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挚爱亲情

挚爱亲情

  • 梅雨轻扬忆箫声
  • 梅雨轻扬忆箫声
  •   梅雨季节的江南似乎是有点儿压抑的感觉。空气和四周显得潮湿、灰暗,心里总觉得有点不爽。如果不注意防潮,家里不仅衣物要发霉,而且其他的东西一不小心也会发霉长菌,而且做什么事都打不起精神来,生活中的许多 ...
  • 2013-6-21 09:03
  • 岁月印记:父亲的白发
  • 记得美术家罗立中描摹的《父亲》油画曾经在全世界引起了强烈的轰动,油画《父亲》它刻画了一位饱经沧桑、历经生活艰辛、任劳任怨的黄河滩上的父亲形象,它是一位老黄牛式中国父亲的典型代表,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庞上布 ...
  • 2013-6-16 10:21
  •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双
  •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双
  •   妈妈和云姨是中学好友。她未婚先孕,又遭遗弃,生我时躲在租来的地下室。待云姨找来,立时被她的大出血震骇。她拼尽最后一口气,把我托付给云姨。  安葬了妈妈,云姨抱着我,回到家乡小城做了名小学教师。   ...
  • 2013-5-5 22:56
  • 心之依,梦之舞
  • 心之依,梦之舞
  •   冬日的暖阳,温润地照射在茫茫郊野,给略显荒芜的大地披上一层金色柔和的面纱。透过车窗,极目远遥,天地相接,莽莽苍苍。一种由来已久的心驰神往,伴着生命节拍的律动,随着温温血脉的肆意涌动回旋,泛滥成一丝 ...
  • 2013-4-7 17:04
  • 那盏不灭的渔火
  • 那盏不灭的渔火
  •   打记事起,那盏渔火就一直照耀着我,温暖着我。至今,仍常常亮起在我的梦里。  即使是在寒冬,只要那盏渔火出现,我的心也会倍感温暖。那盏渔火的主人是一个老汉,一个与我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渔翁。  祖母三 ...
  • 2013-4-3 20:26
  • 阿婆,您是个高贵的女人
  •   阿婆,您走后已是第几个清明了?每逢此时,我的心便怅然,哀思切切。往事历历在目,您高洁的面容,与众不同的大家闺秀气质,始终在我的心里清晰地播放着。  您是个苦命的女人,十岁就做了别人家的童养媳,三十 ...
  • 2013-4-3 20:25
  • 人面桃花
  • 人面桃花
  •   知道你在挣扎,苦苦的在挣扎,挣扎着想解脱这凛冽的蹂躏。你知道吗?我也在苦苦的等待;如海洋等待河流、湖泊、小溪、暗河的汇入,才有春天的惊涛骇浪。看着你在凛冽中紫色的踌躇困顿在寒流中,你没有落寞残缺, ...
  • 2013-4-1 16:46
  • 直教生死相许
  •   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我独自一人倚在门前,看着那皓月当空,树下月影斑驳,微风徐徐,不免让我有些睹物思人。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心中苦酸,竟一时忍不住的泪流不止。  曾经的那个夜晚也和今晚一样,宁静美丽, ...
  • 2013-3-15 21:39
  • 看乡野那一抹温情
  •   北方的秋日,总是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在盛夏的最后一抹阳光之后悄然来到,浸湿的地面上,随处可以碰触到凋零的叶子,无论是花瓣还是树叶都透着时光的痕迹,那残败的纹理之间写满了季节的萧瑟。这样的日子里,往 ...
  • 2013-3-4 16:21
  • 恋爱吧,女儿
  • 恋爱吧,女儿
  •   不知不觉,你就到了恋爱季节。  整个假期,你都宅在家里。从谈话中,我知道,你还没有恋爱,你最大的顾虑就是,怕嫁到天涯海角,将来无法照顾我们。  作为父亲,面对“初长成”的女儿,心情有时有些复杂。既 ...
  • 2013-3-2 11:42
  • 烤地瓜的父亲
  • 烤地瓜的父亲
  •   在卫校门前有一个烤地瓜的老人,春夏秋冬,狂风骤雨,几十年如一日,一出校门就能看到他佝偻的身影。那是我的父亲。  在我四岁的时候,母亲跟着一个货车司机跑了。自那之后,母亲销声匿迹,我们父女相依为命。 ...
  • 2013-3-2 11:33
  • 捧不起沉甸甸的亲情
  • 捧不起沉甸甸的亲情
  •   我去了一趟奈何桥。  奈何桥对面的风景很妖艳,很迷人,很有魔力!  奈何桥对面未必都是凄惨、诡异、恐怖!  我站在奈何桥上,并非是要等三年,等我的至爱真情,而是阎罗君嘲笑我,一介书生,一生清贫,一 ...
  • 2013-2-25 11:07
  • 永远不变的年味
  • 永远不变的年味
  •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恋家的人,但是身为长女,从小到大,我都知道自己对家庭负有责任。尤其是现在,父母年龄一年年大了,平时节假日,我可以找各种借口不回去,但是对于一年一度的春节,没有特殊原因,无论要坐 ...
  • 2013-2-22 21:52
  • 爱,是一种疼
  •   细雨,无声无息,如丝般,柔柔地密密地织。空气里,到处弥漫着蓬勃清润的气息。  目光一直与雨纠缠,以致,枯坐很久,却无一字落墨。  我怎么写他呢?他很普通,普通到就像一滴雨,无论是渗进土里,还是飘在 ...
  • 2013-2-7 09:59
  • 我的暖,我的禅
  •   母亲是秋天走的,秋天来时,我总想起她。想起她秀弱的背影,想起她走路软软的样儿。    夜寂静无声,月半弯。我枯坐着搜肠刮肚的想她叮咛过我什么话,比如我苦口婆心叮咛我的瞳儿“要成才要大气要长成铿锵有 ...
  • 2013-2-2 12:0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