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 杂文论文 查看内容

狗小姐与人先生

2017-10-5 08:48| 推荐: admin| 查看: 4203| 评论: 0|作者: 田宇



  家里在经过二十余年的三口生活以后,今年多出了一口——Carol,这是我给她取的名字,至于意思嘛,便是这个词原有的精神:高贵的颂歌。顾名思义,我非常希望她会是一个高贵儒雅的“女孩子”,所以,对她总是带着一种期盼与担忧的心情。
  她是在一天夜里来到我家的,父亲晚上喝了酒回家,说是赠我一个礼物。于是,伴随着父亲的酒气还有我家暗一点的灯光,她小心翼翼地从酒箱里爬出来,成功站在了新大陆上。不过她刚来的时候原没有西班牙人那样的傲气,她四条腿在晃,行动迟疑而不灵活,四处打探。我仔细看过她,天哪,竟只有脸盆口那么长。我妈有些担心,问父亲:“你怎么弄来条小狗呢?以后养着肯定脏。不过,我看她摇摇晃晃的,没问题吧?”父亲摆摆手:“他们送给我的,才四十多天,还太小,没什么毛病。”我再仔细看看,也是,毛绒绒的一只,看上去就不怎么大。于是自打这天夜里,我便稀里糊涂地有了个“妹妹”,而且是“升级”版的。
  刚开始的几天,尤其是夜里,她非但很少吃喝,而且叫得厉害。几次母亲都发狠:“不行就把她送走吧,这样怎么睡觉啊?四邻不安……”那几天我是很警觉的,每到这个时候,就出去做两件事:安慰老妈、哄哄Carol。当老妈睡下以后,我就去抱着Carol。情知她是害怕加上想家,于是我的动作每次都很轻,轻到可以让自己也睡着。每一次我抱她,她都会停止叫喊,然后遂有睡意。却我一放她,她便复醒。于是就周而往复,终于到她可以安静时,已是第二天两点半了。我感觉照顾她更像照顾一个孩子,可那几天我的觉确实少了点。
  又过了一周后,她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笼子。此时她对这个家、这些人已足够信任,又给予了她独自的领地,遑论曾经的记忆,便是她的亲生兄弟,亦可以不必在意了。直到这时,“一家四口”的雏形才得以显现。
  这期间,我去翻了大量关于她的资料,一为更好地了解她脾性,二则是为了留下她。因为母亲一直对于Carol的种种“性情”与“天性”极为不惯,常有打她的倾向。所以我便向母亲解释了这都是正常的现象,一些不好的习惯只因我们还没有教好她,譬如:大小便问题、叫喊问题等等。
  平心静气的谈话更容易让人接受你,尤其这里面的“观点”还出自于权威的资料。母亲可以不信我,但必须会信权威。终于,母亲打消了送走她的念头,她可以放心地做我的“妹妹”了。如此说来,她能留下,有一半出于我的功劳也。
  至于另一半呢?都全靠她自己的努力。首先从外貌上说,她属于贵宾的类型,而颜色,却不同于大多数贵宾的毛色。是香槟色的,这是研究宠物的专家们说的,具体我也形容不出来,反正就是黄白之间掺一点米黄就对了。她的耳朵很大,几乎贴地。然后后腿有力,经常做攻击态势,可以跳、蹦得很远。她的行动呢,有点类似于兔子的匍匐,无论是走还是跑,虎虎生风(尤其是大一点后,更见如此。)母亲爱她这种精神与活泼,也时常夸奖她“可爱”,所以以后,她们的关系便更加融洽了。
  在她四个月的时候,由于之前经历了第一次打针、第一次洗澡、第一次剃毛……有过害怕,也有过安慰。所以慢慢,我们三口与她开始彼此妥协、适应,愈来愈似一家人。她明白什么叫“休息”,什么又叫“生气”,所以,除了一天三次出去玩,其他时间,她会选择自己玩耍,或者休息,绝不再乱叫。这是母亲对她满意的地方。
  我呢,与她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除却早上父亲陪她遛弯以外,中午与下午两趟皆有我来负责。只要是一出门,凡事,我们两个便是商量着来。我素来是民主主义者,我希望与她之间,不是一种“主仆关系”,而是一种“朋友关系”。她要理解我,我也要理解她。例如她好偷吃一些地上的垃圾,这一点我便非常反对。出于对她好,次次我必用力扽她,将她牵走。她有时不解,会扑我,我便大声呵斥,提醒她不该如此。果然,当时她是不会明白的。可到了第三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后,她竟有所改观了。“她是通人性的”,我时常如是提醒自己。
  在家里做游戏,她很爱啃咬拖鞋与拖把。我想,这虽有失“贵气”,但终究无伤大雅,也就随她去了。可毕竟如孩子一样,如果一昧的惯、宠,就不免会有问题出现。
  其一,有时她玩儿的性起,你若让她回笼,她便不甚愿意,有时甚至发脾气。每到这时,无有他法,只能硬牵绳子把她“请”进去。可回回都要经过很长时间她“不满的抱怨”后,这一场风波才得以休止。声音很大,有时在楼下亦可以听见。
  其二,只要她想出去玩,不论何时何地,她都会以洋大爷训小厮的口吻尖叫,直到你向她投降为止。
  最后,就是过分“缠人”的脾气,从小都没有改。
  正因为如此,母亲的那个“送走她”、“教训她”的两条理论又被提上了日程。说起了“教”,其实在这里我必须承认,作为一个和她走得最近的我,不仅没有教好她,反而有时为她招了不少莫名的过错,我确实没有尽好责任。
  比如有时她大声喊叫时,我非但没有去“教给她”不能去叫,有时反而会认为这似撒娇一样颇为有趣,任之放之,最后,让她被母亲打。
  还有有时,我会偷偷地给她一些吃的。目的,当然是好的,可她嘴馋,一旦上瘾,便如同烟徒渴求古巴雪茄一样。声音自然小不了,挨打自然也是少不了了。
  我看过书上说过,对于宠物使用暴力,有时它们会在“莫名其妙”里挨了打,然后下一次再“莫名其妙”地犯了错。我明白打不能够解决问题,但我也理解母亲对于她的叫喊的难以忍受。其实,一些错,我是真想与她共承担的。只是,我无勇气。
  总之,如今的Carol越来越向着“成熟”与“魅丽”更近一步,我们的关系也便是这么一种关系。记得有一次我无意中查阅到,Carol的寿命可能有十八年。不知怎的,我竟提前预支了十八年后的“心酸”。
  我从不想我的“妹妹”会离开我,我希望她也是。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就负责健康、快乐地“玩耍”,这也就够了。
  她总会长成一位狗小姐的,而我也会长成一位人先生。只是现在她的“狗小姐”做得挺自然,而我这“人先生”,有时却不怎么靠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