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289|回复: 33
收起左侧

[倾城之恋] 月下泣歌

[复制链接]

35

主题

1966

爱心

853

草苗

青果LV.7

Rank: 6Rank: 6

积分
2452
发表于 2020-1-21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

  "哟,朱公子呀里面请来,里面请""牡丹好生招待着呀"

  "是,公子请随我来呀"哈哈

  这牡丹姑娘连忙领了那朱公子了去。

  "哟,这位公子,走过这村可就没有这店了呀,再说我这又新来了许多姑娘,您那瞧好吧"

  "您今天来就捡着喽"

  "又一位啊,姑娘们好生伺候"

  "吆喝这半天,渴死妈妈我了可""宸娘,倒水去"

  "哎呀"忽然,她大叫一声

  "哎呀,你这是要烫死妈妈我呀"她白了那姑娘一眼立马起了身,没好气道

  "好你个没良心,我行行好收留你,你竟……啊!想害我性命啊,这是"

  我不是故意的,妈妈饶我一次

  "今天定给你颜色看看,让你不懂这规矩"她掳胳膊挽袖子,双手叉在了腰间。

  "踢死你""踢……"她没听到般,连连踢打她数下

  "哎,妈妈呀。为这厮置气着实犯不上,也不拿面铜镜照来,她竟也配""您这有的吃有的喝的罩着她,她不待客也就罢了"

  眼下说话的姑娘便是这怡红院的大红人,艳冠四方,名传京城的绝色,唤为彩蝶

  "人千万别忘本那"妹妹,

  只见她蔑视的看了那姑娘一眼。自顾自道

  "竟真当自己是千金小姐不成"周围纷纷她一言我一句的道来

  "哟,姐姐说的哪里话,这李宸娘可是李府大小姐那,你说是与不是"

  哈哈哈哈众姑娘纷纷笑岔了气去

  "大小姐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大人不计小人过"哈哈,哈哈

  又是一番嘲弄

  那名宸娘的姑娘低着头,红着脸跪在地上

  引得那周围的客人频频回过头来

  "这姑娘可是做错了何事,妈妈要如此骂她"一公子笑脸迎上前了去

  "哎哟王公子啊,这寐心的硬是给我吃滚烫热水,我不过说说她,看她说不得打不得的样子"这老妇连连摇头,摆了摆手。"哎呀"瞧都不想瞧上她一眼。

  那姑娘仍旧低着头,似是吓的浑身发起抖来

  "算啦"那王公子从兜里掏出数定银子递于那妈妈

  "就当是代她向您赔罪可好,给王某人个面子可行"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那老妇见了钱连连笑道

  "都散了,都散了"她边喝着边搭着笑脸

  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各忙着各自

  那姑娘仍跪在那,低着头小声啜泣着

  "姑娘"他递上一只手帕,"不打紧罢"

  "没……没事"

  她摇摇头,接过手帕擦了下眼睛

  "姑娘抬起头可好"他目不转睛盯着那姑娘

  她慢慢的微微的抬起了头,那柳眉弯弯,水汪汪的杏眼,让人见了便再无法从脑里抹去。白嫩的脸上布满泪痕让人起了怜意。

  他眼前一亮

  见他久久盯着她,她羞的低下头去。怕人般再不动态。

  良久,见她远去的背影。他露出满意的笑脸。

  "哎,你过来"

  "公子可是叫我呀"一姑娘献媚道

  "你且告诉我,她的名姓""这袋子碎银便当我心意,与姑娘买些脂粉可好"

  那姑娘一惊

  "宸娘"

  2

  自打这王公子出了怡红院,便似是丢了魂一般

  嘴里不停的说起这一名字宸娘

  "哟,王公子您来……"

  不等那老妇说完

  他急急忙忙道"宸娘宸娘,对,就是她"

  哈哈,他眉眼都揣着笑

  "公子有所不知,这宸娘从不待客,不如换一个"

  说话这位便是第二美人芙蓉了,果真与那众姑娘不同,她杏眼圆睁,眉目流连的。

  "不必,就她,还烦请姑娘传一下"这堂下姑娘一愣

  "那公子稍等"她俯身一施礼便转身向那后面走去。

  留下那姑娘们七嘴八舌

  "瞧见了吗,指名要她了去"

  "是啊,怕是要翻身喽"

  "一时鲜罢,还说不准"

  "看她平时那样子,竟真的想不到这么有本事"

  "哼"

  "散开,散开,干活去"那老妇厉声道

  "快别干了,我的好妹妹呀"那芙蓉一改往日的冷言冷语

  "你这好日子怕是不远呢"

  "且随我来""王公子等着你呢"她换上笑脸,柔声道

  王公子何许人氏其父王大人乃是当朝三品大员

  见她出了来,他迫不及待忙迎上去

  "宸……"

  并手伸将出去刚要去牵,忽而想到了什么似的

  "呵"清下嗓便故作正经

  赶忙做意道"宸姑娘"

  "啊,王公子,那日帮小女子解了围,小女子不胜感激"

  "姑娘莫要放在心上,区区小事,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他上前一步去扶起那姑娘,心中满是喜悦

  "这鸳鸯绣的栩栩如生,可是姑娘的手艺"

  "只是用来消遣时间罢了,还怕这绣工入不了公子之眼"

  "姑娘过谦了"

  "这绣工,竟比府中绣娘好上个千倍万倍"

  "只是""姑娘为何如此钟爱鸳鸯呢"

  "不知公子可听过雌去雄飞万里天,云罗满眼泪潸然。不须长结风波愿,锁向金笼始两全。这小李杜之诗,此乃忠贞之鸟,小女子素喜爱它们的情意真挚"

  "姑娘读诗"

  "略知一二罢"

  "让公子见笑了"

  "哪里的话,姑娘真乃一才女啊""在下好生钦佩"

  3

  "王兄,王兄,哎呀"

  "啊呀"这王公子好似听不到声音一般,"我看王兄这魂不守舍的,且面色红润,定是有好事"那谢兄奉承般

  "谢兄,哪有什么好事,你惯会取笑我"

  "真的没有?"

  "我倆可老交情,你若有事,休要瞒我"

  "说罢,帮你保密""哪家姑娘"姓谢的扇了扇那逍遥扇,笑着问道

  "哪家千金,我且帮你参谋,参谋啊,哈哈"

  不是哪家姑娘,而是怡红院一佳人叫宸娘的

  言语间那姓谢的小步快走过来,压低了声音

  "喂,你还真当真了?"

  "不会吧,我还以为王兄你……"

  "只是一时兴起"

  "那王兄意欲何为"

  "莫不是讨女子欢心,那你可找对了人可"

  "不是啊,是。""她真真一好姑娘,千真万确"

  "你真的认真了?""可不闹着玩儿""嫂子还不得跑去怒杀了她"

  "不会是,真要带她回家罢"谢氏故意压低声音,凑到耳边道

  "万万不可呀"

  说话间竟不曾料到这话被那王夫人的俾女牙儿听到。

  "总之,还请谢兄莫要再如此说,我打定主意,定要接她入府里去"

  "唉""好自为知吧"谢公子摇着扇,摇了摇头便自顾自走开。

  "宸娘"

  "王公子"互相礼毕

  "那日姑娘说起乐府诗""我便自谱了首曲,还请姑娘点评一二"

  "不敢不敢,小女子也只是略知皮毛罢"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姑娘,这曲怎样"

  4

  "宸姑娘,姑娘"她竟听出了神,怔怔的立在那里。

  见那姑娘迟迟不语

  "可是在下弹奏不好"

  "不好意思王公子,小女子失礼了。是琴声婉转,有如香兰泣露,小女子一时忘乎所以然,还请公子勿怪罪"

  "怎会"

  "姑娘如此评价真真我王某人知心人那"

  "我敬姑娘一杯"

  ……

  "时候不早,我改日再来看望姑娘"

  "好,公子慢走"

  望着王公子渐渐远去的身影,直到再望不见,她才转身回房去

  "哟,妹妹,可否让姐姐小坐一会儿呢"芙蓉搭讪道

  "好,姐姐请进,给姐姐喝口茶"

  茶刚入口,便吐了出来"妹妹怎喝这劣茶"

  "我习惯了,都好"

  "这怎行,一会随我来我房里,姐姐特地留两包上等茶,正好妹妹喜茶,便做做人情送与妹妹,虽不算什么,就当我这做姐姐一点心意"

  "对了,方才可是王公子"

  "这王公子天一亮便来看妹妹,这心意实属难得,让我这做姐姐的好生羡慕"

  "咱女人哪一不盼自己有段好姻缘呢,你是是与不是"

  "快跟姐姐说说,这王公子妹妹可是怎样心思呢"

  "王公子人是级好,只是……"

  不等说完,这芙蓉怕人听见似的把嘴凑近她耳朵道"我且听说这王公子夫人入府多年无所出呢,这世道无后便是大不孝,所以他若存了纳妹妹的心思,他日诞下子嗣还愁无来日吗"

  "只是,我自知身份,配不上他"

  芙蓉眼圈瞬间红了"姐姐明白,妹妹身世凄凉,着实让人心疼"

  "不过妹妹是好人,当有好报的"她立马擦了泪,微微一笑道

  "妹妹且宽心罢"我还有事,先走了,妹妹好生休息"

  我何尝不知王公子心意

  只是我的身世

  如今身陷囹圄。

  小女子名李雪梅,小字宸娘。江南人氏,父亲本是那举人侍郎,只因他一时竟被蒙蔽了心智,挪动赈灾良款,犯下此等大错,被当今陛下赐死。家中女子贩卖为奴,为妓。男丁流放的流放,发配到了边疆苦寒之地

  那日

  "娘,我是雪梅啊,你睁开眼看看我好不好,现如今我只剩您这一个亲人了"她哭喊道

  "不要丢下我啊,娘"

  "您会好起来,一定会好起来的,再坚持一会儿,大夫马上就来了"

  "孩子,我们身陷绝境哪有什么人愿来呢"

  "不,我这就去求,马上就回来"

  "放心,我一定会救您"她掩面痛哭

  忽然她疯了一般跑出去"大夫"

  "大婶""您行行好,我娘她"

  "现下你家中如此谁人愿沾染这晦气,走走走"

  "不,不要,求求您,我定会报答您的,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再不滚我可喊人来"

  随即重重关了门

  雨月夜,一姑娘失魂落魄,时而跑几步,目光黯淡下来

  没有人,没有人肯来

  我飞也似的跑了回去"娘"

  她这才微微睁了眼

  "好孩子,为娘这一生临了竟没什么留给你的,"

  她费力的抬手把头上唯一那枚发簪取下

  "这发簪是娘母家的,娘大婚时你祖母所赠,本想待到你出嫁之日,再送你。如今怕是等不到了"

  "不会的,不要丢下我啊,娘不要"

  她伸出手奋力的要抚我的脸,我忙伸出手去,

  她抚摸着我的脸颊,嘴张了半天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忽然她手重重垂了下去,头侧了下从眼中留下一行清泪。

  我嘶哑了嗓子连喊数声,她都没有了反应

  "娘啊""女儿无用,竟没有领回大夫医您"

  "娘"她大喊一声,随即昏了过去

  娘养我十几载,我手中竟无银两好生安葬

  听官老爷说,这入了妓院所得自然多了些银两

  "娘,您且安心,女儿定好好照顾自己"

  随即便拿了行李,入了怡红院

  5

  再说说那日花园中二位公子间谈话不想被正房夫人的侍女牙儿听了去

  要说这世上之事哪有密不透风呢。万一让有心之人留意着了,倒更添了许多麻烦。

  "夫人,夫人"

  "什么事慌里慌张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从未教过你规矩"

  "不好了夫人,是少老爷他,他,他"

  "快说""吞吞吐吐的"她白了那丫头一眼,自顾自修剪亭上那茉莉花枝

  "听那祝公子说,是少老爷他喜欢上一姑娘"

  "哦!是哪家千金那"

  "不是千金,而是……"

  夫人问话,有什么便快说

  那夫人身旁一伶俐丫鬟喝道

  "是以红院里的姑娘,据说是。是叫李宸娘的"

  行了,行了,你下去罢,那伶俐丫鬟似不耐烦道

  见这牙儿走远,她俯身道

  "夫人,一女妓而已,咱少老爷不定一時新鲜,过了也就忘了罢,再说少老爷去的地方还少了"

  "行了,切莫多说,我压根没放心上"

  "看,我这花修理如何"

  "甚美,那花房匠人不及您万分之一"

  "就数你会说话"

  "这花枝嘛,多余枝叶修理的好了,花便开的好。如若不然嘛,开了再剪可就迟了""这便和做人的道理无异了"

  "夫人所言甚是"

  6

  这女人心深似那海里的针呢,平时且瞧见她慈眉善目,不见心里也是那般想想

  这主仆二人说话间

  王府大门口一貌美姑娘手举一柄油纸伞。她抬起头羡慕般说了声"王府"随即嘴角咧成一抹邪笑

  "什么人,这也是你能来的地方,快走快走"两护卫上下打量着,带着鄙视的语气道

  "这位大人"

  "大什么人,还不快滚"

  "奴家有事要求见王夫人,十万火急,劳烦二位行个方便,通报一声"

  "就凭你,呵呵,能有正经事"

  "那这点银子就当是二位大人买酒了"那俩人相視一笑

  姑娘接着笑殷殷道"这件事务必让夫人知晓,关乎到""这手帕夫人看了便懂了还劳烦大人还了夫人去"

  那二人中的一个反身入了这王府大院。

  "什么,那可是一妓女吗"

  "正是,她只说有急事要见您便再没说什么"

  "当真什么也没说"

  "哦,对了还有这手帕"

  "行了,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这不是您给少老爷……"一侍女道

  "掌嘴"这夫人大喝道,走我定要会会这位姑娘,她语气恶狠狠的

  "带她到花园见我"

  "是"一贴身侍女转身跟那看门的走了去

  "呵呵,就是你"这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一番,夫人没好气道,言语里透露着蔑视

  "夫人"她忙行了一礼

  "小女子芙蓉乃是李宸娘的朋友"

  又是李宸娘,这位夫人暗自想着,眉都快挤到一处来了,拿着手帕的手紧握成拳

  这芙蓉似是注意到了这一细微之处

  她微笑道"夫人莫急,我来可是帮夫人的"她说话间走上前去

  "夫人细想王公子怎样人您定比我清楚,他是着急的性子,这宸娘又风华样貌,怎个不喜欢,他既是喜欢,您大可接她来住显得您有容人气量,再姐妹相称好生爱护,王公子喜爱的,您比她更甚,若有朝一日她犯了错,您看这公子如何定夺呢"

  "您是名门正室,且不论出身背景,就单看府中地位,他还不得给您面子吗"芙蓉附在那王夫人耳边道

  "这公子迟迟不来接我那姐妹还不是看重夫人"

  "怎样做全凭夫人一句话"

  "我为何要信你"这王夫人突然严肃道

  "连自己好姐妹都不放过的人,我怎敢轻信"

  "真替那瞎眼珠的李宸娘寒心"

  "眼下,除了信我,您还有他法,近日间王公子便会告知您详细"见夫人瞬间土色面孔,她笑了下,一笑及其妖冶。

  "我也不是平白无故帮您,我只要钱"

  "好,我答应你"

  "送客""是"

  "随我来"一侍女道

  这芙蓉杏目微睁又是恭敬一礼,便附袖而去

  望着这芙蓉远去的背影

  "去查查看这李宸娘底细竟是何等货色"

  "是"

  "李宸娘"她厉声喝了句,随即那手紧紧握成拳,手帕怕是都要碎了

  那芙蓉又回头看了下"王府"满意一笑

  这天气格外温和怡人

  7

  "少老爷,夫人请您去一趟"

  "她,不去,你且回了她去罢"这王公子看都不看一眼,自顾着要出门

  那丫鬟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接下去说

  "夫人说她屋里有件最珍贵的礼物,您看了就会明白"

  "王兄也不差这一时三刻的,想必她不介意吧"

  王公子看了一眼"那祝兄便喝茶等等我"

  王夫人房内

  "乍一看妹妹我竟惊呆了,这世上可有如此貌美之女子"她故作喜欢道

  "夫人谬赞,奴家愧不敢受"宸娘含羞道

  "少老爷您看,这妹妹害羞的样子,真是好看那,只恨自己是女身,要不我定要娶妹妹"

  "宸娘,真是你""恩,是我"

  那王公子紧紧拉了宸娘衣袖,满目含情地

  见他二人眉目流情的,王夫人道

  "我且去拿些饭食,一早赶忙接了妹妹,还望妹妹勿怪我鲁莽"

  "夫人,哪里话,夫人待我真真极好,奴家好生感激"

  "还这么有礼数,不讨喜才怪"她冲宸娘笑着说道

  "今,你我二人同是少老爷的人,就唤我声姐姐罢"

  "别一口一个夫人,该生分了呢"你说好不好

  那王氏笑着拉过宸娘的手,"这手都生的这样美"一时像是拿了什么宝贝般爱不释手。

  "况我一见妹妹确是亲近"

  "姐姐"

  "好,你俩叙旧,我就不打扰"那王氏满意一笑

  "好,多谢夫人"

  那王公子起身说

  "谢我什么,都是我分内之事,老爷开心,我便安心"

  那王夫人动情言到

  "妹妹今日来府,府里西厢院已打扫干净,尚有些锁事要做,我便先告退了"

  "夫人慢走"王公子一脸愧疚感激无溢言表

  西厢院内

  "吩咐下去,不必对那***太好"

  "奴婢明白"

  "来我带你四处走走可好"

  "公子有心了"宸娘深情望向王公子

  见那二人过了来

  王夫人忽而一笑接着道

  "你们好生伺候,李夫人"

  这丫鬟面面相视,似明白了许多

  "是"

  8

  “怎么眼圈红红的,可是有事?”

  “没,没有这样的事”她慌忙扭过头去,故意闪躲不去看他

  “怎么了”他关切的又问

  “没事,真的”

  “说,是不是你们这些个下人伺候不好,那你们来说”他冲院里众丫鬟道

  “求你,别再问她们,真的不关旁人事,只是我自己,想到今日荣耀,又想想母家,有些”

  “想家”

  再怎么说,她也是明事理的女子,宸娘明白他每天有太多事要忙碌,这点小事还不不让他费神便好。这些委屈,又不是今儿才有的,忍忍便了事了。

  她想着便低下了头

  “那我带你出去透透气罢”他轻轻的搂住她双肩,替她把脸上泪拭去

  “多谢”她抬眼望着她

  “谢我什么,你我是夫妻啊”他饱含深情道

  “是啊,夫妻”她哭的梨花带雨的让人欲断肠般

  她长久依偎他怀中

  “哼,***。我竟然小看了你”王夫人狠狠的咬牙道

  “吩咐下去,是”

  “这饭怎么馊了”宸娘转身问向那丫鬟

  “一个妓女而已,有的吃已是不错了,爱吃不吃”

  “啊!”她大叫一声,“死鸟”语气中略带哭腔

  “贵人真是少见多怪,在咱们府上,这死鸟有的是,你若怕别来呀”

  丫鬟没好气道

  “哎”她连连叹气

  这府中丫鬟也多是些势利小人,不论跟了谁,谁当家便听了她的去

  开春了,正是万物复苏的好时节

  新春便应有新气象

  “怎么了,可是我妹妹不舒服,这早膳做妥当,怎么还迟迟不来,我这姐姐实在是不放心,非得自己去看看,夫君先用吧”

  “无妨,我再等等,正好不太饿”

  “呵呵”这王氏一乐“那且等我看看就来,我实在放不下心,怎说也算是自己妹妹”她俯身笑殷殷,确是亲切的很

  “如此麻烦夫人跑一趟”

  她轻轻扣门,声音抹了蜜般“妹妹,宸娘,我的好妹妹”忽然她似是察觉了什么“快你们两个把门撞开”王氏吩咐着,并回头看了下贴身侍女

  眼下,宸娘正安静的睡着。春困秋乏夏打盹俗语不错,只是这也太过嗜睡了些

  “妹妹”她轻轻推了下她

  正要伸手探探她气息

  “姐姐怎么来了”她揉揉睡眼赶紧起身说道“许是天气转暖竟愈发懒了”

  “我还以为妹妹不舒服,可把姐姐吓好一跳”她吃了一惊

  “姐姐”刚要说些抱歉之类的话

  这王夫人吩咐道“好啦,快,你们伺候二夫人梳洗”

  “是”

  “娘子怎么了”这王公子着急的拉她的手道

  “我没事,只是天暖爱犯困”

  “真是这样么,我不放心”

  “一会儿请大夫来瞧瞧”“是”

  席间,“嗯”了一声,她赶忙捂着嘴跑出去

  “宸娘”王公子见状赶忙跟了去

  他轻抚她的背,关心的问了句“怎样”

  “不妨事”她转过头来

  四目相对

  “大夫,我夫人怎样,要不要紧”王公子急切的问道

  “恭喜少爷,夫人啦”“二夫人是喜脉呀”

  那老翁手撸着灰白胡须道

  “快,赏”王公子满面春风的

  “如此。多谢公子”

  “好生送大夫”

  “我要做父亲了,谢谢你宸娘”

  “这可是我王家第一个孩子,我们家有后啦!哈哈,待你生下孩子我定”

  她伸出手指放在王公子嘴上,让他切莫胡言乱语

  接着俯下身去羞得低头不语

  9

  “那***如今竟得了孩子,肚子可真是争气呢,他日诞下小公子,可有我们好看了”

  “夫人,您说句话呀”

  “行了,都给我滚出去”

  小丫鬟们吓得慌忙跑了出去

  “李宸娘,我定要你好看”王夫人的样子,似要吃人一样,让人离得远远便有了寒意

  “夫人,那个芙蓉姑娘又来了,她还说即使今日不来,夫人也定会去看她”

  她回过头来,眼露凶光,猛兽一般

  “快请进来”

  “今日瞧见夫人神色与往日不同,不太好呢”

  芙蓉微笑道

  “说罢,什么事。”她登时严肃道

  “有事,也是您的事”“或者说我们共同的事,比较对啊”芙蓉的慈眉善目消失了,换上一副诡谲的嘴脸

  “给您道声喜,您要做娘亲了”

  “这话可就说错了,是你那好姐妹的”她气的不理那芙蓉

  “夫人此言差矣,这王府所生皆是您的孩儿”

  她耳语道“万一她没那福气,早早离去呢”

  “什么?!你”王氏吓的眼睛瞪好大

  “您难道没动过这心思吗”芙蓉轻轻把玩了下王氏头发,疑惑的看着她

  “你且说怎么办”

  “这才是我认识的王夫人那”哈哈

  即便是有了子嗣,谩骂也不曾停止过

  “我本是卑微之身,无妨”她不停的安慰自己

  “这李宸娘过去可是妓女呢”“就她这模样可不是……”“这孩子还不定是谁的,怎就成了少老爷的了”“不知廉耻”

  可眼下你越是隐忍,人家越是蹬鼻子上脸

  时间久了,流言传入有心人耳朵,怕是糟糕极了。

  “听说她之前有个相好的”

  “嘘!快别瞎说。小心少老爷知道。”

  “姐姐不信,真有,这些天我看见了数次”

  “老爷来了”大丫鬟对那贴身丫鬟道

  “停下,说,给我说”这王公子眼珠都气的快跳了出来

  “我们不知道,您且问二夫人孟公子是何人便是”

  “来人,赐死”

  “是”“求老爷饶过婢子罢”“我再不敢了,不敢多嘴了”

  那王公子出了名的爱面子,常言道愈是喜爱一个人便不容许她有任何不忠,关心则乱。这王公子又是小心眼的主儿

  “李宸娘呢”

  他一脚踢开了门

  “王郎,这是怎么了。竟生如此气”她连忙递了杯茶来

  王公子猛一挥手,茶杯落地,摔了个粉碎

  “问我,还是问问你自己罢,你干的好事。说你背了我有多少事,给我从头招来”

  “妾,不知所犯何错,还请明示”

  她吓得跪在地上

  “孟公子是谁”他逼近了她,眼睛通红,杀人般模样

  “老爷怎知此人”她不解的问

  “现在是问你,怎么问便怎么答,你管我从何处知晓呢”“啊!”他大喝一声,吓得外面丫鬟纷纷土色跪下

  “他。他是”

  “是什么”

  “说”他阪起她的脸,死盯着她

  “家中故交之子,出生前便指腹为婚。只是家道中落,至今未曾谋过面”她眼神坚定的答道

  他四处望着,翻腾了好些东西出来

  忽然一香包掉出来,引了那王公子的注意

  上面写着一首给孟生的诗

  “竟是真的”他呢喃了句更是怒火上了头

  “这。这真的不是我的,我真的不知道”

  “你的房间这上面都是你的字迹,你自己看看。还有你的丫鬟”

  “你可知,外面怎么说你,说你恶心,孩子呢,谁的”

  “无耻”她亦是大怒

  “我无耻吗,你才是”王公子一改往日君子模样

  其实这王公子从来都不是谦谦君子。只有宸娘觉得他是,此刻他露出了真面目

  他不管不顾的打了她,她连连尖叫他竟听不见

  园中假山后头,芙蓉对王夫人道“这样子夫人可满意”

  “多亏了妹妹,解决了我的困惑”“事成之日,我定好好谢谢妹妹”

  “啊!”二夫人房中一声惨叫

  随即来了好些个郎中模样的人

  10

  那年她还是那李举人家小姐,不想家道中落,母亲闻讯身死,她便成了没爹娘的孤女

  本想着遇到王郎,他对自己如此爱护,她觉得好日子就要来了,她终于又有了家了

  不想他只是喜欢自己,那不是爱啊,他不信你。他明知道你为人,可真若有事,他信尽旁人,只是你

  “爱的,终究只是我的容颜而已啊”她暗自垂泪

  如今孩子没有了,也再不会有

  她泣不成声

  “如今,我无家,无夫,无子”

  “什么都没有,连自己的清白竟也没有了,老天啊你为何如此待我,为什么”

  一道闪电似是要闪进了王府里

  宸娘眼在流泪,心在滴血

  一连三日不吃不喝,再没有人会关心她,连那最爱她的王郎竟也不在管她死活

  “呵呵,择吉日沉潭是吗”

  “呵呵”她冷笑了声

  “母亲,父亲女儿这就来陪你们”她心中暗想着

  接连数日蓬头垢面的她乍一梳洗竟仙女下凡般

  一袭白衣甚是不俗

  眼下她正对着铜镜一下下梳着发髻,带上了最心爱的耳环,头上插着那枚银簪

  嘴里咿咿呀呀的唱着她最喜爱的家乡的调调

  “怎不想还故乡,只是这辈子再无缘见了”

  她哭的早已没有了泪水,许是都流干了罢

  点上朱唇

  她安静的望向窗外,眼中早已暗淡了。电闪雷鸣的,大雨连下了数日仍没有停下的意思。

  “牙儿,我好看吗”她听似有人来转身柔声道

  吓得那丫鬟四散而逃

  “不好了,夫人。李夫人她,她,她疯了”

  丫鬟前来报讯道

  “什么,带我去瞧瞧去”那王氏难掩满面的春风

  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找出了条白绫,抛向横梁上

  在一雷声中,屋子里再没有了歌声

  王氏命人打开禁闭着的门

  只听

  “啊!”的一声那王夫人便昏了过去

  只见那李宸娘睁着她水汪汪的杏目,嘴角挂着一丝绝美的笑。

  死或许是唯一的解脱罢,一了百了了

  11

  "什么,死了,她怎么就死了,啊!宸娘啊"他附在棺木痛哭流涕的

  要说宸娘走后何人真心难过,这世上便只剩了他了。一旁的王氏也连连垂泪"好妹妹怎么不要姐姐了呢"心里别提多乐呵了。

  因这宸娘生前被指不轨,按照礼数是不可入葬的

  所以这棺木只好被丢弃在了荒山野岭

  "两位大人,可是来接我去投胎的吗"她抬起头问

  "不,你乃是自杀,是不能投胎转世的"那白无常面无表情道

  她忽而转身望着这王府上下

  "哈哈,好。你们逼得我丢了性命,如今我又再不能转世为人,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要你们陪葬"她泪流满面,眼睛血红

  自打这李宸娘头七起,王府接连发生好些怪事

  数月后一天清早

  "姐姐,你听到了吗,昨晚西厢房传出阵阵歌声,是谁啊,唱了一宿,不累吗"

  "听说,曾有一……"

  "手里都没有活了吗"那王氏贴身丫鬟厉声喝道

  那几个丫鬟立马散开了

  再说这王氏面色愈发苍白,眼圈发黑,神情恍惚,仅隔了数月的光景竟憔悴的失了像

  数月以来她每天都做着同一场梦境,梦见自己不知为何竟走到了西厢房,房内空无一人,只听"彭"的一声,门猛然一关,忽而传来"姐姐,姐姐""李宸娘求求你,放过我"她吓得不行连连乞饶。而她环顾四周,四下并无一人。忽然有人碰了她下"啊!""怎么了夫人"他急切问道

  她吓得失了颜色,大喘粗气"白天太累了而已"便再不敢睡去。

  李宸娘因负起悬梁而死,她的魂魄便受那横梁限制,她也尝试过,可是她一施法,便被什么压制回来,久久不能离开这屋子

  "我恨你们,我一定拉你们陪葬的,哈哈"

  12这日一游方道士路过了王府

  他狗鼻子嗅了下,随口说了句"煞气"

  "滚,什么人竟敢胡言乱语,也不看看这是何地方"

  "贫道随口一说,只是这宅子实在是大凶的很"

  "只是。"

  "滚滚滚,说什么屁话,再不走小心……"

  这道士嘴里嘟嘟囔囔了几句"罢了,天灭此门那"便准备扬长而去

  "且慢,敢问你是道人吗"

  一丫鬟模样的女子上下打量着,问道,这便是王氏房中大丫鬟了

  "我不是,难不成是你"那道人语气有些疯颠。

  丫鬟打点了门卫,环顾了一圈四下无人便小声道"随我来罢"

  再说王氏自害死宸娘后,夜不能寐的,听见门外嘈杂,心烦的很,但派去的丫鬟回来说是道人"是我的救星来了,请进来快"正想着去请仙,不想他不请自来了

  那道人四下仔细看,闻便说"这股栗气出自西厢院,但"他闭了眼睛手指一算"女子,新丧""还不是太重"他对着王氏道

  "我看您印堂发黑,怕是命不久矣"

  "道长你可要救救我啊,多少银两我付的起"王氏匆忙拉了那道人衣凚。神情慌张

  他附在夫人耳边嘀咕了好一阵

  送了道人出去,"能信过吗"丫鬟关切道

  鬼怕火,哈哈那王氏奸笑。"倒油"

  午夜

  那西苑瞬间起了大火

  "啊!?"宸娘眼看房里熊熊烈焰,如此困局却无法逃脱。

  "王氏,我就算灰飞烟灭也无妨,我定要拉上你上路"

  忽然那宸娘拼死使出浑身法术,

  只见从房中伸出数条白绫向那王夫人而去

  "李宸娘,我求你放了我夫人。她和你可是姐妹"

  "哈哈,放她,休想,还有你,芙蓉。一个别想逃脱掉"

  哈哈

  不一会那王夫人便拽进屋"啊"的一声惨叫消失在火海中

  正当此时那道士来了他念了通口诀,又丢出数张符纸向那西苑里

  "我命你杀了那李宸娘,让她这贱妇永远消失"王公子冲着那道人大叫

  只是不想刚才对付那道士她便失了魂魄,眼下更是不支

  忽然一个影子闪过,挡在宸娘前头

  "你是……为何救我"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快跟她走

  身后一红衣女子拉了那宸娘下,"可是我走不了"她眼含泪望了下横梁""这梁子不拆我是走不了"

  "是那横梁吧,我来"

  "她手指指了下空中,那横梁随即掉下,落入熊熊大火中成为了灰烬

  "这下你便自由了"红衣姑娘拉着她进入了一道光中,随即消失了

  “你们快走,我随后就到”那黑衣女人大喊了句

  她是谁,便是那鬼母大人

  “母亲小心”红衣答到

  "现下你被那道人打得魂魄不全,我带你寻个地方"

  "好,去哪"她问道

  "梅苑"

  13

  “喝外面好大的雨啊,我且去避避”

  “也好,去哪里呢”

  “孟兄你看前面便有一破院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哈哈”

  “眼下,这雨一时半会也不会停,好吧”

  俩书生模样的公子走了进来

  “梅苑,好雅致的名字。只是竟如此破败呢”孟生看了那牌子许久

  “来来来,有个地方落脚不错了。想那么多做什么”

  陈生边拿出要换的衣物边头也不抬的回道

  “哎,这衣服都湿透了。你也不急着换下来不怕头脑发热嘛”

  那孟姓书生这才放下书。

  “你们读书人也真是的,除了书书书便只是书了”这陈生阴阳怪气的冲那孟生道

  不一会儿,天放晴了

  “我说孟兄,这天色也不早了,我们暂且住一晚如何,我去找些吃的”

  忽然他回过头来“你当真不跟着来”

  他仍目不转睛的翻着书。“不了,一寸光阴一寸……”

  “好了,别磨叽了,一个书呆子”他转身走开

  “这公子真逗啊,书呆子哈哈”

  那红衣女对白衣笑道

  “好了,且看着罢”白衣白她一眼“就知道看热闹,安静点就不可以”

  “孟兄,你快看。改善伙食的”只见他手里拎着个白兔子

  “肥不肥,今天有肉吃喽”他洋洋得意道

  “即是生物便都是命,放了它”

  孟生抱起那白兔,抚摸了下。接着便把它放走了

  “哎,哎。别呀我好不容易……”陈生负气的嘟着嘴“算了”

  “哎,别说,姐姐。那孟书生可真善良呢”

  “行了,我们走吧”白衣女子微微一笑

  临走又回头望了一眼

  孟生

  14

  这地方说来也怪,一连数日阴雨绵绵。硬是不停下歇息

  “又是雨天,距科考可又近了”孟生望着外面的绵绵细雨,叹了口气道

  “我就觉得无碍啊,还有大半年呢不是”陈生伸了懒腰,换个方向睡。

  “你跟我说说,你那一面之缘”陈生无趣故意找来话题

  “也好”“当年我俩家世交,母亲与李伯母又同时怀孕,便说若是异性便成亲,如是同性便拜把子。况且在我小时候曾在她府上匆匆见了一面,宸妹很是可爱。后来她家道中落,宸妹也不知去向”

  “不知去向,那还记挂她作甚。往后给你介绍个好的,你陈哥身边朋友还是有些的”

  “不了,婚姻乃父母之命,况且既已定亲,这做人岂能言而无信”他冷静的答到,接着便自顾自读书了

  角落里,那白衣姑娘听的出了神

  “姐姐,他们说的不会是你吧”红衣姑娘调侃道

  深夜

  孟生看书看的连连点头,忽然头一沉,手一松,睡着了

  梦中他看到了自己置身着院中,奇怪我刚刚不是,他看了下自己的手,衣着。“”陈生,陈生”

  奇怪他去哪了

  一切都是那样的安静,只是安静被不远处阵阵哭声打破

  书生壮着胆子迎了上去“姑娘为何坐在这哭呢”

  “我叫小梅本是江南人氏,家道中落。为了安葬母亲,卖身入了那怡红院,后自以为遇上良人,嫁人为妾。谁知那夫人嫉妒便起了杀心。四处散布谣言污蔑我清白,我无处申辩便寻了短见”

  “啊?!”那孟生吓得傻了,一时跑也不是,待也不是的。

  “公子莫怕,我和公子素未谋面,定不会害公子的。”

  “连日来公子住在这梅苑里,我暗自观察知道公子善良正直,是君子”

  “求你帮帮我”那白衣姑娘眼泪汪汪的跪倒在地上

  “好”孟生仍满脸惊恐,吓的不轻。此刻正故作镇静

  “我怎样帮你”

  “我死后,因被污蔑不忠,所以不得入葬。至今仍流落乱坟岗。如今只求公子找到我那棺木,好生安葬便感激不尽”她擦了眼角泪水

  “好,我答应你,告诉我在那里”

  …………

  他猛一惊醒“噩梦”满头大汗淋漓的

  “是啊”他暗自奇怪着,梦中一切又为何记得如此清晰

  15

  第二日,他便匆匆收拾了行李只说有事便告别了陈生。独自上路了

  说来也怪,连连阴雨不断,今儿便大晴了。

  一月已过

  他按照梦中那白衣女子所说果真找到了那棺木

  他一怔,不想竟是如此凄凉

  杂草丛生,不时还有狼,野狗的叫声。

  他上了柱香

  “姑娘如今安息吧,来世托生个好人家,定会被温柔对待”

  便匆匆离去

  墓旁,一白衣女子手举着一柄油纸伞长久的站在那里,她眼含热泪

  许是连日奔波累坏了,回到客栈便沉沉睡去

  梦中那姑娘施礼道“多谢公子义举,小女子无以为报,愿来世效犬马之劳”

  “姑娘不必客气”他连忙去扶起她

  她抬起头,看到他正怔怔望着自己

  这小梅赶紧找着话题道

  “公子本是上京城赶考,时间紧急。小梅还给公子添麻烦,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没什么,姑娘大可不放在心上”

  “那哦,即使公子休息了,如此小梅就不打扰了”这小梅姑娘连忙施一礼便想向门外走去

  “姑娘”望着她转身的背影,他还是忍不住喊了句“遇见即是缘分,在下冒昧。还请姑娘日后不要托梦,有事不妨直说的好,那个,那个那个如若在下有事,怎样寻姑娘呢”

  看他一时情急的样子

  “哦,这样”小梅姑娘捂着嘴怕笑出声来,连忙转过身来递给他一个哨子

  “公子吹响哨子,我便前来罢”

  “这几次,是小梅考虑不周,竟吓到公子,多有得罪”她满脸的抱歉,俯身道

  孟生忽察觉自己似乎说错了话了,忙还礼

  “无妨,还请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那姑娘退到了门边,忽见一阵白烟,姑娘消失了

  “又是梦么”孟生直起身子,满头大汗喘着粗气道

  “吓我一跳,还好只是梦而已”

  忽而他低下头,他感觉到手中似有什么东西,拿起一看,正是与梦中无疑的哨子

  16

  “哈哈哈,逗死我了可,哈哈”

  “姐姐你看,那孟公子竟吓傻了,哈哈”

  “别拉着我,让我再笑会儿”缃雪笑弯了腰慌忙扶着墙

  “以后,不许这样讲他,再不可以”小梅冲那缃雪生气道

  缃雪立刻会意了“不是,我这姐姐喜欢上了那孟公子罢”她说话间手里玩转着自己头发,头从墙边转向小梅

  “休要胡说,小心我告母亲去”

  “好好好,我知道错了行了罢”缃雪故意道

  这小梅噗呲一笑,接着喃喃道

  “原来他竟是我命中之人孟郎,只是我俩已经阴阳相隔,况且我曾有婚配,被指认不轨。如今更是无法相配”

  “我猜对了”缃雪一乐

  “别胡说”小梅故作正经道

  “我没有那样的心思,我大仇在身,怎能费神想着别的”

  “真的,没有吗”

  “没有”

  “我偏说有”

  “缃雪”小梅气的直跳脚

  “好了,你不多说,我也不问,走喽”

  那缃雪姑娘走到墙边便消失了

  “她帮我如此大忙,我应该报答才是”小梅心里暗想着

  傍晚,孟公子从外面回来,他一惊这屋子怎会如此一尘不染,那书本摆放整整齐齐,还有一桌子热腾腾的饭食

  17

  连着数日,桌上茶壶永远都是新茶的样子。每每读书疲累之时,刚要道杯水,那茶竟就在眼前。自己明明是睡倒在桌边,不想天一亮自己竟睡到了床上,桌上是热腾腾的美味。书桌也整理整齐。还有那瓶中不知何时插入了枝红梅花

  “梅花”他暗自思量着随口说道“定是小梅姑娘”

  他冲着屋子施礼道“多谢姑娘垂爱,在下好生感激”

  “公子,区区小事何足挂齿”那白衣女子不知何时竟来到了屋内微笑着说

  “是小梅姑娘”他转身

  “公子,这饭菜可还合胃口”“来尝尝这肉”“我再给公子盛碗饭来”

  “多谢姑娘”

  “谢什么,应该的”那梅姑娘笑吟吟道

  往后数日,这姑娘每天都是如此。

  这日“上次在梅苑听那陈公子提到了您的一面之缘,公子可愿详细道来与我听听”小梅问

  “姑娘那日便在屋里了”孟生问

  “我们孤魂野鬼的,本就没有安身之所。所以便四处游荡,那日也不是有意要偷听二位谈话,听公子说的动情,我有一姐妹还夸公子是长情之人”

  那姑娘听我慢慢道来

  …………

  半晌,那姑娘听的动情站了起身,走到墙边,眼泪哗哗流个不停

  “姑娘,不要紧罢”

  “没事的”她赶忙擦掉泪水

  “公子的故事让我一时伤心,不想让公子见我这个样子,我就先告退,改日再来”那姑娘转身便消失了

  “姐姐,你为何不告诉那孟公子你就是当年那小女孩呢”缃雪问

  “有些事,你还不明白。那感情是怎样一回事”

  她垂泪道“只是我已然这个样子,不想教他白白伤心,我俩终究有缘无分”“既然无缘份为何给他希望呢。他饱读诗书,有朝一日定是人上人,定是荣耀万丈”

  “或许那日他便忘了我罢”梅女动情的呢喃了句

  “可是,若是这公子知道你的心意了呢”“岂不尴尬”小梅顺着她所指看了去

  花瓶里那一枝红梅花

  “你放的”她问她“是啊,那日救你出来,鬼母说你命中还有段姻缘。我看你对那孟公子许是有情,就做了好事。那日红梅,确实是我。这日子天天过去,现在这梅花,可是那呆子自己的”

  “再自作主张看我轻饶你”她眼一瞪

  缃雪“不等你不饶我,我不在这打搅你们就是了”便转身离去

  “孟生”她静静的站在那里

  18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那孟生坐在窗边读罢动情道突然捣鼓了句“小梅”

  “孟公子”只见不远处一姑娘拿着油纸伞从门外走了进来

  “我不是小梅,是她的姐妹缃雪”

  “听公子不好好读书,我便来了。公子心里可是有小梅”

  “不知道,是怎样的感觉。她在你眼前却觉着疏远。她不在时又觉得她就在身旁。有时候你想到什么。她竟想在你前头。眉目间又似曾见过的感觉”孟生纠结道

  “确是见过的,若无缘分,怎会再见。人世间的缘分都是如此”

  “你说我见过”

  “是啊,她本名李雪梅,你也可唤她宸娘”

  “姐姐此刻就在桥边,有些事还是她告诉你为好。别忘了哨子的那档子事儿”

  “宸娘竟真是你,宸娘你出来,你在哪啊”

  他四下转身,哪里有姑娘的影子。不过是长亭,小桥,还有那清可见底的小溪水

  他猛然间想起了缃雪姑娘的话,吹响哨子

  转过头,那宸娘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真是你”“是我”他们相拥而泣

  不想十五载后自己与未婚妻已隔世了

  “什么,你竟有如此境遇”孟生听的怒气冲冲,“只恨自己不能手刃贼人替你报仇”

  长亭里“公子”她轻声道。他心疼的看着她

  “告诉我,我是否可以替你做些什么”他问到

  “这仇我定会报,可眼下公子功名要紧”

  19

  一晃半年已过。要说什么最快,便是时间了,匆匆忙忙如白驹过隙。眼下正是科考出成绩之时

  “起开,起开。我来看”一男子命推开身边侍从推开了那些士子。“什么竟没中”他怒气道。这人便是京城王府的王公子。这公子哥是烟花之地的常客,又是左右逢源的小人

  “公子,叫您数声。竟不等等我了”说话的正是王氏的妾室,不是别人而是芙蓉

  王公子家势显赫,京中何人不知,又何人不晓得。那日王公子来怡红院,这芙蓉便已动了心了

  “没中,嘿气死我了”“莫恼,咱想想别的办法”她抬眼看了下那头几名顿时吓得花容尽失“孟生”

  “什么,你说宸娘的相好是他”王公子也吓的一激灵。“快走吧”

  “宸娘我中了,高不高兴”孟生举着伞对着别人不见的白衣姑娘道

  那白衣姑娘眉头一紧“怎么了宸妹,可是不舒服”他关切道,她赶紧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看到了故人”

  “害我的他们”她眼睛红红的

  “只是这是白天,听缃雪姑娘说站在这阳光下已很伤神,更不可妄动啊”

  “是啊”“不好意思,扰了公子兴致,如此恭喜了”她擦了泪水,高兴道

  没过几日皇帝陛下的旨意便已下达到客栈里

  这孟公子跻身三甲,如今已是高位

  过不了多久便进京上任

  “一不做二不休”王府里那芙蓉一脸阴险对王公子说,手在脖颈处做了个杀头的手势

  “不,不可”“他可是当朝新科状元,圣上封了高官的老爷”“朝廷命官那,不可以,我这是折进全家的事啊”

  “看你吓的那样子,我就是说说”她赶忙哄他

  “是啊,如今就求他别记恨我啊”那王公子面如死灰的

  这一切门外的宸娘都看的真切

  “不好,孟公子有危险”

  20

  那日得知这宸娘指腹为婚的孟生竟登高位

  如今怕是再撼动不得,这王公子莫名心悸

  "妾倒有一妙计,您派人送些个稀奇玩意儿,一来向这大老爷示好,二来探探他怎么想法"

  "妙啊,还是夫人聪明哈哈,就这么办"那王公子拉了芙蓉衣襟大悦

  随即送了个罕见的珊瑚去到新科状元府

  "我如今即为父母官,官场之道应是清正廉明,像那包大人那样刚正之人,又怎能与之同流合污,都悉数送还本家"孟生义正言辞的

  "什么,他竟不要,真是不知好歹"芙蓉气的够呛。再看王公子更是怕的不行

  "夫人,夫人,你说他是何意思,是不是都已经……已经知道了"好个没出息的竟吓哭了

  "老爷别怕,只要有我在。他们就在届难逃了"她恶狠狠道

  随即拿出了封请柬,连连笑道"老爷,妾有一妙计,这近日便是生辰良日的,就亲送到他府上,若是他乐意交往怎会不来呢"

  "也对"来阿金"不,您去送,有诚意""夫人所言甚是哈哈"说完便拿了请柬亲送

  "姐姐,亲手送来,或许这王府不安全"

  “王公子倒没什么,如果是芙蓉”

  "那怎么办"望着那王公子背影,缃雪不安道

  "不去,又不可,他父家毕竟是朝中做官的"

  "呵,不想,我正寻思着去找,这仇家便先自找来了"她冷静的说到。

  21

  "这便是王府了,宸妹,宸妹”孟生喊了数声,她才回过神来

  “啊,孟公子”

  “要不我们还是。"门外那状元郎正举着伞,对什么说着话

  "我没事,我只是想着今天报了大仇,心里太过高兴,竟忘了公子"

  "那我们进去吧"

  "恩"她点点头

  侧夫人道长一会儿便到了

  "知道了"那芙蓉对着镜子照来照去,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随即她对王公子嘱咐了几句,便又描起了眉毛

  换上了一副珠光宝气的头饰

  "李宸娘今个便让你彻底消失"

  "跟我斗,不自量力。什么王夫人,李夫人哈哈,通通死透了"

  "我芙蓉也有了这一日"

  今天这王府好不热闹啊,车水马龙的。就说那灯笼吧,竟把天都照亮了似的,来来往往的丫鬟那叫个漂亮

  "禀老爷,那孟大人约您在西厢院一叙"

  "什么"他吓得连忙丢了酒杯,那杯子摔了个粉碎

  "怎么了老爷"那下人是新来的,想必并不知内情

  仔细一想,这孟生可是自己的上头,丝毫不敢得罪。这左右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没法子只得硬着头皮去了

  西厢院早已荒废,杂草丛中,凄凉的很,阵阵阴风吹过,不远处一个白衣女子,脖子上缠着白绫。她舌头长长的伸在外面

  "妈呀"那王公子吓得跌坐在地上。

  "宸。宸娘"便没命似的往外跑,不想脚下一滑摔了一跤

  "看,看在,在我往日……对你好,求你放……放了……了我"他吓的瞳孔散大。不停的往后挪蹭

  "对我好是吗""哈哈,我最后死在了那对我好的人手里""今天我就让你也尝尝这吊死的滋味""哈哈"

  "西……厢院,有……"

  "有什么呀,快说"那女子杏眼睁的老大

  "鬼"

  "她来了"那芙蓉仍镇静道

  "夫人,老,爷也,在……那"

  那贴身侍女牙儿附在芙蓉耳边轻声说了声

  "我这就让道长过去,"

  "不急,老爷喜欢那李宸娘,想必有好多掏心窝子的话,在等等"

  "可是"那丫鬟担忧道

  "没什么可是的,牙儿,记得你的身份。什么时候轮到我听你一下人的了"她这才有了些怒气

  "怜儿"

  "是,夫人"

  "带道长来见我"

  我就先看看好戏

  "明天,这王府便成我芙蓉一个人的了,哈哈"

  那边西厢院王公子连连挣扎,只见他脖子上不知何时缠上了白绫,那宸娘猛一使劲便置那王公子于空中,不一会儿,他便再不挣扎,垂下头去。

  "她杀了我丈夫""呜呜"那芙蓉拉着一道人过了来,这道人不是旁人,就是当日害宸娘差点魂飞魄散的道人。原来他们早已勾结好的

  "芙蓉""果然是你"

  "道长快抓住她"那女子大喊道

  22

  "李宸娘,今天就是你死期,你跑不了了,哈哈"芙蓉道"道长杀了她"

  "哈哈,不想你也有份,那我收拾了妖道再收拾你"宸娘大喝道便伸出手,从手臂处飘出数条白绫向那道士来了

  那道人听了便拿起他那桃木剑四下动了动,从手中甩出好多黄色的符纸,那符纸瞬间化成火一般。

  白光黄色光交织在了一起

  "道人,我和你无怨无仇何苦死死逼我呢"

  "一幽魂野鬼我焉能留你四处害人"

  "我并非害人,是他们咎由自取"

  突然那黄光压住了白光"啊"的一声宸娘倒在地上,气息奄奄

  "宸娘"孟生一把抱她入怀,"不要啊""傻瓜,我没事,不除了那芙蓉我便不会消失掉的"

  "除了她,我们就好好过日子好不好""宸娘,答应我""恩一言为定"

  孟生扶着宸娘起来"道人您可否听我说句话"

  "快,给我杀了她,上次你不是用火吗,烧死她"芙蓉疯了一般喊道

  这会儿,鬼母和缃雪也赶到了

  那道人从怀中掏出了好些火符丢了过来,正当此时,鬼母冲了过来,一把推开了宸娘

  "不要啊"宸娘大喊道

  "女儿,我这一生都未曾为你做过什么,这娘又怎是让你白叫的。这次我不能眼看自己女儿再为人所害""孟生带她快走,好好待她"

  "好,我答应您"孟生坚定的答道

  "娘"宸娘大喊

  "快走吧"孟生急忙拉他往外走

  "我不走,我不走"她哭着连连摇头

  "缃雪你也走,拉着他们快走"鬼母吩咐道

  "可是"缃雪刚要说什么"你们留下也是累赘,非但帮不了忙,反让我分心""快,再不走来不及了"她大声吩咐道

  "娘!"宸娘撕心裂肺般叫了一声。被他们拖走了

  23

  鬼母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会心一笑,接着看向那道人眼神如此坚定"来吧"

  "我先收拾了你,再去收拾他们"

  “怕是让你失望了,哈哈”

  只见远处冒出冲天的两个火光,一黄一红的,把夜晚照的像是被打了一般。

  很快这两道光便一齐消失了

  "娘"宸娘大喊一声随即昏死了过去。

  "宸妹,宸妹。你怎么了宸妹"孟生猛一摇她,泪如雨下。"宸妹,都怪我无用,让你白白枉死,阴阳相隔。现在你要报仇,我竟然,我竟然"他哽咽着快说不出声音"不能帮你""又护不了你"

  "别说这丧气话,姐姐还没死透呢,小心起来说你"

  "你赶紧带姐姐回了梅苑去,那里阴气最重,不需两日,既可复原了"

  "如今,姐姐三魂七魄有很大伤损,切勿再有动静了"缃雪解释道

  "我去会会那芙蓉去"话毕,红衣姑娘飘然离去

  话说这芙蓉看到那道士和鬼母双方僵持不下,便觉不好。慌忙回房拿起事先收拾好的行李冲出府去

  "哎呀"她不小心紐了脚,接着便一瘸一拐,跌跌撞撞跑走着。她四下看看,无人。这才稍稍把心揣回肚子里,坐下了

  "芙蓉姑娘这么急是去哪啊"只听身后响起一悦耳女声

  "你是谁,我和姑娘无怨无仇,你为何拦我"芙蓉动气道"要钱的话,这都是王府宝贝,我俩平分行不行"

  "钱""给我我也用不上啊"突然一条红绫从缃雪手中出,围上了芙蓉脖颈

  "不要,都给你,求你放了我"

  "放了你,无怨无仇""呵呵,我李宸娘自问,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这般步步为营的算计我,那时我当你是,姐妹"

  不知何时,那孟生搀着宸娘过了来

  "姐姐"缃雪喊了声,又回头看着芙蓉

  芙蓉疯了般大笑道"哈哈,何时,怪就怪你李宸娘偏偏看上了我看好的人,他对你那般好,我看不惯。我自认全京城除牡丹无人比过我,可是,是你断了我念想又让我在众姐妹中丢脸,我恨你啊。哈哈姐妹,哈哈哪有什么姐妹"

  "所以你把我曾说过的事都记在心里,告诉那王氏,让她构陷我出轨,又摸清王公子脾性。就料到了王公子害我致死是吗"

  "是""我还要让你,王氏这两个阻碍彻底从这世上消失""那道人早就与我串通好了,即使你不拉她入火海,她也会悄无声息的死于混乱中,那我替你除了你最恨的一个人,你得多感谢我""哈哈"

  "只要你王氏,王公子人一齐消失,这王府便是我一人的天下了""我是夫人,哈哈"

  "额"那缃雪更拽紧了些,芙蓉不停挣扎着说不了话了

  "救……命"她目光涣散。忽然她重重的垂下头去

  正当此时宸娘刚刚还强支撑的身体瞬间失去平衡倒在孟生怀里。

  24

  一连数日,她都没有苏醒的迹象,

  "缃雪,宸妹她还要多久才能醒来"

  "这……不好说"缃雪连连摇头。她跟那道士斗了许久这魂魄就已经散落了许多,若是鬼母不及时赶来想必早已魂飞魄散

  "你看,她面色渐渐红润起来应该是缓和了"

  "宸妹求求你,求求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你知道吗,那日在李府见了你,你的容颜便刻在我脑海,再也挥之不去了,你的笑,你的每句话我都不曾忘记。虽然你我再见已隔阴阳,说实话一开始我介意,但是长期以来你的关心,你的温柔善良。我是真的喜欢你,不管你是什么都好,我孟生这辈子只爱你一人,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

  "快点醒过来,我还要娶你呢,给我生一群小孩子,好不好"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求求你。我不想失去你”

  床上那白衣姑娘安静的睡着,长长的睫毛忽然微微动了下,一滴泪水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

  孟公子的脸上汗水与泥土交织在了脸上匆忙的从外面进来,手上是一只鸡

  他推开门,"宸妹"

  "宸妹呢"那屋子里哪还有宸娘的踪迹。

  "你为什么不等我,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你怎么这么狠心"他失声痛苦,缃雪还有那陈生闻讯赶来都怔怔的站在那

  "孟郎"背后一个女子动情道,这声音那么熟悉

  "宸娘"他猛的扑过去抱住了她"我还以为,以为你再不会回来,魂飞魄散了"她轻抚他的背,头发道"怎会呢,我不舍得"

  他放开了她,她看了下四周"孟郎你这是"她看了看那绑着腿的鸡

  "我听说民间冥婚要用到它的,所以"

  "你要跟我冥婚吗,可是你我终究殊途,我不能害了你"

  "你那样温柔善良,又怎会害我,你是好鬼,应有好报"

  "你不明白,你眼圈已然发黑了,长期相处会伤你阳气,损你阳寿。"她愤愤的说

  "你会死的"

  "死,有什么可怕。我就怕再见不到你。你知道这段时间看你躺在这里,面色惨白,我有多担心多心疼,恨我不能替你"

  "刚才,不见了你,我才发现自己不能没有你。"

  "答应我,和我冥婚好吗"

  看他目光如此坚定,宸娘点点头。

  "其实,即使不用冥婚也可以在一起""不过你要耐心等待她"不觉间鬼母走了进来

  "娘您没死"宸娘大惊道,吃惊之余的她格外的激动

  "很奇怪吧,我那时本已与那妖道同归,闹到了地府,阎王念我平日多行善事,又听了你我的种种遭遇,于是下旨。我们可以再行投胎转世了"

  "真的吗"缃雪说着走了进来"如此真是恭喜母亲姐姐啦"

  "傻孩子你也有份"

  "难得今天这么热闹,大家做。我去做点饭食来"宸娘道

  "母亲,我好想你的。"背后是缃雪的撒娇声

  不知何时,孟生走进了厨房

  她慌忙擦干了眼泪,脸上的泪痕仍清晰可见

  "怎么了,为什么哭呢。不是好事吗,这样我们便可以在一起了"他关切的问

  "可是……"

  25

  "可是,我怕我会忘了你。我怕喝下那碗孟婆汤我便再不记得你,不记得我们的点点滴滴。"她哭道

  "没关系,我会记得你啊。15年一晃便过去了,我会去你投生的人家附近好好生活,等你再遇到我,然后嫁给我"他轻轻的擦干她的眼泪

  就这样站了好久,互相眼中也只有彼此

  “要不孟郎我不去投胎了好不好,我怕”

  “不可以,你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我怎么可以为一己之私害了你”

  “你放心,

  若你只是不巧出现在我这个时空中的一瞬我愿用一生等待下一次重逢。”他坚定的答道

  又是阵沉默,宸娘关切的道"快睡吧"

  "没事,我想多看看你"

  "那你睡吧"

  "我也不想睡"

  "放心,我定会信守承诺娶你"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

  "这玉佩你拿好,若我不记得你了,拿给我看,我定会记起来你"

  夜深了,困意慢慢袭来,孟生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早

  他起来到处找都没有找到她

  只见桌子上一个纸条,上面写着

  洛阳周府

  接着便是那小姐这一世的闺名,生辰八字。

  夜里她起身最后看了他一眼,满眼的泪水,她心里很是不舍得却还是跟鬼差去了

  "孟郎,保重"

  "兄弟,我们从小相识,后来又一起科考,想来也二十载了,不想现在我们要分道扬彪了"

  "怎么说的像是我们再不见了似的"

  "哈哈"

  "孟兄,接下来有何打算"

  "皇上已批准了我调离京师去洛阳,我也马上去那走马上任了,我要在那里等她,想来也该有七岁的光景了"

  "你啊,可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哈哈"

  "那陈兄,说说你吧"

  "我啊,打算云游四方,做一游士"

  "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启程了,就此别过"

  "告辞""咱们后会有期"

  又过了数年,一晃这宸娘,啊不对是周府的思梦大小姐已经十五岁了

  这周小姐与宸娘不同,素来喜爱热闹,他父亲虽是个知府大人平日里乐善好施的,十里八村都是赞不绝口。那日见了孟生听他说起的种种甚是动容。

  只是她还记得他了吗

  26

  "爹啊,你是不是要将我许配给那孟生"思梦大小姐小嘴嘟起来负气的样子好不可爱。

  "乖女儿,那孟公子对你很是情深,他日后定不会亏待了你"周父安慰道

  "可是,我不喜欢他,他比我年长那么多。快成了老翁了"

  "住口,向来父母之命,媒說之言。哪由着你乱来"周父大喝道

  自这思梦出生以来,不论犯了何错,他都是和颜悦色,还是头一次发火

  思梦大哭着跑回房里

  边哭边骂"孟生我讨厌你"

  而这孟生心里满满的都是宸娘,再容不下任何女子

  "孟公子,小女不懂事,总惹你生气,是我周某人教女五方"周大人连连道歉

  她果真再不记得他

  “若你只是不巧出现在我这个时空中的一瞬我愿用一生等待下一次重逢。”

  没关系多久我都要等到她。他对自己说

  眼看十五年之期近了

  "父亲,这不过是他与那李宸娘的约定,与我何干。我也是人也是有感情的,我也羡慕他们的感情。可如今我是活生生的大人了,我要有自己的爱情"

  "只是,为父已答应了人家,不好毁约"周大人一脸无奈

  "那好,我最后给他个机会,如果他打动不了我,这承诺便不做数"

  "也罢,你若实在不乐意,为父便回了孟公子就此作罢。"

  长亭里,二人面面相去,良久

  "给我讲讲你和李姑娘的爱情吧"

  "好"

  他便开始讲了起来,许久她回了句"可我不是她,终究不会成了她"眼圈通红"你会失望的"

  “爱你的人是她,不是我”她怒吼了一声便转身跑开了

  他全明白了

  他终究再等不到她了

  因为她并不是她

  "实在对不住孟公子,是小女不懂事。这段时间怠慢了公子。"周大人满脸歉意

  "请帮我把这个给她,留个念想吧,还请伯父替在下转达声珍重"

  “好,一定传达,公子放心”

  孟生一个人一时不知去哪里,他还是走了

  或许离开她,她会等到属于她周思梦的现世幸福吧

  闺阁里思梦大小姐正对镜子梳妆

  "女儿,他走了,不回来了,这是他托我给你的,留做念想"思梦忙接过玉佩

  她看了一会儿,手微微颤抖着,她想起来了他们之间的种种,泪水忍不住往下流

  "爹,孟郎人呢"

  "刚走了"

  她慌忙追了出去,过了一道便是一个巷子,跑了好久,她不敢停下,停下或许就再见不到他

  "孟郎,我怎么就忘记了你""忘记我们的点滴"

  "我们的约定"

  "你在哪""你快出来"

  "我爱你"

  突然不远处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孟郎是我,我是宸娘"她哭着扑了过去

  他回过了头来抱住她搂她入怀

  眼泪没出息的流下来"宸娘,我终于等到你了,我再不会离开你"

  作者:心若雨汐

30

主题

1万

爱心

2293

草苗

金果王LV.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13078
发表于 2020-1-21 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朋友,欣赏!

0

主题

1万

爱心

862

草苗

金果王LV.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12255
发表于 2020-1-21 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欣赏,问好朋友!

12

主题

1万

爱心

1442

草苗

金果王LV.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13112
发表于 2020-1-21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朋友,欣赏了。

38

主题

9282

爱心

2319

草苗

金果王LV.12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1419
发表于 2020-1-21 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故事 6  小说故事 68

40

主题

9940

爱心

2746

草苗

金果王LV.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12221
发表于 2020-1-21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小说故事 57

13

主题

1万

爱心

2833

草苗

金果王LV.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12698
发表于 2020-1-21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朋友,欣赏!

0

主题

9608

爱心

858

草苗

金果王LV.12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1728
发表于 2020-1-21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小说故事 57

11

主题

9951

爱心

1186

草苗

金果王LV.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12155

原创之星

发表于 2020-1-21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赏读

0

主题

1万

爱心

894

草苗

金果王LV.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12524
发表于 2020-1-21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赞!  小说故事 6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