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兰草地 登录
兰草地 返回首页

水陌格格的个人空间 http://www.lancaodi.com/?437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打江南走过

已有 1150 次阅读2017-9-19 12:40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散文

  又一个春天在悄然走来,来江南就要一年了。说起江南,其实自小我并不喜欢,因为总觉得江南美则美矣,却总归太小家子气了,才子佳人儿女情长。我喜欢大漠,在那里会让人层层蜕变,充满大气的野性,那才是一个女子该有的气质。
  
  可是,当我真正走进我们的“江南”,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整个眼睛都亮了。人情味才是这世间最打动人心的东西,因为一些人,所以我不可自拔地爱上江南,想要守护,想要陪伴,其实说到最后只是想要和大家在一起。
  
  开在江南的风信子
  ——江南之秋梧飘絮
  
  有一次,我梦见我们彼此竟是陌生人。
  
  醒来后,才发现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
  
  ——泰戈尔
  
  那是一个关于她的梦,在梦里她很远,也很飘,我撕扯着想要拉她下来,想要她靠近我,猛地一抓,却发现梦醒了。索性拿出手机,随意的浏览,可是网速很慢,跳转页面的时候总是无疾而终。反正睡不着了,便下床拿出电脑,写下我的梦,我的爱,我的想念。
  
  那时候不知道江山,不了解江南,我只记得一个名字,那就是风之家族。薏苡,初次看到这个名字,虽然读音可以猜到,但是并不懂是何意思。她带着我走进另外一个国度,那里的人都姓风,所以一入群就看到那么多的风纷纷吹来,可是我唯独记住了她——风信子。我喜欢她的名字,我反复地验证她究竟是谁,眼花缭乱之中加深了自己的记忆,她就是领我进江南的人,她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秋梧飘絮。这一切,我一一记下。
  
  风信子,我的初印象。先说这自然的花朵,风信子又名五彩水仙,鳞茎卵形,花絮端庄,在光洁鲜嫩的绿叶衬托下,越发恬静典雅。如同一串串斑斓多姿的葡萄,丰硕美丽。有风吹过,是一股安静宁神的美。我遇见她的时候,也正是风信子盛开的季节。可是那时候,我想只是我单方面地记住了她,她依然忙碌着,张罗着一个又一个的新人。
  
  我相信所有的遇见都是一种注定。所有的故事只是稍歇片刻,在无声中储蓄力量,然后再出发。不可否认,那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掉入了江南的温柔乡,再也不愿意醒来。在家里有时会看隋唐英雄传,有些单薄的剧情,但是有一个词语却让我十分印象深刻——知遇之恩。如此说来,她对我亦是如此。有时候,人是需要鼓励的。这种精神的力量会让人跑疯了,而且无怨无悔。
  
  我一直都不是主动的人。可是对于她,我是喜欢亲近的。那一次,我跟她说,我要离开江南,我累了。她不停地问我原因,她说她不希望我受到任何的委屈,因为我是她的。很少有人会刨根问底,她是一个例外。我断断续续说着个别词汇,眼泪打湿了键盘,所有的喧闹与我无关。那一次,我们的心最近。我可以一伸手,就感受到她给我的力量。是那一夜,让我觉得,所有的虚拟都是一种真实。那天的夜,眼泪很凉,可是也很温暖。
  
  此后的一天,我又一次听同学说起花语,五花八门的寓意,很是新鲜。我百度,风信子花语。她是小学老师,她是一群孩子中间最大的花朵,她可以让疲惫的旅人倍感安慰和温馨。风信子的花语就是蓝色的注目,只要点燃生命之火,便可共享丰富人生。看到这里,心里越发觉得欣喜。因为凌云说过,做她的学生是一种很大的幸福。每每想起这句话,我就会更加喜欢她,也更加愿意把她放在心里,珍藏。
  
  夜一层又一层,越来越深了,但是我不困。回到家里的日子是单一的,所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回忆。清新温柔的声音,随和活泼的言谈,但不失自己的原则和坚持,这所有的元素和标签都是她给我的记忆。她的照片像个孩子,无论时光过去多久,她永远十八岁,因为她的心是年轻的,善良的。正因为如此,所以她的身边环绕着满满的爱,只要她伸手,就是爱的告白。我想,在江南,没有人比她更美。
  
  我记得絮絮一句话:有些人注定是要放进心里的。那是她在薄年文章后的留评。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的记性会这么好,所有的细枝末节我都记得,她不经意地一句话都会深深印在我的心里。她的开心,她的得瑟,她的辛苦,她的难过,她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有时候我想我是懂得她的。这样的她,很真实,很可爱。不是所谓的江南社长,不是冷冰冰的江山宗师。她是我们的姐姐,关怀着我们的忧愁;她是我们的妹妹,被我们簇拥着欢喜。因为有她在,我们聚在了一起,我们的情拧成了江南的同心圆。
  
  关心则乱。这句话用来形容我的情感恰如其分。一旦关心,我便不知道用怎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在乎,只能沉默,停下所有的聒噪。站在原处,注视着她的一切,关心着所有的关心。曾经我一直试图用拙略的语言去告诉她:你在我心里。或许我的语言有些苍白无力,但是她总是回着:我懂。轻轻的两个字却让人觉得分外温暖。很多事不需要讲太多,懂的人终究会懂。
  
  前一段时间一度看到她为我写的文字。因为从未想到,所以看到的时候就越发惊喜和珍贵。她笔下的格格,她所了解的格格,不疾不徐的文字里倾注着她绵柔的情意。她的心很大,也很细,一个人逐一的细节她都懂。所以看着她的文字,不是浮夸的,不是矫情的,是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动,感念繁忙的她竟然如此牵挂着我。不想说感激,也不必说谢谢,因为我知道我想说的,想要表达的,她已经全部收到。
  
  风信子,是风的使者,传递的是爱,是希望。虽然风信子多长于华北,露地越冬,很有一种坚忍不拔的精神和风骨。我不知道她的故乡,我只知道她属于江南。她是江南别具风采的风信子,摇曳着江南水乡的情和景,成为守候江南的石头。有她的日子,谁都不孤单。因为风无处不到,信子一直都在。
  
  时间很快,时间很短,可是就这样,我们相识,我们相惜。她给的疼爱,让这一季的时光更加缤纷,让这一亩的江南越发充满了亲近的味道。我愿意,我愿意收敛自己的行走,把心绪尽可能地安静下来,守在江南陪她看潮起潮落,看透所有的风景流转。
  
  这个冬天,有水鸟飞过
  ——江南之履泽
  
  今日大寒,是2012年的最后一个节气。天气很应景,下了一整夜的雪。一起来,就看到院子里、房顶上,全都是白白的,见惯了泥土的色彩,此时有些晃眼的干净。不一时,便听到邻居家钎舞车动的声音,金属碰撞的响声。想必大家都已醒来,在这白茫茫的世界里。铲雪,扫雪。这是这个冬天最后的颜色。想要多留一刻这样的心情,所以我并不急着扫雪。只是想要看着,听着,感受着。
  
  江南,会下雪吗?会下这样厚的雪吗?没有去过江南,就只剩下自己虚幻的印象,薄雪轻盖,青山白头。如曼妙的羽衣,为花红柳绿的江南增加一缕飘渺的神韵。念及此,便自然想到了身在江南,心在江南的他——履泽。初一看,他跟我想象的江南人不一样,他的性格更接近北方人,但是骨子里的诗情却是属于江南的。
  
  喜欢履泽,说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仿佛就是不经意间,这个名字就被人深深地记住。当然,在理智与感性之间,似乎总有分不清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知是谁最终决定了谁,又或是两者本就是互生互存。但不管如何,这个有雪的冬天,我记住了江南的那一场雪,雪里的那个男子,带着履泽的称呼。
  
  履泽的很多东西,都让人觉得很厉害,但是我最喜欢他的,是一个年轻的爸爸对女儿的那份疼爱和照顾。无论是江山之星,还是江南采访,但凡需要照片的地方,你都会看到履泽抱着朵朵,一脸灿烂的笑。这张照片让人倍感温暖。最平常,所以最动人。在群里,朵朵是江南最可爱的明星。一旦有乱码,那必然是朵朵在和履泽抢电脑,并且一举战胜。履泽会晒各种各样朵朵的照片,可爱的,淘气的,搞笑的。看着朵朵嘟嘟的脸,听着履泽分享家庭的琐事与欢乐。你会觉得江南是个家,很随意很温馨的地方。
  
  絮絮说履泽是神牛,是一本会移动的百科全书。这个评价委实很高。我不知道履泽脑子里究竟装了多少东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笔下有着一个完整而恢弘的世界,让人沉浸,让人惊羡。有人说写文的人都是织梦者,看过履泽的小说,就越发对这句话有更深刻的了解。那是一个全新的空间,以自己的意志去支撑和操控,虽然以现实为基础,却又不同于我们的现实。那里有着梦中的美好和人性最纯粹的东西,用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爱的人。我想这也是履泽性格里的一部分吧。
  
  关于履泽的性格,我还需要说的一点是洒脱、豁达。都说字如其人,履泽的毛笔字正是那样的俊逸洒脱,自然,十分好看。虽说我对毛笔字毫无研究,只知王羲之而不知颜真卿,能看懂楷体而不知书汉隶,但从那一种字的气势以及骨架来看,颇有他平时做人的味道。看着看着,便不自觉地喜欢了。
  
  世上但凡美好、个性、独特的事物总能轻易夺人注意力,引一丝赞叹,但若是要变更距离却委实不易。和履泽的相识是一种偶然,而成为他的助理就更像是缘分的签那一瞬间的巧合。不信神,不信佛,却对于“缘”字有着独特的感觉,愿意为之留心思,因而对于这样的演变我安心地接受,转而珍惜。就这样,我与这位类似于传说中的人物有了更多近距离的接触。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与履泽接触久了,就自然而然地受其影响。自然,都是积极的影响。江南之中,论谁审稿、发文最积极?无外乎几人矣,而履泽便是其中之一。作为一个社团编辑,我虽不甚懒惰,却也不算特别尽心尽力,与履泽相比,无疑落后许多。而有趣的是,履泽曾有一段时间要我编发他的长篇小说,而我并没有编发长篇小说的经验。我不知道那算不算一种荣幸,但我记住了“小白接稿”四个比较闪亮的字,以及字的后面含着的既明朗又含蓄的好意。也许,正是那长达几十万字的小说让我当月的编辑量有了一个可观的数字。
  
  而作为大神的履泽并不仅仅在这个方面与人影响。或许是当身在某一个高度便难容瑕疵,所以在履泽的行事方式上无不体现着“严谨”二字,无论逻辑还是其他细节。虽说“成大事者不拘细节”,但是,不严谨者,如何功成?我想,确实如此的。
  
  思绪飘到此处时,不由顿了一下。外面的扫雪声没有结束,虽然零零落落,却不至于断绝。或许此刻我可以选择拿起工具到外头扫雪,免得到时雪结成冰,从而酿成不必要的意外。但我仍是不愿意舍弃,仍旧就着那一份感觉去勾勒一个素未谋面的男子,自然而真诚。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一句广告语:“不是所有牛奶都叫特仑苏。”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物,都能得天独厚,不是所有牛奶,都叫特仑苏。第一次在广告中听到这句广告语,我就印象深刻。这个冬日,写文中断的不经意抬头,再次看到这个广告,怦然心动,这不正是履泽给人的感觉。这是一种独一无二的产品诉求,品牌的气质暗合履泽的人格魅力。不是所有的水鸟都能在江南扇动如此盛大的潮流,他的到来,是一阵风一样的存在,席卷了整个江南水畔。我想,这样的势头还会继续下去,一直一直。
  
  下雪不冷融雪冷,此刻虽未阳光出、白雪融,但依旧不自禁地觉得瑟缩了身子。这一段时光有点冷,只是情是暖的,诗是温的。或许在命运的尽头我仍无缘一睹江南之小桥流水、青山白头,亦无缘见这个洒脱的男子一眼,但是这一季的相遇,足够在好几个寒冬提供温暖。当那一朵雪花彻底消融时,我仿佛看见春日暖阳绽放,而江南笑颜如花,其中,就有一个叫履泽的男子……
  
  何以为暖
  ——江南之林小溪
  
  去上课的时候有点早点了,便随意在去往操场的那条道路上来回地晃荡。树桠干净秃落,阳光也很稀淡,无聊之极俯看自己呈75度折角的影子,所有的环境都是很寂寥的样子。这一切好像跟她都没有关系,但是我就想到了热情生动的她——林小溪。如此想来,索性直接翘课躲到图书馆里坐在自己的老地方,执笔在便笺本上写下那些她之于我的时光与故事。
  
  刚知道林小溪这个名字的时候是在絮门的族谱上面。若水说:林小溪是江南的全民宝贝。若水的一句话吊起了我所有的好奇,遂去全家福里查找她的照片,或许本人不如名字那般清亮灵动,但是不得不承认林小溪是美女,安静温婉的眉眼,简单大方的装扮,很明媚很讨人喜欢的样子。可以说初印象很美,但是很美却不足以准确表达那种感觉,我想屈原楚辞里的“香草美人”一词放在这里更为合适。
  
  随后的日子,我对于小溪的印象全部被“太姑祖”这个词语所取代。我想我为什么这么说,小溪心里应该最清楚。此话虽然有些玩意,但是正是这三个字让她牢牢的住进每一个江南人的心中,那是她的标签,不可取代的地位。
  
  按年龄算,林小溪应该也是正处花样年华。可是她总是习惯说自己老了,用一种长者的身份宠爱着江南的男女老少。在她眼里,是一视同仁的。每次她的出现,都会先跳出几行名字,很仔细地给大家打招呼,不是那种一呼全过的方式。正因为她这种细微的动作,会让你觉得很暖心,因为你并没有被遗忘。不管大家聊得多么火热,还有她在——“反应迟钝”地连名带姓地给你打着招呼。
  
  网络上的朋友,或许离现实很远,但是林小溪却把江南这块虚拟的土地当成了自己的家,在这里她放纵着自己的眼泪,诉说自己着的烦恼,同时坚持着自己的坚持。细心的朋友一定都发现,林小溪有一个经典表情,如同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腾讯给之冠名“可怜”,但是看得多了,却发现不是的,那个表情有撒娇的味道,楚楚动人的女儿情怀,向着自己的家人真实地袒露自己的委屈。
  
  说了林小溪的表情,自然不会忘了林小溪的另外一个性格特征——偏执。第一次见识截屏便是林小溪在群里大呼小叫,如此一发不可收拾,不能上网的时候她也喊着别人帮自己截屏,留下江南家人闪耀江山的时刻。她虽然一直说自己是“江南第一懒”,其实她更多的时候很努力,也很用心。风靡江南的情书就是无声的见证,是她绵绵的爱,是缓缓注入人心的暖。
  
  说到此处,发现有些刹不住车的冲动。关于林小溪的故事,越来越多的在脑海里重现,甚至可以仔细勾勒她的倩影和眉眼。想着想着自然而然念起她的声音,虽然跟所谓的溪水叮咚不一样,但是充满了一种邻家的亲近,仿佛这个女孩就夹杂在我们身边的人群里,一转头,就能遇见她。
  
  最近在江南有了一个新的词汇——干妈,无需置疑,这是小溪另一个称呼。重情重义的女子总想要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留住每一个人,每一颗心。她想要当有一天我们垂垂老去,头发花白的时候,大家还可以再聚在一起,聊一聊江南,说一说共同的孩子。不得不说,太姑祖、情书风、以及此时兴起的“干妈潮”,使得小溪对于江南的印记越来越深,在江南人心中的分量也越发珍重。她是江南的一条小溪,穿过青石板的大街小巷,灌溉这一方花红柳绿,在蒙蒙烟雨之中留下最美的痕迹。
  
  半年之久的相处,对于这个女孩也算有些熟识。她善良,她柔软,所以她的生活自然也就夹杂着很多眼泪。不够强硬的女子,必然会受到来自外界的伤害,她同时也不例外。生活虽然琐碎,抑或说充满了挫折,但是她有自己的爱与关注。她爱她的故乡,她的父母,每一次谈及这些,她平实的话语总会让你觉得这样的女孩不简单,虽然弱小,但有一颗赤子之心,想要努力为自己的父母撑起一片蓝天。我喜欢孝顺的女孩子,因为懂得感恩父母的人一定是好人。
  
  若单单说小溪给我的感动,的确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但是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江南,她所有的誓言都是有关整个江南,那一份坚持与热心,那一种捍卫与挚爱。或许词语总是显得空洞和虚无,可是她实实在在的行动刻在江南的时光笺上,让来来往往的江南人见证着。我一直认为人生就是一种行走,所有的停留都是暂时的,我们都必将离开,只是时间或早或晚的问题。每一次小溪“信誓旦旦”说她要守候江南到老去到死去的时候,我都会想她是太年轻,还是爱的太深沉?
  
  她有很多马甲,但是真正中她心事的或许就是这四个字“何以为暖”。我也在问自己相似的问题,世界如此薄凉,我们该何去何从,又该如何微笑向暖?很多问题没有答案,所以所有的思考和问句都只能慢慢被自己消化,不去再追问究竟。此时,我只想说:何以为暖,以何为暖,你就是自己的暖,用自己的光源温暖自己,温暖身边的人。只愿你可以一路向暖,不再冷,不再痛。
  
  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江南之薄年
  
  我只有一天的回忆,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记盈时薄年
  
  一首歌可以唱多久?相遇别离又需要几首歌的时间?寒假是自由的跑马场,没有人说话,没有事可做,只是我自己的时光。我可以尽情地放心地循环播放着周董的歌声,我在歌声中寻找她。我说过,肯定会有一首歌让我想起她。给我一首歌的时间,陈述,记录。
  
  为什么迷恋周杰伦,几年之前我会罗列出一大堆理由来证明,他值得被喜欢,值得被爱。但是现在别人问的时候,我则会倾向于沉默。因为说太多,都是怕别人质疑我的喜好,而现在听周董的歌已经成为一种我的生活习惯,跟别人无关,只有自己偏执喜好的故事和旋律。薄年,请允许我借你不喜欢的歌,讲述如水时光的微澜。
  
  薄年,最初认识她的时候,她的名字是“小寂寞、凉薄”,看多了青春故事的寂寞和凉薄,必然会有一点点抵触。所以初相识,没有太多的关注。直到在江南再次遇见,她叫薄年。人的记忆和偏好一样奇怪,不需要解释。我最喜欢的主人公名字是——李良辰和季薄年。她的文字和名字用飞花姐姐的一句话来说很贴切,大意是:薄年,薄年,文字不薄,情更不薄。
  
  薄年和晴初不一样,晴初是个真正的孩子,而薄年却是孩子先生。从字面来看就有差别,涵义自然而然就更加不同。这种定义介于成人与孩子的边缘,有些纯真,有些清醒,情绪愈多,心里就会更多挣扎。她叫嚣,她沉默,她离开,她回归,她坚持要有自己无可复制的标签,那是属于自己的记忆符号。这样的人应该是特别害被遗忘的,她希望她记得的人都能看到一个表情、听到一首歌,就想起她——那个让人抓不住的女孩。
  
  薄年的青春究竟是怎样的色彩,我没有经历过,所以也不能妄言。只是她笔下的故事,仿佛都在走向相同的归途,而那正是一条不归路。我一直没有耐心去看别人的文章,总觉得好长好长,看不到尽头,但是因为要给薄年写“江南优秀写手推介”,我反复看了她的几篇文。这样的文字是极易让青春的我们感觉到疼痛的,这样的女孩也就那般让人想要去心疼与靠近。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城池,我选择紧闭城门。你若来,我开门,你若不来,我自顾欣赏。
  
  我和薄年,谈不上深交,也不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薄年说我给她的感觉像大叔,很踏实安心的感觉。薄年给我的感觉,我不止一次说过——是阿狸。千变万化的阿狸,充满着独特魅力的阿狸,我想阿狸的梦之城堡也一定盛着她的梦和成长。阿狸的漫画在简单唯美之中,有一种纯粹真实的东西指戳人的情感。我喜欢阿狸,所以也甚是喜欢如阿狸一样的女孩。
  
  周董唱到“在一起叫梦,分开了叫痛,是不是没有做完的梦最痛”。歌词里、文字里总会说着各种各样的痛,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怎样才算痛,因为生活中其实怎样都不能算——足够痛。我想问薄年:你觉得你痛吗?答案并不重要,我只希望她能够找到自己想要的留恋,停泊下来,不再独自飘向远方。这句话有些矫情,有些笼统,但是我想薄年她应该是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停留的,被一群人温暖着,呵护着。
  
  有人对我说安静的时候特别容易想念。妈妈屋里的灯关了,看不到光亮。邻居家的猫估计也睡着了,听不到声响。此时,不停重复地打着她的名字,想起从相识到现在,所有的交往好像一直都是“清汤寡水”。不过我很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不累,不疲,亦不伤。她会离开的,我知道并确定。敏感的人不适合交朋友,因为不会长久。
  
  写到这里顿了一下,现在正是北方的冬夜。薄年她一定没有见过,她说她是向往北方的孩子,有一个关于北方之北的梦。南方的候鸟,一过冬就会原路返回飞到北方来,我想在旁边飞的那一个一定是薄年,她跟着候鸟一起飞过来了。见不到北方的冬,便不算真正到了北方。因为我觉得飘舞的雪花和干冷的空气是北方最具特色的感触。我喜欢冬天的那种干冷,仿佛要把世界的热量和水分抽干,把自己的血液和情感也抽干。换而言之,就是素颜的尘间,唯一记载的是——自虐和清冷。这样的年份,算不算“薄年”?
  
  这样的夜很黑,手指被冻得有些僵硬,尤其打字的时候,那种感觉更甚。我在想,相同的时间,不同的空间,她在干什么,她的夜色又是怎样。有时候很喜欢那种“秉烛夜游”的味道,随心,随性,随缘。我们可以随机乘兴一路走过去,见到自己想见的人,说几句话,赏几两月色。这样的情谊就如那皓月,温柔坦荡,让人舒畅。想着想着,这样的夜色足以让人醉了。
  
  这首歌已经循环了不下十遍,虽然是给我一首歌的时间,但是写着写着,又不仅仅是一首歌的故事。反复听这首歌的尾音,充满了迷离的合音效果,仿佛内心的呐喊,如涟漪一波波散开。这本来是情人之间的歌,但是很多友情比爱情更值得咀嚼和品味。我们心里都会有理想的友情,终身不弃的陪伴。可是,梦很美,却很痛。所以我不再做梦,喜欢沉默着看大家走马观花的路过。薄年,她是过去式,还是现在进行式,还是未来式?我不知道。我们或许已经错过,或许尚未开始,但是我依然想说:孩子先生,我在。
  
  “如果你想忘记,我也能失忆。”我喜欢这句话,因为就像我们的交往一样,转头,成空。是的,或许我们之间本就没什么记忆,所以用这首歌的时间,来造回忆。记住,或忘记,都不重要。只要她安然静好,就是我最好的祝愿。
  
  盛夏的果实
  ——江南之晴公子
  
  习惯了沉默,便不知道如何去诉说所谓的情深,笔力的有限更加束缚了表达的力度和深度。假期在即,校园里明显的少了很多聒噪,这种安静很适合抒情。我在想我该怎么写,怎么记我对她的印象。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用平铺直叙的手法去记录这一场遇见。盛夏的江南,那个属于我们的季节。
  
  陪时光坐下来,含一颗回忆的糖。季节已经是隆冬了,回忆却带来了盛夏的温暖。那时候,我们像新进的戏班子,叽叽喳喳闹江南。转眼,我们也算“老人”了吧,看着越来越多的新人到来,有些眼花缭乱了,但是她依然在。只要看着她,整个江南就不陌生。所有走过的路,发生过的故事,都会被一路记着,回忆着。
  
  回忆从最底层泛起,就像滚烫的水冲泡的碧螺春,在时光的水面一一舒展,静好如斯。好心情的,第一次看到她的名字——晴公子。很有情趣的名字,自古以来“公子”都是让人一见倾心的角色。在后台审稿,再次看她青葱的文字,延伸出时光的枝桠。每个人都有故事,每个人的文字都有自己的气场。看她和薄年在各自文集后面的留言,我知道那是青春的死党,很喜欢她们这种叫嚣却又纯粹的友情。这一切都让她在我的心上写下痕迹,只是远观,远观着她们的欢喜和骄狂。
  
  去江南只是应飘絮之邀,加入群里看着所有陌生的代号,我默默地选择潜水,旁观别人的热闹,不发一言。直到有一天,看见她的出现,我忘记了我们当时的开场白。我只知道我说我喜欢她的时候,她告诉我她也喜欢我。那种感觉我一直都记得,很清晰,很美好。好多人参悟的幸福不正是如此——你喜欢的人正好喜欢着你。以她为契机,我算真正进入了江南。不过那时只是记着她,却未深记。
  
  “喜欢”二字让所有的故事有了继续的理由。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原来晴公子非真公子,是名副其实的娇姑娘。的确,她虽然不是那种摇着一把折扇,迈着风流步,饮酒看花的江南公子。但是在这小姑娘的身上,有着一股难得的豪气和血性,有些莽撞,但却不失可爱。这样的女孩一出现,就可以让所有人感受到一种热情、亲近,感觉她就是天气里最明媚的晴天。不过晴天伊始,也总会阴雨,她所有的表情以及言语给人的感觉都是清新自然的,很纯净很张扬的色彩。
  
  我喜欢用缘分来解释所有的遇见。不久之后,“相公”“娘子”便成为我们喊彼此的代号。开始的时候我有些不以为然,因为我知道晴初心里盛着很多人,那是我挤不进去的地方。所以我清醒地知道,我只是比以前更靠近了她一些,可以跟她聊天乱侃,可以给她帮腔叫骂,但是并不算真正的亲密无间。不过有人陪你闹,陪你笑,已经实属不易。我觉得已经很知足了,太满则溢。不过那时候一下线,我们依然什么都不是。
  
  说到这里,思绪有些短路。我们的故事很琐碎,就像江南水乡的那一抹风景,万千细小的点缀构成了所有的印象。提起她的名字,“安格”“锦瑟”“诉晴”等等,她用自己的心情做人生的签名,极易打动人内心深处的共鸣。我喜欢去她的空间,看她所有的说说,重复翻以前的留言,于点滴之中感受她的喜怒哀乐。我想,这样的女孩子是极易幸福的,也一定会幸福。
  
  最美好过后,往往就会归于平淡。那一段时间我感觉她在离我越来越远,甚至真的感觉要失去她了。她是很讨人喜欢的女孩子,所以有她的地方,总是围绕着一群人。我看着她们的嬉笑怒骂,很欢乐的氛围,我感觉很失落。那时候我对薄年说,我觉得晴初离我好远。我突然很留恋最初相识的日子,那是独独属于我们的世界。薄年对我说,这次是我错了,晴初一直在喊我,只是我没有回应。尕贰也在不停地告诉我,晴初很在乎我。看着晴初在群里的呼唤,突然明了。他们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该懂得的。后来想想,是害怕一旦拥有,就会失去吧。所以小心翼翼的停在一定的距离,守望着,陪伴着。
  
  “我没有娘子。不要喊我相公。”我记得那天她突然说出这句话,无论我面上怎样微笑着说“嗯”,我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那时候想过解释,想过挽留,也想要告诉她:在我心里,你很重要。可是一直以来的理智告诉我,所有人都是过客,所以都会离开。既然晴初要离开,那我愿意不作声,看她离开。那一天,我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情绪,很烦躁。直到晚上她的突然出现,我才知道我是那样喜欢着——有她的日子。没有删除,没有拉黑,我们依然还在一起。
  
  每个女孩子都有自己的“唯一”情结,都希望自己是被珍惜的,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晴初也不例外。我其实要感谢那次“隔阂”,正因为此,我知道晴初是在乎我的,也希望我能够学会珍惜。有过波澜,才会更懂得享受“小别胜新欢”。这之后我和晴初中间更多了一种默契,看到她的时候,我会感到润物细无声的欣喜。这种感觉很难得,我知道此时的她,离我很近,很近。沿着江南的风光一路走来,我依然爱着她,她是所有人的无可替代。
  
  晴初。反复吟念她的名字,想起她的容颜,还有她叫的那一声声“娘子”。这个冬天很冷,校园里也很寂寥,但是想起她,心里暖暖的。她是我的女孩,是我盛夏光年里最明媚的花开,我愿意用文字记下她,更愿意用心留住她。她是好酒,在时光的陈酿下,越发醇香,越发迷人,值得品,值得珍惜。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谨以此文,献给我唯一相公——晴公子。这盛夏的果实是我们的遇见,用时光为谱写下的歌谣。只要她记得我,就是盛世安然。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加入兰草地

发布主题

在线排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友链申请|手机微社区版|格律检测|应聘编辑|在线留言|兰草地 ( 皖ICP备11020556号 )

GMT+8, 2017-10-21 16:31 , Processed in 0.165539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8-2013 Design: Comiis.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