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892|回复: 34
收起左侧

[倾城之恋] 炽爱无双

[复制链接]

33

主题

1916

爱心

781

草苗

青果LV.7

Rank: 6Rank: 6

积分
2381
发表于 2020-1-21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

  “师兄你说的不对,普天之下芸芸众生也和我们一样无所牵绊吗?”

  小沙弥静静的盘坐在禅房又松又软的软垫上。

  “我想应该是吧,无欲无求,无爱无恨看起来是平平淡淡,但难道这不是天下人最想得到的快活自在吗?远离江湖纷争,再多的刀光剑影也穿不过这堵高墙,整座庙宇静谧祥和,每个人吃斋念经,闲来信步走走,心无杂念自是无忧”

  “可是“身旁的小和尚似乎想起了什么,只是话到嘴边又被生生咽下,他独自一人呆呆的坐在那,他听着耳边传来风吹落叶的沙沙声,怔怔的看着禅房外一片片枯叶在眼前盘旋着落下。“师兄所说到底是他眼中的世界,还是世界原本的样子呢?“他问出了声,转而一个人静静的陷入沉思。

  ”人的一生就像落叶一样,每片叶落都走过独有的那场轮回,生命于每个人就是一场修行。“

  “师父“听着身后熟悉的声音,他轻唤出声慢慢转过身

  门外亭下那位被称作师父的老者轻咳两声,身材形羸骨瘦,眼神却静若落水,一双巍峨俊眉早已染尽风霜。

  “为师明白,你心中所想。就像一地的落叶,并没有形神相似的两片,人也是如此。山下的世界有善有恶,有忧有乐,还有痴念“

  “痴念?是什么,就是凡间的爱吗?“

  “人有四痴,情是其一,可缘来缘去总是一场空,走过一生才发现所有的一切都落了空,有些人参透生死,就觉得死无惧无畏,有的人看尽风霜,洗去铅华立地成佛,只是情痴将很多人困在其中,有的人终其一生终究痛失所爱“话只至此,那耄耋尊者喉咙一阵发紧,眼前慢慢蒙起一层迷雾。

  “师父,你“看着他话未言尽,他不忍打断,却还是忍不住关切起来

  “起风了”他轻叹了口气,又是一年深秋,“走吧,走吧”他缓缓站起身步步踱回禅房,幽幽的关上门,

  门易掩,心门却从未闭合,那年的那场花事终究是他难以抹去的伤痕,他隔绝不了对昨日伊人的思念,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即使早已一身袈裟。

  那个时节,也是这样清冷的深秋。

  满院的银杏在风中飞扬,簌簌地落在他漆黑如瀑的华发上,他也同俗世的男子相差无样,在十六岁的似水年华里渴望着还不曾读懂的爱。

  情爱如烟火,一旦染上便慢慢蔓延着燃进心里,在每一个角落驻足,重重的落下思念的枷锁。

  如今的他早已看开生死,看尽世态,洗去铅华。唯独一个情字,他很清楚自己其实从未过去心头的那一关。

  “檀香拂过玉镯弄轻纱

  空留一盏芽色的清茶

  倘若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

  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

  怎知那浮生一片草岁月催人老

  风月花鸟一笑尘缘了”

  一女小偷闯入阔府意外得名无霜

  我是个孤儿,自小无父无母,没有名姓也不知自己所生何家,年纪几何,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停在哪里,我从不识字不知何为盗何为偷,却为生活所迫无所不盗,只是有一点我偷鸡摸狗却不曾偷心,听同行说起妓院的女子来财极快,一日顶得上我数月,虽然我这小辈时常失手却也对此不屑一顾,“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是小人爱财,有手就盗“

  很多同行半戏谑半调侃”这姑娘生的精致,眉目清秀,身材婀娜错落有致的,要是入了那一行指不定哪日跳上枝头,野麻雀也能变了凤凰。“我对此总是气的暴跳如雷,愤然离去,休要与无耻之徒多言一句。”盗不同自然也是不为谋“

  那日我如往常一样纵身一跃,跳下数米高的围墙,只是这一步我失算了,我没有偷走什么,反而弄丢了自己。

  “谁,你是谁”即使我这一跳属实将那俊秀公子吓了一跳,他的声音却仍生动好听

  “姑娘为何跳进在下的院子呢?被仇家追杀,还是弹尽粮绝,不得不偷“

  “屁,反正我人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刮随你便好了,嘟囔些什么本姑娘听不懂的杂碎“我脖子一扬,把脸一横,一副凛然赴死的神色,缓缓闭上眼的那一刻我觉察到自己心跳愈发的快,可能是吓得,连连失手但被抓竟是头一次,而且还要忍受着玉面书生系数数落,我心里暗自叨念着。

  “这么有骨气的小偷,在下可头次见,姑娘生相极好,若是能悬崖勒马,应能“

  不等他啰嗦完,我一个箭步冲到他跟前,高举着拳头“喂,小子,我都说了要杀要刮悉听尊便,要是放行,劝你立马放了我,你这大男人的可真啰嗦“

  我气的牙根痒痒,直觉浑身血液上涌到顶门,若不是见他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又生的俊俏,否则还真不能手下留情。

  不出我意料,他一通说教后便连连讨饶,后来还惊动了府上的家丁,只是他并未叫那些鲁莽汉子将我绑了去府衙,反而一把拉起我的手,微笑着解释说我是他求学路上多年未见的一位故友。

  那些人见他如此说,将信将疑的踌躇了片刻,片刻后还是四散离去

  见人行渐远,他才松下口气,我看见他的手在不住颤抖,手上的青筋清晰可见,他慢慢转过身看着我,不想那公子眸烁如星河,翠竹青簪高高绾起一段青丝,那天芳菲未歇,枫叶正红。落叶随风簌碎的飘落,刚好给他洁白的衣衫染上醉人的霜红。后来我随公子做了书童,我才明白,这就是书中的戏本“郎艳独绝风骨扬,玉质清华气自生”正是受世间女子忍不住追捧的无双少年郎。人间只道君子如竹,却不想红染公子如雨后骄阳。

  我有名字了,不是父母所赐,而是公子所赠,唤作无霜,他说无霜二字听着简单却很符合我的性格。我浅浅一笑,他看了我一眼,又自顾自的说。

  他说姑娘虽贵为盗者,却不贪财而使美色,他还说读书方是正途,说着便每日拉我晨读,直到最后一抹残阳黯淡落下,他才肯放我去休息,这哪是伴读明明就是让我无意间做了你的学生,我才不领你的情。读书一事,本姑娘本不情愿。

  转眼间冬去春来,又是一年,房檐处滴滴答答的落下晶亮细冰,再隔数日,我再听不见水落地面的稀疏声音,窗外阳光正好,柳绿花红很是妖娆。

  我连连央求了数日,他满口答应带我去北郊放纸鸢,我满心欢喜的蹦蹦跳跳的取来纸,折叠展开再折叠,最后慢慢的将纸摊在他的面前,我看着那个男子笔尖沾上点点彩墨,一手缓缓落在纸边,时而举头思忖着,时而愤笔勾摩落笔生花,只一炷香的时间,那一纸飞燕便真燕般灵转如生。我又为他抱来翠竹,小手拄着下巴眼睛不眨的盯着他,不想公子侧颜也是极美。“不对,仔细的男子才最美“

  只是,纸鸢最后变成了我一个人的心事,鸢不及放,他便被家人唤去早早许了姑娘。那日的亭下,我看着他寻常白日的独坐花间,手提壶酒,黯然失神的坐在那里,他说他就要成婚了,眼眶红红的看着我,不知怎的,那一刻我只觉心里传来阵阵撕心的难过,就好像被人撕裂一般心疼。他看了看我,没再说些什么,他说他平生最羡慕那些说走就走的江湖人,只是他做不到,因为他别无选择。

  一连数日,他都将自己紧锁在屋子里,除了我他不许任何人出入探望,那日酒后,他醉倒在床边他说为了所谓的自由他想奋力抵抗,挣脱那个附在身上的枷锁,他还说不想娶不爱的女子过门,门当户对又何妨,一世苦短他一定要携手挚爱。我忍不住问出了声,那公子是否已找到此生挚爱了呢?

  他抬起头怔怔的看着我出神,并未再言语。看他这般落魄模样,我忍不住冲动的想抱住他,可我的手落在他的双肩,我还是说服自己忍住了,只是微笑着拍了两下。

  2

  别傻了,公子岂是你喜欢就能嫁的,他是那个王府里的倜傥公子,而你不过是市井混混,你和他本不同世界,既然你本不属于这一方天下,不如尽早离去。

  我听得见内心深处两个声音在你一言我一语的不住争辩,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我只知道我还是想要陪伴在他身旁,直到我看着他和那个陌生姑娘拜堂成婚,双双饮下合卺酒,到那时我定留下一封书信,从此只身一人去追寻你口中所说的梦寐以求的天涯江湖。

  只是,我的设想扑了空。那日我早早起床,不及更衣便听到王府内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不及我跳出去一探究竟,只听“咣“的一声,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我的房间,不及多说便拉起我朝着府外跑去,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跟着他逃出了他的家。

  我和他躲进深山,那日他痛哭着跟我说“抱抱我好不好,我没有家了,除了你一无所有“我应了我将他紧紧揽在怀里,许是哭的累了,他在我的心口沉沉睡下。我小心的抚上他眼下的泪痕,生怕稍稍用力弄醒了他。

  后来我才从他口中辗转听到,是朝中有人利用了他的父亲,利用他父亲做了一场局,久经朝堂的父亲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前程断送在友人手里。那些言之凿凿的证据证言,明明子虚乌有,为何陛下就是信了?

  经那事后,他再不是我眼中的明媚少年,原纯澈的眼慢慢沾染上仇恨的炙红,他变了,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沉默寡言比起许婚更爱独自饮酒了。

  他说一切罪责都是因他而起,若不悔婚,不让皇亲丢了颜面,他的家族不会落魄如此。他将所有罪大包大揽的包罗在自己身上。

  后来我陪他遍访江湖,努力寻找一个容身所在,却始终未能如愿。即便是寄人篱下也是不可实现的奢望。

  他的话我听着诛心,就像我发了疯的也阻止不了刀子在我心口胡乱的割。

  他说什么江湖,就像你一开始说的那不过是痴人说梦,我的一生本就没有选择,如若选择定会置家人于万丈深渊。

  他说怪只怪自己意气用事,太过用力的爱错了人。

  听他此说,我内心如刀绞,如放进油锅里烘烤般滋啦作响,我知道我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许是发觉自己太过情急说了错话,他连说“自己心情沉重,一直在胡言乱语“

  酒后吐真言,孤寂出心声,这样的道理,在我不曾读书时便已然了悟。说到底比起道理,我从来都懂他,我陪着他一起嬉笑玩闹,读书读累了便剪起窗花打发无聊时间,他曾说有我在便是对他最好的安慰。

  我愣住了,半晌我故作轻松的点点头,那我们拉勾勾就做一辈子的莫逆知己。

  他笑了,只是他的笑容里也写满了怅然。

  没有粮食,我们便寻来树枝、石子,制成弹弓扑野物为食,再后来满山的果子我们再吃不出本应有的果香。再后来,我重振旗鼓做回了小偷,飞身跃过那些陌生高墙,身手敏捷的消失在大片的稀疏树林中,我小心翼翼的将我用偷来的钱换成的烤鹅、烧鸡从衣口取出,双手奉上递到他跟前。他粗叹了口气,接了过去。

  他说阿霜,对不起,害你跟着我受苦,还要重拾这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摇摇头,轻轻的将他埋进我的臂弯。

  我没有说些矫情的话,即使我全然不顾被捉的风险一次次给他换取救命食粮,因为我喜欢他,他是我此生偷到的最珍贵的猎物,只要他能重新振作,粉身碎骨于我又何妨。

  “别放在心上,说好的做一辈子的知己,为朋友两肋插刀不就是江湖做派“

  他见我一脸释然,寒星点点的眼眸慢慢有了些温度,他笑了,唇角流露出细小的纹,就连苦笑也丝毫不掺假。

  那日山上风大,夜黑漆漆的根本不见月。

  我只知道我们彼此靠着对方的背,对着四方夜空坐了许久。

  他说:“如今我一无所有,你若遇到良人就嫁了吧,嫁人不从来都是你这小混混最渴望的。“

  “阿霜,你是个好女孩,即便是小偷也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小偷。“

  我笑的,仰头喝下最烈的酒

  即使只能以朋友的身份相伴,她还是变着法的想让他快乐起来,

  那一天也是个深秋,她看着枯黄的叶在空中打转,在呼啸而过的冷风里盘旋着落了下来

  她听见身旁的他轻声说了句“看来我这一生就如这片落叶吧,生如惊雷,落而无声“

  她愣了下,没再说些什么

  起风了,转而也会跟着变天吧

  3

  光阴如白驹过隙般匆匆而逝,转眼间便到了我们熟络的第三个秋天

  如今的他早已不可一日而语,三年的时间教会他成长,在江湖上立下威名坐拥天下第一大帮青龙帮。那些嘲笑奚落他的人,我想此刻他们心里一定是暗自后悔了吧。一路无畏披荆斩棘,那昔日曾伤过他的人,在他的智夺强攻下纷纷沉沙折戟,可他对待倒戈的敌人向来快刀一挥,绝不手软。他说他疑心很大,那些残兵的话不足为信。

  他说江湖很小再多的流血,只是为锻造个千古英雄,然后整个江湖就成了英雄手中的利刃,他说他要利用江湖势力迅速崛起,总有一天整个江湖都会是他的探囊取物。

  我笑着从背后环住他,只一瞬间便觉浑身触电般迅速抽离,我发誓此生定为他口中的江湖效犬马之力,除此外,对帮主绝不会存有任何非分之想,就如三年前对公子的心情一般,我无霜绝不再越雷池半步。

  一声瓷碎,满地的黄叶被畅快的鲜血染的飞红,我这个孤儿和威震天下的帮主拜了把子。

  我以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和他相伴余生,虽仅仅是以主仆身份却也能如愿,然,直到那一天,对我而言既无惊喜又无意外的那一天,那个人的出现,她打碎了我粉饰多年的梦。

  仔细想来,其实她并未真正的粉碎我的梦,只因这一切不过是精心策划的局,说退出的人是我,布局的人也是我。

  那一天的枫宛如熊熊燃烧的烈火,不经意的染上天际。

  “救命,不要过来,求求你们了,各位壮士行行好,放我条生路。”

  “哼,放了你,小丫头想的可真够简单,本大爷在这树林布下天罗地网,苦等数日不就等你这小嫩羊跳入火坑吗?”“哈哈哈哈”

  “如果是寻常姑娘家,大爷我还未必瞧上眼,这天家女子嘛?大爷我就喜欢这皇族血统。哈哈哈哈”

  “啊,我,不要啊,不要过来,再往前我就喊了”

  “大哥,她说喊的,哈哈”

  “喊啊,扯破喉咙的喊啊,任你随便喊叫,这穷乡僻壤的山林,你可看见有什么人,笑死了当这是你的王宫了不成,哈哈”

  我躲在林里,来回不停的踱着细碎步子,心里就如一团赤焰烧灼般,我不知所措,我只知道若是换成过去,我定一个箭步冲出去,手刃了那些禽兽,可我还知道这是公子费尽心机苦心孤诣的一场局中局。

  纵使是戏,我只能寄希望于公子尽快跳出来救场,可我的心在打颤,我不是怕穿帮,而是我很怕他真的会来,他的眼中从此又多了一个女人。

  又是一阵风咆哮着从我的耳畔驶过,一眼望不尽的枫从枝杆滑落,如雪花簌簌落下,我知道是他,他来了,我眼看着那个傲岸火红的身影从几棵枫树间穿过,只一剑,那两个匪人的头颅便应声滚落。

  “姑娘没事吧”

  “姑娘你叫什么,家在何处,我看姑娘吓得不行,要不在下送姑娘一程,姑娘,姑娘”

  那个小姑娘属实吓得不轻,她本清澈的瞳瞬间散大,她双手紧紧抓着地,指甲划过的地上留下细长的两道抓痕。她颤抖着身子,小脑袋不受控制版拼命摇头,就那柔弱慌乱的神色就连我这个女人都忍不住的动了怜香惜玉的心思。

  “姑娘别怕,在下并非坏人,来,快起来,地上凉,如今又是深秋,女人体寒别着凉了”

  这是戏文,我虽心知肚明却还是,还是莫名的暗自心疼,我的心告诉我,我得赶紧离开这里,我不想听,不想再听他说一句从不曾对我说过的温暖

  我仓皇失措的逃离了现场,穿过茂密的林

  ““姑娘为何跳进在下的院子呢?被仇家追杀,还是弹尽粮绝,不得不偷“

  “谁,你是谁”

  “为何会在此处“

  “这么有骨气的小偷,在下可头次见,姑娘生相极好,若是能悬崖勒马,应能“

  “从今日起,你叫无霜,无霜无霜,一生没有霜降就不会有悲伤,又很合姑娘心气高敖的品格,绝佳名字“

  “无霜,重新认识可好,我叫孙炽“

  “阿霜,你是个好女孩,即便是小偷也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小偷。“

  “如今我一无所有,你若遇到良人就嫁了吧,嫁人不从来都是你这小混混最渴望的。“

  “阿霜,从今往后我不准任何人动你一根毫毛,包括我在内,阿霜谢谢你一直不离不弃的跟着我,我这做兄长的会用我一生护你周全,待事成后全天下都会紧紧掌握在我的手里,全天下的好儿郎,只要你点头,我定让他娶了你“

  “阿!阿!“

  为什么,为什么,我一个踉跄扑到在地,为什么,为什么我看着你和别人暧昧会诛心的心疼,为什么我,我喜欢你,我那么喜欢你,而在你眼中我是妹妹,是你最最疼爱的妹妹,为何你的眼中从未有我的影子,那一年你说你为了挚爱而悔婚,我忍不住问你挚爱名谁,你只说是你不想娶从未谋面的陌生女人,你只说你向往江湖人的来去无拘束。你说你的心有的只是仇恨,你说你定要翻案,才不得已出此下策,你说,你说,你说

  你看向他的眼神骗不了我,你的演技太肤浅,太肤浅了,你给她的是不曾给过我的柔情

  我挣扎着站起来,我不知自己跑去哪里,只知道这一路我不停流泪

  “阿霜你怎么了“

  “阿霜,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有什么话是你和我还不能讲的吗?阿霜你知道吗?我一有好消息就兴奋的巴不得第一时间告诉你,你猜曦月公主她,她会不会“

  “会,她会爱上你,演技不错,恭喜了“

  我尽量不让自己多说话,一直低着头看着地面,这样他就不会察觉到我曾哭泣了吧

  可,我失算了,他还是看出了我的不对劲“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还是“

  他一把抓住我的双肩,稍稍用力我顺势躺进他温热的怀“告诉我“

  我使劲抓着他的衣服,我听到了他急促的心跳,

  “没有,我本来也没什么的,没有不开心,没有被欺负,可能是今晚风大,让浮沙迷了眼“

  “对了,公主很好,你就等着好消息吧,驸马,哥哥“

  我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可我知道这个笑容并不好看,即使我拼命想让自己笑的自然,笑得和往日一样

  4

  不出所料,没隔数月,我便看到了张贴满城的告示,

  并非寻常告示,那上面有天家玺印说是公主急于寻找曾在北郊密林深处救她一命的红衣男子,公主还说愿拿出黄金万两以作酬谢

  那告示分明就是挑衅,就差未对天下人公开寻找的是驸马爷

  我一赌气将告示揉做一团,可我的心告诉我,我别无选择,今日不说,明日不说,瞒得了一时,瞒不住一世。那张告示,我不知道我究竟揉成一团、展开再揉成团这样反复蹂躏了多少次

  最后,我心一横,故作轻松的一步一跳着跑到他跟前

  “你今天可真反常,你们女人的心思,为兄可真是猜不透,一会晴空万里都无云,一会晴转雨的,说不定这雨一时停不了,下他个三天三夜“

  我听着又好气又好笑,寻了他跟前坐下“呶“”给你,打开看看“

  “这是什么“他接过我手里的小红球,轻轻展开,摊在桌上,手不断摩挲着将它抚平

  “怎么成球了呢,难不成“

  “才不是我,要知道你做了这天朝驸马,多少人对着你的位置虎视眈眈愤恨不平呢“

  “所以“他一脸茫然的看着我”难不成这是你拼命从匪人手里抢来的,告示都揉成这样,为兄惶恐,看来是有人对我恨之入骨了“

  他这哪里是气愤的样子,明明是暗自存笑的调侃

  “且,说不过你“我转身一路小跑跑出有他的庭院

  我知道我的演技并不高明,或许此刻的他已然知晓了我心本不平静只是不忍拆穿,是不能拆穿吧,因那是他不得不走的一步

  我偷偷躲在树后,远远的看着他,窗子前那个我最心爱的男子一改刚才不慌不忙的神色,他正望着窗外的天空独自发呆

  那一刻,我明白了他的心其实和我一样,他不爱那个女人,就像我心里再容不下第二个翩跹公子。只是他不曾留意过我这个近水楼台罢了

  他成婚在即,无眠的夜,我对着清冷的月忙不迭的穿针引线,在火红的锦缎上绣下一朵蔷薇,不出数日我将亲手缝制的喜服递到他手中,“祝你幸福,妹妹希望公主会给你,你想要的幸福“他微微愣了下,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我知道这一世我只能陪他走到这里了

  我见过这朵男人花开的最绚烂多彩的瞬间,我陪着他走过了一段很长的路,对我来说这就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本打算跟他告别,从此山高水远,兄长好生珍重,可话到嘴边,我说不出口,“滴答,滴答“我知道我的心在滴血

  取名无霜,一生无霜无恙。可是我这一生全是霜降,喜怒哀乐皆是公子亲赐。

  “阿霜,我的大婚,你会去吗?”

  许久不喝酒的他,那天喝的醉醺醺的,一眨眼的功夫,桌下的空壶不下十坛

  “你希望我去吗?”

  我苦笑着麻利的接过他递来的酒,一饮而尽,那滋味好不畅快

  “我不知道,我”

  话未尽,他扭过头醉眼朦胧的看着我“其实,你知道吗?阿霜,阿霜,我其实”

  “你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

  我连忙起身,使出浑身解数才将他扶起,扭送到床上

  “我没醉,我没醉,你听我说好不好,我”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阿霜,我真的是,我对你”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一把抓起他伸过来的手,奋力将他推开,然后掩好屋子的门,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独自落寞

  5

  他的婚礼我去了,恋人未满那就好聚好散,顺带着相忘于江湖吧

  他不知道的是,这次我真的决定好要走了,这世间的人总是习惯送故人至长亭外,最后心里纵使有道不尽的千言万语也能勉强自己微笑着挥一挥手说声“后会有期”可我这一走,重逢便是遥遥无期了。一个人的清欢,一个人的相思,不如不见。

  我陪他喝过多少次酒我记不清了,我只晓得平生就醉这一回

  我看着公主一脸笑颜如花,满眼宠溺的看着他,我听着公主千娇百媚的伏在他胸口唤他“炽郎,

  “

  天子嫁小妹,盟主又新婚。不绝于耳的道喜声此起彼伏,我晃了晃盏中的酒

  只是在我跌跌撞撞的走出庭院的时候,我看见他正紧张的看着我,他的手停在离我很远的半空,他心急的张张嘴,却没有出声,我醉了,如醉初醒。

  “走吧,夫君”身后的公主一脸娇羞的拉拉他的衣袖,全无半点天家架子,他喉头微微动了动,点点头,“好,公主“他揽过公主杨柳般的腰身,笑容很是僵硬,调转过身向屋内走去就再没有回头。

  他曾说我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不见棺材不落泪的烈性子

  如今看来,我到了黄河心却不死,撞了南墙也还是回不了头。

  也罢,只要他过得好,随他去吧,只是曾经两个人的天涯如今是我一个人的了。

  一壶烈酒,一轮明月,月是山中月,酒是昨日酒,想着他身边已有伊人在侧,我笑了笑,眼泪簌簌落进苦涩的酒,仰脖痛饮,唇齿间说不出的苦涩。

  我走了,翻身上马,最后一眼,和我难以割舍的曾经无声惜别。

  别了长安,别了我最爱的男人。

  6

  我走了,我不知道他会否满世界的找我,我想或许时间能冲淡一切,包括眷恋和相思。

  我总是这样骗自己,骗自己再过不了多久便能将他彻底的从心底抹去。

  然而这次我失算了,我根本不懂自己的心。

  师父也是如此说我,她说“无霜,你可知你为何跟在我身侧数年,经法还是并无太大精进吗“

  “是弟子愚钝,以致所学不精“师太摇摇头,长长的叹了口气,她说”非也,非也,原是姑娘心不清净所致,代发修行多年你以为道行日深,经书渐增就真的了悟,目空一切了,哎,孽缘孽缘那,算了,罢了罢了,落发“

  我知道师父是说我并未过了心里的那一关,情人劫

  如今,我又重新回到了那个让自己爱的伤痕累累,盼的千疮百孔的城。

  五年后的长安,车水马龙的街巷,本以为天高海阔,此生绝无相遇可能,然而真真造化弄人啊。那一次化缘,我意外的再见到他。

  多年未曾谋面,如今的公子早已褪去当年的风华,脸上堆满了横肉,他原英姿修长的腰身也见宽了许多,只那一头如墨的长发,还有他仍旧爱穿火红的衣裳,人群中只一眼我便认出了他,是啊,深爱多年,即便是身化成霜花,我也同样认得。

  他成了人父,怀中的孩子不停的玩弄着他耳畔的额发,我快步追了上去,那孩子见我竟毫不怕生,冲着我吃吃的笑。那孩子俊俏的模样像极了他当年的模样。

  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停在那里微微怔住,接着他顺着稚子的眼神慢慢回转过身。

  这一见恍然如隔世,昨日的一切早已是落败的黄花。

  如今的我早已换下女儿红妆,一身袈裟将相思静静搁浅

  “好久不见,无霜怎成今日这般模样,这几年你去了哪里,可好?“显然,他被我如今的装扮惊到了,我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是同他讲为何自己会不告而别,还是代发修行的日子过得如何。

  他笑了笑,没有再问下去,而我已没有勇气去问他,没有我陪伴的多年是否安好,毕竟我已是出家人,理应剪去尘缘,斩断情丝

  说起剪去尘缘,原不属于我的东西也该物归原主了

  我微微向前探了探头,将那道护身玉佩从脖梗后解下来,又将它小心翼翼的戴在稚子颈上

  他看着我默默的做完这一切,一句话也没有说,回身的瞬间我看到他喉咙动了动

  “原来你们在这里啊,叫我好找,走吧,我的驸马不是说好去慈安寺祈福的“那个女人换下公主行装,一身紫纱如天女下凡般不俗,她突然从熙攘的人群中冒了出来,此刻正侧着身,从上到下的打量了我一番

  “这位师父是,原来你们认识“她张张嘴,”我记起来了,我新婚那天,你是那个喝的酩酊大醉的姑娘,她惊住了下巴抬起头看了看他,又转而看了看我

  “为何姑娘如今已落发出家了呢,如果是没有盘缠可以来找我”

  “快走吧,公主殿下,错过良辰就不好了”

  他同她讲着话,可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看着我,我看到了他眼中不断升腾着的纯白迷雾,他的眼眶渐渐泛红,就如那日我们一起坐在山顶上吹着山风那般落寞,神伤。

  他一把抓起公主的衣袖,半拖半就的从我的眼前渐渐离去

  我看着他身旁的公主不断的回过头打量着我,而他只是形色匆忙的大踏步向前走去,再没有停住脚步看我一眼。

  我想他应该早早放下我了吧,毕竟他的身旁既有了如花似玉的娇妻,又有了精灵可爱的娇儿,还有他应该早已为自己的族人平反了吧。

  我站在长安城肆虐的北风里,直到我的钵一不小心从我指间脱落,掉在地上叮当作响,我才回过了神。

  今日一见了却最后一桩心事,那枚玉心锁就是我最后的发自内心的无声祈福。

  7

  小楼昨夜又东风,君在长安妾在天涯。

  曾经沧海难为水,一旦爱过便如滚滚江水,再难收回。

  山是那日的山,林是久别重逢的林。寂静的禅房锁得住清秋,拦得住她往尘世的脚步,却关不住她偷偷思念寸断肝肠的痴心。

  最后一抹残阳就要随风消散,满院的枫如火焰般贪婪的遮住了天的半面颊。

  那一天也是这样的天色吧,今夜残阳很美就如你在时那样娇美。我看着枫在凛凛寒风里肆意起舞,我看着窗外纷纷扬扬散落一地的红花,就这样吃吃的看着,眼睛一眨不眨的,一直,一直到我看见最后一片红叶黯淡枯萎,我看着那片叶子在咆哮的北风里被歇斯底里的拉扯。

  此刻,我只觉眼皮如被巨石压着般,无论我怎样费力都挣脱不开,而如今我再没有了气力拼命挣扎了。

  我慢慢闭上眼,今夜注定是个安静的夜,我的耳边没有呼啸风声,没有了风吹枝桠抖抖风的嘈杂,就像我的心一样死灰般安宁。

  我的眼前慢慢浮现出一个熟悉身影,那个影子就站在那棵高大枫树旁,我使劲的向他的方向狂奔,他的面庞在我眼中渐渐清晰,他的手上好像拿着什么似的,待我定睛看去,原来是那未放的纸鸢。

  “无霜,陪为兄放一回纸鸢可好”

  我拼命的点点头,在残阳的余晖里,我看着那个红衣男子的眼睑处好像有什么东西似的,有一朵晶莹的泪花在闪烁。

  我看着他左手拿着线轴,右手用力的拉着长线,我看着他如孩童般发出“咯咯”的笑声,飞快的后退着,他一声令下,我便放飞了手中的燕。

  “快看无霜,无霜你看我飞的高不高”

  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放飞的燕,就如我一刻也不愿离开他那依依不舍的目光。

  我笑着搭上他细削的肩“真高”

  “无霜,你信不信我还能飞的再高些”

  “信,无霜信”

  我看着眼中的纸鸢慢慢升上更高的高空,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就要飞进和残阳比肩的云层里

  突然,刚好就在那一瞬间,我听见耳边传来“啪”的一声,公子手中的线断了,而刚刚还藏在云中的纸鸢一下子消失在绯红的天空。

  任我怎么蹦啊跳的都再找不到它。

  窗外寒风凛冽,窗外的树木顽皮的伸展着枯槁的枝干,我重新睁开眼,眼看着最后一片枫被卷起怒吼的风里,那片叶没有盘旋,有的只是直直坠落。

  坠落…

  就是那个绯红的傍晚,她走了,她是笑着走的,我想在最后的那一刻她应是见到了他,她逝去的秋天意外的并无霜降。

  “悠悠风来埋一地桑麻

  一身袈裟把相思放下”

  他的心慌乱的跳个不停,他不知自己为何会有如此剧烈的心跳,手中的笔一不小心顺着笔间断成两片。

  不出数日她的死讯便传遍整座长安,说是名动长安城最德高望重的无霜师太羽化成仙了。

  他怔怔的看着窗外,喉咙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他静静的倚靠在窗边,今夜月色甚美,朦胧的血在无云的夜里缓缓滴落。

  他高仰着头一口饮下了满满一盏的烈酒,一如那日他大婚时她那般畅快痛饮,从那夜起全长安城的人再没有见过曾经那个风华绝代、鲜衣怒马的俊俏少年郎,只是不知从何时起从哪里又冒出了一位一身袈裟,手持金钵的面容清秀却时常神色凝重的和尚。

  作者:心若雨汐

0

主题

9243

爱心

1417

草苗

金果王LV.12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1351
发表于 2020-1-21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欣赏,问好朋友!

38

主题

9267

爱心

2319

草苗

金果王LV.12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1401
发表于 2020-1-21 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小说故事 57

119

主题

1万

爱心

9583

草苗

金果王LV.14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5633

摄影达人

发表于 2020-1-21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支持!  小说故事 83

1

主题

9270

爱心

1305

草苗

金果王LV.12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1455
发表于 2020-1-21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拜读!  小说故事 57

5

主题

1万

爱心

1395

草苗

金果王LV.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12607
发表于 2020-1-21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小说故事 7

0

主题

9362

爱心

975

草苗

金果王LV.12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1339
发表于 2020-1-21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0

主题

1万

爱心

994

草苗

金果王LV.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13857
发表于 2020-1-21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祝好

1

主题

1万

爱心

1969

草苗

金果王LV.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12223
发表于 2020-1-21 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赏读

17

主题

1万

爱心

1590

草苗

金果王LV.14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5102
发表于 2020-1-21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