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订阅

小说故事

闭眼恐惧症
  1.  默然身着蓝白相间的病服静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金光洒进病房,在地上印下了一块明亮的金黄色,初春的暖光刺过依旧微凉的空气,给人一种寂寞的荒凉感。护士小姐细心地将饭一口口喂进默然的嘴中。默然什么也 ...
分类:    2020-9-2 19:31
那年的青春旋律
  2015年是特别的一年,我刚好18,同时,又面对着高考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但,更加重要的是当时的5班,当时5班中学习小组第9组的我们,在高三冲刺阶段中一起奋斗的我们。    一    娇娇是高中三年里 ...
分类:    2020-9-2 19:11
愿我如星君如月
只是一次简单的整理房间。 故月翻箱倒柜时,无意捞出那条字迹斑驳的围巾。上面,中学毕业时的同学签名已经有些模糊。故月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到一个名字上,歪歪扭扭地写着“沈星”,后面的括号还特意标明“同桌” ...
分类:    2020-9-2 19:09
梁瞎子的故事
  出渭南城区沿渭阳公路北行,过了柳园村向东有个村子,叫梁张。它包括六个小自然村:梁南(老庄)、梁西(新庄)、梁北(张家)、郭家、武家和吉寨。周围人称郭武梁张村。老人传下来说,梁张村民也是由山西大槐树 ...
分类:    2020-9-2 18:49
二喜进城
一   老赵头今天闲来无事,又在村头侍弄起他的三弦来。   一条板凳,一把三弦,便是人生最大的乐趣。   “说起南乡道南乡   南乡有一个赵家庄   赵家庄住着一个赵大娘   老伴早早把命丧   赵大娘生下 ...
分类:    2020-9-2 18:49
算黄算割小记
  这里要说的“算黄算割”,不是那个天上飞的咕咕鸣叫、催人抓紧收获粮食的布谷鸟,而是一个人的绰号,这个人叫仵明。  仵明原本在一单位干事,吃的是皇粮,旱涝保收,出入人前,令村人仰视。由于年轻气盛,平日 ...
分类:    2020-9-2 18:48
杂种的村庄
  一   我又梦见了老屋。   梦中,老屋是那么清晰又模糊。它孤零零地座落在大山中间。靠北的一间土屋坍塌了一半,一根檩子斜挂着,黑漆漆的外皮,像是被山里的时间用墨涂了个遍,透着腐木的气息。那根大 ...
分类:    2020-6-24 10:55
夜袭
包住一头一脸,只露出一双瞳仁俩鼻孔,全身上下裹着同夜色一样漆黑的装束,一动不动匍匐成黑乎乎夜景的一个组成部分。    我们先锋连一字长蛇阵卧在敌哨位视线与探照灯死角的悬崖下,崖上是敌军据守的一夫当关万 ...
分类:    2020-5-25 16:46
找朋友的傻子
  他是我家的邻村,和我年龄相仿。他的爸爸天生的畸形,像个矮小的独峰驼般,一辈子没有抬起过头。在那个贫乏而又激情高昂的年代,论家庭成分还是身体状况,他的爸爸几乎是结不了婚的。不过因为我家这里是保定市的 ...
分类:    2020-5-17 20:01
亲人最远的距离
中午十一点多,在红星路的红星小学门口的对面马路上,在三人合抱的槐树下的路边,一个穿着黑色短袖背心的男人蹲在那里有一阵子了,他的旁边放着一辆飞鸽牌的二八式自行车。车的后座上一边一个竹筐,红艳艳的大枣里夹 ...
分类:    2020-4-23 18:00
罩饼小店
  东西宽阔的马路,南北略窄的大街,十字路口的崭新红绿灯不在发挥功能,十字中心的矮矮的太阳能发出略带灰暗的红绿黄,东西路的路北,是市重点高中和气派的建行大楼,在往北是一栋栋的高层和或高雅或典雅的明亮干 ...
分类:    2020-4-16 07:34
司机小张
  睡梦中的我,被旁边轻微的响动弄的有点清醒,眼睛没有睁开鼻子先恢复意识,闻到的是家具的清新和被面棉花的混合味道,有意识的深深吸一下,味道里又混合了女人体香的温暖,我结婚了!幸福的感觉带来精力瞬间的充 ...
分类:    2020-4-12 16:11
天桥下的烟雾
  因为三十年的相识、十三年的等待、将近一年的苦苦找寻,琴儿和大俊终于见面了。    见面,只是因为他们心里还存放着一个将近三十年的美梦和奢望!见面,只是想解开心里那个难以放下的结!见面,更是因为彼此 ...
分类:    2020-2-29 12:08
色财两空
  被称为安义帅哥的林卫是个不争气的男人,在上海做铝合金赚了一点小钱后,不懂得做大做强,发展自己的产业,开始迷恋外面灯红酒绿的生活,见色动心,并先后与4个在上海打工的外地女子有染。    与他在安义老 ...
分类:    2020-2-29 12:06
讲狠的乡下剃头佬
  清晨,石板街铺满曙光,两边纷纷敞开门面,鸟雀在山墙的飞檐上脆脆的鸣叫,十里八乡的蔬菜水灵灵的、嫩油油的,坐着车子来赶集,翡翠似的包心白菜在女人挽着的篮子里炫耀清秀,一清二白的葱枕着肥大的冬瓜卧在颤 ...
分类:    2020-2-29 1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