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收起左侧

[连载小说]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18)匡镇朱琦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8-4-14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兰草地  

x
 18
  初尝云雨之后,沉醉在骨髓里的回味时常鼓涌着。小梁这样,苏大可也是这样。小梁排点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自我感觉比预想的要美好许多倍。这许多倍的内容所指,当然是含苞待开到一夜怒放的激情燃烧。
  俩人在公司见面,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异样,私下里,小梁的耳语中就含着跨过一道坎的粗俗和野性,过把瘾就死,原来是一句人类欺骗自己的谎言啊。过把瘾却食言了,过把瘾仍想着继续过瘾。心说,这个弥天大谎是把真相打扮成反话用来哄人哩。
  苏大可的回应同样也文雅不到哪里去,精辟,精辟哟。不入虎穴,焉得穴趣咧。情愿累死,所指的恐怕就是这种美好的许诺吧?心想,心得啊。遣词造句者,切身感受,肺腑之言。
  多么博大精深的文化,让你撕扯得这么粗鲁不堪。记住哦,非请勿扰。小梁的舌尖,蜻蜓点水样飘过苏大可的耳轮。心说,美丽谎言的蓓蕾当然源自美丽的愿望。
  苏大可心想,他和小梁的恋情,起点高,速度猛,一步到位。不是温水煮青蛙,倒像翻墙而过的奇袭,连个情节发展的伏笔和叙事的铺垫也未来得及设置。他自己劝说自己,一蹴而就有一蹴而就的妙处,不管绕多少道弯子,反正最终还是要从这扇门进去的。苏大可说,上班时间,甜蜜还是戒了的好,开启淑女模式吧,小梁。
  小梁多多少少就有些挫折感。又想,也没啥不正确的呀,毕竟工作是主食,是汤水,恩恩爱爱卿卿我我是油盐酱醋,是调味品。自己劝自己效果出奇的好,小梁释然了。娇嗔道,你就伪君子吧。我淑女了,你会坐卧不安百爪挠心的。匡镇磨盘庄豆腐坊走出来的小梁,磨豆腐一样磨出来的性子,嫩豆腐那样的温和,高度信任自己以柔克刚的智慧和俘虏男人的妩媚。磨盘庄的小梁,那可是匡镇的槐花的香气沁漉过的,杨柳河水滋润过的。她温柔似水的性格后面,潜伏着很深的不轻易外露的别具的行事风格。小梁有自己拨打算盘珠子的手法和口诀。
  后来,小梁将这段旖旎韵事,命名为丑爱。她把它铭刻心底。苏大可瞒在鼓里很长的时间,从鼓里走出来竟文思如泉涌,以日记体形式雕章镂句,字里行间趣味横生,极尽韩寿偷香缠绵入骨的床欢。细致处,那美穴的紧致裹拥就费了很多的笔墨,尤其写某物的乱冲乱撞引致的抽搐窒息,整个的拍案叫绝。题目叫启蒙记。只是,文中小梁的名字称之木子渝,木姓取梁字的下半部分,子渝的寓意不言自明,当然是执子之手至死不渝。苏大可的名字摇身一变叫作粟半寄,苏粟同音,寄字藏个奇字,奇字拆开则是大可。借着粟半寄木子渝民国范的名字,苏大可又将时间的云朵飘到很远的民国。如此张冠李戴一番,一个真实的故事披着合身得体的新外衣,在美丽的文字簇拥下,平添了许多的浪漫及古典。地点还是开封城。他把它秘藏于自己的博客,设置为仅自己可见。
  凡事皆有主动和被动之说,苏大可和小梁,谁是主动方谁是被动方,连两个人自己也未必掰扯得清楚。况且这男女欢爱,本就是心血来潮让子弹飞翔的事儿。年轻的小梁和年轻的苏大可,并非想象的那样如胶似漆,天天黏糊在一块。因为愉悦来得过于突然匆忙,需要一个过程慢慢倒嚼细细品尝。
  两个人憋着,憋了一个星期。临近下班,小梁携带匡镇闲话馆的商标底稿电子版来见苏大可。乍看是一只麻雀造型,细端视是从匡字变形而来。麻雀叽叽喳喳,属匡镇最常见最亲近的鸟类。苏大可很满意小梁的创意,不由地忆起童年时在冬天空旷的打谷场上,支个草筐诱惑麻雀上当的小把戏,这是能够忆起的人生第一个小小计谋,童趣鼓励下的野心策动。他把赞美的话换算成赞许的目光,凝眸着小梁秀美小巧的鼻子,扬起的嘴角上挂着坏坏的笑意。小梁的魂魄就牢牢地勾了过去,心跳处于不听使唤的边缘。小梁一眼的秋水盈盈,她等待着苏大可的主动宰割乃至蹂躏,自持的深处埋伏着浓烈的喧响。
  苏大可把商标的电子版发给户二平展。
  俩人去了赵四羊肉馆。苏大可没见着那个活泼的小堂倌,也就是户二平展的妻侄。一问才知小堂倌请假捞外快去了,据说和一位喝羊肉汤的老主顾签订个起重机采购的大单,这回小堂倌要鸡毛飞上天了。小梁说她也熟悉小堂倌,小堂倌还托过庞总向小梁求爱呢。苏大可说,怨不得你小梁身上有股羊膻味哩。小梁拿眼斜觑苏大可,说,嫌膻你就还憋着吧。苏大可说,我憋着你也舒坦不到哪里去。小梁软软地滑落一个嗯字,紧跟着有地方开始湿润和窜热。吃过烧饼喝过羊肉汤俩人直接回小梁的住处。
  星光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闪烁,它们的眼睛和视域,自有它们自己的目光和尺度,那是它们自己的物语,那是它们自己的世界。与它们关联最多的,恐怕就是诗人的想象力了,而那些只是极少部分人玩的文学江湖。
  苏大可和小梁要抵达哪里?
  在路上,苏大可聊起一个非常空洞的话题。或许他是有意舒缓亢奋的节奏。说,古往今来曰世,上下四方曰界。世界很大,大千世界。大到找不出与它对等的形容词。世界的千倍叫小千世界,小千世界的千倍叫中千世界,中千世界的千倍叫大千世界。世界很小,小到一粒尘埃。一粒尘埃也有自己的小世界,自己的酸甜苦辣,自己的忧愁喜乐。        小梁说,佛教理解世界为不可思议。如镜中石,本来就是空。镜中石从何处生?若是镜生,镜本无石。若从眼生,眼也无石。若从石生,石无有命,何能生石?有镜有眼有石故。众缘具备,故而见有镜中石。缘聚则有,缘散则灭。世本无常,依缘而有。如镜中石,假名是石。再比如梦中世界又何处生?入梦则有,醒来即无。       
  人都在路上。苏大可说,前面的思想文化传统长久形成的惯性和无奈,遇到现代浪潮的淘荡,必然产生裂变,这样后人就拥有了区别于前人的思维向度。只是裂变的强弱反应的快慢的差异。
  呵呵。于是,这个世界上有了聪明的人和迟钝的人。小梁笑了。世界从不完美。
  包括爱情吗?苏大可问。
  小梁说,用完美衡量爱情过于理想化了吧。残缺的爱情也是美好的呀。
  俩人简单洗了洗。窄小的卫生间里,小梁从后面抱住苏大可,耳语道,背着我。苏大可自然而然地想到花椒从后面搂住他的那个俘获人的曼妙动作。小梁说,我想起一句电影台词。苏大可说,讲出来听听呗。小梁一边噙着苏大可的耳轮,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向我开炮吧。苏大可故意逗小梁,说,方位?小梁轻软得绽开的槐花一般,说,匡镇陈旧槐林磨盘庄阵地。苏大可继续拨弄小梁的软肋,说,坚持住,坚持住,集结号已经吹响。小梁握住那个折磨人的爱物,偏偏静止不动。说,此物最相思。待膨胀得无以复加时,小梁便按捺不住心中的悸动,跃身而起。
  苏大可和小梁迈过几盅酒的距离之后,内心的冲撞终于寻到发泄的端口,转而变成身体的癫狂。肆无忌惮的赤裸和天衣无缝的缠绕,揭去一层又一层的遮掩,生命的原版袒露无遗。野性孵化的尖叫,冲出阻隔,响彻夜空,长久地回荡着,而呻吟极少拱破墙的,仅是意乱情迷难以自拔时长出的翅膀,装饰的意义和辅助的功能犹如烘云托月,有时间还险些喧宾夺主。缺了哼哼唧唧的造爱简直是一部不够过瘾的哑剧。
  暖色的灯光,烘托着一泻千里的畅快。这种令人神往的劳累所带来的疲惫,连睡姿都是香甜美丽的。它是沉醉的另外一种姿状,或者说忘情里的一处驿馆。少去眠梦,许多风花雪月的意境会失色一半的。
  醒来仍是轻车熟路,动作揉入了更多的技巧,细节的熨帖抹平了羞涩的皱褶,新的回合在黎明中吹响号角。
  一个孔武有力,一个小鸟依人。而后,苏大可和小梁星期六傍晚见,星期日早上散,一个星期一次欢聚,一夜欢聚花开两朵,前半夜一朵,后半夜一朵,不密不疏,一朵胜似一朵。劳逸相间一张一驰的频率约定俗成下来,很是其乐融融了一段时间。
  苏大可和小梁在新的领域迅速完成了从陌生到熟稔的一系列流程,似乎看不出有什么悬念出现。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18-4-14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并问好!
发表于 2018-4-15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发表于 2018-4-15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了!
发表于 2018-4-15 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发表于 2018-4-15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小说,赏读。
发表于 2018-4-15 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顶
发表于 2018-4-15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创作愉快,问好作者!
发表于 2018-4-15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给个赞!
发表于 2018-4-15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并送上问候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兰草地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