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美文 文化艺术 查看内容

张学良终身之恨:我的一生是被日本人毁了

2017-8-11 16:56| 推荐: admin| 查看: 1243| 评论: 0


  原标题:张学良终身之恨:我的一生是被日本人毁了



  中国在日本侵华的14年间,有两件事让人觉得最窝囊,其中一件就是几十万全副武装的东北大汉拱手让出了白山黑水。
  不用再细说“九一八事变”的过程了。由于日本蓄谋已久的周密策划和东北军执行不抵抗政策的双重原因,3000万东北人民顷刻沦为亡国奴,真是一夜之间,两世为人。“事变”第二天,日军侵占了整个沈阳;4个多月内,12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日本国土3倍多的东三省全部沦陷!
  东北军的表现实在让人难以恭维。这支兵力强大、粮饷充足、装备精良的军队,愣让只有自己兵力十分之一的小日本打得个七零八落。尤其是驻扎在北大营的张学良最精锐部队——东北陆军独立第七旅,万把人,步枪、机枪、大炮一应俱全,战斗力最强,号称东北军的“王牌”,“事变”当夜,让五六百人的日军追着打得丢盔卸甲。有的连队虽进入了战斗岗位,可是一道道不抵抗的命令,让官兵又回到了床上。日本兵冲进营房,中国兵赤手空拳,有的夺门而走,有的越窗而逃。最可怜的是来不及逃跑躲到床下的,几乎全部被日本兵用机枪扫射而死。
  后来,北大营终于传出了枪声,那是因为一些东北军眼瞧着自己的弟兄被日本鬼子追着打杀,忍无可忍,开始还击。
  第二天凌晨5点多钟,北大营残部将营房后墙推倒,撤出。东北军成了散兵游勇,部分就地解散,部分撤入关内。据说,流亡的东北军一路唱着悲凉的歌:“大炮响连天……当兵的真可怜……”
  北大营,这座两代“东北王”苦心经营多年的军营,转眼间土崩瓦解了,随之一起灰飞烟灭的还有当时中国最稀有的一个军种——张学良的空军部队,那是中国最强大的一支空军。飞机场、军工厂、无数设备和银行等,都成了日本人的囊中之物。
  若按当时一些国民政府军政官员的说法,“尚可一战”的东北军真的反击了,历史将会怎样?张学良的命运又将会怎样?
  9月19日,关东军占领了帅府,所有财产被日本人掠去。据查,帅府的6个金库被打开。位于帅府东墙外的边业银行更是被洗劫一空。张家用几个樟木箱子收藏的唐伯虎等名人的字画,全部被日军从边业银行劫走……
  这只是可以估算出来的张学良在东北的经济损失,丢掉的几十万军队、国内最强的空军、完备的兵工厂、制炮厂……尤其是中国最肥沃的土地、3000万国民,才是他无法计算的最大的损失。
  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担任过张作霖的顾问,与张学良私交甚好。“事变”后,他将张家的家具物品等装了10车皮,给张学良运到了北平。
  张学良拒不接受。他对本庄繁说:“你要是不把这些东西拿回去,我在火车站都烧了,与你脸面不好看。要拿我自己会拿,我用不着你送,你这是羞辱我。你要还,还给我东北三省!”于是,这些物品又被运回了山海关,散失殆尽。
  “九一八事变”的发生,令张学良的地位大受影响。在国人的交相指责下,他既羞愧又悔恨。对于他和他的东北军来说,似乎没有一件事比一雪国耻、“打回老家去”更重要的了。这使发生在1936年的那次著名的“兵谏”成为了可能。
  从风风雨雨中走过的张学良,一辈子操着一口浓重的东北口音。90岁时,他说:“我自己的一生是被日本人毁了……日本军人疯狂到那样,不但对中国人,对他们本国的元老重臣都敢杀。我在想,日本这个国家在经历了那次世界大战后,能像现在这样的存在,这是日本的幸运。这个国家军人这样疯狂,没有亡国,真是上帝的恩典。”

  原标题:张学良终身之恨:我的一生是被日本人毁了
  相关新闻:
  张学良传奇一生中的经典镜头 19岁青涩戎装照
  西安事变,又称“双十二事变”,是当时任职西北“剿匪”副总司令、东北军领袖张学良和当时任职国民革命军第十七路总指挥、西北军领袖杨虎城於1936年12月12日,在西安发动的直接军事监禁事件,扣留了当时任职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和西北“剿匪”总司令的蒋中正,目的是“停止剿共,改组政府,出兵抗日”,西安事变最终以蒋中正被迫接受停止剿共一致抗日的主张,导致了第二次国共合作而和平解决。
  本图集特别选摘了张学良101年风雨人生中的经典镜头,以此来缅怀张学良先生。张学良,人称“少帅”,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的长子,另外他风流倜傥,是民国四大美男子之一。曾发动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周恩来对其评价是:“民族英雄、千古功臣”。



  1919年时的张学良,十九岁,东北讲武堂第一期学员
  “东北讲武堂”是东北地区历史最久,培养干部最多的军事机构。东北讲武堂初称东三省讲武堂,张学良主政时期改名为东北讲武堂。作为奉系军阀的军官学校,奉系军队的高、中级军官基本都经过它的培训。它在提高奉军的战斗力,促进奉系军阀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起过重要的作用,在中国的军校史上也非常着名,与云南讲武堂、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以及后来的黄埔军官学校并列为当时中国的四大军官学校。

  原标题:张学良终身之恨:我的一生是被日本人毁了



  1924年时张学良任讲武堂监督



  1927年时的张学良戎装照
  1927年3月,张学良率三、四方面军到河南与北伐军对抗。5月,在河南和北伐军作战失败,率军北撤。6月18日,张作霖在北京成立安国军政府。张学良授陆军上将军衔。




  1928年,张学良带孝检阅部队
  1928年6月4日,张学良父亲张作霖在沈阳附近的皇姑屯被日本关东军谋害。6月18日,张学良微服返奉。19日任奉天军务督办。21日公布张作霖死讯,开始发丧。7月2日,东三省议会一致推举张学良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兼奉天省保安司令,3日,就任本兼各职。7月底,东北海军总司令部成立,张学良任东北海军总司令。12月29日,宣布东三省易帜,与南京政府实行统一合作,被国民政府任命为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奉军结束,东北军诞生。




  28岁时张学良戎装照



  东北易帜时的张学良



  1929年的张学良
  1929年7月,张学良欲取消苏联在东北的特权,查封哈尔滨苏联商业机构,开始着手收回中东铁路。8月14日,斯大林命令苏联军队沿中东路一线向东北进攻,张学良领导的东北军败给苏军。张学良被迫在伯力签订议定书,恢复苏联在中东铁路的特权。

  原标题:张学良终身之恨:我的一生是被日本人毁了



  中东路事件旧照



  1930年张学良与蒋介石
  1930年,任国民政府国防委员会委员和东北交通大学校长、复州煤矿股东。11月,赴南京列席国民党三届四中全会,受到隆重欢迎。同月24日,任国民政府委员和中央政治会议委员。







  原标题:张学良终身之恨:我的一生是被日本人毁了



  1930年,(左至右)张学良、宋霭龄、於凤至、宋美龄、蒋介石



  1932年,张学良与国联调查团,正中是於凤至,右二是顾维钧的夫人



  “九一八”事件后被日军占据的张学良官邸



  武昌任职期间的张学良
  1934年3月1日,在武昌就任“豫鄂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职,代行总司令职责。

  原标题:张学良终身之恨:我的一生是被日本人毁了



  1935年秋,张学良率东北军入驻陕甘。杨虎城希望与张学良联合抗日。图为张学良(前右)入陕时杨虎城(前左)前往机场迎候,一起步出候机室



  1936年,任职西北剿匪副总司令、东北军领袖张学良和任职国民革命军第十七路总指挥、西北军领袖杨虎城於12月12日在西安扣留了蒋介石,目的是“停止剿共,改组政府,出兵抗日”,史称西安事变。西安事变最终以蒋介石被迫接受停止剿共一致抗日的主张,导致了第二次国共合作而和平解决。



  张学良与杨虎城



  图为蒋介石到达西安时,张学良、杨虎城前往迎接。左起:蒋介石、杨虎城、邵力子(陕西省政府主席)、张学良。

  原标题:张学良终身之恨:我的一生是被日本人毁了



  蒋介石(右)到西安督战(左:张学良 中:杨虎城)



  张学良与杨虎城陪同蒋介石在西安视察



  西北文化日报关於“西安事变”的报道



  在"西安事变"中被张学良、杨虎城扣押的南京政府军政大员们,左三为蒋百里。

  原标题:张学良终身之恨:我的一生是被日本人毁了



  1947年,张学良与赵一荻初到台湾。
  1936年的西安事变影响巨大。和平解决后,张学良亲自送蒋介石回南京,被交高等军法会审,判刑10年。后张学良又被特赦,被交军委“严加管束”,从此开始了他的幽禁岁月。
  1946年11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和赵一荻被秘密从重庆转移到了台湾,自此进入了更秘密的幽禁,先是在新竹县井上温泉,后於1949年2月2日凌晨3点,张学良又被突然转移到高雄,秘密藏在寿山要塞的兵舍中。1950年1月,张学良又搬回井上温泉,从此开始了长达十余年的井上幽禁岁月。



  张学良(左)和赵四小姐在新竹。



  幽禁中的张学良、赵一荻与看守们合影



  晚年张学良
  1959年,蒋介石下令解除对张学良的管束。1964年,64岁的张学良与53岁的赵一荻正式结婚。他们经过20多年与世隔绝、相依为命的生活后,在台北杭州南路美国人吉米·爱尔窦的家中举行婚礼。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