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订阅

小说故事

连发响屁凤迁叔
【原作】连发响屁凤迁叔(短篇小说) —————————————————————————————————— 作者// - (一) 我所知道的凤迁叔,就是在桂西北南盘江边的旧州村三中队插队务农的时候 ...
分类:    2018-1-8 11:30
没遇见你,该怎么幸福
没遇见你,该怎么幸福
  世界是如此的美丽,但是,没遇见你,该怎么幸福?所有的美丽,如没遇见你,都没了薄幸。      ——题记      (一)红尘      等待,红尘里透白如雪的一段曼妙时光。      漫卷西风,暗 ...
分类:    2017-12-29 20:22
一半晚安
一半晚安
  “安。”看着飞廉发过来的淡墨色问候,紫彤对着深蓝的电脑屏幕轻轻地笑了,心想真好,他一直都在。赶紧把手里的苹果放下,迅速地打下“晚安”以示回应,这一天又圆满结束了。躺在床上紫彤心里有些许的不安,可是 ...
分类:    2017-12-28 15:54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14)
 14   庞晓东把从赵四羊肉馆带回来的羊肉汤,搁小砂锅里加热至滚沸,放少许的盐末,停顿片刻放入蒜黄和芫荽,香味随即四溢。她看着父亲细啜,心思重新回到苏大可的所谓的“槐香居”。此处旧宅,的确是祝老憨当 ...
分类:    2017-11-25 20:22
你不优秀,认识谁都没用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也许因为这句话,许多人总不忘到处留电话,要电话。曾几何时,不少人把要到牛人的电话或合影当成炫耀的资本。    不禁想起10多年前的一次,我偶然接触到某“大人物”,交流甚欢 ...
分类:    2017-11-9 21:58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13)
 13   苏大可喊母亲喊娘,打小就喊娘。苏大可想叫他娘跟着他去开封,任凭他说的天花乱坠,他娘还是不松口,高低就不去,说是一个人过独了,甜咸都趁好。苏大可说:“你不去我也不去,守着你。”他娘说:“巴不 ...
分类:    2017-11-6 16:11
辛夷花尽
  1、   宣和十五年,华祥国新一任国主登基,大赦天下,举国欢庆。可是其中有两个人不高兴,而且是很不高兴。但是他们依然笑得异常灿烂,说着“恭喜恭喜”“同喜同喜”的客套话。一个自然是作为附属国质子的 ...
分类:    2017-11-3 16:47
爆米不开花
爆米不开花
  夏芷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纪墨染的时间、地点,这两年来每当孤单的时候,她就会拿出那个四叶草挂坠,一个人呆呆地看,看着看着就笑了。那一天阳光很暴躁,周围的一切了无生气的怂拉着,可是夏芷忽略了周围的 ...
分类:    2017-10-30 21:27
姑奶奶的故事
姑奶奶的故事
作者:梅青姑奶奶是爷爷的亲三姐,她那健硕的体格,让人丝毫感觉不到半点儿女人的温婉之气,她那浓密的黑发常常拢在脑后面,实实地挽了个发髻,特别是那根长长的木杆烟袋,经常托在手掌里,虽说她粗眉大眼的倒也不是 ...
分类:    2017-10-28 17:56
悲剧,源于“三赎基督”
悲剧,源于“三赎基督”
大年三十除夕夜来临了,转瞬间,此起彼伏的爆竹声一浪接一浪响起,震撼着整个山沟沟,数不尽的烟花弹争先恐后地冲向夜空,那五颜六色的炫光将本身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空装扮的五彩缤纷,给这个寂静许久的小山村带来 ...
分类:    2017-10-26 16:03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12)
 12  苏大可一觉睡到自然醒,长长身,筋骨似乎咯嘣咯嘣响,再长长,还响,再长,复归静寂。苏大可笑了,笑一会儿,想起昨晚的门卫老门,又笑。  昨晚来公司,老门喊苏大可坐会儿,说是有话给他说。老门小五十, ...
分类:    2017-10-26 11:54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11)
 11   花椒给苏大可打电话的时候,苏大可才从一个即将竣工的小区里出来,天也擦黑了,刚坐进车子里准备回公司。   本来,事情的进展顺风顺水,似乎已无悬念。豫达重工集团的股东,同意了樊总裁将其股权转 ...
分类:    2017-10-24 14:46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10)
 10   故事继续无波无澜地铺开着,极少扣人心弦的情节和吸引眼球的看点。平淡是一条主线,缝缝补补着日子的方方面面。惬意是本色的升华版,有的人有,有的人无,无论有无,都会有灵与肉的搏击和面对。看得见的 ...
分类:    2017-10-23 16:14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9)
  9   婚姻是一册作业本,聪明的女人总是十分珍惜那些日子一样的空格,讲究笔划顺序,横,竖,撇,捺,全是遵守着习字的规矩。特立独行的女人,有时候执意扔掉章法的束缚,顺应自己的内心,挥洒自如,酣畅淋漓 ...
分类:    2017-10-23 16:14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8)
  8   搦脖害事件后,苏大可去了一趟毛乌素沙漠。沙漠的软,令苏大可为之惊叹,一脚踩下去,若有若无,力度越大,陷入越深。巨大的天赐温柔,试图软禁徒步者的锋芒和锐气。往深处行走,他发觉自己的事情,搁 ...
分类:    2017-10-21 10:42

相关分类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