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收起左侧

[百味人生]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 第六章和战士们在一起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4-20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兰草地  

x
  叶排长讲完了自己的故事,大家都多有感触的。

  “排长,要不是你遇到这事,这时,你还在贵州老家,过清闲的日子。”25岁的老八路军战士胡广海说,也感慨道。

  叶排长眨了下他的明亮眼睛,不禁在心里感叹:自己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一不干坏事,对乡亲们又好,因放跑了红军,被保长逼成这样,看来,这年月,想过安稳的日子,是不可能了。他回答:

  “是啊,这人很奇怪,你想过安心的日子,世道又反着来,偏偏让你过不顺心,你看,我就没有办法了,走上了打小日本的道路。”说道这里,叶排长把嘴里的牙齿轻轻一咬,略往上抬起他英气清瘦略长的脸来,又说:

  “我呢,走上这条抗日打小鬼子的路,也不后悔。哪天在战场上被打死了,也就算了。打日本鬼子能打多久就打,死了活着值得了!”说道这里,叶排长厚道的脸淡淡笑了下,他已经把打仗的事看成是一件普通的事,不再觉得难受不安。

  这时,脸有些方,黑里透红,声音大,仿佛有吼人的感觉,鼻子有些塌,一对扁平的黑乎乎的鼻孔;身子壮实,一串黝黑的胡子下一张大嘴,爱把右手有意无意放在腰间的宽皮带上,食指和拇指本能地扣在皮带里,坐在他身边的27岁的老八路军战士吕子清。他心情温和,27岁,一双眼睛看上厚道,目光明亮。尽管胡广海把自己的左脚俏皮地放在他吕子清的右腿上,脾气温顺的吕子清也不介意。

  这时,站在他俩跟前性子急,有时暴脾气已发还打人的仗义、心地善良,一脸络腮胡子的26岁的陶奇,他双手正规地垂放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军衣下的大腿上,听得津津有味。而左手搭在陶奇右肩上,是把左脚略踮起在地上靠在自己腿上的、爱说爱笑、闲时散漫打仗十分认真的狄四先。

  坐在床上右边的是:几乎把一个身子都靠在一个战士肩上的爱和自己班长、排长等对嘴的不正经,逗弄人的赵钱多。战士喊他:找钱多。

  这时,胡广海摸着自己被马灯照亮的皮带上的肚皮,说:“排长,我怎么感觉肚皮有些饿了。”

  “你这么吃得,连肚皮都吃肥了,还没有吃饱呀!”赵钱多问。

  “吃的是菜,又没有肉,就是再吃几碗,还不是过不了三四个小时,就饿了。哎,要一个月才吃上肉。只是吃肉,我才不容易饿。”胡广海看起来,是有点饿。

  “你这么吃得,我怀疑你到部队上来不是要打小鬼子的,是来混饭吃的。”狄四先笑道。

  “我没有打鬼子吗?你看我那次缺席了,四先,你忘了,在奇庄、汉王山、六里庄,我打死了不少的鬼子。”

  陶奇嘴巴里就发出啧啧的声音,好像在说:这些小战绩还拿出来吹。就望着胡广海,说:“老胡,我们排里,只有打死了十多鬼子才可以拿出来说。”

  “你规定的吗?”胡广海略抬起他有抵触情绪的方脸歪着看了陶奇的脸问。

  陶奇厚着脸,右手竖起拇指往他立刻挺起的厚实丰满的胸部指了指,说:“我说的。”

  “你说不起作用,你连班长都不是。”胡广海讥讽。

  “你敢说老子当不了班长。”陶奇硬着脸嚷嚷道。多一会插不上嘴的赵钱多,笑嘻嘻讥讽喊道:

  “排长,陶奇什么时候当班长!”

  战士们噗嗤笑起来。

  “找钱多,你跟老子小心点。”陶奇满脸通红,被这么多战士嘲笑。

  “排长,你看嘛,我就说了这一句,陶大哥就要我命。我不在这一班呆了,你把我调到二班柳班长那里去。”赵钱多从床上起来,走到站在大家跟前的叶排长,装起一副好像委屈的模样,半笑不笑说。

  叶排长知道他们是说笑,就不回答这个话题。问:“胡广海,你饿了?”

  “是呀。”

  “那好,我到伙房去问老赵,还有没有吃的。”叶排长说,就走了出来,走过从房里的窗口的煤油灯光斜斜照射在他身上的同样方向的黑越越的过道上。这时,身后还在传来了战士们的闲散的说笑声。除了这以外,就是非常寂静的夜色。叶排长顺便看了一下地坝外的黑黑的破旧围墙,还有不太高的围墙上面那广大的像帷幔般的温和一色的夏夜。不由感到:要是现在没有战争,没有日本鬼子,是多么好啊!于是叶排长就情不自禁地站住,看了会这静如心怡,深沉幽远的夏夜。这时,略带微热的夜风吹来让他感到清悦愉快,叶排长站了会,就到战士们营房侧面的炊事班去了。

  到了炊事房里,看到了30岁的炊事班长坐在摆着很多大白菜和红薯靠墙的木板旁的一根木凳上抽烟。

  “老李!”叶排长走近他招呼脸上有皱纹的、非常瘦的炊事班长老李的身边。

  听到是叶排长喊自己,性情慈祥善良的老李马上从板凳上站了起来。“排长,你有什么事?”

  “还有吃的吗?”

  “有些煮熟的红薯,本来是明天早晨战士出发时吃的。”

  “胡广海他们饿了,我拿跟他们吃。”叶排长说。

  然后,老李就走到灶台上,把放在上面一盆红薯端给叶排长,然后,叶排长对他说:“老李,明天早晨天不亮,战士就出发了,你尽量做些好吃的。”

  “排长,只有做窝窝头了。”

  对于八路军来说,吃窝窝头就是不错的伙食了。叶排长非常清楚:明天的一场仗又会使一些战士走了,就回不来了。他希望老李做好吃的也是不愿意亏待自己的战士。


+10
发表于 2017-4-20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拜读了
发表于 2017-4-20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了,
发表于 2017-4-20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朋友
发表于 2017-4-20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才华
发表于 2017-4-20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发表于 2017-4-20 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赞!
发表于 2017-4-20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17-4-20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谢谢分享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兰草地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