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纯爱校园

  • 步步清风再无你

    2024-6-11 08:34

    引子 “什么药可医相思之苦?” “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之苦。” “九叶重楼是什么东西,冬至何来蝉蛹,雪又怎能隔年,相思又怎可解?” “夏枯即为九重楼,掘 ...

    浏览全文阅读 [1681]点评
  • 三丫头与水蜜桃

    2024-5-5 11:25

      中元节像是下给他们关系的最后通牒,正是钱溢内心最黑暗的一夜,钱溢宁愿将黑云聚顶,这一股阴气全部笼罩在林振和钱芳的头上,恨恨地诅咒:“一如当年,他们不会有好结果。”   钱溢宁肯自己结下阴损,也决不 ...

    浏览全文阅读 [5339]点评
  • 大教育家

    2024-3-22 09:20

    序幕 丽江花坪女子高中首届毕业典礼上,校长章贵美激动地看着台下昂扬的女孩子们。三年前,无数人告诉她,要在这贫穷的山村里开办一所只属于女孩子的学校,告诉乡民们,女孩子也应该学习,而不是单纯相夫教子干 ...

    浏览全文阅读 [7871]点评
  • 野百合也有春天

    2024-3-20 10:27

      通常男人看女人,都喜欢看那些长得漂亮的、清纯的、可爱的、脾气好的,长得漂亮的女孩,身边通常都是一大堆追求者,有一种众星捧月的感觉;相反长得不漂亮的或者很胖的,往往“无人问津”。   在男生宿舍里, ...

    浏览全文阅读 [5490]点评
  • 理科生的哲学思考

    2024-3-14 15:08

    已经一个小时了,坐在自习室桌前的林豆仍保持着一成不变的动作,拔开笔帽的钢笔茫然地停滞在半空,无动于衷,徒然让酸涩爬上笔尖,踌躇满志的墨水不甘愿地挥散到了半空,将自身揉进教室的古怪气味当中。 偌大的房 ...

    浏览全文阅读 [3277]点评
  • 枫叶为谁而红

    2024-3-4 09:27

    (一) “施老师,星期天,你说的事,现在办成了!”很少光顾同事们办公室的张校长,突然间来访,说完这话转身又出去了,到了隔壁的校长室,打开收音机吱吱哑哑传出歌声,校长不时地咳喘几声。 施秋柳却为 ...

    浏览全文阅读 [1590]点评
  •   我自幼就和秦珊姐住在同一个大院,每天上学的时候,秦珊姐总会来叫我,然后我们一起上学,秦珊姐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护着我。在学校有同学欺负我的时候,秦珊姐总是替我解围。有一次我上课偷看小人书,结果被老师 ...

    浏览全文阅读 [1656]点评
  • 我的同学朱科雄

    2023-12-4 09:19

    朱科雄是我高中时的同班同学,还是我的同桌。他不仅外表端正, 而且极其聪慧、口齿伶俐、能言善辩,穿着也比较新潮。 科雄的父亲在县城的银行工作,在那里有房子。节假日, 科雄时常邀我去他们家看看。而且,让我在 ...

    浏览全文阅读 [2659]点评
  • 何以再续同学缘

    2023-11-7 09:17

    王敬军,是我的高中同学。 1991年秋天,敬军工作的单位倒闭,他选择来广州发展。由于忙,我托朋友安排他在花都区的一家酒店小住,并给了他一笔费用,让他安心找工作。没想到,他第二天就打电话找我借钱,我问他要钱 ...

    浏览全文阅读 [2685]点评
  • 夏晓伍说:等有一天,谁可以从我的笑容里看到忧伤的时候,我就嫁给他! 1、 夏晓伍很喜欢笑,笑的天花乱坠,笑的没心没肺,好像从来都没有什么事能让她伤心的样子。闺蜜说她是疯子,她昂着头,咬着头发, ...

    浏览全文阅读 [3047]点评
  • 第一章收到录取通知 收到初中普通班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王二娃正在马路边上尘土飞扬的稻田里弯腰割谷。 当他瞧见一身素装的小学老校长,风尘仆仆的出现在田埂上时,王二娃甚至有些压不住心头的窃喜:莫非是 ...

    浏览全文阅读 [6457]点评
  • 许叶萍真的老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再也干不了重活,就在家看看书,看看电视,打扫一下房间,清理一些长时间没用的物品。 这天,在清理一个箱子时,发现了多年前的一个旧日记本,她拿起日记本,找到老花镜,就 ...

    浏览全文阅读 [6145]点评
  • 追梦少年

    2023-7-12 09:03

      “梅西,梅先生,能和我合张影吗?能给我签名吗?”邸力胆怯地站在阿根廷球员梅西面前。“你会踢球吗?”梅西沉着脸,用不太正宗的中国话说道。“不——会——”邸力的话语没有了底气。“Goaheadboy。”梅西摸着 ...

    浏览全文阅读 [36952]点评
  • 花开半季

    2023-6-28 09:13

      那一年的晚春,三角梅爬满了宿舍后面那道长长的围墙,粉艳艳的,而紫荆花从教学楼沿路一直开到了运动场那边,灿烂得就像嫣嫣的心情,此刻的她呀,心花怒放。   “嫣嫣,你等等我,球赛没那么快开始的。”学 ...

    浏览全文阅读 [52949]点评
  • 断桥

    2023-5-19 09:00

      每到雨季,东汤河就会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从山谷深处奔腾出来,卷起一河泥沙,在被我们称为断桥的地方完成最后一次跳跃,然后一头扎进黄河,和滚滚奔腾的黄河水一起流向远方。它如火的烈性也被胸襟广阔的黄河吸纳 ...

    浏览全文阅读 [18973]点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