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收起左侧

[乡野风情] 二侉子和他的女人们(第三章)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6-27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兰草地  

x
timg.jpg

  第三章:甘苦与共中的忘年恋

  一

  那年夏天,他们船上发生了两件大事,先是红丫头不慎掉到河里险些淹死,后来二侉子又摔伤了腰。

  红丫头落水的那一次,是一个刚下过了一场雷雨的傍晚,那天他们船上刚卸完货,乘着落潮时的顺水将船往外河放。空船走顺水是最省力的,其实就是常说的顺流而下。不过船的舵子不大好掌握,都是二侉子亲自掌舵,红丫头站船头拿靠球,遇到即将与来船碰擦时,就用靠球去隔一下。那回,来船是一条三四十吨的大船,船上装满了货,扯着蓬帆,行的是逆水顺风。相向而行的两条船,一个是顺水,一个是顺风,速度都挺快。碰擦发生时,红丫头没来得及拿靠球去隔,就从高高的船头上摔下了河。二侉子一见就慌了神,他知道红丫头不会水,这下子要出大事了。他随即将将舵子一板,将船搁上了岸边的浅滩,纵身一跃,下河救人。此时,河面上看不到一点落水人的影子,人一掉下子一次也去没冒上来,二侉子只好跟着水流搜索前进,看到河面有气泡时就一个猛子扎下去。一会儿就向下游漂了100多米远,正当二侉子已经精疲力尽时,他忽然看到了前面水下有一团黑影,他猛地扑过去,一把抓到了一条辫子,谢天谢地,终于逮到她了。因为水流太急,二侉子已经没有力气将她拖向河边了,只是随着流水往下飘,他努力将她的的头部托出水面,发现她好像并没有大口地喘气,分明已经窒息。幸好那条碰撞他们的大船上人赶到了,那条船的船尾挂了一条小木划子,划子上的两个人一人抓住他们的一只手,努力将他们拖到河滩上。此时,红丫头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大船上的那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好像对抢救溺水人很有经验,他先将红丫头的肚子搁在一块大石头上,从口鼻中排出了许多积水,然后又将她身子放平挤压胸部进行人工呼吸,一会儿又命令手足无措的二侉子对她进行口对口的人工呼吸。对此,二侉子一窍不通,那个人却很沉着,对他说:“你别慌,掉下去就这么长的时间,肯定能救得过来,你对着她的嘴,听我指挥,叫你吸气你就吸叫你吹气你就吹。”果然不出所料,没过多一会儿,红丫头的呼吸功能在二侉子的引领下慢慢地恢复过来了。于是两条船上的人才都松了一口气。那人告诉二侉子,三年前他的婆娘也发生了一次这样的事,落水的时间还比今天要长一些,是一个正好经过事故现场的赤脚医生用这种方法救了她。

  他们惊魂甫定后,大船上的人要给他一百元钱,说是贴补一点损失,二侉子没肯要他的,他说:“本来就是‘行船走马三分命’,你又不是有意要撞我,再说,人不曾有事,船又没撞破,顶多耽误几天工夫,你船上有货,你走吧。”后来,他们将空船停在一个小镇上歇了五六天才重新启航。期间,那条大船在返航经过那里时,还停下来过了一宿,那个中年男人姓花,也是苏北邻县这边过去的,谈起来还是老乡。晚上,那条船上烧了半锅子肉,一定要他们两口子(人家是这么认为的,他们也没否认)过去喝酒,老花挺能喝,一并白酒他一个人干掉大半,二侉子也能喝一点,以前人家砌屋上梁时总要弄点酒招待工匠。上船后就不曾喝过。今晚高兴,也喝了有二两多,两个婆娘一点儿没喝。大船上的婆娘叫红女,听说比她男的小好几岁,因为结婚早,大女儿已经出了嫁,还有一个儿子在苏北家里上中学,由爷爷奶奶带着。吃饭间,红女绘声绘色地告诉红丫头那天落水抢救的全过程,此前二侉子没跟她说过,只是说因为老花有经验才救活了她。她听后想了很多,想到如果不是他拚了命的救她,此刻她的尸首正在运往苏北的途中。如今他跟她还亲过嘴,她又欠了他一条命,这个二侉子怕的是甩也甩不掉了。就是我不想害他,可能命里注定还是要害他。

  老花还告诉二侉子,他正准备在上海郊区开办一家砂石场,已经与当地谈好了租借场地的事,到时他要将这条船卖掉,并说:“如果你有心要,可以便宜一点卖给你,钱一时凑不全也不要紧,你以后直接到山上装砂子、碎石给我,在运费中慢慢扣,等过些日子,我再帮你在船上装一台机器,那样的话四五天能装一趟,比用你这样的小船零打碎敲的能多赚好几倍的钱。我看你这人可靠,想跟你合作,也想帮你,我出来也不过才三年多,是在家中跟队长打了一次恶架,才气得逃出来的,那家伙五十多岁了,一脸的大麻子,还老是想打红女的歪主意,动不动就在田里跟她摸手摸脚地说下流话,我就狠狠地揍了他一顿就跑出来了。”

  后来二侉子还听他说,他们出来时船更小,只有12吨的载重量,这条船才换了两年不到。看得出来,他这几年赚得不少。二侉子就顺势跟他说:“花大哥能帮我自然求之不得,只是我们出来还不到一年,还没赚到多少钱。”老花就说:“没事,我这条船也值不了几个钱,再说你那条小船还能卖一些钱。你们还先这样做着,等我那边落实好了就写信通知你们过去,后来二侉子就给了他一个通信地址,老花看了就说:”那个砂石场的老板我认得,我也常在那边装货。”他们就这样说定了,二侉子和红丫头都觉得挺兴奋。想不到因为一场祸事还逢凶化吉遇到好人。

  二

  老花的船开走后,他们也接着做原来的小本生意,过了两个多月没听到那边有信过来,二侉子就想到,可能那天是老花说的酒话,红丫头就说:“不像是说的酒话,因为他也需要你帮他的忙,可能是那边遇到什么麻烦。”不管如何,他们都要做好原来的生意,弄船的人小船换大船是必然趋势,只是早晚的事。必须尽可能地积累一些资本。目前就是苦一点,收入也挺可观。最辛苦的还是卸货,只要人家有要求,他们都会替人家挑。有时为了赶潮水,还要起早带晚。二侉子就是在卸货时卸得太急才摔伤了的。

  那天,满满的一船碎石必须在晚饭前卸完,因为如果赶不上晚上落潮时将船放出去,就要多耽误一天时间。堆货的地方离船不远,只在几十米的距离,只是秋天的河水水位低,挑板上的坡度很陡,不大好挑。如果红丫头能帮着挑一些,晚饭前是完全能挑上去的,以前他们挑过。可偏偏那天红丫头第一担就崴了脚,一步也跑不起来,只好挨着疼在船上装担子,由二侉子一个人挑。虽然已经是秋天了,但那天还特别热,他心急,老是嫌红丫头担子装得不满,碎石不比砂子,不好装,铁锨很难插得进去,尤其是到了舱底,装筐的人站在舱下面,没一点风,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二侉子干脆脱掉了褂子赤膊上阵,头上戴一顶草帽,下身只穿了件短裤。快要结束时,意外发生了,因为出汗太多,挑板上被汗水淋湿了,扁担又在肩膀上打滑,他一不小心,连人带担子从挑板上摔下了河滩,腰部正好搁在下面的一块大石头上,人就躺在河滩上爬不起来了。后来,还是货主叫来了好几个人才将他抬上船的。

  他被抬上船后,觉得腰部不能动弹,一动就剌骨的疼。他知道自己是闪了腰,不会有什么大事,歇一两天就能好。哪晓得到晚上突然发起了高烧,红丫头只好一瘸一跛地上岸请当地村里的赤脚医生。那个村医也是个女的,比红丫头还显得年轻些,医生说,看症状是出汗太多中了暑,我先给他打一针,如果不能退烧的话就要马上送到镇里的卫生院去。幸好,到了下半夜,没那么烧得厉害了,红丫头才稍稍宽了心,要不,她没法将他弄到镇上去,船是没法行过去,那时大多数村子又都没通公路。第二天早上又请那个医生打了一针,医生告诉她,邻村有一个会专治跌打损伤的老中医,最好是请他过来将他的腰和你的脚一起看一下,你的脚没什么大问题,你男人的腰看起来还挺严重,说不定还要上医院。那个老中医的村子离这里有五六里路,后来还是正在砌房子的货主找了个人走过去将他请过来的。老中医是个有了把岁数的人,留着一把花白的胡子,看起来很有两下子,红丫头的脚,他只是摸了一下就说,好了,果然站起来就不那么疼了。

  接着就轮到给二侉子看腰了,老先生先是用手在他的腰部探摸,并不停的询问哪儿疼得厉害,哪儿不疼,完了他对红丫头说:“你男人可不是简单的闪了腰,他腰部的骨节儿滑下来了,掉下了好几个‘算盘珠儿’,等会儿我给他推拿复位,估计还必须在床上躺些日子才能下床。替二侉子腰椎复位颇费了一番周折,折腾了半天,老先生弄得气喘吁吁,二侉子疼得直冒汗。临走时丢下了几张膏药,只收了她三块钱。后来船在那个村子停了七八天,一开始二侉子连翻身都很困难,而且有时还发低烧,昏昏沉沉的,不想吃茶饭。好在村里的那个赤脚医生人很好,一早一晚的,就是不请她也会跑上船问问情况,送点对症的药,给红丫头宽宽心。

  这些天,二侉子一直躺在船艄后的房舱里。那天他被七手八脚地抬上船时就不由自主地被放在红丫头睡的那张铺上,他们就这样在那间鸽子笼似的房舱里过了七八天既尴尬而又顺理成章的日子。第一夜,二侉子哼声不绝,红丫头彻夜未眠。她先是打了一桶水给他擦了身子,他一身的汗水和泥垢已经将铺上席子弄得面目全非,红丫头爱干净,此前,铺上摊的凉席算得上是一尘不染。二侉子身上只穿了件短裤,如何将那块部位也擦一遍再换上干净的短裤,让红丫头有些犯难。二侉子又坚持要自己擦,红丫头就挤了条毛巾给他,自己转过了身子。后来折腾了好一会儿都没能将短裤换下来,他的腰里好像灌了铅,屁股抬不起来,后来还是红丫头横下了一条心帮他换的,换前,还半闭着眼睛,将那块禁区里也擦了一遍。接着又将铺上的泥垢与污渍擦掉。做过了这一切,红丫头才顾到将自己也打扫清理一下,他们从家里带了一个圆木盆出来,那是红丫头娘家的陪嫁,她换了一桶清水倒进去,跟二侉子说:“你先闭上眼歇会儿,我要洗澡了。”洗时她回头偷眼看他,他倒挺听话,眼睛闭得紧紧地像是在熟睡。她想,他就是此时将眼睛睁开她也无所谓了。形势在一步步地变化,她那道人为设置的防线已经不堪一击了。心里只是在默念,人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其它的都好说。

  三

  第二天,经过了老中医推拿复位后,疼痛明显减轻,只是有时还有点低烧。那天下午下了一阵雨,原先像蒸笼似的房舱里顿时觉得凉爽了许多。二侉子挣扎着想起床,要红丫头扶他上船头密封舱。他说:“你昨夜没睡成,今夜让你好好地睡一觉。”红丫头就说:“你千万别动,我可没本事把你扶过去,再说那里面也根本热得没法住人,我没事,有办法睡。”后来她将密封舱里的那一条小席子拿了过来,摊在床前的舱板上,然后就脚对着床侧身躺了下来,一会儿就睡着了。

  船舱外雨过天晴,皎洁的月光从小窗中射进房舱。躺在床上的二侉子没一点儿睡意,不知道是因为正发着低烧还是月光下的睡美人搅得他心神不宁?下半夜,红丫头起身小解,用的仍是当年娘家的陪嫁,一个漆着荸荠漆的木质小马子。急促的水流撞击着桶底,发出一阵阵欢快的声音。二侉子想,或许这场病还是一件好事,自从上次红丫头落水被救后,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近了,到了这两天更像是名符其实的一家人了。

  他们就这样相敬如宾地又过了五六天的好日子,这几天是二侉子从未体验过的好时光,虽然记得当年妈妈还在时也是这样的无微不至,但那时日子过得太艰难了,没什么好吃的,而这几天,身边的这个女人变着花样地做好的给他吃。头两天他坐不起来,是侧身躺着由红丫头喂他的,她给他擦身子拿尿盆就像照顾自己亲生儿子一样地无所顾忌。后来,二侉子渐渐地有了食欲,觉得他的腰好像一天比一天地见好,不用红丫头搀扶也能慢慢地从船艄走到船头。一天晚上,他提出要“搬家”到密封舱中去睡,他说:

  “我还是睡船头上去,在这里让你挺不方便。”

  红丫头说:“你那腰眼还不灵便,没法在舱洞中钻进钻出,等好利索了你要过去我不拦你,现在不行,你可千万别又弄出病来。什么方便不方便的,这几天不是也过来了吗?你睡你的我睡我的不也挺好?你放心,我不会把你吃掉。”说这话时好像还带着一丝幽怨,她心里想,既然都这样了,你如果还是个男人,也到了该表现表现的时候了。

  那晚,二侉子一定要红丫头睡床上,他睡舱板上。红丫头笑着说:“也好,我服侍了你几天,你也服侍我一些日子。”半夜时分,红丫头下床小解,二侉子四仰八叉地占满了床前的空舱板,她只好轻轻地搬了一下他的一条腿,腾出了一块放小马子的地方。此时,红丫头在窗外探进来的月光下看到了二侉子的秘密,他穿的那件惟一的短裤被顶得像一座帐蓬。她完事后,不知道是从哪来的一股勇气,竟然用一只脚对着那座帐蓬顶不轻不重地踢了一下。她哪里料到,那不经意间的一踢却改变了一段历史的进程,瞬间捅破了隔在他们之间的那层窗户纸。她的那只脚立刻就被一双大手紧紧地握住再也收不回来了。随即,那双大手一用力,她就跌坐到了二侉子的身边,整个身子又顺势倒进了他的怀中。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无须赘述了,干柴遇到烈火,其结果可想而知。其实,二侉子在红丫头下床搬他腿子的时候就醒了,她小解时弄出来的哗哗水声已经让他欲火如焚了,他觉得他的控制力也已经到了极限,他已经下定了决心,等她完事后就翻身上床,和她来个一次了断。他感觉到了她的那一踢其中包含着的美好信息,于是便本能地一触即发,将她拖进怀中。

  二侉子醒来时天己快要大亮了,晨曦透进小窗,照着舱里的无限春光,红丫头玉体横陈一丝不挂地依偎在他的身边,仍在熟睡。夜里她被二侉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折腾得精疲力尽,此刻正沉浸在无边的幸福中。让她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是,原以为这个初尝禁果的毛头小伙子需要她作一番导引,哪晓得他竟然像个情场老手似的无师自通。让二侉子也觉得有点神奇的是,那么大的运动量,他的腰一点也没觉得有疼痛的感觉。他又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双乳,那对乳房圆滑而紧致,毫不张扬地挺立在胸前,还有那平坦的小腹和恰到好处的翘臀,一点也不像是哺育过两个孩子的母亲。他又一次将她轻轻地揽入怀中,轻吻着她的嘴唇,胯间的那话又情不自禁地顶住了她的小腹。她醒了,先是嘴里的舌头动了动,一会儿两条舌头就纠缠到一起。她怜爱地抚摸着二侉子坚实的胸肌说:“怎么啦,腰不疼了?”说得声音极低而模糊不清,因为她的舌头还在二侉子嘴里。“想不到一点没觉得疼。”二侉子一边含糊不清地答她,一边又腾出手来揉捏着她的翘臀。当他将她重新拨弄得仰面朝天时,她本能地张开了双腿,将女人的隐秘毫无顾忌地呈现在二侉子面前……直到阳光已经晒到了屁股,他们还有点意犹未尽,他们都太饥渴了,这么长时间朝夕相对,能守到现在,恐怕不是常人能做得到的。

  四

  当他们又将船开航到原先在那里装货的砂石场时。就听到场上的老板说:“这么长时间不来,我还当你回了苏北呢。不过你这次不必装货了。前几天老花到处找你,说要把他的大船换给你,说是跟你谈好了的,叫你立即赶到他那里去。”接着还热心地告诉他那个场地的地址,从哪一条河过去。

  老花的那个新开办的砂石场离这里也不远,更靠近上海市区,附近有个小镇,市里有公交车通到那里。正好碰到了半天的顺风,他们当晚就摸到了那里。老花见他说:“十多天前就写信过去了,不见你回信,我又亲自乘车去了一趟又没找到你,你这些日子躲哪儿去了?我将那条船搬空了等你来,有几个人要跟我买,我都没松口,因为我答应过把你的。”二侉子告诉他,也没上那儿去,就是在下面害了场病,一听到信就赶过来了。

  场地虽然是新开的,但看起来规模还不小,在一条大河边上租了当地生产队的五亩地,搭了四五间简易的房子,河边上有一条安装在船上的吊机,正在将大船上的砂石向岸上吊运,岸上高高地堆着各种规格的砂、石,不时有从市区过来的卡车前来装货。老花告诉他:“现在是刚开,虽然生意挺忙,但利润还不是很大,因为资金太紧了,吊机和卡车都不是自己的,要让人家赚不少钱走,正在想请人担保借几万元货款,将设备置全了,利润就可观了。”二侉子听后说:“你现在资金这么紧,我又拿不出钱来帮你,再欠着你的船钱,叫我怎么过意得去?”老花就说:“这个你就别考虑得太多了,那条船现在也值不了多少钱,再说,你将小船卖掉还能给我一点钱,你再替我到山那边去装货,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不欠我的钱了,到时我再替你请人把船装上机器,几天就能跑一个来回,你就等着数钱吧。”

  后来,老花很慷慨地将那条船只作价了五千元转给了二侉子,船上只搬走了些生活用品,所有的行船工具和房舱里的床铺全留了下来,按照惯例,船上的跳板没给留下,“卖船不卖跳”这是弄船人的规矩(据说是连跳板都卖掉了以后就没路走了)。他们搬上大船的那天,二侉子特意买了二斤“刀头”(一块肉)和一些香纸爆仗敬了菩萨。晚上,红丫头在大船上烧了几个菜请老花夫妇喝酒。大船艄舱棚子里有老花留下的锅腔和煤球炉子,还有小饭桌小板凳,敞棚的四周的挂帘放下来后就像是一个断风断雨的小房间。中间就是房舱的出口。因为图凉快,他们没将布帘子放下来,又因为怕晚上蚊子多,太阳没落时就开始喝起来了。老规矩,老花一个人将一瓶白酒喝掉有七两,二侉子陪着也喝了有二两多,两个婆娘只是象征性地喝了点儿。晚饭后,红丫头拿出了船上仅有的两千元钱,说就只能先给这么多,等花大哥替他们将小船卖掉再说。老花先收了他们一千五,说留一些作生活费。山上那边装货不要他船上出本钱,由老花跟人家结算。

  夜里,二侉子夫妇第一次睡进了大船的房舱,船大,房舱的空间也大,面积差不多是那条小船的两倍,还高一些。因为窗户大,里面也不像小船那么闷热。两个人并头睡在那张大床上,让他们更加有了一种新婚的感觉,自然免不了要做一番夫妻之间的那种神圣的功课。泊在他们旁边的是一条100吨的大船,船上装了机器,那一对中年夫妻是安徽人,男的姓彭。满船的碎石已经吊装得快要到舱底。到了深夜了,那条船上的房舱里动静还挺大,红丫头告诉二侉子,她白天看到那条船的男人老在舱里睡觉,就好奇地问那个女的:“你家老板,怎么这么能睡?”那个女的红着脸有点无奈地跟红丫头说:“有吊机卸货,他没事做,不睡干什么?你别看他日里像个病人,夜里可凶了,不折腾到半夜都不肯让人睡觉。”二侉子就说:“等我们船上也装上机器,那头等机器上货,这头等机器卸货,行船又不要出力气,我也天天把你折腾到半夜,到时你可别嫌烦啊。”“你瞎说,这事只能当菜吃,哪能当饭,你不要命了?”红丫头一边擂着他的胸部,一边告诫他说。正说着,二侉子的手又伸到了她的胸前,说:“管它当饭当菜,反正我还要吃一回你。”接下来这条船上的动静也大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他们起来烧早饭时,隔壁船上的老彭也早早起来了,船上没多少货了,他今天也要做开航的准备。两个男人见了面相视一笑,心里都在说,这家伙顶多只睡了三四个小时的觉。二侉子顺便问了他一句:“我想向彭大哥打听个事,你船上的机器装掉多少钱?”老彭告诉他说:“我这是在舱底装的柴油机加推进器,总共装掉七八千元钱,你现在如果想装的话,已经不需要装这种老式的推进嚣了,现在有人发明了一种轻型的小马力柴油机,直接连着挂桨装在船尾上,只要两千多元就能装一台,像你这么大的船有一台就够了。”二侉子听了心里就有了底,他想尽快地装上一台那样的机器,他现在靠自航,人吃苦不算,装一趟货要化两倍的天数,如果遇到阴雨天或者是大顶风,船在路上几天不开航也不稀奇。他们那天早早地就开了船,行的是顺风逆水,走到下午时分,老彭的那条船就从后面赶上来了,老彭说是吃过中饭才起航的。他们看到掌舵的老彭坐在一张高脚凳子上,翘着二郎腿,嘴里还衔着一支香烟,他的婆娘穿着一件桔红色的救生背心坐在船头上织线衣。没过多一会儿,船就消失在前面的河道中了。


+12
发表于 2017-6-27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7-6-27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拜读!
发表于 2017-6-27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了,
发表于 2017-6-27 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发表于 2017-6-27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欣赏!
发表于 2017-6-27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
发表于 2017-6-27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给个赞!
发表于 2017-6-27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拜读。
发表于 2017-6-28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欣赏文采!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兰草地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