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倾城之恋] 半城烟沙

[复制链接]

27

主题

557

爱心

594

草苗

粉花LV.5

Rank: 3Rank: 3

积分
728
分享到:
发表于 2019-9-11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序

  这已是入城的最后一道防线了

  烽火狼烟弥漫在整个长安城的上空

  “倒油,点火,放箭”

  一个肥头大耳的将军模样的男人大声吩咐着

  无数个火把飞向这座早已空无一人的城

  “不行,再快一点。我一定要去救他,就算是要用我的性命去换回他,我也心甘情愿”

  “呼,呼”一个一袭红衣的女子一边抹了一把额角细密的汗,一边不停的向回城的方向飞奔而去。眉间的朱砂早已被地上飞起的飞沙染成了暗红,艳阳似火的红纱也早已失去光泽,发如雪般肆意凌乱在呼啸而过的北风中……

  她顾不上自己身体的疲惫,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一定要找到他。

  一定要……

  “再晚些可就真的”

  来不及了……

  最后一道防线已然崩溃了

  她看着昔日人声熙攘的长安早已变成一座死城,曾经的繁华一去不返,空气中弥漫着浓密浑浊的燃烧过的焦味,她眼睁睁看着那面旗从城楼上重重跌落下来

  “太晚了,我回来的太晚了”

  声嘶力竭的她,仰天长叹一声,泪顺着她绝美的面庞滑落进她细长白皙的脖颈

  “对不起,都是我。都是我明白的太晚了,害了你”

  她跪倒在地上,身旁是那无数战死将士的尸身,血水慢慢流汇进不远处的小溪,慢慢的溪水被血染得殷红

  她身子再次失去了平衡,失魂落魄的跌坐在那里,泪眼婆娑的看着这座人间炼狱般,弥漫了死亡气息的城

  忽然她暗淡的目光又重新闪烁起了点点光芒

  她跌跌撞撞的搬弄着那些无名姓的尸体,“不是,不是他。他一定还活着对不对”

  “为什么,你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

  她疯了般不断的寻找着他的踪迹

  “啊!苍天啊。求求你告诉我玉珩,玉珩他到底在哪里,求求你把他还给我”

  “求求你不要把他从我的世界里抢走好不好,我……”

  我爱他,我终于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

  只是这一次,她注定再听不到半点回应,她的声音被怒吼的风声淹没,她伸长脖颈,喉咙微微动了下,终于闭上了眼睛,她累了,这一世她活的太累了,曾经的自己爱错了人,真心错负。不曾想他并不是心如其表面。

  她恨自己活的太荒唐

  七月飞雪,打在身上冰冷刺骨

  血水与白雪交织,仿佛从天而降的是红雪

  慢慢的,纯白覆盖在她冻僵了的身体

  “玉珩,你说上天是不是和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我爱上了你。只是,一切都太迟”

  太……迟……了

  白皙的纤手重重垂在地上

  雪还在肆虐的下,越下越大,不一会儿的功夫已片片如鹅毛

  她同他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慢慢的,皑皑白雪慢慢堆积,变成一个个此起彼伏的纯白的小山

  死寂终归于沉静……

  1

  “呼呼,冥雪等等我”身后的他追了许久,如今累的气喘吁吁。

  泪水沾湿了她纤长卷曲的睫毛,她终于停下了飞奔而来的脚步,他看着她停下来,也随之放慢了前进的步伐。

  扑通一声,她跪在地上。掩面恸哭起来。他紧随她身后,左手轻轻搭在她不住颤抖着的肩头。

  扭过头的瞬间,右手轻轻擦拭了下双眼。转而慢慢俯下身子,双手环抱住她缩成一团的小身板。他的额头轻轻点点的贴在了她的背

  “是我无用,是我没有用。我真恨自己,为何今夜不留在山庄,做最后的防线。现在我们的山庄没有了”

  “冥雪,如果我当时……”

  身后的他痛苦的说着,嗓子沙哑如破锣

  她颤抖着的手慢慢触碰到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别这么说,那些人有备而来。就算你我二人留在这也是于事无补”

  他闻声哭的更伤心了

  话音刚落,泪如断线的珠子散落满地就如她已然破碎的心

  “有些爱像断线纸鸢 结局悲余手中线

  有些恨像是一个圈 冤冤相报不了结”

  潺潺东流的小溪,硝烟渐渐平息的山庄深处,她双目失神,茫然的走回昔日自己在这山庄中最喜爱待着的地方。身子一步一晃。仿若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曾经他们兄弟姐妹们打闹嬉笑的地方,她回来了。可是他们人呢……

  她绝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是说不出的伤痛苦楚

  她并不晓得危险正步步朝她逼近

  “传我命令继续搜,不许放过任一角落。不可放过一人”

  “只为了完成一个夙愿 还将付出几多鲜血

  忠义之言 自欺欺人的谎言”

  眼前这一一身华服的男子,她只消一眼便此生再不会忘记。

  她只觉自己被人团团围住,来者越聚越多。她听到了剑出鞘的声音。她笑了,笑着昂起头颅,慢慢闭上了眼

  “有些情入苦难回绵 窗间月夕夕成玦

  有些仇心藏却无言 腹化风雪为刀剑”

  “且慢,都给寡人放下”

  一个声音闯入了在她而言本该归于宁静的世界里,声音嘹亮如三月惊雷

  “只为了完成一个夙愿 荒乱中邪正如何辨”

  “不许伤她分毫,给寡人带回宫去”

  她闻声哈哈大笑,接着她睁开了紧闭着的眼,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似乎要从美人绝美的杏眼中喷出,她冲着他的方向大喊了声,那喊声凄厉如厉鬼般

  “飞沙狼烟将乱我 徒有悲添”

  “我要让你血债血偿,你一定要付出代价,我要用你的首级祭奠我无辜枉死的族人”

  他停下脚步,回头瞥了她一眼“很好,有骨气。寡人喜欢”

  “不过,在那之前,你可要好好振作起来,否则你的壮志豪言就注定实现不了了”

  他逼近了她,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她如死灰般失神的眼狠狠瞪着她

  “你就不怕么”冷冷的一句话出自一副婉转动听的嗓音

  “斩草要除根的道理你不懂么”她接着冷言冷语道

  他笑了“我偏不”

  他慢慢贴近了她的耳朵,轻声说了句“只因我喜欢你”

  她也笑了,哈哈大笑起来“你会后悔”

  那夜,他得胜还朝,随行队伍里带回了一个异族女子,她于他也算是一件心仪的战利品。次日,早朝之际他便当众宣布,她是他找寻多年的心中挚爱,不顾诸大臣元老的反对,他执意娶她做自己的皇后,从此再不纳其他女子入宫

  “半城烟沙 兵临池下

  金戈铁马 替谁争天下

  一将成 万骨枯 多少白发送走黑发

  半城烟沙 随风而下

  手中还有 一缕牵挂

  只盼归田卸甲 还能捧回你沏的茶”

  早朝完毕,他便三步并作两步,迫不及待的去见她。

  她命人死死的锁住宫门

  宫门内,她遣散了所有打算为她梳妆打扮的宫娥。披肩散发的坐在角落里,发丝粘在她哭过的泪痕处,黏黏的。

  她抓起他赏给她的那只五凤珠钗,细腻的指轻轻抚过上面闪闪发光的宝石,忽然她抬起手,把它丢向墙角。珠钗碰到墙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响声,珠花碎了散落一地

  他的手刚刚碰到宫门

  低头沉思片刻,终于,他还是没有勇气进去

  在她眼中,自己是那个毁她家园的彻头彻尾的坏人

  他的内心深处听到一个声音,他不敢面对她

  虽然……

  2

  “陛下,您对娘娘就是太过仁慈了。什么都任由她的性子来”

  跟随皇帝身旁的近身侍卫实在看不过去,忍不住脱口而出

  他回身又看了眼紫宸殿,便匆匆别过头去

  “她心里的苦,我明白。在她眼中难道我不是那个害她失了一切的坏人么,她赖以生存的地方,以及她对未来的渴望。都在那一战中化为泡影”

  “可是,真相或许并非娘娘看到的这样”

  他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走吧,回养心殿”

  “寡人突然想起自己还有很多奏章没有批复”

  有些事只能她自己去参透,有些话说出口只会把人推向更深的深渊,让一个人绝望到发狂,失了心智。与其如此,不如叫她恨我,有时候恨一个人也是支撑一个人生存下去的支点。

  她定会为自己同门报仇,那她有朝一日定会重新振作起来

  或许她终其一生都会想着怎样杀了自己,她永远不知道真相,于她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毕竟那个真相太过残忍了

  “别以为你给我最尊贵的位份,你赏给我最名贵的珍宝,玉器。你给我最华美的衣裳,我便会对你感恩戴德,从而爱上你,痴心妄想”

  “我不求你会爱上我,我只要你好好活着,活在我身边,这就足够了”

  她死死咬住他吻上的唇,他笑着擦去嘴边的血迹,看向她的目光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

  她发出阵阵冷笑“那你可心甘情愿死在我手里”

  他亦笑着回答道“能死在心爱的女人手里,也算是圆满了”

  他从容不迫的解下腰间时刻佩戴着的匕首,递给了她

  她惊的张大了下巴,手不由控制的不住颤抖着

  心底有个声音不断重复一句话杀了他,你就报仇了。可是,她还是……

  “傻丫头,怎么下不去手么。记住想报仇就要让自己彻底的成为一个杀手,从此再不可被任何感情所左右。心里只有恨,难不成你”

  她抛下匕首,哭跑了出去

  她也不清楚,她心心念念的盼着的那一刻来了,可她为何就是不忍心,做不到

  “是你害我失去一切,与我而言是你把我推向火坑。我又怎会爱上你”

  再有机会,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绝对不会,她抹去脸上的泪痕,重新绽放出绝美而又冰冷的笑

  她心一横,下一次我定不会放过你

  3

  翌日天蒙蒙亮,她便乔装打扮跑出宫外去找他

  她在宫墙内听到风声,王宠溺新妃荒废了朝政,如今四海百姓纷纷对他嗤之以鼻。

  她坐在梳妆台边,看着镜子中绝色的自己,抬手碰了下珠花,顿时那些珠子宝玉因碰撞而发出清脆的声音。接着她又不紧不慢的卸下那碎玉做成的长长护甲,端坐在那笑颜如花。“咎由自取,这都是你应得的报应,哈哈哈”

  眼下正是推翻他统治的大好时机,她切不可再错过了。

  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这一次,她断不会再次左右徘徊,摇摆不定

  她换了一条僻静的小路去跟他碰头,小院僻静,寂寥无人。而通往这里的道路却有许多。如此再安全不过。

  她满心欢喜的来到门前,刚要扣门

  忽然,她再次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似乎在同何人说着些什么

  奇怪,他这是在和谁说话,他同那来者怕被人听到似的,故意压低声音。

  本是寂静之所在,怎还需如此隐蔽

  透过门缝,她一眼便认出了那人,即使没有身着官服,俨然一副百姓装扮,她还是能认出他来,罗伊王—当今大王曾经的最大对手,先王准备传位的第二人选

  她看了许久,那罗伊王不曾有要走的样子。为何他二人竟会有联系。

  她记起自己头些时日前来,也是听到了院内似乎有声音,虽然声音极轻,却隐约可见。她曾问过他,这僻静院落怎会有人贸然前来,他都眼神躲闪,口中含糊其辞。“怎会,冥雪,定是你多心罢了”

  “恰如你刚刚所说,此处僻静,又怎会有人前来”

  她心一紧“难不成是你被人盯上,有危险”

  “舒玄”她生平第一次这么唤他,不是那简单一句师兄,眉眼脉脉含情的看着他

  他见她一脸焦急,如此紧张自己。伸手轻轻掐了把她肉嘟嘟的小脸蛋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好一会儿,她终于按捺不住,从背后环住了他,朱唇轻启:“带我走,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我失去了一切,不能再失去你了”

  他的心似乎被一股无名的力量拉扯着,看到她此般模样,眼圈微红,不想一句简单的带我走,竟让一男子泪不住留下来

  “对不起,我不能带你走。我留下还有自己未完成的事。我不能放弃”

  “为什么,所为何事”她眼睛不眨的看着他,她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他面对着她

  “你可知我知道你或许会有危险,我有多担心。如今我什么都不想了,因为我怕你同大家一样”

  “会,离开我”

  她踮起脚尖,伸出白皙如凝脂的手,轻轻抚摸着他的面庞。

  “既然你不肯随我离开,那我陪你面对这以前,告诉我那罗伊王是怎么一回事”

  他亦低头看着她,喉咙微微动了动

  “对不起,冥雪。这件事我不能告诉,真的对不起”

  冥雪闻声慢慢放开了他,她笑了,她心如明镜一般,不论如何他是不会同她讲的。从来都是如此

  。她一有心事便会拉着他说上三天三夜。了他从来都是一壶浊酒,独自倚靠在百年梧桐下。

  “原来你还是有事瞒着我。不是有危险,而是你……”

  如今他有危险,她怎会让他再身陷险境呢,只是,他真的就危险么

  茂密的小树林,她再走不动了。痴痴的坐在地上发起了呆

  “喏,玄,给你吃”她把饼掰成两半一半拿在自己手里,另一半递给了他

  舒玄伸出手刚刚碰到饼便缩回手去

  “不行,现在外面乱的很。我要是吃了,万一,万一我们再没有吃的怎么办。我答应了师父要保护好你的。就”

  他脸憋通红,她看着他的样子,禁不住哈哈大笑

  “你笑我做什么”舒玄眉毛微微皱了下,冥雪见他快要生气的样子,连忙哄他“你不是说待你长大就跟师父讨我做媳妇嘛,万一你饿死了,我怎么办呢。那我不就没有夫君”

  他凝视了她一眼,轻轻摸摸她的小脸。

  “呵呵,童言无忌的一句话”

  “师兄,你总是这样。那天即便我说了女子不该说的胡话。你也是不肯啊”

  “如果那日是怕我挨饿,这次呢。又是为了什么,我可以放下荣华,仇恨。可是你呢,仇恨么”

  “我们还能回到当日么”

  4

  “难道那些都是真的”

  这个不安想法时时萦绕在冥雪心间,再挥散不去

  那日,她听从里他的指令,“既然关键时刻,冥雪再帮我做件事”

  他轻轻抚摸着怀中美人如墨般乌黑浓密的发

  临出宫门,她重新对着镜子审视了下自己,唇轻轻抿了下红纸

  “娘娘,您的百合汤好了”

  “知道了,放在那吧”

  她一边应着,一边描起了峨眉。

  她进来的时候,他并不在大殿内。“无妨,本宫等等他”

  她步子放缓,悄悄的踱到他的桌案前,她紧张的四下看了看,又朝着门口看去。这才松了口气

  她认真的看起他的每一封奏折,每一封他都看的圈圈点点,批复处写下无数字

  她笑出了声“装模做样罢了”

  她看的如此专注,以至于自己对他进来并无察觉。他看着她,好久。他明知若是无所行动,她怎会故意接近他。只是眼下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只要她来,他并不介意。

  他按捺不住自己心底的喜悦,只因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的去找他

  她手里抓起那封罗伊王递上的折子,从容不迫的打开了它,里面除了一个更小的纸条模样的小小信封,再无其他

  她缓缓打开它认真读着里面的内容“是他,竟真是他”她手颤抖着放下了那张字条,嘴角,双手不住颤抖着,她赶忙扶着桌角才勉强站立

  “对,爱妃,这都是事实。你别再自欺欺人了好不好。他并不是适合相伴此生的男子。他对你”

  “不,你在骗我。告诉我为何要骗我。”

  她发疯一般冲他吼道

  “对,你不过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这样来看,的确你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让我们彻底沦陷。对你来说能耍手段,阴谋诡计的确划算”

  “你个卑鄙小人,给我住嘴,休让我再听到半个说他不是的字”

  她步步后退着,退到了墙角。转过身头也不回跑了出去

  其实,她也不知自己何时竟也对他起了疑心,或许从第一次看到他同宫中人往来,或者说是她如在山庄一般替他收拾院落,而就在他正要帮他整理书桌,他紧张的看着她“且慢,这里太过脏乱,还是我来吧”

  只是,不论她如何猜疑,她还是不许别人说他,对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她从来都不喜欢别人对他评头论足。不许就是不许。

  哪怕,她真的猜到了答案。女人敏锐的觉察力告诉她一切或许并不见得就如亲眼所见。看到的有可能只是别人想让她看到的那个样子,也犹未可知。

  只觉胸口很疼,呼吸愈发急促起来。

  “不行,我要去向他问清楚,不论真想如何,我一定要听你亲口说出来”

  冰冷的雨水胡乱拍打在她的身上

  她的心早已冰冷如夜雨

  那个不安的想法再次涌上心头,她打开那封密函上标注这陛下亲启的奏章,慢慢摊开了那个密函,里面公然写道“臣已查明山庄预谋谋反为时已久,还望圣上早下定断”

  她一眼就认出了,他,那个她深信不疑的男人便是信的主人。

  落款处不出所料,果然是他—舒玄。这下,她明白了。

  只是,她就算看到答案,了然一切。

  可是,她还是要去找他,她终究无法割舍掉对他的那份执念。

  心深处,她多么希望,这只是胡乱猜测,是他人的臆造。这并不是真的……

  5

  “王爷,别来无恙”

  “贤弟,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黄琮带他进别苑等我”

  “罗伊王,师兄。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一时起疑,平日大家都是待在孤山之上,与那山下人并无往来,更何况宫中王爷,难道说……

  她堵住嘴巴,眼睛睁的好大。一个不安的想法涌上心头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我同他相识18年,他定不会的,是我自己看错了吧”她连忙躲在墙角。

  她心里暗自嘀咕着,再一抬头望向园内

  “奇怪,人呢”

  她揉揉双眼,再一望去,的确再无他人。

  那天恰逢她出宫出游,她曾对王说你以为你得到我的人,我的心便属于你了么,你这是痴心妄想。

  王宫密室被通明的烛光照亮,明如白昼。他知她最爱火红火红的衣衫,还有她平生最喜爱流火,王素来喜欢亲自勘探敌情。就在她的门派同王作战的前夜,他在不远的地方偷听到她同另一个男子的交谈声,她开心的欢呼雀跃。那男子似乎被她的情绪所感染,开心的笑着应和着。那日她并不知,养育教导自己多年的地方会一夜间夷为平地。

  密室里,上百根蜡燃成暗黄色,微风拂过后,烛火慢慢晃动着。

  许久了,他们就这么面对面站着,他看向她的目光温柔如常,而她杏目怒睁着,恶狠狠的看向她。

  她恨那场战争毁掉她如家般的地方,是眼前这个男人让她失了一切,这样的人,叫她如何去爱?

  终于,他开口说了声“从今日起每满十日便是娘娘的出宫迅游之日”

  “这,这不合宫中规律呀”贴身的奴才小声嘀咕了句

  “寡人的宫殿寡人说的就是规律”

  “娘娘出宫之日任何人等不许跟着”

  他回过头望了她一眼,眼底满是涟漪,饱含深情。

  她漠然注视着他

  不多时……

  他衣袖一甩径自离开,留下她神情漠然的站在原地。

  王走后,她喝退左右,“坪”的一声关了紫宸殿门,一个人坐在屋里喝闷酒,举杯对月,她笑出了声,目光如月光清冷。

  “你可知,我出宫要做什么吗”

  “这样我不就可以传递更多情报了么,王啊王,你是看着聪明,实则笨肚肠”她笑意殷殷,眉眼是从未有过的妩媚,她把玩着眼前的月光杯。

  “咎由自取。哈哈哈”

  这一次她第一次按照他的意思做,她不放过每一个可以出宫的机会,她把宫里的消息放给他。

  她满以为他真的会为师门考虑,会陪着她报血海深仇。她自知万一有一天王知道了她的所作所为,定不会放过她。可是她管不了那么多。她能做的除了传递消息再无其他。

  “恨自己生来不是男儿身,不能亲自报这灭门之仇。不能手刃仇人”

  灯火阑珊处,那绝色丽人独自面对孤寂的烛火黯然神伤。

  他来了,来到她身旁。只是不知为何故,他好像离自己好远,好远。仿若隔着一道星河。

  “可是,你为何有背对着我的事情呢,我们的同门情意,我对你的感情,难道不值得你对我倾诉心中烦忧么”

  “你有什么计划你告诉我,我定陪你完成它”

  她真想把埋藏在心底的疑问,一股脑的和盘托出。只因她疑心他许久,有些话再不问出口,烂在肚子里,这不是她的性格。

  然而……

  他的目光闪烁再不胜从前,他变了。墨蓝的发卷曲着披散在身后,他的每一句话,她竟听不懂。

  “你想知道我为何与那罗伊王有交集”他的眉眼冷若冰霜。

  “别告诉我你是为了报仇”她熬红了双目

  此刻她的心狠狠的一疼,接着只觉自己的心向更深的寒冰地狱间坠落着

  “我的事,你最好别管。你只消知道我和你有共同仇人便好”

  他用力推开她,一个人走了。

  他的话字字锥心,他同她行如陌路。

  直到那一天,又逢她出宫之日。

  风吹的树叶沙沙作响,耳边时时还能听到一二声清脆的鸟鸣。

  只是,她还是把听的真切。师兄,啊,不是那么已然陌生的男子同那罗伊王的谈话,她都尽收耳中。

  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师兄谋求掌门之位,不择手段,甚至不惜赔上自己同门兄弟的性命。

  她扶着树枝,掩面痛哭。

  是他

  他与罗伊王合谋这策划着兵变夺位,他们不惜代价的教唆王,让他误认为是他们派背叛朝廷在先,他只为成为武林至尊,要想横扫武林,第一个要除掉的便是这一派。

  “为什么,师父待你不薄啊,为什么”

  她哭着死死的掐着他的脖子,他的身体猛烈摇晃了起来,忽然她放下他,回手就是一巴掌。

  墨蓝的发散乱在风里,墨蓝的瞳中放射出冷异的光。他咧开嘴角笑了。笑的如此放荡不羁。

  “傻丫头,你以为看起来如师如父就是真心疼爱我了?那是因为他亏欠我和我娘的。其实我并不是孤儿,他是我的父亲。是他这个背信弃义的男人,我娘为保他周全,那次门派作乱,她一个弱女子关上门,独自面对危险。可是他呢,对外不曾公开我的身份”

  他从腰间解下酒袋,仰勃就是一大口。

  “他是不会把位置让给我的。就算给一个外人,也不会是我”

  “我心里的痛苦有多深,你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又怎么会懂”

  “那是,因为。他心里明白一旦坐实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除了给你带来更多武林仇恨,敌手。并不会……”

  “你住口,你根本什么不知道”他怒吼一声,眼睛通红,蓝色的眸子闪烁着蓝色赤焰一般的光芒

  她连连后退,退到墙角“你变了,真的变了”

  那些他柔情似水,甜言蜜意的曾经都已然搁浅

  曾经他从不同她大声讲话,他看向她的目光也是春水般温暖。如今,他还是那个最熟悉的他么

  不,不是,你现在妄为人

  他背对着他,自顾自大口喝酒。

  6

  “那我呢,你可曾真心待我”

  她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哈哈,互相利用而已。”

  说话间,他慢慢站起来,步步紧紧逼近她,看着她惶恐不安的眼,接着低下头如猛兽吮吸甘霖一般深深吻上她的唇。

  她眼睛瞪的老大,使出全身力气,猛一推开他

  他重重的摔在地上,半晌他又哈哈大笑起来

  “果然别人的女人就是再不同往日,别有一番风情滋味”

  她眼圈红红的跑走了,凄厉的风胡乱的拍打着树枝,柳条。他的笑声飘散在甩在身后的风里,不断的在耳边回荡着

  原来她不过就是他的一枚棋子。她笑了,在师兄心里我终究不过是一枚棋。一枚棋子。

  她再不想看见那渐渐陌生的他了,她哭着飞奔回了宫殿。

  这一次,她想最后传递一次消息。她要对那个坐在至高无上位置的男人交代她全部的罪。她偷听到他的窃国罪行,原来他与外族早有勾结,他才是她真正应该痛恨的人。她自知罪孽深重,就算他下旨杀了她,她也想把一切告诉他。她想尽可能补偿他一些。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昔日师兄一错再错,最终走向自我毁灭的万丈深渊。

  她慌张地跑了回去,可是……

  “快一点,我还有力气的。我一定要救他”

  距离城内愈发的近了,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原来他早就计划好了这一切,难道不是么

  “天啊,求求你不要一错再错下去了”

  她一不留神,脚被一根伸出来的藤条绊倒,跌坐在地上,泪不断的从那熬红的双眼里流出来,流进嘴里,滋味胜过世间最苦的药

  只是,一切太迟了……

  已经太迟了。她失魂落魄的看着地上无数死伤者,我一定要找到他。远远地她看到了他 他倒在血泊中,国终究还是被灭了

  “对不起”她穿过密密麻麻的尸骸,终于找到了他。她把他抱在怀里。

  他的身子冰冷,他很努力的慢慢睁开眼,他笑了,他的笑如利刃向她心深处戳去

  “我不怪你,那日我一见到你我就爱上了你,你所做的一切我都知晓。对不起,都是我害你失去,一再的失去”

  “不,是我对不起你,我太傻了,轻信他人的话,而受害者不单单是我,是大家。也包括你。一切都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场阴谋”

  他笑着望着她“傻丫头,你应该恨我”

  “不”她猛一摇晃他的身体,“我不该恨你,我不,我不要”

  “忘了我,这样你才能好好的爱上下一个爱你的人”

  “好……好……活……下。去”

  她眼睁睁看着那个真心爱着自己的男人,慢慢咽下最后一口气,如同睡着一般睡在自己怀里

  她笑了,笑颜如花,绝代佳人,遗世而独立……

  她遂拔出身旁的佩剑自刎于他的身旁。

  生命的终点,她终于读懂了自己的真心

  她爱上了他

  他一直爱她极深,待她如父如兄。她喜欢的他看在眼里,烂在心里。而她不喜欢的他便不勉强。包括他自知她的目的,她的所有行动。他还是选择了原谅。而她也在不知不觉中悄然爱上了他。

  后记

  长安城上空飘扬起崭新的旗帜,那些过往伤痛终将变成一段段历史,淹没在岁月长河

  “这个世界是属于胜利者的,而历史也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书写”

  火光滔天,似乎站在这里太久了,他的眼中竟留下了泪水,许是被烟熏着了吧

  他还是想到了她。

  只要她愿意,他会娶她为妻,他也会不顾众人阻拦,不顾世人如何评说,牵起她的手,给她一个天下。让她做自己唯一的妻。

  这一次,他发誓毕生不再利用她,他要用自己的余生好好补偿她。

  他欠她,太多了

  曾几何时,他也是深深爱着她,她的一颦一笑,她每次拉着他的胳膊对他痴痴的笑。还恍如昨日一般,只是如今我们回不去了,回不去了那个单纯烂漫的曾经

  他利用她对自己的爱,并以爱的名义绑架了她的一生,爱一生又算计了一生

  再次得到她,我一定好好爱她

  那日他躲在不远的草丛里,眼睁睁看着她被那群人重重包围,又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他们带走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不知何时攥紧了的拳头

  离得好远……

  视线穿过密密麻麻的人海

  他一眼便看到了她,她还是如过往那般钟爱红色衣衫,一袭红纱明亮似火。他快步走近那个熟悉的身影,手指快要触碰到她的身子时。忽然,他怔在那里,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里

  只是,曾经那么深爱着他的她,下定决心再不会停留在原地等他了

  她的头埋进他的胸膛,他紧紧环抱着她,此刻他二人竟合二为一变成一副冰雕

  他看到了那个一身红衣的她和王睡在了一起,不会分开了。

  他捂住了嘴巴,不想他算计她一世,得到了一切,终究输掉了她的心。

  作者:心若雨汐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兰草地  

x

45

主题

9075

爱心

4864

草苗

金果王LV.12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1306
发表于 2019-9-11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来坐沙发的,问好!

30

主题

9220

爱心

2288

草苗

金果王LV.12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1102
发表于 2019-9-11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朋友,欣赏!

1

主题

8000

爱心

1156

草苗

金果王LV.11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9783
发表于 2019-9-11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欣赏学习。

0

主题

8450

爱心

1237

草苗

金果王LV.12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0379
发表于 2019-9-11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朋友,欣赏!

0

主题

6417

爱心

1246

草苗

金果王LV.10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7954
发表于 2019-9-11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并问好  小说故事 83

0

主题

8214

爱心

882

草苗

金果王LV.11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9885
发表于 2019-9-11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故事 68

15

主题

9098

爱心

1622

草苗

金果王LV.12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1058

摄影达人

发表于 2019-9-11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并问好  小说故事 83

5

主题

6843

爱心

1471

草苗

金果王LV.11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8442
发表于 2019-9-11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拜读。  小说故事 68

0

主题

8126

爱心

1253

草苗

金果王LV.11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9942
发表于 2019-9-11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朋友的才华,问好。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兰草地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