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 青春校园 查看内容

轻狂将近,不羡白雪迟暮

2013-8-4 09:54|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26003| 评论: 1|原作者: songdi1991

  青春是一场让人轻狂的饕餮盛宴,执迷于其中的我们是否会在午夜惊醒?
  ——题记
  时光呼啸而过的午后,不禁回忆18岁那年。那会儿,我们不懂青春,似乎青春就是一种自我骄傲和放任无知的资本,唯有挥霍生命、随波逐流才可昭示它的存在;用文采飞扬、侃侃而谈来显示它的魅力;用我行我素来、独来独往践行它的洒脱……殊不知,这一场惊艳的宴席汇聚了那些年太多的交集,承载了太多的生命中的第一次,充满好奇,带有惊喜,还有一点点痛。
  光阴似流水,青春是流年,却从未给追求者赶超的机会,我们这些在青春迟暮之年的执着者也不是例外。追溯年轻岁月,遥想当年“风情万种”和“年华虚度”,遂感慨万千。
  话说回来,不外乎那些人、那些事和那些年年少轻狂的自己。一切被时光掩埋于夜幕黢黑,却铭刻在街角的青石之上,任其风吹雨打、雷电交加。
  
  一、谁的青春,谁不迷茫?
  青春,一条漫长曲折的道路,繁花烂漫,却又皑皑白雪。若是夏夜过后惊奇般的清凉,那便是恰好不过的了,好比幻想中重温的童话。少年般炙热纯情或如昙花,暮盛夜衰,狂热在寂寥苍穹;亦如一汪清泉,从一个渺茫的进口缓缓流入,盘绕了两段诗画中的青山碧水。子夜香昙还会盛开在那夜深人静的巷弄么?会吧?还是不会?我想仅仅一枚信封便可将其牢记和紧锁,随同狂热的青春一起,磨平棱角,散发芬芳,最后索性将那牢底坐穿。
  青春,一段不深不浅的迷茫,无论少男还是少女,痴情地去等待一个人,一个乘风而来的智者。多想这是一段不要寂寞太久的等候,那样,套铸的流连也能铺满金色,如日落前的沙滩;那样,惊魂的岁月也会安详迟暮,似日出前的朝霞。静候,黎明前最好救赎,诠释了最狼狈和孤寂。迷茫,仿佛是这个时代的代言词,让自作聪明的人也会迷失自我。
  青春,一篇奇幻惊险的童话,风风火火,跌宕起伏,同时又不失烂漫纯真,唯美怡人。我青春,我骄傲,我青春,我自豪,挥霍的汗水,交融的泪水,喷灌着成长的伤痛。这是一首不老的童谣源远流长空旷的心之峡谷,洒脱于稚拙尘封,像一股清泉,源源涌出,沁入血液,川流血管,流淌在经历过青春飞扬的每个细胞中。
  
  二、一首老歌,一首情歌。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那一世》仓央嘉措)
  是有多少次日日夜夜的反刍交织才修得痴心绝对,是有多少朝朝暮暮的牵手相伴才获得比翼双飞,是有多少分分合合的破朔迷离才换回一往情深?
  一首老歌,多久没有被弹唱,从很久以前,延续到很久以后,即使灵魂中会翻滚,终究会让涟漪徜徉在安静闷热的夜空。
  一首情歌,多久没有被遗忘,从很久以前,延续到很久以后,即使窗台上会演奏,终究会让习惯抚平在寂静徜徉的琥珀。
  “命运好幽默,让爱的人都沉默,一整个宇宙,换一颗红豆。回忆如困兽,寂寞太久而渐渐温柔。放开了拳头,反而更自由。”(《情歌》梁静茹,词:陈没)一首歌,活在过去或者现在,都是活着,爱,就疯狂,不爱,就坚强。疯狂过的岁月和朝花夕拾的是曾经的我也会是今后的我,坦荡之路,用明目看穿,才会更加宽广,不会再遇见黑夜迷惘、梦靥迷离。还能坚强思念,还能记忆寒暄,还能铭记箴言。
  过往如风,随风而逝,面对大河,我无限感慨,逃不过一首情歌。
  
  三、欲望都市,谁主沉浮。
  感情的驱使,欲望的主宰,越是想要放空式的无欲无求,越是欲罢不能的饥渴难耐。偏执的内心总是有太多的渴求,会向膨胀的都市。愈是自我发酵,愈是循环往复、无休无止。倘若自我救赎能是灵魂解脱,你又会从何来?请给我一片幸运的四叶草,将我的忧愁和寂寞带走。
  可是,一把锈迹斑斑的铜栅栏,截断那条幽深甬道。我看不清负载精灵的棺木,其中贮藏的是谁曾不老容颜。一扇木门,你却总是如此不忍推开,你何必让我苦等?我又何苦等你涉足?被欲望冲昏的是年轻的生命,随同三教九流沆瀣一气,游离的欲望浮浮沉沉,堕落迷离的烛光摇曳在月黑风高之夜。
  一切终究是要回归正轨,回到既定的队列。车轮翻滚向前,会看见怎样旋转世界,瞬息模糊,瞬息玄乎,看不穿也望不见的是坚实如磐石。何不随着雨夜而眠,静听黄昏的解诉,一页,一夜;一夜,一页。
  
  四、不盼流年,只诉情殇
  流年,不就是那一片狂乱的烟雨么,彻夜彻夜地倾盆而至;又像个傻子,疯疯癫癫没完没了走到天涯尽头;不外乎是回忆里的疯狂么?
  情殇,在倔强岁月里闪着光芒,曾陪伴彼此走过青涩岁月。敢情雨后彩虹划过的衣裳是否还沾最初梦想?当我还是我,我还可以像多年以前一样年少轻狂,承诺着多年以后我还是一样;当我已不是我,我还可以笑谈多年以前我那份疯狂,至今的我还是继续那份无谓的疯狂,任凭烟雨浸染发黄衣裳。
  也许,在尽头世界或是曼妙童话中,时间从未泛黄,从未走远。于是我也开始害怕,白驹过隙,会让现实更加紧张。
  我深怕,从瞳孔中看到曾经的自己,四年前的那个少年也是如此,多么深刻,多么痛的觉悟。后知后觉,多年后,我便成了曾经的你。或是一场江南烟雨,马蹄踩过的青葱和陌上青青,流年镌刻的不是浮华,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的伤痕。
  随风而逝,如同一场诡异的穿梭旅行和大洋历险,谁是那个不回头叫作理查德的老虎已经不重要,因为这是有关少年派的旅程,感谢和感激青葱岁月和傲人的青春相伴!沉积后青春的诗歌静静流淌在相拥的河流里,涤濯在不深不浅的碧水中。好梦,一场!
  
  结语:
  每一个潇洒的灵魂,青春都有一种执著的稚拙。一路走来,徘徊过多少旅馆,驻足了多少驿站,每次的相逢和邂逅,分手和别离都杂糅了不同的意境,生长带有一丝惊喜,一丝感动,一丝伤感,一丝情殇,汇入雨夜,与君长眠。
  
  “雨夜听雨。湿了谁的梦?
  倚窗思伊,乱了他的心。
  前世情缘,今生重现,谁看穿今生,谁笑谈前世,我若为王,子尚在水一方?
  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纵叶落花开,却缘尽不散,望帝春心,章台柳青仍在。
  昨夜观雨,今晨探露,雨湿了落叶,露结了青尖。
  纵有三生,谁人看得见我之落叶,谁人触得及悸动青尖,夜黑细雨。
  缠绵,
  不过是前世今生。”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墨画 2013-8-6 09:33
喜欢

查看全部评论(1)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