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乡野风情

  • 2024-6-6 10:00

    距离林家庄不远,蜿蜒的凉水河将林家庄和赵家屯包裹其中。为了出村,起先两个村的村民都在河道较窄处搭建木桥方便通行,直到一场洪水的到来,将两个村搭建的木桥全部冲毁。 “村长,咱赵家屯的人本来就跟他们林 ...

    浏览全文阅读 [2270]点评
  • 报丧鸟

    2024-5-27 09:28

    小的时候,听老爸说曾经的地球上有一种动物,它们会呼唤自己的同伴一同捕猎,老爸说那种动物叫狼。他说狼有时候比人更聪明,也更有灵性。然而当这种特性出现在某些丧尸身上时,那便是人类的灾难了。虽然没有任何官方 ...

    浏览全文阅读 [3218]点评
  • 金条

    2024-5-7 09:30

    晚上修车门市收了工,林志霞和老公小东吃了饭,她还在翻看那起一房二卖的材料,小东先上了床,不一会儿,就打起了鼾声。她看得两眼酸疼,于是洗了脚,钻进被窝,进入了梦乡。 在梦中,林志霞梦见病逝多年的公爹 ...

    浏览全文阅读 [3985]点评
  • 钓鱼

    2024-5-5 11:27

    一 仔细算来,我这一生已经烫了三次头发了。这是第四次,我回湖北老家没两天,嫂子连哄带骗非逼我烫头不可。 “你上午烫头发,我们下午去钓鱼,后天去喝喜酒。”嫂子一大早扔下一句话,就去超市开门做生意 ...

    浏览全文阅读 [3928]点评
  • 一猪槽金条

    2024-4-26 10:15

    一箱金条 那天晚上,我写了一个神话小说,洗了脚,上了床,钻进被窝搂住老公,就进入了梦乡。我梦见病逝多年的公爹带着一个干净利落,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来找我,公爹说:“志玲,这是你婆婆。” 我要叫醒老 ...

    浏览全文阅读 [5614]点评
  • 笨笨流浪记

    2024-4-23 09:31

    一、笨笨和它的主人 笨笨刚刚洗了澡,主人给它吹干了毛,用梳子把全身的毛梳得根根分明,丝丝顺滑。待主人走开,它使劲甩甩脑袋,抖抖身子,它的长毛立刻蓬松了。每次洗澡前,它都极不情愿,总要和主人对恃半天 ...

    浏览全文阅读 [7851]点评
  • 西山狼

    2024-4-9 09:54

    西山有一只狼,狡猾又凶残,他学会人说话,两条腿还能直立行走,往往装成人,趁人不防备,张口就把人吃了。三里五村的人说起这个西山狼,都是又恨又怕。 西山脚下有个小庄村,住着十几户人家,有个女人叫爱英, ...

    浏览全文阅读 [7134]点评
  • 金秋某日,自封为暴走族枭雄的诸侯(朱篌)去郊野闲逛,身后照例跟着山娃这小跟班。 山娃是诸侯那位在小城民用建筑一方天地里呼风唤雨的大舅哥的儿子。小家伙十五六岁,长得比诸侯还高出半头,孔武有力,可就是 ...

    浏览全文阅读 [3732]点评
  • 蝉女

    2024-2-5 09:54

    一 我在窄小而潮湿的洞穴里活动一下僵硬麻木的身子,伸出头向外探望。正是春末夏初的六月,外面的阳光从高大茂密的树枝上垂直照射下来,树叶像筛子一样把它过滤分解。阳光落到我身上,轻轻柔柔,像极了妈妈的目 ...

    浏览全文阅读 [2101]点评
  • 千里马

    2024-1-17 10:22

    离“大家”村不远的山坡上住着一群狡猾而凶残的鬣狗。 这一天,鬣狗们的肚皮饿得咕咕直叫,又动起了邪恶念头:去老伯乐家偷马!老伯乐非常痛恨鬣狗的所作所为,因为它们几乎天天来偷马,甚至连一只刚出生的小马崽 ...

    浏览全文阅读 [2610]点评
  • 不死村传奇

    2023-10-1 12:51

    一 幽暗的灯光衬托了恐怖的气氛,在这种环境下讲述一个诡异的故事,真的太有意思了。但是,如果有人告诉你,这故事是真实发生的,你是否会感到极度寒冷呢? 任劫现在就在倾听连啸讲述这样的一个故事。 ...

    浏览全文阅读 [3468]点评
  • 新生

    2023-6-28 09:23

      屋外,风声裹着下雪声阵阵袭来。屋内,喊叫声,奔跑声伴着一个女人的撕喊声。成南沟村的成家大院灯火通明,男人焦急不安,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不停地道:“生了吗?还没生吗?”院子雪地里,到处是凌乱的脚印。 ...

    浏览全文阅读 [35507]点评
  • ◎韩氏接骨方 话说坐落在白塔岭西坡的王小埠村,除了王氏家族之外,还有一门韩氏家族。韩先生是当时王小埠村最有文化的长者,他是一介教书先生,也是这一带村庄上颇有名气的郎中,他自己配制的接骨良方,得到了广 ...

    浏览全文阅读 [34400]点评
  • 偷来的婚姻

    2023-6-6 21:03

    (一) 太阳偏西,一直躺在太师椅上休息扬州知府刘光才悠悠醒来,他端起案上茶杯,细细的品了几口,才揉揉睡眼,轻轻地问身边的下人:“小姐还没有回来吗?” 下人躬身回答道:“启禀老爷,小姐说她今夜不回来,要在 ...

    浏览全文阅读 [22461]点评
  • 六十年代的段庄村人烟稀少。因为无法忍受村庄里的贫穷,但凡有点儿能力的人都远走他乡。村中的沟底只剩下姓马的一户人家。丈夫因患劳疾已过世多年,破烂不堪的窑洞中住着马老太太和她的五个女儿。 为了让女儿们 ...

    浏览全文阅读 [29842]点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