心弦,在红尘中深情弹唱?弹唱一曲世界千万里,我只奔赴你;是谁,拾起爱的勇气,在岁月里激情绽放?谱写一首流光旖旎,花开花落皆成诗;是谁,舞动爱的旋律,在天地间痴情起舞,舞一世 ...
分类:    2018-6-23 22:41
天边的你
天边的你
  王硕悠闲地观赏着清水江中的往来船只和两岸高楼,突然,一个姑娘怯怯地走近了他。   姑娘大约十八九岁,身穿素花连衣裙,肩上背着一只小挎包,拖着两条乌亮的辫子。皮肤白白净净,眼珠微黄,高高的鼻梁,五官 ...
分类:    2018-6-10 21:24

相关分类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