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收起左侧

[乡野风情] 二侉子和他的女人们(第十一章)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7-23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兰草地  

x
  第十一章:一家人上海团聚
  
  一
  
  一年一度的春节又到了,春福决定放二十天的年假。这些民营企业,平时对法定假日不是太上规矩,过春节会一次性地补回来。再说,建筑工地上全是五湖四海的农民工,春节后那里也迟迟开不了工,他们这些材料供应商也没什么生意做。
  
  到了腊月二十八,场上就没几个人了,几条大船都回了苏北过年,计划节后安排他们从那边带红砖过来。除了春福夫妇,只有文涛还没走,他是因为等文英,那个单位上班要上到二十八晚上,而且走得晚些还能搭老板的顺便车。
  
  春福和采莲这几天特别忙,他们要尽可能地将货款在年关前追讨回来。因为春节后有一段时间不大方便跟人家要钱。他们往年追债曾经一直追到大年夜。今年他说,追到二十八晚上,追不回来就算了,二十九一定动身回家。
  
  他们动身回来的那天早上,顾阿姨的那个大女婿过来了,说好了是请他在节日期间看管场了的。车子是文涛开的,春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没多会儿就打起了瞌睡,这一年,家里家外发生了许多事情,现在终于将一切都安排好,可以静下心来歇几天了。采莲和文英在后排叽叽叽咕咕地说悄悄话,文英想请采莲也为她当一回伴娘,婚礼的日子定在正月初五,这边已定下在初三补请庄客,时间上不冲突,于是就允了她,初四将车子开过去,正好将车子借给文涛娶亲。他们两个庄子离得不远,而且都通了公路,这几年,乡下人也学着赶时髦,通了公路的村子都是风风光光地开着彩车带新娘。因为东西带得多,他们只好先将文涛和文英分别送到自己的家,然后再由采莲将车子折返回大王庄。
  
  他们刚进了别墅院落,红丫头娘儿三个就围上来搬东西。采莲没看到婆奶奶,说问:“婆奶奶呢?她不是能走了吗?”红丫头就告诉他们说:“婆奶奶去了孔家舍,你舅舅二十六就带着全家从江西回来了。”这么多年了,春福与这个大舅子(现在应该叫舅舅了)只见过一面,还是那年红丫头的老爸去世,他一个人匆忙地回来过一次,以后就不曾回来过。他在那边一口气生了三男两女五个孩子,日子过得很拮据,当年为了活命去了那个地方,现在家乡反而比那里显得更富足。尽管如此,他们也回不来了,他们已经在那边生了根,还指望着到了退休年龄能拿到一点农业工人的退休工资。
  
  楼上的那个大房间已经装扮一新,床上换了全新的铺盖,连窗户上的大红喜字都贴上了。楼底下原来空着的房间里也搁了铺,红丫头说:“这几天你们先睡在下面,等初三请过客放过炮仗才能上新房里睡,也要有个新鲜气候。”春福无所谓,采莲不愿意,她说:“妈妈也真是的,婚早结过了,请客不过是补课,我可不同意再当一回新娘。怪难为情的。”说着就要春福把东西往楼上搬。春福正愣着不知道听哪一个的,红丫头就让了步,说:“好吧,你们搬,我不问,随你们。”
  
  年三十的那天上午,采莲又开车带春福去了一趟孔家舍,送了一些节礼给舅舅婆奶奶,顺便约他们初三过来参加他们补办的婚宴。见他们一起去了,婆奶奶高兴得眉花眼笑的,舅舅跟春福说了好些感激的话,说妈妈是白养他了,多亏了你们照顾妈妈这么多年。过了年后他准备将妈妈带到江西去住些日子,如果身体好,就暂时不回来了。
  
  初二下午,负责承办家宴的几个人就运来了桌、凳、炉子和餐具。那个领头的厨师把所需要的食材也一并带过来了,春福跟他谈的是全包,除烟酒,包工包料每桌400元。这种标准在当时算是豪华了,如果主家自己买菜,另外再给办家宴的每桌三四十元钱,精打细算一点三百元也能办得20几道菜。晚上舅舅一家带着婆奶奶过来了七八个人,春福在庄上除了冬才一家和几个远本家,没什么亲戚,因此,晚饭只凑了三桌人。
  
  请客的那天,因为是补课,也没行什么仪式,只是放了许多炮仗。庄子不大,十多桌人基本达到每户一客。菜肴挺丰富,酒是喝的“剑南春”,那时每瓶一百多元的酒,乡里人是难得见到的,烟是发的软“玉溪”,那时20多元一盒的烟也算得上是顶级了。庄上人在一饱口福的同时都在心里感叹:这个二侉子真是好福分,先娶了老的,现在又搭上了个小的。
  
  年初四的那天下午,采莲开着车子去了文英家,走时还顺道将舅舅一家送回孔家舍,他们说收拾一下就要回江西。明天是文英出嫁的日子,她这个伴娘今晚要在文英娘家陪她过一宿,明天参加完婚礼,后天才能将车子开回来。
  
  晚上,仁山仁海两兄弟在春福房间里玩,红丫头将下面收拾好了也走了上来,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好像这个家庭在过去的一年内没发生过什么似的。后来,红丫头下楼休息了,并对两个儿子说:“时辰不早了,你们也回房睡觉,别缠着你爸了。”
  
  那晚夜深人静后,春福敲开了楼下红丫头的房门,红丫头明知故问地说:
  
  “这么晚了,你还来做什么?”
  
  春福笑着说:“你说做什么?我们不是还有个约定吗?”
  
  “原来你还当真了。”
  
  “当然,我相信你是不会骗我的。”他说着就抓住她伸出被子外面的手,她试图将手抽回去,但挣不开,她幽幽地说:
  
  “千万别把我说的话当真,要是今后采莲有了看法,我们的脸往哪儿搁?”
  
  “这个你就别担心了,这丫头一到家就没让我碰过她,说是“那个”来了,要我过来陪你,我知道她是哄我的,她的“那个”应该还没到日子。”
  
  她听了这话,又看到他只穿了套针织的棉毛衫裤就连忙说:“快上铺吧,别着了凉。”
  
  其实房间里并不冷,虽然外面北风呼啸,但室内开着空调,两个人心里又都有一团火在燃烧。他一上铺就迫不及待地将她娇小的身子搂在怀中,两根舌头瞬间也搅合到一起。他从她的口中品尝到一股熟悉的清香,显然她是刚刷过牙,她有这个习惯,春福最喜欢这种带着甜丝丝的香味。后来,在空调低沉的嗡嗡声中,他们缠绵了许久,重温了一回往昔的经典时光。
  
  二
  
  他们节后回上海时,仍然带着新婚的文涛两口子。后来没过多久,就发现采莲和文英都怀了孕。文涛仍在场上开吊机,为了方便文英上班,他们在镇上租了间房子搬到镇上去住了。每天早上文涛骑车过来上班,中午在场上吃一顿饭,晚上再骑回镇上去。有时候,工人都下班回了家,运货的船又没回来,场上显得很冷清,偌大的一片砂石场上只剩下春福和采莲两个人。如果他们去市里办事回来得晚,文涛只好留下来守场子,他的那间宿舍仍然为他留着。
  
  有一天,采莲跟春福商量说:“听说浦城新办了一所民办中学,不如下学期将仁山仁海带过来上初二,我们再在城里里买一套商品房,妈妈也就可以一起过来了。”
  
  那个叫浦城的县城离这里只有20多公里路,原来是江苏省的一个县,现在成了上海市的一个区。这几年,城市的规模在不断地膨胀,开发了许多新楼盘,房价也不算贵。听采莲这一说,春福觉得这计划可行,于是他就说:“只要将学校落实好,买套房并不难,县城里还有两家开发商与我们有业务往来。”
  
  过了些日子,听春福说,他已经与学校那边谈好了,秋季开学时过来插班读初二,只是将来高考时仍要回楚水参加统一考试。学校是全寄宿,只是学费也比公办中学高一些。采莲说:“如果县城房子来不及落实,妈妈他们也能先过来,先住在场上,到了周末我开车去带学生。春福说:“最好把房子也一并落实好,那样的话我们也就能一起住到城里去了,这边可以考虑将这个大房间作办公室,叫文涛住回来,把文英请过来负责办公室的日常事务,我们外面没事时白天也到这边来上班。”
  
  后来,他们买下了离那所学校不远的一套住宅,面积不小,有两个大房间和一个小房间,一家人基本可以安排下来。房价总值二十五万,那个开发商挺豪爽地说:“没事,你们先装修搬过来住,随便你先付多少钱,有帐以后再算,反正我还在用你们供应的材料。”春福确实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的钱,这几年花的钱不少,流动资金有些紧张。后来只付了六万元现金就将房子拿过来装修了。
  
  一转眼,学校就放了暑假。红丫头听到这消息时,起先觉得有些意外,她不想过来跟他们一起住,因为那样会很尴尬。她原来只是想安安心心地在家里服侍妈妈和两个儿子,儿子大了交给他们,她就在这幢别墅里养老。现在妈妈去了江西,儿子又要转学去上海,她没理由再一个人赖在家里了。后来她又想到采莲到秋后就要坐月子了,只有这样才能既照顾到儿子又能照顾到女儿。想到这里,她就只能配合他们,准备重返上海。临走前,他们将楼下的东西全部搬上了二楼,楼下腾出来请老支书老两口过来住,这样既可以有人照顾这所可能要长期没人居住的大房子,也能让老支书享受几年住别墅的好日子。后来老两口先后病逝,丧事都是在这所别墅里办的,春福也跟冬才弟兄们一起为老人披麻带孝,庄上人都说这个二侉子还真有良心。这是后话。
  
  浦城的那套房子位于三楼,有两个卫生间,春福小两口先搬进了其中一个带卫生间的大房间,隔壁那间同样大小的房间连着阳台,她们计划让红丫头住,仁山弟兄同住那个小一点的房间。红丫过去后说:“我不要那么大的房间,让他们弟兄俩住,我住小间,一个人,安逸。”
  
  因为离学校很近,仁山两弟兄没在学校寄宿,只是在食堂里吃一餐中午饭,因此,白天,楼上只有红丫头一个人,到了晚上才一家人济济一堂。有时,老花的货船回到场上,红丫头也会跟车子到场去玩一天,与红女和顾阿姨说些家常话。有一次,红女私下里跟她开起了玩笑,问她:“春福是不是还跟你好?”她回:“你瞎说你么?我现在可是他的丈母娘了。”红女就补上一句:“你就别瞒姐了,看你脸都红了,丈母娘怎么啦?这么年轻漂亮的丈母娘,又曾经是他的老相好,他怎么会舍得丢。”红丫头只好掩耳盗铃似的说:“真没有,别瞎猜。”说时脸上更加红得可爱了。
  
  对妈妈与春福那方面的关系,虽然采莲早就开了绿灯,但两个当事人却特别克制与谨慎。有几回夜里,采莲要春福去“陪陪妈妈。”,她笑着说:“你就认得我这个房间,怎么一次也没走错门?”春福只好对她苦笑着说:“你就别难为她了,这情况她是绝对不会肯做那事的。”尽管如此,他们也并不缺少在一起缠绵的机会,有时正好县城这边有事,采莲就对春福说:“你留在这里处理一下吧,我一个人去场上上班。”这就分明是让他们白天在家里享受一回二人世界,采莲清楚这个二侉子虽然生理上并不饥饿,但在感情上丢不开妈妈,而妈妈则既有感情方面的因素也有生理方面的因素。因此,采莲总是不露痕迹地为他们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他们每隔十天八天也会有一次死去活来的缠斗。
  
  三
  
  金秋十月,采莲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那时,计划生育抓得特别紧,但像他们这种情况,政策是允许再生一胎的,因为采莲是初婚,第一次生育。他们给女儿取了个名字叫彩云,乳名晓云。当上了姥姥的红丫头,成了最贴心的保姆。有一天,采莲问妈妈:“这丫头生得有些让人为难,你说将来云山云海是叫她妹妹呢还是叫她侄女儿?”红丫头说:“只能叫妹妹了,这样的话只是你提升了一级,我是两弟兄的生母,你就是他们的继母。”
  
  采莲想想又说:“这样不对吧?他们叫我姐姐叫晓云妹妹,我哪是升了一级,分明是跟晓云成了姐妹了。”
  
  “你这样说就更说不清了,你只要记住你既是仁山仁海的姐姐也是他们的继母,辈份就不复杂了。”
  
  那段时间,场上的生意出奇地忙,由于房价在持续上涨,开发商、包工头们个个都赚得盆满钵溢,作为上游产业的建材市场也被带动得更加红火。场上又增加了一个开吊机的年轻人,是当地村子里的。文涛成了专职驾驶员,有时春福和文涛出去有事,办公室里只剩下文英一个人,她挺着大肚子,听说也到了预产期。春福只好又将老花和红女临时调上岸。老花的儿子、媳妇挺能干,他的货船一到岸,就立即将他爸妈停在场上的空船开走,将满船留在场上卸货,货卸完了,他的那条满船又连夜开回来了。
  
  没过几天,文英就在镇上的卫生院里生下了一个儿子。第二天,文涛的爸妈就笑逐颜开地赶了过来。他们在镇上过了两宿后,说要回去收稻,那时还不曾有收割机,割稻全靠人工,这样一来,这边就没人服侍月子了,文涛如果不出门又没人开车子,后来只好与文涛爸妈商议,叫他爸爸一个人先回去,妈妈留下来服侍几天月子。后来,从卫生院回到场上,文涛妈妈又在这里过了十多天才走。春福和文涛出门时就将文英交给红女照顾。好在文英的身体恢复得很快,过了些日子,一切都能自理了。
  
  月子里,采莲的女儿可不大好带,那丫头白天睡死觉,夜里精神大,不让大人睡。采莲就跟春福商议:“要不,叫妈妈睡这边,你睡那边去,省得你天天睡不好,白天提不起精神来。”春福就说:“也好,就是让你们受累了。”本来是想照顾春福的,哪晓得头几晚他睡得更不好,原因是那个小房间里好像到处都是红丫头留下的气味。特别是一钻进被窝里,仿佛红丫头也睡在旁边,前些日子,他们一有机会都是在这张小床上重温旧情的。幸好,到了第四天晚上,采莲就跟妈妈说:
  
  “春福这几天瞌睡打盹的,你晓得是什么原因吗?”
  
  心知肚明的红丫头说:“我哪晓得什么原因。”
  
  “这个二侉子怕是想那个了,今天你过去睡吧。”
  
  “死丫头,你瞎说什么。”
  
  “妈妈你就别不好意思了,都是一家人,当初就说好了的,何必这样呢?”采莲说得很认真,红丫头就一时没话说了,采莲又笑着说:“走吧走吧,别磨蹭了,抓紧时间,我这边有事就叫你。”说到这里,红丫头只好红着脸出去,顺手替她带上房门。
  
  那边辗转反侧的春福正欲自行解决,突然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自然会有一番翻云覆雨。有了这公开的第一次,隔在他们三人之间的一层窗户纸就彻底地捅开了,这对前夫前妻也就放松了许多,后来在采莲的整个月子里,他们大多数夜里都心安理得地睡在一起,只是两个儿子被蒙在鼓里。直到采莲过了休战期,日子才又恢复常态。
  
  女儿满月的那天晚上,他们在城里一家饭店里请了两桌客,场上的几个人加上村里的干部和本城几个包工头都到了场。老彭的货船正好停在县城,听说是在人民医院为他那个胖小姨子引产。他小姨子原来是想留着生的,反正天高皇帝远安徽那边也管不到这里,她的儿子在爷爷奶奶那边她一年都难得见到一两回,她想再生一个。后来经不住姐姐、姐夫反复劝说还是决定放弃了,生下来麻烦太多,不光是计划生育上的事。
  
  晚上回来后,采莲正敞着怀给晓云喂奶,春福就带上房门看孩子喝奶,一只手就抓住了另一只大白奶子,笑着轻声地说:“满月了,我可以回来睡了吗?”采莲随即就将他的手移开了,她说:“急什么,才刚满月,起码还要再过把星期,反正又没耽误你什么事。”
  
  又过了几天,为了不再让老花停船照顾场子,春福和采莲就天天带着女儿到办公室上班,每天早上,文涛将车子从场上开过来带他们,春福和文涛出去办事时,场子上的事就由采莲打理,文英带着自己的儿子,正好可以帮助带采莲的女儿。
  
  四
  
  时光如白驹过隙,幸福忙碌的日子过起来更快,不知不觉间又过了十年。十年,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极细微的浪花,但对于人生却是一段漫长的时光,它足以使人世间产生万千变化。
  
  一辈了没离开过大王庄的老支书两口子先后病逝,寿数不算短,都活到八十多岁,老太太先走了一年多一点,随后老支书也就跟着走了。送走了老支书后,春福家的那幢大别墅只空了一年,冬才夫妇就搬了过去,其时冬才的儿子已经结婚多年,父子俩正酝酿着分家,已经60岁出了头的冬才老两口想住到原先老支书住的小屋里,春福就说:“反正别墅空着没人住,不如你们还住到那底层,我们偶尔回来时住楼上,也能帮我看看家。”冬才两口身体很好,支书也才卸任了二年,他们还种着六七亩田,其中大部分是他儿子、媳妇的承包田,儿子在镇上中学里做教师,是从师范毕业分配进去的,媳妇在村小学教幼儿班,有一个五岁的女儿也在她教的班上。儿子每个星期才回来一次,平时媳妇和孙女都在老人这边搭伙。现在种田不苦,一年到头忙不了几天,大宗农活全是用机械,就是成本高一些,落不下多少钱。冬才没事时也常常跟人打打牌。桂芬闲不住,她又不会打麻将,没事时就跟人家做小工,每天能挣到三四十元工钱。现在砌房子跟过去不一样了,过去有一两千元就能砌三间不错的砖瓦房,现在砌一幢别墅光是工钱就得好几万。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虽然种田余不下多少钱,但赚钱的门路多了,除了做生意、办私营企业,一个劳力出去打一年工也能带一两万元回来。当年春福家的别墅算是村里首屈一指的豪宅,现在已经显得有些落伍了。不过,虽然后来建起的别墅一处比一处豪华,但春福仍然算是庄子上的首富,有人说他至少有一千万的资产!
  
  这些年,春福除了做建材生意,在炒房子上也赚了不少钱。他先后在家乡楚水县城买了五六套房子,据说房子的价值就翻了一倍多。其中有两套是市区的门面房,每年可以从中拿到好几万元租金。说是县城,其实早就升级为“市”了,市区的地盘也比过去扩大了好几倍,原来二十分钟就能从南门走到北门,现在市区已经开通了十几条线路的公交车,想像得到这个小城的膨胀速度是如何地日新月异。
  
  三年前,红丫头的妈妈在江西病逝。病重时她曾一再催她儿子将她送回来,后来,红丫头哥哥看到她病加重了,怕死在路上,没敢动身回来。这边听到了消息,红丫头就整夜睡不着觉,说要去江西看妈妈,说不定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了,其时,仁山仁海已经分别在北方的两个城市里上了大学而且都考上了研究生,采莲的女儿也已经上了小学,走不开,她就跟春福说:
  
  “最好是你陪妈妈去一趟,这么远的路,她一个人又没出过门,听说那个地方是山区,下了火车还要转几回汽车,在路上要过两宿。如果婆奶奶这回好不起来,去看过了,妈妈也就不会有遗憾了。”春福听了觉得她说得在理,第二天就和红丫头一起动身去了江西。
  
  出发的那天,是一个乍暖还寒的早春季节,铁路两边的杨树上才刚刚绽放出淡淡的绿意。他们走得急,没提前买票,上海至南昌的那趟火车的卧铺票要提前一星期才能买到,他们等不得,只好将就着买了两张座位票。快要到60岁的红丫头是第一次乘火车,这么多年来也没与春福一起出过门,一路上既觉得新奇又激动。他们对面坐着一对七十多岁的老夫妻,是从苏州去江西旅游的,为了解释起来不费劲,他们像当年初到江南时一样又装扮了一回夫妻,跟人说是有一个女儿嫁在江西,他们是去探亲的。这几年,红丫头不显老,主要是因为她身材娇小玲珑,这些年又算得上过的是养尊处优的好日子,看起来也不过就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人。而春福也已经是快到50岁的人了,脸上也有了一些人过中年的沧桑,因此,此时他们扮演一对“夫妻”绝对让人无可置疑。红丫头有时还会小鸟依人地将头歪在春福胸前打瞌睡,那情境,好像又回到了十几年前。
  
  红丫头见到妈妈的那一天,妈妈已经好几天不进汤水了,但还能认得出她的女儿、“女婿”。到了第二天就咽了气,有人说,她是特意等她女儿的。
  
  遗体就地火化后,红丫头哥哥说:“你们先回去,再过二十多天就是清明节了,我想到时候跟儿子一起将骨灰盒送回去跟老爸合墓。到时你们再回一趟苏北,我准备将爸妈的坟整修一下,再请几个和尚做一回斋。”
  
  他们回来的路上,汽车又走了半天的盘山公路。一路上惊心动魄,险象环生,路的一边是陡峭的山,另一边是数十米深的峡谷,不时还能看到谷底有侧翻下去的汽车残骸,与家乡富庶的大平原相比,这里分明就是一片蛮荒之地,他们想到,在那个特殊年代里,如果不是为了活命,人们怎么会携家带口跑到这里来。
  
  经过南昌时,因为要等卧铺票,他们在那座陌生的城市过了两宿。春福一返常态地带着红丫头住了一回每晚二百多元的豪华宾馆,以前他从来没舍得这样奢侈过。第一晚,刚送走妈妈的红丫头被折腾得死去活来,事毕,她笑着说,幸好我现在成了你的丈母娘,要不我哪经得住你天天这么折腾。
  
  第二年清明节,红丫头哥哥回来安葬了妈妈的骨灰,还特地在爸妈的坟墓旁边为自己两口子留下了一块地方,说是将来百年之后也回来陪爸妈。
  
  
+10
发表于 2017-7-23 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欣赏了
发表于 2017-7-23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发表于 2017-7-23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并问好!
发表于 2017-7-23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赞!
发表于 2017-7-23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发表于 2017-7-23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7-23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问好作者。
发表于 2017-7-24 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欣赏!
发表于 2017-7-24 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精彩继续!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兰草地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