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散文随笔 河山雅韵 查看内容

篱上眉豆花

东栏一株雪 2024-5-27 09:25 714
    秋风起,秋飞舞着就来了。秋的个性,显然比其它三季更洒脱些。喜欢秋,它的洒脱便是理由之一。至于其它理由,比如赏一秋篱上的眉豆花,又或是品味一秋的眉豆,我认为这是记忆中,秋日里最有仪式感的事了。这样的人间烟火气,谁能拒绝得了呢。

    都说秋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季节,我虽不认同,但是每当秋风起,望着落叶纷飞,想起故乡倒是常有的。儿时不懂书本上,或是大人们口中的“落叶归根”的深意,当岁月在额头留下一道道痕迹,把青丝染成白发,终是懂了叶的飘落是对根的情思。风该是懂叶子的,不然它不会追逐它的轨迹。至于根是否懂得叶的眷恋,又有谁能给出答案呢。没有谁认认真真去计较它们的情思有多深,当落叶纷飞落下的时候,醒着的人,总比睡着的人多了份明智,想得深远些。

    我的记忆总是醒着的,唯恐一打盹儿,就忘记了曾经的那些美好,比如秋天里的眉豆花。“一庭春雨瓢儿菜,满架秋风扁豆花。”“最怜秋满疏篱外,带雨斜开扁豆花。”读文人墨客关于眉豆花的诗,花开诗意的眉豆花,与秋风结了缘,怎么会错过与秋雨的缠绵呢。风雨中绽放的眉豆花,该是有故事的。

    记忆里,每年的春天,故乡人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在篱笆墙边撒下几粒眉豆种子,我家也不会例外。母亲的小菜园,每年春天会被勤劳的母亲种上各种各样希望的种子。儿时我喜欢跟着母亲在她的小菜园里忙活,母亲敬畏每一粒种子。

    母亲说:“每一粒种子,就是一个希望。”

    儿时,故乡的春天来得早。小燕子们叽叽喳喳地欢叫,把泥土里的虫儿们唤醒。母亲的那把锃亮的小锄头,也把睡眼惺惺的蚯蚓吵醒。母亲先刨好几个小坑,我依次在每个坑里撒下饱满的眉豆种子,然后学着母亲的样子用土把它们填埋好。

    “你们别只顾着在泥土里睡觉,要快快发芽呀!”我一边拍着松软的泥土,一边唠叨着。

    最后再给它们浇上水,我看着水瞬间渗入到泥土里,猜想着泥土一定是口渴了,张着一张无形的大嘴将水吐到肚里去了。

    我又担心刚刚埋进土里的那些眉豆种子,有没有口渴、喝没喝到水。“妈妈,睡在泥土里的眉豆种子能喝到水吗?”

    “会的呀,等它们喝足了水,就会发芽了。”母亲总是不厌其烦地回答我的问题。

    夜已深,想着泥土里的眉豆种子,听着远处传来的一声声犬吠,进入梦乡。

    自从撒下了眉豆种子,我就天天盼着它早一天发芽钻出泥土。母亲见我天天蹲守在篱笆墙边,总是说我痴:“丫头,你不用天天在那里看着它,种子发芽需要过程。”

    我盼啊盼,终于等到它发了芽,我又盼望着它开花、结荚。眉豆花开时节,眉豆花一簇簇、一朵朵挤挤挨挨竞相绽放。我总是喜欢把小耳朵贴近藏在绿叶底下含苞未放的眉豆花边,听它花开的声音。

    “妈妈,眉豆花说,它马上会变成一只会飞的小蝴蝶。”那只是我小小的愿望。

    母亲总会微笑着对我说:“那就静静地期待着吧。”

    虽说我的童年是一个物质匮乏的贫困年代,但是这并没有限制我的想象。那时幼稚单纯的我,觉得眉豆花像蝴蝶,我就觉得种一粒眉豆,就可以长出许许多多的蝴蝶来,那样我就可以在院子里捉蝴蝶玩了。眉豆开花结荚后,形似弯月,我又会觉得月亮离我那么近,甚者随手就可以摘一轮弯月。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乡村生活尽管让我经历过贫苦岁月,但也给予了我许多美好记忆。一朵普普通通的眉豆花,一只似弯月的眉豆,就能带给我无比的乐趣和想象。我想,那也是生活赋予我的财富。人的这一生,只有内心真正地充盈,精神上富足了,才会多些快乐元素。

    比起那些黄瓜、辣椒、茄子、西红柿等蔬菜,我对藤蔓类蔬菜丝瓜、葫芦、窝瓜、眉豆的喜欢程度远胜于其它。总觉得母亲的小菜园,有了那些藤蔓植物的生长,才令菜园多了几分雅致和诗意。尤其是紫莹莹的眉豆花,花开如蝶在秋风中招摇,仿佛一只只紫蝴蝶翩翩起舞,整个篱笆墙因为它的存在,宛若一道有生命的花墙,让菜园充满生机和诗意。老宅内的烟火气,也因此更浓了。

    在我的记忆里,篱笆墙边的眉豆,刚刚长出绿嫩嫩的藤蔓时,不需人为引导,它便会循着它心中的那个方向向前伸展、攀爬。常常是左邻右舍的篱笆墙,被各种藤蔓植物缠绕,各显神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层层叠叠成了一道色彩斑斓的花墙。而这样的花墙,是留在记忆深处最靓丽的风景。它不只是一个记忆,而是刻在记忆深处故乡的一个特殊的符号,一想起它,就会勾起乡愁一片。

    眉豆这个听起来雅致的名字,从来没有听到故乡人叫过,倒是富有乡土气息的名字——老婆子耳朵,人人皆知。我想,每一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据说:眉豆似一弯月,又似一道眉毛,故得此名。又有说:眉豆似一只耳朵,故有了老婆子耳朵之名。雅致与乡土气息不可能成为孪生姐妹,不管叫什么名字都是一个称谓而已。雅与俗给予我们味蕾的,都是同样的味道,味醇、淡雅清香。

    “水寒荷叶老,虫响豆花秋”。秋凉水寒,当所有的花谢了,变成一缕魂低入尘埃,老宅篱笆墙上的眉豆花却是花开正艳之时。当所有的花,在春夏时节竞相绽放的时候,眉豆花默默地积蓄力量,等待着秋日里维它独有的那场花事的到来。尽管它不能与雍容华贵的牡丹花相媲美,不及冷艳清绝的梅花那般馨香,但是它却不与任何花相争,目送其它花们凋零消失的那一刻,它便开在秋风里秋雨中,占尽秋日风情。老宅的秋天,因为它的绽放和不俗,让秋色多了一份浓重色彩。

    四十多年以后,我依然能清晰地记得那个眉豆花开的秋天,一个美丽的故事。

    儿时,我迷恋眉豆花,更爱臭美。记得那是一个秋日的黄昏,我站在篱笆墙边看眉豆花,晚霞映得紫莹莹的花们俏皮可爱的样子,令我着迷。我忍不住踮起脚尖,刚摘了一朵别在耳边臭美。突然,被篱笆墙对面的一声:“你真好看!”吓了一跳。原来声音是从邻家那个大我一岁的小哥哥处传来的,他正笑呵呵地站在他家篱笆墙边,露出两颗虎牙蛮可爱。

    “长大了,我要娶你做媳妇。”他说得一本正经,我听得一脸羞涩。

    “要是你让我摸摸你的两颗虎牙,我就答应你。”他的那两颗虎牙,笑起来真好看。

    我真的摸到了他的那两颗虎牙,后来我离开故乡,再后来他娶了别的人做媳妇。而我,把秋日里那个遥远又美丽的故事,当成岁月里的一枚书签。每当翻阅岁月这本书,尽管我依然是孑然一身踽踽独行,但那枚书签带给我的也是一种温暖。

    眉豆花开的故事有多少,结出来的豆荚就有多少。眉豆花且谢且开,秋天的篱笆墙上,不仅挂满眉豆花的故事,也挂满了眉豆荚的故事。秋天,眉豆荚像一个个弯弯的月亮挂着篱笆墙上。白天,秋阳照下来,眉豆荚个个鲜灵灵地泛着紫色的光,把篱笆墙映红了,把老宅映红了。土坯房像是渡了一层紫色,就连房顶上的那棵狗尾巴草,在风中也摇曳出紫色来了。夜幕低垂,篱笆墙上的眉豆荚,仿佛是一个个紫色的月亮,垂挂在那里。它们一串串挤挤挨挨,让这秋日的月夜,多了一份温暖,不再冷清。

    故乡人喜欢种眉豆,是因为喜欢吃眉豆,所以出现了千家千味。母亲种眉豆,等到秋天结了豆荚,母亲也会变换着做出各种口味来。我记忆最深的,就是母亲将挂在篱笆墙上的眉豆摘下来,清洗干净放入开水里焯水,去掉豆腥味后过凉水,再斜刀切成细条放入盘中备用。最后再将蒜末和虾油一同放入凉拌,一道味道鲜美的家常菜就做成了。虾油有海的味道,而眉豆的绿油油、脆生生,一经虾油的浸润,那个鲜美清香立刻就会勾出你的馋虫来。一碗玉米渣子粥,又或是一碗秫米粥,就着那美味一口下去,胃口大增。故乡人,把秋天嚼在了唇齿间,而那醇香却悄悄地浸润到他们的神经和血管里。年复一年,故乡人一代又一代人,把眉豆嚼出了千味,也嚼出希望和幸福的绵长。

    多少年后再回故乡,家家户户高墙林立,没有了篱笆墙,那紫莹莹的眉豆花,再也寻不见了。我只听到风中传来:“丫头,去篱笆墙上摘些老婆子耳朵来哟。”

    那一刻,我仿佛看到篱笆墙上那紫莹莹如蝶的眉豆花,摇曳着向我招手,如梦如幻。而舌尖上立刻就有了虾油、蒜末凉拌眉豆的味道在回味。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思无涯
思无涯 2024-5-23 17:19
欣赏。
引用
冰羽
冰羽 2024-5-23 17:54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林娟
林娟 2024-5-23 18:53
拜读!
引用
陌路
陌路 2024-5-23 19:05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穿山甲
穿山甲 2024-5-23 19:16
来过,拜读
引用
溪水无声
溪水无声 2024-5-23 20:50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雨的邂逅
雨的邂逅 2024-5-23 21:02
慢慢欣赏!
引用
魅影☆幻儿
魅影☆幻儿 2024-5-23 23:34
好文,拜读。
引用
思无涯
思无涯 2024-5-24 07:57
问好朋友,欣赏了。

查看全部评论(9)

返回顶部