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收起左侧

[连载小说] 《二侉子和他的女人们》第二章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6-25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兰草地  

x
9f188c98gd9c0eab88283&690.jpg

  第二章:二侉子痴心恋表婶

  一

  一开始,他们是在那边做的无本生意,等于是在卖苦力,没办法,他们没本钱。人家自己购买好了的砖、瓦、砂石、水泥,他们替人家运到建房工地,同时还替人家卸货。那个地方靠近上海,原是江苏省的东南角,后来划归了上海,在黄浦江南边。因为船上没有像样的行船工具,连一条不是太宽的黄浦也没法过,江心里水深,篙子够不到底。他们只能替人家短途驳运,一般是将停泊在黄浦江边的大船上的建筑材料卸载上船再驳运进里河。送得最远的地方也有二、三十里水路。靠两根竹篙行那种载重20吨的水泥船是十分吃力的,他和表婶两个人,一人一根篙子分别在船头两边同时下篙,然后用肩膀下面的胸脯顶着篙子,俯身用力向船尾走,使船缓慢地前行。正常情况下每小时也可行五、六里路。最困难的是船尾缺一个人掌舵,在直行的河道里,就让9岁的采莲扶着舵把子,需要转弯或避让来船时,采莲扳不动,红丫头就要丢下篙子跑到船尾去掌舵。在小河边有纤路的地方,都是二侉子上岸拉纤,红丫头在船上拿舵。

  后来当地人告诉他们,利用黄浦江涨潮落潮的规律,行顺水船,既能节省体力,也缩短了行船的时间。潮水的规律也不难掌握,每天涨、落潮的时间和大潮小潮是根据阴历月份每天都有变化,一个月一个轮回。他们在黄埔江边上装满了货,等到涨潮时再进里河,卸掉货的空船乘落潮时往外走。来去都是顺水,他们一人掌舵,一人拿篙子站船头,跟着潮水,每小时可以行十多里路,人也省了不少力气。就是为了赶潮水,他们不得不加快过船和卸货的速度,有时还要开夜工。由于装一趟货既拿运费,又拿了过船费和上岸的力资,收入可观,他们头一个月就余下了一百多元钱,这么多钱在队里需要好几个劳力干一年,初战告捷让他们很兴奋。

  他们用这笔钱置办了一些行船的用具,船上的生活设施也进行了一次改善。先用带出去的布票买了几丈白粗布,做了一副不大的蓬帆,买了一根大毛竹作桅杆,如果遇到了顺风,扯上帆,只要一个人掌舵船也会行得挺快,即使是逆水也走得动。

  他们原来连个像样的锅腔都没有,烧饭是用碎砖垒成的土灶,没遮没盖,垒在船尾的舱板上,行船时煮饭,因为锅盖跑气,煮不熟,碰到下雨天就更没法煮东西吃了。这次,他们在船梢密封舱水泥棚子上面又搭了个敞棚子,这样就把掌舵的人和烧饭的锅腔都苫起来了。接着又拆掉了那个土灶,买了一个陶制的瓦锅腔。烧火的时候可以根据风向将锅腔门对着风,即使是烧的湿柴也不容易熄,有时候大人忙着卸货,小采莲也会将饭煮熟。

  最不容易弄到的是粮食,那时粮食黑市还没有形成,市面上只要是能填饱肚子的东西都要粮票。不过,那边的粮食紧张状况好像比苏北好一些,用高价总能跟人家匀出一些大米出来。私下里的成交价是每斤一元,接近官价十倍。他们每天的收入一般能达到20元,因此,只有能买得到,他们就能活下去,而且与家乡相比,能活得很滋润。顿顿时都能吃到用纯白米煮成的饭粥,再也不需要用那么多的青菜、胡萝卜作代食品。有时他们还能买到几斤黑市粮票,可以到附近的小镇下一碗馄饨,或者是买些烧并油条给采莲吃。

  与此同时,他们的居住条件也得到了明显的改善。一般的运输大船,都有一个比较宽大的艄舱,艄舱上有一个不高的但能断风断雨的棚子,那里面就是船上人的房舱,拖队上的人把那里叫船员宿舍。船的吨位越大,房舱也就越宽敞,像他们这种载重20吨左右的船,也有四五平米的面积,宽度约两米,长度两米多一些。舱里可以放一张单人床,床下面还有一点空间。船上人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安放在这块空间里。因为有一个高出舱面一米左右的棚子,加上船舱的深度,中等个头的人可以在里面直得起头来。如果是夫妻二人再带一两个孩子,只要不是在太过闷热的夏天,一家人住在里面还是挺温馨的。问题是,他们目前是一个十分特殊的群体,他们之间的关系太微妙了,他们不能共处一室,何况还是一间名符其实的“斗室”。因此,二侉子本人睡觉的地方只能安排在船头上的密封舱里。所谓密封舱,顾名思义是用水泥密封着的,只有一个像窨井盖一般大小的出入口,人钻进去后抬不起头来,一般不住人,只是用来存放一些杂物。二侉子这样安排也是实属无奈,总不能让红丫头母女往那里面钻。好在里面铺上一层稻草,干了一天重活的人,也能在里面一觉睡到天亮。

  一开始,红丫头母女睡的房舱也是一无所有,也是在略带弧形的船舱底铺一层稻草,凑乎着当床铺。这次他们跟当地农民买了几块旧木板,先将弧形的舱底铺成平面,又在一边搭了张一米多宽的小床,还用余下来的短板拼制了一个小碗橱、一张比大杌子稍大些的小方桌和几张爬爬凳儿。二侉子出来时带了几样常用的木匠工具,这些活儿难不倒他。

  二

  他们开始有了一点本钱后,就不再单纯替人家做短途驳运了,而是自己出钱从江边砂石场买货运到里河去卖给砌房子的人家。船上有了蓬帆,有时还会行得远一些进货,那样赚到的差价会更大一些。因为能同时提供卸货,要货的人家都乐意跟他预订。因此,他们不愁货装上船没人要。

  替人家卸货的劳动强度是很大的,有的人家离河边有一二百米远,虽然运距越远价格越大,但那种一百大几十斤的担子从早挑到晚是挺累人的。运距不远时,大都是二侉子一个人挑,红丫头在船上装担子,运距远的时候红丫也帮着挑,她个子不高,尽管在家里样样农活都拿得出手,但不大擅长挑担。红丫头心疼二侉子,时不时地会上岸买些猪肉给他增加点营养。二侉子特别喜欢吃肥肉,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猪肉已经解禁,市面上随时能买得到。

  他们之间的关系,当地人都毫无疑问地认为是一对恩恩爱爱的小夫妻带着一个女儿,他们没法向人解释,原因是解释起来十分费力,而且还会让听的人半信半疑,疑窦丛生。觉得他们的关系既特殊又违背常理,不如将错就错,别人反而觉得是顺理成章,合情合理。事实上,现在一点也看不出来两个人之间有十二岁的年龄差距,二侉子从小就侉里侉气地弄惯了,虽然才二十一岁,但这二年已经完全发育成熟了,他不爱好,一头乱发好长时间才去理一回,平时又不大刮胡子,再加上活儿累,显得憔悴,看起来起码要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大五六岁。红丫头晓得他的心思,这小子是在有意装老成,为的是能拉近他们之间年龄上的距离。其实,他稍稍收拾一下,就还是一个刚脱了稚气的小伙子,他有着一副中等偏高的身材,国字脸上长着一双浓眉大眼,分明就是一个人见人爱的美少年。恰恰相反,红丫头因为个子不高,天生娇小玲珑,人就显得嫩气。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她的实际年龄总是会让人捉摸不透。因此,他们遇到当地人刨根问底时就说男的二十六,女的二十九,“女儿”八岁,而且是统一口径,哪个打听都这样回答。最不理解的是采莲,她不知道为什么要撒谎,好在当地人说的话她一句也听不懂,也没人去问她。常言道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二侉子在重复这些谎话时倒也脸不红心不跳,心安理得。只是红丫头听到他这样说时,脸上还会泛起一阵让人不易觉察得到的红晕。

  还是让我们走进他们的内心,揣度一下此时此刻他们心底隐藏着的秘密吧。

  先说二侉子这一头。他十三岁就进了沈家,成了这个家庭的一分子,师父师娘待他不错,从小就没见过父亲的他,从师父身上体验到了从未得到过的父爱。不过,他十五岁的那年,个头就超过了师娘,他在心里把师娘更当着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大姐姐。在沈家连遭变故最终让她娘俩成了孤儿寡母时,二侉子就在心里思量过,要让师娘和妹妹摆脱梦魇般的过去,过上正常人的日子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最重要的是他必须进入这个家庭,娶师娘为妻!他也曾想到,因为辈分和年龄的原因,真正溶合到这个家庭里去将会有许多障碍需要克服,人们头脑中的习惯思维和世俗偏见将会是一道迈不过的坎。再说,红丫头又是一个传统的女性,要迈出那一步肯定会很难。他还在心里问过自己,他想这样做,到底是出于对师娘的同情还是为了对这个与他一起生活了八年之久比自己大十二岁女人的爱慕?他得到解答是两者兼而有之,很难分出主次。以前,师娘那贤淑的人品和姣好的面容曾经让情窦初开的他多少次想入非非,说不上是一种恋母情结还是恋姐情结,他曾暗暗地祈祷上天,希望他自己将来也能找到一个像师娘这样类型的女人厮守一生。

  不过,红丫头那边可一回都没往那方面想过。她虽然一向都很喜欢他,但她是将他当侄儿或者是当弟弟喜欢的。当初二侉子学徒满师时,她们夫妇将这个徒弟留下来,是真心想帮他成家立业。后来万有不在了,家里又欠下了那么多的债,她就竭力地要赶他走,她是觉得她们欠他的太多了,她不忍心再拖累他,她觉得,凭他稚嫩的肩膀是挑不起她们家的这副重担的。她与他一起离家出走,只是想能另辟蹊径,花上一二年时间还掉人家好心帮助欠下来的债务,如果能还掉了债,她会立马帮他找个合适的人成家,船就让给他们小夫妻经营,她带着采莲回家当老老实实的社员。凭她自己的一双手,如果说人家饿不死,她们娘俩肯定也能活下来。到了苏南后,二侉子编出了一套谎话糊弄当地人,事先是征求过她的意见的,她也觉得跟人家实言相告,人家没人会相信,反而这样可以省去人家的许多猜疑,反正这里又没有一个认得他们的人,只要别让人家起疑心就行了。后来谎言重复的次数多了,而且听到的人还都深信不疑,甚至还都露出挺羡慕的神情,在她心里就难免泛起了涟漪。

  三

  红丫头在出来之前,头上是梳的个髻儿,上世纪五十年代结婚的姑娘,都要将辫子改成传统的髻儿,这种大清朝的遗风在农村一直沿习到六十年代中期,那时只要看一下发形就知道这个女人是黄花闺女还是己作人妇。年轻的媳妇都会在髻儿的发根处绕几圈红头绳,如果要为刚去世的父母戴孝,或者是死了丈夫的寡妇才会用白头绳,那是重孝。过去,女人梳头是件挺麻烦的事,要将满头长发打开,梳好后上过头油将髻儿盘起,再箍上网兜,年轻爱美的人还要在上面戴上几样银质的佩饰。因此,梳一次头要花好长时间。红丫头出来后,那有那么多时间去梳头,她狠着心剪去了一头长发,留了两根短而粗的辫子,辫梢上扎着醒目的白头绳,有人问起时就说是刚死了爷爷。

  有一天,她洗过脸后照了一下镜子,发现镜子里的她真的一点都不显老,除了眼角处有一些不易觉察到的鱼尾纹,那张红朴朴的小脸还有点儿像是一个待嫁的村姑。心想,无怪乎人家会觉得她和二侉子是一对挺般配的两口子。她想想就有点害怕,她思想上转不过弯来,怎么会是这样呢?她可是一直将他当作是自己的小弟弟看待的。这样下去会不会弄假成真?她现在算是完全弄懂了二侉子的用意了,他这样做,不是单纯是为了同情她们娘俩,他还别有所图,他分明是看中了她的人品和长相,他不在乎那一个轮回的年龄差距,他是铁了心要娶她,要和她白头偕老。想到这里,她的心头就不经意间掠过一股暖流,这么好的小伙子竟然钟情上了她这个残花败柳,说明这些年来她在他心目中的印象不丑,也说明了她现在还有讨男人喜欢的魅力。按理说她应该激动万分,兴奋莫名,老牛尚也喜欢吃嫩草,何况她是个正常的女人。不过,她冷静下来后,却决定铁了心不让他的“阴谋”得逞。

  她虽然知道,如果真的是那样,凭二侉子的为人,将来无论她怎样老得不成样子,他都不会后悔。但是,她是万万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见不得人的私念去亵渎这份真情。她配不上他,她不能害他。她想尽快替他找人成家。然后她抽身而退,把这条船丢给他们,哪怕是暂时还不清欠债,她相信将来他一定会替她还的。她怕夜长梦多,她甚至还担心她自己把持不住自己。

  那年春节,他们将船停靠在一个小镇上,节前两天,红丫头带着采莲乘车回了苏北,二侉子留下来看船。她这次回去主要是送采莲到她婆奶奶的庄子上学,过了年就是十岁了,现在不比从前,哪怕是丫头,最起码也要让她上到四年级。虽然过了春节还不是新学年的开始,但那时没有学前教育,多上一学期的一年级也算有个适应的过程。红丫头的娘家离婆家庄子有七八里路,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儿,有一个哥哥也在五八年一家去了江西,她爸当时还在生产队里当会计,也算是个小干部。他们在外面每隔个把月红丫头就会叫二侉子写一封信给爸妈。红丫头另外还有个心思没跟二侉子说,她想请她妈在那边庄上替二侉子物色个姑娘。临走时,二侉子给了她五百多元钱,叫她先还掉一些债。后来红丫头没见到那些债主,因为她爸劝她别回那个庄子,省得庄子上的干部遇到了找她的麻烦,计划先还哪几家的钱,隔些日子由她妈送过去。

  为二侉子找人的事也落实了个大概,只是要等他本人回来双方见个面才能定下来。那个姑娘过了年才21岁,比二侉子小一岁,长得也不丑,四高六胖的,比红丫头高半头。事前她妈也曾盘问过红丫头,对这事估计二侉子会有什么想法,红丫头只好实言相告说:“看样子这小伙是想歪了,他是想跟我拼起来过。”

  她妈就问:“他有这心思,你们这几个月是怎么过的?”

  “这个倒是无需担心,他是个君子,一次都没好意思跟我明说过,他对我还像以前一样,开口闭口仍然叫我婶妈,就是有时候觉得他那双眼晴老是滴溜溜的在我身上转,弄得我心里七上八下地不自在。妈,我比他大那么多,你想想我怎么能害他?”

  后来她妈把这情况告诉了她爸,她爸说:“如果红丫头也有心,这事也并不是绝对不能做,过去也曾有过比嫂子小十几岁的小叔子,在哥哥死后与嫂子拼家的事例。再说他们之间又没什么血缘关系,他们的那种表亲也不知道是哪一代的事了,现在也没人去计较什么辈份了。”她妈把这些话说给红丫头听后。红丫头就说:“不管怎么样,这事我不做,我去尽量说服他,叫他立即回来看一下,把事情定下来。”

  四

  过了大年初五,红丫头便又只身去了江南,那时候提倡过“革命化”春节,生产队里年初二就上工了,人们也无所谓过年不过年。初六的那天,二侉子估计红丫头要到了,走时红丫头就跟他约好了,初五从家里动身过来。那时候路不好走,先要乘一段小轮船到长江边,然后再乘长江上的客轮到上海,在上海下了船还要乘一段路的小轮船,在路上要过一宿。

  上一天初五是迎财神的日子,做生意的人家这一天都要放炮仗敬菩萨,一般是迎过了财神日就要开张做生意了。迎财神必须用二斤猪肉作供品,肉是生的,只在开水锅里烫一下就行了,肉的上面还要放一块豆腐和一根青葱。二侉子也买了二斤肉和香烛爆仗,以船头作香案,诚心诚意地给财神爷磕了几个头。他今天才把那二斤肉烧烂了,还准备了一把水发过的毛竹笋干。苏南人最喜欢用笋干烧肉,他在当地人家里吃过,他今天是特意留着给师娘接风的。

  红丫头是那天傍晚才到的。晚上,他们一起吃了顿丰盛的晚饭,雪白的粳米饭加笋干烧肉。红丫头挺感动,说:“你也真是的,昨天敬过菩萨就将这点肉烧了吃掉算了,还留到今天。”二侉子说:“我估计你在那边这几天也没什么时候好东西吃。”红丫头告诉他:“只有年三十晚上吃了一顿纯米饭,以后几天全是吃的胡萝卜饭,虽然猪肉早就不要“计划”了,每斤只有七角多,但家乡那边的人没钱,平时很少有人舍得买。年三十的那天晚上,老爸买了一斤,和着茨菇烧了两大碗。”

  晚上,红丫头开门见山主动挑起了话题,说到了他们之间一直藏在心中的那件事。先是红丫头开的口:

  “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这次回去我妈替你找了个人,那丫头是我妈队里的人,比你小一岁,人生得白白胖胖的,比我还高半头。性格也随和,待人处事也懂世理,还上过二年学。人家那头没什么话说,只要你回去让人家看一下,随时可以带她出来成婚。我和我妈都觉得你们挺般配,我想叫你明天悄悄地回到我妈那边去一趟,双方见个面,我在这里看着船。如果大家都没意见,过些日子我再回去带她上来。这事以前没跟你商量过,不晓得你有什么想法,你要知道,我们替你做这个主完全是为了你好。如果事情成了,我就把船丢给你们。我回去后你就跟人家说是跟我离了婚又找了一个,以后就省得再编瞎话骗人家了。你表叔看病欠下来的债,你们做得好就慢慢地替我还。假如你们将来有了孩子也能送家去让我来替你们带。”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后就轮到二侉子说了,他回答得很干脆,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他说:

  “我明白表婶你这样打算完全是为了我好,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不能照你安排的路子走,我现在还不想考虑结婚成家的事,哪怕是九天仙女我也不要!明天我就替你写封信回去,别把人家耽误了。你也别再七思八想的了,等我们把那几千元债还掉再说。”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你就别再明知故问了,我有什么打算你难道不晓得?”

  “你那点小九九,我也猜得出来,不过那条路走不通,我是绝对不会肯去害你的。”

  “你不肯害我,我也不肯让别的人来害我。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我要到船头上去睡了。”话已经全挑明了,红丫头感觉到二侉子的语气中已经有点儿无可奈何的哀怨。

  她说:“船头里好几天不睡人了,又冷又潮的还能睡吗?”她知道这几天二侉子是睡在房舱里的。

  “知道你今天要来,昨天天好,我把被子和铺上的穰草抱出来晒过了。”说着他就起身出舱去了船头。留下了红丫头一个人在被窝里辗转反侧了半夜。

  第二天,二侉子就以红丫头的名义给家里写了封信,他先把内容给她读了一遍,信是这样写的:

  “父亲大人见字如面:我在初六晚上平安到了上海,请不必挂念。妈妈说的那件事,这边春福说他不同意,我也没能做得通他的思想工作,只好不谈了,叫妈妈悄悄地跟人家打个招呼。另外,留个通信地址给你,这是个砂石场,我们经常到那里去装货,人家会把信转交给我们......”

  二侉子虽然只上了三年小学,但他心巧,写简单的信还难不倒他。
+13
 楼主| 发表于 2017-6-25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部长篇小说的初稿已经杀青,计划每隔两天在兰草地发一章节(约8000——10000字),希望能得到新老朋友的喜爱,同时盼求编辑老师和各位文友提出宝贵意见。

点评

欢迎老师加入兰草地公众号:lcdwxw 准备把老师的作品在公众号推出,让更多的读者拜读到老师的作品!  发表于 2017-6-25 21:20
老师的文字朴实、自然、真实。喜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6-25 21:18
发表于 2017-6-25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拜读!
发表于 2017-6-25 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6-25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才华
发表于 2017-6-25 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荒村一叟 发表于 2017-6-25 17:08
这部长篇小说的初稿已经杀青,计划每隔两天在兰草地发一章节(约8000——10000字),希望能得到新老朋友的 ...

老师的文字朴实、自然、真实。喜欢
发表于 2017-6-25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欣赏了
发表于 2017-6-25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问好作者!
发表于 2017-6-25 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赞!
发表于 2017-6-26 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兰草地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