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收起左侧

[百味人生]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 第五章放跑红军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3-14 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兰草地  

x
      1934年冬天,红军长征到了贵州遵义,休整了几天,就走了。其中一部分红军路过叶成德的家乡:遵义松林镇牛蹄场,被地方军阀袭击。一部分红军被抓,一部分突围出去了。由于地方军阀要去追赶红军,而还要把被抓的红军送到遵义县城,就人手不够,只好让当地保长在当地人家找了一些身强力壮的青年,把被抓的红军官兵押到遵义。20岁健壮的农家青年叶成德被找了去。他模样非常的俊逸。
    这是1934 年11月中的一天。灰白色的天空略带一些阴。在山路上,在山顶坡边和四周都是生长着青黑茂盛的树林。令人新奇的是:虽然已经是冬日了,由于贵州深山里的树和叶草还是无人涉足的地方。在偏僻深山茂密的树林里,还是灰阴中透出绿叶青青的生气。一条山道的两侧道边生长着一长片繁茂略干枯黄中带绿的野草,小道延伸到山的拐弯过去。此时,在静静的山路上,没有风,空气冷冷阴阴的,令人还是有些微微冷得发抖。20岁的青年叶成德和一些被找来青年一起,正在押着十多个被抓的红军。
他们准备把这些红军押到还有走两天才到的贵州遵义。
“哎呀,我想解手!”有个红军,看上去多大的有近30岁,模样老气。他走的慢,好像步子迈不开,有一种想走,而走不了的感觉。好像,他有伤似的。而走在前面一小段山道上的叶成德就停步。转回脸问:
“你要撒尿?”
“嗯。”
非常仁厚、心肠好的叶成德就马上往前较快走几步,到还在往前缓步走着的保长身边。而保长听有人要解手,却显得无动于衷。
“保长,那个人说他要解手。”叶成德说。
保长站住,转头往后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就让他去解手吧。”叶成德好像挺为对方着想的。
“好吧。”保长说。
“这样吧,你们先走,我等他把手解完再跟上你们。”实诚的叶成德说。
“等会,要跟上来。”保长叮嘱一句,又对前面有些停下,以为保长有什么要说的押送红军的人说:“好了,继续往前走。”
保长随口吆喝道。然后,右手往前一挥。站着看的一些红军和押着他们的青年就走了。
于是,叶成德转过身,走到这个有些显得老气的红军身边,说:“你去解手吧。”
这红军却并没有马上要去解手的意向,而是把眼光向前面看了看,好像他更多是在看着前面人,希望他们马上走远不见似的。他等了会儿,看见这些人走过前面山道的拐角处去了,,这个红军才对叶成德说:
“老乡,我们是红军。是咱们穷人的队伍,不是土匪。你听说的红军是青面獠牙,共产共妻的话,都是反动军阀散布的谣言。”他的脸仁厚、诚挚、让叶成德感到这也不像军阀说的那样,红军是青面獠牙的黑鬼。可他,还是疑惑地说:“我觉得当兵的都是欺负我们穷人的。你看那些双枪兵(指的是贵州军阀王家烈的兵,一手拿烟杆,一手拿步枪)专门欺负我们干人(指穷人)。”
“老乡,”这红军进一步说,“我们红军跟那些旧军队并不一样,我们红军是专门为穷人打天下的,是不会欺负人,我们官兵平等。我知道你是干人,我们红军中有不少干人。我们红军是穷人军队,当然不会帮着军阀来欺负干人的。”
他说的耐心、坦诚,叶成德觉得他不像是坏人。
“这样吧,你把我放了,我把身上的棉衣送跟你。”这个红军以为送点东西,可能面前的这青年会好点。刚一说完,他马上脱下棉大衣,利落地塞在叶成德的手里。拿着他棉衣的叶成德感到棉衣实妥妥的,非常沉,棉衣有些破烂。
这红军看到他似乎在犹豫,加紧说:“我是红军中管帐的,这衣服里有不少大洋,只有你放我走,就拿去。”
叶成德想到:看来这红军不像土匪,是红军。可我跟他又没有仇,我为什么要为了保长得罪红军呢?我拿了人家的大洋,他回去又怎么向红军交代呢?如果,不放他,他会被押到遵义县城,还要受罪。人家是父母养的,我叶成德不能干缺德的事。不,我不能这样做。想到这里,豪爽正直的叶成德说道:
“好,你走吧!”
这老红军战士听到他这句话,他看到面前这个青年人不错,是一个诚实的人。
“你走这条路,往山里走,往北就是你们跑掉的红军方向的路。“叶成德说。
“那你怎么办?”这老红军还是为面前这个要放自己走的叶成德着想问。
“你别管我。”说到这里,叶成德转身走开了。好像他有把握似的……
    两个月后,已经是1936年1月中旬了。
    叶成德在家里耕田。自从把红军放走后,也没有什么事发生。渐渐地,他已经不把这事放在心里并忘了,还是在家里做他的农活。
这时,他用粗大的右手紧攥着耕犁,左手拿着一根棍子,前面是一头硕壮的牛,时不时发出牟牟的声音,温顺地向前,往耕成一竖竖露出在田里混浊水上的褐土色水亮亮的土。时不时,他还用小棍子轻轻打一下背上又脏的牛背,于是,牛就走得快点了。一直插在水里的牛耕立刻从它尖尖的两侧不断翻起带水的褐黑色泥土和溅在叶成德的小腿上。
看到这情景,叶成德是那样愉快!他一心就想过那种平稳勤劳,有老婆,有儿女的好日子,心里都充满对未来的向往。
“叶成德,你好大的胆子,敢放跑红匪!”叶成德在这样的思绪里,非常专注地掌握着牛耕,指挥着一身脏的温顺的牛朝东侧的田边走去。梁保长到了田上面的土地上,兴师问罪地喊。
正在埋头的更加专心干自己活的叶成德忽然听到梁保长的声音,就抬起头,看见:两个保丁在他左边田上的土地上站着。他立刻意识到:自己这事被发觉了。他想道:一旦被他们抓住,就会以私通红军的罪名被处死。想到这里,他立刻打定主意:逃离这里。
就故意显得有些无奈说:
“保长,这不能怪我,是他自己跑的,我追不上他。”
“我看就是你放跑的。”梁保长就是认定是叶成德放跑的。用手指了一下叶成德。
“我真的没有。”
“你有没有等我把你送到遵义杨旅长那里,就知道了。”
“这有什么,去就去。”叶成德故意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必须逃走,叶成德再次想到:被他们抓住,否则,就完了。于是,他停止耕田,又若无其事抬起头说:“梁保长,你等我一下,我就上来。”好像他要跟一个熟人去耍似的。
这时,他还真没有想起该怎样逃,心里立刻紧张起来。他在心理提醒自己:别慌,慢慢来。他又往田坎上看了一眼,看到两个保丁和梁保长如堵着门把守着般站在那里,仿佛等他上去就动手抓他似的。他立刻把眼光收回来,这时,他又紧张了,他好像感到对方已经看出他要跑的迹象,就眨了眨眼睛,低头往下看,看到了:捆在牛耕上的木杠。
他想到:就用木杠对付他们。这样想他才没有这样紧张。于是,他弯下腰,把木杠从铧口解下来,就朝田坎上走去,上了田坎,突然抡起木杠,向梁保长打下去,并立刻听到了梁保长“哎哟”喊了一声。他看到:梁保长的手被打折,两个保丁看见叶成德凶狠地把保长打倒在地,吓得往身后跑,还虚张声势喊道:
“叶成德,你龟儿子反了,你等着!”就跑了。
叶成德立刻丢下木扛,向山里跑去。他明白:家里是不可能回去了,只能连累父母。他觉得只能远走他乡。
  他就走了几天,一路要饭到了四川自贡,并在那里,找零工干。每天下苦力,扛沉重的盐巴,如扛了一块大石头。又吃不饱,工钱又少。之后一些日子,与陈长根、陶奇是非常好的工友。他们相互帮助,白天干活,晚上,一起做饭,聊谈,尽管干活十分的苦,他们还是过来了。就这样,在那里做了一年多的零工,实在干不下去了。1937年春,他们实在干不下去了,回家又不可能了,在犹豫彷徨中,听说,红军在陕北扩红招兵,而在这里,吃不饱,工钱又少,活十分的沉重又劳累,实在过不下去了,决定去陕北。听说红军是穷人的队伍,再说,当兵吃粮,当了兵就有人管饭。
于是叶成德、陈长根、陶奇和一些人去了陕北,当了八路军。正直豪爽的叶成德,后来,作战非常的勇敢、机智,五年后,从班长到现在的八路军127团12团五连七排排长。受到同志们的喜欢,还有八路军团长陈汉生也喜欢他。

+10
发表于 2017-3-14 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7-3-14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3-14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17-3-14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
发表于 2017-3-14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发表于 2017-3-14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17-3-14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3-14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优美,拜读
发表于 2017-3-14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赏读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兰草地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