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散文随笔 河山雅韵 查看内容

丝瓜花开

东栏一株雪 2024-5-23 18:22 1477
canvas.png

    “丫头,是不是丝瓜花开了?”太姥姥和蔼可亲的声音又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

    梦醒,听到楼前的那些槐树叶被呼啸的北风吹得簌簌直响。拉开窗帘,一轮明月高悬,那月光似是等不及了,毫不客气闯进屋子躺在了床上。站在窗前,我凝望故乡的方向。我知道,天堂里的太姥姥,一定会感觉到我对她的思念。

    太姥姥在世时喜欢花花草草,而篱笆墙上的那明黄的丝瓜花,成了她的独爱。

    在我的记忆里,太姥姥是一位极其善良、和蔼可亲的老人。解放前,我的太姥爷年纪轻轻就因病早逝,太姥姥一个人守着四个女儿过活并把她们养大成人。在那样的年代,可想而知该是多么不容易。在太姥姥六十多岁的时候,命运再次将不幸砸向善良、本分的太姥姥,一次医疗事故意外地令她的双目近乎失明,但这并没有将坚韧、勤劳能干的太姥姥击垮。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近乎失明的太姥姥,纺线丝毫不受影响,她纺出来的线又细又匀不输任何明眼人。我的奶奶和母亲怕累着她,甚至把纺车藏起来,她总是凭借着自己的慧眼,找到纺车。太姥姥那“嗡嗡嗡”的纺车声,是留在记忆中的最美音符。太姥姥坐在炕上纺线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

    儿时,我的父亲在城里工作,两三个月才回家一次。那个时候,我的母亲为了照顾体弱多病的爷爷和奶奶,带着我们几个孩子搬到爷爷、奶奶的房子一起住。爷爷和奶奶住西屋,太姥姥和我们一起住东屋。相处久了,我们与太姥姥有很深的感情。别看太姥姥年纪大了,可她干净利落,穿在身上的衣服总是那么板正。我记忆中的太姥姥,白天她盘头后总是戴一顶黑色金丝绒的帽子,帽子前面正中间缝缀着一颗宛如绿宝石的绿色帽花,很是漂亮。上身是黑色的偏大襟长袄、下身是黑色的宽腰缅裆裤,系到脚踝处的绑腿带,尖尖的一双黑布鞋、白布袜子里面一双裹脚后变了形的小脚。太姥姥就是凭借着她那一双寸步难行的三寸金莲,丈量着她艰难的岁月,用她勤劳的双手养育了我奶奶她们四姐妹。太姥姥是个要强的人,四个女儿相继出嫁后,在眼睛没有近乎失明前,一直是一个人过日子的。后来,才在我的奶奶和我的四姨奶两家轮流住,大多时间是跟我们一起生活。太姥姥一生的坚韧、吃苦耐劳的精神,一直感染着我。她也是一代代故乡人的缩影,用坚韧不拔和勤劳书写着他们平凡又朴素的生活。

    谷雨时节,太姥姥总会摸索着出现在篱笆墙边,种下倭瓜、葫芦、丝瓜、眉豆等藤蔓类蔬菜。等我稍大些时,我会搀扶着太姥姥去种。每次太姥姥的小脚艰难地踮着脚尖移动着碎步,我都心疼地跟在她身后。太姥姥刨好一个个小坑,我用小手依次将一粒粒春天的种子埋进泥土。我吸吮着泥土特有的芳香,阳光洒落一地,也将我们一老一小的影子投影在地上,仿佛是将我们与种下的希望合为一体。接下来,我天天盼望着那一粒粒希望的种子,早一天生根、发芽、结果。

    “太姥姥,丝瓜什么时候发芽呀?”或许是受太姥姥的影响,在那些藤蔓蔬菜里,我也比较偏爱丝瓜。

    春风透过木格窗飘进屋子,我依偎在太姥姥的身旁。太姥姥摸摸我的头,望着窗外的篱笆墙说:“不急,你得给丝瓜种子一个生长的过程啊,说不定它们正在泥土里卯足劲孕育新生命呢。”

    接下来的日子,太姥姥的纺车依然每天“嗡嗡嗡”作响。我每天都会去篱笆墙边,看有哪一粒种子先发芽。有时候,太姥姥看到我眼巴巴地蹲着篱笆墙边发呆,她会隔着木格窗安抚我:“丫头,那些种子该生根、发芽的时候自会生根、发芽的,你不用天天蹲守在那里。”我儿时体弱多病,常常咳嗽,太姥姥是心疼我。

    “太姥姥,你咋不着急呢,等我给它们吹口‘仙气’啊。”儿时单纯的我,自以为这样的举动会助力它们生根、发芽。说完,我张开小嘴,冲着泥土里的种子们吹了一口又一口气,然后我站起身望着屋内的太姥姥咯咯地笑着。

    太姥姥也笑了。她的笑容是那么的和蔼可亲,多少年后,想起太姥姥的笑容,依然是一种温暖的怀想。

    或许,太姥姥是擅长等待的人。她的这一生,用她的坚韧等待她四个女儿的长大成人,用她的爱等待该来的生活赋予她的种种。太姥姥不止等来了丝瓜生根、发芽,也等来了它们努力向上疯长着,向篱笆墙攀爬的辉煌时刻。丝瓜秧终究没有辜负太姥姥的期望,向着它们心中的方向勇往直前。即使是被牵牛花、葫芦、癞葡萄等藤蔓植物所缠绕,它也不会被它们所左右,总会劈出一条属于它的生长之路。一种貌似不起眼的篱笆墙上攀爬的藤蔓植物,就敢于挣脱束缚向着它心中的方向而生,作为人类的我们,如果人生旅程中遇到各种阻隔,是不是应该更有勇气去直面呢。

    炎热的夏天在太姥姥的等待中不紧不慢地来了,丝瓜花终于开了。

    “丫头,是不是丝瓜开花了。”太姥姥近乎失明后,听力和嗅觉越发敏感了,她应该是嗅到了丝瓜花那淡雅的清香了。

    “是呀,太姥姥,丝瓜花开了好多呢。我扶着你去看丝瓜花吧。”我也无比欢愉。

    一群小蜜蜂“嗡嗡”从我的眼前而过,飞向篱笆墙。蝴蝶自是不会寂寞的,它们早就在篱笆墙上翩翩起舞呢。一会落在花间,一会飞到绿叶上。成群结队的蜻蜓也来聚会了,一朵朵盛开的丝瓜花,仿佛成了黄色的“停机坪”,那一只只飞翔的蜻蜓,宛若一架架择机而落的飞机,调整着最佳姿态准备降落。时而停留在花间,时而又向上飞旋几圈,然后再寻机而落。我知道,它们也是欢愉的。

    太姥姥一手拿着盲杖,一手拿着蒲扇和草墩子,走到篱笆墙处静静地坐下来,丝瓜花咧嘴笑了。五颜六色的牵牛花笑得也很灿烂,尽管眉豆花一袭紫衣在风中摇曳着,那一刻也比不过丝瓜花的明黄那么格外引人注目了。太姥姥一边摇着蒲扇,一边笑眯眯地闭着眼睛,定是沉醉在花香中去了。

    我依偎在太姥姥的身边,太姥姥给我摇着蒲扇,我用我的小手抚摸着她那粗糙又荒凉的手,幼小的心脏任由一股股酸翻涌。我知道,此刻的太姥姥不是在用眼睛欣赏篱笆墙的丝瓜花,而是在用耳朵听它们花开的声音,用鼻子来闻它们花开的馨香。

    一阵风吹来,夏日的热情扑面而来。篱笆墙上各种藤蔓植物的叶子和花们,似乎也感受到了夏日的热情。明黄的丝瓜花张开小喇叭,牵牛花们也在努力张开它们的大嘴,与丝瓜花比试着谁的嘴巴张开的更大些。那一刻,屏住呼吸更会听到它们吹响的号角声。“啦啦啦,我们开花啦!”紫色的眉豆花宛若一只只翻飞的紫蝴蝶,微风中振动着的花瓣,就像是它们的翅膀。

    丝瓜花开的日子,每天吃过晚饭,太姥姥都会到篱笆墙处的丝瓜藤下乘凉。与其说是乘凉,倒不如说太姥姥在与丝瓜花们说话。她是多么的喜欢丝瓜花,我是知道的。我陪在她的身边,借着月光数着丝瓜藤上绽放的一朵朵丝瓜花。一朵、两朵、三朵……

    “丫头,你再数数一共开了几朵丝瓜花了。”有一次,太姥姥提醒我。

    等我再仔细数过,才发现有一朵小小的丝瓜花竟然藏在了绿叶下面,被我疏忽了它的存在。

    “太姥姥你真厉害!”我们明天再来比赛吧。我笑,太姥姥也笑。那些篱笆墙上的花们,也笑得裂开了嘴。叶子们欢愉着,在给我们鼓掌。

    太姥姥用她的爱侍弄着她的花花草草,给它们浇水、施肥,当然丝瓜藤们爱更不会少一分。过了些时日,一个个小巧可爱的嫩绿色的小丝瓜,顶着一顶顶明黄的大帽子挂在丝瓜藤上欢愉着,有调皮的会藏在绿叶下面去了,有张扬的在风中摇荡着,那些张扬的总会被我发现,做了唇齿间的美味。

    母亲把我摘下来的丝瓜清洗干净后,斜刀切成片备用,大铁锅里放入一点点油,再放人自制的黄豆酱翻炒几下,接着再把切好的丝瓜片放入锅中翻炒,酱香裹着丝瓜的清香直扑鼻翼,一盘酱炒丝瓜端到饭桌上,就着玉米饼子一口下去,唇齿留香。一道家常菜,一家人吃得津津有味,也嚼出快乐和幸福。

    秋深,篱笆墙上丝瓜藤已经枯黄。有几只与丝瓜藤颜色相近的老丝瓜在秋风中荡来荡去,那是太姥姥留种和做丝瓜络用的。每当那一刻,我看到站在丝瓜藤前的太姥姥有些许的落寂,她沉默着。

    “太姥姥,我们要把老丝瓜摘下来吗?”儿时,我不解太姥姥为什么望着它们是如此的沉默。

    “再让它们在丝瓜藤上挂几天吧。”太姥姥冲着丝瓜藤上的老丝瓜扬了扬手,她的手依旧是那么粗糙,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了一丝荒凉。是丝瓜藤的,也是太姥姥的。

    望着故乡的方向,想着太姥姥,我不知道天堂有没有丝瓜花开?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安陌
安陌 2024-5-19 18:54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岁末、微凉
岁末、微凉 2024-5-19 19:05
欣赏支持
引用
彝乡阿戈
彝乡阿戈 2024-5-19 20:53
好文,拜读。
引用
林娟
林娟 2024-5-20 06:46
欣赏佳作!
引用
李雪健
李雪健 2024-5-20 06:58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溪水无声
溪水无声 2024-5-20 07:21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倦墨
倦墨 2024-5-20 09:19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鲁冰层层
鲁冰层层 2024-5-20 13:37
问好楼主
引用
晓月微蓝
晓月微蓝 2024-5-20 15:12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戒情
戒情 2024-5-20 16:10
欣赏。
引用
紫盏
紫盏 2024-5-20 16:45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优福
优福 2024-5-21 06:12
欣赏。
引用
阿华
阿华 2024-5-21 12:52
欣赏。
引用
溪水无声
溪水无声 2024-5-21 13:16
支持并问好
引用
独舞秋风
独舞秋风 2024-5-21 14:15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冰心晶莹
冰心晶莹 2024-5-21 14:50
问好,欣赏文采!

查看全部评论(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